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楚王妃

第337節

  呂鑫見楚飛揚似是不知情,頓時訝異道“攝政王真是好計謀,引得我們前來狩獵,卻在暗處對王妃下手!真當我們西楚怕了南尋嗎?還是欺我們西楚此次沒有派更多的武將前來?”

  嘲諷完南奕君,呂鑫則是義憤填膺的對楚飛揚拱手道“王爺,下官自請下山尋王妃!”

  而此時的楚飛揚哪裏還有心思與南奕君鬥嘴,隻見他瞬間揚起馬鞭,朝著那懸崖的方向奔去,而他身後的侍衛亦是丟下所有的獵物緊跟其後!

  呂鑫見南奕君難得的露出難堪的臉色,心中一陣得意,隨之也跟在楚飛揚的身後下山尋人!

  唯有留在原地的南奕君麵色陰沉,立即對身邊的侍衛下命“加派人手全力尋找楚王妃與公主,一定要在楚王之前找到楚王妃!”

  語畢,便見南奕君快速的調轉馬頭,朝著大帳的方向奔去……

  涓涓細流淌過懸崖下的小溪,而幾匹品種上好的馬匹則是摔死在小溪旁,從馬身上被刮的遍體鱗傷的狀況看來,這斷崖不但陡峭更是布滿了尖銳的石子!

  見狀,楚飛揚眼底頓時翻過一陣風暴,隨即便翻身下了馬背,順著水源往前走了一段,卻並未發現雲千夢等人的足跡,隻留一行血跡順著小溪往上遊的方向而去……

  “王爺,想必王妃還活著!”呂鑫跟在楚飛揚的身後下了馬,四下尋找了半餉,雖有血跡,卻沒有發現雲千夢的屍首,心頭一陣失望,卻又礙於楚飛揚的身份隻能出言寬慰,目光卻還在四處亂瞄,企圖找到雲千夢掉落在這片亂石之中的首飾衣角……

  楚飛揚卻是沒有理會呂鑫,他的目光早已是緊盯在不遠處的一匹白馬上,隻見那馬匹接近臀部的地方有一點出血的圓孔,這讓楚飛揚快步的走進那匹已經摔死的馬定睛一看,緊抿的嘴角瞬間溢出一抹極冷的淡笑“很好!”

  見楚飛揚半餉竟吐出這兩個字來,呂鑫不由得上前一看究竟,卻並未發現任何異常,便小心的詢問道“王爺,難道是發現王妃了?王妃難道還活著?”

  雖然是帶著小心的刺探,但口中泄漏的一絲失望卻是出賣了呂鑫的心思,亦是讓楚飛揚冷目瞥了呂鑫一眼,隨即下命道“呂將軍,你去那邊找人,本王繼續往前走,看能不能不找到夢兒!”

  見楚飛揚臉色極其的不好,呂鑫心頭亦是有些畏懼,便點了下頭,不在多言轉身朝著小溪的上遊走去……

  “情況如何?”見呂鑫走遠,楚飛揚這才收起周身駭人的氣勢,隻是眼底的戾氣依舊,語氣略帶陰寒的問著身旁的侍衛!

  “王妃此時正與元冬在一起!”說著,那侍衛的手指微微指向遠處一處樹葉茂密的地方低聲開口!

  “走!”眉頭微微一皺,楚飛揚則是立即抬起腳,大步朝著那極其隱秘的山洞走去……

  此時大帳內的鳳景帝在接到太監的稟報後,臉色亦是變得凝重了起來,單薄的身子劇烈的顫抖著,一手顫顫巍巍的指著大帳的外麵怒吼道“還不趕緊去找公主與楚王妃,找不到人,都不用回來了!”

  “皇兄這是演的哪一出?演給本王看還是楚王看?”卻不想南奕君卻在此時踏進帳內,目光幽冷的緊盯著已是氣的麵色漲紅的鳳景帝!

  若非此時南奕君極力壓抑著自己的怒氣,隻怕他的怒意早已是超過了鳳景帝!

  “王叔,您說這話是什麽意思?我父皇何需演戲?皇姐與楚王妃雙雙墜崖,難道父皇不該著急嗎?倒是王叔這般悠閑自在,若是被楚王看到,定會以為是王叔在其中做了手腳!”南鴻燁見南奕君一踏進大帳便開始欺壓自己的父皇,心頭窩火的便反唇相譏!

  隻是南鴻燁的反問與陷害太過幼稚,對南奕君尚不足以構成威脅,讓他心頭惱火的,是坐在自己麵前氣喘籲籲的鳳景帝!

  雙目緊盯著已是氣紅了眼的鳳景帝,南奕君則是冷笑道“公主當真是膽大妄為,以為以這種方式除掉楚王妃,她就能夠得到楚飛揚?還是說皇兄這麽多年不理朝政,竟連最基本的分析能力也喪失了?玉乾帝派楚飛揚前來,便是對楚飛揚能力的肯定,而楚飛揚能夠平安的從西楚京都來到南尋,亦是向世人說明了他的能耐!可皇兄竟為了南藍的一己私心便要斷送整個南尋國,你要父皇在天之靈如何能夠安息?至於太子,是非不分、忠奸不明,這等緊急關頭竟還想著陷害本王,當真是讓本王寒心!”

  南奕君的話,字字真心,這也是他與南藍南鴻燁姐弟相鬥這麽多年來,吐出的真話,即便是鳳景帝聽之,也有片刻為之動容!

  當初自己身子不好,之所以啟用南奕君,便是看準了他真心守護先皇留下來的這片江山,卻不想隨著自己這雙兒女的長大成人,他也隨之擔憂起南奕君有朝一日會奪權篡位!

  隻是,南藍畢竟是他真心疼愛的小公主,此時生死未仆,現在說什麽都是假的,唯有先找到人,才能細想接下來的事情“先派人下山找人,待找到了再說吧!”

  一時間,鳳景帝極累的閉上了雙眼,沒有去看南奕君淩厲的目光,亦沒有去看南鴻燁焦急的哀求!

  南奕君見鳳景帝仍舊拒絕對南藍的處罰,冷笑一聲便轉身出了大帳,而南鴻燁卻是焦急萬分,雙手緊握成拳便要站起身出去……

  “站住!坐下!”卻不想鳳景帝似乎是看穿了他的想法,厲聲嗬斥南鴻燁坐下!

  “父皇!若是南奕君找到皇姐,隻怕……”南鴻燁則是沉不住氣的又想抹黑南奕君,卻見鳳景帝突然睜開雙目,那雙黝黑的眸子中透著玄冰寒意,讓南鴻燁不由得吞下了下麵的話!

  “你是一國的太子,就要有太子的樣子!你皇姐胡來,難道你也要跟著胡來?這若是落入百姓的耳中,你太子的威信還要不要?天子素來穩重,你這般猴急,將來如何擔當大任?你以為在你陷害南奕君的時候,他就會乖乖的束手就擒?看到你看不出,引你出去難道就不是他的報複嗎?”鳳景帝厲目冷射南鴻燁,一點一滴冷靜的剖析著南奕君方才從進來到離開一係列舉動背後若透露的目的!

  聞言,南鴻燁心頭一驚,額頭不由得沁出一絲冷汗,眼底的焦躁微微散去一些,可那畢竟是他的親皇姐,他豈能袖手旁觀?

  “父皇,您向來疼皇姐,可不能讓她出事啊!”南鴻燁眉頭緊皺,隻希望為自己的姐姐做最後的努力!

  而鳳景帝卻是搖了搖頭,繼而歎出一口氣,緩緩開口“你皇姐此次辦錯了事情,接下來,她也應該去承擔做錯事情的後果!燁兒,若父皇不這麽做,隻怕你連太子都做不成!你以為南奕君方才進來隻是單純的指責你嗎?他一麵分析局勢,一麵則告訴朕,此事他早已知曉,也已經開始行動了!”

  見鳳景帝也無能為力,南鴻燁麵色瞬間慘白,不由得喃喃自語“難道連父皇也阻止不了南奕君嗎?”

  此言一出,南鴻燁隻覺周身一冷,一股殺氣頓時彌漫在大帳之內,隨之看向鳳景帝,隻見平日裏虛弱病重的父皇,此時麵色肅穆充滿殺氣,讓南鴻燁心頭不禁產生一絲畏懼,心中不明,這殺氣是因為自己方才那句話還是因為南奕君此時當真是無人能擋了!

  見南鴻燁臉色蒼白,鳳景帝心中終究有些不忍,收起外泄的殺氣,緩和了口氣說道“不是父皇阻止不了南奕君,而是,這件事情,不管是父皇還是南奕君,都必須給楚王一個交代!否則兩國交戰,你忍心看到因為你皇姐一人而讓黎明百姓遭受戰火波及?燁兒,有時候,小不忍則亂大謀!”

  之前自己的確是有私心,若是南藍能夠得到楚王的青睞,無疑便是讓南鴻燁增加了籌碼!

  可惜他低估了楚王對楚王妃的用情之深,又是太過放縱了南藍,如今鬧得這樣的局麵,這才不得不斷其臂膀保其全身!

  語畢,鳳景帝似是真的累了,緩緩閉上了雙眼,仍有外麵鬧得人仰馬翻,依舊是沉穩鎮定,不見絲毫淩亂!

  而此時山下的另一處山洞之中,南藍身披一件紅色披風,焦急的在山洞中來回走動,時不時的出聲詢問“來了沒有?”

  “回公主,暫時還沒有人前來!”守在山洞外的宮女則是低聲的回道!

  聞言,南藍則是失望的停下腳步,難道是她們留下的血跡不夠明顯,沒有讓楚飛揚發現倪端?

  心緒紊亂的坐在山洞中的石床上,放眼看去,這山洞被布置的一派喜氣,石床上早已鋪上了紅色綢緞錦被,而一旁則是燃燒著紫銅香爐,裏麵冉冉升起醉人的香氣,聞之讓人心神激動、血脈擴張,似有催情的效果,更是讓南藍此時的臉色看上去泛著些微不正常的潮紅!

  隻見她略有些難受的動了動身子,雙手不禁想解開身上的披風透氣,可想起披風下的自己僅著一件薄如蝶翼的透明紗衣,便咬著下唇隱忍著!

  但隨著時間一點一滴的流過,南藍吸入心肺的香氣越多,身子的承受能力便越差,隻見她此時已是趴在了床上,麵頰漲紅、口中時不時竟會溢出一絲讓人聽之臉紅的嬌吟,尤其此時南藍身在山洞之中,極小的聲音一會傳出無數的清亮回聲,即便是守在洞口的宮女,眼中亦是浮現一抹尷尬!

  “將軍,卑職似乎聽到有女子的聲音!”而被楚飛揚指派著前來找尋雲千夢的呂鑫卻‘誤打誤撞’的領著侍衛漸漸靠近山洞!

  呂鑫自是聽到那若有若無的聲音,隻見他立即抬起手臂讓隊伍停止前進,側耳傾聽著這時斷時續的聲音,從而判別著聲音的方向……

  “在前麵!”呂鑫虎目一聚,頓時抬手指著前麵那條幽長的小路走去,如果他多年行軍的經驗沒有出錯,那聲音定是出自山洞之中!

  隻是讓人不解的是,這懸崖之下怎會傳出女子的聲音?聽那喘息之聲,又不似是楚王妃的聲音!

  且此處雖是懸崖下,但仍舊是皇家的地界,想必沒不會有平明百姓誤闖其中,那唯一能夠解釋的,便是那位與楚王妃一同跌入懸崖的南藍公主!

  想到南藍,呂鑫心頭閃過冷笑,真是天賜良機,若此番救了南藍,隻怕南奕君亦沒有為難自己的立場!

  如此一想,呂鑫臉上不由得露出一抹得意,腳下的步子越發的矯健!

  “呀!”隻是,他的到來卻引起宮女的驚慌!

  隻見洞口站著的幾名宮女相視一眼,留下一人繼續盯梢,另幾人則是快速的返身回到山洞中,卻發現此時的南藍已經徑自解開了披風,那雙玉手正毫不知覺的遊走在自己那美麗的身體上……

  幾人一見這情景,嚇得立即跑上前,拿過一旁被丟在地上的披風想把南藍過於裸露的身體遮擋起來,殊不知南藍吸入了過多的3,此時正是難忍的時候,豈會讓她們得逞,手中的馬鞭頓時揮出,竟是狠狠的抽在一名宮女的臉上……

  “啊……”那宮女冷不丁的被鞭子抽中,一條從右邊眉角到左邊嘴角的傷痕讓她疼的大叫一聲,隨即便捂住自己的臉頰,縮到山洞的石壁上再也不敢靠近南藍!

  而其餘幾名宮女見已有人受傷,手下拉扯南藍的動作不禁放輕,不敢再強行的為南藍披上披風,免得落得毀容的下場!

  卻不知,妨礙那宮女的尖叫之聲卻是為呂鑫等人提供了準確的位置!

  聽到這一聲淒厲的寒聲,呂鑫眉色一正,腳下的步子微微放緩,隨即帶著身後的侍衛緊貼在崖壁上悄無聲息的朝著聲源處快速的走去!

  而那原本立於洞口的宮女則是見方才靠近的人不見了,一時間眉眼間盡是焦躁之色,有些不明白對方是離開還是打算偷襲,隻能轉過身對著山洞內的幾人輕聲提醒道“咱們還是盡速帶公主離開吧!此地不宜久……”

  隻是,話還沒有說完,她便被一名侍衛攔腰抱住,一柄匕首瞬間劃破了她的咽喉,讓她死於非命!

  山洞內的幾人見洞口有些蹊蹺,頓時提高了警惕,卻不想這時,呂鑫竟是明目張膽的出現在了山洞的洞口……

  “想不到南尋國的公主竟是這般YIN蕩之人!”當發現山洞中竟隻有南藍與幾名宮女後,呂鑫眼中的警惕瞬間解除!

  而當他看到南藍竟是幾近全果的橫躺在不遠處的石床上,加之山洞內焚燒的香片亦是被他吸入體內,一時間呂鑫隻覺體內熱血沸騰,尤其在注意到南藍那雪白的DONG體在那大紅絲綢上翻滾所帶來的視覺震撼後,呂鑫雙目瞬間凸出,喉結不禁上下滑動數次,體內最原始的欲望瞬間被撩撥了起來……

  “將軍,小心有詐!”而此時,立於洞口站崗的侍衛見呂鑫已有些被迷失了心知,便立即出聲提醒!

  ‘啪!’呂鑫見侍衛提醒自己,卻又發現自己的身體竟有了反應,便抬起手來,猛地朝著自己的臉狠狠的打了幾下,強硬的壓下體內奔騰的熱血,雙目陰鷙的盯著身上已經被宮女覆上錦被的南藍,冷笑道“當真是齷齪!堂堂一國的公主竟這般耐不住寂寞,說出去隻怕南尋國的百姓一會唾棄你吧!”

  說這話時,呂鑫並未再向前走去,即便他此時十分想用南藍的身體舒解自身的難受,但卻也知,若此時他碰了南藍,隻怕原本是南藍的錯盡數會轉嫁到他的身上!

  屆時,他要麽娶了這南藍,要麽就把頭留在南尋,除此之外,別無他法!

  而即便他娶了南藍,他回到西楚亦是無法向玉乾帝交代,萬一楚飛揚再從中作梗,‘通敵賣國’的罪名可就落到他的頭上!

  而今日所發生的一切,隻怕也是南藍設計雲千夢想勾引楚飛揚在先,而楚飛揚隻怕是依計行事,順便想借機除掉自己!

  好個老謀深算的楚飛揚,對這樣的人,當真是不能有半點的鬆懈!

  “將軍既然已經知曉這是公主,為何不退避三尺?難道想毀壞公主的名節?”一名宮女見南藍的身子被擋住,卻又發現呂鑫竟是站在洞口擋著,便厲聲嗬斥道!

  而呂鑫卻絲毫沒有把她的嗬斥放在眼中,瞧著南藍那一張漲紅的臉以及已經意亂情迷的雙目,呂鑫看向她的眼神如同看待一名青樓女子一般,隨即譏諷道“她也配稱為公主?來人,去請南尋國攝政王過來,便說本將軍找到了南藍公主,請他過來一睹公主的風采!”

  一名侍衛聞言立即轉身離去……

  而山洞內的宮女卻是氣紅了眼,若此事讓攝政王看到這樣的情景,別說自己,即便是公主也難逃皇上的責罰!

  如此一想,那宮女便對身後的幾人做了眼色,示意她們扶著南藍跟著自己硬闖出去……

  隻是這樣的小動作豈會逃過呂鑫的眼睛?隻見他微微抬手,洞口便站滿了侍衛,即便是那宮女想硬碰硬,隻怕也是自尋死路!

  一陣對峙後,山洞外傳來一陣整齊的腳步聲,隻見南奕君麵色鐵青的帶著親衛走到呂鑫的麵前,冷聲道“虎威將軍速度可真是快,竟比本王這個南尋的攝政王還要熟悉這裏的地形!”

  呂鑫卻是揮手讓自己的侍衛讓開道路,讓南奕君看到山洞內的情景,卻也是毫不示弱的反擊“攝政王誤會了!並非本將軍熟悉這裏的地形,而是公主的叫聲實在是太撓人了!攝政王若是不信,大可讓那宮女掀開錦被,看看你們南尋的公主,到底是以怎樣的姿態示人!”

  南奕君順著呂鑫的話看向山洞內,那被丟在地上的披風與透明的紗衣,頓時讓南奕君怒上心頭!

  而此時一聲嬌吟之聲卻是從錦被中傳了出來……

  隻見南奕君二話不說的便走上前,奮力的掀開錦被的一角,卻見南藍不但臉色泛紅,就連露在外麵的脖子亦是透著紅色,那渙散的眼神一看便知是聞了過多的催情香料,南奕君忽而舉高手臂,猛地朝著南藍的臉頰打去……

  ‘啪!’一聲,讓南藍連同攙扶著她的宮女一同跌坐在地上,隻見南藍嘴角流出一條血痕,嬌嫩的臉蛋更是因為撞在石床的棱角上而磕出了一個洞,血瞬間順著她的臉頰滴落了下來,眨眼間便染紅了包裹住她的錦被,讓那大紅的顏色越發的鮮豔慎人!

  而南奕君打出那一巴掌亦是用了全身的力氣,此時的他更是氣喘籲籲,麵色陰沉的緊盯著還未反應過來的南藍,若她還不反省,他自然是不介意把她打醒,免得丟人現眼!

  “公主…公主……”見攝政王竟發了這般大的怒氣,幾名宮女早已是嚇破了膽,紛紛跪下爬到南藍的身邊攙扶著她坐在地上,手忙腳亂的替她臨時包紮著頭上的傷口……

  而頭上的疼痛卻也讓南藍的意識漸漸的蘇醒,隻是首先印入她眼簾的卻是南奕君那張已是泛黑的臉,隻見南奕君蹲下身,伸出一手用力的掐住她的下顎,極其殘忍道“你自己做的事情自己心中清楚!這一次,就連你父皇也救不了你!”

  語畢,南奕君嫌棄的丟開南藍,大手一揮便讓自己的親衛護送南藍先行離開山洞,而他則是走到始終立於一旁看戲的呂鑫麵前,冷然道“虎威將軍怎會這麽好心通知本王前來迎接公主?本王回去可是要好好的讓人替公主檢查一番,免得被人欺負了卻也不知!”

  聽南奕君這番說辭,呂鑫心中暗叫不好,臉色也立即變得凶殘了起來,怒道“攝政王,貴國公主自己不檢點,本將軍好心派人前去請王爺,卻不想攝政王竟還想著公主的罪責盡數推到本將軍的身上!這南尋國當真是女的下賤,男的無恥!”

  “呂鑫!”南奕君豈會料到呂鑫發起狠來竟是什麽難聽的話都說的出口,一句話把南尋國上上下下盡數罵了個遍,頓時讓南奕君心頭大怒,似有與呂鑫大動幹戈之意!

  “王爺!楚王找到楚王妃了!楚王妃一切安好!”而這時,一名侍衛卻是匆匆跑來,向南奕君行禮後立即稟報剛剛發現的消息!

  “哼!他們二人倒是會討巧,本將軍剛找到公主,他們就現身了!這嫌避的可真是好啊!”被楚飛揚設計,害得自己被南奕君誣陷,這口氣,呂鑫是怎麽也咽不下去的,便立即出言挑撥二者之間的關係!

  隻是有些事情不用呂鑫挑撥,南奕君心頭亦是帶有懷疑,明明自己已是下了命令,讓自己的人全力找人,卻發現自己的人竟在半途中便被人攔截,繼而便是出現南藍的事情!

  而不懂武藝的雲千夢卻是一切安好,這一切,看似是南藍設的局,可卻又讓人覺得南藍的局隻是這大局中最微不足道的一環!

  “走,去看看楚王與楚王妃!”大手緊緊的握著長劍,南奕君懶得看呂鑫,隨即帶著自己的人離開這肮髒的山洞…&

  第一百九十三章 眾叛親離南藍下場

  “走,去看看楚王與楚王妃!”大手緊緊的握著長劍,南奕君懶得理會呂鑫,隨即帶著自己的人離開這肮髒的山洞!

楚王妃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楚王妃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楚王妃章節目錄
九零年代 妃要種田,爺莫怕 洗塵寰(女尊) 特工重生:軍少溺寵妻 影後懶洋洋[古穿今] 美食在民國 東宮甜寵日常(穿越) 惑國妖後(相公總是在造反) 四爺寵妻日常 古代懼內綜合征 穿成奔五渣男 快穿之打臉之旅 我是寵妾 重回七零之小甜妻 我家婢女要上房 當太後的這些年! 重生六零福娃娃 錯把男反派當女主(穿書係統誤我) 種田使人發家致富 盟主影後[古穿今] (快穿)富貴榮華 辣文女配翻身記 農媳當家:將軍寵妻無度 珠玉在前 田園嬌寵:山裏漢寵妻無度 快穿係統:男主別心急! 炮灰奮鬥史[清] 寵妾之後 當女博士重生到民國守舊家庭 八零美味人生
  作者:寧兒  所寫的楚王妃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楚王妃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