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楚王妃

分節閱讀350

他的全力!

待走出密道回到楚府時,此時天色早已大亮,楚培有些不習慣的抬起手遮住了透過窗子射進寢室的陽光,待眼瞳適應了突如其來的光線,這才緩緩放下右手,解開身上的披風擱於床上,隨即走到桌邊,為自己倒了一杯熱茶!

而守在門外的管家則是在聽到內室中發出的瓷器碰觸的清脆響聲後,立即快步的走了進來!

“老爺,您終於是回來了!”看到楚培完好無缺的回來,管家提著的心不由得放了下來,臉上的緊張之色亦是消彌了不少,隻是眼底的擔憂卻坦誠的顯露在了楚培的麵前!

“出了何事?”管家既然能夠這麽快便發現自己回來,想必定是守在院中,此時又滿眼的擔心,隻怕謝家那邊又是出了其他的事情!

“昨兒半夜,韓大人便命人封了謝家名下的所有玉礦!現如今謝家的門口可是吵鬧的不行,不能如期交貨,那些散戶早已是聚集在謝家門外大吵大鬧了!”管家則是立即說出自己心中的擔憂!

“好個韓少勉,當真是與本官對上了!”手中的茶盞重重的擱在桌上,裏麵尚未飲完的茶水則是盡數的潑灑了出來,淡黃色的茶漬漸漸在素色的桌布上暈染開,一如謝家此次的事情越鬧越大,已是隱有一發不可收拾的跡象!

隻是,楚培口中提到的雖是韓少勉,但心中想到的卻是楚飛揚,昨夜兩人之間的談話再次印入楚培的腦中!

尤其楚飛揚那最後一句話‘我不會給你這個機會!’

這是在向他說明不會給父子戰場兵戎相見的機會,亦是在說明不會給自己起這個頭的機會!

隻怕楚飛揚在自己轉身的那一霎那,便已是吩咐韓少勉對謝家進行下一步的打擊,從根源上斷了所有的可能!

想到這裏,楚培臉上的怒意淡去一些,眉頭緊皺,目光凝重,心中明白,自己此次前去南尋找楚飛揚,隻怕是人生最大的失誤!不但沒有讓楚飛揚對謝家放手,反倒是把謝家逼上了絕路!

“若非有官府的衙役擋著那些散戶,隻怕他們早已是衝進謝宅討公道了!”管家則是細細的說著此時謝家祖宅的狀況!

“幽州商會有何反應?”既然謝英萍還未露麵,那便說明事情仍舊有轉機,而如今官府落在韓少勉的手中,謝英萍能夠依靠的,隻怕也隻有幽州商會了!

且商會中的商戶均是幽州有些影響力的人物,他們若是共同抵製韓少勉的封存玉礦的行為,或許還有一線希望,怕隻怕……

想起謝英萍之前的揣測,楚培眉心中泛出一絲為難,眼底的神色不再充滿算計精明,反倒是顯出一抹難色……

而此時的謝家祖宅外,早已是聚集了不少的散戶,他們均是幽州的玉器商,卻因為實力不足,隻能小批量的從謝家購買玉器,但即便購買貨物不多的他們,亦是因為玉礦被官府查封,而麵臨著傾家蕩產的境地!

這些人看著謝家族長已經是整整一日沒有露麵,先前的理智早已是被煎熬取代,漸漸變得焦躁不安,有的甚至是拖家帶口的坐在了謝家的大門口,哭訴著謝家對發生事情後不出麵解決的行為!

隻是,門口有韓少勉派的侍衛守著,讓他們不得而入,又擔心官商結合讓謝英萍脫罪,眾人則是一步不離的守在謝家門口,誓死也要為自己討回公道!

殊不知,此時謝宅內同樣是不平靜!

原本被謝英萍安撫住的各大長老則在半夜得到消息後又開始焦躁了起來,眾人聚集在謝英萍的書房內,麵色沉重的坐在席間,雖然心中均十分的焦急難熬,可卻沒有人率先開口!

而謝英萍則是從昨日起便開始核算賬目,從自己接手擔任謝家族長開始,每一筆賬目均是算的清清楚楚明明白白,壓抑沉悶的書房內,隻剩下他劈裏啪啦打算盤的聲音,雖清脆,卻也讓人顯得心煩意燥!

“英萍,你倒是說句話啊!你整日的撥弄那算盤做什麽?難道你把算盤打通了,那韓大人就能放過謝家?如今謝家出了這樣的事情,咱們最重要的便是想出對策,你即便是把張算的再清楚,那韓大人不給咱們機會,一切都白搭!”一名白發白須的長老則是‘砰’一聲放下手中的茶盞,對謝英萍此時的舉動十分的不滿!

這都什麽時候了,謝英萍居然還有心思在他們麵前打算盤,莫非是他想不出什麽法子,因此打算束手就擒吧!

這可不行,謝家私自開礦已是犯了西楚律例,若是再加上與楚家的官商結合,隻怕這謝家的氣數也盡了!

這是絕對不可以的!

如此一想,方才開口的那位長老則是有些緊張雙手撐著椅子的扶手坐直身子,麵色愈發凝重了起來,卻也是想不出其他的法子,目光隻能看向在座的其他幾位長老,希望他們能夠一些建議!

其他幾人亦是心有餘而力不足,看著不斷撥弄算盤的謝英萍,想著謝宅門外討債的散戶們,眾人紛紛皺起了眉頭,以為年約六旬的長老看不下去的開口“謝英萍,你這是什麽意思?難道是在清算謝家還剩多少銀兩,打算逃跑嗎?你可是謝家的族長,如今出了這麽大的事情,你居然還一副坐視不理的模樣,那些散戶如今這麽一鬧,你認為謝家還有信譽可言嗎?你讓整個幽州如何看待謝家?你想把謝家逼上絕路嗎?若你再這般執迷不悟,別怪我們重新選人!”

此話倒是引起了謝英萍的注意,隻見他撥弄算珠的手指微微一頓,精睿的目光一掃算盤上呈現的數字,這才緩緩抬起頭,神色冷靜的看向已經坐在書房內幾個時辰的長老們,帶著謝家族長特有的孤傲緩緩開口“本族長倒是好奇,你們想要如何換人?如今幽州的局勢,哪裏還是我們說了算的?且看看謝宅外守著的侍衛,你們出的去嗎?從哪些人眼中散發出嗜血的光芒,你們也知道,那可是真正上過戰場的士兵,若真是與他們起衝突,你們認為謝家有勝算嗎?屆時官府再隨意的給謝家定罪,謝家當真是有理也說不清了!”

“那也總比坐以待斃來的強吧!那韓大人不升堂,也不傳召我們,若是隨意的給我們定罪,那謝家豈不是太冤了?”一名脾氣火爆的長老早已是猛力的拍著桌麵,一張老臉氣的通紅,活了一輩子,臨老居然遇到這樣的事情,謝家若是栽在這件事情上,他們這些人死後後無法麵對列祖列宗!

“再等等!韓少勉還沒有狂妄到不升堂便給謝家治罪的地步!”而回應他們的,卻是謝英萍冷靜的回話!

相較於各位長老的怒氣衝衝焦急萬分,此時的謝英萍卻是冷靜異常,隻見他抬頭看了看外麵的天色,此時日頭正毒,想來楚培應該已經在返途中,卻不知楚培有沒有這個能力說服楚飛揚!

“等?謝家可沒有時間再等下去!你之前亦是保證楚大人會處理此事,可是卻沒有想到事情竟是越發的嚴重了!”那名白發白須的長老再次開口,看向謝英萍的眼中帶著一絲期盼,卻又含著一抹失望!

而長老的話卻讓謝英萍平靜的表情微微一怔,平展的眉心瞬間不著痕跡的輕皺了下,似乎抓到了一絲要點,捏著賬簿紙頁的手指更是泛著白光,一抹不好的預感頓時襲上他的心頭!

他可以肯定楚培定是在他們的談話結束後便動身前往南尋,而從現在的時辰看來,足夠楚培往返與南尋幽州之間!

隻是,昨晚下半夜時,韓少勉卻又突然命人封了謝家所有在采掘中的玉礦,這一點實屬蹊蹺!

但此刻把兩件事情聯係起來,卻讓謝英萍突然明白,或許楚培與楚飛揚之間的談判破裂,導致楚飛揚提前下手了!

一時間,謝英萍平靜的臉色微微發白,眉心不由得緊皺了起來,就連方才冷靜的眼神亦是變得十分的駭人,讓在座的長老麵麵相覷,雖不知謝英萍為何會如此,但眾人的心卻是緊緊的揪了起來!

“族長!”而這時,在外奔波了已近兩日的莫管事則是快步走進書房,看到眾位長老都在,莫管事頓時收起臉上多餘的表情,變得冷靜穩重,亦是收回踏進書房的右腳,恭敬的隻立於門外!

早已在莫管家出現在自己視線時便發現了他略帶焦急的神色,謝英萍收起臉上外泄的表情,麵色平淡的站起身,快步走到書房外,在眾長老揣測狐疑的目光中走到花園中無人的角落,這才開口“何事?”

莫管事則是小心的看了看四周,這才走進謝英萍的身邊,極其小聲的回道“奴才方才接到楚大人的消息,他讓人告知您,此路不通!”

聞言,謝英萍眼底的平靜頓時碎裂,寒氣漸漸湧上眼眸,背在身後的手則是緊緊的握成了拳,麵色難看的低沉開口“除此之外,還有其他的話嗎?”

莫管事見謝英萍的神色驟變,便知此事不妙,可楚培相當於是謝家最後的希望,如果他也敗了,那謝家豈不是沒有任何的希望了?

一時間,這安靜的偏隅一角瞬間死寂了下來,兩人則均是斂眉想著其他的法子!

“商會那邊情況如何?”楚培的事情,自然要見了麵才能詳談,但商會能不能穩住,便要看莫管事的本領了!

“除了謝宅外的那些散戶,商會內的商戶均被李老板穩住了!隻是族長,此事不宜拖的太久,否則那些商戶定會認為咱們言而無信!”眼前一片黑暗,莫管事也隻能盡力而為!

謝英萍則是低聲囑咐“此事先不要張揚,免得被長老知道了又是吵鬧不休!韓少勉如今已是對謝家狠下殺手,想必不日便會升堂審案,咱們隻要與商會同心,想必韓少勉亦是拿謝家無法!”

莫管事聽之則是輕點下頭,卻還是沒有忍住說出自己的見解“族長,這韓大人隻是個京官,即便他是奉旨前來掌管幽州事宜,但若是幽州其他的官員均是不承認此事,想必他也是無可奈何,若是咱們再……”

“不可!”隻是,莫管事的建議還未盡數說完,便得到謝英萍的否定“楚培與幽州的其他官員不同!楚謝兩家是聯姻,楚培即便是為了保住楚家,也會出麵力保謝家!而那些官員卻與謝家沒有任何的關係,他們也隻是每年拿著謝家孝敬的銀子睜隻眼閉隻眼罷了!若此時咱們再拉攏他們,難保韓少勉不會在這方麵做手腳,屆時被人反咬一口,隻怕咱們是當真百口莫辯了!況且,不可不要小看了韓少勉,京都端王府可是他的後盾!且他又是玉乾帝看中的朝中新貴,而此次楚王南尋一行卻是把幽州的大權交給韓少勉,你還看不出此人的能耐嗎?咱們現在一麵要做的便是不讓人再抓住謝家的把柄,一麵則是想方設法的脫罪!”

聽著謝英萍的分析,那莫管事則是皺眉點了點頭,的確如族長所說,此時若是再爆出謝家賄賂幽州官員的事情,隻怕韓少勉不用再多做其他的事情,僅僅這一條便能打壓的謝家永無翻身之地!

“那門口的那些散戶,該如何的處理?咱們是盡數退回他們所交的銀兩嗎?”如今,若是銀子能夠擺平謝家所遇到的問題,莫管事等人自是不會心疼銀子,怕隻怕那些散戶已是受人蠱惑,特意過來鬧事,想要敗壞謝家的名聲!

“即便我們現在願意給銀子,隻怕他們收了銀子還會再鬧!相信這幾日便會升堂,一切等到了那個時候再議!你下去忙吧,至於那李老板,他是除去謝家在商會最有威望的,若是必要,給他點甜頭!韓少勉不可能一輩子呆在幽州,楚大人卻是先皇賜封的邊疆大吏,要讓他明白,韓少勉回了京都,幽州依舊是掌控在楚大人的手中,恩威並施,相信李老板心中有數!”沉著的說出這番話,謝英萍則是轉身離開偏角,重新回到書房內!

如今楚培已是觸怒了楚飛揚,而謝家則是隻能靠自己!不過,想必楚飛揚心中亦是會有所顧忌!

即便楚培沒有參與謝家采掘玉礦一事,兩家的聯姻關係卻是改變不了,若韓少勉執意追究此事,那楚家隻怕也是難逃責難!

更何況,楚培自始至終都是此事的參與者,想要撇幹淨幹係,隻怕是癡人做夢!

推開書房的門踏進去,謝英萍帶著一身陰鷙重回自己的座位,腦中卻是反複思量著反擊的對策……

隻是韓少勉的速度卻更快,未時便命侍衛請謝英萍前去幽州衙門問話!

合上麵前的賬簿,謝英萍一掃滿眼焦急的長老們,卻是沒有留下半句話便隨著侍衛踏出謝宅!

當謝英萍麵色平靜的踏出謝宅時,門外守著的散戶們卻是蜂擁而上,紛紛麵帶氣憤的指著謝英萍質問著,場麵一堵混亂,幸而有侍衛擋住才沒有發生實質的衝突!

這幾日謝家發生的變故則是成為幽州百姓茶前飯後的談資,眾人均在揣測這顯赫一時的謝家會有怎樣的結果?亦在猜測代替楚培掌管幽州的韓少勉會不會當真為了謝家得罪楚大人,而楚大人亦是當今楚王的父親,老楚王的兒子!

待謝英萍隨著侍衛踏進幽州衙門的大堂時,衙門的外麵早已是站滿了百姓,紛紛翹首以待的瞅著此事如何的結束!

“草民見過韓大人!”既然是到了公堂之上,沒有功名在身的謝英萍自然隻能自稱草民!

韓少勉一身正三品侍郎服加身坐在桌案之後,麵色肅穆、神情嚴謹,雖年輕卻亦是具

楚王妃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楚王妃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https://txt.33mai.com/ ***
楚王妃章節目錄
(快捷鍵:←)上一章楚王妃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數理王冠虞美人(女配)宦海(科舉)(快穿)讓你懵逼穿成反派他媽[星際穿書]女配等死日常[穿書]霸總的白月光[快穿]佛係嬌氣包[穿書]農家寡婦好種田快穿之絕色王妃神動天下額娘有喜穿書女配萌萌噠還我命來![快穿]傲寵六零有孕軍嫂從星際歸來神醫小狂妃:皇叔,寵不停!我在紅樓修文物我是男主他爸[慢穿]清宮攻略(清穿)穿成重生文男主後媽路人穿越末世毒女狂妃,這個王爺太妻奴七零養家記穿成炮灰他媽惡毒女配養娃記[穿書]奸妃養成手冊虐文女主嬌寵日常穿成男主繼母怎麽辦那個喪屍嫁入了人類豪門
  作者:寧兒所寫的楚王妃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楚王妃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