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楚王妃

分節閱讀327

,隻能暫時退出驛館,匆匆趕往皇宮!

“走了?”見楚飛揚回到內室,雲千夢則是示意慕春下去休息,自己站起身迎向楚飛揚,低聲開口“這個時候過來,想必是希望咱們高抬貴手吧!”

楚飛揚則是返身關上內室的門,這才擁著雲千夢躺會床上,一手輕輕的拍著雲千夢的後背,同時把方才與萬宰相的對話盡數複述了一遍“休息了這些日子,明日也該前去談判了!”

雲千夢則是被他拍的有些昏昏欲睡,不由得揉了揉雙眼,窩在他身側懶懶的開口“想來鳳景帝也是不希望兩國發生戰爭!但成為附屬國,他等於成了藩王,南尋也喪失了自主權,將來一切均是看西楚形勢!或許若幹年後,皇上撤藩,他連藩王都做不成,因此才拿楚家謝家的事情做文章!隻不過,父親與謝氏的確是給咱們出了個難題呀!隻希望你明日的談判,能夠順利進行!否則呂鑫可是等著揪出咱們的錯處呢!”

見雲千夢分析的透徹,楚飛揚則是低頭在她額頭印下一吻,隨即拉過床內的薄被替她蓋上,這才滅了燭火閉眼歇息!

連綿不斷的大雨並未因為已經下了一整日而停止,待楚飛揚與雲千夢睜開眼時,內室一片黯淡,外麵的風雨聲依舊,隻怕這樣的雨天還要持續上好幾日!

“昨晚睡的晚,再躺會吧!”見雲千夢跟著起身,楚飛揚則是把她按到床上,阻止她跟著自己這麽早起來!

為讓他放心,雲千夢便遂了他的願重躺會床上,隻是嘴巴卻沒有閑著“一會記得坐馬車前去皇宮,讓習凜備好鬥笠,可別被雨淋著!”

說著說著,雲千夢的身子便由原先的平躺變為側躺,隨即演化成斜躺,最終已是坐起了身,手指著一旁的衣衫讓楚飛揚多穿幾層!

楚飛揚見她隻著一件白色絹質裏衣便坐了起來,昏暗中,眉頭微微一皺,隨即放下已經拿在手上的紗衣,快步走到床前坐下,正要伸手拿過床內的薄衫為雲千夢披上,卻見她裏衣微微敞開,露出裏麵淺粉的肚兜,那起伏的呼吸動作更是帶動了女子的柔媚,讓楚飛揚的喉結不由得上下滑動了片刻,回頭看眼內室房門緊閉,這才伸出一手勾起雲千夢精致的下顎,低頭堵住了那張喋喋不休的紅唇……

半餉,楚飛揚的神誌才在雲千夢的嬌喘聲中回神,微微放開她,隻是黯淡的視線卻依舊無法掩蓋她泛紅的臉頰,忍不住的再次貼上她的菱唇,舌尖輕輕勾勒出那完美的唇形,再次侵吞進了口中!

“王爺,時辰到了!”而正在楚飛揚激情飛揚之時,門外竟是響起習凜的提醒聲!

雲千夢則是立即抽身,低頭看眼已經被拉開的衣襟,立即伸手整理好,隨即推了推楚飛揚,低聲道“去吧!一切小心!”

“唉!”看著眼前的美景消失,楚飛揚幽怨的歎出一口氣,這才扶著雲千夢躺下,拿起方才被他置於桌上的紗衣穿戴整齊,隨即抬腿離開了內室!

可還未走出驛館,卻見呂鑫領著侍衛疾步走了過來!

“王爺想必是去南尋皇宮吧!”隻見呂鑫一身蓑衣,想必早已是得到消息,這麽快便做好了準備!

“虎威將軍的消息倒是靈通,不愧深得皇上的信任!”楚飛揚暗藏譏諷的開口,見習凜已是架著馬車來到驛館門前,便徑自往門外走去!

“今日大雨,王爺不介意下官搭乘王爺的馬車吧!王爺也知本將軍是武將,鮮少乘坐馬車,自然是沒有準備,卻不想這南尋氣候這般異常,已是下了一天一夜竟還沒有停止的跡象!”雖是詢問楚飛揚,但呂鑫卻是率先一步走到馬車前,為楚飛揚掀起了車簾!

見呂鑫一臉笑意,楚飛揚亦是大方的開口“既如此,那呂將軍便請吧!”

聞言,呂鑫心頭一喜,隨即跟著楚飛揚坐進馬車內,隻是還未坐穩,楚飛揚便有開口“想不到呂將軍身為武將,竟是這般的嬌氣!看樣子呂將軍這些年磨練的還不夠啊!等回了京都,本王定會向皇上美言幾句,讓呂將軍多多鍛煉一番,才能擔當起守衛邊境的重任!”

一席話,讓呂鑫站也不是,坐也不是,最終隻能硬著頭皮挨著車門的位置坐下!隻是待他坐定後,腦中便反應出楚飛揚方才所說的話似乎暗藏玄機,不禁皺了下眉頭,眼神帶著刺探的開口“王爺真是厚愛下官!隻是下官在邊疆這些年,倒是得到不少鍛煉!皇上亦是看在眼中,這才召下官回京!王爺的美意,下官隻能心領了!”

見呂鑫這般厚臉皮,楚飛揚怎能讓他好過?論起嘴上的功夫,又有幾人抵得過楚飛揚?端坐在平穩行駛的馬車內,楚飛揚淡笑著開口“這可由不得將軍做主!咱們都是朝臣,一切事宜自然是以皇上為重!豈能有我們自行想象?那朝中豈不亂了套?一如此次南尋一事,不就是因為將軍的意氣用事闖下的大禍?本王的王妃亦是差點被將軍所牽連命喪黃泉!卻不想有人急功近利,竟顛倒是非的奏寫折子,差點蒙蔽了皇上與朝中百官的雙眼!”

此言一出,呂鑫麵色一緊,神色警惕的看向楚飛揚!

今日他本是向打聽楚飛揚對附屬國一事有何打算,卻不想楚飛揚竟是提起舊事,翻出他私自往京都派發奏折一事!

此次和談本就是楚飛揚的事情,而他隻不過是沿途護衛楚王等人,若是過分插手此事,隻怕有越權的嫌疑!

更何況,他的折子更是被玉乾帝返了回來,更是讓楚飛揚抓到了把柄!

隻怕待南尋的事情完結後,楚飛揚便會想著法子整自己了!

見呂鑫皺眉低下深思的模樣,楚飛揚則是微微冷笑,就憑一個呂鑫,還不值得他單獨動手!

車內頓時恢複了寧靜,車輪滾過石路,濺起地上的積水,迎著瓢潑大雨朝著皇宮快速的駛去……

而此時南尋的早朝卻是一片死寂,當南奕君說出西楚的用意之後,南尋的文武百官均是一臉震驚,他們原以為楚王拒談隻是因為楚王妃一事,卻不想,這是對方在等候玉乾帝的聖旨!

這道聖旨一下,便不再是楚王一人的事情,而成了西楚的事情,屆時即便楚王反悔,西楚百官亦是不會同意!

“王爺,既然事已至此,咱們唯有一戰!”一名武將麵色漲紅,想來誰也不願意自己的國家成為他國的附屬國,毫無尊嚴的活著!

“不可!南尋與西楚實力懸殊,如此一戰不但沒有獲勝的希望,還有可能造成滅國!更何況,那虎威將軍此次前來便是領著三萬精兵,若他那三萬人與西楚大軍裏應外合,咱們豈不是白忙一場?屆時這南尋的百姓該怎麽辦?就不怕那虎威將軍屠城嗎?”另一名文官卻是出言反對,雙方雖是各持己見,卻均是有理有據!

“王爺,出了這樣的大事,為何不見皇上?王爺,南尋生死關頭,還請讓皇上出來主持大局啊!”另一名文官則是已經帶著哭腔朝著南奕君喊道!

經他這麽一提醒,其餘的人均是紛紛朝著那空著的龍椅行跪拜大禮,求鳳景帝出來主持一切!

見此狀況,南奕君向來平靜的臉上終於皺起了眉頭,雖早已知曉讓這群大臣得知西楚的用意定會造成動蕩,但這樣的事情早說或許還有時間讓他們準備,若是晚了,以楚飛揚那迅雷不及掩耳的行事作風,隻怕他們連怎麽死的都不知道!

“這是幹什麽?那楚王還未提出此事,你們便這般哭喪的表情,不知道的,還以為南尋要亡國了!還不都趕緊起來,難道等著讓西楚看我們的笑話不成?”這是,萬宰相卻是滿麵怒容的匆匆走進大殿,目光陰沉的射向那立於玉階上的南奕君,似是在指責他不經皇上的同意,便擅自把此事告知滿朝文武!

而南奕君此時亦是看著萬宰相氣急敗壞的走進大殿,緊皺的眉微微舒展開,隨即冷笑道“萬宰相竟會在早朝遲到!看來昨夜刮風下雨定是讓萬宰相受驚了!”

陰沉的眸子緊盯著麵色難看的萬宰相,南奕君話中帶著譏諷的開口,卻也讓原本吵鬧不休的滿朝文武百官紛紛停下了聲,有些不解的看著打啞謎的兩人!

可還不等萬宰相開口,門外便跑進一名小太監,隻見他急急忙忙的朝著南奕君行了一禮,隨即開口稟報“王爺,西楚楚王與虎威將軍此事正在議政殿等著王爺!”

此言一出,除去南奕君與萬宰相,其餘人均是眼露驚慌,當真是怕什麽來什麽,想不到這楚王的速度竟這般的快!

“此事還未下定論,眾人做好自己手上的事情!待本王見過楚王再行告知你們!”南奕君大手一揮讓眾人回到各自的衙門辦事,自己則是大步朝著議政殿走去,而萬宰相見南奕君前去見楚飛揚,便也跟在其後快步走向議政殿!

“想不到王爺今日竟是不請自來!”抖去衣擺上的濕氣,南奕君跨步走進議政殿,見楚飛揚早已是麵色沉靜的坐在席間,便朗聲開口!

“攝政王也是好速度!既然大家都是明人,那便不用說些暗話,自然是盡快把事情辦妥,免得夜長夢多!”銳利的眸子掃了眼南奕君身後的萬宰相,楚飛揚嘴角含笑的開口!

“王爺的話倒是讓本王聽的糊塗了!”拉開椅子坐好,南奕君淺笑回話,在楚飛揚的麵前裝著糊塗!

而楚飛揚卻是收回看向萬宰相的目光,淡淡的開口“萬宰相與鳳景帝均知曉的事情,又怎能瞞過攝政王的眼睛!王爺請看吧,這是我朝玉乾帝剛下的聖旨!”

說著,楚飛揚打開竹筒,從裏麵抽出封好的明黃色聖旨,打開後推到南奕君的麵前!

南奕君一掃上麵的內容,又見那聖旨的左下方果真蓋著玉乾帝的玉璽,眼神驟然一暗,桌下的雙手微微一緊,隨即放鬆的抬起合上聖旨,麵色冷靜的開口“王爺不怕北齊與東羽嘲笑嗎?竟因為私人恩怨想要南尋成為西楚的附屬國,這個理由當真是讓人貽笑大方!”

“這已不是私人恩怨!貴國公主不尊重使臣,便是藐視兩國和談!這樣的事情即便是讓外人知曉,隻怕也是指責南尋!更何況,是戰還是和,想必攝政王心中亦是有數!”楚飛揚收起聖旨,小心的重新放入竹筒中,免得受潮花了字跡!

“將心比心,楚王亦是不願看到自己的國家成為附屬國吧!”見楚飛揚態度這般的堅決,南奕君目光一凜,直直的射向麵帶淺笑的男子,心底卻是從未有過的緊張!

“王爺,跟他們廢話什麽?想必皇上已經派兵前來幽州,屆時他們降也好,和也罷,總歸是咱們西楚的領土!本將軍屆時定會領兵衝鋒陷陣,不丟西楚武將的臉麵!”此時,呂鑫卻是拍著桌子站起來,粗獷的聲音中透露著嗜血的戾氣!

聞言,南奕君與萬宰相同時冷目射向呂鑫!

而楚飛揚則是淡淡的掃了眼呂鑫,緩緩開口“虎威將軍是不是太過激動了?放心,這事自然是需要虎威將軍出力!屆時南尋成為附屬國,駐軍方麵則是全要仰仗虎威將軍!”

聽完楚飛揚的安排,呂鑫的囂張之氣頓消,滿眼不可置信的瞪向身旁這個笑的雲淡風輕的男子,久久不曾回神……

第一百九十七章

“王爺,您說笑呢!下官的職責僅僅是護衛您與王妃的安全,這南尋國的駐軍何時輪到下官負責了?況且此事皇上亦不知情,王爺怎能隨意的安排下官的去處?”半餉,呂鑫才找到自己的聲音,皺眉強硬的搬出玉乾帝,想以此壓製住楚飛揚!

“既然如此,呂將軍就該做好自己份內的事情!之前已經越權向京都送去奏折,險些釀成大禍,難道虎威將軍還要一意孤行,不聽從本王的調派嗎?或者呂將軍現在便回京,本王絕不強留!”語畢,楚飛揚不再理會呂鑫,目光重新轉向南奕君,等著他的回複!

而呂鑫卻是麵色難看的瞪著楚飛揚,若是現在回京,隻怕楚王定會給他加上一條擅離職守的罪名,屆時所有的罪名加在一起,隻怕皇上無心責罰自己,但朝中文武百官這麽多雙眼睛盯著,自己也難逃責罰!

尤其,如今辰王竟也是出言相助楚王,有他在京中坐鎮,自己隻怕比留在南尋還要悲慘!

再加上楚王府中還有一個楚南山,雖然他如今已經沒有爵位,但威望卻依然存在,一呼百應的能力當真不容小覷,要是他再攙和進來,隻怕自己人頭不保!

這麽多的不利條件一分析,呂鑫一瞬間安靜了下來,雖麵色陰沉,卻沒有再緊揪著這件事情與楚飛揚進行爭執,免得又被這狡猾如狐的楚王又揪住新的錯誤!

南奕君的視線則是從楚飛揚的身上掃到呂鑫的臉上,見原本張揚跋扈的呂鑫亦是被楚飛揚治住,南奕君心頭的擔憂漸漸擴大!

隻怕在前來南尋的途中,楚飛揚已是把所有的可能均是考慮過了,如今不但解決了南尋的問題,更是把呂鑫順便解決了!

看似把呂鑫留在南尋天高皇帝遠,是件常人求之不得的好事!但南尋與呂鑫之間的關係卻是十分糟糕,屆時雙方鬧的天翻地覆,即便傳到玉乾帝的耳中,也隻是呂鑫管理不善的原因!

英挺的眉緊皺了起來,南奕君雙唇緊抿,眼神帶著一絲敬畏的看向麵色平淡的楚飛揚,第一次真正感覺到楚飛揚的恐怖!

“本王的話已經說的這般

楚王妃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楚王妃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https://txt.33mai.com/ ***
楚王妃章節目錄
(快捷鍵:←)上一章楚王妃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我在豪門養熊貓[穿書]大佬都愛我 [快穿]杏林春滿和商紂王戀愛的正確姿勢穿越之敗家福晉穿書之長生木雅Hello我的福晉悠然種夫錄穿越之養兒記小強穿越生活守則六零之酸爽人生[穿越]如何死出鐵骨美感[快穿]穿書之一覺醒來蘇遍全世界穿成龍傲天的炮灰媽[穿書]穿成總裁白月光吻住,別慌[快穿]寒門夫妻我,禍水,打錢[快穿]好媽媽係統[快穿]金夫穿成假的白月光結婚雖可恥但有用[穿書]寵妻如令:BOSS溺愛無度她美得太撩人[快穿]撒個漁網撈相公權寵醫妃女配的分手日常[穿書]豆腐娘子穿越到四十年後愛人變成了老頭怎麽辦
  作者:寧兒所寫的楚王妃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楚王妃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