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楚王妃

第355節

  一席話加上習凜那連呂鑫自己也詫異的身手,讓呂鑫心頭一顫,後背沒來由的沁出一層冷汗,再也不敢與習凜暗自較勁,立即站直了身子,低聲回道“是!”

  看著這樣的呂鑫,雲千夢眼底則是劃過一絲譏諷,從呂鑫的口中聽到‘潑汙水’,當真是讓她想捧腹大笑!

  呂鑫大概是忘了,他這一路上,往自己與楚飛揚的身上可是潑了不少的汙水,有些汙水更是傳入了京都,傳到了玉乾帝的手上!若非他們二人小心謹慎防微杜漸,隻怕早已被他給整垮!

  “攝政王,既然萬宰相心中有疑慮,不如請仵作再為這二位檢查一番!”收回視線,隱去眼底的譏諷,雲千夢淡漠的對南奕君開口!

  相較於始終激動緊張的萬宰相,今日的南奕君太過安靜,似乎是打定主意置身之外,隻是陪著看一場鬧劇,絲毫不參與到這場爭論之中!

  隻怕這也是萬宰相輸於南奕君的地方,他不屑於弄虛作假,也不屑參與到這樣的醜事之中!但為了國家的利益,卻是不得已的出現在這裏,隻因此處還坐著一位楚飛揚,南尋國中,除了鳳景帝,能與楚飛揚身份相當的,便是他了!

  南奕君卻是冷笑一聲,手中的茶盞緩緩放在桌上,這才開口“既然映秋姑娘已經檢查過,且方才映秋姑娘與仵作驗屍得出的結論亦是與仵作相同,本王自然是相信映秋姑娘的結論的!還請王妃繼續!”

  此時,南奕君倒是有些好奇這楚王妃還有什麽花招!畢竟那老鴇脖頸上的劍傷以及鶯兒淤青的手腕,他的確是看的真真切切,這一點的確是無法騙人的!

  見南奕君沒有問題,雲千夢則是對他輕點頭,隨即在呂鑫不注意的情況下,竟快速出手拿過他擱在桌上的佩劍,氣勢恢宏的抽出長劍,細細的看著劍身與劍鋒,這才淡淡的開口問道“老鴇,你的傷是這把佩劍所傷嗎?”

  不知這楚王妃有何目的,隻是既然事已至此,那老鴇自然也隻能順著雲千夢的話點頭“回王妃,老身這傷,的確是這虎威將軍的佩劍所傷!王妃若是不信,大可問老奴身邊的龜奴,當時他可是一直跟在老身的身邊,是絕對不會看錯的!”

  隻是,她後麵加上的那句話,卻是讓南奕君神色驟然一冷,而萬宰相的眉頭則是緊緊一皺,心中暗罵這老貨真是糊塗!這楚王妃明顯是挖了坑等她跳下去,她然還如此多的廢話,殊不知,以楚王妃的聰明才智,即便是一個字,亦是能夠解釋成許多其他的意思!因此,在楚王妃的麵前,除非必要,最好是閉嘴不說話,免得被她利用了去!

  而雲千夢見那老鴇說的這般肯定,隨即笑著點了點頭,借著把佩劍交給映秋,讓她拿著走向那老鴇!

  那老鴇何時見過這樣的陣仗,更何況此時攝政王與萬宰相又在場,若是這楚王妃為了那虎威將軍而命那丫頭殺了自己,隻怕攝政王亦不是多說一個字,眼見著映秋越走越近,老鴇則是節節敗退,麵色越發的蒼白,雙手更是緊緊的護著自己的脖子,不讓映秋有可趁之機!

  殊不知,映秋卻隻是立於她脖子受傷的這一麵,抬起一手輕輕的翻開她的衣襟,再次看了眼她脖子上的傷痕,目光再次落在手中的佩劍上,這番幾次的比對之後,這才肯定的開口“王妃,這老鴇脖頸間的劍傷,並非是虎威將軍的佩劍所傷!”

  “你胡說!那麽多人看到這把劍抵在老身的脖子上,怎麽可能不是這把劍所傷?姑娘,你不能因為自己是西楚人,便如此作賤我們南尋的百姓吧!”老鴇見映秋竟得出這樣的結論,一顆心猛地一跳提的極高,卻是奮力的反駁著,又見此時攝政王亦是坐在此處,膽子便不由得大了幾分,不禁拿出平日裏對付唱春樓姑娘的淫威來,麵色陰狠的瞪向映秋!

  而映秋亦是不懼她此時凶狠的表情,眼神淡然鎮定,氣定神閑的對雲千夢再次開口“王妃,奴婢絕不會診錯!這老鴇的傷的確不是這把佩劍所傷!據奴婢的觀察,她的傷口較為細小,不會是這種長而寬的佩劍所留下的傷痕,倒像是匕首所傷!”

  語畢,映秋便走回雲千夢的身旁,小心的把劍反過來,以劍柄的位置交給雲千夢,隨即立於雲千夢的身後不再開口!

  而雲千夢卻並未立即把佩劍還給呂鑫,而是拿在手中細細的看著劍鋒,纖細的手指沿著劍身緩緩滑動,半餉才抬起頭來,淩厲的目光瞬間射向那老鴇,冷然的開口“虎威將軍所佩戴的佩劍,是西楚兵部統一發放的!這樣的佩劍,除去西楚的將軍,其他三國之人是絕對不會擁有的!更何況這佩劍上亦是印有西楚二字,即便是他國想仿造,也不可能盡數相似!方才老鴇自己也說的確是這佩劍所傷,亦有龜奴作證!可卻與本妃這丫頭的結論相反!兩者均是有理有據相爭不下!既然如此,習凜,去唱春樓的廚房尋一塊生肉來,咱們做個試驗,比較一番不就真相大白了嗎?”

  語畢,雲千夢不再看老鴇越發蒼白的臉色,而習凜卻早已是身影迅速的閃身出了廂房,連讓萬宰相開口阻攔的機會也不給!

  不到半盞茶的時間便見習凜拎著一塊生豬肉走進廂房,把那生肉放在桌上,雲千夢則是親自執起手中的長劍,在那肉身上留下一條痕跡,隻見那肉身被劍鋒輕輕的一劃,頓時露出一條極粗的傷痕,而那老鴇脖子上的傷痕卻是極其的細致,全然不似是被這佩劍所傷!

  “攝政王與萬宰相認為這兩者之間,是誰說了謊?”把沉重的佩劍交給呂鑫,雲千夢掏出絲絹擦了擦手,麵色平淡的問著!

  南奕君在雲千夢讓習凜前去尋肉之時,便已知這楚王妃心裏定是有十分的把握,隻是此時事實真相擺在麵前,他的臉色則是相當的難看,這唱春樓本就是肮髒汙穢之地,如今竟又做出這等下三濫的事情,南奕君心頭怒意更甚,緊抿的雙唇卻在雲千夢的逼問下緩緩開口“王妃好細致的心思,竟能發現兩者之間的不同!”

  “本王的王妃的確心細如發!隻是攝政王不覺得這老鴇的把戲太過幼稚嗎?即便是想要汙蔑人,至少也要做的像些!否則那脖子上的傷,豈不白受了?”楚飛揚則是接下南奕君的話,淡笑著開口,心中卻是感歎雲千夢細膩的心思!

  她之前的一席話,亦是堵住了南奕君的口,這佩劍的確是西楚獨有,而四國對於自家的武器均是十分的看中,各自的武器均由特點!而對於上戰場的將軍而言,那種細薄的長劍實則是不實用的,唯有寬厚的長劍方能在戰場上抵擋一切的襲擊!

  而據那老鴇所言,她脖子上的傷口乃是虎威將軍手中的佩劍所傷,可事實證明,那傷口卻與劍鋒的寬度相差甚遠,一看便知是老鴇說了謊!

  而此時的呂鑫在看完雲千夢的試驗後,滿麵驚訝的緊盯著她的背影,久久說不出話來!

  雖知這楚王妃向來有扭轉乾坤的能力,可此次遇到這樣讓他亦是喊破喉嚨也無法說清的事情,她竟隻是用一個小小的試驗便說明了一切,竟讓呂鑫第一次對這楚王妃產生了一絲敬佩之意,身上的扈氣更是慢慢的收斂了起來,不敢在楚王夫婦麵前顯露!

  “這肉定是做了手腳!”那老鴇見自己的謊言被拆穿,卻是為了保命隻能繼續扯謊,那塗滿大紅丹蔻的手指直直的指著桌上的生肉,力求所有人能夠聽她一言!

  “這肉是從唱春樓的廚房拿來,難道老鴇認為在發生這樣的事情後,南尋的百姓會幫著我們而對付自己人嗎?”雲千夢卻是毫不留情的反駁道!

  “大膽刁民,然弄虛作假糊弄王爺王妃,來人,把她帶下去關起來,嚴刑拷問,定要問出她的陰謀!”萬宰相卻在這時極怒道,隻見他大手一揮,本就立於廂房外的侍衛立即走了進來,不等那老鴇申訴便把人拖了下去!

  呂鑫見萬宰相此時想息事寧人,眉頭猛然一皺,可卻見楚王與楚王妃均沒有開口,心中雖有疑惑,卻不再造次,隻能靜等著接下來的事情!

  南奕君的麵上亦是冷了幾分,楚飛揚與雲千夢此時不開口追究,隻怕是為了之後的事情吧!

  而此時最擔心受怕的便是孤零零立於廂房中央的鶯兒!

  她哪裏會想到連老鴇那樣狡猾的人均是鬥不過這個楚王妃,而萬宰相更是在事敗之後毫不留情的斬草除根,若是她也敗露了痕跡,是不是也落得與老鴇一樣的下場?

  如此一想,那鶯兒的身子不由得顫抖起來,不敢直視那楚王妃太過清亮的雙目,緊緊的壓低自己的頭顱,雙手更是下意識的藏於衣袖之中,不想讓人看到自己那受傷的手腕!

  “鶯兒,你手腕上的傷,當真是侍衛所造成的?”雲千夢卻是悠閑的抿了口熱茶,這才開口詢問已是露出懼色的鶯兒,口氣比麵對老鴇時則是溫和了些許,但夾雜在其中的銳利,卻也是讓人不容疏忽!

  “是!”低淺的聲音自鶯兒的口中傳出,極其不自信的表現,頓時讓人產生了懷疑!

  “既如此,那你就露出手腕,再讓大家一看究竟!”擱下茶盞,雲千夢淡淡的開口,目光卻是射向鶯兒那已經用衣袖藏起來的手腕!

  “王妃,鶯兒還未出閣,豈能在眾人麵前露出手腕?”興許是心頭畏懼,鶯兒竟說出這樣惹人嘲笑的話來!一雙玉手千人枕,她還有何可怕的?

  一時間,廂房內的男子,絕大多數均是露出了譏諷的嘲笑!

  雲千夢卻是不勉強,即便是青樓女子,靠著自己的勞力賺錢,沒有什麽可羞恥的!這比那些坐吃山空,靠著祖上庇佑的紈絝子弟而言,可是好上許多倍!

  “映秋方才也已替你檢查過,隻是,你手腕上留下的那五指的痕跡,卻顯示那人手掌不大!本妃也隻是想讓那侍衛的手,與那手印相比較一番,看看你所說的是否屬實!”雲千夢則也不強迫她露出手腕,隻是輕聲陳述著這個事實!

  而聽到雲千夢此言的呂鑫,卻是立即朝自己的侍衛掃了一眼,隻見那侍衛立即上前,向眾人伸出自己的雙手,隻見那手掌寬厚,上麵布滿了厚繭,一看便知是常年握劍之人!且方才眾人也已看過西楚的佩劍十分的寬大沉重,手小之人根本無法握起!

  此時一看這侍衛的雙手,又想起楚王妃方才的話,倒是十分好奇那鶯兒手腕上的傷痕!

  那鶯兒瞬間感覺到所有人的目光均是集中在自己的身上,額頭不由得滲出一層薄汗,雙手更是死死的捂在衣袖之中不肯拿出來示人,這樣的舉動無疑便是說明她心虛,更是證明了那侍衛的無辜!

  “萬宰相,這鶯兒與老鴇一樣汙蔑我西楚將士,是不是也應該關起來?”雲千夢卻是突然開口,閑淡之中帶著一絲鄙視的看向萬宰相,平靜的臉上亦是漸漸凝聚起凝重之色!

  萬宰相豈會料到萬全的準備下竟也能被這楚王妃一一破解,心煩意亂的直接朝著侍衛揮了揮手,讓侍衛把人拖了下去!

  隻是,即便呂鑫與侍衛沒有傷及老鴇與鶯兒,那陸大人的死卻也是由這二人所引起,看著滿眼通紅的陸家人,萬宰相不禁開口“此次死的可是南尋的朝廷命官,王妃與王爺是不是也該給南尋一個交代?即便方才的事情證明虎威將軍等人是清白的,可陸大人的死卻的的確確是這侍衛所造成!人命關天的事情,絕不能讓凶手逍遙法外!”

  那侍衛見萬宰相一臉絕不輕饒凶手的模樣,卻是突然插話“王爺王妃,卑職當時見那陸大人擋住了道路,本隻想出手拂開他,卻不想他竟滾落樓梯,無心之失卻是讓他命喪黃泉,但此事與將軍毫無幹係!卑職前去請鶯兒姑娘時,將軍便已提醒卑職,不可傷人性命!卑職又豈會在明知不可行的情況下做出這樣的事情?還請王爺王妃明察!”

  方才雲千夢對付老鴇與鶯兒的手段亦是讓那侍衛心中萬分的欽佩,可那陸大人畢竟是死了,與那些肌膚之傷相比嚴重的多,那侍衛便盡力撇清呂鑫的幹係,同時又極力的為自己爭取有力的局勢,希望足智多謀的楚王妃能夠救自己一命!

楚王妃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楚王妃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楚王妃章節目錄
將軍影後的圈粉日常 我在總裁文裏發家致富 快穿之禍水 農家夫婦生活 綠茶人設崩了[穿書] 一姐[古穿今] 全能學霸[直播] 此生應不負[民國] (快穿)炮灰求生記 帶著空間闖六零 我隻想靠臉吃飯 在1967年的生活 七零年代文工團 齊後紀事 竊命者[快穿] 我在古代八卦的日子 林大妞馴夫手劄 沒人比她更撩漢[快穿] 女主跟反派跑了 悠閑富貴美娘子 穿越之農婦食娘 穿越之莫與我拚娘 七零暖寵小知青[穿書] 穿成師徒戀的絆腳石 炮灰逆襲之女配來了 我在青樓改作業 論弱雞如何脫穎而出 宗親家的小娘子 穿越八零年代之權少惹愛 穿成女主閨蜜怎麽辦
  作者:寧兒  所寫的楚王妃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楚王妃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