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楚王妃

分節閱讀381

頭,李老板立即讓自己的小廝準備筆墨,第一個在那文上簽下了自己的大名!

其他的商戶見狀,便也不再猶豫,紛紛跟著簽字畫押!

“接下來的事情,我會派容家的管事前來與各位接洽,先告辭了!”見事情辦妥,容雲鶴收好那文,領著肆兒步出宅院!

楚府內!

“大人,想不到楚王竟把容家也拉了進來!”一名侍衛把今日的事情盡數複述給楚培,在敘述的過程中,眉頭卻從未舒展過!

“去收拾包袱,咱們也該上路了!”而楚培卻是冷笑一聲,轉身進了內室!

☆、第二百三十五章

西楚玉乾一十八年農曆四月三十日,楚王攜王妃,在夏侯族以及禁衛軍的雙重保護下,啟程離開幽州返回京城,同行的除了夏侯族王子夏侯勤以及兵部侍郎韓少勉外,還有被押解進京的邊疆大吏、楚王的生父--楚培!

“不知皇上此次派來的官員,是否能管理好這幽州!”坐在馬車中,雲千夢掀開車簾,看著這座自己生活了一個月的邊陲城池,淡淡的開口!

如今幽州已是打破了封閉的格局,呈現出另一番繁榮的景象!

隻是楚飛揚雖肅清了謝家的勢力,亦是把楚培押送京城!但卻並未因為謝家一事而株連整個幽州的官員,而這些官員中,隻怕有不少仍舊是楚培的心腹,想必對於這即將上任的幽州知州,亦會多加刁難吧!

更何況,呂鑫雖被派遣駐軍南尋,但他的副將卻還是牢牢的把守著幽州城,這其中所涉及的權力衝突,隻怕也足夠讓那新上任的知州頭疼吧!

“這就要看他的能力了!即便皇上派來的是自己的人,但當權力擺在麵前時,隻怕即便是一個派係的人,也會爭搶的你死我活吧!尤其呂鑫的人向來張揚跋扈,認為自己手中握有兵權便無法無天,恐怕不會這麽容易接受其他的人!況且,此次玉需一事,呂鑫一黨並未撈到任何的好處,心中更是惱火,若是那新上任的知州不懂進退而得罪了他們,皇上這一派還未扳倒辰王海王便已是發生內訌,這可就叫人貽笑大方了!”楚飛揚則是握著雲千夢的手,隨即放下車簾,不讓外麵強烈的日光照射進來曬傷了她嬌嫩的肌膚!

美景被遮擋住,雲千夢轉目看向楚飛揚,見他冷靜的眼眸中泛著一絲壞笑,便捂嘴輕笑道“好啊,原來你早已是算好了一切!看似是放手了,卻還是想攪亂皇上的陣腳!”

看著雲千夢慧黠的眼眸,楚飛揚也隨之輕笑,攬過雲千夢,讓她靠在自己的懷中,一手輕點她挺翹的鼻尖,低聲道“你不也早已猜中了為夫的心思了?”

可還不等雲千夢開口,馬車竟是緩緩停了下來,停駐在幽州城的城門口而不動了!

“王爺,呂鑫的副將攔住了咱們的去路!”一陣輕便的馬蹄聲響起,領路的習凜已是返回到馬車外,低聲稟報著此事!

“他有何事?”楚飛揚並未因為這點小事而出麵,隻是慣例開口問著,心中卻已是有些明白那副將急迫的心思了,微揚的嘴角似有若無的泛起一抹冷笑,真是好膽量,連楚王的車駕也敢攔住!

“他已是整頓好隊伍,說護送王爺王妃回京!”習凜盡職的把所要轉達的意思說出來,隨即不再開口,等著楚飛揚的決斷!

“撲哧!”而雲千夢卻在此時偷偷一笑,秀雅的雙眉微挑,含笑的雙目頓時轉向楚飛揚平靜的俊顏,帶著一絲笑意開口“看樣子,他也不是絕對的笨蛋,竟也知道若是被留在幽州,隻怕他當真是會成為守城軍,倒不如在此時討好於你,跟著回京!”

“讓他帶著人回城樓好好的巡防!呂鑫是奉旨前來幽州,他們若是想要回去,那自然也要等皇上召回的聖旨!”微瞋雲千夢那淺笑不已的嬌顏一眼,楚飛揚冷聲吩咐習凜,絲毫沒有因為那副將突然的示好而心軟!

“是,王爺!”得到楚飛揚的命令,習凜立即策馬奔向車隊的最前麵,把方才得到的指令轉述給那副將!

那副將聽完習凜的話,原本洋洋得意的表情瞬間轉化成陰沉,神色隻見更是帶著一絲焦慮,手中的馬鞭本想揮在馬身前去後麵的馬車前親自懇求楚王,可習凜與韓少勉卻是牢牢的擋住了他的去路,讓那副將心頭暗恨不已,卻也是不願讓路,低頭快速的思索著其他的法子!

如今,呂鑫駐守南尋已成定局,除非玉乾帝下旨召他回京,否則若不出其他的事情,隻怕呂鑫下半輩子隻能待在南尋了!

而他們這群呂鑫的手下,卻是身份尷尬的被呂鑫要求守著幽州,防止楚飛揚等人作亂!

卻不想楚飛揚這般的狡猾,把一切的事情處理幹淨後便立即走人,不但讓他們沒有從玉需上撈到半點的好處,竟連可以使他們立功的楚培亦是直接押回京城!

而他們卻隻能聽令於呂鑫守著毫無意義的幽州!

顯然便是楚飛揚借著這一連串的事情,架空了他們的勢力,把呂鑫的軍隊安插在這樣毫無用處的地方,讓他們逐漸由強兵漸漸的轉變為弱兵!

“我要見王爺!”那副將不死心的再次開口,怒睜的雙目中帶著一抹不可妥協的倔強!

“王爺方才的話已是十分的明白!”而習凜身為楚飛揚的貼身侍衛,自然不會讓任何的危險靠近自己的主子!

“習侍衛這是在逼本將動手嗎?”兩人的對峙,讓那副將漸漸沒了耐性,一手頓時鬆開韁繩,改而握住腰間佩戴的長劍,眼眸中射出危險凶殘的光芒!

“即便是虎威將軍,沒有皇上的聖旨,亦是不敢輕率三萬大軍進入京城!”習凜則是滿臉正氣的說出這個事實,而一旁的韓少勉亦是沒有出口否認習凜的話,說明即便今日雙方在此動手,理虧的也不會是楚王等人!

聽完習凜的話,副將眉頭猛地皺了起來,隻是原本按住佩劍的手卻是緩緩地鬆開了!

此時情況已對他們十分的不利,如若再大動幹戈,隻怕楚王便會在幽州處決了他們!

心頭窩著一團怒火卻是無計可施,副將咬牙抬起右手,隻見原本立於他身後的三萬將士頓時讓出一條路來!

習凜與韓少勉見狀,則是立即帶著車隊離開了幽州城!

“哼!想不到呂鑫的人竟這般不堪一擊!僅僅一個侍衛就能夠唬住他們!”另一輛馬車內的楚培在注意到前方的動靜後,一手摔下掀起的車簾,一麵冷笑著譏諷道!

“姑丈所言極是!不過,這也要看是誰的侍衛!若是換做他人的侍衛,隻怕還是降不住那副將的!畢竟咱們現在滿打滿算也就一兩千人,豈能與三萬上過戰場的士兵想抵抗?”同坐一車的夏侯勤則是嘴角噙笑的開口,隻是那雙看向楚培的眸子中,卻是帶著明顯的嘲諷!

聽之夏侯勤的話,楚培便明白對方話中所譏諷的便是自己!也知楚飛揚之所以讓夏侯勤與自己同乘一輛馬車,也不過是怕自己逃走,這樣的心思,的確讓人讚歎,隻是用在自己父親身上,楚飛揚可真是有心了!

夏侯勤見楚培徑自思索不再開口,便也輕鬆的靠坐在車內,一手輕搭著窗棱,雙目半眯著養神!他隻答應楚飛揚看住楚培,不讓他逃走也不讓其他人有加害於他的機會,至於其他的,自己便沒有興趣了!

而楚培亦是見不慣夏侯勤總是表現出的咄咄逼人,亦是當作馬車內沒有此人,徑自舀出一本車內備好的卷,靜心的閱讀了起來!

馬車在行駛了一整日後,歇腳在早已商定好的棧!

楚飛揚扶著雲千夢一同下了馬車,與此同時,後麵馬車內的楚培亦是在夏侯勤的監視下下來馬車!

看著楚飛揚的神采奕奕,楚培冷笑一聲,便邁開步子走進棧,而夏侯勤卻是朝楚飛揚聳了聳肩,滿臉無辜的跟在楚培的身後進了棧!

“走吧!”麵對楚培的冷淡,雲千夢則是微微握緊楚飛揚的手,牽著他走向房!

而此時的普國庵內!

一道道木魚聲充斥在大殿之上,眾位僧尼則是平心靜氣的誦經念佛,祈禱佛祖能夠保佑凡人的平安康泰!

而普國庵後方的覺妙殿內,則是站著兩名身穿宮裝的女子!

搖曳的燭火在覺妙殿內跳躍燃燒,嫋嫋焚香則是飄向殿內的每一個角落,在此待的久了,心情隻怕亦會隨之平靜安詳!

“蓉兒,你又何必跟著我來這山上過清貧的日子?”容賢太妃把手中的香插進香灰中,緩緩收回手後,這才淡然的開口!

“姑姑說的哪裏話?祖母至今沒有醒過來,蓉兒也不過是想盡自己的孝心!”與容賢太妃的清冷相比,容貴妃身上冷然的氣勢更甚,加之其容貌的絕美,更加的讓人不敢侵犯!

聞言,容賢太妃則是轉過身,在大殿內燭火的照耀下,認真仔細的看著自己的侄女,隻覺麵前這張國色天香的容顏,的確有讓帝王癡迷的資格!隻是她們容家的女子,即便是被帝王寵愛,隻怕也是全天下最可憐的女子吧!

一口歎息輕輕溢出容賢太妃之口,她心中何嚐不知容蓉的不樂意?也知她嫁進宮中這大半年來,總是刻意的躲避這玉乾帝!此次跟著自己前來普國庵,隻怕亦是有這樣的心思!隻是,帝王的心思不好猜啊,有時候,更不是躲避便能夠打消帝王對你的興趣的!

“我也知,那日皇上的舉動,定是嚇壞了你!”趁著庵內沒有他人,容賢太妃一麵捏著手中的佛珠,一麵淡淡的開口“可你這樣的逃避,隻怕也是於事無補!”

聽到容賢太妃點出事情的症結所在,原本麵色冷淡的容貴妃心頭一緊,盯著燭火的雙目中卻沒了跳躍的火光……

------題外話------

明日萬更,今日這章太難寫了,寫了好幾遍,全被我刪除了!腦中好多的情節片段飛過,但卻雜亂無章,整個人混混沌沌的,這才敲定了以這種方式開始容姐姐的故事!

☆、第二百三十六章 回京

“姑姑!”半晌,容貴妃這才輕聲低喚,隻是卻不知該說什麽!

既然自己的心思被容賢太妃看穿,她又何必掩飾!況且,即便她有心想掩飾,看著今日容賢太妃打發走所有人的架勢,隻怕也是不會允許她逃避的!

“你與雲鶴一樣,外表看似冰冷淡漠,實則卻是重情重義的好孩子!否則,當日你也不會替雲鶴送來那幾盒翡翠綠豆糕!”不遠處的流杯亭內發出清淺的流水之聲,在這入夜後的寺廟中顯得異常的清晰響亮,容賢太妃目光轉向覺妙殿外,神色帶著一絲暖意的慢慢開口!

聽容賢太妃提及當日的事情,容貴妃竟是燦然一笑,絕美的笑容連殿內的火燭亦是失去了光彩,隻聽見她帶著一絲欽佩地開口“什麽都逃不過姑姑的眼睛!您怎知是雲鶴讓侄女給您送翡翠綠豆糕的?”

容貴妃的展顏一笑,讓容賢太妃心頭亦是一歎,有多少年了,蓉兒沒有笑的這般開懷了?隻怕自她知曉自己將被作為宮妃的人選時,便沒了笑容了吧!

拉過容貴妃那雙纖細柔軟的手,容賢太妃卸下太妃的莊嚴肅穆,僅以容家長輩的身份開口“你們姐弟向來同心!雲鶴這般的愛護你這個姐姐,反之,對於雲鶴這個弟弟,你亦是百般的維護!否則,當初我想對楚王妃先下手為強時,你豈會答應雲鶴把人先行帶入了容華宮?前些日子周姨娘那故意的說辭,又豈會撩撥的你當著餘公公的麵動怒?這一切,還不是出於姐姐對弟弟的維護?”

容賢太妃這番話,讓容貴妃心頭一緊,原以為自己的姑姑當真是不理宮中諸事!可看來,這一切均不過是障眼法,置身事外,方能看清謎團中的一切!而容賢太妃看似參禪禮佛,可她的心卻依舊記掛著宮裏宮外的親人,那雙總是麵對菩薩佛祖的眸子始終沒有離開過他們這些親人身上!

思及此,容貴妃心中不禁閃過那抹張揚的身影,目光看似冷靜實則有些忐忑地望向麵前的容賢太妃!以姑姑在宮中的能耐,那件事情,不知姑姑是否知情!

而容賢太妃卻沒有繼續說出她往日看在眼中卻沒有點明的其他事情,見此時容蓉的神色中夾雜著少有的一絲緊張,容賢太妃不由得放緩了神色,拉進自己容貌出眾、才智少有的侄女,低聲開口“蓉兒,你向來聰慧,怎就看不出皇上對你的用心?想當年,西靖帝對我,可不及玉乾帝對你的萬分之一啊!這樣的你,或許能夠……”

有些話,容賢太妃並未說的太過明白,深怕說的多了會給容貴妃太大的希望,屆時若希望落空豈不是白白的高興一場?

但玉乾帝近日來的舉動,卻又似乎有這方麵的鬆動,那瑤公主可是皇後嫡出的公主!宮中那麽多的宮嬪,不乏有才情有家世的,可玉乾帝卻是偏偏養在容華宮,這隻怕也是一種暗示吧!

隻是,蓉兒卻是不開竅,竟讓皇後有了翻盤的機會!

而容貴妃又豈會不明白自己姑姑的意思,半斂的水眸中劃過一絲冷意,容貴妃抽回自己的雙手藏於衣袖下,踱步到窗邊,看著夜空中的漫漫月色,這才緩緩開口“姑姑,您認為皇後娘娘當真是軟柿子沒有絲毫的反擊能力嗎?”

見容蓉開口,容賢太妃隨著她的步伐款步來到窗邊,與他她一同透過窗棱望著外邊無盡的月色,隻覺清冷的月光下是一片銀色的景致,望之靜謐、實則心寒,而容賢太妃卻沒有立即開口,而是靜等著容蓉分析下去!

“皇後是阮家的小姐!即便皇上想把瑤公主寄養在容華宮,隻怕阮家也不會允許的!屆時事情從後宮鬧到

楚王妃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楚王妃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https://txt.33mai.com/ ***
楚王妃章節目錄
(快捷鍵:←)上一章楚王妃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宋氏驗屍格目錄醫痞農女:山裏漢子強勢寵快穿之拯救人生贏家妖孽王爺捉鬼妃穿越之上門少將重生名門世子妃神醫小狂妃:皇叔,寵不停!重生八零之不做聖母逆天萌娃:神醫娘親有空間邪王追妻:廢柴小獸妃盛寵之毒醫世子妃係統逼我做聖母女配又蘇又撩[快穿]公公有喜了嬌妃難寵:世子爺請放過佛係玄師的日常上門女婿[穿劇]炮灰才是真大佬[快穿]兒子是男配庶女富貴錄不裝逼我可能會死[快穿](係統)當幸運值為max時快穿之虐渣計劃數理王冠虞美人(女配)宦海(科舉)(快穿)讓你懵逼穿成反派他媽[星際穿書]女配等死日常[穿書]霸總的白月光[快穿]
  作者:寧兒所寫的楚王妃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楚王妃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