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楚王妃

第358節

  白妙丹誠實的點了點頭,“喜歡。,

  “哈哈,終於有一個跟我一樣喜歡木人的人了,既然你喜歡那我就將那個木人送給你了,先說好了,可不準弄壞了,那是我辛苦刻出來的。”南富勝說道。

  見對方要將木人送給自己,白妙丹興奮的點了點頭,說道:“謝謝,南富伯伯。”說完愛惜的將木人摟在懷中。

  “念在你年齡還小,就讓你喊我南宮伯伯吧!”南富勝說道。

  白妙丹笑嘻嘻的將木人放進懷裏,眯眼一笑。

  嶽康坐在桌子旁,等著南宮勝拿來棋盤,他倒也非常好奇困惑神醫二十年的殘局,究竟是什麽樣子的,雖然自己沒信心破解,但還是有些好奇。

  白妙丹坐在嶽康的右首,小順坐在嶽康的左首,而牛夜雪挨著白妙丹坐下。

  黃英坐在小順的旁邊,正好與嶽康對著臉麵。

  黃英坐在桌子旁邊翹起二郎腿,側著身,一隻胳膊豎放到桌子上,手掌托著下巴,臉上帶著微笑之意看著嶽康。

  嶽康也微微一笑,禮貌性的衝對方點了點頭,便從對方身上移開了眼神,與白妙丹簡單的說了幾句話,可眼角的餘光感覺黃英還看著自己。

  嶽康微微側頭,對方果然眼睛一眨不眨的看著自己。

  而起還是那種嬌柔的目光,內涵無盡的含情脈脈,那哪裏是在看嶽康簡直是在給嶽康拋媚眼,比女人的目光還柔情萬種。

  黃英嘴唇微微蠕動,不停的衝嶽康眨眼放電。

  嶽康隻感覺全身起滿了雞皮疙瘩,後背冒出了冷汗,一個四十多歲的男人,胡子拉茬,樣子可以說是醜陋男人標誌的形象,半夜出來能讓少女誤以為是狼的那種難看至極的男人。

  你媽的,這樣的一個男人衝你拋媚眼,別說男人了,哪個女人能受得了,簡直就是能讓人將隔夜飯都吐出來的那種惡心。

  第二百零一章

  “夏侯王子,請稍等!”卻不想,那管家身形竟靈敏的轉到夏侯勤的麵前,瞬間便擋住了兩人的去路!

  夏侯勤的目光瞬間轉到那管家的身上,雙目含著興味的上下打量著滿臉腆著笑意的管家,淺笑著開口“管家身手倒是不錯,竟能這麽快便擋住本王子的路!隻是,不知管家心中在擔憂什麽?難道怕本王子會毒害自己的姑丈?還是不放心聶大夫的醫術?前者麽,本王子沒有理由也沒有必要毒害自己的姑丈!至於後者,相信王爺之前已經向管家介紹過了,聶大夫可是去年瘟疫的大夫,他的醫術可是得到了皇上的認可!不知管家在擔心懼怕什麽!”

  見夏侯勤這麽快的說出自己心中的擔憂,管家眼底神色一凜,但笑意卻是不減的恭敬開口“王子說的哪裏話!奴才豈敢攔住王子的去路!隻是,大人的確是需要靜養,況且,大人病了這些日子,除去院中伺候的下人,其他人均是不得入內,以免把冷氣帶入內室讓大人著了風寒,屆時便是病上加病,豈不是讓大人遭罪?奴才們也無法向王爺交代啊!還是請王子與聶大夫去前廳用茶,兩位定是口渴了吧!”

  說著,管家便做出請的姿勢,隻是自己的身子卻是擋在了夏侯勤的麵前,不讓他有機會走向楚培的院落!

  隻不過,以夏侯勤的身份,是決計不會聽從一名管家的安排!更何況,這管家不但不是夏侯族的,更是楚府的,夏侯勤又豈會給對方麵子?

  隻見他收起臉上的淺笑,麵色緩緩變得嚴肅認真起來,微皺的濃眉顯示著他此時的心情,泛著寒意的唇角緩緩溢出心中的質問“管家這是不給本王子麵子咯?本王子是什麽人?你們大人又是什麽人?楚家與夏侯族乃是姻親關係,難道本王子前來看望自己的姑丈也要經過你管家的點頭?京都楚王府的規矩也沒有這楚府的架子大!本王子可是聽聞我那妹妹說了,楚王府即便是對待謝家的兩位小姐,亦是如自家小姐一般!怎麽到了這楚府,竟是這般糟蹋本王子的好意,當真是讓人心寒!還是說,如今本王子的姑丈不省人事,楚府主母又遠在京都,府中沒有主事的人,你們這群奴才便想著欺主稱大,為了掩飾你們的野心,因此才百般的阻擾本王子的去路?”

  一番質問,硬是讓那管家變了臉色,眼中的笑意褪去,肅穆之色充斥眼瞳,但饒是這樣,卻也是無法嚇退夏侯勤!

  盯著不見楚培誓不罷休的夏侯勤,管家便知此人隻怕是軟硬不吃,正苦惱著該如何的開口,卻不想夏侯勤竟是拽著沉默不語的聶懷遠飛快的側過身子,瞬間繞過管家硬擋在小徑中央的身子,朝著楚培的院子快步走去……

  “王子……”隻是一個不留神,便見夏侯勤與聶懷遠早已甩開自己幾丈之遠,管家心頭大急,急忙想追上夏侯勤的步伐,可對方亦是絲毫不放鬆的朝著裏麵走去,對於他的呼喊聲卻是充耳不聞!

  待管家追上夏侯勤的身影時,對方已是站在院落的門口,院中忙碌的眾人驚見夏侯勤,手上的動作紛紛停下,朝著夏侯勤行禮“見過夏侯王子!”

  “都起來忙自己的事吧!”絲毫沒有做的自覺,夏侯勤熟門熟路的拉著聶懷遠走進正屋,隻見撲麵而來的中藥味讓兩人默默的相視一眼,聶懷遠則是走進那煎藥的偏房內,夏侯勤卻沒有立即進入內室,而是立於大堂之中等著管家進來!

  “王子的身手當真是靈敏,眨眼間便把奴才甩在了身後!”過了半餉,才見管家進來,隻見他話中有話的對夏侯勤開口,先前因為夏侯勤隨意進入這院落的不快早已是消失無蹤,臉上的笑意謙卑真摯!

  夏侯勤自然明白管家話中的深意,夏侯勤不比管家多年生活在楚府,對楚府的路徑了如指掌,卻在方才準確無誤的找到楚培的院落,可見夏侯勤並非像表麵看的那般好相處,隻怕這段日子他也沒有乖乖的待在幽州驛館之中吧!

  隻是,即便管家心知肚明這一切,卻因為沒有證據而無法指證夏侯勤,隻能用言語旁敲側擊!

  “我們常年在外奔走,方向感自然是無可挑剔!況且,本王子與姑丈本就是親人,親人間的心心相印是隻能體會不能言傳的,本王子即便是站在楚府的大門口,也依舊能夠感受到姑丈所在的位置!管家亦是有親人,想必對於這樣的事情,也是深有體會的吧!”夏侯勤避重就輕,滿嘴說著一些神神叨叨的事情,卻又是讓人無從反駁!管家更是不會推翻他的話,免得落得六親不認的罪名!

  見少了聶懷遠,管家便知他定是去找楚培的大夫,便讓婢女上了兩杯好茶,自己陪著夏侯勤坐在大堂中閑聊“王子所言極是!親人之間自然是有心靈感應之效的!隻是,這樣的事情,一般出現在父母子女之間,像王子這般的,倒是少見!”

  辯論了半天,夏侯勤早已口渴,即便管家等著他開口,他卻依舊先端起手邊的茶盞,輕掀茶蓋吹去茶末,優雅的抿了幾口熱茶,待香醇的茶水滑入腹中,這才緩緩開口“本王子與王爺感情甚好,一如親兄弟,更是視姑丈為父親的位置,這樣的感覺自然是強烈一些!本王子倒是認為,我們這樣的人家,多些親情自然是沒有錯處的!”

  正說著,那熬藥的偏房中竟傳出一陣爭執聲,讓管家眉頭一皺,夏侯勤則是眼神一凜!

  兩人同時站起身,朝著偏房走去,掀開門簾,卻見聶懷遠手中拿著一顆藥丸想要放入正在煎熬的陶罐中,而楚培的大夫卻是阻止著聶懷遠的動作,絲毫不讓他碰觸到陶罐!

  “怎麽回事?”管家的視線聚焦在聶懷遠的手上,隻見他的右手大拇指與食指則是捏著一顆棕色的藥丸,正與那大夫推搡著,固執的想把藥丸放入陶罐中!

  聽到管家的詢問,那大夫一麵緊緊捉著聶懷遠的雙手,一麵則是為難的看向走進來的兩人,皺著眉頭回答著管家的問話“管家,大人的藥均是草民親自擬方、親自曬幹、親自煎熬的,從未出過差錯!可這聶大夫方才一進來便擅自做出的拿出這藥丸要添加在湯藥中,這豈不是視人命如兒戲嗎?更何況,楚大人乃是朝廷命官,更是楚王的父親,若是出了事情,這樣的責任由誰來承擔?”

  聞言,管家的目光頓時射向聶懷遠,凝神緊緊的盯著聶懷遠的一舉一動以及麵上的表情,沉思一會隨即開口“聶大夫,我知你是好意想救大人!可這正常人亦是不能隨便的服用湯藥,更何況大人如今這樣的情況,又豈能隨意在本就搭配好的湯藥中添加其他的藥丸?萬一大人因為服用了這藥丸而出了事,楚王怪罪下來,是怪罪奴才等人的失職還是怪罪聶大夫的自作主張?更何況,聶大夫雖在洛城的瘟疫中研製出了配方,但卻從未接觸過大人的病情,又豈能這般隨意的給病人服用不知名的藥丸,這般草菅人命,難道聶大夫就不怕自己的清譽受損?”

  管家以為聶懷遠的醫德醫術作為賭注而威脅著聶懷遠,亦是希望他能夠知難而退,否則一旦夏侯勤介入此事,隻怕那顆藥丸吃藥會被放入陶罐之中!

  見夏侯勤與管家同時進來,聶懷遠頓時站直身子,甩開那大夫的阻攔,藥丸被握在手心背於身後,神色清傲,絲毫不為管家方才的威脅而顯出畏懼之色,反倒是冷笑道“管家放心,既然我已是決定把這藥丸放入陶罐之中,自然也是有十成的把握能夠治好楚大人,清除他身上的毒素!我身為大夫,自然是醫者仁心!當時也是因為希望能夠為天下百姓多做善事,這才向皇上請辭禦醫一職,一心為宮外的百姓看病救傷!數日前看到楚大人臥床不起,我回去亦是日夜研究藥方,終於在今日研製出這解藥,也與夏侯王子一起喂過小狗,在萬無一失的情況下,才拿出來給楚大人服用!但楚大人昏迷過久,這樣的藥丸自然是不能吞咽,便想出把藥丸融合在湯藥中讓他喝下,相信定會令楚大人好轉起來!”

  見聶懷遠竟是這般的能說會道,本想開口的夏侯勤頓時立於一旁不再出聲,誰會想到那個整日呆在西苑埋頭在醫理中的呆子竟也有這樣的一麵,倒是有些出乎夏侯勤的意料!

  不過細細回想方才管家對聶懷遠所說的話,夏侯勤頓時明了,隻怕那管家是觸及了聶懷遠的底線,竟當麵質疑他的醫術,這才令聶懷遠心情不好,出言反擊的!

  隻是,相較於夏侯勤此時的冷靜,管家與那大夫卻是滿麵震驚,隻見那大夫眼露責備的看向聶懷遠,不滿道“楚大人身份尊貴,你豈能用喂牲口的藥丸來讓他服用?難道聶大夫連‘以下犯上’這四個字的含義也不明白嗎?”

  見那大夫這般的大驚小怪,聶懷遠有些不解的皺了皺眉,隨即反問“你們均是醫者,難道為了救活一名患者,而讓其他的人為他試藥?萬一那藥丸是沒有經過改良過的配方,萬一那藥丸之中有置人於死地的草藥,那豈不是草菅人命?況且,給小狗喂食這解藥,本就是測試裏麵是否含有混合的毒素,如今一切正常,自然是要給楚大人服用!我想,沒有一名大夫,是願意看到自己的患者永遠躺在床上吧!”

  一席話,帶著感性與理性,既讓人感動,又讓人心服口服!

  即便是那提出疑問與嘲諷的大夫,此時亦是微微低下了頭不再言語!

  唯有管家雙眉緊皺,看向聶懷遠的眼神中滿是提防與警惕,腦海中充斥著聶懷遠方才的回話,想方設法的從中找尋著破綻……

  “管家還有何疑問?”此時聶懷遠卻是不急著把藥丸放入陶罐之中,見那管家寧神靜思的模樣,便知定是在挑自己的刺,加之他方才亦是懷疑了自己的醫術,讓聶懷遠心中有些惱火,竟有些與他對上的架勢,更讓夏侯勤雙手抱胸斜靠在牆壁上,欣賞著聶懷遠臉上出去平淡外少有的微怒之色!

  而管家聽之,心頭卻是微惱,抬起略顯擔憂的眸子淡淡的開口“依聶大夫方才所言,隻是檢查這藥丸中是否含有劇毒,但萬一這藥丸本就沒有劇毒,但與這湯藥融合後卻產生了劇毒,那豈不是好心辦壞事?不但害了大人,更是毀了聶大夫你自己?所以,凡事還是小心為上,莫要因為一方麵無事便認為此事可行!”

  夏侯勤認真的聽著管家的話,略微點了點頭,看向管家的目光中更是多了一抹探究,這般賣力的阻止自己與聶懷遠,且句句在理,的確不是普通人能夠辦到的!難怪楚培受傷這麽久,謝氏又領著一雙兒女待在京都,這楚府依舊是井然有序,絲毫沒有因為沒有主人而亂了規矩!

楚王妃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楚王妃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楚王妃章節目錄
九零年代 妃要種田,爺莫怕 洗塵寰(女尊) 特工重生:軍少溺寵妻 影後懶洋洋[古穿今] 美食在民國 東宮甜寵日常(穿越) 惑國妖後(相公總是在造反) 四爺寵妻日常 古代懼內綜合征 穿成奔五渣男 快穿之打臉之旅 我是寵妾 重回七零之小甜妻 我家婢女要上房 當太後的這些年! 重生六零福娃娃 錯把男反派當女主(穿書係統誤我) 種田使人發家致富 盟主影後[古穿今] (快穿)富貴榮華 辣文女配翻身記 農媳當家:將軍寵妻無度 珠玉在前 田園嬌寵:山裏漢寵妻無度 快穿係統:男主別心急! 炮灰奮鬥史[清] 寵妾之後 當女博士重生到民國守舊家庭 八零美味人生
  作者:寧兒  所寫的楚王妃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楚王妃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