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楚王妃

第38節

  那映秋聽到米嬤嬤叫她,小心的把陶鍋換了個麵,這才快步走了出來,隻是當她看到雲千夢的真容時,還是被震撼住了,心道不想這世上竟有如此美貌高貴的女子,竟讓人無形之中想親近於她!

  “映秋,還不見過小姐!”米嬤嬤見映秋竟隻顧盯著雲千夢看,眼中閃過一絲不悅,沉聲道!

  聽出米嬤嬤話語中的警告,映秋立即低下了頭,恭敬的朝雲千夢行了一禮,淺聲道“奴婢見過小姐!”

  一雙素手卻在此時扶起了她,一道柔和的聲音在映秋頭頂響起“毋須多禮!你一人照顧夏嬤嬤,真是辛苦了!若缺了什麽,盡管與米嬤嬤說!若有難處,放心的提出來,隻要你悉心照顧好嬤嬤,我都會滿足!”

  映秋隻覺耳邊的聲音如和風拂過,清脆悅耳中卻又帶著穩重端莊,心中不禁對這初次見麵的小姐充滿好奇,便低低的回了句“小姐放心,奴婢定會好生照顧嬤嬤!”

  雲千夢見她沉穩懂事,心中漸漸放心,回頭看了眼屋內,小聲問道“嬤嬤病情到底如何?有幾成把握恢複?”

  映秋見她真心關心夏嬤嬤,便也不隱瞞,把自己知道的說了出來“嬤嬤這病拖了太久,右腿基本是殘廢了!不過,舌頭幸而沒有割斷,尚有恢複的可能!”

  雲千夢瞧她說起醫理井然有序,便知米嬤嬤這次找的人不錯,便點了點頭,囑咐她一些事項,戴上紗帽,帶著米嬤嬤先行離開!

  “嬤嬤,那映秋是從哪找來的?”踏出院子,見巷子中無人,雲千夢低聲問道!

  “回小姐,奴婢是在鄴城的一座破廟中找到夏嬤嬤的!當時破廟裏頭呆著不少的老弱病殘,那映秋丫頭便在那邊照看他們!老奴問她家在何方,她說父母雙亡,從小被師傅收養,學了些醫術,見這破廟的人實在可憐,便抽空過來替他們看病!”米嬤嬤跟在雲千夢的身後,細細的說著映秋的來曆“老奴跟著她去了那小藥鋪,也著人打聽過,確實是父母雙亡被人收養的,這才與她師傅商量了,把她帶了過來!”

  “她也同意了?沒問原因嗎?”這是雲千夢疑惑的地方!

  一個女孩子家,怎麽會同意與陌生人走呢?

  “老奴問她可願意去京都學醫,那丫頭點了頭!這些日子老奴也是暗中觀察,這丫頭確實是真心喜愛醫術!”米嬤嬤據實以報!

  雲千夢點了點頭便不再言語,走到巷口時,卻發現天福樓門口圍了一圈百姓,裏麵似有爭執聲傳來,兩人加快腳步走上前,隻見慕春與一名小廝模樣打扮的人,正為那翡翠綠豆糕爭執不休……

  “你放開,明明是我先到的,你憑什麽搶?”慕春小臉通紅,死死的抓著紙盒的一端,朝麵前的小廝低吼!

  那小廝也不退讓,用力拽住另一端,冷笑一聲,朝著慕春吼回去“明明是我先到的!隻不過我離開小解片刻,便被你這小丫頭搶先了,快鬆手!我不屑與小女子爭搶食物的!”

  話雖如此,那小廝抓著紙盒的雙手可沒有半點鬆懈的跡象,引得雲千夢不由得一陣輕笑,隻覺這小廝真是有些可愛,目光不由得在那小廝的身上多掃了幾眼……

  “慕春,住手!”“肆兒,住手!”

  兩道帶有命令的聲音竟同時開口,眾人的目光尋著聲音而去,隻見天福樓的門口立著一名看不清麵貌的女子,而天福樓的樓梯上,竟站著容家的公子容雲鶴!

  ------題外話------

  第五十章 老太太整蘇青

  看熱鬧的見容雲鶴出現,頓時紛紛散開了去,似是有些懼怕他!

  而容雲鶴卻不甚在意,此時他的目光正放在雲千夢的身上,隻覺著女子的聲音甚是耳熟,而更引人注意的便是女子身上所散發出的氣息,帶著一絲神秘!

  尤其在眾人紛紛避開自己時,麵前的女子卻毫不猶豫的踏進天福樓的大門,僅憑這一點,便讓容雲鶴不得不刮目相看!

  “慕春,還不鬆手?”而雲千夢上前並未立即與容雲鶴交談,反倒是讓丫鬟鬆手!

  隻是慕春的手已是霸占了大半個紙盒,此時哪肯就此罷休,便嘟著雙唇低聲道“小姐,是這小廝搶咱們的!奴婢已經在這站了兩個時辰了,卻不見他前來排隊……”

  “你連我的話都不聽了?平日裏的規矩都是怎麽學的?”可雲千夢更不就不聽她的解釋,麵紗下一道冷光閃過,慕春便乖乖的放開了手!

  那小廝立即喜滋滋的把紙盒抱在懷中,看向慕春的眼中滿是得意!

  而慕春被當眾責備,卻並未表現出委屈的神色,反倒是乖巧的退到雲千夢的身後,神色間轉變之大,竟讓那小廝一時以為自己看走了眼!

  容雲鶴把一切看在眼中,冰冷的眸子中浮現出一抹異色,隨之踩著文件的步子走下樓,走到那小廝身後時,用平淡卻不容反駁的聲音道“把糕點還給這位小姐!”

  肆兒一時間竟沒有反應過來,還伸出手用力的掏了掏自己的耳朵,甩了甩圓圓的腦袋,依舊不死心的問道“公子,這,這是奴才先過來排隊的!”

  隻見容雲鶴漂亮的丹鳳眼中瞬時射出一抹冷色,嚇得肆兒立即把手中的點心,塞進慕春的懷中,隨貨便氣鼓鼓的退到容雲鶴的身後不再言語!

  慕春看著懷中突然多出來的點心,真是收也不是,不收也不是,隻能看著身前的雲千夢,等著她發話!

  雲千夢卻不再推辭,朝著容雲鶴福了福身感謝道“多謝!”便領著慕春走出天福樓!

  此時相府馬車準時到達天福樓的門口,米嬤嬤扶著雲千夢登上馬車,這才囑咐車夫小心駕駛……

  容雲鶴看著門口的馬車離開,認出那馬車的車壁上所刻的“雲”字,心下了然!

  正要轉身帶著肆兒離開,腦中竟不禁浮現出半月前在皇宮的那場偶遇,冷漠的眼中竟浮上一抹詫異,心中不禁反問:難道是她?

  肆兒則是心中有氣的跟在容雲鶴的身後,他就是鬧不明白,為何他家性格孤僻的工資,今日會把到手的糕點讓給那凶巴巴的小丫頭?

  那可是公子為容府老夫人準備的點心,老夫人年紀大了,胃口不大好,卻獨獨偏愛這天福樓的翡翠綠豆糕!

  今日公子恰巧沒事,便向老夫人說明此事,可現如今空手而歸,豈不是讓老夫人失望?

  肆兒越想越不服氣,整張臉蛋都皺成了一團……

  恰巧容雲鶴回頭,便把他的神色表情全部看進了眼中,頓時搖了搖頭,這肆兒竟連相府的一個小丫頭都不如!

  兩人一同上了容府的馬車,容雲鶴端坐其中閉目養神,肆兒則是悄悄的掀開車簾,眼饞的盯著外麵的市集美景!

  “肆兒,你還不知錯麽?”閉目的容雲鶴開口了,依舊是平淡的與其,卻夾雜著讓人敬畏的嚴肅,嚇得肆兒手一抖,車簾“嘩啦”一聲從指尖掉了下來!

  肆兒自知他家少爺定是知道自己耍的小聰明,立即雙膝跪地,認錯道“少爺,是奴才貪玩去街口看了雜耍,本想著待那綠豆糕出鍋便趕回來,卻不想今日賣的如此好!肆兒知錯,請少爺責罰!”

  容雲鶴卻依舊閉著雙目,任由肆兒跪在麵前,車內一片寂靜……

  肆兒此時心中不住打著小鼓,他家少爺因為頭發的原因,從生下來便不受眾人的待見,但卻對自己這個自小跟著他的奴才情如兄弟!

  隻是自個兒今日竟在大庭廣眾之下說謊,讓少爺蒙羞,怕是惹得少爺生氣,要把自己趕出府了!

  如此一想,肆兒的額頭不禁冒出冷汗,卻又深知容雲鶴的個性,此時自己求饒恐怕下場更慘,便隻能垂首跪在他的麵前!

  知道馬車停在容府的大門口,容雲鶴這才睜開雙目,隻是眸色太過冷淡,讓人看不出任何的情緒波動,卻讓肆兒嚇得縮了縮身子!

  “從今日起,罰三月月銀!若有下次,你便出府吧!”出口的話如清風拂麵,卻讓肆兒既驚又嚇,連連的點了點頭,趕緊跟著容雲鶴走進府內……

  而相府的馬車內,慕春則是有些歡喜的抱著紙盒,吸吸小鼻子,使勁的聞了聞紙盒內散發出的陣陣香味,圓圓的大眼崇拜的看著雲千夢,開心到“還是小姐厲害!那小廝著實可惡,明明就是玩到的,竟還死皮賴臉的說他先來的!奴婢可是排了兩個時辰的隊,怎麽就不見他的人影呢?”

  雲千夢見她寶貝的抱著那盒翡翠綠豆糕,又瞧小丫頭滿麵的憤慨,有些失笑的搖了搖頭,纖長的手指點了點慕春的腦袋,有些寵溺道“你呀,別的了便宜還賣乖!人家都已經讓給你了,你還不依不饒的!”

  被雲千夢如此調笑,米嬤嬤也跟著笑了起來,慕春則是雙頰微微發紅,想起自己竟當街與男子搶奪食物,一時間隻覺真是丟人現眼!

  不過,又想起方才出現的那名白發男子,暮春壓下心中的懊惱,有些疑惑“小姐,剛才出現的那名公子,恐怕是容家的嫡公子吧!沒想到他長的竟如此俊美,隻可惜那一頭的白發……”

  說完,小丫頭頗有些遺憾的搖了搖頭,頗有些惋惜的意味!

  雲千夢見她談及容雲鶴,便開口問道“可惜?”

  不等慕春開口,米嬤嬤便說道“據說這容家嫡孫少爺出生時便是饅頭白發,那容家老爺見正妻竟生出這等孽障,當時差點讓人把容少爺給溺死!幸而老夫人趕到,這才保住了容少爺的命,還對外宣稱容少爺這是天資聰穎,老天怕他英年早逝,這才留下了遺憾!隻是,那容老爺自此便不待見正妻,對於這個兒子更是視而不見,獨寵家裏頭的周姨娘!”

  雲千夢聽著米嬤嬤的解釋,心下不禁好笑,似乎這古代的男子都偏寵姨娘,果真是妻不如妾啊!

  況且,這白發並非不能醫治,而且就算在現代,也有少年白發一說,值得也是一些聰明的孩子!

  但這古代的人愚昧不堪,稍有異象便認為是妖魔作怪,倒是可憐那容少爺被大環境所連累!

  如聽故事般,雲千夢見米嬤嬤起了興頭,便附和著說道“如此說來,那容少爺豈不是很可憐?”

  聽聞雲千夢的感慨,米嬤嬤卻使勁搖了搖頭,隨即正色道“容少爺雖得不到容老爺的疼愛,但容老夫人和宮裏頭的容賢太妃娘娘確實十分的寵愛他!聽聞那太妃娘娘可是把容少爺當作親兒,時不時便把他接進宮中敘舊!憑著這一點,容老爺和那周姨娘便是再看不慣正妻母子,卻也是無可奈何!”

  閑聊間,馬車已是到了相府門口!

  慕春跳下馬車,然後扶著雲千夢緩緩走下去坐進軟轎中……

  “先去百順堂!”放下轎簾的同時,雲千夢低聲吩咐道,米嬤嬤點了點頭,讓人把轎子往百順堂的方向抬去,自己則是抱著紫檀木盒往綺羅園走去!

  原以為此時已經用過午膳,眾人都已回去休息,卻不想待雲千夢踏進百順堂的院子時,蘇青正被罰站在正屋前,而那王嬤嬤則是跪在她的身邊,對著裏麵的老太太哭喊求饒道“老太太,您行行好吧!我們姨娘懷有身孕,身子嬌弱,可禁不住罰站啊!奴婢願意代替姨娘受罰,老太太,您出來看看姨娘吧,姨娘真是快不行了……”

  雲千夢看著眼前的鎮長,還真沒看出蘇青有哪裏不適的樣子,倒是王嬤嬤的大喊大叫讓人心煩,尤其那張不算年輕的臉上流滿眼淚鼻涕,一時讓人隻覺惡心!

  蘇青聽到聽到腳步聲轉過臉來,見雲千夢麵色平靜的立於一旁看著自己的笑話,冰冷的眼中不禁浮現一絲恨意,而王嬤嬤確實腆著臉皮的爬起來跑到雲千夢的身邊,討好道“大小姐,老太太可是最心疼您了,您看我們姨娘現如今懷著相爺的兒子,可經不住長時間的站立啊!還請您向老太太求個情,否則相爺的子嗣出了事情,可不就是大小姐的錯?”

  雲千夢好笑的聽著王嬤嬤對自己的威脅,攔住一旁想衝出來與之理論的慕春,淡然道“我是什麽身份?你個刁奴,居然敢讓我屈尊降貴的為一個姨娘求情,你是老糊塗了還是犯渾,要不要我稟明了老太太,連著你和你的主子一起趕出相府?”

  此言一出,王嬤嬤的哭聲如斷線的風箏戛然停止,而蘇青的臉色更是被雲千夢氣得鐵青,原本還想接著雲千夢殘害雲玄之子嗣的名頭,讓老太太把怒火從自個的身上轉移開,卻不想這雲千夢竟生得一張利嘴,半點虧都吃不得!

  雲千夢見著主仆二人麵色如彩虹般不斷翻轉,又想起夏嬤嬤所受的苦,心中冷笑,被別人說了幾句就受不了了,這對於那些被她們殘害的人來說,這點小事連利息都收不回來!

  而自己也隻不過隨便說說,豈會真讓老太太把蘇青趕出相府!

  況且此時她身懷有孕,難保雲玄之不會在外麵蟲築新居讓蘇青居住,屆時,自己想要討回所有的一切,隻怕沒有在相府容易!

  自己倒是願意留著蘇青,好生的“待”她!

  正在雙方對峙是,柳姨娘笑著從暖閣出來,見到雲千夢,臉上的笑容別提有多熱忱了,理解走上前,恭敬的朝雲千夢福了福身,隨後笑道“老太太說似乎聽到大小姐的聲音了,差奴婢出來看看!奴婢本還不信,這一看,果真是大小姐!老太太和您可真是祖孫情深啊!”

  雲千夢見柳含玉今日如此開心,又見蘇青麵帶慍色,便知柳含玉為何高興!

  淡淡的掃了眼蘇青,雲千夢細細的詢問到“老太太可用過午膳了?”

  “用過了!不過,自從大小姐早兒出門後,老太太便惦記著那翡翠綠豆糕呢!”說笑間,柳姨娘陪著雲千夢走進屋內,在踏進暖閣前,柳含玉拉住雲千夢,悄聲在她耳邊說著“老太太想把二老爺家的小姐接過來,可蘇姨娘不同意,便被罰站了!”

  雲千夢點了點頭,表示自己知道了,便接過慕春手上捧著的紙盒踏進暖閣!

楚王妃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楚王妃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楚王妃章節目錄
第一戰場指揮官! 影後打臉日常[古穿今] 女神的百獸紅包群 獵戶家的小妖精 食物鏈頂端的女人[娛] 九零年代 妃要種田,爺莫怕 洗塵寰(女尊) 特工重生:軍少溺寵妻 影後懶洋洋[古穿今] 美食在民國 東宮甜寵日常(穿越) 惑國妖後(相公總是在造反) 四爺寵妻日常 古代懼內綜合征 穿成奔五渣男 快穿之打臉之旅 我是寵妾 重回七零之小甜妻 我家婢女要上房 當太後的這些年! 重生六零福娃娃 錯把男反派當女主(穿書係統誤我) 種田使人發家致富 盟主影後[古穿今] (快穿)富貴榮華 辣文女配翻身記 農媳當家:將軍寵妻無度 珠玉在前 田園嬌寵:山裏漢寵妻無度
  作者:寧兒  所寫的楚王妃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楚王妃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