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楚王妃

第336節

  元冬見雲千夢被逼著架上了馬背,立即跑上前,從太監的手中搶過韁繩,隨即抬頭看向雲千夢,擔憂道“王妃,奴婢定要與王妃在一起!”

  南藍本要帶著雲千夢離開,卻不想半路竟跑出一個程咬金,便對一旁的太監使了個眼色,隻見那太假重新牽來一匹品種一般的馬兒交給元冬!

  元冬看眼那馬匹的毛色,便知比之雲千夢與南藍坐下的那兩匹,自己這匹在腳程上完全跟不上,眉頭不由得緊皺了起來,可此時也別無他法,總比步行要快上一些!

  如此一想,元冬隨即一個輕巧的跳躍,眨眼間便穩穩的坐在了馬背上,護在雲千夢的身邊!

  南藍見元冬竟有這樣的身手,又想起那日在相府花園中亦是這個丫頭為雲千夢數次擋去危險,拉緊韁繩的手微微一緊,隨即抬起一手,指著前麵青蔥一片的樹林開口“王妃,咱們去那樹林中走走吧!這晌午的日頭最是毒辣,樹林之中陰涼無比,倒是消暑的好去處!”

  說著,南藍徑自牽過雲千夢的韁繩,領著雲千夢走向那充滿危險的樹林之中……

  ‘嗖……’一支利箭從隱秘的樹叢中射出!

  ‘嗷……’一頭狼連掙紮都沒有便倒地不起!

  “王爺真是好箭術,竟是一箭便讓獵物倒地不起,更是穿透獵物的咽喉,當真是讓本王佩服不已!”原本分開的兩隊人馬,卻又在這片茂密的樹林中相遇!

  南奕君雙目細細的看了眼那被一箭貫穿咽喉的野狼,出口盛讚楚飛揚!

  “王爺說笑了,這不過是雕蟲小技!想必攝政王定也是輕車駕熟!”楚飛揚收起長弓,單手拉住韁繩繼續往樹林深處走去,同時應付著‘巧遇’的南奕君!

  見楚飛揚的侍衛把獵物收入袋中堆在馬背上,南奕君收回視線,淺笑著“王爺的箭術自然是值得稱讚,但一箭穿喉,王爺不覺得殘忍嗎?難得王爺對王妃竟是那般的體貼用心!”

  楚飛揚則是警惕著四周的動靜,抽空回複著南奕君的挑釁“攝政王有所不知,正是因為不想看到獵物被箭傷所苦,便幹脆一箭穿喉,讓它們在死前免去遭罪!難道攝政王喜歡看到獵物在麵前垂死掙紮的模樣?這在本王的眼中,才是真正的殘忍!”

  南奕君則沒有想到楚飛揚竟會說出這番話來,心頭微震,眼瞼不由得微微垂下細想楚飛揚的話,心中卻是漸漸的認同了楚飛揚的觀點!

  “想不到王爺箭術了得,見解也是這般的獨到!”握著長弓的手微微收緊,南奕君不禁產生了與楚飛揚一決高下的念頭!

  而楚飛揚卻是不緊不慢的尋找著獵物,並未因為此時在比試而露出緊張之感,似乎是在等著其他的事情……

  “王爺心中有事?”總覺得今日的楚飛揚有些異樣,這也是南奕君緊跟著楚飛揚的原因!

  見南奕君的感覺竟這般敏銳,楚飛揚揚唇一笑,隨即反問“本王心中的事情太多,不知攝政王所指何事?”

  楚飛揚的坦言,讓南奕君眼現狐疑,定神打量了楚飛揚一番,卻又見這楚飛揚的臉上掛著一如往常自信淡然的淺笑,雖然出手機會不多,但離手的箭卻是百發百中,若非全神貫注,想必是難以一箭便射中移動中的獵物的,這讓南奕君又有些懷疑自己的感覺,難道是楚飛揚太過多變的表情,讓他產生了錯覺?

  “攝政王若還不出手,這場比試可是本王贏了!”而楚飛揚卻在此時出聲提醒徑自沉溺在思緒中的南奕君!

  待南奕君抬起頭時,卻發現楚飛揚早已是策馬飛奔了起來,朝著一頭逃竄的猛虎追去……

  “王妃是否感覺涼爽多了?”領著雲千夢越發的往樹林深處走去,南藍的嘴角不由得高高揚起,聲音中透著一絲輕快,揚起頭來看了看樹葉間灑下來的陽光,星星點點的讓人沉醉,更是讓她的心情高揚了起來!

  雲千夢看著南藍的動作與突然變好的心情,唇邊溢出一抹冷笑,隻是卻轉瞬即逝,隨即麵色淡然的開口“咱們還是回去吧!此時正在比試之中,若是被不長眼的長箭所傷,咱們可是怨不得任何人!更何況,此處隱藏著無數凶殘的獵物,萬一誤傷了公主,本妃亦是無力救公主!”

  南藍見雲千夢竟是這般的膽小懦弱,眼底瞬間劃過藐視,繼而關心的轉過臉,笑著保證道“王妃且放心!本宮自小在這片樹林中長大,最是熟悉這裏的路!況且,這身邊不是還跟著這麽多的宮女嗎?有何可怕的?待咱們穿過這片樹林,便會看到一片空地,那景致才是真正的震撼人心!”

  語畢,不等雲千夢開口,南藍對一旁的宮女使了個眼色,隨即便舉起手中的馬鞭,朝著自己坐下的馬狠狠的抽了幾下,隻見那馬兒吃痛立即朝著前方奮力的跑了起來!

  而南藍的馬奔跑了起來,自然是帶動著雲千夢的馬兒快速的跑了起來!

  “王妃,等等奴婢!”元冬見狀心頭大急,立即狠抽坐下的馬匹,緊隨著雲千夢而去!

  在這茂密的樹林中,南藍的馬兒竟是暢通無阻的徑直往前奔去,可見這裏的道路定是被人所清理過,而四周的猛獸也定是被人所驅趕走!

  雲千夢抓緊馬鞍的扣子,盡量壓低自己的身子,順便時刻注意著南藍的一舉一動,見她此時的注意力竟隻在趕路之中,想必南藍的目的並非在這樹林中解決自己,而重點隻怕是在那片空地之上!

  如此一分析,雲千夢立即轉過頭看向緊緊跟在身後卻還是被甩開一截的元冬,而之前還跟在南藍身邊的八名宮女,此時卻僅剩四名!

  雲千夢瞬間便奪過被南藍牽著的韁繩,用力的拉住韁繩,身形不穩的停住了馬兒!

  “王妃,你這是作何?你可知,方才有多麽的危險?”南藍看眼在馬上搖晃了幾下卻並未摔下馬的雲千夢,口中雖責備,眼底卻浮現狐疑!

  雲千夢則是眼現恐懼,雙手猛地拍了拍胸口,驚嚇道“本妃哪裏知道這些,若非公主跑的這般快,本妃豈會有此一舉?”

  而此時,元冬則是追了上來,隻見她急得滿頭大汗,此時終於見雲千夢安好的呆在自己的麵前,不由得鬆了口氣“王妃,真是嚇死奴婢了!”

  “沒事!公主隻是與咱們鬧著玩呢!”雲千夢冷睨南藍一眼,卻是示意元冬緊跟在自己的身旁,莫要落單了!

  “既如此,王妃,咱們還是趕路吧!”見雲千夢停下來竟是等這個丫頭,南藍耐著性子的開口!

  “走吧!”雲千夢略點頭,牽過元冬的韁繩,兩人並肩而行,跟在南藍身後一同向樹林的邊緣走去!

  見雲千夢這般小心提防著自己,南藍心頭暗恨,隻是轉念一想那片曠闊的空地,繼而釋然!

  越是接近樹林的邊緣,外邊的熱風越發的明顯,明晃晃的陽光刺眼的射進人的眼眸,讓人睜不開眼,樹葉之間的星星點點看似美妙卻隱含寒光!

  “王妃,如何?”熱浪撲麵而來,南藍卻是指著這片雖種滿鮮花卻依舊熱辣的空地問著雲千夢的感受!

  “自然是美不勝收!”眼前的花海讓人沉醉,但雲千夢卻是眼尖的看到這片花海竟是種在懸崖邊,含笑的目光中亦是隱藏著警惕與寒芒!

  元冬亦是發現了這一點,不由得靠近雲千夢,用自己的身子擋住了雲千夢的後背,免得雲千夢被暗箭所傷!

  一抹寒光卻是夾雜在樹葉中的陽光中,讓人分不清真真假假!

  風聲不斷的崖邊讓人辨不出樹葉婆娑而動的響聲中竟還藏著其他的動靜!

  ‘嘶……’雲千夢身下的馬突然受痛的大叫了起來,瞬間便朝著前方的懸崖奔去……

  雲千夢瞬間鬆開牽著元冬韁繩的手,整個人緊緊的抓著自己的韁繩,麵色凝重的看著越發靠近懸崖……

  “王妃……”元冬驚叫出聲……

  “公主……”而此時南藍的宮女卻也跟著尖叫了起來……

  第一百九十二章南藍的丟人現眼

  殊不知,在雲千夢的馬朝著懸崖邊奮力奔去的同時,南藍見狀竟是猛地狠抽自己的坐騎,朝著雲千夢奔了過去!

  而她更是鬆開一隻握緊韁繩的手側身想抓住雲千夢,卻不想雲千夢的坐騎吃痛後失去了平日的溫順,一麵疾奔竟還不停的搖晃著馬上的雲千夢,恨不能把雲千夢甩下自己的背狠狠的踐踏!

  這也讓南藍即便有心救人亦是抓不住雲千夢的半片衣袖,直到那馬兒兩隻前蹄失去了重心,帶著雲千夢在一瞬間掉入了懸崖,南藍這才收回雙手!

  隻是她卻沒有注意到自己此時的狀況,隻顧著救雲千夢,她的坐騎亦是來到了懸崖邊,不等她雙手勒緊韁繩,她竟是跟在雲千夢的身後第二個掉入懸崖的人!

  元冬見大事不好,而懸崖上竟還站著四名南藍的宮女,深知此時自己即便是想原路返回尋找救兵隻怕也是奢望,便毫不猶豫的在那四人攔截住她之前策馬跳入了懸崖中……

  “快…快下山找公主……”那四名宮女看著南藍跌入懸崖,首先想到的不是返回大營尋求援助,而是想憑著她們四人的力量找南藍,隻見她們站在崖邊看了眼深不見底的穀底,瞬間翻身上了馬背,隨即調轉馬頭,沿著一旁崎嶇的山路一路往下而去……

  “王爺,不好了,方才有人來報,說是在懸崖邊聽到有宮女驚呼楚王妃與公主的名字!”始終跟在楚飛揚的身後,而這時,一名侍衛從不遠處策馬奔來,在南奕君的耳邊極小聲的稟報著!

  聞言,南奕君麵色一凜,緊拉著韁繩的手微微泛白,雙目如劍般射向那侍衛,在確定楚飛揚此時正全神貫注的射殺那隻逃竄的猛虎,這才壓抑著心頭的震驚與怒意,極低聲的反問“到底出了何事?”

  語畢,便見南奕君微微扯動韁繩,讓馬兒調轉了方向,拉開了與楚飛揚之間的距離,這才怒瞪著身邊的侍衛,等著他詳細的稟報!

  “回王爺,在王爺等人離開大帳後不久,公主便強行帶著楚王妃進入樹林中,後有人看到公主一路領著楚王妃前去狩獵場的懸崖邊,方才那邊竟傳出了驚呼之聲,待卑職的人趕去察看時,那懸崖邊亦沒有了人影!而卑職已經派人在狩獵場四下找尋公主與楚王妃的身影,卻均沒有找到!王爺,這狩獵可隻剩一個時辰了,如果再找不到人,楚王回到大帳內看不到楚王妃,這可如何是好?”那侍衛已是急得滿頭大汗,在自家皇宮中竟出現了這樣的事情,而那楚王妃竟還有一個勢力強盛的夫君,若是她掉入了懸崖下麵,憑一個弱女子是絕對沒有生還的機會的!

  南奕君在聽到侍衛說是南藍強行帶著楚王妃進入樹林之中時,心中便升起了不好的預感!

  隻怕這一次是南藍早已計劃好的一切,或許自己的皇兄鳳景帝亦是參與其中!

  真是想不到,他們為了對付自己,連這種法子都想得出來!

  難道他們都沒有仔細的去想整件事情的後果嗎?

  且不說那懸崖深不見底,有武功的人尚且難以保命,更何況是那手無縛雞之力的楚王妃,此次摔下懸崖,隻怕是凶多吉少!

  若是楚飛揚知道了此事,隻怕……

  如此一想,即便向來穩如泰山麵不改色的南奕君,此時亦是變了臉色,眼神之中不禁染上緊張與擔憂,不由得轉頭看了眼已經拉起長弓的楚飛揚,隨即低聲吩咐侍衛“抽調本王的人下山找人,活要見人死要見屍!速度要快!”

  那侍衛見此時連攝政王的臉色亦是變了,心頭猛地一跳,再看那楚王僅僅是憑著一支箭便射殺了一頭猛虎,渾身不由得如置冰窖,額頭的冷汗瞬間滑入了衣襟之中,快速的向南奕君點了下頭,隨即便轉身離去!

  而此時前方那支猛虎被一箭貫穿咽喉,嗚咽一聲後,身子僅僅是搖晃了兩下便倒地不起!

  “王爺!”那原本要前去收起獵物的侍衛則是騎馬靠近楚飛揚,提醒自己方才所發現的異樣!

  楚飛揚微點頭,收起手中的長弓掛在馬背上,銳利的目光緊盯著前方已經咽氣的猛虎,低聲吩咐道“讓習凜下山找人,務必找到!”

  “是!”那侍衛立即點頭,隨後才下了馬背走向那頭猛虎,隨即拿出身上所帶的繩索把那猛虎的四肢捆綁在一起,與此同時,他的右手竟在不經意間向天空中發出一抹極淡的信號彈……

  “攝政王若是有要事就請便!這片樹林雖不小,但也不足以讓本王迷失了方向!”吩咐完這邊的事情,楚飛揚則是調轉了馬頭,朝著麵色仍舊陰沉的南奕君走了過來!

  卻不想,竟把南奕君那陰鷙的眼神看進了眼中,讓楚飛揚勾唇一笑,隨即關心道“攝政王這是怎麽了?是不是看到本王獵到了猛虎心有不甘?”

  楚飛揚的突然出聲,讓南奕君瞬間回神,眼瞼微微垂下又再次抬起,眼底的陰霾已是消失無蹤,隻見他麵上一片鎮定,淺笑淡然的開口“楚王說這話便有些見外了!楚王乃是我南尋的貴客,本王自然有責任相陪!想不到王爺箭術如此精妙,連老虎這樣的猛獸竟也能夠一招製勝,當真是厲害啊!”

  轉瞬間,南奕君便已是轉換了話題!

  楚飛揚見南奕君把情緒盡數的隱藏了起來,唇角不禁微微勾起,心知肚明卻沒有拆穿南奕君的把戲,他們以為不說自己便不知道了嗎?現如今他們隱瞞的越深越久,隻怕事情暴露之後,他們要承受的後果便越發的嚴重!

  這南尋當真是讓人大開眼界,整個南尋國都沒有男子了嗎?身為公主卻不知收斂,除了為得到自己想要的人而謀害他人性命,那南藍對南尋可有半點的貢獻?

  鳳景帝亦是病糊塗了吧!竟跟著那是非不分的南藍謀害他國使臣之妻的性命,一國之君這般卑鄙,當真是讓人所不齒!

  “本王收獲不少,可攝政王似乎還沒有出手!這倒是讓本王對攝政王的身手十分的期待!”見侍衛已是把猛虎裝進了袋子中且馱在了馬背上,楚飛揚這才輕拍馬身,讓坐騎繼續往前走去!

  “楚王箭術精妙,本王自是不敢在楚王麵前班門弄斧!”楚飛揚嘴角的笑意讓南奕君心頭微微一顫,隻覺這總是以淺笑示人的楚飛揚,今日的笑容中卻是參雜了一抹銳利的洞察力,這讓南奕君變得有些擔憂,卻也隻能祈禱那摔下懸崖的楚王妃能夠奇跡生還!

  見南奕君說的這般的謙虛,楚飛揚則是緩緩開口“這本就是比試,攝政王這般的謙虛,若是輸了,豈不難堪?況且,貴國鳳景帝此時還在大帳中等著攝政王的好消息,王爺若此時便認輸,豈不是讓鳳景帝失望?”

  南奕君見楚飛揚再三的邀請,若他再拒絕隻怕會引起楚飛揚的懷疑,便隻能微點下頭,笑道“既然楚王盛情邀請,那本王便隻能獻醜了!”

  語畢,便見南奕君平靜的眼神驟然射出精睿之氣,屏息觀察著四周的狀況……

  ‘沙沙沙……’不遠處的草叢之中傳來些微的聲響,茂密的樹葉微微晃動,可見那被樹木花叢遮擋住視線的地方,定是藏著某種獵物!

  南奕君取出長弓與箭羽,瞬間擺好射擊的姿勢,在一團灰色的絨毛閃過眼界時立即出手,隻見那離弦的箭羽精準的射中了一隻小野兔的後腿!

  那小野兔被射中,原本向前奔跑的動作戛然停止,瞬間倒在原地垂死掙紮!

  ‘啪啪啪’!

  一陣鼓掌之聲響起,楚飛揚毫不吝嗇的讚揚道“攝政王真是深藏不露!在那般隱秘的情況下竟也能夠射中,讓本王佩服!鳳景帝有攝政王這樣的臣子為其打理朝政,想必也是十分的放心吧!”

  見楚飛揚無緣無故提及鳳景帝,南奕君掛起長弓的手些微一頓,總覺從方才起楚飛揚便話中有話,似是察覺到了什麽,卻又沒有點明直說,英挺的眉沒來由的一皺,極力的隱藏住心底的焦躁與擔憂,勉強一笑的開口“王爺謬讚!見王爺似是十分喜歡射獵猛獸,不如咱們去那邊轉一轉!”

  看著楚飛揚的坐騎漸漸的朝著懸崖的方向走去,南奕君立即開口,手指著樹林的反方向,指引著楚飛揚轉變前行的路線!

  而楚飛揚的手腕則是輕輕的用力拽住韁繩,清亮的目光順著南奕君的手看向樹林的另一麵,隨即拒絕道“本王倒也不是非猛獸不可!若非方才那猛虎讓我的馬兒受了驚嚇,本王又豈會置它於死地?且這畢竟是一場比試,本王即便懷有慈悲心腸,但為了西楚,也是要出手的!”

  淡然的語氣、平靜的表情、冷靜的語氣,卻讓南奕君心頭一震,楚飛揚從方才開始所說的話便暗藏玄機,這讓南奕君頓時提高了警惕,看向楚飛揚的眼神中更是多了一抹探究!

  或許,這總是打著啞謎的楚王,已是知曉了楚王妃的事情!

  南奕君的臉色瞬間凝重了起來,對著楚飛揚亦是少了一絲輕鬆,多了一抹小心,半餉才開口“王爺忘記了,除去本王,南尋出賽的還有九人!他們均是射獵的高手,本王倒是不用太過擔心!”

  “如此說來,攝政王隻是看不起本將軍的人了?”殊不知,呂鑫卻在此時從南奕君手指的方向騎馬奔了過來,粗獷的嗓音頓時驚飛了樹林中棲息的鳥兒,亦是讓南奕君眼底閃過一絲厭惡!

  “看來虎威將軍收獲不小!”掃了眼呂鑫身後三四名侍衛的馬背上均是馱著不少的獵物,南奕君淡淡的開口!

  而呂鑫此時卻沒有理會南奕君,隻見他目光中參雜著幸災樂禍的看向楚飛揚,隨即帶著擔憂的開口“王爺,下官方才射獵的沿途中聽到南尋有人議論王妃墜崖,不知王爺可知此事?”

  “什麽?”聞言,楚飛揚低喝一聲,臉上的閑散瞬間消失,取而代之是陰狠之氣,周身迸發的冰寒讓本就陰涼無比的樹林立即陷入陰冷之中,讓呂鑫心頭暗笑不已,卻讓南奕君心中暗叫不好!

  “難怪攝政王想引本王去別處,難道是想掩飾本王王妃墜崖的事實?”冷笑著看向南奕君突然變得難看的臉色,楚飛揚手指關機微微泛白,眼中的光芒已是一片冰麵,森森寒氣讓人不敢直視!

楚王妃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楚王妃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楚王妃章節目錄
食物鏈頂端的女人[娛] 九零年代 妃要種田,爺莫怕 洗塵寰(女尊) 特工重生:軍少溺寵妻 影後懶洋洋[古穿今] 美食在民國 東宮甜寵日常(穿越) 惑國妖後(相公總是在造反) 四爺寵妻日常 古代懼內綜合征 穿成奔五渣男 快穿之打臉之旅 我是寵妾 重回七零之小甜妻 我家婢女要上房 當太後的這些年! 重生六零福娃娃 錯把男反派當女主(穿書係統誤我) 種田使人發家致富 盟主影後[古穿今] (快穿)富貴榮華 辣文女配翻身記 農媳當家:將軍寵妻無度 珠玉在前 田園嬌寵:山裏漢寵妻無度 快穿係統:男主別心急! 炮灰奮鬥史[清] 寵妾之後 當女博士重生到民國守舊家庭
  作者:寧兒  所寫的楚王妃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楚王妃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