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楚王妃

分節閱讀334

而此次呂鑫卻是沉默的點了點頭,隨即領著自己的侍衛跟在楚飛揚的身後出了廂房!

幾人一踏出廂房,外麵所有人的視線均是集中在呂鑫的身上,奈何這楚王身上的氣勢太過慎人,讓原本想借助人多勢眾而為難他們的南尋百姓,亦是紛紛的閉上了嘴!

加之有南奕君的侍衛為其帶路,幾人暢通無阻的便離開了香氣襲人的唱春樓!

“累了吧!”看著外麵的星空,又見雖然雨已經停止,但濕氣極重,楚飛揚不由得改而摟住雲千夢,帶著她緩緩往停靠馬車的地方走去!

而雲千夢卻是心情甚好的跟著楚飛揚故意放緩的步伐往外走去,遠離了唱春樓,此時的空氣也越發的清新,經過雨水的洗禮,更是帶著絲絲青草之味,聞之讓人心神舒暢,淡淡的展顏一笑,雲千夢緩緩的搖了搖頭,隨即抬頭看了看被雨水洗刷之後的天空,隻覺夜幕更加的透澈,星辰亦是越發的璀璨,讓人的心情豁然開朗!

“下官謝王爺王妃!”

“卑職謝王爺王妃救命之恩!”

而這時,跟在後麵的呂鑫與那侍衛卻是同時出聲,兩人朝著楚飛揚與雲千夢的後背鞠躬行禮,顯得格外的真誠!

聞言,楚飛揚與雲千夢則是緩緩轉身,見兩人依舊保持著鞠躬的姿勢,便見楚飛揚淡然的開口“你們既然是西楚的將士,便應該明白此處是南尋,到處充滿陷阱,更應該小心自己的行為舉止!可這次你們卻是險些被人抓住把柄,不管是有意還是無意,卻差點犯了大錯!本王與王妃救你們,也隻是因為你們是西楚的將領,更不願因為你們所做的事情,而讓西楚背負被人謾罵的名聲!此番做為,也並未想讓你們心存感激!隻是希望你們謹記此次的教訓,日後莫要再這般魯莽!”

語畢,楚飛揚便摟著雲千夢上了馬車!

雲千夢卻是看得真切,那呂鑫,這一次的道謝卻是真心的!

隻是,道不同不相為謀,呂鑫始終是盡忠於玉乾帝,若非玉乾帝幾次三番的打壓楚飛揚,兩者之間倒也沒有矛盾衝突!

奈何玉乾帝疑心極重,竟連楚南山與楚飛揚也懷疑,這也難怪兩者之路越走越遠!

而即便呂鑫感動於此次他們的救命之恩,但將來若是站在各自的政治立場上,卻依舊會與楚飛揚想敵對!

倒不如平淡處之,免得徒增各自將來的難過!

而唱春樓中,目送著楚飛揚等人的離開,眾人均是麵麵相覷,不知到底發生了何事,為何攝政王與萬宰相這般容易的便放走了西楚的虎威將軍,一時間,竊竊私語之聲頓時響起!

南奕君則是揮手讓侍衛把陸家的人帶了下去,隨即命人關上廂房的房門,冷目掃向萬宰相,冷嘲熱諷道“想不到萬宰相活了這麽多年,到了這樣的年紀,竟是相出這樣幼稚的把戲!當真是丟盡了南尋的臉麵!”

萬宰相卻是絲毫也不畏懼南奕君,且此時廂房內隻剩他們二人,他也無需再作偽裝,撤下臉上的平靜,換上陰沉之色,目光陰毒的轉向南奕君,亦是冷笑道“本相這可是在幫攝政王!攝政王不感激,然還指責本相!若非攝政王不能一舉拿下那楚王,又豈會讓南尋陷入進退兩難的境地?”

“讓南尋進退兩難的是你們萬家!”卻不想,南奕君此時卻是冷靜了下來,重回桌邊坐下,南奕君執起自己方才用過的茶盞,在萬宰相頓變的臉色中緩緩輕抿一口,繼而重新開口“別以為你和南藍南鴻燁做的那些事情本王不知道!隻是沒有想到你們竟是變本加厲,如今還做出這樣丟人現眼的事情,這樣百姓如何看待我們皇族?又讓百姓如何信服朝廷?即便是想要栽贓陷害,手段也未免太過卑劣,也不想想那楚王妃是什麽人?幾次的交鋒難道還沒有讓你們長腦子嗎?累的本王跟在後麵替你們收拾爛攤子,若非那陸大人當真是死了,否則今日那呂鑫定會血洗南城!”

一席話,說的萬宰相麵色愈發的難看,眼底的陰鷙已無法遮掩,毫不保留的射向南奕君“這麽說來,攝政王打算如何處置本相?又有何證據證明此事是本相所為?”

“哼!”重重的擱下手中的茶盞,南奕君雙目半眯,緩緩開口“那老鴇與鶯兒怕已經被滅口,你做的這樣幹脆,倒是把所有的隱患清除的幹幹淨淨!隻不過,你別忘了,本王才是南尋的攝政王,而你既沒有通過科舉走上仕途,僅僅是因為長姐為皇後而一步登天的坐上了宰相的位置,這麽多年來於國家社稷毫無建樹,本王自然有這個權利剝去你宰相一職!”

“南奕君,你敢!”見南奕君說話的神態極其的冷肅,萬宰相心頭一急,頓時自座位上站起身,怒目瞪視著麵前還有閑情撥弄茶盞的男子!

“來人!”而南奕君卻不給他任何機會,直接出聲把門口的侍衛喚進來,冷酷的開口“萬宰相如今身子不適,你們送他回宰相府,沒有本王的命令,不得放他出宰相府!”

“是,王爺!”而那幾名麵無表情的侍衛,卻是不讓萬宰相有絲毫辯解的機會,直接打暈他扛上肩,快速的出了唱春樓!

【200】

嶽康隨著南宮勝進了裏屋,心裏發怯,自己的象棋技術還算合格,要說這圍棋,自己可是剛入門的小白啊!

既然是殘局,嶽康不用想就知道難度極大,就自己這兩把刷子怎麽破人家的殘局啊!

白妙丹、牛夜雪、小順都隨著嶽康進入了裏屋,心中部蜚語道,這神醫可真夠奇怪的,言之舉動都跟一個孩童一般無二,與先前他們幻想的神醫形象,完全格格不入。

南富大哥,這個殘局咱們還是別破了吧!”嶽康走在南宮勝的身後,忙說道。”沒的商量。”南宮勝直接一哼鼻子。

“可是我的水平實在是一般般,連您都破解不了的殘局,我怎麽可能破的了,我的水平估計都不及南宮大哥的萬分之一,你說是不是南宮大哥?”嶽康刻意的給南宮勝帶了一頂高帽子。

南宮勝捋胡一笑,“那是,我研究棋道都八十幾年了,你當然不是我的對手,還是那句話,我一隻手就能勝你。”

嶽康汗顏,下圍棋一隻手與兩隻手有分別麽?可嘴上還是說,“這是自然了,南富大哥要不我們下山去喝兩杯,您也知道我這次還有事求您,這圍棋殘局是不是咱就不破了。”

“喝酒?好久沒有人陪我喝酒了,你的酒量行麽?不會說那種前幾口咕咚咕咚,後幾口呲咯呲略的半允子吧!”南富勝提到喝酒倒是來了興趣。

嶽康知道南宮勝口中的半允子是代表酒量不行的意思,嗬嗬一笑說道:“若是比起南宮大哥當然不行的,但一般人還是喝不過我的。”

“那好。走,咱們喝酒去。”南宮勝好像一下子忘記了圍棋殘局的事情,直接又拉著嶽康從裏屋走了出來。

嶽康心中輕鬆下來,喝酒比破解圍棋輕鬆多了,正好在酒桌上跟神醫說起,讓他幫妙昔治臉的事。

“師傅,難道你不破解殘局了麽?”黃英攔在南宮勝身前,說道。

南富勝一拍腦門,跳腳一蹦,“哎呦,你看我居然將這事給忘了,這可不行,如果那老家夥今年再來找我,我還破解不了殘局,非得笑話死我不可,不行,不行,嶽小兄弟月嗣!你一定要幫我破了那局棋。”

南宮勝說完,二話不說又將嶽康拽進了裏屋,那局棋已經困惑他二十年了,要說起來那還是二十年前的是。

嶽康心中埋怨著黃英多嘴,忍不住的看了對方一眼,當觸碰對黃英陰柔的眼神時,心中一驚,再次感覺那個眼神無比的熟悉,看自己的眼神帶有種玩味的感覺,好像對方認識自己一樣。

南宮勝的性子,極為頑劣,對什麽都有興趣,隻要是玩的東西,他都有興趣,沒事的時候,還會跟小孩一起玩耍,人家小孩見他年齡大,都不跟他玩,他就求人家帶我玩吧!帶我玩吧!我很乖的。

真讓人難以想象他就是那個舉世無雙醫道絕世的神醫,正宗的是個老頑童,性情跟小孩簡直一樣。

下圍棋也是他的愛好之一,他的棋術其實很高,沒事的時候他也會去大街上,在樹蔭下與那些街邊老頭,殺上兩盤,每次都是將對手殺的丟盔棄甲,簡直無還手之力,最後贏的那幫老頭,再也不跟他下棋,最後萬不得已南宮勝隻好放水故意輸給人家。

也就是二十年前,南富勝多年的好友找上自己,聊著聊著談說起下棋的事,南宮勝說自己的棋藝,舉世無雙少逢敵手,不,是沒有敵手。

他那位好友了解南宮勝的性子,一直笑嗬嗬的不說話,南宮勝知道自己的這位好友,也是下棋的好手,兩人其實早就認識了,隻是那時候南富勝還不會下圍棋,南宮勝不停的誇獎自己的棋術多高多高,簡直誇的自己世間沒有對手一般。

最後南宮勝問對方,有沒有膽量下一局?

對方微微一笑,說道,我估計不是你的對手。

南宮勝大笑,說沒事我讓著你點。

對方說不用讓,輸便輸了棋道精神不能染,我還是輸的起

兩人擺下了棋盤。

南富勝下的很輕鬆,感覺他的那位好友根本不會下棋一般,簡直是雜亂無章,在棋盤上瞎走,那技術真是爛到家了。

可即使對方好像不會下棋的樣子,南宮勝卻感覺一時間也贏不了對方,而且越下越感覺被動,感覺對方一直在控製著自己的棋子,明明自己馬上就要贏了,對方的一個白子落下就立刻破解了危機。

南富勝越下越頭疼,想不出問題的所在,對方的棋藝明顯不如自己,自己怎麽就贏不了他呢。

棋局下到中途,兩人還沒分出勝負,棋子誰也威脅不到誰,那位好友站起身來說,時辰不早了,我該回去了。

南宮勝怎能讓對方走,忙拉住好友,說棋還沒下完,你怎麽能走昵。

那位好友,嗬嗬一笑,說不用下了你已經輸了。

南宮勝大急,我哪裏輸了?現在明明是平局。

南宮勝的那位好友,搖頭神秘微笑,說你什 麽時候將這盤棋研究透徹了,就明白你為什麽會輸了。

“我輸了?”等那位好友走後,南富勝指著自己的鼻子不可置信的自言自語。

該不會是他自己要輸了,故意不承認,說我輸的?不能吧!南富勝隨即搖了搖頭,應該不會,他這位好友在天乾王朝是個很有威望的人物,怎麽可能說假話騙自己呢?

南富勝有著一顆要強的心理,對著那盤棋一連研究了幾天,可怎麽也看不出自己要輸的樣子。

之後的時間裏南宮勝什麽事情也不做,一直盯著棋盤研究,但終究還是沒看出什麽。

直到三年以後,那位故友又與南宮勝見麵,問起他有沒有研究出上次那盤棋的奧妙。

南宮勝便說,你到底是不是騙我的,我明明沒有輸。

對方嗬嗬一笑,說要不要我告訴你輸在哪裏?

南宮勝說隻要你敢許諾這盤棋我是真的輸了,那麽你就不要與我說。

對方說,你是真輸了,並且對南富勝說絕對沒有騙你。

此後的十幾年,那位好友每年來一次,拜訪南宮勝,問知道輸在哪裏嗎?南宮勝每次沒底氣的說不知道,對方見這麽多年南宮勝都沒有看出來,有些不忍心,非要說給他,可南富勝死活不同意,執意不讓對方告訴自己,他一定要自己找出來。

光陰似水,似箭穿梭。

這一幌,二十年過去,南宮勝還是不知道自己輸在哪裏,每次見到那位故友他都感覺丟人哪!妄自己二十年前還吹噓自己的棋藝多麽的絕世無雙,真是丟人丟到家了,如今他在那位故友麵前都抬不起頭來。

嶽康隨著南宮勝又一次的走進裏屋,裏屋顯然是南宮勝的臥室,屋中擺滿了小孩玩的小玩意,什麽都有,嶽康汗顏,這個南宮勝還真不是一般的愛玩。

“坐,坐,大家坐。”南宮勝熱情的相讓。

嶽康幾入圍繞著桌子,坐了下來。

白妙丹坐下後好奇的看著桌子上用木頭刻的木人,忍不住的將一個木人拿在手中,隻見那木人栩栩如生刻的跟真人一樣,還穿著衣服,“姐夫,你看這個木人真好看。”

“小姑娘,你也喜歡這個木人?”南宮勝本來是要去櫃子中拿圍棋的,聽到白妙丹說話,忙轉過頭來,興奮的問道。

白妙丹誠實的點了點頭,“喜歡。,

“哈哈,終於有一個跟我一樣喜歡木人的人了,既然你喜歡那我就將那個木人送給你了,先說好了,可不準弄壞了,那是我辛苦刻出來的。”南富勝說道。

見對方要將木人送給自己,白妙丹興奮的點了點頭,說道:“謝謝,南富伯伯。”說完愛惜的將木人摟在懷中。

“念在你年齡還小,就讓你喊我南宮伯伯吧!”南富勝說道。

白妙丹笑嘻嘻的將木人放進懷裏,眯眼一笑。

嶽康坐在桌子旁,等著南宮勝拿來棋盤,他倒也非常好奇困惑神醫二十年的殘局,究竟是什麽樣子的,雖然自己沒信心破解,但還是有些好奇。

白妙丹坐在嶽康的右首,小順坐在嶽康

楚王妃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楚王妃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https://txt.33mai.com/ ***
楚王妃章節目錄
(快捷鍵:←)上一章楚王妃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數理王冠虞美人(女配)宦海(科舉)(快穿)讓你懵逼穿成反派他媽[星際穿書]女配等死日常[穿書]霸總的白月光[快穿]佛係嬌氣包[穿書]農家寡婦好種田快穿之絕色王妃神動天下額娘有喜穿書女配萌萌噠還我命來![快穿]傲寵六零有孕軍嫂從星際歸來神醫小狂妃:皇叔,寵不停!我在紅樓修文物我是男主他爸[慢穿]清宮攻略(清穿)穿成重生文男主後媽路人穿越末世毒女狂妃,這個王爺太妻奴七零養家記穿成炮灰他媽惡毒女配養娃記[穿書]奸妃養成手冊虐文女主嬌寵日常穿成男主繼母怎麽辦那個喪屍嫁入了人類豪門
  作者:寧兒所寫的楚王妃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楚王妃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