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楚王妃

第370節

  語畢,韓少勉則是抬眸看了眼正在核算賬目的容雲鶴,看著他未及弱冠便掌管了容家的產業,心中當真是有些欽佩!

  而此時的容雲鶴則是一手翻動著賬冊,一手撥打著算盤,清脆的響聲在寂靜的夜間格外的響亮,修長的手指靈活的上下撥弄,那一顆顆黑色的算珠卻像是與他產生默契般的十分配合,直到他的左手翻過最後一頁賬目,而右手的食指則是撥下最後一顆算珠,容雲鶴這才抬起頭,淺笑著開口“我已算過這三十座玉礦的價值!再結合我所帶來的銀兩與王妃留下的銀兩,想要拿下那產玉成色最好的五座玉礦不是問題!而其餘的玉礦對於幽州商會的商戶而言,他們若有實力大可一力承擔,若是實力稍差,則可聯合承擔!咱們此次前來的目的便是協助王爺王妃,既然已經拿到大頭,自然沒有必要獨吞,免得引來旁人的嫉恨!”

  幾人聽容雲鶴這般分析,均是認真的點了點頭,隻見夏侯勤則是站起身伸了個懶腰,打著哈欠開口“明日還有得忙,大家都回去歇息吧!”

  說著,便見他率先離開北苑……

  ./ 第二百零六章

  隨著一聲雞鳴,夜幕漸漸的退去,朝陽迎著清晨的第一滴露珠自地平線上緩緩升起……

  謝宅內忙碌了一整夜的眾位管事,則是滿麵疲倦的坐在書房內打盹,淩亂的場麵打鼾的聲響卻沒有阻止他們沉睡的趨勢,直到謝英萍重回書房,眾人依舊是坐在凳子上趴在桌上睡的極沉……

  “來人,為各位管事準備洗漱用具以及早膳!”看著眾人一夜間便因為謝家的事情操勞至此,謝英萍自然不會虧待他們,便喚過一旁的婢女吩咐著!

  “是!族長!”那婢女聽著書房內此起彼伏的打鼾聲,立即朝著謝英萍福了福身,隨即轉身離去!

  “族長……”一名靠近門邊的管事隱約聽到謝英萍的聲音,半眯著雙目看向已經亮起的門外,果真見謝英萍麵色微沉的走了進來,那管事立即抬起雙手在臉上胡亂的抹了下,雙腳則是不停的提著身邊的其他人,眨眼間所有人均被吵醒,紛紛拍了拍自己的臉頰,精神抖擻的看向已經坐在書桌後的謝英萍!

  “辛苦大家了!”看著這些一路跟著自己的管事,謝英萍經過一夜的深思與心情的平複,已是恢複了往日的冷靜與鎮定,現如今最重要的便是穩住自己身邊的人,然後再共同對敵!

  “不辛苦!謝家可是咱們的東家,豈有辛苦一說?”眾人見謝英萍此時語氣平常,懸著的心總算是放了下來,也相信謝英萍定不會讓他們失望!

  謝英萍則是抬起手示意眾人坐下,隨後才開口“如今謝家被人陷害,讓我們措手不及!這是已經發生的事情,我們既然無力改變那便隻能接下對方所出的難題!”

  “一切謹聽族長吩咐!”眾管事則是在聽完謝英萍的話後齊聲開口!

  既然他們昨夜商量了一晚上均沒有討論出一套具體的方法,此時自然是想聽一聽謝英萍有何意見!

  況且,此次謝家隻是被對方打了一個措手不及,並不能因此否定了謝英萍的能力,若是真正惹怒了謝英萍,即便是兩敗俱傷,恐怕也不會讓對方得意囂張!

  見眾人這般的齊心,謝英萍則是冷靜的點了點頭,隨即緩緩開口“如今韓少勉已經派人守在謝宅的各個出口處,禁止謝家人出入謝宅!想必昨夜的事情此時已經傳遍幽州,謝家其他的旁支定也會聽到風聲,你們現在所要做的最重要的事情,便是穩住謝家的旁支,以防他們在這個時候倒戈!至於這主宅內的各位長輩則交給我,相信他們心中也是明白,若是沒了謝家,他們也隻有上街乞討的份,不會在這個節骨眼上做出過分的事情!”

  話雖如此,但謝英萍心中卻是清楚,那幾位長輩最是勢利,若非自己這些年把謝家的營生做的風生水起,他們亦不會把謝家交給年輕的自己!

  如今出了這麽大的事情,首先要防備的便是謝家內部的內訌,隻有把謝家旁支與主宅內那幾位長輩隔離開,不讓他們有機會接觸,那自己便可集中精力對付韓少勉等人,謝英萍不希望看到,在謝家遇到困難的時候,自己還要忙著周旋在內部的爭鬥中!

  眾位管事靜心聽著謝英萍的吩咐,紛紛不由自主的點了點頭,相互間則是用眼神交流著,自然是明白謝英萍的用意!

  如今謝家麵臨生死一線的時刻,自然是不能再鬧出分崩離析之事,否則敵人豈不是不費吹灰之力便瓦解了謝家?

  看著眾人均是同意自己的決定並未提出反對的意見,謝英萍稍作停頓後複而繼續往下說道“這件事情你們親自去做,無比要讓他們相信謝家有這個勢力對抗外來的敵人,亦有能力渡過這次的難關,若是他們在此時倒戈,那就不要怪我手下不留情了!這些旁支依附這謝家而活,即便他們此時倒戈打壓謝家,將來旁人上位,也未必會善待他們!又有誰會善待連自己親人都狠下殺手之人呢?其中的利害關係就靠你們去分析!若是有不怕死的,我會在對付旁人之前,讓他滾出謝家!第二點便是玉礦一事,你們手頭一些緊要的賬冊立即交到我手裏,如今大家均是坐在一條船上,若是船翻了,對大家都沒有好處!如若韓少勉問你們一些事情,相信大家心中清楚,有些話可說有些話不可說!”

  “族長,您放心!咱們自小在謝家長大,豈會做出對不起謝家的事情!更何況,咱們若是賣主求榮,將來在這幽州也不會有立足之地!”莫管事率先開口,臉上盛的是慷慨激昂!

  此言一出,其他人紛紛出言附和,即便謝英萍不提醒,他們心中已是明了!謝家在幽州雖獨大,卻也是招惹了所有商人的羨慕嫉妒,如今謝家遇難,最為高興的是那些商戶,隻怕即便他們此時想退出謝家,那些商戶隻怕也不會答應!

  “既如此,這兩件事情就有勞大家了!”說著,謝英萍則是拿過手邊的賬冊,一一查點了起來,如果韓少勉借此機會收回玉礦,那自己必須清楚的知曉謝家損失多少,看著賬麵上的內容,謝英萍則是淡淡的開口“莫管事留下,其他人都去忙吧!”

  見謝英萍吩咐完事情,除了那莫管事外,其他人均是有序的步出書房,每個人的臉上均是一片凝重,與外麵的朝陽形成了鮮明的對比!

  而此時的謝宅內,則也是因為昨夜的事情而籠罩在一片陰影之中,小廝婢女即便是如往常一樣的幹活,心頭卻是壓抑著一股說不出的沉悶,隻覺頭頂的照樣似乎變了味道!

  “族長!”見謝英萍單獨留下自己,莫管家則是走到門邊關上書房的木門,隨即來到謝英萍的書桌前,靜立著等候謝英萍的差遣!

  “此時謝家外圍均被韓少勉的人盯住,我無法出門!但據我的猜測,對方定會趁此機會從幽州商會下手!你速去商會,務必弄清楚此次事情的幕後指使者!況且,有你在,相信那些商戶還不敢明目張膽的反對謝家!如今,我們不但是要與對方爭奪時間,亦是要拖延時間!”至少要等著楚培從南尋回來,否則待韓少勉一紙奏折呈上京都,一切就都晚了!

  那莫管事是謝家資曆最深的老人,如今見謝英萍麵色凝重的交代自己這件事情,便知如果謝家在此處摔倒,隻怕後果已經超出了眾人的想象!

  一顆心瞬間一緊,莫管事則是慎重的點了點頭,二話不說便轉身離去……

  而此時的幽州驛館內亦是一番忙碌的景象……

  一晚上的遣兵調將讓韓少勉幾乎沒有合眼,正與其他三人用完早膳,便接到侍衛的稟報“大人,此時幽州衙門外已經有聚集了不少商戶,均是要狀告謝家,讓官府為他們申冤!”

  “看樣子,這謝家在幽州很不得人心啊!剛出了事情,眾人便忙不迭的落井下石,如若今日主持大局的依舊是楚培,隻怕即便是謝家故意弄錯了貨物,這些商戶亦是隻有把這苦楚當作蜜棗吃下去!況且,這樣要麽賠償要麽重新交貨便能夠解決的事情,他們卻是告上衙門,可見謝家這些年雖然風光,卻也是招來了不少的怨氣,別人壓根是不想給他們任何解釋的機會啊!”竹筷夾起一塊糕點輕咬一口,夏侯勤麵色紅潤的開口!

  而此時容雲鶴卻已經是放下了碗筷,隻見他抬眼看了看外麵的天色,見已是卯時,便站起身開口“我現在便去商會,相信那邊也聚集了不少的商戶!”

  聞言,韓少勉則是立即擱下碗筷想要撥幾人貼身保護著容雲鶴,卻被他所阻攔“不必這般麻煩!若是被謝家的人看到,怕是定會趁機翻身,屆時隻怕處於劣勢的便是咱們了!今日前去,我也隻是探聽情況,不會冒然的現身!免得引起旁人不必要的慌亂!”

  以謝英萍的聰明,隻怕早已是聯想到了容家!

  但這一切對於謝英萍而言卻還隻是猜測,隻要容雲鶴不現身,他就沒有證據,而容雲鶴亦不會在拿下玉礦前給謝家任何翻身的機會,因此所有的行動均是深思熟慮後才會施行,免得打草驚蛇讓自己處於被動的境地!

  隻是韓少勉卻依舊有些不放心,緊皺的眉頭下是閃爍著擔憂的雙目,而夏侯勤的手拍在他的肩頭,耳邊緩緩響起夏侯勤的保證“放心吧!謝英萍如今呆在謝宅無法出門,即便是去商會,也隻會是他手下的管事!況且雲鶴又不曾出現在幽州,如今銀發又染成了黑發,相信這幽州能夠認出他的人極少!我會派侍衛在暗處盯梢,你還是快去衙門審案吧!”

  見夏侯勤這樣保證,韓少勉又見容雲鶴朝自己點頭,這才隱去心頭的擔憂站起身,隨著侍衛步出幽州驛館!

  隻是卻不想,韓少勉正要騎上馬背,遠處竟傳來一陣馬蹄聲,定睛望去,隻見呂鑫的副將則是一臉興師問罪的騎馬朝著自己奔了過來!

  夾帶著一股勁風,那副將把馬匹停在距離韓少勉三步遠的地方,隨即居高臨下的俯視著韓少勉,口氣極重的開口質問道“韓侍郎,這到底是怎麽回事?幽州出了這樣的大事,你為何不派人稟報本將?”

  馬蹄輕踏地麵,掀起一股塵土,卻並未讓韓少勉因為對方的強勢而變了臉色,隻見他神色如常的踩著馬蹬上了馬背,英挺的坐姿立即彰顯出他良好的修養,俊秀的臉上並未見任何的怒意,隻是出口的聲音卻是極其的平靜“將軍隻需做好虎威將軍吩咐的事情便可!這幽州的大小事宜,本官自會秉公處理!將軍若是再追問,隻怕會有越權的嫌疑!當初虎威將軍聽到聖諭之後亦沒有多言,難道將軍認為自己已經超過虎威將軍,能夠抗旨不尊嗎?”

  一席不帶任何爭鋒相對的話卻讓那副將頓時變了臉色,韓少勉話中方才提到的問題,他確實沒有細想!

  隻是因為清晨接到侍衛的稟報,說是韓少勉在一夜之間竟是封了謝家的幾十座玉礦,想著那白花花的銀子盡數的進入韓少勉的口中,他心中便一著急,沒有細想這件事情牽扯出的其他問題便匆匆趕來!

  此時聽到韓少勉這一番話,頓時讓他陷入矛盾之中!

  若是謹遵聖旨,那自己守在幽州這麽長時間又有何意義?

  但若是執意與韓少勉一爭高下,又有誰知韓少勉會在奏折中如何的編派自己!

  一時間,副將心頭矛盾糾結了起來,隻覺這韓少勉如今亦是越發的厲害,竟有能力辯駁得自己啞口無言!

楚王妃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楚王妃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楚王妃章節目錄
我在總裁文裏發家致富 快穿之禍水 農家夫婦生活 綠茶人設崩了[穿書] 一姐[古穿今] 全能學霸[直播] 此生應不負[民國] (快穿)炮灰求生記 帶著空間闖六零 我隻想靠臉吃飯 在1967年的生活 七零年代文工團 齊後紀事 竊命者[快穿] 我在古代八卦的日子 林大妞馴夫手劄 沒人比她更撩漢[快穿] 女主跟反派跑了 悠閑富貴美娘子 穿越之農婦食娘 穿越之莫與我拚娘 七零暖寵小知青[穿書] 穿成師徒戀的絆腳石 炮灰逆襲之女配來了 我在青樓改作業 論弱雞如何脫穎而出 宗親家的小娘子 穿越八零年代之權少惹愛 穿成女主閨蜜怎麽辦 穿越七零年代:隨身帶個空間
  作者:寧兒  所寫的楚王妃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楚王妃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