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楚王妃

第364節

  至於楚培嘛,有那呂鑫的副將和韓少勉當著,自己倒也不必費心!

  相較之下,此時東苑內最為悠閑自在的便屬夏侯勤,隻見他一杯一杯的品著手中的清茶,半斂的目光中盡是興味的神色!

  “韓大人的消息倒是十分的靈通,這麽一眨眼的功夫便巴巴的趕來驛館!”副將見韓少勉已然坐下,便也跟著落座,隻是字裏行間的挑釁與嘲諷卻是顯而易見!並非副將不清楚韓少勉的背景與身份,隻是自從韓少勉接替將軍管理這幽州之後,他們便處處受到韓少勉的壓製,心中自然是憋著一口氣!

  索性今日楚培在場,倒不如挑起這兩人之間的矛盾,讓楚培與韓少勉鬥的你死我活之後,自己再替將軍出手,豈不是省事?

  韓少勉始終麵色沉穩不見波瀾,即便是聽到這樣挑撥的話語,亦是維持著平靜的心情!

  目光冷靜的看了那副將一眼,這才轉向楚培,正直而認真的開口“楚大人醒來本就是可喜可賀之事!本官既然奉皇命替楚大人暫管幽州,如今楚大人醒來,自然是要親自登門探望!不想楚大人體恤下官,大病初愈竟親自前來驛館,本官自然是要趕來相陪!倒是不知副將大人為何會出現在此?你們既不住在這幽州驛館,如今又是被虎威將軍暫時留在幽州候命,此時竟出現在夏侯王子的東苑,不知有何貴幹?”

  韓少勉雖是武舉出身,但家學淵源,出自香門第,因此口才學識亦是不會落人之後,一串條理分明的分析與犀利的反問,倒是問倒了那名副將,讓他一時間皺起了眉頭,眼神中帶著一絲陰毒的射向韓少勉,這才深知這兵部侍郎的厲害之處!隻怕皇上重用此人,不但是看中了端王這顆大樹,更是欣賞韓少勉文武皆備的才能吧!

  夏侯勤心中卻是絲毫沒有詫異之色,從這些日子與韓少勉的相處便可看出,此人的的確確是真心想為百姓做些事情!雖參加的是武舉,但卻文武皆修,是不可多得的人才!且隻要是他真正交心的朋友,他亦是肝膽相照,是十分隨和容易相處之人!

  隻可惜,這副將不但是呂鑫的人,更是個蠢笨的笨蛋,落得被韓少勉奚落的地步,也隻能怪他腦子裏麵裝的是一堆稻草了!

  隻不過,既然韓少勉是來救場的,自己自然不能置身事外讓他單打獨鬥,夏侯勤輕聲放下手中的茶盞,眼瞼微微抬起,神色淡然卻又含著淩厲之氣的射向那副將,繼而轉向楚培,緩緩開口“楚大人方才進門時怕也發現了,這驛館如今可不是我們管轄的範圍!虎威將軍盡管已經隨著王爺王妃去了南尋,可留下的人卻守在驛館內,本王子整日呆在驛館中還算方便,倒是韓侍郎著實不易,每日進出均要看他們的臉色!本王子心中替韓大人著實抱不平,不明白為何這虎威將軍已經離開,為何還要派人監視這驛館中的一舉一動,不知他到底有何心!楚大人既然已經清醒,又曾是這幽州的父母官,還希望大人能夠替我們解釋一番,難道這幽州驛館不屬於幽州的地界範圍之內?”

  狡猾如夏侯勤,一段話便把這火吹向了楚培與呂鑫,自己則是落得幹淨的與韓少勉相互舉杯品茗,絲毫不在意副將變色的麵色與楚培微皺的眉頭!

  什麽叫做‘曾是這幽州的父母官’?

  一個‘曾’字,讓楚培心頭不悅,看向夏侯勤的眼光中更是帶著些微的厭惡!

  那副將注視著楚培的神色,又見夏侯勤點燃這把火後竟不管不問的悠閑模樣,心中暗惱,隨即冷笑道“韓侍郎尚且沒有覺得麻煩,夏侯王子又何必這般急著出頭?更何況,將軍當日留下我們,便是想確保各位的安全!想不到一片好心竟這樣被夏侯王子誤解,真是讓人寒心!”

  “虎威將軍這份心操的有些過界了!幽州在本官的治理下向來井井有條,從未出現過傷人之事,況且夏侯王子與楚王前來時亦是帶有禁衛軍與夏侯族的精兵,虎威將軍這般做雖可以說成是好心,但也容易讓人誤解,不明白事情原委的百姓,定會以為虎威將軍軟禁了幽州驛館中的各位大人呢!如此傳出去,不但是對本官能力的質疑,亦是破壞了同僚之間的友誼!”此時,楚培則是緩緩開口!

  他雖不喜夏侯勤,但相較於害得他臥病在床兩月的呂鑫,夏侯勤則顯得親切的多!

  更何況,此時有外人在場,他與夏侯族始終是聯姻的關係,即便關係不睦,楚培也不願被人看出來成為他人挾製自己的把柄!

  見楚培出言暗諷呂鑫的猖狂,夏侯勤淺淡一笑,稱呼瞬間轉變“姑丈可別提這些了!王爺王妃在時他們亦是有這個膽量,更別提如今王爺王妃不在這驛館之中!想必方才姑丈進來時也被攔在門外吧!這虎威將軍並非地方官員,倒是管的極寬啊!”

  “夏侯王子,將軍與你遠日無仇近日無怨,你這話說得也太過了!如今南尋與西楚關係微妙緊張,難保有南尋之人趁機進行報複!將軍一片好心卻被你這般的誤會,這傳了出去,難道你就不怕百姓指責你忘恩負義嗎?”一時間那副將惱了,尤其是看到夏侯勤一副說著風涼話的模樣,更是火冒三丈,眼中的火焰簇簇燃燒衝向夏侯勤!

  “夏侯王子,我們今日前來,可不是專程看你們鬥嘴鬥氣的!”此時,謝英萍卻是突然開口!

  這東苑他已經全部打量過,似乎真隻住了夏侯勤一人!

  隻是今日幽州商場上細微的變動卻讓他心頭一緊,直覺的確是有事情發生了!

  而如果不盡快的找出事情的根源,隻怕謝家會遭受到外來勢力的衝擊,如今時間寶貴,浪費一刻的時間,在商場上便可能遭受毀滅的打擊,因此謝英萍無意在此繼續聽夏侯勤與那副官耍嘴皮子,凜冽的目光瞬間射向夏侯勤,警告他認真嚴肅一些!

  而夏侯勤卻始終是這般閑散的模樣,微微轉動手中的茶盞,唇角勾起,壞心的反問“謝族長並非官場中人,今日若非跟著楚大人,隻怕連這驛館的大門也跨不進來!此時倒是好大的架子,既然不是來看我們鬥嘴的,難道是來找我們品茶的?本王子隻是奉皇命護送王爺王妃來回幽州與京都之間,其餘的事情一概不是本王子能夠管轄的範圍!謝族長心中不快,也用不著撒在本王子的身上吧!”

  幾句話便點明了謝英萍的身份與地位!

  若非有楚培撐著,謝英萍在他們這些貴族的眼中不過是低賤的商賈,哪裏有資格與他們同桌而坐?

  可謝英萍卻是擺出一副唯我獨尊的模樣,以為如今的幽州還是他謝家稱王稱霸的幽州而橫行霸道,當真是讓人厭惡不已!

  “本官今日前來,其中一個原因便是想看看夏副統領!聽聞他在護送王爺王妃的路上而被人襲擊,至今昏迷不行,心中著實不安!如今在此歇息了半餉,也該前去探望夏副統領!”楚培老謀深算,看出夏侯勤對謝英萍此舉的阻攔,便變著法子開口,還怕找不到切入口嗎?

  更何況,此時那呂鑫的爪牙亦是在場,最好便是先把此人糊弄走,免得被他看出些苗頭惹禍上身!

  “想不到楚大人這般的憂國憂民!自己還病著,心中竟還想著夏副統領!”那副官見楚培起身,自然也跟著站起來,作勢便要轉身先步出正屋,卻不想被夏侯勤接下來的一句話所噎到,那踏出的右腳差點落空摔了一跤!

  隻見夏侯勤則是放下手中的茶盞,與韓少勉一同站起身,清亮的雙目卻是看著那副官的背影緩緩開口“既然楚大人隻是來看望夏副統領,那就不耽擱韓大人的時間!至於這位大人,既然你方才那般替虎威將軍表態要好生的看管驛館,那也請回到自己的職位上,莫要再次渾水摸魚,屆時出了事情,本王子可是會如實的稟報皇上!”

  想不到那夏侯勤一張嘴竟顛倒了所有的話,一時間讓那副官無言以對!

  而此時的韓少勉則是麵色淡然的走到他的身旁,隨即對楚培行了一禮“那下官先告退了!”

  語畢,便率先離開了驛館!

  見韓少勉這名正言順接掌幽州事物的人這般幹脆的離開,那副官無法,隻能麵色陰沉的握緊腰間的佩劍,狠狠的瞪了夏侯勤一眼,這才不甘不願的離開驛館!

  幾人沉默的一路從東苑來到西苑,裏麵的中藥味漂浮在院落之中,幾名從楚相府跟隨而來的侍衛則是在院中忙碌著!

  隻是在聽到腳步聲後,眾人這才停下手中的事情,有些戒備的盯著院門口,見是夏侯勤領著旁人進來,這才微微放鬆了警惕,齊齊的朝著夏侯勤行禮“見過夏侯王子!”

  看這些侍衛這般謹慎,夏侯勤眼中盡是讚賞,隨即開口“繼續幹活吧!本王子隻是領著楚大人四處轉轉!”

  說著,便領著楚培與謝英萍走向屋內!

  一路上,謝英萍的雙目則是細細的打量著西苑的情況,隻見那頗大的院子中則是曬滿了藥材,而在院中忙碌的不是婢女卻是侍衛,想必楚飛揚定是怕人會借機毒害刺殺夏吉,才這般安排的!

  隻是,當謝英萍與楚培來到夏吉的床前,兩人始終沒有看到聶懷遠!

  “聶大夫畢竟救了本官,怎不見他人影?難道是身子不適?”左右張望了半天均不見聶懷遠的身影,楚培與謝英萍相視一眼,兩人心中有數的交換了想法,這才開口詢問!

  “姑丈不是來看夏副統領嗎?怎麽又扯上聶大夫了?”早已料到這兩人醉翁之意不在酒,夏侯勤卻依舊是裝傻充愣的反問道,耐心的等著兩人顯露出他們此行的真正目的!

  聞言,兩人暫時閉口,四目朝著床上看去,隻見那夏吉如睡著一般躺在床上,麵色比之楚培卻是紅潤的多,想必經過這段時間聶懷遠的調理,夏吉的身子已經好轉!

  隻是……

  “本官看夏副統領麵色泛著紅光,想必身子早無大礙,為何還不清醒?”詢問中帶著極其尖利的逼問口吻,楚培射向夏侯勤的目光中亦是多了一抹深沉!

  隻是即便此時麵對三堂會審,夏侯勤依舊是散漫的模樣,順著楚培的視線看了眼沉睡中的夏吉,夏侯勤淡淡開口“夏副統領當時受傷嚴重且失血過多,險些喪命!與楚大人的情況卻是不同!大人隻需解了身上的毒素便可清醒,但夏副統領傷的可是身子的根本,豈能這般快便恢複?如今這樣已是聶大夫拚盡全力的成果,楚大人還是莫要太過強求!咱們則是盡人事聽天命!即便皇上知曉了,也不能怪罪於我們!”

  “既然夏副統領這般虛弱,為何不見聶大夫伺候在左右?身為醫者,他豈能這般玩忽職守,不顧病人而消失不見呢?”屋內濃重的藥味讓謝英萍皺了皺眉,眼神卻是極其犀利的刺向夏侯勤,出口的話越發的想要致人於獲罪的境地!

  隻見夏侯勤好笑的看著謝英萍,見他今日始終帶著一絲浮躁之意,隻怕是被那醫館鬧的,讓他心中不但起了疑心,更是想趁著幽州局勢發生轉變之前而讓楚飛揚麾下的所有人紛紛獲罪,以絕後患吧!

楚王妃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楚王妃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楚王妃章節目錄
將軍影後的圈粉日常 我在總裁文裏發家致富 快穿之禍水 農家夫婦生活 綠茶人設崩了[穿書] 一姐[古穿今] 全能學霸[直播] 此生應不負[民國] (快穿)炮灰求生記 帶著空間闖六零 我隻想靠臉吃飯 在1967年的生活 七零年代文工團 齊後紀事 竊命者[快穿] 我在古代八卦的日子 林大妞馴夫手劄 沒人比她更撩漢[快穿] 女主跟反派跑了 悠閑富貴美娘子 穿越之農婦食娘 穿越之莫與我拚娘 七零暖寵小知青[穿書] 穿成師徒戀的絆腳石 炮灰逆襲之女配來了 我在青樓改作業 論弱雞如何脫穎而出 宗親家的小娘子 穿越八零年代之權少惹愛 穿成女主閨蜜怎麽辦
  作者:寧兒  所寫的楚王妃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楚王妃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