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楚王妃

第374節

  “請他進來吧!”走到首座的位置坐下,楚飛揚則是端起手邊的茶盞,右手輕掀開碗蓋拂去上麵的茶末,目光卻是直視著前方,透過木窗看向外麵的月光,似是欣賞又仿若是沉思!

  隻是一盞茶的時間,便見楚培一身黑色的披風踏進偏房,凜冽的目光一覽偏房的景致,最後定格在楚飛揚閑散的身影上!

  “你先下去吧!”楚飛揚則是淡淡的看了楚培一眼,視線隨即轉向守在門邊的習凜,吩咐道!

  “是!”習凜一個轉身便替二人合上房門,盡職的守在門外!

  “父親身子大好了?”並未起身相迎,楚飛揚看著楚培略顯蒼白的臉色緩緩開口詢問著!

  而楚培卻是徑自走到桌邊坐下,見楚飛揚問話時並不盡心,亦是開門見山的開口“如果你們不對付謝家,我的身子會更好些!”

  見楚培一開口便說到重點,楚飛揚臉上卻絲毫不見怒意,修長的手指輕輕的提起茶壺,為楚培斟滿一杯熱茶放在他的麵前,這才含笑道“父親何出此言?本王身在南尋,又豈會針對謝家?”

  見楚飛揚矢口否認,楚培心知此時即便自己動怒,亦是沒有任何的用處,便耐著性子開口“夏侯勤此時可是在幽州,你敢說他與你沒有任何的關係嗎?”

  “表哥奉皇命護送本王前去幽州,這是所有人都知道的事情,若是這樣也能引起父親的猜忌,那本王亦是無話可說!”右手食指輕柔的在茶盞的外壁滑動著,楚飛揚雙目微斂並未看向楚培,而是凝視著杯中慢慢泡開的青翠綠茶,聲音低沉的回複著楚培的問題,不驕不躁的氣息讓人平靜,卻讓楚培暗自皺眉!

  隻見楚培始終注視著楚飛揚的表情,卻發現他的臉上除去那一抹淺笑便不再有多餘的表情,讓楚培心頭暗自焦躁,深知楚飛揚比之萬宰相可是難以對付的多,暗暗穩住情緒,沉著冷靜的開口“既然如此,你如今已是到了南尋,夏侯勤也該回到洛城!可這段時日內,他卻依舊呆在幽州驛館中,若說他沒有任何的企圖,誰又會相信?況且,謝家與你無怨無仇,你們又何必聯手置謝家於死地?”

  遊走在茶盞外壁的指腹微微一頓,便見楚飛揚收回右手,雙目含笑的抬起來,直視進楚培已然結冰的瞳孔中,帶著一絲不經意的開口“皇上並未下命讓表哥撤出幽州,他多留幾日自然也無妨!況且如今接管幽州的韓大人亦沒有對此事表示不滿,父親又何必因為這樣的小事而耿耿於懷?至於謝家的事情,父親當真以為與楚家無關嗎?還是說父親不打算做楚家的子嗣,打算與爺爺斷絕父子關係?若是如此,本王自是不會再插手此事!”

  如此明言,楚飛揚便是承認謝家此番遇到的困難與他有關!

  ‘啪’!

  聞言,楚培猛地拍向桌子,整個人瞬間自座位上站起來,一手指著楚飛揚的麵孔低吼道“楚飛揚,你這是何意?這世上豈有你這樣的兒子,竟逼著自己的父親與自己的爺爺斷絕父子關係?你娘就是這麽教你的?父親這麽多年對的栽培,看樣子是白費了!”

  見楚培一瞬間變得這般的激動,楚飛揚眼瞳中的神色驟然一降,黝黑的瞳孔中泛出一抹寒光,嘴角的笑意越發的冷寒“父親難道忘記了,本王的母親早已死於難產!至於祖父的教誨,本王自是牢記於心!隻是不知父親對於祖父的教導,如今還記得多少?祖父一生均為西楚百姓,忠心的依舊是西楚的百姓,此生所願便是百姓豐衣足食、安居樂業!可父親心中卻似乎不是這般想的,若是為了成就您的野心而讓置百姓於水深火熱之中,豈不是與祖父的心願想違背?還是說,父親已經做好讓祖父背負叛國的罪名?這樣的情況下,幫助父親的謝家又豈能是清白無辜的?難道本王看到這樣的情況,還要因為你我之間的父子之情,讓視而不見嗎?這樣不忠不孝之人,隻怕祖父知曉了,亦不會再認本王這個孫子的!”

  楚飛揚的話瞬間澆滅了楚培心頭的怒意,眼中含著極大震驚的盯著麵前的楚飛揚,雙眉漸漸聚攏,楚培則是知曉,楚飛揚早已是洞悉了一切,為他此番所做的一切亦是為了楚南山!

  “我隻是奪回本就屬於我的一切!”帶著一絲頹敗的坐下身,楚培麵色難看的緩緩開口,少了方才的盛氣淩人,此時的楚培顯得平心靜氣,一如一名與兒子談心的父親一般溫和!

  而楚飛揚卻並未因為他一時的示弱而心軟,談判的手段見的多了,讓楚飛揚始終保持著警惕的心裏界限,尤其楚培的話更是毫無根據,讓他心頭隱隱冷笑,隨即冷淡道“什麽是屬於你的?爺爺給你的還不夠多嗎?”

  為了不讓楚培的行為被自己發現,爺爺甚至是拿走了夢兒請人畫出的謝家姐妹的手鐲之畫!

  可自己的父親卻是看不到爺爺的付出,一心隻想著奪回屬於他的一切,但他可知,這一切本就不屬於他,若是失敗,賠上的是爺爺的一世英名!

  聞言,楚培卻是冷笑道“多嗎?王位不是傳給了你嗎?我被發配到幽州二十多年,這就是我該得到的?憑什麽楚家就該為西楚出生入死,而江家卻可穩坐龍椅?若非當年父親讓出皇位,我們何必低人一等?”

  而楚培偏激的話卻是讓楚飛揚麵色一冷,聲色亦是冰冷無比道“皇位就那麽有吸引力?那龍椅下鑲著的不是金玉錦帛,而是冰山火爐!玉乾帝看似坐在那龍椅上,實則是坐在刀尖上!海王、辰王等人早已是虎視眈眈,你以為那皇位當真是讓人享受榮華富貴的?爺爺便是看穿了這一切,這才放棄了在別人眼中看似至高無上的位置!”

  “他放棄是他的事情!可卻不能因為他不喜那個位置,便不顧及我的心願!試問天下男兒,有誰不覬覦那個位置?又有哪個男兒,願意仰人鼻息?”楚培卻是絲毫聽不見勸阻,一經的沉溺在自己的憤怒之中!

  隻是聽完楚培的抱怨,楚飛揚眼中卻是顯出一抹不屑與譏諷“為何要顧及您的感受與心願?這江山,是爺爺打下的,與我們何幹?即便他把這江山拱手讓人,這也是爺爺的事情,我們又有何資格指手畫腳?說到底,我們也不過是享受了爺爺所帶來的福祉!”

  “你說的輕巧!你又懂什麽,知道什麽?”對於楚飛揚大方的言論,楚培卻是嗤之以鼻,臉上頓時顯出一副嘲諷之色!

  而此時楚飛揚的臉色卻是恢複了方才的平靜,黑眸之中閃著冷靜的目光,平靜無波的表情讓人猜不透他的心思,見楚培這般說道,他亦是淡然的開口“本王自然知曉當年父親是迫不得已才娶了母親,也知您心裏的不甘與委屈!可即便這樣,你把所有的怒氣撒在爺爺的身上,覺得對嗎?你不顧爺爺的心酸而做出這樣的事情,難道就不愧對爺爺幾十年的養育之恩?即便你我父子之情淡薄,但爺爺卻是替身為父親的你養育了我多年,你卻以這樣的方式回報他,可有想過他的感受?自己父親的聲譽竟還比不得一個謝家,您這是在為本王做榜樣嗎?希望本王一次效仿,將來也演繹這麽一出?”

  ------題外話------

  今天一直在忙著填寫表格,耽誤了時間,明天補上!

  明日收拾謝家!

  謝謝所有為《楚王妃》做視頻的親們,真心覺得做的很好,辛苦大家了!

  ^//^*. 第二百零八章

  聞言,楚培心口一緊,麵對楚飛揚的質問,竟有些說不出話來!

  他自是清楚這個兒子的實力,楚南山是什麽人,豈會教導出無能的兒孫?況且,楚南山既然已是把王位傳給了楚飛揚,那他手中的勢力,隻怕也是盡數了給了楚飛揚!

  如此算來,楚飛揚的實力當真是不可小覷,也難怪萬宰相打算違背他們之間的協議改而拉攏楚飛揚!奈何那南藍竟是蠢笨的,居然拿雲千夢開刀,這才惹怒了楚飛揚!

  不過,那萬宰相卻也是個聰明的,知道楚飛揚不易被拉攏,亦是給自己留了一條後路,沒有讓人趁他昏迷時下手,否則他一旦出了事情,隻怕南尋與西楚之間一戰必定會打響,屆時莫說聯手,隻怕早已是反目成仇!

  漸漸的穩住心神,楚培抬眸看向楚飛揚,希望父子之間的氣氛能夠稍微緩和一些,口氣亦是放緩些“若是事成,這西楚的百姓又有誰敢在我們麵前說三道四?屆時父親便是太上皇,又有誰敢當麵指責他?況且……”

  而楚飛揚卻已是洞悉了楚培的心思,立即出聲攔截了他接下來的話,緩緩分析著如今的局勢“況且父親您為了堵住天下悠悠眾口,始終與京都文家保持著良好的關係,更是讓楚輕揚拜文狄為師,隻怕也是為了將來的起兵作準備吧!隻不過,您的如意算盤隻怕是要落空了,文狄雖隻是一介文人,卻不是沒有主見之人,更不會被人牽著鼻子走!且文家畢竟是出了一個皇後的,豈會跟著你們起兵造反?本王勸父親還是莫要再做這樣的美夢,早日收手,對大家都有好處!”

  隻是他的勸阻卻隻換來楚培的冷笑,藏著野心的眼眸中綻放的是對二子的信任“輕揚認定的事情隻怕也不會這麽容易便放棄!我今日前來,便是希望你能夠放過謝家,否則我們父子之間,隻怕是……”

  接下來的話楚培則是漸漸隱於口中,並未說出,但觀其此時的神色肅穆中帶著一絲戾氣,便知這沒有說出口的話,定是極狠極絕!

  奈何楚飛揚亦不是被嚇大的,神色坦然的接受著來自自己父親的威脅,修長的手指又開始遊走在茶盞外壁,帶著一絲漫不經心的輕聲開口“謝家,本王自是不可能放過!本王方才已經言明,隻要威脅到爺爺的人或事,本王是絕對不可能袖手旁觀的!不管謝家與楚家是否有關聯,也不管謝家之前的所作所為是否是受人指使,既然他們已經開了這個頭,那本王自是不會放過他們!父親您也好好的想一想,南尋如今已是西楚的口中肉,想要讓西楚吐出來,這是絕對不可能的!而那萬宰相亦是南奕君的手下敗將,你認為與這樣的人聯手還有勝算嗎?即便你們擊敗了南奕君,隻怕也不是西楚的對手!”

  聽著楚飛揚對局勢極其精確的分析,楚培按捺住心頭的怒意,卻沒有立即開口!

  如今南尋的局勢的確不容樂觀,如果自己繼續與萬宰相聯手,或許還要為南尋的事情分心,如此一來,等於是削弱了自己的實力,可是,若是就此放棄南尋的支持,亦是無形中減弱了自己的實力!

  “若非萬宰相想拉攏本王,父親以為您此刻有機會與本王坐在一起嗎?”看出楚培眼中的矛盾,楚飛揚再次開口,口氣中帶著一抹冷淡與幾分疏離,卻因他此時身份尊貴,卻又讓人隻覺相得益彰!

  而聽到楚飛揚這般開口的楚培卻是心頭訝異的猛地看向他,黝黑的瞳孔中泛著不易察覺的怒意,緊繃的臉上更是在無形中顯出一抹緊張,雙眉不禁微微皺起,楚培心中雖已有些明了,卻還是問道“你想說什麽!”

  對於楚培的態度,楚飛揚則是不甚在意,為自己添了些茶水,這才重新開口“父親自認聰明無比,卻也成了萬宰相手中的棋子!此次他便是想用您的清醒威脅本王!一旦外界傳出您的解藥是南尋給出,您認為玉乾帝會怎麽猜想?西楚的滿朝文武又會怎樣議論?隻怕您剛清醒,皇上便已是下聖旨查封楚家!”

  “所以你便假意讓聶懷遠製出解藥讓我服用,這樣萬宰相即便是想下手,隻怕也沒了機會!”雙目淩厲的射向楚飛揚,卻發現對方早已是垂下了眼眸,嘴角噙著淡淡的淺笑,卻並未開口給出肯定的答案!

  “父親請回吧!謝家也好,萬宰相也罷,隻要不觸及本王的底線,本王自然不會費神去收拾他們!隻可惜他們太過高看自己,本王自然不可能坐視不管!至於父親您,如果您一意孤行,那我自然也不會手下留情!”語畢,便見楚飛揚站起身,該說的、不該說的,他均是盡數的透露了,也算是看在兩人父子一場的份上,亦是體諒爺爺感受的份上,不希望因為他們之間的父子關係而讓爺爺難為!

  “楚飛揚,如果有一天我們父子兵戎相見呢?”隨著楚飛揚的起身,楚培亦是快速的站起來,目色中隱含肅殺之氣的衝向楚飛揚,口氣亦是帶著隱忍的戾氣!

  可得到的卻隻是楚飛揚清淺的搖頭,帶著一絲堅定的口氣,緩緩自楚飛揚的口中吐出“我不會給你這個機會!”

楚王妃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楚王妃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楚王妃章節目錄
將軍影後的圈粉日常 我在總裁文裏發家致富 快穿之禍水 農家夫婦生活 綠茶人設崩了[穿書] 一姐[古穿今] 全能學霸[直播] 此生應不負[民國] (快穿)炮灰求生記 帶著空間闖六零 我隻想靠臉吃飯 在1967年的生活 七零年代文工團 齊後紀事 竊命者[快穿] 我在古代八卦的日子 林大妞馴夫手劄 沒人比她更撩漢[快穿] 女主跟反派跑了 悠閑富貴美娘子 穿越之農婦食娘 穿越之莫與我拚娘 七零暖寵小知青[穿書] 穿成師徒戀的絆腳石 炮灰逆襲之女配來了 我在青樓改作業 論弱雞如何脫穎而出 宗親家的小娘子 穿越八零年代之權少惹愛 穿成女主閨蜜怎麽辦
  作者:寧兒  所寫的楚王妃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楚王妃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