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楚王妃

分節閱讀383

更是打蛇七寸的朝著齊靖元的傷口用力的踹著!

果不出其然,齊靖元聽到雲千夢那事不關己的言論後,目色中頓時充斥了戾氣與殺意,冷笑一聲陰狠的開口“王妃莫非忘了?若不是曲妃卿,我的蓉兒還不至於這麽早便會被玉乾帝鎖定目標!而你這個罪魁禍首竟還這般雲淡風輕,當真是最毒婦人心!難怪海恬對你恨之入骨!”

殊不知,這樣的言論早已是氣不倒雲千夢,隻見她勾唇一笑,無懼齊靖元眼底的殺意,淺淺開口“太子在西楚這麽長時間,難道還看不透皇上對貴妃娘娘的心思?何必把一些事情強加在本妃的身上?且,若非太子在宮中那般不小心露了行蹤,和順公主又豈會知曉此事?如今太子應該防備的是和順公主,而非本妃!”

雲千夢的一番話,讓齊靖元腦中閃過無數的畫麵!當時宮宴的確是他心急了,這才被海恬發現了容蓉的事情!

可即便是自己不小心,雲千夢卻是讓玉乾帝加速對容貴妃下手的元凶!

思及此,眼底的怒意重新聚攏,正要盡數射向雲千夢,卻發現這個淺笑著的女子的身旁,竟還坐著一個從未對他放鬆過的楚飛揚!

“我要帶走她!”知道這對夫妻最擅長的便是攻人之心,加上此前的事情已是讓齊靖元緊張不已,便再也沒了與他們二人爭執的興致,開口便說出自己此行的目的!

“不行!至少不是現在!”卻不想,楚飛揚竟是一口回絕,半絲麵子也不留給齊靖元!

“楚飛揚,你什麽意思?”雙目危險的半眯起來,齊靖元猛地上前一步,似是要接近雲千夢!

可楚飛揚豈會讓他接近自己的人,手中的茶盞瞬間朝著齊靖元砸了過去,在齊靖元躲避滾燙茶水之時,楚飛揚已是出手拉過雲千夢,把她牢牢的圈在自己保護的範圍之內,不讓齊靖元這性子殘暴之人有機可趁!

“哼!這就是楚王的待客之道?以茶水潑客,好一個楚王,半點禮數也沒有!”險險的避開楚飛揚朝著他的臉潑過來的茶水,齊靖元麵若寒霜地開口!

“太子也不逞多讓!一見麵便對本王的王妃出手,毫無男子風度,又如何讓本王以禮數招待於你?”絲毫不讓步的反擊回去,楚飛揚重新為自己倒了一杯熱茶端在手中,含著淺笑的雙目卻是絲毫不放鬆的盯著齊靖元,以防他趁機偷襲!

“太子何必這般焦急?既然已經等了這麽長的時間,又何必在意多等些時日?”吹涼了茶水,楚飛揚遞到雲千夢的唇邊,兩人之間親密的舉動更是刺激了齊靖元,隻是這一次他卻沒有再出手,而是走到距離楚飛揚最遠的凳子前坐下!

“說得輕巧!既然如此,楚王當初又何必急忙從洛城趕回京城?如今玉乾帝已是向蓉兒下手,你以為本宮會坐視不理?你當初是如何保證的?看來楚王的保證,也不能全信!”看著除非楊全然不著急的模樣,齊靖元心頭便湧上一團怒火,隻是有些事情,他卻是看得極其的清楚!

雲千夢坐在一旁,看著兩人的唇舌交戰,又見齊靖元此番是隻身前來,便知他心中定是有數,便開口道“太子心中亦是明白怎麽回事!想必方才所言,亦是賭氣的話!”

“她在普國庵內!”陰冷的目光因為雲千夢的話而瞬間轉向她,隻覺這楚王妃眼神清亮,似是什麽都逃不過她的雙目,齊靖元便吐出這句話來,也讓對麵而坐的兩人明白了他的用意!

“那又如何?”心下早已猜到齊靖元的動機,楚飛揚卻是反問!隻見他神色清冷,並未因為齊靖元的話與用意而亂了方寸!

“該如何做,楚王會不知道?”齊靖元冷笑以對,他倒要看看楚飛揚有沒有誠意!

放下手中的茶盞,楚飛揚抬眸看去,黑瞳中除去跳躍的火燭便再無其他的情緒,眉宇間盡是一片坦然自得的模樣,即便是回答齊靖元的話,亦是極其的巧妙“乞巧佳節,太子所露出的那一手可是絕無僅有!既然太子有這個心思,又何必麻煩旁人?”

“如果我說,我就是想搭乘你們的馬車前去京城呢?”殊不知,齊靖元竟是不答反問,臉上的冷笑絲毫沒有減少,反倒是平添了一抹冷峻,讓人心頭發寒!

楚飛揚雙目直視著齊靖元,接下他眼中肆無忌憚的挑釁,薄唇微微揚起,帶著一絲笑意緩緩開口“我絕不會讓夢兒陷入危險之中!”

“同樣!我亦不會讓蓉兒陷入危境之中!”齊靖元很快的接話,似是在與楚飛揚相互較量!

卻隻有一旁的雲千夢聽出了兩人話中的意思!

西楚皇宮內!

“皇上,據州縣來報,楚王與王妃明日傍晚便能夠抵達京城了!”餘公公手捧著蓮子羹走進上書房,小心翼翼的把羹碗放在龍案上,隨即小聲的開口!

下筆的手微微一頓,玉乾帝緩緩抬起頭來,雙目冷淡的盯著外麵已經黯淡的光線,隨即放下手中的毛筆,身子稍稍靠後,一手搭在龍椅的把手上撐著臉頰,這才冷笑著開口“是嗎?”

“皇上?”見玉乾帝麵露冷笑,餘公公心頭一驚,不敢再開口!隻是心中卻是警惕了起來,真不愧是楚王,已是臨近京城才讓宮中知道他具體的行蹤,這無疑是給皇上難看!

“隨行的還有誰?”就在餘公公暗自思索2,玉乾帝則開始詢問其他的事情!

“韓侍郎與夏侯勤均是跟著回京了!而楚培也被楚王押著從幽州來到京城!皇上,算算時間,楚王定是在接到接任韓侍郎的書函後,立即動身的!”餘公公心算了下日子,覺得唯有這樣才能把所有的時間串聯起來!

“楚飛揚向來工於算計,自然是會把所有的事情精算的滴水不漏!隻是,卻沒有想到他竟會這般快便回來!原以為,他對幽州的玉礦是極有興趣的……”最後幾個字因為玉乾帝的閉口而銷聲匿跡,餘公公亦是不敢出聲詢問,隻能彎身伺候在玉乾帝的一旁!

“容貴妃可說還有幾日回宮?這段日子,朕可是極盡遷就她了!”端起桌上的羹碗,玉乾帝手持瓷勺攪動著裏麵微燙的蓮子羹,淡聲問著!

“貴妃娘娘說會陪伴太妃,直到陳老太君康複為止!”額頭已是隱隱有些冷汗冒出,餘公公小心的打量著玉乾帝那陰晴不定的表情,隻希望自己不會被牽連!

“容雲鶴呢?”清淺帶著命令的聲音再次響起!

卻讓餘公公心頭越發的不安,卻隻能硬著頭皮開口“奴才讓人查過了,容雲鶴不在京城!”說完,餘公公便不敢再開口,一顆心卻已是提到了嗓子眼,後背的裏衣早已被冷汗給浸濕!

而玉乾帝聽完餘公公的話卻並未動怒,隻見他麵色平靜地舀起一口蓮子羹送入口中,淺淺的試吃了一口,覺得味道適合自己此時的胃口,這才一口借著一口的吃完整碗蓮子羹!

隻是,就在餘公公伸手想接過那空碗時,玉乾帝竟是舉高雙手,把手中的空碗連同瓷勺狠狠的砸在地上……

‘哐當’!瓷器碎裂成片的清脆響聲響遍寂靜的大殿!

“皇上!”前無盡有的怒氣頓時充斥在整個上書房內,嚇得餘公公慌忙跪倒在地,大氣也不敢喘一聲!

“傳寒澈!”一聲怒吼在大殿內響起!

“是!”餘公公爬到碎片旁,小心的撿起地上的碎片,隨後跪著爬出上書房,出去通傳寒澈!

鬥轉星移,一夜轉眼便翻了過去,當眾人用完早膳後,便又踏上了回程的路!

原本是兩人的馬車內,如今多了齊靖元,隻見他端坐在馬車內一側,看著雙雙舉著書卷靜心閱讀的兩人,陰冷的笑道“親自押著自己的父親回京受審,楚王當真是奇葩!”

“太子放著自己的新婚妻子不管不問跑來西楚禮佛參禪,也是天下奇才!難道北齊就沒有寺廟了?”雲千夢翻過一頁書頁,淺淺的開口!昨夜深談後,齊靖元則是成了他們這一車隊中的一員,隻是,若他還是以北齊太子的身份挑釁他們,雲千夢自然不會讓他好過!

聞言,齊靖元不得不閉上了嘴,生怕再與雲千夢爭辯後,她的口中會冒出其他的人名,若是被有心之人聽去,隻怕後患無窮!

見他一時安靜了下來,雲千夢收回視線,與楚飛揚相視一眼,兩人的眼底均是含著一抹無奈!

“王爺,王妃!”而此時,馬車外卻響起了習凜的輕喚聲!

“何事!”放下手中看了一半的書卷,楚飛揚沉聲開口詢問著外麵的習凜!

“請王爺王妃過目!”而習凜卻是從車窗外遞進一支竹管,待楚飛揚接過,這才收回手!

馬車內的兩人同時掃了齊靖元一眼,卻發現對方已是閉目養神,楚飛揚這才拆開竹管抽出裏麵的紙條,展開與雲千夢共同閱讀!

“這……”雅致的眉頓時微蹙了起來,雲千夢目光含著吃驚的看向楚飛揚!

而此時楚飛揚卻也是皺起了濃眉,神色間多了一抹凝重!

“怎麽?西楚要亡國了?怎麽楚王一臉的哀愁?”睜開眼的齊靖元看到楚飛揚眉宇間的沉重,冷笑著開口!

“太子多慮了!就算北齊滅了,西楚一會屹立不倒!太子有這個閑心關心西楚,倒不如想辦法鬥垮大皇子等人,否則北齊的疆土遲早會四分五裂!”收起臉上的表情,楚飛揚淡然一笑,已是恢複了往日的灑脫,絲毫不見方才的濃眉緊皺!

“齊靖暄?他也配做本宮的對手?楚王也太高看他了!倒是西楚那幾位王爺讓人頭疼,想必楚王為此費了不少心思吧!”即便是在敵國王爺的麵前,齊靖元依舊沒有掩飾自己對齊靖暄的厭惡與輕視,若不是有絕對的自信與實力,隻怕也構建不了他這般的自信與狂妄!

“離開京城三個多月,想不到如今已是春暖花開的季節了!”而雲千夢卻是掀起車簾的一角,即讓自己能夠欣賞外麵秀麗的風景,又不會讓外人看到車內的齊靖元!

此時的京城已是遍地花草,綠油油的草坪上撲灑著各色各樣的野花,隨風而動間掀起點點清香,讓人神往!加之現在已近黃昏,金色的陽光灑在這片充滿生機的土地上,讓人恨不能立即下車漫步在這篇青山綠水間!

“是啊,我們又回來了!”楚飛揚握住她掀簾的手,坐在她的身後,讓雲千夢的後背能夠靠著自己的前胸,與她一同欣賞著外麵獨一無二的景致!

“哼!”見兩人這般的表情與動作,齊靖元再次閉上雙目,眼不見為淨!

“王爺、王妃!城門已近!”習凜則是始終守在馬車外,看著那越來越清晰的城門,且在看清那騎在馬背上,滿臉陰沉的候在城門口的人時,習凜再次開口提醒著車內的人“辰王領著侍衛正候在城門口!”

------題外話------

偶的破電腦以每半小時的速度死機一次,好吧,你不仁我也不義,我要休了你!

☆、第二百三十七章

“嗬嗬!想不到辰王這般有心,才幾月不見,一得知楚王與王妃回京,便親自列隊站在城門口恭迎二位!想來,辰王定是十分的想念二位呀!”聽到習凜這番話的齊靖元再次睜開滿是嘲諷的雙目!隻是那雙陰沉的眸子在看向楚飛揚之前,卻是先行掃過雲千夢,話中隱藏的意思不言而喻!

楚飛揚卻是神色依舊,俊秀的笑容中透著絕不退縮的堅毅!

隻見楚飛揚掀起車簾,狹長的俊目一掃外麵的景色,待放下車簾後,目光含笑的轉向齊靖元,在看到齊靖元眼底築起的防備後,楚飛揚緩緩開口“你也死賴在我這馬車內許久了,也是時候該離開了吧?”

齊靖元卻隻是聳聳肩,心知方才楚飛揚是在觀察距離城門還有多少的車程,更明白他話中的意思!

隻是眼底的防備卻絲毫沒有減弱,看著楚飛揚輕摟雲千夢的模樣,齊靖元囂張一笑,眼底滿是興味的反問道“楚王何必急著趕本宮走?本宮既然坐上了這馬車,就不會這麽快離開!更何況,本宮此行可不僅僅隻有一個目的!楚王的馬車,可是最安全最便捷的,本宮豈能放過這麽好的機會?隻不過,辰王這麽辛苦的候在城門口,楚王難道不打算出去見一見?興許辰王憋了一肚子的知心話想向楚王傾吐呢!”

“或許辰王已經接到密報,特來捉拿太子的!太子也知自己身份尊貴,若是您在我們的手上,想必即便是讓北齊割地賠款,陵孝帝估計也會點頭吧!相較而言,太子的命可是值錢的多!您沒看到,辰王可是整裝待發手持長劍,那一身的凜然正氣,讓人隻可遠觀不敢靠近!”薄唇微微揚起,楚飛揚絲毫不落下風的反擊回去,眼中所散發的神色肅穆認真,極像是有那麽一回事!

“楚王會讓辰王發現你的馬車內藏有敵國的太子?若是江沐辰早已知曉這個消息,您認為他還會安然候在城門口等著馬車的靠近?楚飛揚,江沐辰到底是為了什麽,你我心中均有數,你又何必欲蓋彌彰,想的此地無銀三百兩!”對上楚飛揚那雙隱藏精明睿智的黑眸,齊靖元低低的冷笑一聲,帶著一絲譏諷地開口!他就不信,自己已是把話挑明的這般清楚,楚飛揚還會笑的出口!

“哈哈哈!”殊不知,楚飛揚不但笑出口,竟還是仰頭大笑!

“太子好主意!即便辰王在本王的馬車內發現了太子,本王亦是有辦法撇清關係!若本王把太子綁到大殿上,太子認為皇上是會嚴懲本王還是嘉獎本王?”含笑的眼瞳中折射出一抹冷芒,楚飛揚此言不僅僅是戲言,更是赤果果的威脅!

“王爺,太子如今孑然一身,心情自然是不好的!您又

楚王妃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楚王妃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https://txt.33mai.com/ ***
楚王妃章節目錄
(快捷鍵:←)上一章楚王妃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我在豪門養熊貓[穿書]大佬都愛我 [快穿]杏林春滿和商紂王戀愛的正確姿勢穿越之敗家福晉穿書之長生木雅Hello我的福晉悠然種夫錄穿越之養兒記小強穿越生活守則六零之酸爽人生[穿越]如何死出鐵骨美感[快穿]穿書之一覺醒來蘇遍全世界穿成龍傲天的炮灰媽[穿書]穿成總裁白月光吻住,別慌[快穿]寒門夫妻我,禍水,打錢[快穿]好媽媽係統[快穿]金夫穿成假的白月光結婚雖可恥但有用[穿書]寵妻如令:BOSS溺愛無度她美得太撩人[快穿]撒個漁網撈相公權寵醫妃女配的分手日常[穿書]豆腐娘子穿越到四十年後愛人變成了老頭怎麽辦
  作者:寧兒所寫的楚王妃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楚王妃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