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楚王妃

分節閱讀340

此?你們既不住在這幽州驛館,如今又是被虎威將軍暫時留在幽州候命,此時竟出現在夏侯王子的東苑,不知有何貴幹?”

韓少勉雖是武舉出身,但家學淵源,出自香門第,因此口才學識亦是不會落人之後,一串條理分明的分析與犀利的反問,倒是問倒了那名副將,讓他一時間皺起了眉頭,眼神中帶著一絲陰毒的射向韓少勉,這才深知這兵部侍郎的厲害之處!隻怕皇上重用此人,不但是看中了端王這顆大樹,更是欣賞韓少勉文武皆備的才能吧!

夏侯勤心中卻是絲毫沒有詫異之色,從這些日子與韓少勉的相處便可看出,此人的的確確是真心想為百姓做些事情!雖參加的是武舉,但卻文武皆修,是不可多得的人才!且隻要是他真正交心的朋友,他亦是肝膽相照,是十分隨和容易相處之人!

隻可惜,這副將不但是呂鑫的人,更是個蠢笨的笨蛋,落得被韓少勉奚落的地步,也隻能怪他腦子裏麵裝的是一堆稻草了!

隻不過,既然韓少勉是來救場的,自己自然不能置身事外讓他單打獨鬥,夏侯勤輕聲放下手中的茶盞,眼瞼微微抬起,神色淡然卻又含著淩厲之氣的射向那副將,繼而轉向楚培,緩緩開口“楚大人方才進門時怕也發現了,這驛館如今可不是我們管轄的範圍!虎威將軍盡管已經隨著王爺王妃去了南尋,可留下的人卻守在驛館內,本王子整日呆在驛館中還算方便,倒是韓侍郎著實不易,每日進出均要看他們的臉色!本王子心中替韓大人著實抱不平,不明白為何這虎威將軍已經離開,為何還要派人監視這驛館中的一舉一動,不知他到底有何心!楚大人既然已經清醒,又曾是這幽州的父母官,還希望大人能夠替我們解釋一番,難道這幽州驛館不屬於幽州的地界範圍之內?”

狡猾如夏侯勤,一段話便把這火吹向了楚培與呂鑫,自己則是落得幹淨的與韓少勉相互舉杯品茗,絲毫不在意副將變色的麵色與楚培微皺的眉頭!

什麽叫做‘曾是這幽州的父母官’?

一個‘曾’字,讓楚培心頭不悅,看向夏侯勤的眼光中更是帶著些微的厭惡!

那副將注視著楚培的神色,又見夏侯勤點燃這把火後竟不管不問的悠閑模樣,心中暗惱,隨即冷笑道“韓侍郎尚且沒有覺得麻煩,夏侯王子又何必這般急著出頭?更何況,將軍當日留下我們,便是想確保各位的安全!想不到一片好心竟這樣被夏侯王子誤解,真是讓人寒心!”

“虎威將軍這份心操的有些過界了!幽州在本官的治理下向來井井有條,從未出現過傷人之事,況且夏侯王子與楚王前來時亦是帶有禁衛軍與夏侯族的精兵,虎威將軍這般做雖可以說成是好心,但也容易讓人誤解,不明白事情原委的百姓,定會以為虎威將軍軟禁了幽州驛館中的各位大人呢!如此傳出去,不但是對本官能力的質疑,亦是破壞了同僚之間的友誼!”此時,楚培則是緩緩開口!

他雖不喜夏侯勤,但相較於害得他臥病在床兩月的呂鑫,夏侯勤則顯得親切的多!

更何況,此時有外人在場,他與夏侯族始終是聯姻的關係,即便關係不睦,楚培也不願被人看出來成為他人挾製自己的把柄!

見楚培出言暗諷呂鑫的猖狂,夏侯勤淺淡一笑,稱呼瞬間轉變“姑丈可別提這些了!王爺王妃在時他們亦是有這個膽量,更別提如今王爺王妃不在這驛館之中!想必方才姑丈進來時也被攔在門外吧!這虎威將軍並非地方官員,倒是管的極寬啊!”

“夏侯王子,將軍與你遠日無仇近日無怨,你這話說得也太過了!如今南尋與西楚關係微妙緊張,難保有南尋之人趁機進行報複!將軍一片好心卻被你這般的誤會,這傳了出去,難道你就不怕百姓指責你忘恩負義嗎?”一時間那副將惱了,尤其是看到夏侯勤一副說著風涼話的模樣,更是火冒三丈,眼中的火焰簇簇燃燒衝向夏侯勤!

“夏侯王子,我們今日前來,可不是專程看你們鬥嘴鬥氣的!”此時,謝英萍卻是突然開口!

這東苑他已經全部打量過,似乎真隻住了夏侯勤一人!

隻是今日幽州商場上細微的變動卻讓他心頭一緊,直覺的確是有事情發生了!

而如果不盡快的找出事情的根源,隻怕謝家會遭受到外來勢力的衝擊,如今時間寶貴,浪費一刻的時間,在商場上便可能遭受毀滅的打擊,因此謝英萍無意在此繼續聽夏侯勤與那副官耍嘴皮子,凜冽的目光瞬間射向夏侯勤,警告他認真嚴肅一些!

而夏侯勤卻始終是這般閑散的模樣,微微轉動手中的茶盞,唇角勾起,壞心的反問“謝族長並非官場中人,今日若非跟著楚大人,隻怕連這驛館的大門也跨不進來!此時倒是好大的架子,既然不是來看我們鬥嘴的,難道是來找我們品茶的?本王子隻是奉皇命護送王爺王妃來回幽州與京都之間,其餘的事情一概不是本王子能夠管轄的範圍!謝族長心中不快,也用不著撒在本王子的身上吧!”

幾句話便點明了謝英萍的身份與地位!

若非有楚培撐著,謝英萍在他們這些貴族的眼中不過是低賤的商賈,哪裏有資格與他們同桌而坐?

可謝英萍卻是擺出一副唯我獨尊的模樣,以為如今的幽州還是他謝家稱王稱霸的幽州而橫行霸道,當真是讓人厭惡不已!

“本官今日前來,其中一個原因便是想看看夏副統領!聽聞他在護送王爺王妃的路上而被人襲擊,至今昏迷不行,心中著實不安!如今在此歇息了半餉,也該前去探望夏副統領!”楚培老謀深算,看出夏侯勤對謝英萍此舉的阻攔,便變著法子開口,還怕找不到切入口嗎?

更何況,此時那呂鑫的爪牙亦是在場,最好便是先把此人糊弄走,免得被他看出些苗頭惹禍上身!

“想不到楚大人這般的憂國憂民!自己還病著,心中竟還想著夏副統領!”那副官見楚培起身,自然也跟著站起來,作勢便要轉身先步出正屋,卻不想被夏侯勤接下來的一句話所噎到,那踏出的右腳差點落空摔了一跤!

隻見夏侯勤則是放下手中的茶盞,與韓少勉一同站起身,清亮的雙目卻是看著那副官的背影緩緩開口“既然楚大人隻是來看望夏副統領,那就不耽擱韓大人的時間!至於這位大人,既然你方才那般替虎威將軍表態要好生的看管驛館,那也請回到自己的職位上,莫要再次渾水摸魚,屆時出了事情,本王子可是會如實的稟報皇上!”

想不到那夏侯勤一張嘴竟顛倒了所有的話,一時間讓那副官無言以對!

而此時的韓少勉則是麵色淡然的走到他的身旁,隨即對楚培行了一禮“那下官先告退了!”

語畢,便率先離開了驛館!

見韓少勉這名正言順接掌幽州事物的人這般幹脆的離開,那副官無法,隻能麵色陰沉的握緊腰間的佩劍,狠狠的瞪了夏侯勤一眼,這才不甘不願的離開驛館!

幾人沉默的一路從東苑來到西苑,裏麵的中藥味漂浮在院落之中,幾名從楚相府跟隨而來的侍衛則是在院中忙碌著!

隻是在聽到腳步聲後,眾人這才停下手中的事情,有些戒備的盯著院門口,見是夏侯勤領著旁人進來,這才微微放鬆了警惕,齊齊的朝著夏侯勤行禮“見過夏侯王子!”

看這些侍衛這般謹慎,夏侯勤眼中盡是讚賞,隨即開口“繼續幹活吧!本王子隻是領著楚大人四處轉轉!”

說著,便領著楚培與謝英萍走向屋內!

一路上,謝英萍的雙目則是細細的打量著西苑的情況,隻見那頗大的院子中則是曬滿了藥材,而在院中忙碌的不是婢女卻是侍衛,想必楚飛揚定是怕人會借機毒害刺殺夏吉,才這般安排的!

隻是,當謝英萍與楚培來到夏吉的床前,兩人始終沒有看到聶懷遠!

“聶大夫畢竟救了本官,怎不見他人影?難道是身子不適?”左右張望了半天均不見聶懷遠的身影,楚培與謝英萍相視一眼,兩人心中有數的交換了想法,這才開口詢問!

“姑丈不是來看夏副統領嗎?怎麽又扯上聶大夫了?”早已料到這兩人醉翁之意不在酒,夏侯勤卻依舊是裝傻充愣的反問道,耐心的等著兩人顯露出他們此行的真正目的!

聞言,兩人暫時閉口,四目朝著床上看去,隻見那夏吉如睡著一般躺在床上,麵色比之楚培卻是紅潤的多,想必經過這段時間聶懷遠的調理,夏吉的身子已經好轉!

隻是……

“本官看夏副統領麵色泛著紅光,想必身子早無大礙,為何還不清醒?”詢問中帶著極其尖利的逼問口吻,楚培射向夏侯勤的目光中亦是多了一抹深沉!

隻是即便此時麵對三堂會審,夏侯勤依舊是散漫的模樣,順著楚培的視線看了眼沉睡中的夏吉,夏侯勤淡淡開口“夏副統領當時受傷嚴重且失血過多,險些喪命!與楚大人的情況卻是不同!大人隻需解了身上的毒素便可清醒,但夏副統領傷的可是身子的根本,豈能這般快便恢複?如今這樣已是聶大夫拚盡全力的成果,楚大人還是莫要太過強求!咱們則是盡人事聽天命!即便皇上知曉了,也不能怪罪於我們!”

“既然夏副統領這般虛弱,為何不見聶大夫伺候在左右?身為醫者,他豈能這般玩忽職守,不顧病人而消失不見呢?”屋內濃重的藥味讓謝英萍皺了皺眉,眼神卻是極其犀利的刺向夏侯勤,出口的話越發的想要致人於獲罪的境地!

隻見夏侯勤好笑的看著謝英萍,見他今日始終帶著一絲浮躁之意,隻怕是被那醫館鬧的,讓他心中不但起了疑心,更是想趁著幽州局勢發生轉變之前而讓楚飛揚麾下的所有人紛紛獲罪,以絕後患吧!

“謝族長似乎沒有弄清楚狀況!聶大夫是自願前來照料王爺與王妃的身子的!如今王爺王妃為了夏副統領的傷勢著想,這才留下了聶大夫!這般重情重義的舉動,想不到到了謝族長的眼中竟還要挑刺!你可別忘了,夏吉即便是禁衛軍副統領,但與王爺王妃相比,卻有著天壤之別!不過,今日見謝族長似乎十分的心浮氣躁,這驛館中可是什麽都有,不如抓幾貼清心的藥回去熬著喝!興許對身子有益!畢竟幽州氣候炎熱,人往往會變得十分的煩躁,謝族長可莫要為了賺銀子而疏忽了自己的身子!”

聽著夏侯勤這一番明嘲暗諷的話,謝英萍麵色頓時一沉,心中卻覺得夏侯勤早已是洞悉了他們今日的來意,所以這才做好了防備,且所說的話亦是帶有玄機,堵得他連發作的機會都沒有!

“不必了!”極其冷淡的回了一句,謝英萍沉下心,盡快的讓自己冷靜下來,把接下來的事情交給楚培!

“本官聽聞近日聶大夫在幽州開了一間醫館,不知可有此事?”看著向來冷靜的謝英萍竟被夏侯勤氣的無話可說,楚培則是漸漸摸清了夏侯勤的脾性,對待此人,若是拐彎抹角的提問,隻怕他永遠答不到點子上,倒不如開門見山的詢問,或許效果會更加好些!

“楚大人這才醒了半日便把幽州的情況打聽的這般清楚,竟連一間小小的醫館也了如指掌,實在是太讓本王子佩服了!隻是不知大人為何有此一問?難道幽州有公文規定外地人不能在此開設醫館嗎?我朝皇上與太後可是一心為民,對於這樣的事情也是多加鼓勵與嘉獎!聶大夫本有機會一躍成為宮廷禦醫,隻是卻心係貧民百姓,這才當眾辭官!當時皇上可也沒有多加為難於他!隻是不想到了這幽州,這般義舉竟不被允許了!”多日來的無聊,讓夏侯勤今日一次性說個夠,更是舉例說明朝廷對開設醫館的肯定與支持!

“哼!”卻不想,夏侯勤的話卻引來謝英萍的冷笑,不等楚培開口,便聽見謝英萍的反駁之聲“若真如夏侯王子所言,那我們自然是讚同聶大夫這般做!隻怕有些是借著開設醫館的名頭做其他的事情吧!既然是為了百姓開設醫館,為何幽州官員的家眷亦已成為醫館的常?聶大夫不會以此為掩護吧!”

“謝族長這話說的便有些好笑!一來,聶大夫隻是一介平民,官家女眷前去他豈能把人趕出去?二來,難道官家女眷就不是這西楚的百姓了?還是說幽州封閉多年,已是忘了是西楚的城池想要另謀出路……”

“夏侯王子!”一聲低喝打斷了夏侯勤接下來的話!

兩個鬥嘴之人頓時看向楚培,卻見楚培此時麵色極其難看,眼中原先的儒雅早已被陰沉取代,射向夏侯勤的目光中盡是警告之色“夏侯王子,有些話能說,有些話不能說!即便楚家與夏侯族是聯姻的關係,也不能信口雌黃!這萬一是傳到了皇上的耳中,你以為以我們兩家的關係,夏侯族能夠幸免於難嗎?”

“那就多謝楚大人提醒!也希望楚大人永遠記得您曾經說過的話!”此刻夏侯勤臉上的笑意也已是盡數收起,眼中所散發出的犀利更是毫不畏懼的迎向楚培!

看著這樣的夏侯勤,謝英萍心知今日是斷不能在他這邊探聽到任何的消息,與其在此浪費時間不如親自去醫館!

“既然聶大夫不在,那我們不如去醫館吧!大人的病方好,又是聶大夫調製的解藥,讓聶大夫再替大人把脈看一看,豈不更好?”謝英萍緩緩開口

楚王妃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楚王妃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https://txt.33mai.com/ ***
楚王妃章節目錄
(快捷鍵:←)上一章楚王妃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宋氏驗屍格目錄醫痞農女:山裏漢子強勢寵快穿之拯救人生贏家妖孽王爺捉鬼妃穿越之上門少將重生名門世子妃神醫小狂妃:皇叔,寵不停!重生八零之不做聖母逆天萌娃:神醫娘親有空間邪王追妻:廢柴小獸妃盛寵之毒醫世子妃係統逼我做聖母女配又蘇又撩[快穿]公公有喜了嬌妃難寵:世子爺請放過佛係玄師的日常上門女婿[穿劇]炮灰才是真大佬[快穿]兒子是男配庶女富貴錄不裝逼我可能會死[快穿](係統)當幸運值為max時快穿之虐渣計劃數理王冠虞美人(女配)宦海(科舉)(快穿)讓你懵逼穿成反派他媽[星際穿書]女配等死日常[穿書]霸總的白月光[快穿]
  作者:寧兒所寫的楚王妃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楚王妃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