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楚王妃

分節閱讀352

說實話亦是做人的良心,莫要因為貪圖一時的利益,讓忘了做人的本分!”

韓少勉話中有話,但眾人不難聽出,他是信了李二對李老板的指證!

見韓少勉如今這樣的態度,那李老板心中極了,若是韓少勉認為他因為好處而袒護謝英萍,這怕李家也會被牽連進去,一時間隻見李老板頻繁的朝謝英萍使著眼色,卻不想對方竟是立於原地無動於衷,絲毫沒有解救他的意思,更是讓李老板心頭大怒不已,隻能咬牙切齒的回著韓少勉的話“草民謹記大人教誨!”

韓少勉緊盯著那李老板眼中情緒的變化,已知此時到了問重點的時刻,便嚴肅的開口“既然知錯,那你便把莫管事找你的事情說清楚!”

本低著頭向謝英萍使眼色的李老板聽到韓少勉的聲音,頓覺周身被冷意籠罩,又因為謝英萍竟在此時對自己見死不救,心生恨意,隻見他猛地抬起頭來,帶著一絲衝動道“那莫管事則是希望草民能夠穩住商會的商戶,希望大家團結起來為謝英萍說好話,並且把幽州此時的局勢向草民仔細的分析了一遍,讓草民明白,幽州若是少了謝家,隻怕還有其他的商戶頂上,屆時我們這些小商戶的地位與待遇或許還不如現在,並向草民許諾以玉礦的采掘權,草民這才動心!”

韓少勉認真仔細的聽著李老板的回話,目光同時看向麵色沉靜的謝英萍,見他神色極其的冷靜,便又重新開口問著李老板“那莫管事可就是謝家的管事?”

“回大人,是的!莫管事是謝家資曆最深的管事,亦是謝英萍的心腹,既然他已是開了這樣的口,那自然是謝英萍授意的,否則草民豈會動心?還請大人網開一麵,草民隻是一時鬼迷了心竅,且此事尚且隻是口頭約定,還請大人饒了草民!”語畢,眾人便見那李老板撲通一聲跪在堂上,朝著韓少勉不停的磕頭,隻希望謝家的事情不要牽連到自己!

而韓少勉卻並沒有趕盡殺絕,畢竟犯事的是謝家,這些商戶亦是受害者,多年來均是被謝家壓榨著,此時有這樣大的利潤擺在麵前,自然會動心!

目光自冷漠的謝英萍的身上掃過,韓少勉對那李老板開口“你先起來吧,隻要你方才所說的話均屬實,本官自會從輕發落!”

得到韓少勉的保證,那李老板頓時感激的頻頻點頭,不住的保證道“草民方才所說句句屬實,大人明察、大人明察!”

而韓少勉此時的注意力卻早已是回到謝英萍的身上,其他人均容易對付,但這個謝英萍卻是個棘手的人物,此時堂上已是發生倒戈之事,但謝英萍的眼睛竟是眨也不眨一下,足可見此人定力極強,亦是個心性十分堅定之人,若非經曆過大風大浪之人,隻怕不會這有般的魄力!

“玉礦本是朝廷所有,即便是開采一事,也應經由朝廷的批示,而從方才李老板所言中,謝家仿若已有了這樣的權利!謝英萍,你當真把那玉礦當作是謝家的私有財產了?任由你謝家隨意的決定玉礦歸何人所有?你該當何罪?啪!”韓少勉的語速愈發的快,聲音越發的肅穆,手中的驚堂木更是帶著雷霆之勢猛地拍向桌案,莫說那立於大堂之上的商戶,即便是站在外圍的百姓,亦是因為韓少勉的魄力而紛紛心驚膽戰,不敢出聲!

而唯有謝英萍一人麵不改色的立於堂上,麵對韓少勉的質問依舊是冷靜的回道“草民不服也不解!眾人皆知,謝家是幽州的首富,多年來均是以玉石生意營生!這必然會遭到同行之間的嫉妒與陷害!如今謝家遇到困難,本是希望商會中的同行能夠同舟共濟共渡難關,卻不想眾人竟落井下石,置謝家於不忠不義的地位,當真是讓草民不服!而大人尚沒有審請事實的真相,更沒有詢問草民的意見便有拍堂定案的架勢,更是讓草民不解!還請大人為草民指點一二!”

卻不想謝英萍在方才的沉默中早已是想好的對策,一番話倒是合情合理,亦是顯示出他謝家族長應有的冷靜與氣勢!

而韓少勉亦不是被人糊弄之人,謝英萍方才所指出的均是小問題,真正的重點卻依舊是玉礦的采掘權,如今謝英萍竟想避重就輕,那也要看韓少勉答不答應!

隻見韓少勉抬眼迎上謝英萍直視的目光,緩緩開口問道“難道謝家開采玉礦,亦是旁人陷害的?”

而此時的楚府中,被楚培派去謝宅的侍衛則是快速的回到府中,臉上帶著一絲焦慮的向楚培稟報著“大人,方才衙門傳來消息,韓大人已經命人把謝族長帶去衙門審問!此時幽州商會的商戶們也紛紛被侍衛帶了過去,隻怕今日便要定案了!”

“什麽?”聽著侍衛的稟報,楚培手中的茶盞微微一斜,裏麵的茶水頓時傾瀉而出,灑在地毯之上,卻絲毫沒有引起楚培的注意,隻見他眉頭深鎖,即便猜到楚飛揚已經下手,卻不想速度如此之快,在封了幽州所有的玉礦之後,竟還想在當天定了謝家的罪!

不行,若是謝家被定罪,那自己豈不是少了一條臂膀?

隻見楚培猛然從椅子上站起身,二話不說便領著侍衛朝楚府的大門走去!

守門的門童見自家大人出來,眼中閃過一絲為難,卻也不敢多話的趕緊打開正門……

卻不想,印入楚培眼簾的卻是手持長劍的夏侯勤!

隻瞧見夏侯勤手握佩劍,麵帶淺笑的立於楚府的門外,看著大門緩緩被打開,頓時朗聲開口“想不到姑丈竟會親自迎接本王子!”

第二百一十一章 謝家入獄

聞言,楚培麵色微微一怔,怎麽也沒有想到會在楚府的門外看到夏侯勤,而從夏侯勤此時的裝扮看來,隻怕是有備而來!

眼底漸漸築起防備,卻礙於大門外人來人往的百姓,楚培並未立即開口趕走夏侯勤,既然對方先禮後兵,他自然也會趁著這個機會探探夏侯勤的用意!

“想不到夏侯王子大駕光臨,隻是本官此時正有要事,若是夏侯王子隻是登門敘舊,隻怕隻能等下一次!”不著痕跡的便想打發走夏侯勤,免得他整裝待發的模樣嚇壞了過往的百姓,尤其這夏侯勤的身後竟還整齊的站立著上百的侍衛,其陣仗莫說普通的百姓,即便是那些在朝堂上侃侃而談的文官見了,亦會心驚膽戰!

聽出楚培有意把自己拒之門外,夏侯勤卻是絲毫也不惱怒,嘴角的淺笑則是在捕捉到楚培眼底的防備時越發的深沉,手中的佩劍則是被他別在腰間,這才緩緩開口“本王子今日前來,可是身負重任,姑丈難道不想聽一聽?還是說,您希望本王子當著百姓的麵說出來意?”

這般赤果的威脅,讓楚培心底對夏侯勤的厭惡瞬間加劇,可見夏侯勤如今的架勢卻也知他並非隨口一說,目光觸及到四周漸漸頓足圍觀的百姓,楚培不得不做出讓步,微側身,隨即開口“既如此,那就請進府詳談!”

見楚培妥協,夏侯勤揚唇一笑,麵色卻是驟然一沉,滿身肅殺之氣的對身旁的侍衛命令道“好好守住楚府,不得放出任何人!”

“是!”上百侍衛齊聲應道,嚇退了圍觀的百姓,讓楚培衣袖下的雙手緊緊的握了起來,衣袖猛然往後一甩,帶著一聲冷意的率先踏進楚府的大門!

一路快步走向房,夏侯勤則是亦步亦跟的隨著楚培穿過花園走廊,絲毫不落人後的踏進楚府的院!

隻見楚培猛地收住腳步,隱帶怒意的對身後的管家等人命令道“都在院中守著,沒有本官的命令不得隨意進入!”

“可是,大人……”管家不著痕跡的打量了夏侯勤腰間的長劍,有些不放心的想跟進去!

“在院中守著,聽不懂本官說的話嗎?”卻不想,此時楚培的態度卻是極其的堅決,任由管家不停的向他使眼色,但楚培依舊是獨斷獨行的把除夏侯勤以外的人拒之門外!

此時的楚培雖氣惱,卻依舊冷靜!夏侯勤這般前來早已是引起百姓的騷動,他又豈會在別人均知道他進入楚府後對自己下手呢?

那腰側的佩劍也不過是起到威懾的作用,作為異族,夏侯勤還沒有膽大到在西楚的土地上對朝廷命官下手!

被楚培陰狠的目光緊盯著,管家到口的話隻能硬生生的咽進腹中,領著府中的小廝家丁老實的立於院中等候,不敢再發表任何的意見!

而夏侯勤則是對身後的貼身侍衛輕點下頭,便隨著楚培踏進房!

“說吧,你此番前來有何目的?難道也想把楚府軟禁起來?那也要看你有沒有這個本事!”房大門被緊緊的關閉上,楚培麵色中帶著一絲譏諷惱怒的射向方才在楚府門外耍盡風頭的夏侯勤,他倒要看看夏侯勤打算多管閑事到什麽時候!

夏侯勤卻沒有立即回答楚培的質問,神情閑散的他則是慢慢踱步到窗邊,冷淡的眸子透過窗子看向院中,發現管家依舊是不死心的頻頻探頭往房內張望,眼底不由得升起一抹興味的淺笑,隨即緩緩開口“有沒有這個本事可不是姑丈說了算的!本王子若是沒有猜錯,楚大人方才是想前去幽州衙門救謝英萍吧!楚謝兩家的交情當真是讓本王子欽羨,楚大人竟能夠為了謝家,願意把自己搭進去!”

夏侯勤的話頓時引起楚培的警惕,隻是對方此時卻是神情散漫的看向窗外,一時間讓楚培有些捉摸不透夏侯勤的態度!不禁暗想難道夏侯勤此番前來並非是為了軟禁楚府?

“有什麽話就直說吧!”楚培皺眉走到窗邊,與夏侯勤並肩看向窗外,口氣卻是冷淡異常帶著一絲恨意!

夏侯勤亦不願與楚培多加接觸,隻是奈何楚飛揚要求如此,他也隻能照做,收起臉上的散漫悠哉,平淡的目光中隱藏的是少見的睿智,隻見夏侯勤目不斜視的開口“本王子此番前來,的確是為了阻止楚大人前去幽州衙門解救謝家!”

清楚的吐詞,明確的態度,卻讓楚培心生厭惡,結冰的眼底觸及窗外那溫暖的陽光,卻依舊不能被融化,口氣亦是變得越發的陰寒“這是本官的事情,什麽時候輪到夏侯族在幽州指手畫腳了?”

“我想大人之前應該與王爺有所溝通,有些話,王爺亦是說的清楚明白!我們如今所做的,也不過是在救大人!否則,你一旦出現在公堂上,即便是王爺也保不了你!”麵對楚培的指責,夏侯勤卻是充耳不聞,並非他夏侯族願意這般做,而是如今幽州的局勢,能夠保證楚培安全的,除去韓少勉手中的侍衛,便隻剩自己的人了!而韓少勉的人則早已盡數派出去看守玉礦,迫不得已,才出動了夏侯族的侍衛!

隻不過,夏侯勤隱晦的話卻是觸怒了楚培最為敏感的神經,隻見他頓時轉頭看向夏侯勤,滿目陰鷙的質問道“夏侯勤,你這話是什麽意思?”

看著楚培神情大變,夏侯勤緩緩側臉,平靜的臉上帶著疏離的冷漠,但卻好心的為他解開謎團“你若是出現在公堂之上,不但謝家救不了,還會把自己搭進去!如此一來,楚家必定受到牽連!我想,王爺定是早已說過不會讓您威脅到爺爺,若非如此,您認為夏侯族會多此一舉嗎?”

說的如此的直白,楚培不可能不明了!

隻不過,如今這事亦不是楚飛揚阻攔便能夠停止的,韓少勉可是已經升堂審案,即便謝英萍不透露口風,隻要有心難道還查不出嗎?

夏侯勤則是看穿了楚培的顧慮,隨即開口“您隻需呆在楚府內,事情總會解決的!”

夏侯勤的篤定與狂妄,讓楚培冷笑不已,隨即反問“那你們預備如何處置本官?”

聽到楚培冷然的問話,夏侯勤卻是轉目繼續看向窗外,冷淡道“您的事情,自然是等王爺回來再做定論!”

語畢,便不再見夏侯勤開口,楚培則是凝眉立於原地,看著窗外的天色一點點的轉為黑色,院中漸漸被小廝們點上燈籠,直到管家滿麵慌張的敲響房的門,靜立於窗邊的兩人這才移動身影打開大門,讓管家進來!

“老爺,不好,謝家出事了!”有了夏侯勤之前的提示,楚培此時則是顯得冷靜鎮定的多,隻是心中卻依舊微微揪起,看到管家驚慌失措的表情,一股不詳之感頓時自楚培的心頭升起!

“老爺,韓少……”管家本想直呼其名,見夏侯勤亦在房內,便猛地停住口,待氣緒平複後,這才重新謹慎的開口“老爺,韓大人方才下命,封了謝家!一切與采掘玉礦有關的謝家人,全部下獄!就連謝族長也……”

“謝英萍是謝家的族長,自然是要擔起最大的責任,這樣的事情有何可說的?”而接話的,卻是沉默良久的夏侯勤,隻見他一雙厲目冷掃管家,有些責備他身為一府的主管,竟這般大驚小怪!

“除此之外,可還有其他的事情發生?”見夏侯勤出言責備自己的人,楚培心頭閃過不快,隨即開口轉移話題!

“奴才也隻聽說韓大人判處了謝家,至於其他的事情卻並不清楚!”這也是讓管家不解的地方,韓少勉僅僅隻判處了謝家,對於幽州的所有官員卻沒有立即下手,是因為不敢嗎?

夏侯勤注意到楚培在聽完管家的話後,那強忍鎮定的眼神中微微閃現出一抹放心,心頭不禁冷笑,隨即開口“既如此,姑丈就好生在府中休養吧!一切後續的事情,均等王爺回幽州後再做決定!”

語畢

楚王妃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楚王妃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https://txt.33mai.com/ ***
楚王妃章節目錄
(快捷鍵:←)上一章楚王妃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公公有喜了嬌妃難寵:世子爺請放過佛係玄師的日常上門女婿[穿劇]炮灰才是真大佬[快穿]兒子是男配庶女富貴錄不裝逼我可能會死[快穿](係統)當幸運值為max時快穿之虐渣計劃數理王冠虞美人(女配)宦海(科舉)(快穿)讓你懵逼穿成反派他媽[星際穿書]女配等死日常[穿書]霸總的白月光[快穿]佛係嬌氣包[穿書]農家寡婦好種田快穿之絕色王妃神動天下額娘有喜穿書女配萌萌噠還我命來![快穿]傲寵六零有孕軍嫂從星際歸來神醫小狂妃:皇叔,寵不停!我在紅樓修文物我是男主他爸[慢穿]清宮攻略(清穿)
  作者:寧兒所寫的楚王妃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楚王妃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