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楚王妃

第382節

  與此同時,同樣頭疼的還有謝氏等人!

  接到楚培傳回京城的消息,謝氏麵色蒼白的獨自坐在屋內半天,直到楚輕揚下學回到楚王府向謝氏請安,這才發現母親的異樣!

  “娘,您這是怎麽了?”最近一段時日,楚輕揚苦思冥想著讓文狄參與到朝堂之中,奈何對方卻是早已心止如水,對於外界的爭鬥看得極清,卻也是撇的極幹脆,讓楚輕揚十分的頭痛!

  聽到楚輕揚的聲音,謝氏這才回過神,微微收起臉上外泄的情緒,目光轉向立於麵前的兒子,謝氏淡然一笑,輕聲問道“今日怎麽這麽早便回來了?”

  看外麵的天色,距離楚輕揚往日下學可是整整提前了一個時辰!

  見自己母親問起,楚輕揚則是毫不隱瞞的說道“母親也知近日秦相的身子越發的不好,已是有好長一段時日沒有上朝!今日文少師提早回了府中,便命人把老師請去了書房,兒子這才能早點回來!不知母親可是遇到了什麽難事?方才怎麽竟怔怔發呆呢?”

  見楚輕揚絲毫不放鬆的緊緊問著自己失態的原因,謝氏心神一跳,卻還未做好向兒子坦白的準備,便極力壓下心頭的不安,淺笑著開口“咱們如今身在王府中,母親豈會遇到什麽難事!不過是在考慮你那幾位妹妹的婚事,她們三人也不小了,如今有你祖父的威名在,又有你兄長的勢力在,為她們尋個好人家自不是難事!”

  聞言,楚輕揚卻是眉頭一皺,看向謝氏的目光中多了一抹探究,帶著一絲不解的開口“母親糊塗了?小妹的婚事可是父親一早便已定下的,怎能隨意的更改?若是讓對方知曉咱們背信棄義,隻怕父親難為,潔兒的終生也會被耽誤!”

  謝氏心頭一緊,方才因為心中想著楚培的事情,便不小心說錯了話,此時抬眼看向楚輕揚,卻發現兒子眼中早已是蓄滿了疑惑,隻等著自己解惑,思緒頓時從得知的消息中離開,謝氏穩住心神的開口“我這坐了整整一日,精神都恍惚了!不過輕揚,你如今年歲也不小了,可有想過成親?雖說你爹爹為你定下了一門親事,但娘親看這京都之中,亦有不少閨秀讓人稱讚,若是想要成就大業,你的婚事可是一門學問,萬不可隻盯著一人看啊!”

  楚輕揚本以為謝氏的確是因為坐久了而有些煩悶,隻是從他母親的口中接二連三的聽到成親一事,縱然是楚輕揚,亦是覺得有些蹊蹺!

  隻見他不再旁敲側擊,而是直言直語的問著自己的母親“娘,是不是幽州又出了新狀況?自從楚飛揚與雲千夢前去南尋後,幽州與南尋便狀況不斷!如今玉乾帝已是下旨讓楚飛揚務必讓南尋成為西楚的附屬國,他若是辦成此事,咱們則是前功盡棄了!也不知爹的狀況如何!當真是讓人擔憂不已,若非我們留在京都還有要事,否則我早就……”

  “輕揚!”楚輕揚的抱怨還未說完,便被謝氏低聲喝止!

  “你以為這是幽州楚府嗎?別忘了,這可是楚王府!這裏的奴才可都是你祖父的親信,說話前,先好好過過腦子,否則透露了什麽消息給對方,你認為你的祖父是會向著你我還是向著楚飛揚!”謝氏雙目含著警告,口氣帶著淩厲的訓斥著麵前的楚輕揚,心頭卻微顫,隻希望兒子在知道幽州發生的事情後不會做出莽撞的事情!

  見自己的母親竟把他與楚飛揚相比較,楚輕揚眼底劃過一絲怨恨與陰鷙,原本平展的眉微微皺起,似是十分不願聽到這個話題,臉上的怒意半餉才緩緩的淡去,這才語帶冷傲的開口“我自是不能與他相比!他可是祖父一手調教出來的,如今又貴為楚王,就連父親見了也要行禮,我又有何資本與他相比?如今,他也不過是仗著楚王的身份,便看不得我們母子,巴巴的趕去幽州想做出一番大事讓父親刮目相看!”

  聽完楚輕揚這一番賭氣的話,謝氏不由得斂眉沉臉,心中卻是不讚同兒子的話,帶著一絲責備的開口“輕揚,你向來冷靜,即便是前去文家學習,你也能夠平心靜氣!怎麽今日卻這般的浮躁?僅僅是因為我提到了楚飛揚?他就這麽讓你在意難受?你難道忘記往日你父親對你的教導了?越是想打敗對方,越是要冷靜鎮定,否則你是無法看穿對方!你今日這般沉不住氣,還想如何贏過楚飛揚!況且,他此次前去幽州,可不是為了讓你父親刮目相看!若他讓南尋成為西楚的附屬國,你父親這些年的心血,可就是白費了!屆時,你們兄妹二人,媛媛與婉婉二人又當怎麽辦?”

  語畢,謝氏眉宇間頓時浮現一絲擔憂,眼底的憂心讓楚輕揚心頭一跳,不好的感覺頓時湧上心頭,再也顧不得方才的怒氣,徑自坐在謝氏的身邊,誠懇的認錯道“母親教訓的是!是孩兒莽撞了,孩兒以後絕不會再這般失去理智!隻是,母親這般擔憂幽州與南尋,可是那邊有消息傳來?父親的病情如何?可有好轉?”

  楚輕揚的詢問,讓謝氏微歎口氣,心知即便此時瞞住了他,過不了幾日,他也定會知曉,便隻能實話實說的開口“你父親,已是清醒了過來,身上的毒素也盡數清除!”

  聞言,楚輕揚臉上不由得浮現一抹淺笑與放鬆,隻是下一刻眼中卻是露出一抹狐疑“是誰解開父親身上的毒素?”

  謝氏卻隻能無力的搖了搖頭“我也是才知你父親清醒過來!具體的經過卻是不甚清楚!且還有一件更為重要的事情,就在前幾日發生了!”

  說著,謝氏的右手則是情不自禁的撫上自己左手手腕,輕輕的撫摸著手腕上戴著的玉鐲,神情間帶著淡淡的心疼與焦急!

  而楚輕揚則是在看到謝氏的動作後,心中似乎有些明了,頓時急切的開口問著“母親,難道是謝家出了事?”

  母親所帶的玉手鐲均是謝家出產,如今母親露出這樣的神情,想必謝家定是出了大事,這讓楚輕揚一時間心急如焚,雙目緊緊的盯著謝氏,希望她能夠快速的說出事情的始末原委!

  謝氏見楚輕揚已是猜出了幾分,眉心間的褶皺則是越發的深了幾分,拉下衣袖遮住手腕上的鐲子,這才沉聲道“韓少勉已經下命封了謝家,謝家的玉礦盡數被查封,謝家主宅、旁支盡數下獄!如今沒有被關進大牢的,隻怕隻有我和媛媛婉婉三人!”

  想不到那新上任的韓少勉竟有這樣的雷霆之勢,竟在一日之內便把謝家從天上拽回了地上,百年謝家就在一瞬間化為泡影,加上如今玉乾帝把幽州南尋的事情盡數交給楚飛揚,這件事情隻怕是難辦了!

  楚輕揚則是沒有想到失態竟是這般的嚴重,謝家盡數下獄,玉礦被封,這等於是要把謝家連根拔起!

  “那韓少勉好大的膽子!難道隻有他有端王這個後盾?他難道忘了,咱們楚家可是與先祖帝一同打下這西楚江山的!若非祖父當年相讓,這西楚隻怕也未必是江家的!韓少勉竟狐假虎威的拿謝家開刀,他這是吃了熊心豹子膽了?”

  此時的謝氏也是愁眉不展,隻是比之楚輕揚,她卻看得更加透徹一些,分析的也越加的深入一些“韓少勉有沒有這個膽子我不清楚!但想要謝家倒的,可不止他一人!”

  “娘,您是說,楚飛揚也參與了此事?可是,如今他已是楚王,還有何不滿足的?”楚輕揚有些不解,楚飛揚若真是這麽做,對他又有何好處?謝家獲罪勢必連累楚家,難道楚飛揚願意為了除去一個謝家,而搭上自己楚王的封號?天底下哪有這樣愚蠢之人?而楚飛揚向來精明,又豈會做這樣虧本的買賣?

  謝氏卻不讚同楚輕揚的觀點“楚王又如何?你可別忘了,如今楚夫人可是我!而楚飛揚的娘親早已成了一縷孤魂,你認為他能夠咽下這口氣?隻怕,他早已是等著這一天的到來!隻是為娘卻是被雲千夢那乳臭未幹的臭丫頭給偏了,想不到她竟是嘴蜜腹劍的!當初咱們前來京都,表麵上對咱們禮遇有加,竟不想卻是個在背後給人使絆的主!若非她在你祖父麵前討巧,楚飛揚的楚王之位又豈會到手?如今這局勢,隻怕也是她從中挑撥而起!”

  說著,謝氏臉上便浮現一抹狠色,眼底的光芒越發的陰沉!

  “我們絕不能坐以待斃!”猛然站起身,楚輕揚極其陰寒的開口,雙目中卻盡是恨意!

  “你……”注意到楚輕揚眼底的神色,謝氏臉色驟變,生怕他會做出衝動的事情,立即拉著楚輕揚重新坐下,壓下自己心頭的擔憂繼而開口“現在韓少勉還未給謝家定罪,你爹爹也已醒來,楚飛揚又遠在南尋,相信事情定還會有轉機!”

  可楚輕揚心中的想法卻截然相反,雙手握拳的放在桌上,重新整理了思緒,這才緩緩開口“若以娘方才的分析,那楚飛揚定是參與了此事!這足見韓少勉或許已是聽從了楚飛揚的差遣,否則韓少勉與謝家無怨無仇,楚飛揚又身在南尋,又如何能讓謝家入獄?而楚飛揚定已是在爹爹受傷這段時日內奪了爹爹手上的權力,隻怕如今在幽州,爹爹的話亦是不管用了!若謝家私自采掘玉礦一事被呈報上了朝廷,娘,隻怕謝家滿門都危險了!”

  這番話,並非危言聳聽,楚輕揚也絕沒有誇大其詞的意思,而是從事實出發,分析了整件事情,加上他們本就與楚飛揚沒有任何的感情,對方自然不會為謝家留有半絲的情麵!

  若是再加上自己娘親方才說的理由,隻怕楚飛揚對於謝家則是與處置而後快,又豈容爹爹出麵解決了此事?

  “況且,娘可別忘了!如今那呂鑫可是身在幽州!就算韓少勉被楚飛揚收買,可呂鑫卻是玉乾帝的人,他隻怕是等著揪出楚家的錯處讓玉乾帝借題發揮,又豈會放過這樣好的機會?”直到此時,楚輕揚心中卻是有些後悔近日隻顧著秦霍的事情,若是分些心思在幽州的事情上,他們又何至於這般的被動!

  謝氏此時卻早已是麵色慘白,柳眉緊緊的鎖住,眼中的驚懼更是毫無掩飾的呈現在兒子的麵前,雙手死死的扭著手中的帕子,半餉才失了主見的看向楚輕揚,急切的問道“那該怎麽辦?楚飛揚如此絕情,隻怕你爹爹亦會深受其害,屆時,咱們的……”

  “娘,您讓我好好想想!但近日你與三位妹妹還是待在王府中,如今這天下,也唯有楚王府最是安全!”楚輕揚自然明白謝氏那沒有說完的話,隻是為今之計,對於他們而言,也隻有先保住自己再為他人想辦法!

  麵色鐵青的站起身,楚輕揚向謝氏行了一禮,隨即轉身出了內室!

  第二百一十四章 祖孫對峙

  “你們王爺呢?”而這時的楚相府中,夏侯族長卻也是四處找著楚南山,卻發現找遍楚相府的大部分樓閣,均沒有看到楚南山的身影,隻能問著守在房外的焦大!

  焦大看眼神情隱帶焦急的夏侯族長,一時有些心虛,隻能麵無表情的朗聲回道“王爺在小廚房!”

  聞言,夏侯族長頓時皺起眉頭,再次看眼麵色嚴肅的焦大,這才略帶不解的離開!

  難怪沒有找到楚南山,原來是躲在夢馨小築的廚房內,如今幽州發生這麽大的事情,他然還有心思呆在廚房內,看樣子這楚南山也是老了,然沒有心思去考慮國家大事了!

  一路風風火火的趕到夢馨小築,卻在院門口聞到一股菜飯的香味,夏侯族長不由得抬起頭看看天色,距離晚膳時分還早,想不到這楚南山竟是躲在這裏開小灶,而把最重要的事情拋諸腦後,心口頓時一陣惱火,麵色冷沉的衝進院中,腳步極重的朝著小廚房而去!

  “嗯,這味道不錯,有些夢兒做出的味道了!”還未走近小廚房,夏侯族長便聽到楚南山的大嗓門正表揚著廚娘的手藝,更是能夠清晰的聽出他咀嚼食物的聲音,讓夏侯族長那花白的眉頭頓時一皺,麵色越發的冷寒,帶著一股子怒意來到小廚房的門口,正看到楚南山一手端著瓷碗,一手拿著湯勺品嚐著剛剛盛出熱鍋的湯品!

  “老王爺真是越活越有精神了,這青天白日的,竟縮在自己孫子的院落偷吃食物,胃口這般的好,想必也不曾擔心此時正遠在天邊的孫子吧!”冷言冷語一出,所有的下人紛紛朝著兩位身份尊貴的老者福了福身便悄聲退下,免得被卷入兩人的口舌之爭中!

  楚南山看著煞風景的夏侯族長,卻是沒有立即回話,而是等把碗中的熱湯喝完後,拿出袖中的帕子擦拭了嘴角,這才意猶未盡的回道“飛揚身邊有夢兒,老夫有何可擔心的?倒是那臭小子,一走這麽長的時間,竟不記得給自己含辛茹苦養大他的爺爺寫封家,還指望著我老頭子熱臉去貼人家的冷屁股,哼,做夢!”

  對於楚南山的說辭,夏侯族長本就緊皺的眉頭再次糾結在了一起,與楚南山相處久了,自然明白這世上沒有什麽話是楚南山不敢說的,這顛倒是非的本事,楚南山若稱第二,這天下隻怕無人敢稱第一,明明知道飛揚與夢兒正為南尋幽州的事情煩惱,他竟也能胡扯到家上,當真是讓人大開眼界!

楚王妃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楚王妃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楚王妃章節目錄
農門棄婦:傻夫君寵妻無度 六零清平紀 快穿之掠奪金手指 暗帝狂寵殺手妃 無鹽毒妃:攝政王的心尖寵 七五養兒記[女穿男] 穿越之農家女日常 王妃很別樣 穿越之三夫侍身 妃惹腹黑王爺 笑麵將軍:酷妻難求 邪王逼婚:搶來的寵妃 古董圈女神 自歡 頭號嬌娘 重生之如意佳妻 未來之寫文養萌寶 李代桃僵:相府庶女 白日衣衫盡 花好孕圓 女皇攻略 小康奮鬥史 千妖百魅 穿越之千年輪回 鳳臨天下:王妃13歲 豪門有病嬌:重生金牌醫女 我有特殊的養成技巧 外長的網紅人生 田園春暖 巧乞兒~庶女王妃
  作者:寧兒  所寫的楚王妃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楚王妃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