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楚王妃

分節閱讀339

再做決定!隻是,這驛館的確是要整頓一番了,免得有些人鳩占鵲巢,忘了自己的身份!”語畢,楚培便不再理會郭嬤嬤等人,在史嬤嬤的帶領下,朝著後院走去!

“快去通知……”而郭嬤嬤則是不放心的看著幾人走進後院,隨即對身旁的兩名侍衛低聲的吩咐著,隨後才急急忙忙的跟在楚培的身後進了後院!

“大人,王爺與王妃來到幽州後,便住在驛館的南苑,夏侯王子則是住在東苑,韓侍郎住在北苑,禁衛軍副統領夏吉與那聶大夫則是住在西苑!此時南苑已經空了出來,裏麵並未住人,但奴婢則是每日帶人前去打掃一番,免得王爺王妃突然回來沒有住處!”一路走到後院,史嬤嬤則是不停的解釋著驛館的狀況,也是把此時幽州的外來之人盡數對楚培細數了一遍!

“據說那夏副統領至今還未清醒,不知傷的有多重!”聽到夏吉住在西苑,楚培腳下的步子微微一頓,隨後才又緩緩往前走去,隻是卻已是問出了心中的疑惑!

在京都時,他亦是見過夏吉,習武之人身子骨自然不會太差,即便是傷的再重,經過這麽長的時間,隻怕也早已恢複,可那夏吉竟還是昏迷不醒,隻怕這裏麵有些問題了!

“大人有所不知,王妃當初踏進這驛館時便立了規矩,咱們的人隻需負責每日的三餐,其他時間不得傳喚便不能進入那四苑之中,奴婢雖說是這驛館的管事,卻也不能違背了王妃的意思!更何況,當時剛見麵,奴婢便因為伺候的不好挨了一頓板子,這心中,便也更加的畏懼王妃了!至此之後,奴婢也隻能盡心的伺候主子們的三餐,對各院的情況也不是十分的了解!若非王爺王妃去了南尋,那南苑奴婢也是進不去的!”說到這個問題,史嬤嬤心頭便是一腔的怨氣,見楚培也是麵色不善的模樣,便大著膽子的把所有的不滿盡數說了出來,隨後低頭躬身的跟在楚培的身後,走在驛館的花園中!

“她倒是擺起王妃的架子了,我派來的人也敢打!”楚培看著花園中慢慢蘇醒的花朵枝葉,淡淡的吐出這句話來,眼神在燦爛的陽光中顯得格外的陰沉,卻又因為籠罩著一層金色陽光,讓人摸不清他心中的想法!

“這驛館中,除了這些人,可還有其餘的人進出?”見楚培沉浸在對自己兒媳的厭惡之中,謝英萍則是開口詢問這史嬤嬤!

聽著謝英萍的提問,史嬤嬤抬頭看了眼麵色肅穆的他,隨即努力的回想了這段日子進出驛館的所有人,這才慎重的搖了搖頭“沒有!韓侍郎每日均是早出晚歸的前去虎威將軍的驛館,其他人鮮少出門!”

緊盯著史嬤嬤的臉色,見她回答的極其小心,謝英萍便知她並未說謊!

但她雖沒有說謊,卻不代表對方沒有使用障眼法!

這幽州的酒樓茶樓棧,他已是盡數的查過,並非發現容家的人,那最有可能的,便是藏在這無法尋常人無法觸及到的幽州驛館之中!

想不到那楚王妃這般的有先見之明,把所有眼線均是擋在四苑之外,讓人窺視不到裏麵的動靜,他們便可偷天換日!

而此時韓少勉不在北苑,西苑之中又住著夏吉與聶懷遠,南苑空著,那最有可能藏身的,便是夏侯勤所住的東苑,且也隻有夏侯勤的身份最能阻擋好奇之人的探視!

思及此,謝英萍則是開口提議道“大人,韓侍郎暫時不在,咱們不如先去探望夏侯王子!他遠道而來,與楚家又是姻親的關係,自然不能怠慢了!”

楚培心中也正有此想法,四苑之中,唯有夏侯勤的身份最高最特殊,加之他昨晚去楚府探望自己,自己自然是要回禮的!

順著謝英萍的話點了點頭,楚培則是領著所有人往東苑走去!

“姑丈的病剛好,怎就過來了?如今王爺與王妃又不在此,姑丈隻怕是白跑了一趟!”隻是夏侯勤卻如長了順風耳一般,還未等楚培與謝英萍走進東苑,他的身影便已出現在院門口,嘴角噙著一抹淺笑著看著麵色沉重的眾人,心中泛起一絲冷笑!

“昨日王子登府拜訪,我自是要回禮的!”看出夏侯勤眼中的輕藐,楚培自然是知道為了何事,卻是隱忍下心頭的不快,淡淡的開口!

“不必了!昨日不過是聶大夫研製出了解藥,我們想著姑丈的命這般的金貴,自然是需要盡快的就醫,便趕去楚府的!姑丈若是想要感謝,那就多謝聶大夫吧!本王子隻是帶了個路而已!”夏侯勤言語間,竟是讓楚培以及所有人認為楚培身上的毒是聶懷遠所解,讓聽到此話的管家眉頭一皺,目光中帶著一絲刺探的射向夏侯勤,隻可惜對方笑的雲淡風輕,任何的焦躁、怒氣均窺測不到半點,讓管家心頭微微失望,這才把視線轉向楚培!

“老爺,您走了這麽久也累了,不如進東苑歇息會吧!此時雖是三月,外麵亦是十分的暖和,但您的身子還在靜養中,得仔細著些!”管家攙扶著楚培的手臂,領著他一步步走向夏侯勤的東苑!

隻是夏侯勤的身子卻是屹立在園口,並未因為畏懼楚培的身份而退讓半步,嘴角的笑意綻放的無懈可擊,隻是眼底的冷意卻隨著楚培的靠近而越發的冷寒“本王子最討厭替主子做主的奴才了!昨日若非本王子執意進入姑丈的內室,隻怕姑丈還吃不到聶大夫的解藥,如今還躺在床上呢!”

眼中寒芒大盛,夏侯勤冷不丁的射向管家,但口中的話卻讓管家驚出了一身的冷汗,扶著楚培的手微微一緊,雖隻是一個極小的動作,卻在瞬間引起了楚培的注意!

隻不過此時要對付的是夏侯勤,楚培卻沒有表露出對管家的任何不滿,走到距離夏侯勤隻有一步之遙的位置,這才緩緩站定腳步,淺笑道“咱們進去再談吧!”

說著,便要越過夏侯勤走進東苑……

隻見夏侯勤身子一轉便擋在楚培的麵前,冷笑道“本王子最忌諱別人隨意進出我的所!楚大人若是累了,還是請回楚府好好的休養吧!”

“夏侯王子這般的推三阻四,這東苑不會藏著什麽見不得人的東西吧!”謝英萍在這時上前一步,立於楚培的身旁,周身氣勢強勁的與夏侯勤相互較量著,出口的話卻是極其的直接!

“謝族長覺得這東苑藏著什麽?”懶洋洋的靠在拱門上,夏侯勤打著哈欠不甚在意的問著,隻是身形卻十分堅決的擋在幾人麵前,絲毫不見退縮!

“若是沒有什麽,夏侯王子何必畏懼我們進去?更何況,楚大人已是累了,東苑近在眼前,而回楚府卻要一段時辰,我們何必舍近求遠?”盡管夏侯勤的身子擋住了去路,但謝英萍的目光卻早已是越過夏侯勤射向東苑內,見這院中一草一木均如以往,但那正屋的大門卻是緊閉著,讓謝英萍更加的有所懷疑!

聞言,夏侯勤緩緩站直身子,正色道“話可不能亂說,若是進去後沒有見到那見不得人的東西,謝族長打算如何?”

見夏侯勤的神色突然間變得這般認真嚴肅,甚至是帶著一抹肅殺之意,謝英萍堅毅的眼神中劃過一抹不詳的預感,隻覺夏侯勤話中有話,因此對夏侯勤的一舉一動便越發的上心,回答的也極其的小心“本族長隻是擔心夏侯王子住的不舒心,僅此而已!”

見謝英萍這般小心翼翼,夏侯勤無所謂的聳了聳肩,隨即讓開身子“既然幾位非要進來,那就多坐一會,免得說本王子待不周!”

楚培與謝英萍則是相視一眼,眼中均是對夏侯勤突如其來的好說話顯出詫異之色,隨後緩緩走進東苑,由管家推開正屋的大門,裏麵的擺設一如以往的模樣,內室與偏房均是整理的幹幹淨淨不見一絲淩亂,而除去夏侯勤則再無旁人,這讓謝英萍一時間皺起了眉,目光如炬的射向夏侯勤,似乎想從他的表情中窺出一絲破綻!

“謝族長在找什麽嗎?不會是覺得本王子這東苑中藏著什麽吧!”掃了眼謝英萍的神色,夏侯勤徑自坐下為自己倒了一杯熱茶,一邊細品,一邊發問,神情閑逸的不似在與敵人周旋一般!

隻是夏侯勤的問話滴水不漏,讓謝英萍抓不住半點錯處,隻能放鬆臉上的神情,緩緩開口“王子誤會了!本族長隻是有些好奇,王子竟能把這東苑收拾的這般整潔!”

“這是自然!連自己的住處都收拾不好,將來如何率領夏侯族?這就好比一個人連自家的那點事情都處理不好,又豈能做出一番大事業來?姑丈,您說是吧!”說完,夏侯勉露出一抹極善的笑容看向楚培!

隻是他意有所指的話卻讓楚培眼神一沉,隨即接過管家遞過來的茶盞自顧的喝著茶!

“下官見過楚大人!”卻不想,此時門外竟走進呂鑫的副官,隻見他一身盔甲,手持長劍的大步走了進來,見到楚培也隻是象征性的拱了拱手!

“本官放坐下,你們就來了!虎威將軍在我這幽州倒是按了不少眼線啊!真把這幽州當作自己的軍營了?還是說他還想掀起什麽風浪,再害本官受一次傷?”看著那副官氣勢洶洶的踏進正屋,楚培‘砰’一聲放下手中的茶盞,麵色極其難看的開口!

而夏侯勤則是始終保持著淺笑的模樣,但眼底那一閃而過的厭惡,卻也顯示出對那副官不經通報便隨便闖入行為的責備!

“楚大人說笑了!本將過來,隻是有事稟報大人!”無懼楚培突如其來的怒火,那副將卻是一臉的鎮定“大人受傷後,這幽州便由呂大人接管,如今幽州的治安均是我們在負責,尤其幽州驛館中住著夏侯王子與夏吉副統領,更是不能讓任何人隨意的進出!還請大人莫要讓下官為難!”

“若本官沒有記錯,皇上早已下命,這幽州大小事宜均是由韓侍郎接掌!何時輪到呂鑫來管了?又何時輪到你們來管了?”楚培卻是精明的反擊著!若非是已經想明白了一切,他豈會隨意的走出楚府前來會會這些趁他重傷時開始瓜分幽州權力的人!

“有楚大人這句話,下官自會盡心盡力的為大人打理幽州的一切!”卻不想,楚培的話音還未在眾人的耳畔消失,門外便傳來韓少勉正直清朗的聲音!

聞言,楚培頓時皺起眉頭,看著一身官服的韓少勉踏進正屋,手中的馬鞭還未交給小廝,可見他是趕回幽州驛館的!

又見這韓少勉麵沉如水,整個人比之在京都見到時更加的沉穩內斂,而他踏進屋的第一眼竟是看向夏侯勤,這讓楚培心頭頓覺有些不妙,隻怕這韓少勉已是被夏侯勤蠱惑,一旦他倒想夏侯一族,那端王的態度可就變得微妙了起來!

“下官見過楚大人!”相較於那副官的魯莽,韓少勉雖是武舉出身,卻十分的有禮,良好的教養在舉手投足間展露無疑,讓人欣賞也讓人欽羨!

“韓侍郎這些日子辛苦了!”對方如此有禮,楚培自然也不能失禮,勉強笑了笑,應付了韓少勉“韓侍郎怎麽這個時候回來了?”

聽到楚培的問話,韓少勉堅定耿直的目光卻是轉向了謝英萍……

------題外話------

南尋之事快結束,劇情放送:接下來便會輪到容姐姐了,喜歡容姐姐的親不要錯過哦!

明天更14000!

第二百零四章 按著計劃走

聽到楚培的問話,韓少勉堅定耿直的目光卻是轉向了謝英萍!

感受到韓少勉的視線,謝英萍目光沉著的迎上去,卻發現韓少勉卻又轉開了目光,讓他心頭微微有些不解,不明白這兵部侍郎方才那一眼有何用意!

楚培自是把韓少勉方才的神情看在眼中,又見此時此處又站著呂鑫的副將,自己方來這幽州驛館,這兩人便匆匆趕來,足可見呂鑫與韓少勉並不齊心!

至少,這樣對自己而言,卻並非是壞事!

“大家都請坐吧!我這東苑小,都站著顯得擁擠!”夏侯勤卻是在此時懶洋洋的開口!

方才看到謝英萍前來,便知對方定是察覺到近日幽州商場上的異樣,隻怕是起了疑心,這才跟著楚培親自過來一探究竟!

至於楚培嘛,有那呂鑫的副將和韓少勉當著,自己倒也不必費心!

相較之下,此時東苑內最為悠閑自在的便屬夏侯勤,隻見他一杯一杯的品著手中的清茶,半斂的目光中盡是興味的神色!

“韓大人的消息倒是十分的靈通,這麽一眨眼的功夫便巴巴的趕來驛館!”副將見韓少勉已然坐下,便也跟著落座,隻是字裏行間的挑釁與嘲諷卻是顯而易見!並非副將不清楚韓少勉的背景與身份,隻是自從韓少勉接替將軍管理這幽州之後,他們便處處受到韓少勉的壓製,心中自然是憋著一口氣!

索性今日楚培在場,倒不如挑起這兩人之間的矛盾,讓楚培與韓少勉鬥的你死我活之後,自己再替將軍出手,豈不是省事?

韓少勉始終麵色沉穩不見波瀾,即便是聽到這樣挑撥的話語,亦是維持著平靜的心情!

目光冷靜的看了那副將一眼,這才轉向楚培,正直而認真的開口“楚大人醒來本就是可喜可賀之事!本官既然奉皇命替楚大人暫管幽州,如今楚大人醒來,自然是要親自登門探望!不想楚大人體恤下官,大病初愈竟親自前來驛館,本官自然是要趕來相陪!倒是不知副將大人為何會出現在

楚王妃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楚王妃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https://txt.33mai.com/ ***
楚王妃章節目錄
(快捷鍵:←)上一章楚王妃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數理王冠虞美人(女配)宦海(科舉)(快穿)讓你懵逼穿成反派他媽[星際穿書]女配等死日常[穿書]霸總的白月光[快穿]佛係嬌氣包[穿書]農家寡婦好種田快穿之絕色王妃神動天下額娘有喜穿書女配萌萌噠還我命來![快穿]傲寵六零有孕軍嫂從星際歸來神醫小狂妃:皇叔,寵不停!我在紅樓修文物我是男主他爸[慢穿]清宮攻略(清穿)穿成重生文男主後媽路人穿越末世毒女狂妃,這個王爺太妻奴七零養家記穿成炮灰他媽惡毒女配養娃記[穿書]奸妃養成手冊虐文女主嬌寵日常穿成男主繼母怎麽辦那個喪屍嫁入了人類豪門
  作者:寧兒所寫的楚王妃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楚王妃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