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楚王妃

分節閱讀351

備判斷是非分析事情真偽的能力,耿直的性情更是讓此刻的他看起來讓百姓十分的信服!

‘啪!’一聲,韓少勉手中的驚堂木立即拍向桌案,頓時讓立於衙門外的百姓紛紛停止了議論,也讓大堂之上恢複了安靜!

“謝英萍,你可知罪!”韓少勉朗聲開口,中氣十足的嗓音中透著正直的味道,清亮的雙目中更是不參雜一絲雜質!

見韓少勉竟是拿出官威,謝英萍則是冷然的一笑,隨即反問“草民不知大人所指何事!”

見事到臨頭謝英萍依舊是裝聾作啞,韓少勉看著立於大堂中央氣宇軒昂的他,卻是冷靜的開口“謝家私自挖掘幽州玉礦,其罪一!貨物以壞充好出售給商戶,其罪二!如今人證物證皆在,你還想狡辯嗎?”

韓少勉則是一石激起千層浪,讓外圍的百姓聽的真真切切,剛剛安靜下來的場麵,頓時則是炸開了鍋,紛紛議論了起來!

“難怪謝家這幾日被衙役看管了起來,原來是出了這樣的事情!原以為他們家大業大,卻不想是用這樣卑鄙的手段!”

“別忘了,那楚大人可是謝家的女婿,他豈會不向著謝家……”

“老頭子,你胡說什麽!有些話當說,有些話不當說!楚大人的事情你也亂說,不想活了?”

‘啪!’韓少勉手中的驚堂木再次敲響,聽到百姓口中開始議論楚謝兩家的關係,韓少勉心頭微微一緊,隨即嚴肅的開口“肅靜!”

見如今的青天大老爺發話,百姓心中縱使有無數的疑問,卻也是立即咽進了肚裏,不敢再造次!

語畢,便見韓少勉嚴厲的目光轉向冷靜的謝英萍,再次開口“謝英萍,你還有何可說?”

看著滿麵肅穆的韓少勉,謝英萍卻是冷笑一聲,繼而反駁道“草民自是不服!此次出現貨物一事,本是有人從中作亂,大人豈能不問緣由便定謝家的罪?”

謝英萍亦是積累了一肚子的怒氣,韓少勉壓根就不給謝家查清真相的機會,便立即下手讓人看住了整個謝家,即便自己想找出緣由亦是有心無力,如今他卻是堂而皇之的問罪於自己,當真是好笑!

而韓少勉卻也是有話可說“這麽說來,謝家的一切均是冤枉的?那麽請謝族長向本官以及幽州的百姓解釋下,謝家如今所采掘的玉礦,可有官府的公文?本官已經命人清點過,幽州所有的玉礦均是由謝家經手采掘,可卻沒有找到相應的公文批示!謝家為了謀取暴利,竟私下采掘玉礦,此等罪名,謝英萍,你還有何可解釋的?難道幽州就沒有其他商戶了?謝家竟置其他商戶的生死於不顧,這般畸形的競爭手段,你還敢說謝家是無辜的?”

隻不過此時的謝英萍早已是有了腹案,既然韓少勉這般的篤定,那他自然不介意拖著所有人下水!

麵對韓少勉的質問,謝英萍亦是沒有絲毫動容,隻是平淡的開口“韓大人,您出來幽州,可知幽州有商會?若是商會對謝家采掘玉礦一事沒有意見,那說明謝家在幽州的營生手段亦是正常的,您斷不能因為謝家包攬所有玉礦的采掘,便定謝家的罪!況且,謝家亦是有這個能力,若是其他商戶也有這般實力,想必也輪不到謝家坐大!還是請韓大人讓商會中的商戶出來說說看,免得草民說的話,不被大人信任!”

見韓少勉說的這般的肯定,韓少勉眼中的目光則是微閃,視線繼而把此時端坐在堂上的幽州官員盡數掃了一遍,見他們雖沒有開口,但眼底始終是擔著一份小心以及謝英萍反駁自己後的得意,韓少勉便知在這幽州早已是官商勾結,自己想要從這些官員口中聽到指控謝英萍的話,隻怕是難於上青天!

而至於商會那邊,就隻能靠容雲鶴等人了!

思索片刻,韓少勉則是依照謝英萍的話對身旁的侍衛點了點頭,讓他速去辦理此事,大堂審案一度停止,所有人均是凝神等著幽州商會的眾位商戶前來!

韓少勉除去審案時必要的開口,一般狀況下均是沉默不語,而謝英萍則是看清了此時的狀況,亦知道自己每多說一句均會成為別人反駁攻擊的證據,自然也不會開口,兩人一坐一站,心思各異,卻又懷著相同的目的,便是辯駁的對方無話可說!

半個時辰後,便見那侍衛領著十幾名商戶走進大堂!

“大人,這幽州商會中的商戶,卑職已盡數帶到!”向韓少勉稟報後,侍衛便安靜的退回韓少勉的身後,隻是卻又悄然呈上一份信紙交給韓少勉!

謝英萍自然是看到那侍衛的動作,舒展的眉忽而微皺了下,但因那侍衛並未開口說辭那信紙內容,他自然不能擅自質問韓少勉!

“草民等見過大人!”十幾位商戶見到韓少勉,均是驚訝於他過分年輕的年紀,卻又不得不對堂上的他行跪拜大禮!

“都起來說話吧!”把信紙鋪開,韓少勉則是看著上麵的內容,同時開口“這幽州商會如今誰是會長?”

“回大人,會長乃是謝家族長謝英萍!”最是年長的李老板則是站出來恭敬的回話,目光與謝英萍在半空中微微接觸了下,眼波流動中的神采,隻有當事人心中才明了是怎麽回事!

------題外話------

呼呼,一會更剩下的5000……

第二百一十章 二更

韓少勉則是裝作沒有看到這細微的一幕,隻是冷靜的開口“如此說來,這幽州商會中的商戶所做的一切,均是聽從謝英萍的調遣,可是如此?”

顛倒是非黑白交錯有誰不會,既然已經看透了對方的把戲,韓少勉自然是抓著對方的漏洞開口“既然如此,謝英萍竟是讓本官請來各位,這樣的人證,豈能讓人信服?”

“沒錯,韓大人說的好!這商會的人均是與謝家同一個鼻孔出氣,他們的話豈能相信?”

“就是,幽州的玉器均是掌控在他們的手上,如今讓他們替謝家作證,豈不是兒戲?”

韓少勉的話音剛落,堂外的百姓便紛紛出聲罵道,想必他們亦是看不慣謝家的所作所為,今日前來並非因為看熱鬧,而是為了解氣!

聞言,謝英萍則是暗自瞪了那李老板一眼,隨即開口“韓大人,這商會本就是大家自願加入!草民並非勉強任何人!況且,大家同做玉器生意,未免幽州玉器市場混亂不堪,草民這才建議開設商會,這亦是有衙門的公文批示!草民一心為了穩定幽州的玉器市場,卻不想遭到大人這樣的質疑,當真是吃力不討好!”

“是啊,大人!謝族長的確是一片好心!幽州的玉器在質地上參次不齊,謝族長亦是一片好心,為了讓百姓買到好玉,這才開設了商會!且當初這個建議則是受到了大家的認可,這才得意施行!”那李老板則是極盡全力的替謝英萍說項,臉上的笑容與眼中的目光均是商人的謹慎小心,出口的話亦是百經磨練後的精華,讓人尋不到半點錯處!

“是嗎?”可對於他們的一唱一和以及其他人的默認與沉靜,韓少勉卻是絲毫也不曾動搖與相信,隻見他目光漸漸轉向那李老板,冷聲開口“據說這幾日謝家的莫管事頻繁的與李老板接觸,不知可有此事?”

聽到韓少勉的問話,那李老板臉上是笑容頓時消散,一本正經的搖頭否認道“沒有!絕對沒有的事情!大人,草民冤枉啊,草民整日忙著打理自家的玉器行,即便是與莫管事有所接觸,那也完全是生意上的事情,還請大人明鑒!”

麵對這李老板突然的變臉,韓少勉卻是鎮定冷靜,臉上端著的是冷肅的表情,不管對方是激動還是求饒,他始終是保持著最基本的平靜,不讓眼前的繚亂迷花了雙眼而誤導了他的判斷!

而顯然這位李老板則是說了慌,若非韓少勉沒有十足的把握,又豈會突然提到此時,隻見他對身旁的侍衛再次點了點頭,隻見那侍衛快速的走進後堂,從裏麵帶出一名六旬左右的老漢,那老漢畏畏縮縮的看了那李老板一眼,又瞧見立於李老板身旁的謝英萍,身子更是縮了縮,這才趕緊朝著韓少勉行禮“小人見過大人!”

“老漢,起來說話吧!”韓少勉則是疊起方才打開閱覽的書信,清聲開口!

“謝大人!”那老漢在聽到韓少勉的話後,這才起身站好,卻因為畏懼堂上站著的人,不由得朝著另一麵站了站,隨即便低下頭不敢看任何人!

“老漢,你把這幾日李老板見過的人說一遍吧!”韓少勉一掃那李老板不解的目光,隨即開口問著!

老漢見韓少勉問話,自是不敢有所隱瞞的開口“回大人的話,小人是李老板家的夥計,這幾日經常看到謝家的莫管事常去尋找李老板談事情!有一次,小人則是無意間聽到莫管家對李老板談及玉礦的事情,似是提到說隻要李老板替謝家穩住商會的商戶,那日後謝家定會送出幾座玉礦作為謝禮!隻是,他們說話的聲音太小,小人聽的不太真切,也僅止於此!”

“放屁!李二,我好心收留你,你居然當著韓大人的麵汙蔑我!我哪裏對不住你了?你要這般的胡說八道!”那老漢的話音還未落地,李老板便嚷嚷了起來,怒氣橫生的恨不得衝上前對那不敢抬頭的李二毒打一頓,就連一旁的謝英萍,眼中亦是漸漸結成了一片冰淩!

而其他商戶卻是在聽到那老漢的話後紛紛開始交頭接耳,更有膽大的當著韓少勉的麵便開始質問謝英萍與那李老板!

“李叔,難怪之前你總是為謝家說好話,原來你們早已是串通一氣,打算瓜分這幽州的玉礦了!”之前的朱老板則是陰陽怪氣的開口,想想今天冒然的跟著李老板趕到衙門便覺得自己是冤大頭,敢情自己忙活了半天,好處全是這李老板一人獨吞了!

而這朱老板一開始,其他的商戶也按耐不住的開始討伐兩人“李叔真是厲害,沒想到心思這般的沉重!當真是把我們瞞的好苦啊!我們原以為大家同舟共濟的渡過這個難關,卻不想你們早已是暗渡陳倉了,當真把我們所有人都當成傻子?說了那麽多冠冕堂皇的話,原來竟是哄騙我們的!”當日與朱老板爭鋒相對的楊老板,此時也是皮笑肉不笑的開口,想不到自己也有被人當猴耍的一天,這謝英萍當真是好手段!

那李老板一時間百口莫辯,一張口哪裏說得過其他十幾人,更何況,這些人均是精明的商人,口才亦是伶俐的很,一人一口便沒了他說話的餘地,惱羞成怒之下,那李老板狠狠的跺了跺腳,隻能指著那老漢罵道“李二,我待你不薄,你為何胡言亂語?這些話,你是聽誰胡編亂造的?大家也不想想,這樣的人說的話能信嗎?”

“為何不能信?李二是你玉器行的夥計,難道他吃飽撐著,拿著沒有的事情汙蔑於你?事到如今你還想狡辯,當真是可惡!我們大夥竟還差點被你所騙,實在是讓人寒心!”那朱老板不敢對謝英萍發怒,便隻能指著李老板罵道!隻是看他眼中所泛出的嫉妒,隻怕痛恨的並非李老板的欺騙,而是謝英萍那讓出的玉礦並沒有他的份,若是能夠得到幾座玉礦自行采掘,那朱家飛黃騰達便指日可待了!

‘啪!’

“鬧夠了沒有?這裏是公堂,不是你們的玉器行!”清冷微寒的聲音驟然在這片爭執聲中響起,韓少勉麵色微冷的盯著麵前快要打起來的眾人,手中的驚堂木再次被拍響,頓時驚得眾人回神,這才想起這是在公堂之上,而他們竟因為一時的利益得失而險些失禮於人前!

一場鬧劇瞬間被韓少勉給壓了下去,而謝英萍則是在這場爭吵聲中始終保持著沉默,既沒有承認他對李老板做出的承諾,亦沒有否認他以玉礦的采掘權為誘餌而讓李老板為他辦事,謝英萍的態度模棱兩可讓人琢磨不清,也正因為他的沉默,讓其他商戶心頭頓時惱火,也讓李老板成了眾人的攻擊對象,唯有冷眼旁觀的韓少勉深知謝英萍如此寡言不過是在撇清關係,想必他對這李老板的承諾還隻是僅限於口頭承諾,因此在事情被揭發後仍舊能夠這般的冷靜坦然,絲毫不見慌張!

“李二,本官問你,你可曾因為何事對李老板懷恨在心?”韓少勉從小事抓起,慢慢審問,既然已是升堂,自然不能夠放過任何的小細節!

那老漢本是與李老板爭的麵紅耳赤,此時突然聽到韓少勉的問話,頓時咽下即將出口的罵語,改而恭敬的麵向韓少勉,誠實的回答“回大人的話,李老板是小人的東家,自然沒有矛盾!隻是昨日有官爺前去問話,小人隻是把自己聽到見到的說出來而言,還請大人明察!”

見他說的實誠,話語中又是幾番嚴肅,韓少勉不禁微點了下頭,隨即轉向那李老板,問道“李老板,方才李二的話可屬實?”

李老板聽見韓少勉這般問自己,不禁又暗瞪了眼李二,這才不甘不願的回答“是!草民與這李二的確沒有矛盾,卻沒有想到他竟在背後捅了草民一刀,真是人心難測!”

而堂上坐著的韓少勉則是沒有心情聽李老板的抱怨,得到兩人一致的回答後,韓少勉這才公正的開口“既然他與你無怨無仇,那他自然沒有理由誣陷於你!況且,謝家一案牽連甚廣,本官既然負責了此案,自然要徹查到底,派衙役前去各位玉器行與府上詢問,也是必然的事情!各位

楚王妃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楚王妃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https://txt.33mai.com/ ***
楚王妃章節目錄
(快捷鍵:←)上一章楚王妃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大清佳人天外非仙(出書版)帝後耕耘記(康熙與孝惠)誰把流年暗偷換(出版書)穿越之藍眸似水穿越:別惹警花王妃反抗無效:禦狼王的烙印妾娘醉思仙禁忌:麻辣澀女傻妃傳美人要穿越:我是千斤大小姐鳳舞蘭陵(出書版)流年明媚˙相思謀金帝媚亂天下大齡女的瘋狂:剩女寵妃死而複生林家女清朝經濟適用男妖嬈行(穿越)女尊:美人劫不聽話的丫環鳳還巢(作者:張晚知)女尊:把個麻煩帶身邊美食醫妃:殿下,咱不嫁獨步清風快穿係統:男神別過來!穿越之君莫愁平行空間七十年代生活
  作者:寧兒所寫的楚王妃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楚王妃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