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楚王妃

分節閱讀332

揚方才的問題!

廂房中又是安靜了下來,沒了挑釁的人,眾人靜品清茶,神色閑淡,似乎沒有受到此事的影響!

“王爺!”一個時辰過後,便見習凜領著映秋與南尋的仵作走進廂房!

“把其他人都帶進來!”在最後結果尚未公布之前,楚飛揚則是讓習凜把那陸夫人、老鴇等人均喚進廂房,待所有人都到齊後,這才問道“有何結論?”

那仵作似是十分的心急,不等映秋開口便說道“回王爺的話,陸大人的確是因為滾下樓梯而死!”

經他這麽一說,那陸夫人的表情則是明顯的鬆了一口氣,萬宰相眉間的褶皺亦是淺了許多,看向呂鑫的眼神中多了一抹得意!

“映秋,你說呢?”雲千夢的目光卻是始終放在映秋的身上,在那仵作說完後便開口詢問映秋!

“回王妃的話!那陸大人的確是因為滾下三樓而死!但死因卻不僅僅因為是滾下樓梯!奴婢方才驗屍時,發現那陸大人有心悸之病,此病是最受不得刺激或者劇烈的動作的!這也是那陸大人為何麵色暗黃的原因!說句不好聽的話,如果陸大人與那鶯兒行房事,隻怕他的心髒已是承受不住,極有可能死在鶯兒的床上!”說著,映秋不由得紅了下臉頰,畢竟是沒有出格的姑娘家,說到這樣的事情,自然是羞澀不已!

“陸夫人,映秋所言可屬實?”雲千夢則是對映秋微微一笑,鼓勵著她的坦誠與勇敢,隨即語氣轉向那臉色微微轉白的陸夫人!

“這……”被人查出自家老爺的身體狀況,那陸夫人一時間左右為難,猶豫著該不該說出實話,衣袖下的雙手緊緊的揪著娟帕,十分的難以抉擇!

“王妃莫要忘記,即便陸大人身有隱疾,但平日裏卻是好好的,如今卻也是因為虎威將軍的侍衛而死,這一點卻是不能改變的!”看出陸夫人的害怕,萬宰相出聲相助!

雲千夢則是靜心聽著各方的言論,始終沉著冷靜讓人看不住她心中的打算!

而映秋在聽完萬宰相的話後,卻是搖了搖頭,隨即更正道“宰相有所不知,那陸大人的心悸病已經極為嚴重,即便是一個極小的跳動,恐怕也會要了他的命!”

“這病本妃也是有所了解,的確如映秋所言,否則這位仵作為何不進行辯駁呢?”雲千夢示意映秋回到自己身邊,隨即緩緩開口“況且,那陸大人明知自己身體不好,不但不知在房事上節製一些,竟還出來攔住侍衛的路,這樣不愛惜自己的身子,當真讓本妃不知該說些什麽!”

轉瞬間,雲千夢便轉變了雙方的勢態,原本占理的陸大人瞬間變為故意陷害他人之人!

“王妃此言差矣!有誰會不愛惜自己的身子?那陸大人之前的確是好端端的,卻在那侍衛出手後滾下樓梯送了命!而虎威將軍與其侍衛同時傷了那老鴇與鶯兒卻也是事實!”萬宰相見雲千夢張口便扭轉了乾坤,又瞧著南奕君竟隻是靜坐一旁不曾開口,眉間緊皺的開口反駁道!

“是嗎?老鴇與鶯兒的傷當真是虎威將軍與侍衛所傷?”雲千夢卻是冷淡的反問道!

第一百九十九章

“是嗎?老鴇與鶯兒的傷當真是虎威將軍與侍衛所傷?”雲千夢卻是冷淡的反問道!

見雲千夢這般的篤定與自信,萬宰相神色一凜,轉而冷笑道“王妃這是有所懷疑?”

見萬宰相質問的神色中帶著些許的緊張,雲千夢則是展顏一笑,淡雅脫俗的淺笑讓人頓時衝淡了廂房內劍拔弩張的氣氛,讓所有人的目光與注意力均是集中在這抹淺笑上,忽而忘了此時還有更重要的事情,在意識漸漸的被雲千夢所牽引!

“老鴇與鶯兒請過來!”並未因為萬宰相的質問而惱羞成怒,雲千夢始終保持著絕對的冷靜,隻是淺笑中暗藏淩厲的目光卻是瞬間掃向一旁的老鴇與鶯兒,點名讓這二人走上前!

而一旁的南奕君則是把所有人的表情收於眼底,萬宰相的緊張、呂鑫的張揚、楚飛揚的淡定、雲千夢的自信,讓他在這個時候選擇了沉默!

隻消楚飛揚不插話,那他自然也是不會多言!

此事由楚王妃出麵,的確是比讓楚王出麵要容易解決,否則牽扯進兩國之間的交涉,隻怕對於南尋而言亦不是好事!尤其此時明眼人均是看得出來,這楚王妃一副胸有成竹的模樣,而萬宰相卻已是處於下風!

自己既然是此次和談的大臣,自然也不便出麵,不如與楚王一樣冷眼旁觀,也是給南尋留一條後路!

如此一分析,南奕君心底雖有些怒氣,但終究還是忍了下來,並未當場發作,隻是手中的茶盞與碗蓋卻是清脆的相觸著,似是把不能發泄表現出來的心情,盡數的交織在著瓷器的碰觸之中!

楚飛揚亦是注意到南奕君的動作,心中微微感歎,這南尋終究還是有聰明人存在!奈何南奕君的身邊盡是些給他扯後腿的人,隻怕如今的南奕君亦是累了!

淡然含冰的黑眸忽而轉向此時緊緊盯著老鴇與鶯兒的萬宰相,楚飛揚心頭冷哼一聲,這樣拙劣的手段也想瞞過夢兒的雙眼,難怪這萬宰相這麽多年聯合南藍南鴻燁亦是鬥不垮南奕君!

“王妃!”被雲千夢點名,隻見那老鴇與鶯兒畏畏縮縮的慢慢走上前,在距離雲千夢一丈遠時便停下了步子!

雲千夢見她們停下步子,卻也不勉強她們再靠近,畢竟二人身上脂粉味當真是有些重,聞著便不舒心!

“方才本妃已讓映秋替你們二人檢查過!老鴇傷在脖頸,而鶯兒則是手腕上有淤青!當時是當著攝政王與萬宰相的麵檢查的,相信沒有什麽疏漏了吧!”銳利的雙目淡掃麵前的二人,隨即轉向一旁坐著的南奕君與萬宰相,似是在征求他們二人的意見!

聞言,南奕君盯著茶盞的目光則是隱晦一暗,而萬宰相卻是眼露謹慎的打量著雲千夢的表情,隻覺這楚王妃在之前便已是布置好了一切,隻等著他與南奕君點頭,隨後便開始追擊反攻!

隻不過,那老鴇與鶯兒的傷均是真實的,即便這楚王妃聰明絕頂,隻怕也是不能顛倒是非黑白胡亂的推翻兩人身上的鐵證吧!

“王妃這是何意?什麽叫沒有疏漏?若是西楚百姓受傷,王妃還會如此淡然處之嗎?”狡猾的雙目不著痕跡的掃了老鴇與鶯兒一眼,隻見那二人立即撫著受傷的地方,露出痛苦的表情,萬宰相則是略帶怒意的開口“還是說西楚這樣的泱泱大國,竟連承認錯誤的勇氣都沒有?虎威將軍這樣威震四方的大將,竟連自己做過的事情都不敢承認嗎?當真是匪夷所思,讓人啼笑皆非!”

‘啪!’而萬宰相的話音還未落地,便見呂鑫麵滿怒色的拍桌而起,右手指著萬宰相便怒道“欺人太甚!本將軍沒有做過便是沒有做過!沒錯,那老鴇的衣襟的確是被本將軍的劍鋒所割破,但本將軍卻並未傷她分毫,你憑什麽往本將軍的身上潑汙水?至於這鶯兒,本將軍也是問過自己的侍衛,亦是沒有傷到她!卻想不到南尋之人這般陰險狡詐,然弄些偽證讓本將軍服罪!王爺、王妃,我呂鑫雖粗俗,卻並不是是非不分不知輕重之人,豈會在這個時候做出讓皇上難為的事情?請王爺王妃為呂鑫做主!”

說著,呂鑫便猛地往後退了一大步,作勢便要朝著楚飛揚與雲千夢跪下……

隻見習凜眨眼間便閃身到了呂鑫身旁,一手扶住呂鑫的手臂,用力的托住他直直要跪的身子,而楚飛揚的聲音卻也在這片爭執聲中緩緩響起“虎威將軍這是作何?即便是被冤枉,也不可失禮於人前!若非本王與王妃心存疑慮,又豈會出現在唱春樓,你又何必這般激動,沒得讓人看了笑話!”

一句淺淡的話,卻是讓萬宰相臉色瞬變,方才的得意忘形漸漸收起,目光不禁在楚飛揚與呂鑫身上打轉,不明白素日裏不合的二人,為何在一方出事後,另一方卻又鼎力相助!

而楚飛揚的話對於呂鑫而言卻是含著重重的警告!

即便今日呂鑫是被冤枉的,而自己與雲千夢既然出現在了唱春樓,那自然是會想辦法為他洗清嫌疑!而他方才那般作為,明顯便是在脅迫自己與雲千夢!仗著玉乾帝親信的身份,便想在南奕君等人麵前給自己施壓,當真是愚蠢至極!做戲也要做的適可而止,過之便會讓人厭惡!

一席話加上習凜那連呂鑫自己也詫異的身手,讓呂鑫心頭一顫,後背沒來由的沁出一層冷汗,再也不敢與習凜暗自較勁,立即站直了身子,低聲回道“是!”

看著這樣的呂鑫,雲千夢眼底則是劃過一絲譏諷,從呂鑫的口中聽到‘潑汙水’,當真是讓她想捧腹大笑!

呂鑫大概是忘了,他這一路上,往自己與楚飛揚的身上可是潑了不少的汙水,有些汙水更是傳入了京都,傳到了玉乾帝的手上!若非他們二人小心謹慎防微杜漸,隻怕早已被他給整垮!

“攝政王,既然萬宰相心中有疑慮,不如請仵作再為這二位檢查一番!”收回視線,隱去眼底的譏諷,雲千夢淡漠的對南奕君開口!

相較於始終激動緊張的萬宰相,今日的南奕君太過安靜,似乎是打定主意置身之外,隻是陪著看一場鬧劇,絲毫不參與到這場爭論之中!

隻怕這也是萬宰相輸於南奕君的地方,他不屑於弄虛作假,也不屑參與到這樣的醜事之中!但為了國家的利益,卻是不得已的出現在這裏,隻因此處還坐著一位楚飛揚,南尋國中,除了鳳景帝,能與楚飛揚身份相當的,便是他了!

南奕君卻是冷笑一聲,手中的茶盞緩緩放在桌上,這才開口“既然映秋姑娘已經檢查過,且方才映秋姑娘與仵作驗屍得出的結論亦是與仵作相同,本王自然是相信映秋姑娘的結論的!還請王妃繼續!”

此時,南奕君倒是有些好奇這楚王妃還有什麽花招!畢竟那老鴇脖頸上的劍傷以及鶯兒淤青的手腕,他的確是看的真真切切,這一點的確是無法騙人的!

見南奕君沒有問題,雲千夢則是對他輕點頭,隨即在呂鑫不注意的情況下,竟快速出手拿過他擱在桌上的佩劍,氣勢恢宏的抽出長劍,細細的看著劍身與劍鋒,這才淡淡的開口問道“老鴇,你的傷是這把佩劍所傷嗎?”

不知這楚王妃有何目的,隻是既然事已至此,那老鴇自然也隻能順著雲千夢的話點頭“回王妃,老身這傷,的確是這虎威將軍的佩劍所傷!王妃若是不信,大可問老奴身邊的龜奴,當時他可是一直跟在老身的身邊,是絕對不會看錯的!”

隻是,她後麵加上的那句話,卻是讓南奕君神色驟然一冷,而萬宰相的眉頭則是緊緊一皺,心中暗罵這老貨真是糊塗!這楚王妃明顯是挖了坑等她跳下去,她然還如此多的廢話,殊不知,以楚王妃的聰明才智,即便是一個字,亦是能夠解釋成許多其他的意思!因此,在楚王妃的麵前,除非必要,最好是閉嘴不說話,免得被她利用了去!

而雲千夢見那老鴇說的這般肯定,隨即笑著點了點頭,借著把佩劍交給映秋,讓她拿著走向那老鴇!

那老鴇何時見過這樣的陣仗,更何況此時攝政王與萬宰相又在場,若是這楚王妃為了那虎威將軍而命那丫頭殺了自己,隻怕攝政王亦不是多說一個字,眼見著映秋越走越近,老鴇則是節節敗退,麵色越發的蒼白,雙手更是緊緊的護著自己的脖子,不讓映秋有可趁之機!

殊不知,映秋卻隻是立於她脖子受傷的這一麵,抬起一手輕輕的翻開她的衣襟,再次看了眼她脖子上的傷痕,目光再次落在手中的佩劍上,這番幾次的比對之後,這才肯定的開口“王妃,這老鴇脖頸間的劍傷,並非是虎威將軍的佩劍所傷!”

“你胡說!那麽多人看到這把劍抵在老身的脖子上,怎麽可能不是這把劍所傷?姑娘,你不能因為自己是西楚人,便如此作賤我們南尋的百姓吧!”老鴇見映秋竟得出這樣的結論,一顆心猛地一跳提的極高,卻是奮力的反駁著,又見此時攝政王亦是坐在此處,膽子便不由得大了幾分,不禁拿出平日裏對付唱春樓姑娘的淫威來,麵色陰狠的瞪向映秋!

而映秋亦是不懼她此時凶狠的表情,眼神淡然鎮定,氣定神閑的對雲千夢再次開口“王妃,奴婢絕不會診錯!這老鴇的傷的確不是這把佩劍所傷!據奴婢的觀察,她的傷口較為細小,不會是這種長而寬的佩劍所留下的傷痕,倒像是匕首所傷!”

語畢,映秋便走回雲千夢的身旁,小心的把劍反過來,以劍柄的位置交給雲千夢,隨即立於雲千夢的身後不再開口!

而雲千夢卻並未立即把佩劍還給呂鑫,而是拿在手中細細的看著劍鋒,纖細的手指沿著劍身緩緩滑動,半餉才抬起頭來,淩厲的目光瞬間射向那老鴇,冷然的開口“虎威將軍所佩戴的佩劍,是西楚兵部統一發放的!這樣的佩劍,除去西楚的將軍,其他三國之人是絕對不會擁有的!更何況這佩劍上亦是印有西楚二字,即便是他國想仿造,也不可能盡數相似!方才老鴇自己也說的確是這佩劍所傷,亦有龜奴作證!可卻與本妃這丫頭的結論相反!兩者均是有理有據相爭不下!既然如此,習凜,去唱春樓的廚房尋一塊生肉來,咱們做個試驗,比較一番不就真相大白了嗎?

楚王妃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楚王妃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https://txt.33mai.com/ ***
楚王妃章節目錄
(快捷鍵:←)上一章楚王妃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數理王冠虞美人(女配)宦海(科舉)(快穿)讓你懵逼穿成反派他媽[星際穿書]女配等死日常[穿書]霸總的白月光[快穿]佛係嬌氣包[穿書]農家寡婦好種田快穿之絕色王妃神動天下額娘有喜穿書女配萌萌噠還我命來![快穿]傲寵六零有孕軍嫂從星際歸來神醫小狂妃:皇叔,寵不停!我在紅樓修文物我是男主他爸[慢穿]清宮攻略(清穿)穿成重生文男主後媽路人穿越末世毒女狂妃,這個王爺太妻奴七零養家記穿成炮灰他媽惡毒女配養娃記[穿書]奸妃養成手冊虐文女主嬌寵日常穿成男主繼母怎麽辦那個喪屍嫁入了人類豪門
  作者:寧兒所寫的楚王妃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楚王妃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