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楚王妃

分節閱讀369

哥哥為了與海王府聯手而犧牲了自己的幸福!尤其他注意到齊靖元方才把信封收入衣袖中的動作,更是讓齊靖寒微皺眉問著,心中始終不讚成自己哥哥與海王府聯手,先不說海恬毒婦心腸,那海王府內的海王與海郡王,又有哪一個是省油的燈?

更何況,那二人又均是領過兵打過仗的,近年來雖不及楚飛揚的名聲,但也是西楚響當當的人物,萬一他們這是計中計,自己哥哥豈不是踏入狼窩?

而齊靖元則見齊靖寒這般的好奇,竟是從衣袖中掏出那信封扔給齊靖寒,淡然道“若是好奇,你便拆開看吧!”

看著齊靖元的動作,齊靖寒竟是亦是愣住,隨即才險險的接住快要落地的信封拆開細看了一遍,臉色頓時變得凝重,一手指著那信的內容道“這是……他們竟這般的大膽?”

看出齊靖寒眼底的震驚,齊靖元卻是但笑不語,隨即轉身越過大殿走向自己的書房,留下滿麵驚訝的齊靖寒不解的盯著他的背影……

第二百二十五章

西楚、海王府!

兩個月的時間悄然而逝,雖京城中百姓均是換上了較為單薄的衣衫,但在四季均處於低溫的陽明山上,海王府的下人們卻還是身著冬日的衣著!

在那泛著淡淡寒煙之氣的人工湖邊,則是坐著僅隻穿著春日長袍的海沉溪,隻見他神情寧靜淡泊,端坐在湖邊的原石上,身旁則是架著一支魚竿,四處寂靜如夜、空氣清新透著絲絲涼意,卻不見海沉溪露出半點畏寒亦或是無聊的表情!

“郡王,還是回屋吧!小心寒氣侵體!”立於海沉溪身後的侍衛則是在自家主子坐在此地整整兩個時辰後,滿腹擔憂的開口!

在海王府中,誰不知海郡王是海王的心頭肉,若是讓郡王著了風寒,隻怕自己這貼身侍衛也不必做了!

“釣魚時切記大聲喧嘩!”而海沉溪卻是淡然開口,目光平視著湖麵上嫋嫋升起的寒煙,一望無垠的湖麵如一麵平鏡般,折射著淡薄的陽光,卻能使人過於浮躁的心安定下來,更能夠靜心思考問題!

見自家主子話中已是隱有責備之意,那侍衛立即閉上了嘴,安靜的立於海沉溪的身後!

而這時,一陣急切卻又輕便的腳步聲則由遠而近的傳來,那侍衛雙手立即按住自己腰間的佩劍,與此同時快速的轉身,卻發現來人竟是王府的管家,不由得便稍稍放鬆了警惕,緩緩轉過身,繼續護在海沉溪的身後!

那管家滿臉焦急,神色之中盡是急色,此時看到海沉溪端坐在湖邊,提著的心終於落了地,腳步卻是不曾減緩的來到海沉溪的麵前,一麵抬起手臂擦了擦額頭上的熱汗,一麵朝著海沉溪行禮“奴才見過郡王!郡王原來在這裏,讓奴才好找啊!”

海沉溪的目光卻始終落在那湖麵上,鎮定的氣勢並未因為管家匆匆趕來而被打亂,亦沒有管家的打擾而動怒,隻是平淡的開口“怎麽過來尋本郡王了?”

說話的同時,隻見那原本靜止的魚竿上傳來極其細微的顫動,讓海沉溪更是專注著那垂於湖水中的細繩!

而一旁的管家則是盡職的回答著海沉溪的問題“回郡王的話,王爺請您現在去房!”

“是嗎?”卻不想,得到的卻隻是海沉溪淡淡的反問,而他此事的注意力盡數的放在抖動的越發厲害的魚竿上!

管家心中自是知道郡王在王爺心中的地位與分量,雖說王爺方才吩咐自己找到海郡王便讓他立即前往房,可即便海郡王晚去許久,王爺隻怕也是舍不得多加責備!

正因為看清了這一點,管家這才聰明的沒有開口促崔海沉溪,而是悄聲退至他的身後,靜心等著這位集海王萬千寵愛於一身的郡王盡興而歸!

隻是,海沉溪這一遲來沒有讓海王動氣,卻是惹怒了靜坐在房中的海越!

隻見海越一手端著茶盞,一手輕掀開碗蓋慢慢的刮著碗沿,陰沉的眸光卻始終注視著房的門口!

距離方才讓管家前去請人已經整整過去一個時辰,卻依舊不見海沉溪的前來,海越雙目神色越發的陰鷙,隱藏在眼底的戾氣也越發的濃重,緩緩的抿了一口熱茶,目光轉向靜坐在桌後練習法的海全,輕聲恭敬的開口“父王,這五弟可真是難請,竟讓父王這般等了一個時辰!”

隻可惜,海全此時正全神貫注在麵前的宣紙上,隨著上一個字的完成,隻見他左手輕輕扯動宣紙,右手緊握的筆則是立即在空白的宣紙上落下第二個字!

海越深知海全練習法時向來少語,對於此時海全對自己的疏忽,倒也並未在意,隻是目光卻又轉向門外,見門外兩側僅隻站著兩名侍衛,原本平展的眉不由得緊皺了下,手中端著的茶盞隨之也擱在了茶幾上!

“若是等的無聊,便出去走走!”雖看海全此時聚精會神的練字,可對於海越的反應,卻依舊是了然於心!更何況,這麽多年來,王府中子嗣間的爭鬥向來沒有停止過,即便海越今日表麵上沒有表現出不滿,他依舊能夠感受到海越對沉溪的怒意!

“兒臣不敢!兒臣能夠陪著父王練字,則是兒臣莫大的榮幸!”聞言,海越立即藏起臉上所有的表情,隻端著恭敬的淺笑開口,聲音極其的恭順,孝順之意讓人感動!

隻是海全聽完,卻隻是淡然的點了點頭,目光始終放在手中的筆墨紙硯上,讓海越心頭不免有些挫敗,卻又不敢再表現在臉上!

重新端正坐姿,暗暗的深吸口氣,海越目不斜視的靜坐房中,靜候那海沉溪的到來!

‘咚咚咚’!就在海全又練習完五張宣紙後,房的門框被人小心的敲響!

“進來!”把毛筆擱在硯台上,海全沉聲開口!

“王爺,郡王來了!”管家的身影立即走進房,在向海全行完禮後低聲稟報著!

而與此同時,海沉溪的身影早已是越過門檻走了進來!

“兒臣見過父王、世子!”臉上帶著一絲淺笑,海沉溪禮數還算周全的向房內的人行禮!

海越見海沉溪不等通傳便闖了進來,心頭大怒,可海全卻並未因此怪罪海沉溪,他心中即便生氣亦是沒有冒然開口,隻是在海沉溪冷笑著與他打招呼時,淡漠的點了下頭!

隻是海全卻在聽到海沉溪的聲音時,臉上平淡的表情終於有了變化,眼底情不自禁的浮現一抹淺笑,就連聲音也變得和藹了許多“瞧瞧管家這一頭一臉的汗,你這又是躲到哪裏去了?”

招手讓海沉溪走進自己,就近的坐在距離自己最近的位置,海全則在看到海沉溪身上單薄的衣袍後皺了下眉頭,略帶不滿的開口“怎麽不多加件外袍?這山上陰寒之氣向來極重,小心被寒氣侵體,傷了身子!”

“兒臣本就是習武之人,到也沒有那麽沒用!”海沉溪接過管家奉上來的茶,目光冷睨對麵的海越一眼,隨即笑著開口!

這句話讓海全越發滿意海沉溪,不由得淺笑著點了點頭,隻是卻惹怒了海越,隻見他在看到海全對海沉溪的關心與愛護之後,那平放在雙膝上的手則是慢慢的握成了拳,隻是礙於此事海全在場,隻能壓抑著體內的怒意!

見海越始終不服氣,海沉溪卻是心情大好的喝了口手中的茶,這才朗聲問道“不知父王今日叫兒臣過來有何要事?”

聞言,海全的目光則是立即掃向管家,隻見管家心領神會的朝房內三位主子行完禮,隨即快步的退出房,順手關好了房的門,不讓其他人靠近!

而海全卻並未立即開口,隻見他把麵前的宣紙疊好放在一旁,品了一口茶後,這才開口“恬兒前幾日發的信號,想必你們都知道了吧!”

語畢,海全溫和的雙目中立即折射出淩厲之光,看向兩個兒子的眼中也沒有了方才的閑散,肅穆嚴謹的氣勢立即自他的體內源源不斷的散發出,讓海越瞬間拋開心中的雜念,全神貫注的思索著自己父王方才一問的深意!

相較之下,海沉溪卻依舊是一副散漫的模樣,仿若並未發現海全氣勢的變化,依舊是喝茶淺笑,隻是眼皮卻是輕翻了下,在看到海越那躍躍欲試的模樣後,嘴角的笑意越發的濃重,亦是給予對方機會的率先開口“不知世子有何高見?”

聽到海沉溪突然的開口,海越神色微微一怔,不明白海沉溪何時變得這般有禮貌,竟讓自己先行開口!

隻不過,海越即刻恢複了鎮定的表情,隻見他抬起沉穩的雙目,謹慎的回答著“看恬兒所發信號的顏色,顯然那齊靖元是同意與我們聯手!”

語畢,海越便停了口,在收回目光時適時的掃了海沉溪一眼,心頭微微不解他今日的舉動!心中卻也在懊惱,本想先聽聽海沉溪的意見,自己便可在父王的麵前反駁海沉溪,卻不想今日此人竟先自己一步開口!

而海沉溪在聽完海全的回答竟隻是在陳述一個大家都知道的事實,半斂的眸子中劃過一絲輕藐,隨即嘲諷道“隻消不是瞎子,均能從那信號的顏色中知曉公主傳達的用意!父王時間向來寶貴,世子又何必浪費時間重複此事呢?”

見自己方才的回答被海沉溪奚落,海越臉色頓時一沉,雙手更是一緊,卻並未厲聲反駁,而是淡笑著看向海沉溪,緩緩開口“五弟方才可是讓父王與本世子整整等了一個時辰,到底是誰在浪費父王的時間,五弟心中有數吧!”

“本郡王心中自然有數,但就怕世子心中沒數!”卻不想,海沉溪一張利嘴瞬間便顛倒是非黑白,僅僅一句話便堵住了海越的口!

尤其此事海全在此,在海全的心明顯偏向海沉溪時,海越自是不會在海全的麵前公然與海沉溪發生爭執,他隻是引導著海沉溪越發的對自己不恭不敬,讓海全看清海沉溪目無尊長的嘴臉!

“沉溪!”而此事,海全果真是開口了!

隻見海沉溪與海越同時看向海全,海沉溪眼中的笑意漸漸覆上一層薄冰,而海越的眼底卻是略顯的緊張,但兩人卻同時等著海全的審判!

“怎可這般與你大哥說話?他也是關心你而已!”殊不知,海全出口的卻是這麽一句不痛不癢的話!

看似是幫著海越,實則卻是偏袒海沉溪!

海全方才的話中,提到的是‘大哥’,而並非‘世子’,因此,即便海沉溪頂撞了自己,亦不會被冠上以下犯上的罪名!而後麵那句話更似是在安慰著海沉溪!

一時間,海越心頭湧上一股怒意,轉向海沉溪的眼中已是隱隱燃起怒火!

而海沉溪卻竟在聽到海全的責備後,朝著海越舉起手中的茶盞,笑道“本郡王失言,以茶代酒向世子謝罪!”

說著,便見他仰頭喝了一口熱茶,隻是神色中卻隱隱浮現一抹寒氣!

麵對兩個兒子暗地裏的爭鬥,海全心頭有數,麵上卻又裝作不知,銳利的眸子把兩人的神色表情盡數收於眼底。

王府內的事情,他尚且可以壓製住,但王府外的事情,可就難說了,更何況,那齊靖元向來是個不知天高地厚的人,更是讓人難以琢磨!

海全看著五個兒子中,最得他賞識的兩子,開口說出自己的疑惑“你們覺得,齊靖元是真心的嗎?”

“父王的意思是,懷疑齊靖元把我們當作踏腳石?”見海全說出心底的疑惑,海越收斂住身上的怒意,隨即陷入沉思之中!

“沉溪,你覺得呢?”沒有在海越的口中聽到建設性的回話,海全的目光盡數放在海沉溪的身上!

擱下手中的茶盞,海沉溪沉聲道“齊靖元此人心狠手辣!剛回北齊不久,便誅殺了和順公主陪嫁的所有隨從,可見此人十分的小心謹慎!而事隔這麽久,我們才收到和順公主發來的確切消息,說真的,我當真懷疑這是不是出自和順公主之手!”

比之海越方才那蒼白的反問,海沉溪的分析則顯得有深度了許多,考慮事情亦是全方位的,這讓海全臉上頓時浮現一抹欣慰之色,卻是刺痛了海越的眼!

“五弟方才所言,的確不排除這種情況!隻是這兩三月來,恬兒始終保持著與我們的聯係,我想,齊靖元盡管膽大,但還不至於如此無視兩國之間的協議而立即殺了恬兒!況且,那信號也唯有恬兒一人會使用,父王,我認為那信號定是恬兒發送來的!”說著,海越的目光瞬間射向海沉溪,一反方才對他的忍讓,眼底盡是淩厲之色!

“世子可別忘了,那幾千的隨從可盡數被誅殺,如今北齊可就隻剩和順公主一人,而齊靖元又不是憐香惜玉之人,若是公主受不住嚴刑拷打而叛變了咱們海王府,咱們若是錯信了她,那海王府可就要陷入萬劫不複之地,父王這些年的心血可就要因為自己的女兒而功虧一簣!”海沉溪卻是直視著海越,照單全收的接下海越投注而來的明顯恨意,嘴角上揚的弧度則是漸漸的擴大!

“父王,您是最疼恬兒的!恬兒心中也明白您的好!她豈會背叛父王?更何況,她一個女兒家,孤苦伶仃背井離鄉遠嫁北齊,已是十分的可憐,身邊連個貼心伺候的人都沒有,可這時五弟卻還要強加罪名在恬兒的身上,父王,兒臣為恬兒抱不平!”海沉溪的話剛一結束,海越便霍然起身,義憤填膺的指責著海沉溪“況且,恬兒與五弟雖不是

楚王妃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楚王妃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https://txt.33mai.com/ ***
楚王妃章節目錄
(快捷鍵:←)上一章楚王妃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公公有喜了嬌妃難寵:世子爺請放過佛係玄師的日常上門女婿[穿劇]炮灰才是真大佬[快穿]兒子是男配庶女富貴錄不裝逼我可能會死[快穿](係統)當幸運值為max時快穿之虐渣計劃數理王冠虞美人(女配)宦海(科舉)(快穿)讓你懵逼穿成反派他媽[星際穿書]女配等死日常[穿書]霸總的白月光[快穿]佛係嬌氣包[穿書]農家寡婦好種田快穿之絕色王妃神動天下額娘有喜穿書女配萌萌噠還我命來![快穿]傲寵六零有孕軍嫂從星際歸來神醫小狂妃:皇叔,寵不停!我在紅樓修文物我是男主他爸[慢穿]清宮攻略(清穿)
  作者:寧兒所寫的楚王妃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楚王妃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