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楚王妃

分節閱讀356

然比不得楚飛揚那般的深厚!一如楚飛揚與楚培之間的父子之情,自然也是無法與楚輕揚的相提並論!

見楚南山隻是順口一問,並未帶有過多的關切之意,楚輕揚卻也是不甚在意,畢竟兩者沒有共同生活過,他並未期望祖父對待自己一如對待楚飛揚那般親切!

臉上始終端著恭敬慈孝的神色,楚輕揚一一回答著楚南山的問話“今日文少師提前回府與老師商量事情,老師便讓我們先行回府!孫兒想多日未見祖父,便想著過來向祖父請安!不知祖父今日在相府過的如何?不如還是請祖父回王府吧!這樣孫兒、母親與潔兒也能隨侍在旁,以表孝心!”

楚輕揚此話說的極其的用心,聽之讓人心暖,加上他此時表情真摯,眼神孝順,若是換做平常的祖孫,定會其樂融融、上慈下孝!

可惜,楚南山並非普通的祖父,撇去祖父的身份,他還是曾經的楚王,他經曆過太多的人與事,任何的表情在他的眼中均能夠在一瞬間便瞧出最本質的目的,更何況,楚輕揚雖是他的孫子,但兩人之間,並沒有太多的祖孫情分!

因此,此時楚輕揚的恭順在楚南山的眼中,尚沒有楚飛揚對他的作弄來的讓他窩心!

隻是淺淡的點了點頭,楚南山平淡的開口“你有心了!我在這裏一切安好,你們不必太過擔憂!倒是你不用時時記掛著我,能得文狄賞識收為徒弟是一件幸事,平日裏多多向他討教,對你而言定會受益良多!”

“是!孫兒謹記祖父的教誨!”而楚輕揚卻並未因為楚南山的冷淡而氣餒,一如進來時對楚南山的尊敬,此時在聽到楚南山的教誨後,更是認真的回話!

“若是沒有其他的事情,你便先回去吧!”雖不是形同陌路,但祖孫二人的確沒有過多的話題可說!見楚輕揚請安結束,楚南山便出口趕人!

而楚輕揚今日既然會來相府,自然便不會這般容易便被楚南山打發走,隻見他抬頭看眼楚南山此時的表情,見他神色雖淡然疏離,卻也沒有明顯的表現出對自己的厭惡,便微微上前一步,拱手清聲道“祖父,孫兒今日前來,還有一事,請祖父為孫兒解惑!”

見楚輕揚不但不走,竟還有問題討教,楚南山則是走回桌後坐下,雙目不禁射向立於桌前的小孫子,隻覺楚輕揚相貌堂堂、儀表非凡,一看便是貴族公子,而他眉宇間的睿智亦是向世人說明自己並非紈絝子弟,行為舉止亦是優雅高貴,可見謝氏的確是十分會調教孩子!

隻是,楚輕揚的身上,卻是少了楚飛揚的義薄雲天!眼底的小心翼翼少了楚飛揚的神采奕奕,雖同樣含著傲氣,卻缺少了霸氣!

“何事?”伸出手輕點一旁的椅子,讓楚輕揚坐下,楚南山淡淡的開口,心中卻已是從楚輕揚的表情中猜出是何事,更何況,此時謝氏等人住在王府中,又有何事情能夠瞞過楚南山的眼睛!

楚輕揚則是朝著楚南山彎腰行禮,這才退到凳子前坐下,隨即把即將出口的話再次在腦中細細的過濾了一遍,帶著一絲刺探的開口“王爺與王妃前去幽州已有一段時日,孫兒今日前來,便是想詢問祖父,不知父親近況如何?孫兒與母親多日來均沒有得到任何的消息,心中十分的不安!不知王爺可有為父親找出解藥!”

楚輕揚問的十分的謹慎,臉上亦是對楚培的關心與緊張,一眼望去,即便是外人亦會瞧出他與楚培父子情深!

楚南山看眼此時眼露焦急的楚輕揚,則是不露聲色的回道“你父親已是清醒過來!你回去告知你母親,不必再為你父親擔心,幽州有飛揚在,亂不了!”

一句‘亂不了’,便把所有的情況包含在了其中,亦是堵住了楚輕揚即將出口的問話!

隻見他原本半低著的頭微微抬起,目光中隱藏著一絲怨恨的看向楚南山,卻見這個稱為自己祖父的人一臉的冷淡,即便此時楚飛揚遠在南尋,他對自己亦是沒有半絲的親近之意,一時間楚輕揚微皺了下眉頭,向來高傲的自尊似是被人踐踏了一般,讓他難以接受,麵色不由得有些冷淡了下來!

隻是,想起如今被韓少勉關在幽州衙門的謝家人,楚輕揚卻是不得不提起精神與麵前的老狐狸鬥智鬥勇,咽下心頭的這口氣,楚輕揚收起心中偌大的差距,這才緩聲開口“老師素日常在孫兒麵前誇讚祖父與大哥!也時常鼓勵孫兒多向祖父與大哥討教!如今大哥不在京都,孫兒便腆著臉麵過來,還請祖父莫要嫌棄孫兒!”

殊不知,楚輕揚自認掩飾極好的表情,卻是盡數的落在楚南山的眼中,祖孫二人心懷各異,卻又不得不麵對對方!

“祖父我不過是一介武將,豈能與你老師相比?文家乃是文學世家,家學淵源,你若是用心研究、苦心鑽研,加上你老師人品的影響,將來也定是有用之才!但讀之人,最為忌諱的便是急功近利!心中想著一些不切實際的美夢,隻怕是帝師也教導不出有學之士!人品貴重比之學識,可是更為重要,你可要切記這一點!”楚南山話中有話,一雙晶亮的眸子緊盯著不遠處的楚輕揚,帶著洞悉與明了,又帶著一絲悵然與勸解!

楚輕揚聽之,則立即起身拱手朝著楚南山行禮“多謝祖父教誨!孫兒定當以人品為重,不忘祖父今日的叮嚀!”

說完,楚輕揚這才重新落座,隻是眉宇之間卻是夾帶著一絲不解,從而輕聲開口“祖父,孫兒在文府學習之餘,也常與師兄師弟討論朝堂之事!如今秦相臥病在床,左相一位空出!朝中重臣均是向皇上引薦自己的親信,不知祖父對此事有何見解?”

借著討論一說,楚輕揚則是提及秦霍一事,近日在文狄麵前碰壁,但楚輕揚卻並未死心,若是能得楚南山鬆口,或許文狄亦會回心轉意!

聞言,楚南山卻是抬手撫須,雙目微眯,表情甚是深思之狀!

而楚輕揚則是正襟危坐,微抬脖頸,雙目含著討教之色的緊盯著自己的祖父,等著他的回複!

而楚南山卻是搖頭晃腦半餉,這才莫測高深的開口“如今我已不是楚王,也早已從朝堂大事中退出,隻想著頤養千年!這等大事,上有皇上做主,下有百官監督,又豈會有我說話的餘地!況且,這畢竟是國家大事,文府之內雖多是學子,大家討論朝政大事亦不受拘束,但你可不能忘卻‘隔牆有耳’這句話!莫要因為談至興致高昂,而肆意的表述自己的意見,往往這禍事,便是從口出的!”

一段話,聽似是回答了楚輕揚的問題,卻是什麽也沒有透露,反倒是訓斥了楚輕揚一頓,老謀深算又豈是初出茅廬的牛犢所能夠算計的了的?

楚輕揚不軟不硬的被楚南山頂了回來,心頭一陣惱火,眼底的討教之色漸漸蒙上一層極淡的焦色與薄怒,衣袖下的雙手微微握緊,繼而重新開口“孫兒自是明白祖父的意思!平日裏也是小心應對!隻是,國家興亡匹夫有責,孫兒作為西楚男兒,又豈能置身事外?更何況,孫兒的父親又是被南尋所傷,孫兒心中擔憂,自然是希望朝廷能出現一名好左相,難道祖父心中不是這麽認為的嗎?孫兒認為,即便不是朝廷官員,即便隻是黎民百姓,也應關心朝政大事!”

一番話,既是在表述自己對楚培的父子之情,又似是在指責楚南山對楚培淡薄的父子情義!

同時,卻又巧妙的點出國家大事同樣也是百姓的大事,有豈會有在朝與在野的身份之別?

隻是,若楚輕揚想以此激怒楚南山,讓他就此發表自己的意見與見地,便有些太過看輕楚南山了!

隻見楚南山神色依舊,平淡的臉上甚至不見半點情緒的波動,隻是微歎的一句話,便駁回了楚輕揚方才的進攻……

第二百一十五章

隻見楚南山微微歎出一口氣,隨即緩緩說道“兒孫自有兒孫福!我又能管得了多少?難道等我百年之後,你們遇到問題,還要去我的墳上哭訴?”

一句話,堵得楚輕揚不知該說什麽,隻能硬著頭皮接話“祖父身子健康,定能長命百歲,豈能說出這樣晦氣的話!若是祖父有個三長兩短,大哥定會焦急的!”

聞言,楚南山卻是擺擺手,帶著一絲感觸道“算了,跟你說這些做什麽呢?你隻需跟著文狄好好學習,我便放心了!”

“隻是……”見楚南山又要打發自己,楚輕揚心頭一急,方才的冷靜早已被心底的焦灼折磨的僅剩無幾,頓時有些心急氣躁的開口“祖父,孫兒與母親妹妹在京都這些時日,卻絲毫不知父親與幽州的情況,還請祖父能說的清楚些!孫兒回去也好向母親交代!否則,母親在府中亦是食不下咽、寢不能眠,孫兒即便每日前去文府學習,亦是毫無心思!”

既然楚南山不吃硬的,那自然隻能來軟的,若拿親情作為擋箭牌,即便楚南山不待見他們母子,但畢竟有這層稱呼,他自己不能做的太絕,否則傳出去,楚家的顏麵何存?楚南山顏麵何存?更重要的是,楚南山偏愛楚飛揚,他自會為楚飛揚打算,豈會做出讓他心愛的孫子難為的事情?

聽著楚輕揚方才的話,楚南山微斂的眼眸閃過一絲冷笑!

真是他的好孫子,別的沒學會,倒是學會說謊了!他與那謝氏當真以為自己不在王府,那楚王府便是他們的天下了?

當真以為自己呆在相府中,便不知他們在王府中做了些什麽嗎?

明明早已得知幽州的狀況,竟還在他的麵前做戲,當真以為他這個祖父已經老眼昏花,兩耳不通了?

麵色微冷,楚南山看向楚輕揚的眼中已毫無溫色,徑自開口問道“你們還想知道什麽?想知道你父親的情況還是謝家的?”

極其坦白的問話,讓楚輕揚頓時抬起了頭,滿眼無法遮掩的震驚,盡數的展露在了楚南山的麵前,微張的雙唇更是顯示出他此時心底是詫異與震驚,怎麽也不會想到楚南山竟會洞察了他的用意,更沒有想到楚南山竟不顧祖孫情義直言坦白!

一時間,楚輕揚心頭如一團亂麻,不知該坦言還是繼續裝作不知情,隻是楚南山的眼神卻銳利如一把刀,讓向來冷靜的楚輕揚亦是不由得亂了陣腳!

楚南山官場沉浮一生,沙場馳騁半輩子,又豈會看不穿楚輕揚的小心思?知曉一個眼神,他便看透了這個小孫子的心思!

雖有心疼之,但當真是道不同不相為謀,同樣是楚家的子孫,卻依舊無法像飛揚那般深得他心他意!

罷了罷了,已經有一個極好的孫子,他又在奢望些什麽呢?

“說吧!若是此時不說,今日你出了這道門,以後即便是再想問之,我也不會再開口!”最後的機會,端看這楚輕揚能不能抓住這個機會!

而聽到楚南山這般開口,楚輕揚卻猶如背上突然被大山壓住,讓他有些喘不過起來,這才真正見識到自己這個祖父的厲害之處!

多年沙場凝聚而成的威懾,不是楚輕揚這樣隻會紙上談兵的公子能夠對抗的,尤其在楚南山有意釋放身上的殺氣時,更是讓楚輕揚後背滲出一層的冷汗!

身側的雙手微微握緊,楚輕揚亦是明白機不可失失不再來,心下一橫,頓時抬起臉來與楚南山相視,隨即開口“孫兒吉祥知道父親的狀況,亦想知道謝家的情況!”

見楚輕揚終於在自己的威壓下說出實情,楚南山表情依舊冷淡,隻是雙目微微眯起,打量了楚輕揚半餉,這才開口“你父親很好,近日均在楚府中休養!至於謝家,我想你們應該更清楚!”

見楚南山隻說一半,楚輕揚微微皺眉,隨即帶著一絲淩厲的反駁“我與母親妹妹呆在京都這麽長的時日,又豈會知曉謝家的狀況!”

“不知道嗎?”卻不想,楚輕揚的反駁,卻引得楚南山一聲冷哼,隨即冷聲回擊“我且問你,你敢說你們不清楚謝家在幽州所做的事情?你敢說你們不知謝家做的是何種買賣?你敢說謝家是清白的?”

一連串的問話,頓時讓楚輕揚慘白了臉色,他雖知自己這個祖父十分的厲害,可哪裏知曉他從未去過幽州,卻對謝家的事情了如指掌,心中巨顫,絕望之感頓時襲上心頭,楚輕揚竟是半句話也說不出口,隻能怔怔的盯著麵前白發白須的老人,隻覺此時的楚南山深沉如海,讓人觸摸不到邊際!

手心中已是沁滿了冷汗,楚輕揚則是從楚南山的話中知曉對方早已弄清了幽州的狀況,隻怕那楚飛揚亦是知道的清清楚楚!

心底不由得升起一抹不甘,他與父親為了權勢一步步艱難的走過,而楚飛揚卻是輕而易舉的承襲爵位,明明兩人均是楚南山的嫡孫,待遇卻是天壤之別!

心頭暗恨,眼底微紅,楚輕揚心中始終不甘,猛地抬起頭直盯著麵前的楚南山,咬牙切齒的開口“祖父又豈會知道我們的艱辛?你與楚飛揚身在京都,享盡榮華富貴,又哪裏知道我們的艱苦?我們若是不再為自己留條後路找一個後盾,隻怕根本就不能在幽州立足!可你們卻隻會一味的指責我們,當真是讓我們心寒!”

隻是楚南山對於他這番話卻是不苟同,眼中盡是失望之色的搖了搖頭,楚南山心痛的開口“你何時看到我與飛揚享盡榮華富貴了?當你享盡父母之愛時,飛揚卻死了母親、沒了父親!當你

楚王妃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楚王妃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https://txt.33mai.com/ ***
楚王妃章節目錄
(快捷鍵:←)上一章楚王妃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原配攻略地獄模式七零年代炮灰女配[穿書]六零之穿成極品他媽娘子總想做寡婦我在豪門養熊貓[穿書]大佬都愛我 [快穿]杏林春滿和商紂王戀愛的正確姿勢穿越之敗家福晉穿書之長生木雅Hello我的福晉悠然種夫錄穿越之養兒記小強穿越生活守則六零之酸爽人生[穿越]如何死出鐵骨美感[快穿]穿書之一覺醒來蘇遍全世界穿成龍傲天的炮灰媽[穿書]穿成總裁白月光吻住,別慌[快穿]寒門夫妻我,禍水,打錢[快穿]好媽媽係統[快穿]金夫穿成假的白月光結婚雖可恥但有用[穿書]寵妻如令:BOSS溺愛無度她美得太撩人[快穿]撒個漁網撈相公
  作者:寧兒所寫的楚王妃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楚王妃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