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楚王妃

分節閱讀341

,隻是身子卻已經轉向了門外!

楚培自是看出夏侯勤並不歡迎他們,也深知在夏侯勤這邊打探不到消息,便點了點頭,由管家扶著走了出來!

目送這二人上了馬車,夏侯勤這才淡然一笑,隻是卻是轉身走向南苑!

“走了?”殊不知,那被史嬤嬤整日打掃的南苑偏房中,竟走出滿頭黑發的容雲鶴!

此時聽到門外響起熟悉有節奏的敲門聲,容雲鶴便麵色淡然的走了出來,果真見夏侯勤快步走了進來!

“不走難道留在這用晚膳?”夏侯勤則是辛苦的坐到椅子上,為自己倒了一杯熱茶,這回才算是真正的享受的細品著!

“謝英萍隻怕已經起了疑心了吧!”否則又豈會前來幽州驛館?

想當初楚王與王妃進入幽州時,也不見謝家人上門拜訪,而謝英萍更是隻有在那批貨物被火燒毀後露過一次麵,足可見謝英萍對謝家在幽州的地位十分的放心!

而此次楚王與王妃不在驛館,而他卻陪著楚培前來,足以看出此人定是有所懷疑,隻怕這矛頭已是瞄準了容家!

聽著容雲鶴的分析,夏侯勤則是讚同的點了點頭,隨即開口“他的確是有所懷疑,把東苑與西苑盡數看了個遍!隻怕便是想找出容家的人!隻可惜,他們千算萬算,卻是漏算了這沒人住的南苑!且之前又有楚培信任的史嬤嬤作證這南苑此時無人,且每天有他們的人負責清理打掃,他們便放鬆了警惕,竟隻去了我的東苑與聶懷遠的西苑!”

說到這裏,夏侯勤則是淺笑著搖了搖頭,這楚培雖也是個老謀深算的人,可比之楚飛揚的麵麵俱到與容雲鶴的心細如發,隻怕還是差了些!這般輕易的便不去南苑檢查一番,可見他當真是大病初愈啊!

至於韓少勉所住的北苑,隻怕在楚培的心中,被玉乾帝派遣而來的韓少勉,理所當然的是玉乾帝的心腹,自然是不可能替楚飛揚藏人!

當真是失策,而這樣的失策,便有可能讓他們滿盤皆輸!

隻是相較於夏侯勤的放鬆,容雲鶴則顯得小心謹慎的多,微皺的眉頭顯示出超乎年齡的穩重,眼中的精算則是泛出商人的精明,夏侯勤的任務已完成,那接下來便是容家與謝家之間真正的較量!

“不過,僅憑一個醫館便察覺出商場的異樣,這謝英萍也不是泛泛之輩!不過,這也足以說明,謝家在幽州的確是做到了一手遮天,任何的風吹草動均是逃不過他們的眼睛!”不過,幸而當初他們商定先開醫館轉移謝家的注意力,如今看來,這條計策十分的成功!

容雲鶴倒不是畏懼自己的身份被謝英萍發現,隻是幽州對於他而言自然是比不得京都那般熟悉,若是冒然的與謝家搶生意作對,隻怕對方定會從一開始便撲死自己!

所謂強龍不壓地頭蛇,便是這個道理!

而在謝英萍想著揪出醫館幕後老板的時候,他們隻需抓緊時間辦事,定能夠打得謝家措手不及!

看出容雲鶴眼中對謝英萍露出一些讚賞,夏侯勤則是笑道“話雖如此,但一個醫館便讓他顯得有些急躁,看來謝英萍也不過爾爾!隻不過,楚培現在這個時候醒來,加上謝英萍觸覺這般靈敏,兩者一旦開始聯手,咱們可要格外的留心了!”

“王爺吩咐我們這樣做,定是有他的理由!咱們隻需打贏與謝家的商戰便可!”對於這一點,容雲鶴卻是絲毫也不擔心!

當初雲相府盡數入獄,辰王趁勢向雲千夢逼婚,楚飛揚竟也能在千裏之外的洛城趕回京都截下新娘,這便足以說明楚飛揚本身的能力!相信他是不會打沒有把握的仗的!

聽著容雲鶴的話,夏侯勤咽下一口熱茶,隨後點了點頭,連容雲鶴都對楚飛揚充滿信心,自己這個表哥斷不會對自己的表弟失去信心的!

“謝家近日最大的一筆買賣大概什麽時候交貨?”夏侯勤已經是有些迫不及待的想看看謝英萍傻眼的表情了!

“我想,他大概會後悔花這麽多的精力在揪人這件事情上吧!”容雲鶴卻是但笑不語,並未說出準確的時間,而是拭目以待的等著與謝家的交鋒……

而楚府的馬車則是穿過熱鬧的集市,朝著僻靜的小巷中駛去……

“醫館並沒有開在集市,而是選了相對幽靜的地段!隻是,也不知那聶懷遠有何能耐,短短數日內,醫館便成為幽州最大的談資!就連謝家旁支的幾位夫人小姐,也在宴會上談論過!”惟恐楚培不了解情況,謝英萍簡短的把醫館的境況說了一遍!

“你不會是在擔心一個小小的醫館便會搶了謝家在幽州的地位吧!”楚培閉目養神,雙耳卻是聆聽著謝英萍方才的話!

隻是相較於謝英萍對於那醫館的緊張與在乎,楚培心中卻是有些眉目!

今年前往京都後,他也聽說過聶懷遠的榮善堂十分受到京都百姓的歡迎,且裏麵別具一格的布局與盡然有序的看病方式,更是與往常的醫館所不同!

但是,讓楚培好奇的是,聶懷遠一看便是隻知學醫救人的呆子,那般獨具匠心的點子,到底是出自他本人還是真有幕後高手指點?

謝英萍則是聽出楚培話中的譏諷,也知自己此次的確是太過在意那個容家!

但楚培是官場中人,而他卻是商人,在商言商,楚培又豈會知道容家真正的厲害之處?

而據說容家的小公子容雲鶴更是容家老太君一手栽培出來的,小小年紀便已是接掌了家族中大部分的家產,並把這些家產打理的井井有條,可見那容雲鶴當真是不容小覷的人物!

奈何自己始終住在幽州,對於京都情況的了解也僅止於這些表麵的傳聞,若是知曉容家與楚王府楚相府的關係,想必能夠做出更加精確的判斷!

目光漸漸轉向楚培,謝英萍眼底劃過一絲冷笑,隨即平靜穩重的開口“大人與謝家可是姻親的關係,如若謝家被擊垮,大人隻怕也是自身難保吧!況且,大人與楚王的父子關係到底如何,即便大人想隱瞞,恐怕也無法遮掩!楚王可是在前來幽州的第二日便已經向本族長表明了他的態度與立場,即便謝家通過大人與楚王有了姻親的關係,但楚王卻依舊是不給大人任何的麵子!加之今日那夏侯勤的態度,大人還打算在謝家麵臨危境時袖手旁觀嗎?”

見謝英萍漸漸語露威脅之意,楚培雙目依舊緊閉,隻是嘴角卻是浮出一抹譏笑,隨即緩緩開口“即便謝族長不說這些,本官心中亦是有數!隻是,本官的家事,還希望謝族長莫要過多的參與!若非你故意想試探楚王的立場,又豈會損失一批貨物?如今卻來與本官理論,豈不顯得小家子氣?更何況,楚飛揚豈是你能夠試探的?民不與官鬥,更何況他是皇上親封的楚王,即便我見了他亦是先行行禮,再是父子之親!如今他沒有用以下犯上之罪治你,就該偷著笑了!”

一段話,楚培雖未睜開雙目,卻是能夠感受到謝英萍變色的臉,向來站在最頂端的謝英萍,何時受過這樣的冷嘲熱諷!

但事實卻讓他不得不低頭,楚王這個稱號可不是他一個謝家便能夠撼動的,若非當時楚飛揚剛來幽州,一切均還在熟悉之中,隻怕謝家早已被楚飛揚給嚴懲了!

想到此處,謝英萍原本平展的雙眉猛然緊皺了起來,心中隻覺如今的局勢真是越發的複雜難以看清,若是再加上一個京都容家,那謝家在幽州的基業,隻怕是有些危險了!

“大人,醫館到了!”此時,車外響起車夫的聲音!

楚培在此時緩緩睜開暗藏淩厲的雙目,而謝英萍則早已整理好自己的心情,麵色平靜的走出馬車……

雖是僻靜的小巷,但此時那醫館外卻是排起了長龍,而裏麵亦是一片熱鬧的場景,小藥童忙著招呼病患,而唯一的大夫聶懷遠則是坐鎮大堂,耐心的為每一位病患診脈看病!

而醫館的布局也與別家不同,雖然病患極多,卻不見淩亂,抓藥、煎藥、看診等步驟均是井井有條,十分的井然有序!

這讓早已聽聞這醫館有所不同的謝英萍,更是用心的觀察著一切,直覺覺得僅憑那隻會看病抓藥的聶懷遠定是想不出這樣好的法子!

一路走來,因為楚培竟還身披大氅,讓所有人紛紛側目與低聲議論,成功的也引得原本認真看病的聶懷遠的注視!

“聶大夫的醫館當真是與眾不同,難怪這麽快便引得百姓的喜愛!”與楚培一同來到聶懷遠的麵前,謝英萍瞅了眼排成長隊的百姓,則是淡淡的開口!

“來人!”卻不想,聶懷遠的注意力竟是盡數的放在診脈上,此時見謝英萍開口,便出聲喚過一旁的小藥童吩咐道“請兩位大人去後堂少坐片刻,待我診斷完再與兩位大人深聊!”

語畢,便見聶懷遠不再對身旁的人開口,而是細細的詢問著病患的病狀,一麵微微點頭,一麵執起手邊的毛筆,快速的在藥方上寫下一串草藥的名字……

看著聶懷遠忙碌的模樣,兩人皺著眉頭跟在那藥童身後走進後堂,殊不知,這一等竟是等到天黑還不見聶懷遠過來!

“聶大夫呢?”漸漸的失去耐性,楚培因為尚在休養中,長時間的坐著讓他的臉色越發的蒼白!

而謝英萍更是因為心中有事,卻又被聶懷遠耽擱了這麽長的時間,麵色愈加的顯出不耐的神色!

小藥童則是有些歉意的開口“還有幾名患者,請二位再稍等片刻!”

聞言,楚培與謝英萍的臉色更加的難看,這聶懷遠當真是個瘋子,為了那些病患竟把他們晾在這裏這麽久!

心頭不由得湧上一股怒氣,便見謝英萍猛地站起身,卻見謝家的管事竟在此時滿麵焦急的從大堂走了過來!

“見過楚大人!”看到楚培在此,那管事眼中露出一抹詫異,隨即老成的向楚培行禮,臉上的焦慮亦是稍稍收斂,卻也是立即起身在謝英萍的耳邊極其低聲的說了好長一番話!

隻見謝英萍的臉上隨著時間的推移漸漸的變得越發的難堪,眼底的盛怒已取代了方才的冷靜,如刀的目光瞬間射向守在門邊的小藥童,怒道“這醫館的主人是誰?”

小藥童有些畏懼的看著盛怒中的男子,雙腿不由得有些發顫,身子緊貼在門框上,一手則是指向那大堂的位置,戰戰兢兢的開口“就是聶大夫呀!”

背在身後的雙手驟然緊握成拳,謝英萍猛然意識到這或許是對方給他下的圈套,而他卻是傻傻的跳了進來,直到事情發生這才反應過來是怎麽回事!

“出了何事?”看著麵色驟變的謝英萍以及他滿身的怒意,楚培自是發覺了他的異常,難道是謝家出了事情?

“我看那聶大夫還有幾個時辰才能過來,楚大人不如先跟我去一個地方吧!”閉上雙目深吸口氣,謝英萍盡量的平複著自己的心情與動怒的情緒,一個商人一旦失去理智,是無法解決所麵對的困境的!

見謝英萍鮮少露出這般沉重的表情,楚培則是點了點頭,隨即讓管家扶著他站起身,一同登上馬車,朝著謝英萍所說的地點奔去……

“到底發生了什麽事情?”讓楚府的管家騎馬而行,此時車內隻剩自己與謝英萍二人,楚培這才開口!

謝英萍抬眸看眼麵色有些不解的楚培,冷笑一聲解釋道“大人昏迷這麽久,竟連消息也變得這般不靈通了?不會是有人在大人昏迷時對楚府的下人做了手腳吧!”

見謝英萍無視自己的好意,楚培麵露怒色,潛伏在體內的官威瞬間迸發了出來,神色凜冽的射向謝英萍,冷聲道“謝族長還是關心自己的事情吧!本官的事情,何時輪到謝族長指手畫腳了?”

楚培的話一時間讓謝英萍冷靜了下來,怒火已是燒毀了他的理智,如今看著同樣動怒的楚培,這才平靜下心情,緩緩開口“謝家今日向商戶提交的那批玉器出了問題!此時正鬧得不可開交!我懷疑,是有人趁機在打謝家的主意了!大人想想,以往幽州一向太平,可自從虎威將軍、楚王等人進入幽州之後,這段時間生出了多少事情?就連謝家也深受其害,難道大人不想揪出那幕後黑手?”

謝英萍開口前,楚培便已是猜到到底出了何事,而對方方才的猜測也並非全然沒有道理,隻是這件事情,還是必須等到了現場才能下結論,免得落入有心之人的耳中,將來成為他人的把柄!

車內一時間陷入沉靜之中,月色之下,馬車平穩且快速的疾奔著,車輪滾過青石路轉向郊外的小徑,在黑暗的樹林中穿梭著……

隨著點點亮光的出現,車上的人也是由遠至近的聽到不少的爭執聲……

“你們說,這批玉器怎麽辦?幸而我們方才仔細的驗貨了,若非當麵查看,我們可就被你們謝家給騙了!”

“是啊!難怪讓我們晚上提貨,原來是等著坑騙我們!竟拿下等貨充當上等貨交給我們!我知道你們謝家家大業大,又有楚大人撐腰,但你們這般欺人,難道就不怕我們進京告禦狀嗎?”

“沒錯!聽聞前不久謝家運往南尋的玉器被盡數燒毀,難道是元氣大傷,便開始昧著良心賺錢?大家本是信任謝家,這才答應你們晚間提貨,卻不想竟然鬧出這樣的事情!如果你們

楚王妃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楚王妃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https://txt.33mai.com/ ***
楚王妃章節目錄
(快捷鍵:←)上一章楚王妃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原配攻略地獄模式七零年代炮灰女配[穿書]六零之穿成極品他媽娘子總想做寡婦我在豪門養熊貓[穿書]大佬都愛我 [快穿]杏林春滿和商紂王戀愛的正確姿勢穿越之敗家福晉穿書之長生木雅Hello我的福晉悠然種夫錄穿越之養兒記小強穿越生活守則六零之酸爽人生[穿越]如何死出鐵骨美感[快穿]穿書之一覺醒來蘇遍全世界穿成龍傲天的炮灰媽[穿書]穿成總裁白月光吻住,別慌[快穿]寒門夫妻我,禍水,打錢[快穿]好媽媽係統[快穿]金夫穿成假的白月光結婚雖可恥但有用[穿書]寵妻如令:BOSS溺愛無度她美得太撩人[快穿]撒個漁網撈相公
  作者:寧兒所寫的楚王妃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楚王妃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