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楚王妃

分節閱讀367

有南尋的商戶插了一腳進來,讓他們的生活過的並不富裕,若是再加上西楚其他城池的商戶,屆時僧多粥少的狀況一定更加的嚴重!這日子,當真是過不下去了!

其他的小百姓聽到那男子的感歎後,均是滿麵的愁容,可這個告示是楚王親自下命張貼的,豈有他們說話的餘地?

“行了,行了,看完的都離開吧!都杵在這裏幹什麽?”而此時,親自領著侍衛立於城門口巡邏的副將,則是在聽完百姓的議論後走過來驅趕百姓!隻是瞧他那滿麵得意的模樣,定是等著百姓活不下去而做出反抗楚王的舉動!

韓少勉亦是立於城門旁,此時見那副將一臉小人得誌的模樣,卻是沉穩的沒有開口!

這告示張貼出來不過才一會,誰也不知將來會帶來怎樣的效果,若如這副將這般這麽快便下定論,未免太過武斷!

更何況,楚王與王妃又豈會打無把握的仗?那西楚首富的容雲鶴亦是不容小覷的人物,又豈會做那虧本的買賣?

掃了眼驅趕百姓的副將,韓少勉領著侍衛上了馬背,策馬奔往幽州衙門!

與此同時,同樣焦急的還有原本幽州商會的所有商戶!

他們原本以為謝家倒了,便是輪到他們出人頭地了,豈會料到楚王竟會做出這樣的決定,這豈不是斷了他們的財路!

少了謝家,卻還有其他比之謝家更有實力的商戶進入幽州,屆時他們的依舊是在他人手中購買玉器,處境絲毫沒有得到改變!

僅僅是告示張貼出來一個時辰的時間,幽州商會的所有商戶便聚集在了一起,此時大堂內此時的議論聲此起彼伏,爭吵之聲亦是充斥耳膜,讓人心煩,卻又不得不帶著!

“李叔,如今沒有了謝家,你便是這商會的牽頭人,你倒是說句話啊!楚王這樣做是什麽意思?難道是想斷絕大家夥的生路?”年輕氣盛的朱老板再次怒道,手中的茶盞被他重重的丟在桌上,發出好大一聲碰觸聲!

“朱老板,你說話注意點!難道你姓朱,腦子也是豬腦袋嗎?”卻不想,那李老板早已是受夠了沒頭腦的朱老板,對於楚王此次的決定他心中亦是不讚同,此時也是焦躁不安,卻被那朱老板這般咄咄逼人的逼問,說話的口氣也變得極差!

眾人隻見那朱老板‘轟’一聲便從座椅上站了起來,麵色漲紅的瞪著李老板,怒道“你什麽意思?我不過是詢問一聲,有你這般侮辱人的嗎?若非看你年紀大,你以為我們會叫你一聲李叔?別忘了你之前幫謝英萍做的事情,真是讓我惡心,還真把自己當作這幽州商會的會長了?”

“你……”那李老板本就年紀大了,被一個晚輩這樣頂撞,一張老臉頓時漲的通紅,一手顫抖的指著那朱老板,半晌也說不出半句話來!

“好了好了,現在我們才是一家人,怎麽能在此時起內訌?若是讓那些外地和尚見了,豈不是嘲笑我們幽州的商戶?朱老板,你也消消氣,你明知李叔不是這個意思,但如今掌管幽州的是楚王,你方才那般說話,若是落入楚王的耳中,別說你朱家遭殃,就連我們這些聽到的人也會被你牽連!”此時,那原本與朱老板敵對的楊老板則是出來充當和事佬!

隻不過,他說的話卻是極其有理,隻見那被憤怒衝昏頭腦的朱老板臉上雖還憤憤不平,但卻是重新坐了下來!

就連那李老板也是在氣息平穩後,不計前嫌的緩緩開口“如今幽州的形勢已不是你我所能掌控的!就連那終日呆在楚府的楚大人,隻怕也是無可奈何!大家與其在此焦急,不如接受這個現實,然後想想咱們是應該團結一致,還是分散行動!”

“李叔,您說的詳細點!”見李老板說的這般鎮定,眾人頓時覺得薑還是老的辣,便紛紛閉上了嘴,等著李老板往下說!

李老板見所有人看向自己,沉吟了片刻,這才開口“大家有多少家當,我想你們心中都明白!即便咱們把所有的家底疊加在一起,隻怕也無法吃下這幽州的玉礦,否則當初咱們就不會任由謝家一家獨大!但若是大家齊心協力,要拿下幽州成色最好的那幾座玉礦,想必還是有希望的!屆時,最好的貨色均掌握在咱們的手上,那些外地商戶還是要看咱們的臉色行事!”

聽他說完,所有人均是低下了頭,大堂內一時陷入沉寂之中!

“大家意下如何?”李老板則是喝著茶,等著所有人的決定!

“李叔,即便我們趕走了外地的商戶,但這幾座玉礦,咱們如何分配?”此時,那楊老板則是皺眉開口!

放眼整個商會,便是李老板的家底最豐厚,那他自然是拿大頭,接下來的一些實力弱、家當薄的小商戶,恐怕是奉獻了家當還撈不到銀子,這樣為他人做嫁衣的事情,實在是太過冒險了!

而楊老板的話亦是其他人的想法,眾人複又抬起頭來,等著那李老板的解釋,方才的提議對於李老板而言,則是最有力的!

李老板看眼提出這個問題的楊老板,深知他是這群人中最為精明的,心頭不由得暗恨,隻能咬牙開口“自然是按照份額分配!”

眾人聽完,興趣盡失,重新陷入方才的討論中,均沒有為了承托別人而犧牲自己的準備!

李老板則是暗瞪那楊老板一眼,隨即找了個借口,先行離開了大堂,既然不能談攏,那自己也沒有必要呆在這裏!

而此時,雲千夢則是利用‘玉家當鋪’暗中散播幽州玉礦一事,一時間,整個西楚商戶的目光均是聚焦在幽州這片神秘的土地上!

僅僅幾日內,幽州城附近有實力的商戶均是進駐了幽州,一時間,幽州棧酒樓的生意極好,這讓原本擔心這會影響生計的百姓紛紛放下了提著的心!況且,盡管要讓出的是幽州的玉礦,但對於百姓而言,這玉礦與他們並未有直接的關係,但外地人的進駐卻是讓他們的日子變得更加的富裕,因此對於楚王的這一決定,幽州的百姓均未表示反對!

北齊!

“哥!”剛下朝,齊靖寒便追著齊靖元跑出大殿,兄弟倆並肩走在宮中!

“哥,你應該多加休息的!”雖然事情已經過去近兩個月的時間,但齊靖元上次畢竟傷了元氣,可他竟在清醒後的第三日便堅持上朝至今,每每看到齊靖元那略顯蒼白的臉色,都讓齊靖寒心疼不已!

“無礙!”聽出弟弟的關懷,齊靖元少有的露出一抹極淡的淺笑,隨即拍了拍弟弟的肩頭,兩人一同朝著宮外走去!

“咦?太子今日為何沒有去探望皇後娘娘?本宮聽說近段時日太子鮮少前去探望皇後,不知太子在忙些什麽,竟連孝道也疏忽了,長此以往,將來如何為北齊百姓做表率?”殊不知,兄弟倆的溫馨時刻還未開始,後麵便傳來一道陰狠的嘲諷!

齊靖寒側過臉,隻見齊靖暄領著驃騎將軍款步走來,兩人神色陰鷙,均是一臉的冷笑,讓人望之心顫,卻讓齊靖寒從心底感到厭惡惡心!

“我說齊靖暄,你若是沒事做便去宮中看望你的母妃,總是陰魂不散的跟在我們身後做什麽?你一個大男人,還帶著你舅舅,不知道的,還以為你們有斷袖之癖呢!”齊靖寒向來無法無天,在齊靖暄的麵前更加的厲害,此時隻見他眼中端滿譏諷的走近的甥舅二人,冷冷的嘲諷著!

說完,齊靖寒竟還誇張的大笑了起來,隻是齊靖暄與那驃騎將軍卻在聽完他那放肆的話後同時陰沉下了目光!

“十弟,你真是越來越不懂得禮數了!若是被父皇聽去了,就算有皇後娘娘與太子護著你,隻怕你也少不了一頓皮肉之苦!”齊靖暄雖看不起齊靖寒著草包,但偏偏就連這樣的草包,卻也是嫡出的身份,真真是讓齊靖暄心頭插上了一把刀!

“大皇子,十皇子年紀尚小,隻怕說了些什麽,他自己也不明白是什麽意思,還請您不要動怒!”這時,那驃騎將軍陰冷的開口,看似是為齊靖寒說好話,實則卻是在影射齊靖元!

齊靖寒年紀小不懂事,但齊靖元作為兄長卻任由自己的弟弟出言侮辱朝廷命官,隻怕這一切均是齊靖元授意的!

聞言,齊靖元始終沒有回頭的臉上浮現一抹冷笑,冰冷的眼底瞬間劃過一絲殺氣,極其冷寒的反問“皇子之間說話,什麽時候輪到驃騎將軍插嘴了?不懂尊卑、不知禮數,驃騎將軍好家教,難怪今日父皇不去皇兄母妃的宮中歇息!”

一句話,頓時惹得身後的二人怒目而視!

可偏偏齊靖元身份高貴,即便是齊靖暄亦是不敢在這皇宮重地公然頂撞了齊靖元,隻能暗自咬牙咽下這口怒氣!

而齊靖元卻覺得不過癮,隻見他緩緩轉過身,明黃色緞子的太子服頓時刺痛了齊靖暄的雙目!

看出齊靖暄眼底對自己這個位置的渴望與野心,齊靖元眼底浮現出一抹嘲諷,隨即冷聲開口“大皇兄,你家的狗夠忠心,隻是少了點頭腦!用來看門尚且不夠格,怎能指望他看家?”

此言一出,隻見那驃騎將軍瞬間抬起頭,雙目爆紅的瞪向齊靖元,氣結道“你……”正要上前與齊靖元理論,卻被齊靖暄伸手攔住!

“多謝太子關心!本皇子的府邸安全的很,看門狗自是不需要的!更何況,北齊在父皇的管理下國泰民安,自是不會出現盜賊!隻是,本宮倒是聽說,太子誅殺了太子妃隨嫁的幾千人,這等殘忍的手段可不是仁君的表現?據說太子還把太子妃關在廢殿中自生自滅,這豈不是不尊重西楚?難道太子還想與西楚交手?對一個弱女子尚且沒有半點的憐憫之心,可見太子的身上,當真沒有仁心二字!”齊靖暄話中有話,暗指齊靖元殘暴!

聽完齊靖暄的發難,齊靖元幾乎是下一刻便反駁道“父皇才是我北齊的聖上,能夠擔上‘仁君’的,唯有父皇一人而已!大皇子這般說,難道是想陷本太子於不義的境地?更何況,本太子府邸的事情,就連父皇也不曾提及,大皇子這是在教訓本宮嗎?還是說大皇子想憐花惜花,本宮倒是可以把這個機會讓給大皇子!”

齊靖元語氣冷然,麵色陰沉,目色更比北齊天寒地凍的氣候還要冷上幾分,一時間讓齊靖暄與那驃騎將軍語塞!

半晌,齊靖暄這才在齊靖元的冷笑中緩過氣來,滿麵陰霾的開口“太子美意,可本宮消受不起!”

盡管那海恬是難得一見的絕色美人,可若是讓父皇知曉自己奪了太子的女人,尤其海恬此時名義上還是太子妃的身份,隻怕自己這個大皇子也不用做了!

因此,齊靖暄想也沒想,便拒絕了齊靖元的提議,語畢便拉著仍舊心有不甘的驃騎將軍先行離開!

看著那兩人狼狽的身影,齊靖寒則是仰頭爽朗大笑起來!

“一群縮頭烏龜!”心情瞬間大好,齊靖寒朝著那兩人的背影給予最中肯的評價!

“走吧!”而齊靖元則早已收回冰冷的視線,一群手下敗將,還不具備讓他動腦子去對付的資格!

“太子!”兩人正走到宮門口,便見齊靖元的貼身侍衛立即上前,在齊靖元的耳邊悄聲說了幾句話!

隻見齊靖元麵色驟然冷沉了下來,結冰的眸子冷視著前方白茫茫的雪地,沉聲問道“此事當真?”

“千真萬確!這是方才傳來的消息!”那侍衛被齊靖元的眼神嚇得,立即出聲回道!

“該死的!”隻見齊靖元頓時從那侍衛的手中奪過韁繩,一個飛身便上了馬背,直直的朝著太子府奔去……

“出了何事?”看著齊靖元突然變了臉色,齊靖寒下意識的便是與西楚的容貴妃有關,急忙拉住那想跟上前的侍衛問道!

那侍衛看著齊靖元越來越遠的身影,心頭著急,隻能在齊靖寒的耳邊低語了幾句,隨即跳上馬背,緊追著齊靖元而去……

聽完那侍衛的稟報,齊靖寒原本舒展的雙眉頓時緊皺了起來,二話不說,亦是快速的坐上馬背,帶著自己的侍衛,緊跟在齊靖元的身後!

幽暗的廢殿中,在四季均是寒冬的北齊,殿內一片冰冷,森森寒氣自門角窗縫中滲透進來,冷寒了人的身體,凍僵了人的心!

“哥,你冷靜點!”齊靖寒好不容易追上齊靖元,便立即出聲勸慰著!

“本宮很冷靜!”語畢,手中的馬鞭再次抽打在馬身上,齊靖元的坐騎再次領先齊靖寒一個身體的距離!

“駕……”齊靖寒則隻能猛力抽著身下的馬兒,緊跟在齊靖元的身後,迎著寒風開口“哥,你可知他們這般做的原因?”

得到的,卻是齊靖元的加速,眨眼間便把所有人的人拋在身後!

“見過太子!”一個飛身下了馬背,手中的長鞭準確的丟在管家的手中,齊靖元大步流行的踏進自己的府邸!

而身後則是陸續的跟上險險追上的眾人,齊靖寒看著齊靖元落寂的身影,心頭沒來由的一疼!

隻是,看著齊靖元前去的方向,齊靖寒心頭頓時一緊,急急喊道“哥,你這是要去哪裏?”

海恬身披貂皮大氅,儀態萬千的坐在廢殿中央,雙目滿是冷笑的看著手中捏著的紙條在火花中一點一滴的燒為灰燼……

第二百二十四章

// “你不會是要去見海恬

楚王妃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楚王妃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https://txt.33mai.com/ ***
楚王妃章節目錄
(快捷鍵:←)上一章楚王妃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宋氏驗屍格目錄醫痞農女:山裏漢子強勢寵快穿之拯救人生贏家妖孽王爺捉鬼妃穿越之上門少將重生名門世子妃神醫小狂妃:皇叔,寵不停!重生八零之不做聖母逆天萌娃:神醫娘親有空間邪王追妻:廢柴小獸妃盛寵之毒醫世子妃係統逼我做聖母女配又蘇又撩[快穿]公公有喜了嬌妃難寵:世子爺請放過佛係玄師的日常上門女婿[穿劇]炮灰才是真大佬[快穿]兒子是男配庶女富貴錄不裝逼我可能會死[快穿](係統)當幸運值為max時快穿之虐渣計劃數理王冠虞美人(女配)宦海(科舉)(快穿)讓你懵逼穿成反派他媽[星際穿書]女配等死日常[穿書]霸總的白月光[快穿]
  作者:寧兒所寫的楚王妃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楚王妃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