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楚王妃

分節閱讀36

自己用不著的凝脂膏換來蘇青母女的反目成仇,這是筆最劃算不過的買賣了!

不過,此時見米嬤嬤一副肉疼的模樣,雲千夢笑著解釋道“以雲若雪的性子,定會把那凝脂膏當作救命良藥天天塗抹!嬤嬤,你還記得上次大夫囑咐我的事項嗎?傷口結痂掉落前,萬不可塗抹!可雲若雪向來愛美,此時自己容顏受損,定是恨不能立馬恢複!此等情況下,她哪裏還會聽取大夫之言,怕是恨不能把整瓶凝脂膏都用在臉上!”

話已說的這麽明白,米嬤嬤臉上原先的憤慨,此時已是全部替換為了興奮,接著雲千夢的話往下說“隻怕二小姐這麽做適得其反,那頭上的傷疤隻怕不會見好,隻會越來越糟!屆時,那張小臉便真的是被毀容了!而這一切的始作俑者便是蘇青,母女倆這次怕真是要反目成仇了!”

“不過,蘇青心裏頭還是有這個女兒的!怕是為了緩和母女關係,她也隻能點頭答應讓雲若雪參加壽宴!”到時候,曲若離的嫁妝便也會盡數的回到自己的手上!

事情如一串連環鎖,一環接著一環,看似雲千夢沒有出力、沒有緊逼,可對手卻在這些不經意的小事中被逼進了死胡同,除了妥協別無他法!

隻是,米嬤嬤心中雖高興能要回夫人的嫁妝,可大小姐手臂上的傷疤,卻也成了壓在她心口的一塊大石頭!

若說雲千夢不在意那傷疤,隻能說是騙人的!

畢竟,有哪個女子不愛美,這次自己是出於無奈才用上這苦肉計的,否則誰會拿自己的身體開玩笑!

更何況,經過這些日子的調養,這具身體的機能已全部恢複,最先受益的便是身上的肌膚,如剛剝的雞蛋一般白嫩細滑!

如此漂亮的肌膚,她自然是舍不得留下疤痕的,因此也早已想好了退路!

而那水兒冰兒便是自己最好的傳話筒!

太後本就希望自己能夠成為她手中的棋子,任由她擺陣設局!

而這顆棋子若是受了傷,卻又不能丟棄,那太後定會盡心的替棋子治好那傷!

而玉乾帝以孝順出名,太後想要宮中任何一件東西,想必玉乾帝都不會阻攔的,更何況是一瓶在眾多奇珍異寶中不起眼的凝脂膏呢?

雲千夢透過銅鏡看著她略顯擔憂的眸子,心中一暖,隨即岔開話題“對了,夏嬤嬤這幾日身子恢複的如何?說話可有利索些了?”

提起夏嬤嬤的傷勢,米嬤嬤又是一陣愁眉苦臉,雖不想對雲千夢說實話,可也隻能無力的搖了搖頭“還是老樣子!映秋說調養需要時間,心急是吃不了熱豆腐的!”

雲千夢聽之有理,便不再追問,見時辰不早,便遣了米嬤嬤下去休息!

可第二日一清早,雲千夢還未起身,雲若雪竟帶著丫頭來了綺羅園!

在偏房等了半天,喝了三盞茶,雲若雪才見雲千夢緩緩走進來,便立即熱情的迎上前,恭敬的行禮道“二妹給姐姐請安!”

雲千夢見她頭上還纏著白色紗布,便也熱情的攙起她半蹲的身子,關懷道“二妹身子不好,叫個丫頭過來便行了,怎麽還跑這麽一趟?”

語畢,雲若雪臉上竟顯出感動的神色,眼眶頓時紅了起來,抽噎道“還是姐姐關心妹妹!隻是,如今妹妹是被人嫌棄的人,若是再不勤快點,怕真是會無立足之地了!”

聞言,雲千夢心中明了,雲若雪今日前來,怕是為了昨日首飾及壽宴之事吧!

佯裝不知情,雲千夢訝異道“我竟不知附中人居然如此待妹妹?等我回了老太太,再來收拾他們!”

雲若雪心中愕然,她此次前來隻是想探聽雲千夢是否真要帶雲嫣及雲易易去壽宴,若鬧到老太太那邊,自己豈不是又要被責罵一頓,便急急澄清“姐姐息怒,這等小事還是不要勞煩祖母了!”

雲千夢見好即收,也並未真想因為這等小事再去老太太那邊做戲,純屬浪費自己的時間和精力,隻是瞅著雲若雪一副不肯離去的模樣,便開門見山道“二妹想必還在為壽宴的事情犯愁吧!



正文 第五十五章 姨娘有喜若雪發瘋

雲若雪見雲千夢已是把話說的如此明白,便也不再藏著捏著,垂淚的眼眸微微低下,緩緩點了點頭!

頃刻卻又抬起頭來,有些不好意思的急道“姐姐不要誤會妹妹!妹妹隻是想,穀老太君怎麽說也是若雪的外祖母!雪兒以往去輔國公府,老太君也是熱情相待!這次又是她老人家的六十大壽,雪兒若是不去,豈不遭人非議?還請姐姐成全了妹妹的孝心!”

說著,雲若雪便要朝著雲千夢跪下……。

雲千夢豈能讓她如此,這一跪,自己若是不答應,怕是雲若雪是不會起來的,到時候蘇青定又會趁機整出些幺蛾子來!

隻見雲千夢快速遞給慕春米嬤姣一個眼色,兩人會意便要上前,卻被雲千夢身後立著的兩名丫頭給擋住!

雲千夢見狀,麵上卻顯出感動之色,快速出手扶住雲若雪的雙臂,攔住了她下跪的動作!

可雲若雪卻早已是下定了決定,下跪的動作越發的猛烈,口中義正言辭道“請姐姐成全!”

見她執意如此,雲千夢心中無比厭煩,嘴邊卻笑道“妹妹真是有心了!妹妹的這番孝心,若是外祖母知道了,定會欣慰!不管妹妹去否,姐姐定會把妹妹這份心思告知外祖母,想必她老人家定不會怪罪於你,因此妹妹還是快快請起,莫要讓下人們看了去,以為姐姐欺負了妹妹,從而離間咱們姐妹的感情!”

說著,雲千夢手中的力道暗自加重,迫使雲若雪不得不直起身子!

而雲若雪則是一麵暗暗吃驚,這養在深閨的雲千夢何時有這等力氣,卻又因為手臂的疼痛而徵微皺了下眉,剛要開口繼續遊說,卻見慕春與米瑭瑭已經越過她的兩個丫頭,一左一右的架住了她的身邊,便隻能暫時作罷!

隻是,此時雲若雪的小臉上滿是委屈,似乎真是因為不能親自為老太君祝壽而傷心不已!

雲千夢則是收回雙手,轉而走上首座款款坐下,見她這一副可憐的模樣,秀眉輕蹙微歎口氣,為難道“妹妹這又是何必呢?姐姐早已對祖母表明想讓你參加壽宴!可問題是,蘇姨娘不允許!說到底,蘇姨娘是妹妹的親娘,雖是個奴才,妹妹的頭上卻壓著一個……孝,字!若違背了蘇姨娘的意願,怕是對妹妹的聲譽不好吧!”

說完,雲千夢仿佛真的十分的困然,一手竟輕拍了下桌麵,表示她也無能為力!

雲若雪聞言,拭淚的手徵微一頓!

她自然是知道自己娘親為何不肯放行,隻是昨日她苦勸一天,蘇青硬是不鬆口,自己便存了僥幸的心理來到綺羅園,希望雲千夢能夠帶她去輔國公府!

否則,以她對雲千夢那深入骨髓的恨,又豈會降低自己的尊嚴來求這個沒有娘的小賤人?

雲千夢見她眼底浮上各色情緒,便知雲若雪定是在蘇青那吃了釘子,這才把主意打到自己的頭上,否則以雲若雪的性子和她對自己那徹骨的恨,怕是打死她也不會踏進綺羅園一步的!

一時間,偏房內安靜了下來,雲千夢不緊不慢的優雅用茶,而雲若雪則是心急如焚的想著如何讓雲千夢點頭答應自己!

“小姐,該去給老夫人請安了!”這時,米嬤嫉出聲提醒到!

米嫉姆自是看不慣雲若雪,尤其此女當時還想毀掉她家小姐的清白,此時竟又厚著臉皮的來求小姐,當真是無恥至極!

而方才聽了雲若雪那一席話,更讓米嬤嬤隻覺這世上為何有這等不要臉皮的人!

雲若雪的外祖母可是蘇府內的老太太,那輔國公府的穀老太君可是她家小姐的嫡親外祖母,與這庶出的雲若雪八竿子打不到一塊!

可雲若雪卻是亂攀關係,硬是把老太君喊成了她自個兒的外祖母,著實讓人惡心!

又見雲若雪一副廝磨硬泡不肯離去的模樣,米嫉惶怕雲千夢看著堵心,便出言提醒,免得浪費了綺羅園的茶水!

雲千夢豈能不知道米嬤嬤的心思,仿若沒有發現天已大白,一時有些吃驚,立即站起身忙道“已經這麽晚了,咱們快走吧,可不能讓祖母久等!”

眾人忙湧上前,扶著雲千夢往外走去,一眾人把原本立於中間的雲若雪給擠到了一旁,而見眾人如今如此的寶貝雲千夢,雲若雪眼中快速的閃過一抹嫉恨,隨便便垂下頭,默不作聲的朝著雲千夢半蹲了身子行禮,一副十分委屈可憐的模樣!

雲千夢走到偏房門口卻又似乎想起房內還站著一個雲若雪,便又折回雲若雪的麵前,拉過雲若雪捏緊絲帕的手,關心道“還未來得及問妹妹,頭上的傷如何了?可好些了?”

雲若雪臉上立即飄出感動的神色,眼眶徵紅、聲音哽咽道“謝姐姐關心!妹妹一切都安好!況且還有姐姐送的凝脂膏,妹妹用了幾天,隻覺頭上的傷疤真是淺了不少,還未來得及向姐姐道謝,倒是讓姐姐先來關心妹妹了!這真是讓妹妹受寵若驚,如今隻想好好的與姐姐相處,能夠與姐姐一同替外祖母祝壽!”

話題重新又繞道壽宴的事情上,雲千夢輕拍了拍雲若雪的手,帶著一絲為難,語重心長道“妹妹,你傷勢還未穩定,還是好生在蘇姨娘身邊養傷!興許與蘇姨娘多溝通溝通,她便想通了,姐姐可是一直等著妹妹的好消息啊……”

說完,雲千夢淡淡一笑,帶著眾人便離開了偏房,留下水兒冰兒伺候!

雲若雪見人家正主都已離去,自己呆在這裏也毫無建樹,便陰沉著一張臉,帶著丫頭婆子滿身怒氣的踏出綺羅園!不料半路卻又遇到趕來綺羅園的柳姨娘!

見禮後,柳含玉走近雲千夢,在她耳邊輕聲說了些什麽,隻見雲千夢雙目半眯,又瞅著柳含玉眉目之間的失落,知她心中不好受,卻還是讓她把這事告知老太太與雲玄之,在柳含玉不解的目光中,帶著丫頭婆子趕往百順堂……

被雲若雪與柳含玉這一耽擱,卻是誤了不少時辰!

幸好雲易易喜愛睡懶覺,待雲千夢來到百順堂向老太太請了安,雲易易這才滿眼稀鬆、踏著慵懶的步子走進暖閣!

屋內的丫頭婆子見雲易易如此小孩模樣,紛紛低頭笑了!

而老太太與雲千夢則是眼露寵溺,隻見老太太拉著雲易易與自己同坐一張太師椅上,伸手替雲易易捋了捋耳邊的碎發,心疼的對雲千夢說道“這丫頭想必是昨兒個玩累了,今日竟起不來了!難怪我說怎麽半天不見人影呢?”

話中的意思,名麵上是對著雲千夢說著雲易易,實則便是說的雲千夢!

想必昨日雲易易已把外出的經過對話一字不漏的都稟報給了老太太,而老太太卻不滿意自己當時對於凝脂膏的回答,因此便借題發揮說了這些話,暗指雲千夢因為一些小事而怠慢了給她請安!

對於這種毫無意義的爭鋒,雲千夢一笑而過,卻也是暗藏機鋒的反駁“隻是妹妹太過客氣,一路上總是道著謝,倒是讓孫女有些不好意思!大家本就是一家人,送點見麵禮給妹妹是我這個姐姐應該做的!可妹妹卻是個深知感恩的,弄得孫女更想對這丫頭好了!”

老太太見雲千夢如此說道,原本含笑的眸光微微一沉,麵上的笑意淡了幾分!

這雲千夢明擺著便是說自己連一個小丫頭都不如,收到雲千夢送來的禮物卻沒有半點的感謝之意!

可若要老太太有骨氣的把已經收下的東西扔給雲千夢,那是絕對不可能的!

畢竟,那套首飾可是少有的好貨色,又走出自……“福貴堂”以老太太視財如命又愛慕虛榮的個性,定是把那首飾深深的收藏了起來,待到老太君壽宴時佩戴,以顯示她在相府的地位!

老太太心中因為雲千夢的話有些不悅,可想起這些日子雲千夢對自己的恭敬、對雲易易的照拂,加上輔國公府的勢力,老太太心中的不悅漸漸的淡了些,畢竟現在還不是對付雲千夢的時候,這偌大的相府中,雖說是柳含玉。管家,可柳含玉卻是對雲千夢言聽計從!

而雲玄之向來與自己這個母親不親近,好不容易雲千夢巴結自己,自然是不能把人給得罪死的,否則易析易傑怕是會受到影響!如此想來,老太太的神色溫和了不少,注意力暫時離開了雲易易的身上,笑著對雲千夢開。“昨兒個夢兒送來的首飾倒是十分的精致富貴,祖母心中十分的歡喜!”

雲千夢聽出老太太口氣中的服軟,便也笑得眉開眼笑,立即溫順道“隻不過是孫女的一點心意!這麽多年,孫女也並未多盡孝道,還是祖母不嫌棄看得上孫女,這才成全了孫女的一點孝心!”

聽著雲千夢的回複,老太太那些微提著的心漸漸了放平了,至少雲千夢讓她明白,隻要她接收了雲千夢的心意,那一切都好說!祖孫二人在雲易易不明所以的目光中相視而笑,一切盡在不言中!

這時,芮嬤嬤進來通報,說是柳姨娘來了!

老太太點頭讓人進來,隻見柳含玉今日一身淡黃及地煙籮裙,頭上佩戴著幾支翠玉管子,耳旁的玉環在她走動時發出徵徵的晃動,甚走動人!

隻是那張峨眉淡掃的臉蛋下,竟有著些徵的疲倦,即便走向老太太雲千夢行禮,也顯得有些有氣無力!

“姨娘這是怎麽了?為何滿麵倦容?”老太太與雲千夢還未開口,雲易易倒是現出了聲!

若是平日在蘇府這般沒大沒小的,老太太也不會多少什麽!

可今日雲千夢與柳含玉這兩個相府的人同時在場,雲易易這等不知禮數,讓老太太麵上

楚王妃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楚王妃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https://txt.33mai.com/ ***
楚王妃章節目錄
(快捷鍵:←)上一章楚王妃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原配攻略地獄模式七零年代炮灰女配[穿書]六零之穿成極品他媽娘子總想做寡婦我在豪門養熊貓[穿書]大佬都愛我 [快穿]杏林春滿和商紂王戀愛的正確姿勢穿越之敗家福晉穿書之長生木雅Hello我的福晉悠然種夫錄穿越之養兒記小強穿越生活守則六零之酸爽人生[穿越]如何死出鐵骨美感[快穿]穿書之一覺醒來蘇遍全世界穿成龍傲天的炮灰媽[穿書]穿成總裁白月光吻住,別慌[快穿]寒門夫妻我,禍水,打錢[快穿]好媽媽係統[快穿]金夫穿成假的白月光結婚雖可恥但有用[穿書]寵妻如令:BOSS溺愛無度她美得太撩人[快穿]撒個漁網撈相公
  作者:寧兒所寫的楚王妃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楚王妃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