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楚王妃

第334節

  習凜看著萬宰相被不甘不願的送回後院,而南藍與南鴻燁更是被南奕君的人護送回了皇宮,便知這攝政王是想大事化小小事化了,隻是想起自己王妃受到這樣的威脅,習凜心頭亦是憋著一股氣,隻見他麵色冷肅,帶著軍人特有的殺氣,加上跟隨在楚飛揚身邊這麽多年的機靈,立即反駁道“一國宰相連自己府邸的安全都不能保證,既如此,不如我西楚將士來‘保護’這宰相府!況且,此時涉及我國王妃,我們豈能袖手旁觀!”

  說完,習凜便朝著身後嚴陣以待的侍衛揮手,隻見訓練有素的侍衛得命立即分散開,十分有秩序的把守住宰相府的每一個出入口!

  隻是這一切落在南奕君的眼中,卻成了挑釁!

  他的心中甚至懷疑楚飛揚便是等著這樣的機會而出手,尤其有誰會在赴宴之時帶上這麽多的侍衛,這些侍衛一看便是有備而來!

  “本王也知讓楚王妃受驚,楚王愛妻心切才會下此命令!但此處乃是我南尋宰相府邸,豈能讓他國侍衛看守!況且此時兩國正進行和談,難道楚王忘記自己前來南尋的初衷了?”南奕君亦是大風大浪過來之人,即便習凜此時身上縈繞一股濃烈的殺氣,卻依舊沒有讓南奕君顯出害怕之色,沉穩之色在這緊張時刻展露無遺,更是彰顯了南奕君攝政王的威信!

  而習凜卻也不是好糊弄之人,自他懂事之日起,便跟在楚飛揚的身邊,與楚飛揚一同接受楚南山的教導,雖天資不如楚飛揚,卻也是難得一見的聰明男子,更何況,這麽多年的沙場經驗更是鍛煉了他堅定的心智,此時見南奕君絲毫不放鬆,習凜亦是半步也不退縮,冷硬的反駁道“攝政王心中有數,是誰破壞了兩國之間的和談!攝政王乃是此次和談的大臣,卻在此時阻攔本將執行命令,難道這件事情與攝政王也有關聯?”

  習凜的話讓南奕君猛地皺了下眉頭,目光蓄滿陰鷙的掃了眼麵前容色肅穆的習凜,心中卻是有些詫異,想不到這總是跟在楚飛揚身邊的侍衛竟也有這樣的口才!

  不過,南奕君隨即便對此事釋懷,楚飛揚那樣的人,手下又豈會有弱兵?

  隻是,對於習凜強硬的態度,南奕君卻也是半步也不相讓,臉色堅定道“本王自會派人好生看管宰相府中一切,且萬宰相府中亦有病患,難保不會被人衝撞了!屆時若出了事情,有理的,可不是楚王了!”

  習凜見南奕君如此說來亦是有理,不管這宰相府中是否真有病著的萬夫人,若對方依舊小動作不斷,一盆汙水撥在王爺王妃的身上,隻怕解釋說不清!

  隻見習凜朝著南奕君拱手道“多謝攝政王提點!隻是此事還需等回稟王爺後再回複攝政王!”

  語畢,便見習凜交代身邊的侍衛好生的看住宰相府,自己則是立即轉身前去驛館稟報此事!

  “來人,派一千精兵護住宰相府,任何一個角落出入口都不許放過!”半眯著雙目看著習凜離開,南奕君立即對身旁的侍衛下命!

  “是,王爺!”

  而楚飛揚聽完習凜的轉述後,卻隻是冷然一笑,隨即吩咐道“不必急著回複南奕君!既然你沒有說明期限,那本王便好好的思索一番,那五百人就好好的看住宰相府,也不枉他們千裏迢迢跟隨本王前來南尋!”

  “是,王爺!”見楚飛揚已是給出了答案,習凜自當聽命,隻是心中卻有些疑慮“王爺,卑職是否需要前去督促他們?”

  見習凜不放心,楚飛揚則是十分放心的搖了搖頭,隨即緩緩開口“放心,他們會替本王好好看住那宰相府的!咱們又何必費神?你且過來,本王另有事情交代!”

  西楚、辰王府!

  寧鋒接到侍衛的飛鴿傳書,卻是緊緊的捏在手中,並未立即踏進書房稟報江沐辰,神色間的躊躇讓他向來冷靜的氣息也發生了改變,一時間變得有些焦躁,手中的紙條已是快被手心的冷汗給浸濕,卻還未下定決心!

  “怎麽回事?為何氣息變得這般不穩?”殊不知,他絮亂的氣息卻已是讓書房內的江沐辰發覺,隻見江沐辰悄無聲息的打開書房門,見寧鋒微皺著眉頭的模樣,隨即冷聲問著!

  “王爺!”沒想到會被辰王發現自己的失態,寧鋒立即低下頭,不敢直視已經來到自己麵前的辰王,那捏著紙條的右手更是緊了幾分,免得被王爺發現自己的不尋常!

  江沐辰則是觀察著寧鋒,平日的他素來穩重冷靜,今日卻是心事重重,又見他那右手不尋常的握緊,便冷然出聲“到底出了何事?難道還想瞞著本王?”

  見辰王隱有發怒的征兆,寧鋒立即雙膝跪地,無可奈何的舉高手中的紙條交給江沐辰!

  看寧鋒果真有事情瞞著自己,江沐辰一手奪過他手中的紙條隨即打開粗略的掃了一眼後,眼神頓時驟變,隨即又細細的精讀了一遍,這才冷聲開口“此事當真?楚飛揚幹什麽吃的?竟敢讓她陷入危險之中?”

  寧鋒聽自己主子這般詢問,便知辰王心中依舊是沒有放下那楚王妃,如今楚王妃隻是遇險卻沒有受到傷害,他便這般激動,當真是讓人擔憂不已!

  “說話!”見寧鋒隻是低頭不語,江沐辰濃密的眉緊皺了起來,眼中頓時射出冷峻的光芒,渾身的寒意讓寧鋒心頭一抖,隻能把事情的經過講述了一遍!

  “王爺,楚王妃此時已安全!”語畢,寧鋒加上這一句,並不希望自家王爺的心思依舊放在那楚王妃的身上!

  而此時,書院的拱門口竟走來一名侍衛,隻是沒有辰王的命令,那侍衛自是不敢冒然的闖進來!

  寧鋒見狀,立即起身走向門口,與那侍衛低語了幾句,隨即才麵色難看的重新走到辰王的麵前,硬著頭皮稟報著“王爺,楚王已經下命將那萬宰相的府邸給看守了起來!”

  “是嗎?夢兒遇到危險的時候怎不見他想的這般透澈?哼!”心頭依舊因為方才看到密報上的消息時而微微發緊,江沐辰此時的麵色冷肅危險,心中對楚飛揚相當沒有好感!

  而寧鋒的話卻隻說了一半,雖然辰王的臉色已是這般的難看,可接下來的事情卻更加的重要,隻見寧鋒緊皺著眉頭,頂著壓力的開口“王爺,楚王派去看守萬宰相府邸的侍衛,正好是咱們安插在呂鑫身邊的人!”

  語畢,寧鋒不再開口,隻是周身驟降的溫度卻是提醒他,此時他家主子怕是真正的動怒了!

  “該死的楚飛揚!”半餉,江沐辰這才咬著牙關的罵出聲!

  隻聽見江沐辰的聲音頓了頓,卻再次開口命令道“傳令下去,好好的看住那宰相府,若是再發生這樣的事情,讓他們提頭來見本王!”

  “是!”忽而聽到辰王竟下了這樣一道命令,寧鋒不由得鬆了口氣,隻卻也深覺楚飛揚的厲害,竟是一箭雙雕的解決了自家王爺安插在楚王妃身邊的侍衛,隻怕王爺亦是知道這點伎倆騙不過楚王的眼睛,隻是比起讓呂鑫的人前去看守宰相府,王爺怕是寧願是自己的人吧!

  此時的文府中!

  楚輕揚的聰明得到文狄的賞識,每日對他的指點亦是十分的用心!

  “老師!”閑暇時分,楚輕揚與文狄端坐在文府的涼亭之中對弈,一盤棋局,黑白子各占一方,卻因為文狄穩紮穩打的下棋方式,輕鬆了贏了楚輕揚!

  “輕揚,你雖聰明,進步也堪稱神速!可近日以來,你的心緒卻不穩,下棋時亦是求快,尚未建立好自己的堡壘便冒然的進攻,難怪今日輸了為師五目之多!”圍棋之精妙,便是即便僅剩半目,雙方依舊會為此廝殺慘烈!

  可近日楚輕揚的心思明顯不在求學上,下出的棋局求快不求好,手法雖帶殺氣卻不見沉穩,這種下棋方式則是最危險的,揠苗助長的結果便是會毀了一個有前途的孩子!

  楚輕揚見文狄僅僅從一盤棋中便能看出自己的情緒,心中不得不佩服,也明白為何今日文狄會在課業結束後單獨留下自己!

  隻見楚輕揚雙目一掃麵前的棋盤,上麵黑白子的差距已無法挽回!

  但棋局是棋局,這盤下的不好,下一盤再扳回便可!

  而人生的賭注卻往往隻有一次,機會錯過了便不會再有!

  楚輕揚見文狄的確是有心留下自己談心,而這涼亭地勢較高,無人能夠窺聽到一字半語,便恭敬的朝文狄拱手低聲道“老師,想必您也聽到近日秦相生病的消息了吧!”

  見楚輕揚竟提起此事,文狄整理棋盤的手微微一頓,隨即神色淡然的分開棋盤上混淆在一起的黑白子,把它們一一放入容器中,這才淡然的開口“秦相年事已高,有些小病小痛實屬正常,你又何必大驚小怪!”

  楚輕揚始終注意著文狄的表情,見他神色輕鬆,似乎沒有感受到近日京都之中壓抑的氣氛,眉頭不著痕跡的一皺,繼而重新開口“老師所言極是!秦相的確是年事已高,但那左相的位置,卻是永遠存在的!若秦相辭官,不知左相之位會由誰坐!”

  楚輕揚的話,讓文狄微微抬眸看了他一眼,隻覺此時的楚輕揚雖極力的壓抑自己的情緒,但心情平靜的文狄卻能夠一眼看穿他眼底深處的渴望與焦急,便試圖開導著他“你所說的這一切,皆是朝中大事,於我們何幹?如今你年紀尚小,一切均該以學業為重,豈能好高騖遠?即便你心比天高,沒有真才實學,也坐不上那樣的位置!反之,若你潛心修學,總會有發光的一天!”

  見文狄這般開導自己,楚輕揚便知文狄誤會了自己的意思,不由得趕緊開口解釋“老師誤會學生了!學生自知學識淺薄,又豈會貪圖那樣的位置!學生的意思是,老師絕對有這個實力坐上左相的位置!”

  聞言,文狄眼底閃過一絲訝異,當更多的是一抹寒意,臉上的雲淡風輕因為楚輕揚的一句話煙消雲散,取而代之的是一臉的冷肅與認真,看向楚輕揚的眼眸中更是帶著前所未有的審視與打量!

  而此時的楚輕揚卻是任由文狄緊盯著自己,既然話一出口,他自然知道文狄會用這樣的眼神審視他!

  雖然在文府學習的時間不長,但楚輕揚對文狄亦是有所了解,文狄此人學識淵博、謙虛謹慎且性子淡泊!素日裏絕對是極好的老師!

  但這樣的一個男子,卻有一雙洞悉一切的眼睛,往往一眼便能夠看穿學生的弱點並加以改善!

  換句話說,出去文狄的個性不適合做左相,他的一切條件,均是十分的符合為官!

  “為師倒沒有這樣的野心!況且家中已有大哥為太子少保,這已是讓文府成為京都各府間的談資,又豈能再出一名左相?屆時是福是禍,可是由不得我們說了算了!”一句話,便回絕了楚輕揚的提議!

  文狄雖未為官,也未入朝,卻並沒有阻止他關心朝政,隻是平日裏謹言慎行並未表露罷了,此時聽他一言,便知他對朝政知之甚解,也對當今的局勢看得十分的透徹!

  見文狄把話說的這般的明白,楚輕揚卻是皺起了眉頭,半餉才又緩緩開口“學生知道老師並非貪圖榮華富貴之人!隻是,如今天下局勢複雜,文少保雖說是太子少保,卻也明顯的已成了太子一黨,這也讓眾人看到文家此時是站在皇上的陣營之中!但萬一……”

  說到這裏,楚輕揚的音量再次降低,以極小聲的聲音繼續說道“萬一將來出事,文家隻怕也隻會落得一個家破人亡的地步!但若老師成為左相,在朝中處於中立的位置!將來朝中即便發生大事,一來老師立場中立不會受到牽連,二來文家一門風高亮節為天下儒生楷模,旁人自然亦不會多加為難的!”

  楚輕揚的話極其隱晦卻又十分的大膽,其中的野心讓文狄心寒,隻覺自己亦是有看錯人的一日!

  “你可知,你這番話若是落入禦史的耳中,可是大逆不道!不但你自身性命難保,隻怕你爺爺老楚王的一世英名,也被你給毀了!”文狄看向楚輕揚的眼中已是浮現擔憂,不由得揣測,難道是因為楚飛揚太過優秀而蓋過了這個弟弟的風頭,竟讓楚輕揚起了謀逆之心?

  楚輕揚早已料到事情不會這般容易就解決,也知文狄是心性堅定之人,卻仍舊勸解著“學生隻是就事論事!正因為學生說的均是事實,老師才這般緊張吧!”

  隻見文狄站起身,目光猶若寒冰直視楚輕揚,聲音清朗正直不帶一絲轉彎“明日你不必前來,好生在家中思過,待想明白了,再來見為師吧!”

  語畢,便見文狄帶著一身浩然正氣驟然轉身離去!

  而楚輕揚的臉上卻不見絲毫難過,目送文狄的身影走進文府後院,他卻是淺笑著站起身,隨即步下涼亭踏出文府,坐進楚王府的馬車中!

  隻是接下來的兩三日內,南尋的大街小巷之中,竟是流傳出南藍公主為救西楚楚王妃而被刺客重傷的傳言!

  “真是過分,明明是那南藍公主故意引得王妃涉險,外麵竟把她捧得如此之高,好似是咱們王妃連累了她!”慕春一早從外麵回來,便氣衝衝的說道!

  而一旁的元冬映秋與迎夏,每個人的臉上亦是充滿了憤慨!

  尤其是當時在場的元冬與映秋,心中更是為雲千夢抱不平,若非那南藍公主與萬宰相聯手設計王妃,她們又豈會涉險?

  況且,那南藍公主明知王妃不會武藝,竟還在當時那般緊迫的情況下把刺客引向她們這邊,分明便是居心不良!

  “有何可氣的?”雲千夢則是放下手中的書卷,滿身平靜的站起身!

  “王妃,明明是咱們被算計了,可那南尋的百姓卻把那南藍公主當作女英雄一般!”見雲千夢起身,慕春立即上前扶起她,心頭依舊是堵著一口氣!

  聞言,雲千夢卻隻是淡雅一笑,隨即伸手拍了拍慕春的手“她的確是被那刺客的掌風所傷!況且,她是南尋的公主,此番舉動,自然是會得到南尋百姓的支持與愛戴!”

  而即便南藍救自己的舉動並未為她爭取到楚飛揚的青睞,但她卻在百姓中樹立了威望,隻是不知這是在南藍的算計之中還是意外的收獲!

  而此時,習凜卻是快步走到正屋外稟報道“王妃,鳳景帝派了公公前來!”

  聞言,四個丫頭眼中紛紛顯出驚訝之色,唯有雲千夢淡笑以對,清聲吩咐著習凜“請他進來吧!”

  “王妃!”慕春最先開口,心中不由得泛起擔心,難道是那南藍公主受傷,鳳景帝想要為難王妃?

  “沒事!”雲千夢卻是淡定的吐出兩個字,隨即帶著四個丫頭步出內室,與此同時,那被派來的公公立即朝著雲千夢行了一禮!

  “參見楚王妃!”

  “公公請起!不知公公今日前來有何要事?”讓元冬給那公公搬了張圓凳,雲千夢款款落座,輕言詢問,落落大方的端莊、神情自若的鎮定讓那公公眼神微微一陣,隨即才浮上笑容!

  “多謝楚王妃!奴才今日是奉皇上之命,請楚王妃進宮赴宴,以安撫楚王妃受驚之心!”那公公笑容得體,一看便是鳳景帝身邊的老人,說出口的話漂亮舒心,即便是雲千夢想出言拒絕,亦是找不出婉拒理由!

  更何況,此次是鳳景帝相邀,雲千夢斷不能拂了南尋皇帝的麵子!

  “讓皇上惦記了!隻是不知我家王爺此時身在何處?”去皇宮可以,但卻適時的提到楚飛揚,讓對方收了一些沒必要的心思!

  “回楚王妃的話,楚王與攝政王議完事,也會前往宴席!”那公公自然是明白雲千夢的威懾之意,立即開口回道“王妃,轎子已在外備好,請王妃上轎!”

  說著,便見那公公已是站起身,恭敬的請雲千夢上轎!

  “請公公稍等,本妃換件衣衫!”而雲千夢又豈是任人擺布之人,隨著那公公站起身,卻是讓那公公稍等,不等對方開口,便領著慕春與迎夏走進內室,隻見那內室的門瞬間被慕春關上,隔絕了外麵窺視的目光!

  一盞茶的時間不到,便見雲千夢換了一身亮橘色的宮裝走了出來,對那公公點了點頭,僅僅隻帶了元冬一個丫頭便上了轎子

  第一百九十一章懸崖驚魂

  一路短暫的顛簸,便來到南尋皇宮,那公公則是小心的領著雲千夢走進禦花園旁的秦風殿中,隻見此時大殿中早已是坐滿了兩國的官員,而傳聞病著的南藍,此時亦是嬌俏的坐在鳳景帝的身旁,與南鴻燁伺候著鳳景帝用膳!

  “西楚楚王妃到!”隨著太監的一聲高呼,雲千夢領著元冬,踏著從容不迫的腳步款款走入秦風殿!

  一如既往的淡定冷靜,嘴角的淺笑始終保持著王妃的端莊美麗,高貴的氣質、得宜的舉止,讓原本杯酒交錯的眾人紛紛停下了手中的動作,均是再次看向這位前不久差點喪生刺客劍下的楚王妃,隻覺這女子當真是與眾不同,那雙黑如美玉的眸子中的平靜睿智即便她沒有開口,卻依舊能夠瞬間抓住所有人的視線!

  南藍聽到太監的稟報,原本替鳳景帝夾菜的手微微一緊,筷子頂端的菜肴瞬間掉入了碗碟中,隻見她雙目半眯了起來,帶著危險光芒的緊盯著今日更加光彩奪目的雲千夢!

  那一身亮橘色的長裙外罩著一層橘粉色的薄紗,裙擺衣襟處的劍蘭雅致精美,冷色與暖色的搭配恰到好處,讓雲千夢看上去既高雅端莊又帶著親和力,配上雲千夢原本清冷脫俗的氣質,當真能夠讓人目不轉睛!

  尤其雲千夢本就肌膚白皙細膩,而那亮橘的色彩更是襯得她臉如白玉溫潤、眉目如畫,瞬間便壓住了今日亦是精心裝扮的南藍!

  隻見南藍低頭掃了眼自己一身淡紫色的裝束,雖尊貴,但比之亮橘色卻少了一抹活力!

  原本想著與楚飛揚身穿同色衣衫向世人暗示自己即將得到的身份,卻不想被雲千夢一身亮色的衣裙壓住了風采!

  眉頭不著痕跡的皺了下,南藍重新端起淺笑,重新夾起方才掉如碗碟中的素菜放入鳳景帝麵前的小碟中,孝順的開口“父皇,這是禦膳房特意為您做的筍尖,您嚐嚐!”

  “西楚楚王妃見過南尋鳳景帝!”在眾人驚豔的目光中,雲千夢一步一步穩穩的走到大殿中央,動作優雅的朝著鳳景帝福了福身!

  “王妃客氣了!請入座!”鳳景帝則是看了眼南藍的臉色,隨即有禮的開口!

  “謝鳳景帝!”得到鳳景帝的答複,元冬則是立即扶起雲千夢,兩人見楚飛揚坐在大殿右邊的席位上,便走入席間!

楚王妃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楚王妃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楚王妃章節目錄
文壇女神的豪門日常 八零軍嫂穿書記 除了美貌我一無所有 王爺太妻奴 重生七零年代農家女 天生不是做和尚的命 田園小酒師 穿越之侯府嫡女 這劇情有問題[穿書] 老公,國家包分配的![星際] 翡翠娘子 農門棄婦:傻夫君寵妻無度 六零清平紀 快穿之掠奪金手指 暗帝狂寵殺手妃 無鹽毒妃:攝政王的心尖寵 七五養兒記[女穿男] 穿越之農家女日常 王妃很別樣 穿越之三夫侍身 妃惹腹黑王爺 笑麵將軍:酷妻難求 邪王逼婚:搶來的寵妃 古董圈女神 自歡 頭號嬌娘 重生之如意佳妻 未來之寫文養萌寶 李代桃僵:相府庶女 白日衣衫盡
  作者:寧兒  所寫的楚王妃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楚王妃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