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楚王妃

分節閱讀330

即點出對方的破綻,那女子一聽楚飛揚的反問,拭淚的動作微微一頓,眼底劃過一絲驚慌,隨即哭的更大聲了……

“楚王這是何意?難道認為有人為了陷害虎威將軍,而故意拿自家夫君的性命開玩笑?即便呂鑫是那心狠手辣之人,我南尋的百姓卻是善良之輩,還請王爺不要把我們與呂鑫混為一談!”萬宰相見那女子在楚飛揚的麵前竟連一招也接不下,頓時出言幫腔!

“萬宰相激動什麽?本王隻是好奇,並未懷疑什麽!難道是萬宰相心虛,因此才這般的激動?更何況,有南藍這個先例,本王還當真不敢相信這邊的任何人!攝政王,還是請你盡速的說出事情的來龍去脈吧!咱們不能冤枉了好人,亦不能放過任何栽贓陷害之人!”麵對萬宰相的激動,楚飛揚冷然以對,而他話中暗藏的玄機,亦是讓南奕君側臉微微掃了萬宰相一眼……

第一百九十八章

接收到南奕君懷疑的眼神,萬宰相立即閉上了嘴,眼中暗藏憎恨的瞪了楚飛揚一眼,隨即把注意力放在那陸大人的家人身上不再開口!

見萬宰相安靜了下來,南奕君的視線卻是掃了眼跪在地上的幾人,見她們穿戴整齊,身上披麻戴孝亦是十分的周全,也難怪楚飛揚會有這樣的疑問!普通的人家,豈會時刻準備著這些用在喪事上的東西?仿若是知曉自己老爺會出事一般,當真是有些蹊蹺!

隻是既然已經找上了楚飛揚,雙方自然是要解決此事!況且,有那麽多的南尋百姓看到是呂鑫的侍衛打死了那陸大人,即便楚飛揚此時為了維護呂鑫而故意挑刺,亦是改變不了南尋要求製裁呂鑫的決心!

如此一想,南奕君收回落在那群遺孤身上的目光,平淡的轉向楚飛揚,緩緩開口“本王亦是剛剛才接到的消息!陸大人雖隻是四品官吏,卻也是我南尋的官員,況且兩國如今還在和談期間,虎威將軍的侍衛便已是這般的囂張跋扈,是不是太不把南尋放在眼裏了?楚王還曾想讓這樣的人駐守南尋,豈不是絲毫不理會我南尋百姓的死活?不過,現在說這些還是過早,既然王爺想知道事情的來龍去脈,本王亦是把那唱春樓的老鴇、龜奴以及陸大人身邊的小廝帶了過來,有什麽問題,王爺盡可詢問他們!”

此言一出,萬宰相心頭一愣,隨即抬頭看向南奕君,不滿的開口“王爺,如今事實已經擺在我們麵前,哪裏還有需要再審問一遍?那陸大人的屍首,如今可還是躺在唱春樓裏呢!”

語畢,萬宰相突覺兩道厲目射向自己,待他從那兩道極寒的目光中回過神時,卻發現楚飛揚麵色平靜,眼神隻是冷淡的直視著前方,聽完他的反對後亦隻是淡淡的開口“萬宰相說的什麽話?即便是殺人償命,也要讓本王知曉這事情的原委吧!否則本王回到京都,也無法向吾皇交代!更何況,本王倒是十分的欽佩,如今南尋麵臨困境,那陸大人竟還有心思閑逛青樓,絲毫沒有思國之心,而二位竟還為了這樣的官員勞師動眾這麽多官兵前來驛館,當真是感情深厚!”

一頓暗諷,讓南奕君麵色頓時難看了起來,而萬宰相的臉上亦是有些難堪,隻能借著喝茶的動作遮住自己尷尬的表情,免得又被楚飛揚這張毒舌繞進去!

“來人,把唱春樓的老鴇、鶯兒、龜奴以及陸大人的小廝帶上來!”見萬宰相逃避楚飛揚的問題,南奕君隻能開口轉移話題!

不一會,便見兩名侍衛領著風情萬種穿著暴露的鶯兒,穿紅戴綠的老鴇以及彎腰駝背的龜奴走了進來,而走在最後麵的一名二十多歲的年輕男孩,想必便是那陸大人的小廝!

“草民參見各位王爺、大人!”三人站定在那陸家人的身旁,隨即紛紛朝著楚飛揚四人跪了下來!

“今夜唱春樓到底發生了何事?”楚飛揚則是漫不經心的掃了四人一眼,隨即端起茶盞,十分輕鬆的開口!

“您是?”楚飛揚進入南尋鮮少在南尋百姓眼中露麵,也難怪麵前四人均是不認識他!

尤其此時楚飛揚雖麵容俊秀尊貴,卻隻是穿著一件半新的月牙白長袍,惹得那老鴇與鶯兒有些不解,不明白麵前這位長相俊美的公子到底是何方神聖?竟一時大著膽子緊盯著楚飛揚,似要挖掘出他的身份!

見那老鴇與鶯兒眼露不解的神色,萬宰相頓時放下手中的茶盞想要開口,卻不想被楚飛揚所搶先一步!

“攝政王,想不到本王審問老鴇,倒是先要自報家門!”看出萬宰相想提醒那老鴇的意圖,楚飛揚緊接著對南奕君開口!

卻是惹得南奕君眉頭微微一皺,麵色猛然肅穆了起來,朝著那老鴇便低聲斥責道“楚王問話豈容爾等質疑?還不快回答王爺的問題!”

見攝政王滿臉嚴厲的模樣,那老鴇哪裏還敢放肆,卻也是收到她想要的訊息,立即低下了頭,低聲開口“今兒個虎威將軍領著侍衛進入唱春樓找樂子!但當時唱春樓還未開始接客,草民便讓人領著虎威將軍進廂房喝酒,過了一會,虎威將軍的侍衛便出來尋到草民,說將軍想要鶯兒姑娘服侍!可王爺,這青樓雖是個下賤的地方,但卻也有它的規矩,姑娘們均是酉時才能接客,老身豈能壞了青樓的規矩?便好言勸著那位官爺離去!卻不想那官爺怒氣衝衝的回到廂房,眨眼間便見那將軍手持長劍衝著老身而來,王爺,您看看,老身這衣襟可的的確確是被那虎威將軍所割破的!”

“是啊王爺,那官爺好是粗魯,竟把鶯兒的手腕給捏紅了,王爺您看!”此時,那鶯兒也跟著開口,隻是那雙看向楚飛揚的眸子中卻帶著一股野心!

語畢,便見那老鴇與鶯兒竟是跪著走到楚飛揚的麵前,兩人挺直上身探出脖子伸出手腕,想讓楚飛揚看清楚自己的傷勢!

“倒是奇了,這青樓的老鴇與姑娘,竟也是這般的大膽!難道不知麵前坐著的是兩位王爺一位相爺嗎?舉止竟也這般的輕浮,你當這驛館是唱春樓,任由你胡來嗎?”卻不想,此時一道清亮卻含著冷意的聲音自後院的入口處傳來!

眾人聽之,麵色微微一怔,楚飛揚則是看也不看那老鴇徑自站起身,朝著緩緩走進來的雲千夢走去,見她一身穿戴整齊,微冷的眼眸中含著點點的怒意,便關心道“這麽晚了怎麽還出來?小心著了風寒!”

雲千夢那雙在燭光下顯得水波蕩漾卻暗藏玄冰的美眸卻是一掃在場的所有人,隨即冷笑道“攝政王與萬宰相親臨驛館,本妃自然是要出來招呼一聲,免得失了禮數!”

“王妃說笑了!本相與王爺前來則是有要事與楚王相商,卻不想叨擾了王妃對清淨!”萬宰相見雲千夢出來,想起南藍在這位楚王妃身上所吃的暗虧,便立即起身笑道,心中則是愈發的小心應對!

“攝政王不會責怪本妃不請自來吧!”雲千夢的目光卻是射向沉默不語坐在一旁的南奕君,詢問聲中卻是帶著少有的強硬!

“本就是本王與萬宰相不請自來叨擾了楚王與王妃,怎能責怪王妃呢?王妃請坐!”南奕君則是暫緩端茶的手,承接著雲千夢的話,隻是眼底的謹慎卻依舊沒有褪去,經過之前的事情,他心中亦是對這位楚王妃產生了極高的警惕,聰慧如楚王妃,又豈會莫名的出現在這樣的場合?

雲千夢自也不客氣,稍稍對南奕君點了點頭,便與楚飛揚一同落座,隨即看向那雙手抓著衣襟便想想楚飛揚看清楚的老鴇,不由得冷笑道“映秋,替這位老鴇檢查一番,看她脖子是否受傷!”

“是,王妃!”聞言,映秋與慕春同時上前,在那老鴇還想反抗時,映秋對慕春做了個眼神,隻見慕春頓時抓住那老鴇有些掙紮的雙手,而映秋卻是出其不意的摸準那老鴇的經脈輕輕一彈,那老鴇頓覺手臂一麻有些使不上勁,兩個丫頭則是趁機檢查了她被衣襟包裹的脖子,隨即轉身對雲千夢稟報“回王妃,這老鴇的脖子被刀鋒所劃傷!但傷口不大,不足以致命,塗上藥膏過幾日便可結痂!”

隨後又見映秋目光轉向那鶯兒,快速的捉住她的手腕翻轉查看一番,又細心的捏了一會,這才謹慎的回道“王妃,這鶯兒手腕上有些淤青,但骨頭卻為受傷,兩三日後這些淤青將會消失!”

見映秋給出答案,雲千夢朝著兩人點了點頭,同時示意她們回到自己身邊,而映秋回到雲千夢的身邊時,卻又在雲千夢的耳邊極其小聲的低語了一番,之後才見雲千夢重新開口“既然沒有受太大的傷,那就接著說吧!攝政王與萬宰相日理萬機,豈容你這青樓老鴇在此放肆浪費二位的時間?”

話中絲毫不提自己與楚飛揚,卻是把矛頭引向了南奕君與萬宰相,而雲千夢說完這一句卻隻是接過慕春遞過來的熱茶,輕輕的抿了一口,半垂的眸子遮住了眼底過多的聰慧,卻讓那老鴇心頭一顫,目光盯著這位美麗異常的楚王妃,再也不敢有所疏忽,趕緊與那鶯兒退回方才的位置,重新開口“老身原以為這次是死定了,便試著與那虎威將軍說理!老身告知將軍,唱春樓酉時接客,還請他稍等片刻,虎威將軍卻也是同意了,隨後便轉身回了廂房!可不想,待到了酉時,老身領著陸大人前去鶯兒姑娘的房間時,那虎威將軍的侍衛竟突然衝了出來,攔腰便把鶯兒扛在肩上強行帶走,陸大人自是不肯,便擋在那侍衛的麵前,卻不想那侍衛當真是蠻橫不講理,居然手持長劍便砸向陸大人,直接把陸大人從三樓打下一樓,待龜奴想去攙起陸大人時,才發現人已經沒氣了!”

“龜奴,老鴇說的可屬實?”見那老鴇說完整件事情,萬宰相則是立即出聲詢問,手中的茶盞重重的擱在桌麵上,發出一聲極其清脆的聲響,極有官威的模樣讓前廳中跪著眾人的身子微微一抖!

隻可惜,這樣的官威,尚不足以能夠入楚飛揚等人的眼,在座的哪一位不是位高權重,又有誰會把萬宰相的威風放在眼中?

“是是是!我們老板娘說的全部屬實!當時三樓的動靜太大,即便是一樓的客人姑娘們,也全部看的清清楚楚!那陸大人隻是想讓那侍衛放下鶯兒姑娘,卻不想那位官爺心狠手辣,竟置陸大人於死地!”從未見過這麽多的大人物,讓那龜奴就連說話的聲音也隱隱顫抖,卻也是完整的回答完了萬宰相的問話!

“那你呢?當時你家老爺去找那位鶯兒姑娘,你又在何處?”雲千夢卻是一手輕搭在桌麵上,纖細嫩白的手指沿著茶盞光滑的表麵緩緩滑動,聲音清淺溫潤,如一塊上好的羊脂白玉般散發著溫和的氣息,全然不似方才出來時的淩厲!

“回王妃的話,小的被老爺留在了一樓,正與這龜奴閑聊,卻不想自家老爺竟被人殘害!”說著,那小廝便低垂著腦袋低低的哭訴了出來!

“請王爺王妃為我家老爺做主!二位雖不是南尋的王爺王妃,但王爺王妃心中定是心係百姓,這才細心詢問此事!如今事情已經水落石出,還請王爺王妃能夠公正斷案,給我家老爺一個交代!”而這時,那陸家的夫人則又開始喊冤,隻見她聲淚俱下、哭聲中卻又帶著堅毅,當真是讓人動容,就連驛館外站著的眾多士兵均在聽到她的哭訴後麵露怒色!

“王妃還有何可說?此事人證均在此,難道王妃還打算包庇那虎威將軍?”見那陸家的夫人哭聲陣陣,不禁心有戚戚焉的朝她點了點頭,隨即雙目淩冽的射向雲千夢與楚飛揚!

而楚飛揚卻在雲千夢出來後便不再開口,心知這件事情由夢兒出麵的確是較為好解決!

畢竟楚王此時代表的是西楚,一旦他拖延此事便有包庇呂鑫的嫌疑!

而楚王妃卻隻是內命婦,她以女兒家的眼光斷案,又因為身份尊貴,即便萬宰相與南奕君想阻攔亦是需要找到合情合理的借口,因此倒不如交給夢兒!況且,這些天讓夢兒總是呆在驛館,也的確是悶壞了她!

雲千夢豈能不明白楚飛揚的心思,隻是轉向他的目光中卻還是帶著一絲微瞋,若非她即使出現,那鶯兒的爪子便要碰觸到楚飛揚的手臂了,虧得他坐得住!

如此一想,雲千夢不由得抿了抿紅唇,右頰上的梨渦若隱若現,別樣的美麗,更為雲千夢平添一抹動人的風韻!

“萬宰相所說的人證,卻沒有虎威將軍與那名侍衛!既然是對簿公堂,那自然不能隻聽一麵之詞!攝政王,您說是吧!即便當真是那侍衛失手犯錯,咱們也要聽一聽他的陳述,免得冤枉了人!否則我們王爺回京該如何向皇上述職呢?”

南奕君早已料到這對夫妻不會這般容易便認輸,便微微皺眉為難道“王妃所言極是!隻是,那虎威將軍與侍衛見打死了陸大人,兩人竟守在那陸大人的身邊,執意否則此事,還不準我朝侍衛靠近,此時雙方正僵持著!本王此行前來,也是希望楚王能夠勸解那虎威將軍,莫要如此的蠻橫,難道還不準陸家人抬走自家老爺的屍首?”

聞言,雲千夢與楚飛揚則是相視一眼,看來那呂鑫還不是太笨,知道自己入了人家的圈套,便死守著那屍體不讓人搬走,否則他縱容手下殺人的罪名便坐定了,由於此事鬧得人盡皆知,隻怕已是激起南尋民憤,想要私下解決更是無望!

“王爺,咱們既然管了此事,自然是要弄個明明白白,既要給陸家人一個交代,咱們即

楚王妃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楚王妃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https://txt.33mai.com/ ***
楚王妃章節目錄
(快捷鍵:←)上一章楚王妃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公公有喜了嬌妃難寵:世子爺請放過佛係玄師的日常上門女婿[穿劇]炮灰才是真大佬[快穿]兒子是男配庶女富貴錄不裝逼我可能會死[快穿](係統)當幸運值為max時快穿之虐渣計劃數理王冠虞美人(女配)宦海(科舉)(快穿)讓你懵逼穿成反派他媽[星際穿書]女配等死日常[穿書]霸總的白月光[快穿]佛係嬌氣包[穿書]農家寡婦好種田快穿之絕色王妃神動天下額娘有喜穿書女配萌萌噠還我命來![快穿]傲寵六零有孕軍嫂從星際歸來神醫小狂妃:皇叔,寵不停!我在紅樓修文物我是男主他爸[慢穿]清宮攻略(清穿)
  作者:寧兒所寫的楚王妃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楚王妃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