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楚王妃

分節閱讀346

倍的防備,到時候想要下手,隻怕為時已晚,一時間,副將心中則是顯得有些後悔方才的衝動,何必與這後生晚輩這般較真,索性如今韓少勉手上沒有多少可調用的人,幽州的進出關口又有自己的人把守,若是私底下行動,又有誰會懷疑到自己的頭上呢?

如此一想,那副將便尋思著找其他的借口,卻不料此時韓少勉卻是率先開口“將軍果真是深思熟慮!既如此,那本官便抽回一半的人馬,將軍填補進去那缺少的人數,也免得將來有人在聖上麵前強詞奪理!”

語畢,韓少勉不再理會他,手中的馬鞭用力的抽打在馬背上,掀起一陣塵囂,如一支離弦的箭一般衝了出去……

“該死!”那副將豈會料到韓少勉會來這麽一手,自己不但什麽也撈不到,更是幫著人家做白工,隻怕將軍那邊不好交代了!

“大人,我們現在該怎麽辦?”那副將身邊的侍衛見自己的長官露出一副懊惱的表情,隨即也跟著皺眉望向韓少勉漸漸變小的背影,帶著一絲試探的問著那副將!

“快派人前去南尋把此事稟報將軍,一切等將軍的命令!”那副官則是立即調轉馬頭,一麵吩咐身邊的侍衛,一麵朝著城樓的方向趕去……

“肆兒,咱們也走吧!”如今夏侯勤與聶懷遠均已在幽州露麵,容雲鶴自然是不能與他們同行,便喚過肆兒,兩人從驛館的偏門而出,騎上早已備好的馬匹,朝著幽州商會而去!

“肆兒,可都打聽清楚了!”出了幽州驛館外麵的小巷子,容雲鶴卻沒有快馬加鞭的趕去商會,而是帶著肆兒慢慢的走在幽州的集市上,精睿的雙目四下觀察著如今幽州百姓的表情與反應!

“少爺,都打聽清楚了!那商會便在集市的不遠處!是謝家籌集銀兩籌辦的,亦是由幽州官衙認同的,因此在幽州也是頗具名聲!不過,因為謝家出的銀子最多,加上幽州又是楚大人在掌管,因此商會中一般都是謝家說了算!”聽到容雲鶴的提問,肆兒立即收起好奇張望的目光,麵色認真的開口!

容雲鶴則是麵色淡然的聽著肆兒的稟報,握著韁繩的手則是輕扯繩索,加快了前行的速度……

行走不過一炷香的時間,兩人便來到商會的門外,一座半舊的宅子頓時呈現在兩人的麵前,隻是原本守在門外的小廝卻因為如今幽州發生了大事而被差遣辦事去了!

兩人翻身下了馬背,容雲鶴待肆兒係好韁繩,這才抬腿走進宅子內,隻是還未走到前廳,便聽見裏麵傳來一陣陣的聲討聲……

“謝家實在是太過霸道,一夜間竟出了這麽多的事情!長此以往,這幽州商界豈不是被他們攪和的一灘汙水?大家夥還如何營生?”一道氣憤的怒聲自前廳中傳出!

“朱老板,你倒還有心情在此發泄不滿?你也不想想,謝家的玉礦被官府封了,這以後咱們如何營生?官府打算是自行采掘那些玉石,還是重新交給其他人打理?這謝家可還有翻身的機會?咱們已經許諾的交貨時間已到,卻沒有交出貨該如何向買家交代?你可曾想過這些?”而另一道較為冷靜卻依舊難掩焦躁的聲音則在此時反駁質問著!

“楊老板,不是我不關心這些問題!隻是如今謝家被那新上任的韓大人軟禁了起來,莫說打探消息,咱們就連那謝族長的麵都見不到,你說這事讓我們怎麽辦?難道你還指望著我們指揮自家的家丁前去玉礦,與官府的侍衛衙役搶奪玉石?你不要命,我還要命呢!”那朱老板的聲音再次響起,口氣急衝想必早已是暴跳如雷了!

“朱老板,你這說的什麽話?難道隻有你朱家才以玉石為生嗎?在座的各位,哪一家不比你朱家做的大?我們還沒有動怒呢,你這倒蹬鼻子上臉的罵起來了?難道你想讓那韓少勉看了幽州的笑話?”想不到自己的提醒竟換來對方的辱罵,那楊老板也怒了,立即用力的拍著桌子,以更大的聲音吼著!

“楊……”

“行了!你們是覺得現在幽州還不夠亂嗎?”這時,一道蒼老的聲音插進兩人的對罵之中“你們二位說的都沒有錯!隻是,這韓少勉是京都來的,咱們對他知之甚少,加上楚大人如今尚在休養中,咱們自個鬧翻了天,想必也是於事無補!今日我召集大家前來呢,是想問問各位,你們是如何想此事的?的確,昨日謝家在交貨時出了紕漏,各位中亦有不少人因為一時氣憤而報了官,但你們卻沒有想到,你們此舉卻有可能斷了自家的財路啊!你們是想繼續與謝家糾纏下去還是接受謝家的賠償?都說說自己的意見吧!”

容雲鶴領著肆兒避過院中小廝婢女走到那前廳的後門處,靜立於牆外細細的聽著那老者的聲音,眉頭卻是慢慢的聚攏了起來……

“李叔,您這是什麽意思?您可是這幽州城內除了謝家最有實力的玉器商,但我聽您的意思,是想與謝家私了?”那朱老板再次開口,而他的話則是得到前廳中絕大多數人的認同,眾人紛紛不解,如果謝家倒了,李家便有可能稱霸,可卻不想這李家當家人卻在此時幫著謝家說話!

“李叔,咱們被謝家壓著也不是一日兩日了!他們謝家出售的玉器,不管是極品的還是下等的,那價錢均是比外麵貴了不少,難道您咽得下這口氣?打算一輩子都被謝家踩在腳底下?”方才還與那朱老板爭鋒相對的楊老板,此時也是加入到朱老板討伐李老板的行列中!

一時間眾人七嘴八舌的又議論了起來,紛紛不解那李老板的舉動!

“你們呐,就看著眼前的好處!不瞞你們,方才那謝家的莫管事的確是來找過老夫談及此次的事情!起先老夫的想法亦是與你們一樣,但莫管事卻是分析到,此次的事情來的這般突然這般蹊蹺,你們難道就沒有一點懷疑?大家行商這麽多年,暗地裏使用的手段我就不說了,各位心中都有數!難道你們就不怕這是幽州以外的商人為了吞並這所有的玉礦而設下的陷阱?你們現在因為整垮一個謝家而高興,但咱們又沒有謝家的實力能夠承擔幽州的玉礦,這便宜的,隻怕也是外人!屆時,咱們依舊是仰人鼻息,隻怕還不如現如今的境況呢!”那李老板卻是個見過世麵的,條理分明的向所有人分析著目前的狀況,把各種利弊盡數的講了個透徹,亦是毫不避諱的說出謝家有人找上門充當說客!

眾人一聽這樣的分析,頓時慌了,他們忙著慶賀謝家的倒台,哪裏想到這後麵的深意,如今一被點撥,紛紛恍然大悟,滿麵驚慌的求助著坐在首座的李老板……

而門外的肆兒聽到他們這樣的分析,卻是氣的滿麵通紅,正要闖入前廳,卻被容雲鶴拽住!

隻見容雲鶴麵色淡然的朝他搖了搖頭,隨即拉著滿麵憤憤不平的肆兒離開了宅子!

“少爺,剛才為何不進去說清楚?萬一這幫商人決定與謝家私了,那咱們所做的一切不都白費了?”扶著容雲鶴上了馬背,肆兒這才騎上馬,但臉上卻依舊滿是怒意!

容雲鶴卻是平心靜氣的一笑,淡淡的開口“這個頭已經開了,豈是他們說不幹就不幹的?即便他們答應與謝家私了,但這玉礦的采掘權,官府卻會照舊收回!謝家經過此事元氣大傷,已是不具備競爭的實力!而那些散戶的實力也僅僅隻能夠承擔中等玉礦的采掘!這一點,容家則是穩勝的!”

隻是,今日這一趟,卻讓容雲鶴明白,那謝英萍的確還是有些手腕的!

即便被韓少勉軟禁了起來,卻依舊能夠相處這樣的法子說動這些商戶,加上楚培如今已經清醒,若是他再奪走韓少勉手上的權利,隻怕所有的事情均是發生轉變!

看來,他們的確是要加快腳步了……

雙腿突然夾緊馬腹,受到主人提醒的馬兒瞬間奔跑了起來……

“少爺,您這是要去哪裏?”一看不是回幽州驛館的方向,肆兒擔心的問著!

“去衙門!”而容雲鶴卻是臉色沉穩的開口,手中的馬鞭早已是揮了出去……

幽州早已是謠言滿天飛,而楚府內卻因為楚培大病初愈而依舊平靜無波!

隻是,相較於其他院落的安靜,楚培的內室中卻傳來爭執之聲!

“老爺,您又何必親自前去?你身子尚未痊愈,不如奴才替您前去南尋?”管家苦口婆心的勸阻著整裝待發的楚培,眉宇間的焦急顯而易見!

看出管家眼中莫名的擔憂,楚培不動聲色的開口“不必,你打理好府中事宜便可!本官隻是前去一兩日,你不必擔憂!”

語畢,便見楚培為自己披上一件披風,衣袖與靴子中更是藏了不同長度的匕首防身!

“可是這一路上沒人照顧您,萬一您又病倒了,這可如何是好?”管家依舊不死心,看著楚培已經穿戴整齊,心中萬分焦急,隻希望對方能夠聽他一言!

“出去吧!”可楚培卻是不給他半點機會,隻見一旁的侍衛聽到楚培的吩咐,立即架著管家出了內室!

而楚培則是打開床內側的微微凸起的開關,隻見床後的地麵上立即出現一道裂口,隨著那道裂口緩緩的打開,一條極暗的台階出現在幾人的麵前!

一旁的幾名侍衛則是立即點燃手中早已備好的火把,護著楚培一步步走進黯淡無光的密道之中……

夜半無人,萬宰相則是獨自坐在書房內,盡管那日他對習凜說出那番話,也相信習凜會轉告楚飛揚,但如今被南奕君軟禁在宰相府中,卻是讓他不能親自前去驛館見楚王,如今已過去幾日,也不知楚飛揚到底有何打算?

隻是,近日的平靜卻是讓他心頭萬分的不安,隻覺這份寧靜十分的詭異,帶著一絲蹊蹺,讓他不由得猜想,難道楚飛揚當真不顧及自己與楚南山的名譽?

正想著,書櫃後竟傳來一陣輕敲之聲,讓萬宰相心頭一顫,一股不好的預感頓時襲上心頭,隻是還不等他有所行動,便見那原本緊靠在牆壁的書櫃已是自動的轉開,身披黑色披風的楚培竟是手持火把的走了出來……

“你……”看著突然出現的楚培,萬宰相心頭震驚,臉上亦是詫異不已!

這條密道本是用於逃難之時用,卻不想楚培竟在沒有得到他同意的情況下啟用,讓萬宰相心頭閃過一絲不悅!

而楚培如今活生生的站在自己的麵前,更是讓萬宰相心知,隻怕是幽州出事了,一時間竟不知如何開口!

“咱們好些年沒有見了!萬宰相身子還好吧!”相較於萬宰相的吃驚與訝異,楚培則是鎮定冷靜的太多,麵帶淺笑的自密道中走了出來,看著自凳子上站起身的萬宰相,見他雖養尊處優這麽多年,但忙著與南奕君相鬥的情況下,萬宰相的眉宇間已是起了褶皺,歲月的痕跡深深的烙在了他的臉上,雖儒雅卻也顯得滄桑!

而萬宰相則是心驚的聽著楚培開口的第一句話,見他音色平常,提著的心也隨之漸漸放了下來,眼帶淺笑的開口回道“是啊,許多年不見了!想不到竟會在這樣的情況下想見!難道幽州出了事情?”

說著,萬宰相的視線越過楚培,往他的身後看去,卻發現楚培的身後空無一人,鬆了那口氣又凝聚了起來,目光隨即收回,帶著一絲刺探的緊盯著緩緩走進的楚培!

注意著萬宰相的緊張與不自在,楚培則是藏於心中,不動聲色的繼續開口“隻是一些小事,隻是聽聞楚王如今身在南尋,又聽到南尋發生的事情,便有些擔憂!現在局勢如何?”

萬宰相亦是注視著楚培的表情,見他似乎當真是擔憂南尋的情況,又想起兩人之間的事情,便暫時放下心頭的擔憂,說起能夠引起兩人共鳴的事情“我被南奕君軟禁在宰相府中!這一切均是拜那位楚王妃所賜!想不到楚大人的兒子竟是這般厲害的人物,而兒媳也是不逞多讓的厲害角色!本相與南藍公主均是栽在這兩人手上!如今宮中隻剩太子一人,南奕君則是掌控了南尋的朝政,隻怕這南尋易主是遲早的事情!咱們隻見的協議,隻怕也是竹籃打水一場空了!”

說著,萬宰相不免故意哀聲惋惜著,臉上一片淒哀之情,仿若是對被扼殺的協議無比的心痛!

楚培雖看出萬宰相是故意放大個人情感,想引起自己的反麵情緒!

但對於方才聽到的消息,卻是用心的分析著!

他與萬宰相之間早已達成協議,如果這個協議不能施行,那萬宰相亦會受到衝擊,因此他方才所說的話亦是真話,也沒有必要在這個時候誆騙自己!

隻不過,如今皇宮中除去一個病怏怏的鳳景帝便隻剩一個年幼的南鴻燁,這兩人想要對抗正值盛年的南奕君,隻怕是有些自不量力!

而南奕君則是他們這個計劃最大的障礙!

想到此,楚培眉心一皺,略帶責備的開口“你明知此事關係到雙方的切身利益,當初為何不攔著南藍?如今闖下這樣的大禍,即便你幫助南鴻燁坐上皇位,這南尋還不是要對西楚俯首稱臣?這樣一來,南尋的一切均是掌控在西楚的手中,對我又有何好處?”

想到那南藍為了自己能夠坐上楚王妃的位置而不顧大局的舉動,楚培心頭驟然湧上一股怒氣!

“事已至此,南藍也已死,咱們生氣又有何用?何況,楚大人今日前來,想

楚王妃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楚王妃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https://txt.33mai.com/ ***
楚王妃章節目錄
(快捷鍵:←)上一章楚王妃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原配攻略地獄模式七零年代炮灰女配[穿書]六零之穿成極品他媽娘子總想做寡婦我在豪門養熊貓[穿書]大佬都愛我 [快穿]杏林春滿和商紂王戀愛的正確姿勢穿越之敗家福晉穿書之長生木雅Hello我的福晉悠然種夫錄穿越之養兒記小強穿越生活守則六零之酸爽人生[穿越]如何死出鐵骨美感[快穿]穿書之一覺醒來蘇遍全世界穿成龍傲天的炮灰媽[穿書]穿成總裁白月光吻住,別慌[快穿]寒門夫妻我,禍水,打錢[快穿]好媽媽係統[快穿]金夫穿成假的白月光結婚雖可恥但有用[穿書]寵妻如令:BOSS溺愛無度她美得太撩人[快穿]撒個漁網撈相公
  作者:寧兒所寫的楚王妃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楚王妃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