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楚王妃

分節閱讀354

是楚飛揚在搗鬼!夏侯族不就是楚飛揚母親的娘家嗎?這次他竟然連夏侯族都用上了,看樣子是真不打算放過楚培了!可惜楚培竟還蠢笨的前來南尋,殊不知他早已被自己的親生兒子擺了一道!”

“相爺,若韓少勉以親族之罪判處,隻怕兩位小姐亦會被帶回幽州!”現在的安全,並不是永久的安穩,若是以株連之罪判罪,隻怕與謝家有關的人均會被牽連其中!

萬宰相心中亦是清楚明白,隻是,他卻不相信楚飛揚會為了這樣的事情而把與謝家有關的楚家也牽連進去!

但是,楚飛揚能夠保住楚家,卻是想方設法的打壓謝家,最讓萬宰相擔心的便是他不會放過任何一個姓謝的人!

“派人告知楚培,本相不管他用什麽法子,都要保住京都那二人!否則就不要怪本相向南奕君說明此事!”雙手握拳用力的抵在桌麵,萬宰相則是心頭冒火的吩咐著下麵的事情!

“不知萬宰相想向本王說明何事?”卻不想,那南奕君竟神出鬼沒的出現在偏房的門口!

隻見他狹長的雙目一掃地上殘碎的碗碟,隨即轉向萬宰相早已恢複平靜的臉上,淡笑著走了進來!

見南奕君突然出現,萬宰相心頭一緊,沒想到如今自己的宰相府竟是這般的不安全,隻稍有一點風吹草動,南奕君便會立即出現,一時間,寒意侵上心頭,萬宰相快速揮手讓侍衛退下,力持冷靜的眸子中隱隱然透著一抹寒氣,直直的射向南奕君!

“看樣子,攝政王已經把本相的相府當作自己的攝政王府了!”語帶譏諷的開口,萬宰相重新坐下,而跟著南奕君進門的婢女則是立即奉上新的碗筷,隨後動作利落的收拾掉地上的碎渣,悄然的退了下去!

“本王自然是因為關心萬宰相,這才連晚膳也沒用趕了過來!不知有什麽事情觸怒了萬宰相,竟在自己的府中摔碗!”淩厲的雙目始終沒有離開萬宰相多變的臉上,南奕君走到萬宰相的對麵坐下,執起婢女早已擺放好的筷子,就近夾了一塊鴨肉放入口中細嚼慢咽,待吞下後才重新開口“這菜十分鮮美肥嫩,怎麽就入不了萬宰相的口呢?”

盯著南奕君用餐時優雅的動作,萬宰相卻是冷笑道“攝政王府的廚子想必廚藝更加了得,攝政王還是回自己府邸用膳吧!況且,如今西楚步步緊逼,攝政王卻把心思放在本相這個廢人身上,是不是太過不務正業了?”

說話間,萬宰相則始終注意著南奕君的表情,心中亦是揣測著他此番前來的目的!

昨夜南奕君在宰相府中並未搜查到任何可疑的人,想必心中定有不甘,這才加派了人手,如今自己不過是打碎了碗碟,他便能夠在下一刻出現在宰相府中,可見宰相府中也越發的不安全,也或者,這南奕君已是有所洞悉自己的事情,這才一直派人緊盯著宰相府!

聞言,南奕君卻絲毫也不氣惱,手中的筷子繼續夾起麵前的佳肴,有條不紊的進餐,待喝下半碗湯後,這才見他緩緩開口“本王倒是認為,本王關心宰相府,便是關心南尋的朝政大事!方才萬宰相亦是說有話要告知本王,不如現在便說來聽聽!或許本王能夠解了你的燃眉之急!”

聽這南奕君意有所指的話,萬宰相一顆心猛地一提,隻覺自己方才的分析的確沒錯,隻怕南奕君早已在懷疑自己與西楚之人有勾結,否則豈會在昨夜那般巧合的出現,今日又是這般及時的進來?

隻是,自己方才讓人帶給楚培的話卻僅限於威脅,即便是給他機會,他也不會當真告訴南奕君!

強作鎮定的眼底因為長久的思索微微呆滯,看出萬宰相心中的矛盾,南奕君卻是不急不躁的緩緩開口“看樣子,當真是有讓萬宰相左右為難的事情!”

聽到南奕君那關切的聲音,萬宰相頓時回神,集中精力應對著對麵淺笑談話的南奕君“攝政王多慮了,本相一切安好!如今沒了國事的操勞,亦是過的瀟灑安逸!又有攝政王時不時的過來關切一番,本相此生隻剩幸福,哪有可操心的事情?”

語畢,便見萬宰相表情輕鬆的伸手執起桌上的筷子,夾起麵前的菜肴一一品嚐,遇到心儀的菜式還會滿意的點點頭,表情十分的閑適享受,絲毫沒有因為南尋此時陷入絕境而擔憂的急切表情!

而南奕君卻在此時放下手中的筷子,拿過一旁的帕子拭了拭嘴角,語帶雙關的繼續說道“怎會沒有操心的事情呢?人生在世,又豈會總是隨心所欲安心快樂?如今萬宰相不能隨意出入相府,你我同朝為官多年,若是有困難處,不必拘謹,盡管告知本王,本王定會盡全力為萬宰相辦妥!”

而這番話落在萬宰相的耳中,卻讓他心頭冷笑!

‘全力辦妥’?

隻怕南奕君早已是等著這個機會要自己的項上人頭了!

若是讓他知曉自己與楚培之事,一來可以以此要挾楚飛揚放棄收南尋為附屬國一事,二來亦可以借機以通敵的借口除掉自己,如此一舉兩得的事情,難怪南奕君這般殷勤的前來宰相府!隻怕是等著讓自己親口承認此事,從而抓住把柄吧!

食不知味的擱下手中的碗筷,萬宰相霍然站起身,麵色平淡的開口“本相吃飽了!攝政王若是喜歡相府的膳食,那便好好的享用吧!”

說完,便見萬宰相轉身離去,而南奕君含笑的眸子亦是驟然陰沉了下來……

第二百一十三章

放下手中的筷子,南奕君盯著萬宰相的身影消失在眼前,隨即招手讓一旁的侍衛走近,麵色陰沉的低聲吩咐道“派人去把方才與萬宰相說話的侍衛帶過來!”

“是,王爺!”那侍衛立即微點頭,朝南奕君行完禮便轉身出了偏房!

南奕君則也是隨即自席間站起身,冷目一掃麵前桌上的菜肴,雙目再次轉向萬宰相消失的方向,心頭卻是泛上一陣失望與冷意!

國家興亡之際,萬宰相居然隻為了兒女情長個人生死而置之不理!

如今楚飛揚步步緊逼,他竟然還隻想著為南鴻燁保住皇位!

殊不知,一旦南尋成為西楚的附屬國,這皇位也就形同虛設!若是呂鑫的軍隊再駐守在南尋,莫說百姓,即便是南尋的皇室,亦不是任由旁人隨意宰殺?

體內漸漸燃起怒意,但渾然天成的尊貴卻讓此時的南奕君看上去僅止於麵如寒霜,隨即夾帶著一身寒氣步出偏房……

陰寒潮濕的大獄內,一名侍衛被雙手綁在‘大’字型的刑具上嚴刑拷打,皮鞭接觸肌膚的清脆聲響隨著鞭子的落下響徹原本死寂的大牢之內!

“說還是不說?”那手持長鞭的侍衛則是麵色陰狠的瞪著眼前遍體鱗傷的侍衛,揮鞭的力道則是隨著時間的推移而漸漸加重,皮開肉綻的血腥讓狹小的牢房內頓時彌漫起一股令人作惡的氣味,隻是那被拷問的侍衛卻是死死的咬住牙關,並未因為皮肉之苦而鬆口出賣自己的主子!

‘轟’!大獄的大門在此時被人推開,一股熱氣頓時撲了進來,與裏麵的陰冷形成了鮮明的對比,刺眼的光線則是見縫插針的射了進來,讓牢房內的人看清了來人,亦是讓來人看清了裏麵的情景!

“參見王爺!”隨著南奕君一步步的走下台階,牢房內的人均是暫停手上的事情,恭敬的朝著南奕君行禮!

“都起來吧!”大門在南奕君踏入大獄時便被關上,此時牢房內光線昏暗,濕氣深重,陣陣陰冷之風自牆角傳來,但南奕君的目光卻始終放在那被拷打的渾身血跡的侍衛身上!

在獄卒殷勤的打開牢房木門後踏進這流淌著鮮血的濕地上,南奕君看著那垂首閉目的侍衛,寒聲道“他還沒有招認嗎?”

“回王爺!不曾!卑職已經連續拷問了兩個時辰,他的嘴巴卻十分的緊,什麽也不肯說!”見南奕君進來,牢房內的人均是屏息靜氣,不敢多發一言,唯有方才進行拷問的侍衛大著膽子開口!

“倒是個硬骨頭,這樣嚴刑拷打都不肯說,看來對自己的主子十分的忠心嘛!”南奕君卻並未惱火,隻是冷笑的眼眸中卻透著刺骨的寒意!

隻見他一手奪過那侍衛手中的長鞭,猛地朝麵前受刑之人抽去……

‘啪’!森森白骨頓時露出皮肉,四濺的血花另那原本緊閉著雙目的侍衛猛地冷抽一口氣,卻依舊是咬緊了雙唇,沒有開口求饒含痛!

南奕君則是丟開手中的長鞭,立於那侍衛的麵前,麵色冷峻、口氣陰沉的開口“不要妄想有人回來救你!你家主子如今呆在宰相府中自身難保,你若想活命,便把知道的一切都說出來!”

奈何那侍衛卻隻是搖了搖頭,忍著身上的劇痛,微喘的開口“要殺要刮悉聽尊便!我知道,即便我在王爺這裏逃過一劫,但在相爺的麵前絕對還是以死謝罪!既然左右不過是個死字,那不如做個忠心之人,還請王爺,莫要在我身上浪費精力!”

說著,那侍衛表情瞬間一變,原本沒有神色的雙目猛地睜圓,唇角處緩緩流下一條血痕,待南奕君察覺到他的異樣想出手阻止時,已是為時已晚,那侍衛早已是咬舌自盡!

陰冷的雙目盯著麵前沒有任何氣息的死人,南奕君不由得皺起眉頭,斷了這條線索,要想再從萬宰相那邊下手隻怕是難上加難,而如今楚飛揚又開始緊逼著自己,難道南尋當真要成為西楚的附屬國了?

與此同時,同樣頭疼的還有謝氏等人!

接到楚培傳回京城的消息,謝氏麵色蒼白的獨自坐在屋內半天,直到楚輕揚下學回到楚王府向謝氏請安,這才發現母親的異樣!

“娘,您這是怎麽了?”最近一段時日,楚輕揚苦思冥想著讓文狄參與到朝堂之中,奈何對方卻是早已心止如水,對於外界的爭鬥看得極清,卻也是撇的極幹脆,讓楚輕揚十分的頭痛!

聽到楚輕揚的聲音,謝氏這才回過神,微微收起臉上外泄的情緒,目光轉向立於麵前的兒子,謝氏淡然一笑,輕聲問道“今日怎麽這麽早便回來了?”

看外麵的天色,距離楚輕揚往日下學可是整整提前了一個時辰!

見自己母親問起,楚輕揚則是毫不隱瞞的說道“母親也知近日秦相的身子越發的不好,已是有好長一段時日沒有上朝!今日文少師提早回了府中,便命人把老師請去了書房,兒子這才能早點回來!不知母親可是遇到了什麽難事?方才怎麽竟怔怔發呆呢?”

見楚輕揚絲毫不放鬆的緊緊問著自己失態的原因,謝氏心神一跳,卻還未做好向兒子坦白的準備,便極力壓下心頭的不安,淺笑著開口“咱們如今身在王府中,母親豈會遇到什麽難事!不過是在考慮你那幾位妹妹的婚事,她們三人也不小了,如今有你祖父的威名在,又有你兄長的勢力在,為她們尋個好人家自不是難事!”

聞言,楚輕揚卻是眉頭一皺,看向謝氏的目光中多了一抹探究,帶著一絲不解的開口“母親糊塗了?小妹的婚事可是父親一早便已定下的,怎能隨意的更改?若是讓對方知曉咱們背信棄義,隻怕父親難為,潔兒的終生也會被耽誤!”

謝氏心頭一緊,方才因為心中想著楚培的事情,便不小心說錯了話,此時抬眼看向楚輕揚,卻發現兒子眼中早已是蓄滿了疑惑,隻等著自己解惑,思緒頓時從得知的消息中離開,謝氏穩住心神的開口“我這坐了整整一日,精神都恍惚了!不過輕揚,你如今年歲也不小了,可有想過成親?雖說你爹爹為你定下了一門親事,但娘親看這京都之中,亦有不少閨秀讓人稱讚,若是想要成就大業,你的婚事可是一門學問,萬不可隻盯著一人看啊!”

楚輕揚本以為謝氏的確是因為坐久了而有些煩悶,隻是從他母親的口中接二連三的聽到成親一事,縱然是楚輕揚,亦是覺得有些蹊蹺!

隻見他不再旁敲側擊,而是直言直語的問著自己的母親“娘,是不是幽州又出了新狀況?自從楚飛揚與雲千夢前去南尋後,幽州與南尋便狀況不斷!如今玉乾帝已是下旨讓楚飛揚務必讓南尋成為西楚的附屬國,他若是辦成此事,咱們則是前功盡棄了!也不知爹的狀況如何!當真是讓人擔憂不已,若非我們留在京都還有要事,否則我早就……”

“輕揚!”楚輕揚的抱怨還未說完,便被謝氏低聲喝止!

“你以為這是幽州楚府嗎?別忘了,這可是楚王府!這裏的奴才可都是你祖父的親信,說話前,先好好過過腦子,否則透露了什麽消息給對方,你認為你的祖父是會向著你我還是向著楚飛揚!”謝氏雙目含著警告,口氣帶著淩厲的訓斥著麵前的楚輕揚,心頭卻微顫,隻希望兒子在知道幽州發生的事情後不會做出莽撞的事情!

見自己的母親竟把他與楚飛揚相比較,楚輕揚眼底劃過一絲怨恨與陰鷙,原本平展的眉微微皺起,似是十分不願聽到這個話題,臉上的怒意半餉才緩緩的淡去,這才語帶冷傲的開口“我自是不能與他相比!他可是祖父一手調教出來的,如今又貴為楚王,就連父親見了也要行禮,我又有何資本與他相比?如今,他也不過是仗著楚王的身份,便看不得我們母子,巴巴的趕去幽州想做出一番大事讓父親刮目相看!”

聽完楚輕揚這一番賭氣的話,謝氏

楚王妃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楚王妃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https://txt.33mai.com/ ***
楚王妃章節目錄
(快捷鍵:←)上一章楚王妃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宋氏驗屍格目錄醫痞農女:山裏漢子強勢寵快穿之拯救人生贏家妖孽王爺捉鬼妃穿越之上門少將重生名門世子妃神醫小狂妃:皇叔,寵不停!重生八零之不做聖母逆天萌娃:神醫娘親有空間邪王追妻:廢柴小獸妃盛寵之毒醫世子妃係統逼我做聖母女配又蘇又撩[快穿]公公有喜了嬌妃難寵:世子爺請放過佛係玄師的日常上門女婿[穿劇]炮灰才是真大佬[快穿]兒子是男配庶女富貴錄不裝逼我可能會死[快穿](係統)當幸運值為max時快穿之虐渣計劃數理王冠虞美人(女配)宦海(科舉)(快穿)讓你懵逼穿成反派他媽[星際穿書]女配等死日常[穿書]霸總的白月光[快穿]
  作者:寧兒所寫的楚王妃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楚王妃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