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楚王妃

分節閱讀349

上窗棱,收起眼底臉上肅穆的表情轉過身,牽著雲千夢走到桌邊坐下,狀似無意的把方才的對話複述了一遍!

雲千夢的眉頭卻是隨著楚飛揚話音的結束緊緊的皺了起來,誰會想到楚培竟會這般的大膽,居然在這種時候還敢秘密的前來南尋,這萬一被南奕君的人抓到,隻怕楚家一門均會被受到牽連!

屆時首當其衝會被捉起來的,便是京都的楚南山,即便他因為婚事而怨恨楚南山,但對方畢竟是他的親生父親,也並未有過虧待他的地方,為何要這般偏執!那皇位就這般的有吸引力,能夠讓他為了至高無上的權利,放棄所有?

美眸漸漸的轉向身旁的楚飛揚,見他神色淡然,麵色平靜,雲千夢心中卻是微微發疼,即便是沒有父子之情,但父子二人如今這樣的對立,想必楚飛揚心中亦是不好受!

柔和的目光含笑的凝視著他,雲千夢伸出手覆上楚飛揚放在桌上的手,淡淡的開口“一切都會過去的!”

聞言,楚飛揚嘴角的笑意則是越發的濃重,轉向雲千夢的目光中則是滿含柔情,看出她那隱藏在眼底深處的擔憂與心疼,楚飛揚卻是不甚在意的開口“一切的確都會過去的!明日便會了結謝家,我亦會向南奕君施壓,相信南尋一事也會盡早的結束!楚培沒了謝家在金錢上的支持,又少了南尋這個外援,定是元氣大傷,自然不會對爺爺造成傷害!”

見楚飛揚這樣安排,雲千夢的心則是緩緩放了下來,他既然能夠這般冷靜的分析事情,那代表楚培的事情並未在他心中留下陰影!

“隻是,以後打算如何安排父親?”楚培自然是動不得,否則楚南山定會傷心!而對於野心勃勃的楚培而言,這些年的精心準備亦不過是為了那一把龍椅,如今希望破滅,不知楚飛揚會如何安排楚培!

而楚飛揚卻是反手握住雲千夢的柔荑抵在自己唇邊,輕輕的吻了一下,這才開口“他有自己的親人與家室,自然是與他們一起生活!我管得了朝政之事,可管不了別人的家事!”

說的這般輕巧,倒是讓雲千夢放心的笑了,能夠開玩笑,便說明楚飛揚並未受到影響!

隻是另一邊的楚培卻是陰沉著臉被人護送回了萬宰相的書房!

“怎麽?在楚王麵前碰壁了?”看了眼滿身怒意的楚培,萬宰相則是幸災樂禍的開口!隻是心中卻是有些不解,楚培竟是不親近那樣出類拔萃的兒子!若是南鴻燁有楚飛揚一半的實力,又豈會讓南藍白送一條命?

耳邊響起萬宰相隱帶嘲諷的問話,楚培瞬間收起眼中的狼狽,神色傲然的踏進書房,腦中響起楚飛揚方才所說的每一句話,目色陰鷙的緊盯著坐在書桌後的萬宰相,一字一句的開口“你曾經企圖破壞老楚王的清譽?”

聽此一問,萬宰相眼中的譏諷頓時消散,帶著一絲訝異的看向楚培,有些不確定的開口“你與楚南山關係並不和睦!”

------題外話------

抱歉,今天沒有完成原定的字數!

我被那表格折磨的已經沒有半點脾氣了,從早上一直填寫到晚上八點,唉……

明天早起碼字,保證更15000,今天讓親們失望了,抱歉!

//* 第二百零九章

聽到萬宰相這樣的話語,楚培則是肯定了楚飛揚所說的話,心頭頓時湧上一陣怒氣,含冰的眸子瞬間射向萬宰相,壓抑著體內的寒意冷聲開口“這是本官的家事,何時輪到萬宰相指手畫腳了?況且,楚南山畢竟是本官的父親,本官豈能容你對他不利?萬宰相,你是否太高看了自己?當真以為除了你,本官就沒有其他的選擇了?”

看著楚培散發出危險的氣息,萬宰相眉頭不著痕跡的微皺了下,楚家家事自己雖然不甚了解,但楚培獨自待在幽州二十幾年,又是娶了謝家的小姐為繼室,難道這一切還不足以說明楚培與楚南山之間的矛盾嗎?

隻是此時楚培的質問,卻是讓萬宰相心頭的篤定漸漸有些動搖,緩緩站起身,萬宰相在心中斟酌著即將出口的話,好半餉才慢慢開口“難道不是嗎?本相以為,楚大人與老王爺之間並未有太多的父子之情!”

“哼!”殊不知,萬宰相的旁敲側擊卻隻是換來楚培的冷哼之聲,看著麵前眼中閃爍著刺探目光的萬宰相,楚培則是警告的開口“想不到萬宰相這般喜歡打探別人的家事!不過,即便本官與自己父親之間關係稍差,也輪不到萬宰相指手畫腳!若是再有下次,萬宰相就不要怪本官不留情麵了!”

“楚培,你這是什麽意思?”見楚培語出威脅,萬宰相臉上的小心翼翼頓時換下,肅穆之氣頓時彌漫整張臉,更是緊張的盯著漸漸走進自己的楚培,原本垂在身側的雙手早已是緊握成了拳,強行壓抑著自己的怒意!

“沒什麽意思!隻是想告誡萬宰相,莫要自作聰明!你若是敢動楚南山一下,那京城中的姐妹花可就遭殃了!不要企圖試探本官的耐性,你要知道,本官已經耐著性子等了這麽多年,不可能再有好性子包容你的過失!”萬宰相的怒聲並未喝退楚培,反倒是用更加強勢的聲音回擊著對方的進攻,此時的楚培麵露冷笑,渾身籠罩在一股危險的氣息之中,讓人望而生畏,即便是位高權重多年的萬宰相,亦是在看到這樣的楚培時,心頭猛然一顫,被對方的氣勢所壓倒!

“這麽說來,楚大人是有了更好的選擇?還是說,楚大人已經完全能夠獨當一麵,打算讓我們成為棄子!”忍下一時的怒意,萬宰相半垂下眼眸,掩蓋中眼底的陰狠,盡量平緩著自己的語氣,平心靜氣卻又隱藏算計的開口!

楚培豈會看不出萬宰相此時的隱忍,奈何如今是自己占了上風,他自然不可能給萬宰相任何能夠翻盤的機會!

隻不過,即便是占了上風,楚培亦還沒有立即與萬宰相翻臉的打算,見對方眉宇間隱隱透著怒意,楚培則是收起渾身的淩厲之氣,心平氣和的開口“萬宰相,你不要忘了,我們二人才是盟友!若此時我們之間發生爭執,你認為這便宜的會是誰?我們合作這麽多年,也算是知根知底的,亦是為了各自的目的隱忍著,若是在這個緊要關頭互相拆台,你覺得劃算嗎?亦或者,你被南奕君軟禁了這些天,已經學會妥協,不打算為你那外甥搶回宮中那把龍椅了?以往的日子裏,我們皆沒有發生大的摩擦,若這節骨眼上發生內訌,那隻能說明我們之間的當真是連半點的信任都沒有,這樣的盟友,你覺得還有必要再聯手嗎?本官言盡於此,今日若非是不放心南尋的狀況,亦不會冒險前來,若你覺得本官還不夠誠心,那咱們也隻能分道揚鑣了!”

一番話,楚培說的動之以情曉之以理,而萬宰相卻是越聽,眉頭皺的越緊,不可否認,楚培的確有看透人心的本事,也有說服人的本領,短短的幾句話便是說進了他的心坎裏,亦是點明了如今雙方十分被動的局勢!

若是這樣的狀況下,他們之間再發生爭執矛盾,那無疑便是便宜了另外兩方!

與其如此,倒不如忍下這口氣,待解決了南奕君與楚飛揚,再與楚培清算這段時間發生的事情!

正要開口回複楚培的話,書房外竟傳來一陣整齊的腳步聲,一簇簇明晃晃的燭火更是瞬間照亮了外麵漆黑的夜幕,而從那陣腳步踏地之聲便可聽出,這顯然是軍隊前進的聲響!

隨著這陣腳步聲越發的靠近書房,萬宰相麵色猛然一變,立即打開密道的入口處,焦急的朝著楚培低聲道“不好,定是被南奕君發現了,你快進去!”

楚培則也是差距到外麵的異樣,尤其那整齊有力的腳步聲更不是普通的宅院家丁所能踏出的氣勢,麵對這樣的突發狀況,楚培心中對萬宰相本是存著一絲懷疑,隻是見他此時麵帶焦急的模樣,便知萬宰相並未出賣自己,這也說明,南尋的攝政王當真是不容小覷!

“進去後便直接回西楚,有事我會派人通知你!”密道的門應聲而開,萬宰相則是立即把楚培推了進去,隨即又扭轉開關,關上了書櫃,自己則是從書櫃上挑出一本書,快步走到書桌後坐下,細細的翻閱著!

‘轟’!

正在此時,書房的門應聲而開,一名侍衛一腳踹開那被插上門栓的雕花木門,隨即恭敬的退至一旁,與眾多侍衛一起迎著後麵麵色冷然的南奕君走了進來!

“攝政王深更半夜前來有何事?竟讓侍衛踹開本相的房門,這又是何意?”握著書卷的手微微一緊,萬宰相平複了挑動的心緒,冷聲開口!

而南奕君卻並未立即回答他的話,如鷹般銳利的雙目則是掃視著萬宰相的書房,不放過半絲細節的審視著這間暗藏玄機的書房,半餉,才見南奕君麵色冷沉的轉向萬宰相,見對方眉間已是聚攏了不少火氣,便冷笑道“萬宰相做了什麽,自己心裏清楚!難道還要等著本王替你揪出來?這深更半夜的,萬宰相竟還不會寢室歇息,當真是讓人好奇!”

說話間,南奕君則已是踱步走到書桌前,淩厲的雙目微微垂下,看到書桌上竟是放著兩本不同類別的書卷,一本則是被萬宰相握在手中,一本卻是蓋在書桌上,南奕君眼底目光頓時凝結成了冰棱,譏諷的開口“想不到萬宰相竟是這般的勤奮,這大半夜的竟還頭懸梁、錐刺股呢!”

聽出南奕君話中的嘲諷,萬宰相亦是順著南奕君的視線看向自己的書卷,當看到另一本看到一半竟反蓋在書桌上的書卷時,萬宰相眼中閃過一絲懊惱,卻又瞬間恢複了正常,誠然的接下南奕君的譏笑,淡淡的開口“這一切可都是拜攝政王所賜,否則本相豈有這樣空閑的時間博覽群書呢?隻是本相此時倒是十分好奇,攝政王半夜親臨相府,不知有何貴幹?雖說如今本相被攝政王奪了權,可攝政王似乎也太過分了吧!難道軟禁了本相還不夠,還想著時刻闖入相府侮辱本相?”

說著,萬宰相手中握著的書卷瞬間被他狠狠的砸在桌麵上,隻見萬宰相亦是麵帶怒意的霍然站了起來,眼中更是含恨的瞪著麵前的南奕君,恨不能用眼中的火焰燒死如今得勢的南奕君!

隻是,這一切落在南奕君的眼中卻成了欲蓋彌彰!

冷目盯著憤怒不已的萬宰相,南奕君好笑的開口“萬宰相以為本王願意半夜趕來這宰相府嗎?隻不過,本王方才接到消息,說今夜的宰相府中似乎有些不太平!本王擔心萬宰相的安危,便親自過來看看!萬宰相畢竟是太子的親舅舅,本王又豈能怠慢了!”

南奕君的話中無故的提到南鴻燁,這讓萬宰相本就緊張的心又是一緊,頓時抬眸看向麵前笑的坦然的男子,心中揣測著對於楚培前來一事,南奕君到底知道多少!

“王爺真是一心為民!隻是,宰相府內外均是布滿了王爺的親信,本相縱然是放心的很,卻不知王爺到底在擔心什麽!難不成,王爺還怕本相插上翅膀飛走了?”一攻一守,萬宰相則是死咬著宰相府一切正常,而南奕君則是滿心懷疑宰相府藏著其他的事情!

而萬宰相的話則是引得南奕君一陣大笑,隨即飽含深意的開口“本王倒是不怕萬宰相插上翅膀,即便是飛上了天,本王亦會把你射下來!怕隻怕,這飛不起來,隻怕便要改為遁地而逃!”

語畢,南奕君雙目笑意隱去,精明的目光緊盯著萬宰相,似要從他的眼神與表情中揪出蛛絲馬跡!

而萬宰相卻是不斷在心中告誡自己,萬不可在此時露出馬腳,否則自己被楚培連累,隻怕萬家則會被滿門抄斬!

微微挑動的燭火在兩人的屏息間照亮各自眼底的神色,一覽無遺的沉靜與掩飾,讓南奕君半眯起了雙眼,而萬宰相的眼中則是浮上了一層冷笑!

“王爺對自己的侍衛竟這般沒有信心?”之間此時的萬宰相則是狀似悠閑的重新坐下身,既然南奕君還有閑情逸致與自己打啞謎,那便說明他心中沒有肯定自己今夜見了楚培!既如此,自己又有何可怕的,況且此時楚培隻怕早已是走遠,南奕君即便是翻遍相府,也隻能空手而歸!

而南奕君則是看出萬宰相眼底的放鬆,神色間頓時變得凝重,目光重新淩厲的掃視著麵前的這間書房,企圖從中找出隱秘的玄機“來人,給本王好好的搜查這宰相府,不得放過任何一個角落!”

“是,王爺!”門口的侍衛聞言,立即整齊的回答,隨即訓練有素的散開,快速的在宰相府中進行搜查!

而南奕君本人卻是走到書架前,麵色古怪的盯著眼前厚重的書架,細細的觀察著書架與牆壁之間的縫隙貼合度,半餉,這才抬手從中抽出一本史記,踱步回到書桌前緩緩落座,與萬宰相分別閱覽著手中的書籍……

“大人,您休息回吧!”而此時密道中的楚培則是領著身後的侍衛快速往幽州趕去!

想不到南奕君的動作這般快,僅僅是幾個時辰,他便已發現了蹊蹺,若非自己沒有離開書房,隻怕此時早已是被南奕君抓住了!

“不用!回去後,你們前去告知謝英萍,說此路不通!”畢竟是大病初愈,楚培的身子依舊有些虛弱,腳下的步子雖快,可麵上已經浮上一層熱汗,氣緒更是漸漸不穩,可見這一夜的奔波,當真是用盡了

楚王妃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楚王妃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https://txt.33mai.com/ ***
楚王妃章節目錄
(快捷鍵:←)上一章楚王妃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我在豪門養熊貓[穿書]大佬都愛我 [快穿]杏林春滿和商紂王戀愛的正確姿勢穿越之敗家福晉穿書之長生木雅Hello我的福晉悠然種夫錄穿越之養兒記小強穿越生活守則六零之酸爽人生[穿越]如何死出鐵骨美感[快穿]穿書之一覺醒來蘇遍全世界穿成龍傲天的炮灰媽[穿書]穿成總裁白月光吻住,別慌[快穿]寒門夫妻我,禍水,打錢[快穿]好媽媽係統[快穿]金夫穿成假的白月光結婚雖可恥但有用[穿書]寵妻如令:BOSS溺愛無度她美得太撩人[快穿]撒個漁網撈相公權寵醫妃女配的分手日常[穿書]豆腐娘子穿越到四十年後愛人變成了老頭怎麽辦
  作者:寧兒所寫的楚王妃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楚王妃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