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楚王妃

第350節

  掃了眼一旁委曲求全的萬宰相,南鴻燁卻是冷笑一聲,隨即開口“宰相難道沒有聽到王叔方才的話嗎?國家興亡匹夫有責!本宮乃南尋儲君,豈能看著自己的國家毀在攝政王的手上?若非今日本宮無意間聽到附屬國一事,難道要等到西楚的大軍進駐南尋皇宮才告知本宮真相?本宮怎還能安靜坐在殿宇之中學習治國之道?隻怕被人賣了也不知曉吧!”

  當著南奕君的麵便是一番冷嘲熱諷,奈何此時南奕君卻是無意與他發生口頭上的爭執,隻見南奕君雙唇緊抿,冷然的越過南鴻燁,徑自朝著大殿的方向而去!

  “太子,您又何必非要橫插一腳?此事皇上已是全權讓攝政王處理,您此時出來,將來若是出了事,百姓定會埋怨您的!”看著南奕君消失的方向,便也知他定是去找鳳景帝商量此事,萬宰相則是規勸著南鴻燁,希望他在此時能夠稍安勿躁,莫要跟著添亂!

  可南鴻燁豈會聽從他的勸解,眼神更是一沉,略帶不悅的冷聲道“舅舅糊塗了吧!此事不管是歸附還是一戰,對本宮可是沒有一點好處!歸附之後,隻怕南尋也是名存實亡,本宮即便登上皇位,也隻是個擺設!若是一戰,雙方實力懸殊,南尋毫無勝算,即便傾南尋全國之力僥幸贏了,留給本宮的也是一個千瘡百孔的南尋!若是敗了,西楚最先斬殺的,便是皇族!你認為這個時候,本宮還有心思坐下來聽老學究的之乎者也嗎?”

  說到這裏,南鴻燁稍作停頓,見萬宰相被他一番指責後臉色有些尷尬難看,眼底不由得浮起一抹不屑,繼而重新開口“本宮不明白,舅舅既然是百官之首,為何總是被南奕君所壓製住?且楚謝兩家的把柄亦是在我們的手上,舅舅難道就不會私下找楚王談條件?”

  聞言,萬宰相眼底劃過一絲無奈,不是他不談,而是對方根本就看不上他們提出的條件,更是無懼他的威脅!

  “太子所言極是!隻是,皇上有先見之明,早已讓臣試探過楚王的口風,奈何楚王口風極緊,不管是金錢還是威脅,均是不放在眼中,著實讓人頭痛!”未免南鴻燁再派人前去與楚王接洽,萬宰相迫不得已隻能據實以告,以往南鴻燁能夠平心靜氣,萬不能在這個節骨眼上再出差池!

  聽之,南鴻燁眉梢一挑,銳利的眼神瞬間射向皺眉的萬宰相,卻沒有再次咄咄逼人的詢問萬宰相!

  一時間議政殿內安靜入夜,南鴻燁緩緩落座在南奕君方才坐過的凳子上,雙手十指交差而握,眉宇間沉靜冷睿,似是在想其他的法子!

  “皇姐用過的法子,咱們自然不能再用!”南藍欲殺楚王妃,這才惹得楚王對南尋步步緊逼!這還是楚王妃活著的局麵!

  若當時死的真是楚王妃,隻怕此時西楚大軍早已是兵臨城下了!

  “舅舅,那虎威將軍與楚王關係不睦!”眼中閃過一絲異樣,南鴻燁嘴角不由得浮上一絲陰笑!

  萬宰相見南鴻燁似是想到什麽計謀,隻是看他的臉色,卻讓萬宰相心底漸漸的不安起來,便出聲阻止“即便呂鑫與楚王不合,那也是西楚的事情!與咱們南尋又有何幹?太子不會以為咱們能夠在他們二人之間挑撥離間吧?那楚王自來到南尋與攝政王和談開始,便處處維護呂鑫,足可見他們二人即便是不合,但楚飛揚的心中卻還是分得清輕重!太子與其想這些沒用的,不如多多學習治國之道方才是正事!”

  見萬宰相還未聽自己的計劃便擺出一副長者之姿教訓自己,又句句不離治國之道,南鴻燁心頭暗惱,對萬宰相已有些不耐之色,隻是如今沒了皇姐,南鴻燁辦事自然是要依靠萬宰相,便壓下心中的不悅站起身,在萬宰相耳邊低語幾句……

  “太子,這……”聽完南鴻燁的話,萬宰相眼底閃過詫異,心中卻是燃起希望,或許這個法子可行,屆時西楚與南尋的位置將會顛倒,自是不用擔心西楚會強行讓南尋歸附!

  “舅舅有時間在此處驚訝,不如早先去準備吧!”抬眸看了看殿外,見雨勢漸小,南鴻燁則是大步跨出議政殿,在宮人的護衛下走向後宮!

  “王妃,這雨勢漸漸小些了,看來過不久就會停了!”拍打在窗棱上的聲音漸小,慕春則走到門口微微打開一條縫隙看了看,隨即返身走進內室開心的說著!

  雲千夢則是把指尖捏著的黑子放在棋盤上,這才抬起頭來看了看窗外,見天色比之早上已是亮白了許多,看來的確是快放晴了!

  “元冬今日可好些了?映秋那邊可缺藥材?”一連的大雨,把雲千夢困在內室中,隻能稍慕春過去探望元冬,也不知那邊情況如何!

  慕春則是拿起方才擱在桌上的刺繡繼續落針,同時恭敬的回答著雲千夢的話“好多了,今早一去,她們三人倒是有說有笑的!奴婢見元冬氣色極為精神,王妃放心吧!”

  聞言,雲千夢淺笑著點了點頭,最近今日總是下雨,而元冬偏偏又是傷在腿上,萬一調理不當,是既有可能落下病根的!隻不過,此時她身邊有映秋與迎夏照料著,倒也是讓人放心不少!

  正出神,正屋的大門便被人推開,一股水汽隨之飄進房內,慕春神色頓時嚴肅了起來,立即放下手中的刺繡走出內室,卻見是楚飛揚走進正屋,便急忙行禮“奴婢見過王爺!”

  楚飛揚見慕春自內室走出,便知雲千夢此時定是在裏麵,便朝慕春微點下頭,把手中的鬥笠交給慕春後大步走進內室!

  “今兒個倒是早啊!”才過了未時便回來了,想必談的不順利吧!

  雲千夢站起身,見楚飛揚鬢發上沾了些水珠,便拿出娟帕走到他麵前,在他落座後輕柔的拭去那點點雨水,笑道“聽聞今兒個一早,呂鑫竟與王爺共坐一車前去皇宮,不知他心中又在打什麽算盤了!”

  娟帕拂過鼻尖,留下一縷自然的清香,楚飛揚見雲千夢這般細心,眼底的淩厲盡收,點點柔情展現在她的麵前,見她收回手,便拉著她坐在自己身邊,淺笑著開口“自然是想套交情!隻不過這馬屁拍到馬腿上了!隻不過是讓他駐守南尋,回來時便立即與我分道揚鑣,可見是氣的不輕!”

  見楚飛揚說的這般輕鬆,雲千夢則是搖頭莞爾一笑!

  “不知那南奕君與鳳景帝作何回答的?若是他們不同意歸附,隻怕咱們隻能一戰了!”心中終究是有些擔心,畢竟這種國家大事並不可能盡數照著他們原先寫好的步驟一一進行,雲千夢便是擔心這中途還會發生變故!

  楚飛揚則是抬手替她把耳邊垂下的青絲勾到耳後,這才笑道“南奕君正左右為難!不管是戰還是歸附,都不是他願意看到的結局!尤其如今鳳景帝竟還把所有的大事全權交給他處理,無論將來結局如何,被罵的始終是南奕君!給他們三日時間討論,相信南奕君定會給出最好的答複!”

  “三日嗎?會不會太長了?萬一那萬宰相散播一些不利的謠言,隻怕屆時又會生變!”雲千夢始終是有些放不下心,畢竟謝家的事情牽扯到楚家,她最是不願看到爺爺辛苦一輩子積攢下的好名聲被毀!

  楚飛揚則是拍了拍雲千夢的手背,心中明白她為何擔憂,繼而出聲寬慰道“無妨!他既然知曉此事奈何不了我,自然不會自討沒趣!萬一因為他的疏忽出了紕漏,這個黑鍋可就要改由他來背,萬宰相雖不及南奕君聰明,卻也不笨,不會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

  聞言,雲千夢稍稍放心,而楚飛揚卻是想起早上未完的事情,一個傾身,在她淺笑的頰邊落下一個輕吻,隨即帶著暗示的開口“夢兒下了一整日的棋,想必是累了,還是上床躺一會吧!”

  語畢,不等雲千夢開口,便打橫抱起她走向不遠處的大床……

  “將軍,難道咱們要一輩子呆在這南尋嗎?”此時的呂鑫卻是坐在唱春樓的廂房中喝著悶酒!

  一旁的侍衛聽到呂鑫轉述楚飛揚的話後,臉色頓時變了,極其難看的問著呂鑫!

  這可比不得在西楚駐守邊疆,畢竟即便是邊疆,那也是西楚的領土!

  可南尋卻不是他們的故土,怎能讓他們安心留下?萬一將來南尋起兵反抗,首當其衝的便是他們這些駐軍,又有誰願意呆在這裏?

  “急什麽?本將軍還未著急,你在一旁咋咋呼呼的做什麽?去,把這唱春樓的頭牌叫上來,本將軍倒要看看這南尋的女人有何讓人著迷的地方!”心中一陣煩悶,呂鑫二話不說便朝著那侍衛的腿上踢出一腳,指揮著侍衛下去抓人!

  隻是那侍衛去了不到一盞茶的時間便又匆匆返回廂房,臉紅脖子粗的抱怨道“將軍,那老鴇然說唱春樓的頭牌還在歇息,即便是王孫貴族前來也是要按照她唱春樓的規矩行事!”

  “啪!”手中的酒杯頓時被呂鑫擲在地上,清脆的瓷器瞬間四分五裂,裏麵的美酒亦是灑了一地!

  本就在楚飛揚的麵前受了一肚子的氣,此時竟還要聽從妓女的命令,這讓呂鑫無論如何也咽不下這口氣,頓時抽出腰間的佩劍,領著自己的侍衛便衝出廂房,一路殺氣騰騰的來到那老鴇的麵前,長劍瞬間架在那老鴇的脖子上,麵色嗜血的怒道“敢跟本將軍談條件,你們活膩了?”

  那老鴇亦不是沒有見過市麵的,也不是沒有見過王公貴族的,這樣的架勢亦是遇到過無數次,隻是今日一看呂鑫身上的衣衫以及那滿是戾氣的臉,老鴇心底不由得微微一顫,隨即陪笑道“將軍息怒!並不是老身不讓姑娘見您!而是唱春樓亦是有唱春樓的規矩,怎不能為了將軍一人破了規矩吧!”

  說著,那老鴇便抬起手想推開肩上的長劍,卻不想呂鑫持劍相當的穩,即便那老鴇用盡全力,那劍鋒依舊是緊貼在那老鴇脖頸間的領口上!

  “本將軍沒有耐心,說吧,頭牌的房間是哪一間?”說話的同時,呂鑫抬起頭來看向唱春樓五層的建築,環視著每一層樓上的房,找尋著頭牌的房間!

  “將軍何不再稍等一會?唱春樓酉時便接了,您又何必急在這一時?”見呂鑫滿身煞氣,老鴇則隻能好言好語的相勸著,隻是言辭間的拒絕卻是顯而易見,似乎當真是不給呂鑫半點麵子,語氣雖軟,但口風卻是極緊,絲毫沒有退讓之意!

  呂鑫見那老鴇敬酒不吃吃罰酒,雙目猛然微縮,手中的長劍已是割破了老鴇的衣襟,勢有隔斷她咽喉的趨勢,卻又在突然間收起了長劍,轉而帶著自己的侍衛朝著方才的廂房走去!

  “將軍,您為何收劍?那老鴇竟這般大膽,連將軍的路也敢攔著!”侍衛不明,回頭看眼那老鴇,隻見那老鴇此時正抬手摸了摸自己的脖頸,隨即鬆了口氣,可眼底卻似乎又含著一絲失望!

  呂鑫卻是經過方才的醒酒早已冷靜了下來,如今自己已經被楚飛揚加諸了不少的罪名,若此行又在南尋犯下殺人的罪名,隻怕自己這條命當真要被老天收回了!

  更何況,不管他願不願意駐守南尋,玉乾帝想要讓南尋成為附屬國的心思卻不會改變,若自己此時阻擋了玉乾帝擴展疆土的步伐,隻怕第一個想讓他死的人,便是玉乾帝!他沒有必要為了一個妓女賭上自己的性命!

  手中的長劍重重的擱在桌上,呂鑫重新拿過一隻幹淨的酒杯斟了一杯美酒,雙目陰鷙的思考著所有的事情,企圖從中找出破綻,能助他離開南尋回到京都!

楚王妃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楚王妃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楚王妃章節目錄
文壇女神的豪門日常 八零軍嫂穿書記 除了美貌我一無所有 王爺太妻奴 重生七零年代農家女 天生不是做和尚的命 田園小酒師 穿越之侯府嫡女 這劇情有問題[穿書] 老公,國家包分配的![星際] 翡翠娘子 農門棄婦:傻夫君寵妻無度 六零清平紀 快穿之掠奪金手指 暗帝狂寵殺手妃 無鹽毒妃:攝政王的心尖寵 七五養兒記[女穿男] 穿越之農家女日常 王妃很別樣 穿越之三夫侍身 妃惹腹黑王爺 笑麵將軍:酷妻難求 邪王逼婚:搶來的寵妃 古董圈女神 自歡 頭號嬌娘 重生之如意佳妻 未來之寫文養萌寶 李代桃僵:相府庶女 白日衣衫盡
  作者:寧兒  所寫的楚王妃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楚王妃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