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楚王妃

第341節

  隻是,今日卻又有些不同,早起的百姓還未開始各自手上的活計,便見南城最為熱鬧的大街上竟橫躺著一名隻穿一件紅色輕紗的女子,玲瓏有致的身軀在薄紗下若隱若現,引得男子目不轉睛,卻讓女子謾罵不已!

  “咦?這不是南藍公主嗎?”聚集在女子身邊的人愈發的多,人群中突然響起一道男聲,似是刻意的提醒周圍的百姓,又仿若是不經意間的詫異!

  聞言,所有人均是眼露震驚,想不到南尋國的公主竟真如昨日傳言的那般不堪,不但公然勾引男子,此刻竟還赤身果體的橫躺在大街上,這簡直是丟盡了南尋國的臉麵!

  “她不配做我們南尋的公主!皇上昨日已是下旨,貶她為庶人了!”而人群中早有見不管南藍這般模樣的衛道夫,隻消有一個人喊出討伐南藍的聲音,其他人的膽子自然也跟著大了起來,更何況,此時城門口宮門口已是張貼了昨夜鳳景帝所下的那道聖旨,沒有了封號,南藍連普通的老百姓都不如,又有誰會畏懼她?

  “真是丟人現眼,此時西楚的楚王還在咱們南尋,她居然做出這樣傷風敗俗的事情,簡直就是丟盡了咱們南尋國女子的臉麵!還說是公主,也不知平日裏她的生活是多麽的糜爛!”一名抱著孩子的中年女子,一手捂住自己孩子的雙眼,不讓孩子看到眼前讓人羞澀的景象,一麵則是出言聲討南藍,眼底盡是厭惡與嫌棄!

  “這你就不知道了,這南藍就是為了勾引楚王,才用這樣下三濫的手段!可惜即便是隻穿一層薄紗,人家楚王還是沒有多看她一眼!”眾人紛紛議論了起來,一雙雙帶著極度明顯厭惡的眸光,毫不留情的射向南藍,淩厲的目光讓昏迷了整整一夜的南藍終於在吵雜的環境下幽幽醒來……

  隻是,此時的她不僅僅肩頸處隱有疼痛,就連頭也是昏昏沉沉的,若非身下那堅硬冰冷的路麵讓她渾身酸疼不已,隻怕南藍還處於沉睡中……

  四周的驚訝謾罵聲在南藍轉醒後瞬間壓低了不少,但即便如此,冷冽的視線依舊灼熱的交織在她的身上,讓南藍顧不得身體的疼痛瞬間抬起頭,卻發現自己竟被一群穿著普通的百姓圍在中間,心頭一時大怒,南藍不禁怒喝道“大膽!”

  隻是,她的大喝卻沒有換來眾人膽戰心驚的表情,一張張嘲諷的臉瞬間浮上眾人的麵上,更有膽大之人出聲譏笑道“還真當自己是南尋國的公主啊?也不看看自己如今的德行,即便是唱春樓的姑娘,也沒有你這般YIN蕩無恥吧!”

  “放肆!居然敢出言汙蔑本宮,來人!”看到眾人眼中對自己的不屑,南藍怒上心頭,能得從地上站起來,指著方才開口侮辱她的女子厲聲道,淩冽的眼神讓周圍對她指指點點的百姓紛紛往後退了一步,即便今日的南藍已經不是高高在上的公主,但長久以來所凝聚的威信卻還是能夠威懾到普通的老百姓!

  尤其這南藍此時穿成這樣竟還如此的囂張,更是讓人深覺此女已是沒臉沒皮,即便是再難聽的話落在她的耳中,隻怕她也是無動於衷!

  “哼!你當真以為自己還是公主嗎?也不看看如今自己的德性,隻怕青樓女子,也不會如你這般大膽吧!”隻是,亦有不讓南藍好過的人存在,隻見一名男子譏諷的開口,眼中的嘲諷讓南藍這才注意到眾人看向自己的眼神,猛地低頭一看……

  “啊……”尖銳的尖叫聲瞬間直衝雲霄,南藍滿麵羞紅,立即抱著自己的身子蹲在了原地!

  可她的身上僅有一件透明的薄紗,即便是護著前麵,背後卻依舊讓人一覽無遺!

  隻見她驟然抬起頭來,滿眼陰狠的瞪視著久久不散的人群,怒罵道“賤人賤人賤人,都給本宮滾!再看本宮一眼,本宮便讓人挖了你們的狗眼!”

  殊不知,本來因為她的舉動而心生憐憫的百姓,因為她這番凶殘的話,眼中對她的可憐瞬間褪去,紛紛開始指責謾罵這位有辱皇室尊嚴的公主!

  南藍抱頭蹲在原地,承接著所有人的指責,心頭怒意橫生,突然猛地站起身便朝著一名較為柔弱的女子伸手打去……

  不想她的舉動更是點燃了百姓心中的怒意,所有人蜂擁而上,對她踢打謾罵,更有甚者趁著這樣的機會,輕薄著如此穿著的她……

  而方才出言故意挑釁南藍,引得百姓對南藍有更深怨恨的幾名男子卻是功成身退,在百姓湧上前時急流勇退了下來,瞬間消失在大街上!

  看似尋常的現象,卻是透著不尋常的詭異,身在其中的百姓雖沒有察覺,但坐在大街斜對麵茶樓上的雲千夢與楚飛揚,卻是看得一清二楚!

  “那幾人,隻怕不是同一撥!一人借機提到了你的封號,隻怕是向抹黑咱們!而另一人則是不斷對百姓提及南藍所作所為,隻怕是鐵了心的想置她於死地!”雲千夢坐在靠窗的位置,手捧著一杯清茶,把方才不遠處所發生的一切收於眼底,隨即緩緩分析道“隻是那向抹黑咱們的人,卻又似乎為自己留了一條後路!畢竟,咱們若是在南尋出了意外,他也必定討不到好處,覆巢之下豈有完卵?想必呂鑫定也是懂得這個道理的!隻是另一撥人,便不知是南鴻燁與南奕君兩人中哪一位的!”

  語畢,雲千夢蛾眉微蹙,眼底卻是閃過狡黠的目光,想必心中定是有數,卻又留給楚飛揚發揮!

  見慕春把帶過來的早膳一一擺放在麵前的木桌上,楚飛揚則是嘴角含笑的為雲千夢盛了一碗米粥,隨即奪過她手中的茶盞,微帶責備道“尚未用早膳,豈能喝太多的茶?小心傷了脾胃!”

  說完,便把粥碗往雲千夢的麵前推進了幾分,狹長的眼眸掃了眼外麵聲勢浩大的場麵,這才緩緩分析“應當是南鴻燁的人!比之南奕君,南鴻燁更不希望南藍活在這個世上!對於他而言,南藍的存在是一個汙點!而這個汙點極有可能會成為他登上皇位的絆腳石!畢竟,南尋國公主與太子同出一母,自小感情深厚,這是眾所周知的事情!南鴻燁自然要趁此時除掉南藍,免得將來壞了他的大事!隻是,他畢竟年紀尚小,有些事情思慮不周,即便是想與南藍撇清關係,他對自己的皇姐這般冷漠無情,隻怕將來的名聲也不會太好聽!”

  見楚飛揚分析,雲千夢則是執起瓷勺,輕輕的攪動著碗中微燙的熱粥,隨即點了點頭,繼而接著開口“倒是那鳳景帝讓人詫異不小!看似羸弱的人,做事卻是果斷明快,卻在南鴻燁辦事不周的情況下,沒有伸出援手!”

  “他無非便是想鍛煉南鴻燁!如今南鴻燁身旁又少了一個可以協助他的人,鳳景帝自然是想在最短的時間內讓南鴻燁成長起來!隻怕這件事情,也是他對南鴻燁的一個考驗,身為帝王,最不需要的便是骨肉親情!”冷然的目光與外麵日漸炎熱的氣候形成了鮮明的對比,再次把視線轉向雲千夢時,已是柔情似水不帶一絲淩厲,楚飛揚為她夾了一些可口的點心小菜,督促著雲千夢盡數吃進口中!

  聞言,雲千夢則是讓慕春暫時關上窗子,杜絕外麵難聽的謾罵聲落入耳中,而另一間酒樓中,卻是端坐著滿臉陰笑的呂鑫,隻見他一麵品茗,一麵欣賞著南藍被南尋的百姓踢打指責!

  “將軍,昨晚為何不直接辦了那南藍?”替呂鑫布置好一桌的早膳,侍衛則是不解的開口!

  昨夜他們守株待兔的守在宮門口,見太監把南藍送出宮扔在大街上,便悄然無聲的把南藍帶回馬車內,替她換上當時在山洞中的紗衣,隨即把她送回大街上!

  隻是,南藍雖可惡,卻也是一名嬌滴滴生活在宮中的公主,那玲瓏有致的身軀亦是讓幾名呂鑫的親衛心血澎湃險些把持不住,卻不明白將軍為何攔著他們!

  見自己的侍衛這般不解,呂鑫好心情的解釋道“你以為南奕君是傻子?即便他與南藍不對盤,卻是個以國家利益為重的人!如今是南藍做錯了事,鳳景帝迫不得已才把她貶為庶人!若是被那二人發現本將軍動了南藍,隻怕所有的矛頭均會指向本將軍,到時候這局勢可就被他們逆轉了,莫說本將軍或許不能活著回西楚,即便回到了京都,皇上也不會放過本將軍,那禦史的一張嘴指不定會把本將軍編派成什麽模樣!”

  而自己之所以派人替南藍換衣,也不過是要坐實南藍YIN蕩的罪名,讓南奕君即便是有心栽贓於他,也是沒有任何的證據!

  那侍衛見呂鑫竟分析的這般透徹,頓時恍然大悟,難怪世人常說‘色字頭上一把刀’!這美色,當真是會要了人的命!

  這也難怪將軍昨日寧願去青樓,也不願碰那南藍一下!

  “楚王今日可有去皇宮?”陰狠的目光透過木窗看向大街,隻見此時南藍身上唯一的紗衣早已被人撤下,此時的她當真是不著寸縷的立於眾人的麵前,竟還這般理直氣壯的與百姓撕扯打架,可見此女真真是沒臉沒皮,也難怪楚飛揚連正眼也沒有瞧她一下!

  “楚王不曾去皇宮!據說楚王一早便帶著楚王妃出了驛館,但具體的去向卻沒有打聽到!”那侍衛的目光亦是飄向了大街上,在南藍那富有彈性的身軀上流連了一番,這才收回視線,認真的回答著呂鑫的問題!

  “哼!若是連你也能打聽到楚飛揚的去向,那他就不是楚王了!”聽著侍衛的答複,呂鑫恨恨的咬了一口包子,臉上的陰霾卻是更重了幾分,眼底的算計緩緩浮出表麵,半餉才開口“昨日派出的人可已經安全出了幽州了?”

  “是!昨夜便已離開幽州!”見呂鑫對自己露出不屑的神情,那侍衛心中亦不敢有埋怨!

  畢竟,楚飛揚的能力毋庸置疑,就連將軍亦是在楚王的手中吃過不少暗虧,自己自然更沒有資格與楚王相提並論!

  聞言,呂鑫則是陰笑了起來,看樣子,經過這段時間,幽州還是在他的掌控之下,那韓少勉說到底也隻是富家公子不頂用,自己隻是留下的副將便能夠對付他,隻怕將來上了戰場,依舊是個貪生怕死之輩!

  而此時窗外已是打鬧聲一片,眾人看著如潑婦一般不要臉麵的南藍,一個個均是不停的朝著南藍吐著口水,十分不齒這樣的人曾經居然是宮中的公主!

  “這樣沒臉沒皮的人,若是在民間,早已是被處以火刑!”一名在方才的打鬥中被南藍打中的中年女子柳眉倒豎的怒罵道!

  而她這番言語一出,圍觀的百姓這才回過神來,紛紛對南藍怒目而視,腳下的步子更是漸漸朝著南藍靠攏!

  “火刑!火刑!火刑!”不知是誰起了頭,所有人紛紛開口高呼,似是把南藍當作妖女,欲處置而後快!

  南藍見勢不妙便想轉身逃跑,卻不想四周盡是南城的百姓,就連附近的茶樓酒樓上,也站滿了看客,一時間,南藍這才意識到自己早已被鳳景帝從皇族的族譜中除名,如今的她已不是高高在上的公主,不著片縷的身子更是讓她明白,此時的她連最低賤的貧民也不如!

  隻是那一聲高過一聲的‘火刑’,卻讓南藍心頭發寒,求生的讓她四下逃竄,可惜她的四麵早已是人群,不管她往哪一個方向逃去,均會被人群所堵住,那雙總是孤傲的眸子此時已是被驚慌失措所填滿,可身為皇族公主的驕傲又讓她無論如何也不願意朝麵前這些刁民下跪求饒!

  隻見她雙手緊緊的護住胸前,被不斷逼近的百姓逼入絕境之中,卻不敢再胡亂咒罵這些百姓,免得更加激怒他們!

  “還真當自己是公主?瞧她那眼神,擺明便是看不起我們這些百姓!”見不慣南藍那傲慢的眼神與表情,又瞧著她故意用身子勾起在場的男子們,一名女子猛地衝上前甩了南藍一耳光,隨後便見四周的百姓紛紛上前開始新一輪的拳打腳踢,最後由幾名孔武有力的男子壓著南藍走向大街的盡頭!

  “放開我!把你們的髒手拿走!本宮乃是金枝玉葉,豈是你們能夠碰觸的!你們這群刁民,我要讓父皇殺了你們……”雙手被幾名男子用力的反拽著,毫無憐香惜玉的動作疼的南藍滿頭大汗,讓她扯著嗓子便大聲吼道,渾身的怒意即便是隔著厚厚的宮牆,亦是能夠強烈的感受到!

  奈何她之前的舉動已是激怒了四周的百姓,且經過這麽長的時間也不見宮中有人出來解救南藍,百姓心中自然明白若非南藍當真是做了另皇家蒙羞的事情,何故會對此時的南藍置之不理?這也更加激怒了眾人,若不嚴懲這樣的女子,隻怕整個南尋將會被她拖累!

楚王妃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楚王妃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楚王妃章節目錄
將軍影後的圈粉日常 我在總裁文裏發家致富 快穿之禍水 農家夫婦生活 綠茶人設崩了[穿書] 一姐[古穿今] 全能學霸[直播] 此生應不負[民國] (快穿)炮灰求生記 帶著空間闖六零 我隻想靠臉吃飯 在1967年的生活 七零年代文工團 齊後紀事 竊命者[快穿] 我在古代八卦的日子 林大妞馴夫手劄 沒人比她更撩漢[快穿] 女主跟反派跑了 悠閑富貴美娘子 穿越之農婦食娘 穿越之莫與我拚娘 七零暖寵小知青[穿書] 穿成師徒戀的絆腳石 炮灰逆襲之女配來了 我在青樓改作業 論弱雞如何脫穎而出 宗親家的小娘子 穿越八零年代之權少惹愛 穿成女主閨蜜怎麽辦
  作者:寧兒  所寫的楚王妃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楚王妃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