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楚王妃

分節閱讀333



語畢,雲千夢不再看老鴇越發蒼白的臉色,而習凜卻早已是身影迅速的閃身出了廂房,連讓萬宰相開口阻攔的機會也不給!

不到半盞茶的時間便見習凜拎著一塊生豬肉走進廂房,把那生肉放在桌上,雲千夢則是親自執起手中的長劍,在那肉身上留下一條痕跡,隻見那肉身被劍鋒輕輕的一劃,頓時露出一條極粗的傷痕,而那老鴇脖子上的傷痕卻是極其的細致,全然不似是被這佩劍所傷!

“攝政王與萬宰相認為這兩者之間,是誰說了謊?”把沉重的佩劍交給呂鑫,雲千夢掏出絲絹擦了擦手,麵色平淡的問著!

南奕君在雲千夢讓習凜前去尋肉之時,便已知這楚王妃心裏定是有十分的把握,隻是此時事實真相擺在麵前,他的臉色則是相當的難看,這唱春樓本就是肮髒汙穢之地,如今竟又做出這等下三濫的事情,南奕君心頭怒意更甚,緊抿的雙唇卻在雲千夢的逼問下緩緩開口“王妃好細致的心思,竟能發現兩者之間的不同!”

“本王的王妃的確心細如發!隻是攝政王不覺得這老鴇的把戲太過幼稚嗎?即便是想要汙蔑人,至少也要做的像些!否則那脖子上的傷,豈不白受了?”楚飛揚則是接下南奕君的話,淡笑著開口,心中卻是感歎雲千夢細膩的心思!

她之前的一席話,亦是堵住了南奕君的口,這佩劍的確是西楚獨有,而四國對於自家的武器均是十分的看中,各自的武器均由特點!而對於上戰場的將軍而言,那種細薄的長劍實則是不實用的,唯有寬厚的長劍方能在戰場上抵擋一切的襲擊!

而據那老鴇所言,她脖子上的傷口乃是虎威將軍手中的佩劍所傷,可事實證明,那傷口卻與劍鋒的寬度相差甚遠,一看便知是老鴇說了謊!

而此時的呂鑫在看完雲千夢的試驗後,滿麵驚訝的緊盯著她的背影,久久說不出話來!

雖知這楚王妃向來有扭轉乾坤的能力,可此次遇到這樣讓他亦是喊破喉嚨也無法說清的事情,她竟隻是用一個小小的試驗便說明了一切,竟讓呂鑫第一次對這楚王妃產生了一絲敬佩之意,身上的扈氣更是慢慢的收斂了起來,不敢在楚王夫婦麵前顯露!

“這肉定是做了手腳!”那老鴇見自己的謊言被拆穿,卻是為了保命隻能繼續扯謊,那塗滿大紅丹蔻的手指直直的指著桌上的生肉,力求所有人能夠聽她一言!

“這肉是從唱春樓的廚房拿來,難道老鴇認為在發生這樣的事情後,南尋的百姓會幫著我們而對付自己人嗎?”雲千夢卻是毫不留情的反駁道!

“大膽刁民,然弄虛作假糊弄王爺王妃,來人,把她帶下去關起來,嚴刑拷問,定要問出她的陰謀!”萬宰相卻在這時極怒道,隻見他大手一揮,本就立於廂房外的侍衛立即走了進來,不等那老鴇申訴便把人拖了下去!

呂鑫見萬宰相此時想息事寧人,眉頭猛然一皺,可卻見楚王與楚王妃均沒有開口,心中雖有疑惑,卻不再造次,隻能靜等著接下來的事情!

南奕君的麵上亦是冷了幾分,楚飛揚與雲千夢此時不開口追究,隻怕是為了之後的事情吧!

而此時最擔心受怕的便是孤零零立於廂房中央的鶯兒!

她哪裏會想到連老鴇那樣狡猾的人均是鬥不過這個楚王妃,而萬宰相更是在事敗之後毫不留情的斬草除根,若是她也敗露了痕跡,是不是也落得與老鴇一樣的下場?

如此一想,那鶯兒的身子不由得顫抖起來,不敢直視那楚王妃太過清亮的雙目,緊緊的壓低自己的頭顱,雙手更是下意識的藏於衣袖之中,不想讓人看到自己那受傷的手腕!

“鶯兒,你手腕上的傷,當真是侍衛所造成的?”雲千夢卻是悠閑的抿了口熱茶,這才開口詢問已是露出懼色的鶯兒,口氣比麵對老鴇時則是溫和了些許,但夾雜在其中的銳利,卻也是讓人不容疏忽!

“是!”低淺的聲音自鶯兒的口中傳出,極其不自信的表現,頓時讓人產生了懷疑!

“既如此,那你就露出手腕,再讓大家一看究竟!”擱下茶盞,雲千夢淡淡的開口,目光卻是射向鶯兒那已經用衣袖藏起來的手腕!

“王妃,鶯兒還未出閣,豈能在眾人麵前露出手腕?”興許是心頭畏懼,鶯兒竟說出這樣惹人嘲笑的話來!一雙玉手千人枕,她還有何可怕的?

一時間,廂房內的男子,絕大多數均是露出了譏諷的嘲笑!

雲千夢卻是不勉強,即便是青樓女子,靠著自己的勞力賺錢,沒有什麽可羞恥的!這比那些坐吃山空,靠著祖上庇佑的紈絝子弟而言,可是好上許多倍!

“映秋方才也已替你檢查過,隻是,你手腕上留下的那五指的痕跡,卻顯示那人手掌不大!本妃也隻是想讓那侍衛的手,與那手印相比較一番,看看你所說的是否屬實!”雲千夢則也不強迫她露出手腕,隻是輕聲陳述著這個事實!

而聽到雲千夢此言的呂鑫,卻是立即朝自己的侍衛掃了一眼,隻見那侍衛立即上前,向眾人伸出自己的雙手,隻見那手掌寬厚,上麵布滿了厚繭,一看便知是常年握劍之人!且方才眾人也已看過西楚的佩劍十分的寬大沉重,手小之人根本無法握起!

此時一看這侍衛的雙手,又想起楚王妃方才的話,倒是十分好奇那鶯兒手腕上的傷痕!

那鶯兒瞬間感覺到所有人的目光均是集中在自己的身上,額頭不由得滲出一層薄汗,雙手更是死死的捂在衣袖之中不肯拿出來示人,這樣的舉動無疑便是說明她心虛,更是證明了那侍衛的無辜!

“萬宰相,這鶯兒與老鴇一樣汙蔑我西楚將士,是不是也應該關起來?”雲千夢卻是突然開口,閑淡之中帶著一絲鄙視的看向萬宰相,平靜的臉上亦是漸漸凝聚起凝重之色!

萬宰相豈會料到萬全的準備下竟也能被這楚王妃一一破解,心煩意亂的直接朝著侍衛揮了揮手,讓侍衛把人拖了下去!

隻是,即便呂鑫與侍衛沒有傷及老鴇與鶯兒,那陸大人的死卻也是由這二人所引起,看著滿眼通紅的陸家人,萬宰相不禁開口“此次死的可是南尋的朝廷命官,王妃與王爺是不是也該給南尋一個交代?即便方才的事情證明虎威將軍等人是清白的,可陸大人的死卻的的確確是這侍衛所造成!人命關天的事情,絕不能讓凶手逍遙法外!”

那侍衛見萬宰相一臉絕不輕饒凶手的模樣,卻是突然插話“王爺王妃,卑職當時見那陸大人擋住了道路,本隻想出手拂開他,卻不想他竟滾落樓梯,無心之失卻是讓他命喪黃泉,但此事與將軍毫無幹係!卑職前去請鶯兒姑娘時,將軍便已提醒卑職,不可傷人性命!卑職又豈會在明知不可行的情況下做出這樣的事情?還請王爺王妃明察!”

方才雲千夢對付老鴇與鶯兒的手段亦是讓那侍衛心中萬分的欽佩,可那陸大人畢竟是死了,與那些肌膚之傷相比嚴重的多,那侍衛便盡力撇清呂鑫的幹係,同時又極力的為自己爭取有力的局勢,希望足智多謀的楚王妃能夠救自己一命!

“哼!人死不能複生,且當時廂房中隻有你與虎威將軍在,你們二人說的話別人豈能聽到?至於你方才所說的虎威將軍提點你的話,也不知到底有沒有說過!更何況,你是虎威將軍的侍衛,你的過失難道就不是虎威將軍的過失?若非他往日不嚴謹軍紀,又豈會出現今日的悲劇?難道就憑借你一句‘無心之失’,便能抹殺你殺死陸大人的罪名?還是說,需要本相再把老鴇與鶯兒傳上來對於呈堂對供?”萬宰相咄咄逼人,隻是一連串的反問卻也是讓人頭疼棘手的地方!若非隻是受傷還好說,奈何卻偏偏發生了命案,當真是讓人煩惱!

“經過方才的偽證,萬宰相認為那老鴇與鶯兒的供詞,還有可信之處嗎?”卻不料,許久不曾開口的楚飛揚,卻在此時緩緩出聲!隻見他麵色平淡,並未因為萬宰相的反問而露出頭痛的表情,亦沒有因為西楚侍衛的失手殺人而顯現的焦躁不安,運籌帷幄的淡雅讓他顯得極其的平靜,卻讓對手漸漸亂了陣腳!

萬宰相一時語塞,這才明白過來,難怪楚王妃先解決了老鴇與鶯兒受傷一事,原來她早就料到陸大人的死對呂鑫十分的不利,便從一開始便扳倒了兩個證人,想漸漸化小這死人的事情!

“陸夫人,你們在如此短的時間內便披麻戴孝,想必對於陸大人的病情,亦是十分的清楚!這才早已準備好這一切辦理喪事的行頭,以備突發狀況,是不是這樣?”雲千夢則是不理會萬宰相的反問,徑自出聲問著一旁的陸夫人!

被這楚王妃問起,又因為之前那映秋與仵作紛紛證明自家老爺心悸之病嚴重,那陸夫人隻能硬著頭皮的點了點頭,低聲的回了聲“是!”

“這唱春樓中,唯有虎威將軍與他的侍衛是西楚之人!而方才老鴇與鶯兒的栽贓陷害不難看出,這本就是一出別人設計好的陰謀,目的便是陷害虎威將軍!之所以選擇陸大人,隻怕也是因為他身有隱疾,極其的容易死去,更加的方便陷害虎威將軍!若非如此,萬宰相與攝政王又豈會在極短的時間內趕去驛館問罪?而即便此時沒了老鴇與鶯兒作證,當時看到這一幕的也皆是南尋的百姓,這樣一麵倒的證詞,如何讓本妃與王爺相信?又如何真正能夠證明是虎威將軍的人殺害了陸大人?本妃倒是想要請教萬宰相,既然要求王爺與本妃給南尋一個交代,但這件事情的人證物證皆沒有除去南尋西楚的第三國證人的證詞,這實在是難以讓人信服,這樣如此便下論斷,萬宰相就不怕冤枉了虎威將軍?”殊不知雲千夢竟是說出這麽一段話來,其中的維護之意顯而易見,反守為攻的話語讓萬宰相啞口無言!

他豈會料到,雲千夢然先聲奪人,還說出什麽‘第三國證人、證詞’?

一時間,萬宰相麵色中露出不解之色,不知這楚王妃從哪裏聽到這樣新奇的詞匯,讓人一時摸不著頭腦!

而楚飛揚卻是神情閑逸的喝著手中的茶,不用想便也知夢兒定是把她那時空的話經過改編轉而用來對付萬宰相!

不過,此時也唯有這一招可行!

畢竟,不管那陸大人是否真的有隱疾,也不管他的病到底有多重,畢竟是好端端的人在遇到呂鑫的侍衛後被推入樓下致死,這是無法改變的事實,也是侍衛無法推卸的錯誤!

但夢兒這一招卻使的十分的討巧!

當時唱春樓中的確隻有呂鑫與那侍衛兩個西楚人!此時南尋又麵臨生死存亡之際,自然有人不希望南尋成為西楚的附屬國,又不想看到南尋與西楚之間發生戰爭,便想出這樣的法子,讓西楚理虧從而放棄之前的計劃!

隻是他們卻漏算此次前來南尋的隊伍中卻又一名女警,即便這邊的法子不管用,夢兒自然是拿出那個時空的辦案方式!

在證人盡數是南尋百姓的情況下指責侍衛殺人,這自然是有失偏頗,也失去了公正性,讓此次的事情變得蹊蹺詭異,變得是有心之人的有意陷害!

“王妃所言極是!隻是,方才那侍衛亦是承認是他失手把陸大人推入樓梯的!這侍衛可是虎威將軍之人,他已是認罪,想必也沒有太大的問題吧!”而這時,南奕君卻是突然開口,指出那侍衛方才所說的話來抑製雲千夢的反問!

“但攝政王卻也不能否認本妃方才所言的可行性,是不是?”不畏南奕君的強勢反攻,雲千夢則是淡然處之、從容應對,而她身後則是坐著穩如泰山的楚飛揚,彰顯著她的堅強後盾!

“王妃希望如何解決?”此時已是沒有萬宰相說話的餘地,滿屋子的人均是看著南奕君與雲千夢之間的交鋒,而兩人似乎也不願把過多的精力與時間浪費這樣的事情上,速戰速決的對話讓萬宰相皺緊了眉頭,亦是讓呂鑫抿緊了雙唇!

雲千夢則是微側臉看向楚飛揚,兩人平靜的眼神交流卻已是明白了對方的心思,便見雲千夢重新端坐在原處,淺笑道“這次的事情,誰是主使者,想必攝政王定是心中有數!而這侍衛的確也是失手致陸大人死亡!既然雙方都有過錯,本妃與王爺自然是希望息事寧人,大事化小小事化了,不知攝政王有何看法?”

“王爺,這可是殺人的大事!”不等南奕君開口,萬宰相則是緊張的提醒道!若南奕君此次答應了這楚王妃,那之前所做的一切,豈不白費了?

南奕君卻是冷目一掃萬宰相,第一次沒有理會他,注意力始終方才楚王夫婦的身上!

既然有楚王妃的保證,而楚飛揚亦沒有開口反對,那此次的事情便有可能和平的解決,看著楚飛揚淡定卻認真的表情,南奕君不由得點了點頭“既如此,便按王妃所言行事!”

說著,南奕君站起身,目光一瞥立於一旁的陸家人,再次看向楚飛揚與雲千夢,淡笑道“今日這事沒想到會勞煩王爺與王妃,耽擱二位休息的時間,當真是我們的不是!”

“哪裏!若非是這侍衛不懂事,又豈會勞動攝政王?既如此,本王便回驛館了!”此時楚飛揚則是扶著雲千夢站起身,神情輕鬆的與南奕君告辭,目光亦是掃了沉默不語的呂鑫一眼,淡淡開口“虎威將軍也一同離開吧!免得再出差錯!”

楚王妃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楚王妃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https://txt.33mai.com/ ***
楚王妃章節目錄
(快捷鍵:←)上一章楚王妃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我在豪門養熊貓[穿書]大佬都愛我 [快穿]杏林春滿和商紂王戀愛的正確姿勢穿越之敗家福晉穿書之長生木雅Hello我的福晉悠然種夫錄穿越之養兒記小強穿越生活守則六零之酸爽人生[穿越]如何死出鐵骨美感[快穿]穿書之一覺醒來蘇遍全世界穿成龍傲天的炮灰媽[穿書]穿成總裁白月光吻住,別慌[快穿]寒門夫妻我,禍水,打錢[快穿]好媽媽係統[快穿]金夫穿成假的白月光結婚雖可恥但有用[穿書]寵妻如令:BOSS溺愛無度她美得太撩人[快穿]撒個漁網撈相公權寵醫妃女配的分手日常[穿書]豆腐娘子穿越到四十年後愛人變成了老頭怎麽辦
  作者:寧兒所寫的楚王妃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楚王妃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