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楚王妃

分節閱讀365

將,那侍衛正要開口,卻在看到此時已經踏上城樓的人而立即閉上了口,不著痕跡的提醒了副將,兩人立即領著城樓上的士兵下跪行禮“卑職參見王爺!”

楚飛揚領著韓少勉走過來,目光沉定、麵色肅穆,周身散發著大氣,在聽到眾人的行禮聲後,大手一揮隨即鎮定開口“都起來吧!”

“謝王爺!”眾人聞言整齊的起身,除去副將與自己的侍衛,其餘人均是回到自己的崗位!

看著款款走來的楚飛揚,那副將搭在腰間佩劍的手微微一緊,心頭猛然一顫,不禁暗想,自己明明立於城樓之上,能夠盡覽樓下一切動向,可楚飛揚竟在他毫不知情的狀況下來到自己的麵前,著實讓人心驚!

“王爺與韓大人不是在審理謝家一案?今日怎麽想起來這城樓?”見楚飛揚已是來到自己的麵前,那副將微抬首,看到楚飛揚麵向城外,便硬著頭皮開口!

而楚飛揚卻沒有立即開口,以他的身份,即便是不理會副將,亦沒有不妥!

隻是,此時的他卻似乎在思靠其他的事情,並未在意這副將說了些什麽,沉默不語的表情讓副將一顆心七上八下,不知這向來足智多謀的楚王接下來會做出怎樣的事情!

“告示已經貼出,謝家一案也是告一段落!本王受皇命前來統管幽州一切,難道連這小小的城樓也不能來嗎?”殊不知,楚飛揚並未因為方才的沉思而漏聽了副將的詢問,淡然的出聲,但語氣中所包含的威嚴卻強壓所有人一頭,無形中流露的尊貴,更是讓人自行慚穢!

那副將聽之,卻是敢怒不敢言,深知楚飛揚的厲害,即便是對話亦是十分的講究,低頭思索半晌,這才緩緩開口“王爺似乎忘記了,楚大人的妻子,可也是謝家之人!如今她雖遠在京都,但謝家一案明顯便是全族獲罪,沒道理楚夫人置身事外?況且,據卑職所知,楚王府中還住著兩位謝家的小姐,不知王爺如何處置這三人?還有一點亦是困擾卑職多時,還請王爺能夠解惑!”

聽出這副將卑恭話語中隱含的咄咄逼人,韓少勉微抬眼眸,冷芒一掃那副將,隻覺此人當真是四肢發達頭腦簡單,這種以下犯上的話也敢說出口,當真是不知死活!

而楚飛揚卻是不溫不火的收回視線,目光轉向身旁恭敬立著的副將,平淡的開口“何事不解?說來聽聽!”

“是!”見楚飛揚竟已是開口詢問,那副將則立即開口“楚大人管理幽州多年,卻在他管理期間發生了謝家的事情!如今王爺懲處了謝家固然是為幽州除去了惡瘤,也清掃了幽州的歪風邪氣!這一點,的確是可喜可賀!但是,王爺似乎忘記了,這助長謝家這股歪風滋長起來的正真原因是什麽?若是不連根拔起,將來王爺回了京城,隻怕還有第二個第三個謝家出現!此事若是循環出現,耗費的是朝廷的銀子,受損失的依舊是朝廷與皇上!王爺既然是領朝廷俸祿辦事,則應當樹立一個好的形象,讓朝中百官均知道王爺是大公無私、絕不會偏袒親屬之人!也讓百官能夠向王爺學習啊!”

一番話,看似恭維不已,卻把楚飛揚推上了風口浪尖!

韓少勉視線頓時轉向楚飛揚,心知這副將是有意為之,心中不免有些焦急!

畢竟謝家的事情牽扯到楚家,若楚王處理不好此事,隻怕會留下詬病,別人拿來說事!

可若是當真處置了楚培,楚王雖落得大義滅親之命,但冷酷無情的名聲隻怕從此也印在了他的身上!

一時間,韓少勉不由得為楚飛揚捏一把汗,不知接下來的事情,楚王會如何的應對!

而聽完那副將的問話,楚飛揚的臉上卻不見絲毫波瀾,雙目堅定的平視前方,見城樓上兩邊立著的將士均是精神抖擻,這才平靜的開口“楚大人是朝廷二品大員,是先祖帝親封的邊疆大吏!本王雖奉皇命前來,但以楚大人的品級與身份,自然是要等聖上的裁決!”

“那王爺為何把虎威將軍留在南尋?虎威將軍是當今聖上親封的,與楚大人同樣是二品大員,為何王爺會厚此薄彼,難道在王爺的心中,一切的決定都與血緣親情有關嗎?”緊接著,那副將便說出下麵這段話!

“呂鑫與楚培一為武將、一為文官,豈能同日而論?楚培失職,自有皇上定罪!且這幽州並非少了楚培一人便會天下大亂!而呂鑫卻不同,他身為武將,本就肩負保家衛國的職責!如今南尋已是向本王遞交了詔書,本王留下他鎮守南尋,難道有錯?既然如此挑三揀四不能吃苦,當初又何必投身軍營?不如早早的回家,免得上了戰場給西楚丟人!”殊不知,楚飛揚才思敏捷,幾句話竟是便把那副將深思熟慮後的話給擊潰,惹得那副將滿麵漲紅,但卻又是敢怒不敢言!

被楚飛揚這樣的看扁,簡直是奇恥大辱!

他們當武將的,何時懼怕過吃苦?可如今到了楚飛揚的口中,竟成了貪圖享樂之輩,一時間,那副將握著佩劍的手青筋暴出,骨節處泛出幽幽白光,想必是硬生生的忍下了這口怒氣!

“幽州的城門,何時打開,何時關上?”見那副將壓抑著一肚子的怒意,楚飛揚目光淡然的轉向他身後的侍衛!

“回王爺,每日巳時打開,未時關上!”那侍衛被楚飛揚看似平靜實則冷冽的目光一掃,心頭巨顫,立即壓低腦袋悶悶的回答,隨即便立於副將身後不敢開口,隻覺這楚王當真是深不可測,僅僅一個眼神,卻仿若看穿了一切!

聞言,楚飛揚則是陷入短暫的思考中,過了片刻,這才緩緩開口“每日城門隻打開兩個半時辰,這時間可真夠短的!”

“回王爺,這一切的規定均是保留了卑職等來幽州前的規矩!據說定下這規矩的便是楚大人!”既然不能夠立即扳倒楚飛揚,那隻能把所有的事情均推到楚培的身上!那副將則是立即朗聲回道!

楚飛揚則是微點頭,隨即下命“從明日開始,城門寅時開,申時關!”

“什麽?”聽到楚飛揚的命令,那副將與自己的侍衛立即抬起頭來,滿眼不可置信的看向麵前的男子,隻見楚飛揚麵色沉穩,完全不似在開玩笑!

“王爺!幽州長期處於幽閉狀態,且又與南尋相接壤,因此這城門開放的時間便受到限製,您這樣延長每日的時辰,若是將來湧進心懷不軌的南尋人,造成了動亂,這個責任誰來承擔?”腦中快速的分析了一遍,副將立即開口,希望楚飛揚能夠改變主意!

城門開放的時間一旦加長,或許楚王手中的人便會趁機進入幽州,如今自己手上隻有三萬人,夏侯族則有精兵一千,加之幽州原本的駐防軍等,若後兩者聯手,自己是絕對敵不過他們的!

卻不想,他的反駁與阻攔頓時引來楚飛揚的厲喝“沒想到你也是個糊塗的!本王方才已說,南尋已是遞交了詔書,且如今呂鑫守在南尋,你難道還怕南尋反了不成?幽州雖是西楚的重鎮,但長期不與外麵接觸定會造成落後,如今既然解決了南尋的事情,那自然沒有必要再過分的限製城門開放的時辰!”

又是被楚飛揚劈頭蓋臉的一陣指責,那副將麵上頓覺無光,卻是無話可說!

韓少勉再次看向他,眼中神色依舊,隻覺這副將有頭無腦,楚王方才說過的話也能夠忘記,呂鑫指望他在此攔住楚王的步伐,簡直是愚不可及!

而此事楚飛揚的目光不再放在那副將的身上,側身看向韓少勉,低聲吩咐道“明日一早,便命人在城門上張貼告示,告知天下商戶,但凡有能力者,均可來幽州競爭玉礦的采掘權!”

楚飛揚聲音雖小,卻是真真切切的落在那副將的耳中,隻見他麵色驟然一變,十分難看的插話道“王爺,這玉礦一事豈能急在一時?萬一聖上知道了,隻怕會雷騰震怒的!”

被人打斷說話,楚飛揚厲目掃過去,便見那副將頓時低下了頭!

就連韓少勉亦是有些不讚同的看向那副將,隻覺此人當真沒大沒小,與呂鑫如出一轍,果真是什麽人帶出什麽樣的兵!

“幽州玉礦眾多,且極其的分散,韓大人手上的兵力加上你們手上的兵力,才能勉強看顧過來!但時日一長,這些侍衛定會有所疲倦,屆時宵小之輩若是趁虛而入,受到損失的可就是朝廷!與其拖著,不如把這些玉礦交給商戶,讓他們自行采掘,每年按時向朝廷繳納稅賦,又能夠為幽州帶來新的繁榮,如此一舉數得,豈不更好?”楚飛揚說到‘宵小之輩’時,目光有意無意的從副將的身上閃過,引得對方身子輕微一顫,他的唇邊卻是染上一抹淺笑,繼而接著開口“更何況,你們的兵力是用於守護城池之中,如今卻是占用兵力看守玉礦,這般浪費朝廷的兵力,皇上知道了,才會怪罪呢!此事不必再議,你們好生看管城樓便可,少做那本末倒置的事情!”

語畢,楚飛揚不再看那副將鐵青的臉色,帶著韓少勉轉身離開了城樓!

隨著楚飛揚走下城樓,兩人同時騎上馬背,韓少勉心頭卻是有些不解,勒緊韁繩讓馬兒緩緩靠近楚飛揚,這才小聲詢問“王爺,為何要讓他們知曉此事?萬一他們在禦前告狀,豈不是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

聽出韓少勉話語間帶著的一絲關心,楚飛揚眼中含笑的欣賞著路過的風景,順便為韓少勉解惑“本王倒是希望他們在禦前告狀!這說明本王的一切行蹤均是光明磊落,並未瞞著任何一方!到顯得他們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不必太在意他們,索性也不過是跳梁小醜,今日前來也不過是為了警告他們不可監守自盜!”

“王爺明鑒!”聽完楚飛揚的解釋,韓少勉霍然明白,心頭卻是十分的佩服楚飛揚,這般的心細,卻又這般的大膽!

“明日之事你多費心,本王先回驛館!”手中馬鞭揚起,話音還未在空中消散,楚飛揚的身影卻已是飛奔了出去,引得韓少勉一陣搖頭,若說楚王有何致命的弱點,隻怕便是楚王妃了!

如今幽州驛館內外盡數換成楚飛揚的親信,進出比之之前的小心翼翼,多了一分舒心!

雲千夢既然知曉楚飛揚已是去看望過楚培,這幾日便呆在驛館之中,並未出門!

一來這對父子之間感情淡薄,已不是能夠磨合的了的,自己若是冒然前去,楚培心頭定會不快,而楚飛揚亦不會讚同!

二來,他們如今始終對立,若是楚培以自己為要挾而威脅楚飛揚,那她豈不是好心辦壞事,倒不如安心的呆在驛館之中!

“這麽好的天氣,怎沒有出去走走?”把手中的馬鞭遞給慕春,楚飛揚則是一臉笑意的跨進內室,見雲千夢依舊與手上的刺繡奮鬥著,眼中的笑意更濃!

“笑吧,笑吧!改明兒把我笑跑了,看你怎麽辦!虧得我還巴巴的替你辦事,就這般的對待我!”皺眉藏起手上的刺繡,雲千夢仰頭怒瞪楚飛揚一眼,臉上則是忿忿之色浮現!

看著她生動的表情,楚飛揚心底泛起柔情,半蹲在她的麵前,抬起手輕刮了下她挺翹的鼻尖,笑道“娘子幸苦了,為夫不敢了!”

而雲千夢卻是立即抬手擠了擠自己的鼻梁,微嗔道“刮扁了可如何是好!”

“哈哈哈……”卻不想,這一舉動惹得楚飛揚爽朗大笑!

卻讓雲千夢微挑起了眉梢,訝異的問著“今日辦妥了何事?竟這般開心?”

見雲千夢總能在最快的時間內察覺出自己的心情,楚飛揚心頭滿意不已,雙手包裹著她的柔荑,緩緩說出方才城樓上的事情!

聽完,雲千夢卻是凝眉深鎖,半晌,那雙清澈的美眸中便浮現了然的神色,凝視著楚飛揚淡笑道“看來,玉乾帝不得不承你這個情,他想打壓楚家的願望隻怕是要落空了!”

第二百二十三章 萬更!!

見雲千夢明白了自己的用意,楚飛揚則是深情一笑,雙手拉著她站起身,牽著她的手步出內室,來到院中緩緩散步,低沉卻滿含磁性的嗓音則是在雲千夢的耳邊響起“他承不承情自是他的事情,我隻是不希望他借題發揮,也隻希望這次的事情不會太過影響楚家和爺爺!”

“那幽州的官員該如何處置?他們早與父親是同一條心,即便咱們辦妥此事,隻怕我們一離開,這幽州又會恢複原樣!有誰會願意看著原本是自己的銀子落入他人的口袋?”原本這玉礦盡數歸於謝家的名下,如今謝家一倒,楚飛揚重新選出采掘玉礦的商戶,這些商戶勢必會與朝廷簽訂條約,每年按時向朝廷繳納稅賦,這樣一來,與幽州的官員可就沒有半分的幹係,那些企圖以權謀私的幽州官員又豈會甘心?隻怕楚飛揚一離開幽州,這些官員又會想方設法的剝削商戶來裝滿自己的口袋吧!

見雲千夢提到點子上,楚飛揚則是低頭看眼沐浴在陽光中的她,慧黠的雙眸熠熠生輝閃爍出無盡的光芒,比之此時的陽光更加的耀眼,手上的力道微微加重,楚飛揚拉著雲千夢更加的靠近自己,這才微帶歎息的開口“這的確是一個棘手的問題!不過,如今我不但先斬後奏的把呂鑫留在南尋,快速的解決了謝家的事情,又代替朝廷處理玉礦一事!雖說把父親留給了皇上處置!可皇上看在爺爺的麵上,加之父親這些年管理幽州也尚未出現大的疏漏,想必皇上

楚王妃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楚王妃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https://txt.33mai.com/ ***
楚王妃章節目錄
(快捷鍵:←)上一章楚王妃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穿成反派他媽[星際穿書]女配等死日常[穿書]霸總的白月光[快穿]佛係嬌氣包[穿書]農家寡婦好種田快穿之絕色王妃神動天下額娘有喜穿書女配萌萌噠還我命來![快穿]傲寵六零有孕軍嫂從星際歸來神醫小狂妃:皇叔,寵不停!我在紅樓修文物我是男主他爸[慢穿]清宮攻略(清穿)穿成重生文男主後媽路人穿越末世毒女狂妃,這個王爺太妻奴七零養家記穿成炮灰他媽惡毒女配養娃記[穿書]奸妃養成手冊虐文女主嬌寵日常穿成男主繼母怎麽辦那個喪屍嫁入了人類豪門都市超級神尊農家藥女:富貴臨門影後重生在八零科舉官途
  作者:寧兒所寫的楚王妃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楚王妃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