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楚王妃

第368節

  如果韓少勉緊揪著此事不放,這樣的事情勢必會鬧到京都,屆時龍顏大怒,隻怕謝家滿門均會被株連!即便是他們想放手,隻怕對方也不會給他們這個機會!

  更何況,此次弄錯貨物本不算是大事,大不了謝家吃虧重新補上同等價值的玉器便可,但顯然對方便是借題發揮,不但引來了韓少勉,更是封了玉礦押走了貨物,此事隻怕僅僅隻是一個導火線,真正的目的便是整垮謝家!

  “今日隻有韓少勉一人前來,而幽州的官員卻是絲毫沒有露麵!隻怕韓少勉已在短短的時日內,已經把心腹安插在各個衙門,才能使他這麽快的便得到消息!況且,方才他開口便是玉礦一事,怕是早已對此事起了疑心!”說到此處,謝英萍則是停頓了下,見楚培麵色正常,正靜心聽著自己的分析,這才又繼續開口“韓少勉是剛剛上任的兵部侍郎,即便背後有端王這顆大樹,但他在朝著的根基尚淺,足沒有達到讓人為他忠心賣命的地步!可如今他的手下竟有這麽多忠心之人,而大人與端王又素無恩怨,加上今日白天在幽州驛館那夏侯勤與韓少勉之間的互動,大人心中難道就沒有一點懷疑?”

  語畢,謝英萍不再言語,該說的不該說的,他均是點明分析清楚,顧及到楚培的麵子,這才沒有把最後一層紙給捅破,現在則是端看楚培如何想了!

  隻見楚培在聽完謝英萍的分析後,隻是靜坐在馬車內,車輪碾過碎石泥土的聲音在黑夜中極其的清晰,不帶一絲含糊的傳入馬車內,壓抑的氣氛甚至讓車夫亦是緊張的手心冒汗,唯獨那端坐在車內的兩名男子麵沉如水,讓人窺測不出半點蛛絲馬跡!

  半餉,才見楚培那堅定的眼神微微閃動了下,抬眸看向謝英萍,卻發現對方亦是跟著他的動作而抬起頭看向自己,各種不言而喻的心思均在這視線交織中傳入彼此的心中,楚培則是緩緩開口“你是懷疑,韓少勉已與楚王聯手?”

  聽著楚培的問話,謝英萍卻是搖了搖頭,隨即低聲反駁道“不是聯手!以韓少勉的身份地位,隻怕還沒有資格與楚王聯手!隻能說,他已經站在楚王的陣營中,成為楚王麾下的一員大將!”

  既然這層紙已經戳破,謝英萍則不再忌言,帶著肯定的繼續開口“既然他已經是楚王陣營中的一員,那麽,今日的事情,隻怕也是楚王事先安排好的!這樣也能夠保證他在南尋時,也能掌控幽州的一切!大人,不得不說,您這個兒子,當真是厲害至極!不聲不響間,便打了我們一個措手不及!也難怪這楚王的王位,最終落在他的手中!”

  耳邊再次響起謝英萍的分析,楚培的心情卻是發生了天翻地覆的變化,眼底的平靜漸漸被打破,取而換之的是一絲陰鷙的冷意,有些事情他的確需要好好的整理一番,尤其是自己昏迷兩個月間所發生的點點滴滴……

  三月的幽州,已有了盛夏的氣候,蟬鳴之聲在入夜之後便悄然響起,親眼看著那批貨物收入幽州衙門後,韓少勉這才騎馬奔回驛館!

  “事情辦的如何?”而他所住的北苑內,早已是坐著三道身影,看著不請自來的三人,韓少勉的眼神中露出一抹無奈,卻也隨即適應了這種相處模式,笑著坐在八仙桌的另一麵,回答著夏侯勤的問題“貨物已經收押幽州衙門!謝家也已經派人守住,短時間內,謝英萍的行蹤是被限製的,除非這件案子了結!”

  “哼!謝家家大業大的,這樣的案子豈會難解決?他隻需退還那商戶的銀兩,相信那商戶也不會太過堅持!屆時咱們便是枉做了好人!”為韓少勉倒了杯清茶,夏侯勤則是嗤笑的開口,心中對謝家的厭惡比之在座的其他三位更加的明顯與強烈!

  聽著夏侯勤明顯帶著負氣的話,容雲鶴則是笑著搖了搖頭,隨即接口分析道“這幾日正是關鍵的時刻,隻消限製了謝英萍的行動,我們便可從幽州的商會下手!這些年謝家在幽州獨自稱大,已是讓很多商戶不滿,商會中亦是有許多反對謝家的人!隻是這些人為了生存,卻不得不與謝家做買賣!而他們的手中,則是握著謝家私自挖掘玉礦的證據,咱們隻要收集到這方麵的證據,謝家即便是找借口推脫,到時候也是百口莫辯!”

  “隻是,到時候幽州的商場定會發生變化,若是動蕩過大,定會引起朝廷的注意!更何況,我們雖知容家是西楚首富,但在幽州,百姓心中還是對謝家更加的了解熟悉一些,那些商戶雖然反對謝家,但若是趕走一個謝家又來一個實力更強的容家,隻怕他們也不會聯手對付謝家!”韓少勉較為關心的是這一點,他並非商人,能想到的也僅指這一點,但卻偏偏是這一點最是難辦!

  見韓少勉已經漸漸的有加入他們的意識,其餘三人相視一笑,聶懷遠則是為韓少勉解惑“這一點,王爺與王妃在前去南尋前便已想到!這醫館可不僅僅是懸壺濟世之用,裏麵許多的美容用品亦是攻下那些官員富商女眷的法寶!不過這隻是一部分,按照王妃的計劃,玉礦的采掘權才是最為重要的!”

  “如今我們要做的,便是收回玉礦的采掘權,絕不能再任由謝家私自采掘!這樣一來,謝家賴以生存的根源被切斷,那些貨商付了定金卻沒有如期收到謝家的貨物,定會鬧的不可開交!屆時,衙門出麵公平競爭玉礦的采掘權!我們已經調查過,現如今幽州能夠吃下中下等玉礦的玉器商還有一些,但那幾座最好的玉礦卻是無人能夠拿下!到時候容家出麵,則顯得順理成章,那些商戶反對的聲音也會小些!”容雲鶴見聶懷遠隻說明了醫館一事,便主動把之前與雲千夢商討的一係列的行動計劃盡數的說了出來!

  而聽完這一整套計劃的韓少勉,卻是驚訝的半天說不出話來!

  雖然他心知楚王妃是名極其聰慧的女子,可這般的靈敏睿智,那份連男子都自歎不如冷靜淡然,如今在聽到這個計劃全然是出自她的腦子時,韓少勉依舊是被震撼住了!

  難怪楚王那般的珍惜這位王妃,難怪如今的辰王會露出後悔的表情!

  而此時的謝家卻亦是忙的不可開交!

  謝英萍坐在謝家主宅的房中,聽著各個玉礦的管事不停的進出稟報著一夜之間發生的事情,沉默的臉上滲著駭人的寒氣,讓人心生畏懼不敢靠前!

  “族長,這可如何是好?”那名年輕的管事則是滿麵愁容的開口詢問謝英萍!

  原以為隻是那一處的玉礦在交貨時出了問題,卻不想,昨夜交貨的所有玉礦均是出現了問題!

  細數下來,一整個晚上,僅僅交貨的差錯便已達到三十件!

  其中上等玉礦五件,中等玉礦則是二十件,其餘的小玉礦零零散散加起來也有五件之多!

  而官府之中亦是派出了大隊的人馬,把那些出了問題的貨物盡數的押入了幽州衙門內,讓他們連調換貨物的時間都沒有!

  而此次若是盡數賠償,隻怕謝家將會元氣大傷!

  看著沉默不語坐在桌後的謝英萍,所有的管事均是愁眉不展,隻覺這天是不是要塌了,為何會出現這樣的巧合?

  “不是讓你們小心看管貨物嗎?為何會出現這樣的紕漏?如今出了這樣的紕漏,官府亦是插手在其中,你們以為還能夠安然的渡過?”憋了整整一夜的怒氣瞬間爆發了出來,謝英萍雙目通紅的瞪著立於麵前的眾多管事,右手猛地朝著桌麵一拂,那早已涼透的茶盞應聲而碎,摔在地上四分五裂!

  看著那茶盞的下場,眾人似乎想到自己的下場,紛紛縮了縮脖子不敢說話!

  “說話!一個個都啞巴了?這些年的管事就隻會做縮頭烏龜嗎?遇到這樣的事情難道連回擊的能力與膽量都沒有嗎?”看著這些管事一個個貪生怕死的模樣,謝英萍不禁暗想,這些年謝家在幽州獨大,也把這些管事嬌慣的養尊處優隻會享受,如今出了事情,便隻會裝啞巴,一點用處也沒有!

  “族長,我們的確是按照您說的,每一個玉礦的人手均是加派了人手!每晚均是有人巡邏值夜,可誰知竟還是在我們眼皮子底下發生了這樣的事情!方才我們已經把這幾十件弄錯的貨單的銀兩相加了一番,這可不是一筆小數目!族長,您看,我們接下來該怎麽辦?楚大人那邊能不能通融通融?”話雖如此,可現在誰不知道謝家被韓少勉軟禁了起來,尤其是謝英萍,幾乎是被困死在這謝家的祖宅中,一步也不得離開!

  “這樣的事情竟是接連的發生,族長,是有人存心想整垮謝家!可這幽州城內卻沒有這樣實力的人!族長,您心中可有數?也不知謝家得罪了哪路人,竟這樣的想把我們逼入絕境!”一名沉默良久的管事緩緩開口,那雙在商場浸漬多年的眸子透著精明與市儈,透著對金錢的渴望,與商人不擇手段的陰狠!

  “莫管事說的是!若非謝家得罪了人,豈會突然發生這樣的事情!更何況,如今楚大人已經清醒過來,對方竟還如此的大膽,隻怕對方來頭也不小!族長,趁著事態還未惡化,與謝家合作的商戶還未盡數發現這件事情之前,您可要趕緊拿主意!否則,謝家則是賠了銀兩也失了信譽,將來在這幽州可就難以立足了!”見那名姓莫的管事開口,其他管事這才焦急的催促著謝英萍,每個人眼神中透露的均是對失財的心痛,都不願看到站在頂端的謝家被不明的人物打壓的沒有還手之力!

  看著方才還沉靜如夜的房一時間變得這般吵鬧,謝英萍則是抬起右手讓眾人閉口,隨即冷聲問道“商會那邊可有動靜?”

  隻見那姓莫的管事則是皺眉搖了搖頭,誠實的回道“這一整晚奴才們均是忙著玉礦與玉器的事情,還沒有去商會那邊打探消息!難道族長是怕商會裏麵的商戶集體反對謝家?隻是,那商會本就是謝家出銀子辦的,一向均是咱們謝家說一不二!那些商戶中即便是最有實力的也無法與謝家相抗衡,族長現在擔心商會倒不如擔心咱們那些被韓少勉收押起來的貨物!”

  隻是,那莫管事的話卻沒有得到謝英萍的認同!

  此次的事情,對方完全是打的自己措手不及!

  即便是在他有心防備、加強警惕的情況下,對方依舊能夠神不知鬼不覺的使出這一手,足可見自己此次麵對的是心思細密、城府極深的對手,隻怕即便是極小的把柄,對方亦是能夠利用的恰到好處!

  如今自家的貨物在交貨時出了這樣的問題,而楚培與謝家因聯姻關係讓對方無法突破,那如今剩下的,便隻有商會這一條路!

  且商會中雖都是一些小商戶,但大都數卻均是玉器商,這部分商戶又是從謝家購進玉器,對於謝家的亦是十分的熟悉,若是他們有心對付謝家而向韓少勉提供證據,隻怕謝家這回當真是遇上麻煩了!

  聽到那莫管事事到如今依舊是一副唯我獨尊的口氣,謝英萍麵色緊繃的自椅子上站了起來,厲目一掃房內站著的十幾名管事,渾身的寒意瞬間撲向他們,隨即帶著那名年輕的管事快步踏出房……

  “這…族長到底想幹什麽?”看著謝英萍丟下一群人徑自離開,房內頓時炸開了鍋,眾人麵麵相覷,實在是不明白事到如今這個節骨眼上,謝英萍心中到底是怎麽打算的?

  “誰知道啊!這個緊要關頭,族長竟還在關心什麽商會?他難道不明白,謝家要是垮了,這幽州便沒有商會了!”

  “莫管事,您可是謝家最年長的管事,您說說,這族長到底有何打算?他可知,一旦韓少勉判定謝家有罪,咱們可是要賠上千萬兩的銀子啊!這麽一來,謝家可當真是元氣大傷,屆時幽州的玉器商定會趁機排擠謝家,咱們可就沒有立足之地了!”

  眾人你一口我一口的議論著今夜所發生的事情,心急如焚卻因為沒有了領頭的人,而顯得極度的混亂,眾說紛紜間卻又沒有想出一條有用的辦法……

  謝英萍則是疾步走到謝家祖宅的大門口,正要踏出大門,卻見門外守著的兩名侍衛立即橫出手中握有的長劍,冷聲道“韓大人已下命令,謝家人不得隨意出府!”

  謝英萍垂在身側的雙手猛地握成拳,卻沒有與這兩人爭執,轉而回身重新走進謝宅,朝著北麵的側門走去……

  “韓大人已下命令,謝家人不得隨意出府!”可得到的依舊是這樣麵無表情的回複!

楚王妃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楚王妃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楚王妃章節目錄
將軍影後的圈粉日常 我在總裁文裏發家致富 快穿之禍水 農家夫婦生活 綠茶人設崩了[穿書] 一姐[古穿今] 全能學霸[直播] 此生應不負[民國] (快穿)炮灰求生記 帶著空間闖六零 我隻想靠臉吃飯 在1967年的生活 七零年代文工團 齊後紀事 竊命者[快穿] 我在古代八卦的日子 林大妞馴夫手劄 沒人比她更撩漢[快穿] 女主跟反派跑了 悠閑富貴美娘子 穿越之農婦食娘 穿越之莫與我拚娘 七零暖寵小知青[穿書] 穿成師徒戀的絆腳石 炮灰逆襲之女配來了 我在青樓改作業 論弱雞如何脫穎而出 宗親家的小娘子 穿越八零年代之權少惹愛 穿成女主閨蜜怎麽辦
  作者:寧兒  所寫的楚王妃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楚王妃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