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楚王妃

分節閱讀324

禁劃過寒意,聲音卻是平和的開口“眾卿但說無妨!此次楚王乃是奉命前去南尋議和,但卻不想那南尋國公主竟是膽大妄為,企圖置楚王妃於死地,這也難怪楚王動怒!隻是,楚王夫婦恩愛有加實為我朝典範,但若公私不分延誤朝中大事,可就另當別論了!”

玉乾帝一件事說兩種話,一則是讚揚楚王夫婦感情身後,二則卻是暗指楚飛揚公私不分,竟為了自家後院之事而延誤朝中的大事!

語畢,隻見玉乾帝的目光特意在辰王的臉上停頓了下,見今日江沐辰始終冷靜異常,不似往日急著找尋楚飛揚的錯處,滿麵的平靜倒是耐人尋味!

聽之玉乾帝方才的話,眾臣心中微微有些明了,皇上雖然欣賞楚王為妻動怒,但卻不讚同楚王為妻放鬆國家大事!

畢竟,在所有人心中,男子應當以國家社稷為重,可楚王這樣因公徇私當真是實屬少見,更何況這是兩國之間的大事,豈能任由他妄意為之?

但玉乾帝的話卻讓曲淩傲與曲長卿眼中閃過一絲不悅,皇上方才那番話,雖沒有明確的指出楚王為了夢兒而耽誤國家大事,但卻明顯讓眾臣心中明白此事的確是楚飛揚之過!一名胸懷大誌的男兒,豈能被女子阻斷了腳步,更何況楚飛揚代表的是西楚,更不應該做出這般輕率的舉動!

此時雖還沒有大臣站出列指責楚飛揚之過,但曲淩傲與曲長卿卻知,恐怕玉乾帝是想借由此事破壞楚飛揚在朝中眾人心中的威望吧!

“皇上!臣有話說!”曲長卿自己父親的暗示,隨即朗聲開口,亦是穩重的站出列!

“說!”收回看向辰王的目光,玉乾帝見是曲長卿,便微點頭示意他開口!

“是!”沉吟片刻,曲長卿這才緩緩開口“皇上,此次是南尋國公主有錯在先!自古兩軍對壘不斬殺使者,更何況楚王與王妃此次是奉命前去和談,且兩國之間並無戰事,但南尋國公主竟是設計謀殺楚王妃,這亦不是楚王後院之事!這件事足以呈現在朝堂之上,明顯便是南尋不把西楚放在眼中,竟對楚王妃暗下殺手!楚王若在此時還當作什麽都沒有發生一般出入南尋皇宮與之和談,那楚王顏麵何存?西楚顏麵何存?難道我們的百姓遭人殺害,我們還要與敵人把酒言歡嗎?更何況楚王妃亦不是平明百姓,此次出使南尋,她便是使者,豈有讓南尋這般欺負的道理?”

曲長卿微皺眉頭沉聲說出自己的觀點,卻是切中要害!

豈有挨打還不還手的道理?更何況西楚實力本就強於南尋,何必如此畏懼南尋?

百官聽之,亦是微微點頭,直覺的這刑部尚書言之有理!

玉乾帝見曲長卿義正言辭的模樣,卻沒有動怒,原本嚴肅的臉上微微一笑,淡然出聲“刑部尚書,朕知楚王妃是你的表妹,你有所偏袒亦是人之常情!但你可曾想過,即便南尋再不如西楚,兩國一旦因為這樣的事情發生戰事,遭殃的則是兩國的百姓!更何況,南尋亦沒有爾等所認為的那般不堪一擊,那南尋的攝政王亦是個能文能武之人,足智多謀不說更是孰知兵法,虎威將軍幾次在此人手上吃虧,可見爾等還是不要妄自稱大,免得將來後悔莫及!況且,若是因為這樣的事情發兵南尋,你們讓西楚的百姓如何看待朝廷?”

此言一出,朝堂之上頓時響起竊竊私語之聲,眾臣亦是矛盾非常,一麵是麵子問題,一麵則是江山社稷穩定的問題,冒然的出兵南尋,的確會引起百姓的反感,若戰線拉長,百姓賦稅定會加重,沒準沒有攻下南尋便又要開始麵對自家百姓的反抗了!

“皇上所言極是!但此事亦是虎威將軍所引起!若非他冒然舉兵想攻占南尋,亦不會出現如今讓皇上進退兩難的局麵!皇上方才這一番為百姓著想的言論,當真是讓臣感動不已,但虎威將軍的所作所為竟是與皇上的意願相違背!此次楚王回來,還請皇上嚴懲虎威將軍,免得此人擁兵自重而忘了皇上平日裏對臣等的訓斥!”卻不想,始終沉默的辰王竟在此時開口!

他並未就楚飛揚的舉動進行評論,而是緊揪著呂鑫一事不放!

那呂鑫本就是玉乾帝的人,他能夠膽大妄為到舉兵攻占南尋,一則是此人原先在南尋手中吃虧想要討回這筆帳,二則怕也是玉乾帝平日裏的放縱!

且江沐辰說出此話,便是指出虎威將軍為了一己之私而不顧西楚的黎明百姓,不但承接上了玉乾帝方才那番大義凜然的話,更是斷絕了玉乾帝想為呂鑫脫罪的後路,用玉乾帝自己的話,堵住了他的口!

辰王此言一出,朝堂上原本交頭接耳的聲音頓時銷聲匿跡,眾人瞬間低下頭重新站好,不再參與辰王與皇上之間的對話!

玉乾帝即便是等著辰王開口,卻也沒有料到他竟說出這番話來!

看似是執意要懲罰呂鑫,可實際上卻是幫著楚飛揚!

這讓玉乾帝那隱藏在旒冕後的雙目頓時閃過一絲狠光,看來他之前的話在江沐辰的心中並未產生效果,亦或者,這辰王對那楚王妃當真是動了真情,竟在朝堂之上替楚王說話!

“辰王可知,那南藍公主為何有此行為?若是楚王妃賢良大度願意與南藍公主共侍一夫,也就不會發生今天這般讓人頭痛的事情!”玉乾帝卻是驚出驚人的爆出這樣一個內幕!

殿內眾人頓時麵現震驚,他們隻知南尋國公主設計陷害楚王妃,卻不想這裏麵竟還有這樣一段故事!

如此說來,這一切,不過是楚王妃自己招來的?人家堂堂一國公主願意與之同享楚王,她卻是出言拒絕,難怪會惹得公主大怒,這才狠下殺手!

“難道就因為不遂了那公主之願,便要對楚王妃狠下殺手嗎?這是何道理?看來,那南尋國的公主當真是心胸狹隘、睚眥必報之人!若是此女來到西楚,還不知會掀起怎樣的風波!皇上倒不如說楚王妃慧眼識人,認清了那南尋公主的真麵目,這才替楚王拒絕了她!況且,楚王妃拒絕南尋公主實屬正常,南尋向來神秘,萬一那公主包藏禍心來到西楚,屆時出了事情,威脅到皇上的安危,豈不是引狼入室?如此說來,楚王妃倒是為西楚杜絕了潛在的危險!”殊不知,看似沉默寡言的辰王,今日竟是字字珠璣,能言善辯的讓大殿上所有的大臣紛紛刮目相看!

而更讓他們吃驚的是,這辰王今日竟是鐵了心的替楚王與楚王妃開罪!

隻是,卻不知皇上聽完這番話,會有何反應!

雲玄之則在此時微微側目看了辰王一眼,隻見他一如既往的冰冷表情,隻是在提及雲千夢時,眼底稍稍劃過一絲暖意!

就因為這一絲稍縱即逝的暖意,讓雲玄之提著的一口氣鬆了下來!

若今日連辰王亦是要嚴懲楚王與楚王妃,那他的好日子也到頭了!

一旦楚飛揚倒了,首當其衝被連累的便是自己,幸而那辰王對夢兒還是有些感情,否則今日這一關可是難過了!

而自己作為楚王妃的父親,自然是不能在這個時候出言相助,否則便會如那曲長卿一般,被玉乾帝堵的無話可說,屆時更是多了一條‘包庇’的罪名!

“皇上,臣亦是覺得辰王所言有理!這本就是兩國之事,但那公主竟是為了私怨而謀殺楚王妃,不但是不尊重此次出使的楚王夫婦,更是褻瀆了我朝和談的用心!”見玉乾帝與辰王兩人陷入僵持之中,此時端王卻是突然開口“且楚王此次前去南尋的目的便是和談,又豈能放著國家大事不管而想著與那南尋公主之事?況且,此時楚大人依舊是臥病在床,豈有父親病重,而兒子娶妻的?”

見端王站出來打圓場,玉乾帝的麵色微微好轉,目光不再淩厲陰狠,隻是音色依舊帶著不悅“端王所言倒是有理!隻是如此僵持卻不是長久之計,眾愛卿可有良計?”

被玉乾帝問到,所有人又開始低頭不語,心中紛紛揣測著聖意,不明白玉乾帝到底是想罰楚王還是有其他的用意!

“皇上,幽州八百裏加急文函!”這時,餘公公則是在玉乾帝的耳邊輕聲提醒著!

“幽州八百裏加急文函?誰書寫的?”聞言,玉乾帝厲目一掃身旁的餘公公,心中卻是劃過韓少勉的名字!

“回皇上!是楚王親筆書寫,上麵加蓋韓侍郎的印章!傳令官正侯在殿外!”見玉乾帝似有遷怒的模樣,餘公公則是立即低下頭據實以報!

“宣!”語畢,玉乾帝卻是似有若無的掃了端王一眼!

“卑職參見皇上,皇上萬歲萬歲萬萬歲!”那傳令官聽到通傳之聲,立即背著文涵跑進大殿,低頭便朝著龍座上的玉乾帝磕頭行禮!

餘公公則是立即走下玉階,從他的手中接過那封好的文涵,隨即快步走回玉乾帝的身邊,恭敬的把文涵放在龍案上!

玉乾帝收回目光,看著文翰上龍飛鳳舞的大字以及韓少勉的印章,便麵無表情的拆開,隨即閱讀裏麵的內容!

眾臣紛紛立於大殿之上等候玉乾帝說出文涵的內容,卻不想等了半餉,也不見玉乾帝開口,心中不免有些恐慌,難道南尋又出現了其他的變故?

而此時玉乾帝卻是執起手邊的毛筆,在文涵上朱批了幾句,便讓餘公公把文涵交給那傳令官!

“眾愛卿還未回答朕的問題!此次楚王一事該如何解決?”就在眾人眼睜睜的看著那傳令官退出大殿之際,玉乾帝的聲音再次響起!

曲賦見辰王已是開口替楚王開口,此時又見玉乾帝問起,便大著膽子站出列,試探性的開口“回皇上!據聞那南尋國鳳景帝已經下命貶南藍公主為庶人,也算是給楚王一個交代,不如此事便大事化了,免得再生枝節!”

聽著曲賦的提議,玉乾帝則是微點了點頭,複而開口“還有其他的提議嗎?”

曲淩傲則在此時站出列,朗聲道“臣鬥膽請問皇上,方才楚王的折子中,是否已提到解決的法子?”

玉乾帝前後情緒雖不大,但從此時他耐心等待眾人回答的表情便可看出,楚王方才的文涵中,定是提及了讓玉乾帝滿意的解決方案,否則他不會輕易放過方才緊揪著的問題!

曲淩傲這一番揣測聖意卻是猜的極準,隻見他的話音還未落地,大殿上便響起玉乾帝的朗朗笑聲!

“曲愛卿可真是神機妙算!楚王的文涵中,的確是涉及到解決是辦法!隻是,想必與眾愛卿所想相差甚遠!”玉乾帝心情竟是大好,滿麵滿意的表情“想必眾位愛卿方才心中所想要麽是讓楚王退一步,要麽便是帶兵攻占南尋吧!”

語畢,果真看到大部分的大臣低下了頭,可見玉乾帝是說對了!

“而方才楚王的文涵中,卻是提到附屬國!若是以此次事情為出發點,在不耗費一兵一卒的情況下,讓南尋成為西楚的附屬國,豈不是大快人心?”作為帝王,豈有墨守成規的道理?開闊疆土,才能成就霸業!

盡管傳到玉乾帝手中的疆土已是四國中最遼闊的,但又有誰會滿足現狀?又有哪一位帝王不願一統天下?

因此在看到楚飛揚的文涵後,玉乾帝心情大好,況且相信以楚飛揚的能力,定不會讓他失望!

而此時殿內眾臣的表情卻是五彩斑斕,尤以辰王最為明顯,他可以肯定,楚飛揚這一次絕對是故意的!

以他的能力,又豈會讓呂鑫的折子先傳到玉乾帝的手中?

隻怕他是猜中了呂鑫稟報的內容會在朝中掀起爭執,這才故意往自己的文涵晚到一步!

而楚飛揚的目的,隻怕則是為了讓玉乾帝更加容易接受讓南尋成為附屬國!

畢竟,這樣比直接派兵攻占南尋要省事,則是一場沒有傷亡的硝煙之戰!

而自己竟是關心則亂,為了雲千夢而為自己的敵人說情!

思及此,江沐辰眼底劃過一絲懊惱,隻怕這滿朝文武包括玉乾帝,均是被楚飛揚擺了一道吧!

“微臣恭賀皇上!”雲玄之趁著玉乾帝心情大好,立即出聲恭賀!

其餘大臣隨即收起心底的想法,隨著雲玄之齊聲道“臣等恭賀皇上!”

“皇上,如今秦相身染重病,隻怕短時間內不能擔當起左相一職,不知皇上有何示下?”看眼自己身旁空著的位置,雲玄之再次開口!

秦霍年紀本就是朝中最長,如今病了隻怕也是難以根治,即便是勉強上朝,也是辦不了事情!

倒不如趁機換下秦霍,改有其他人頂上,這對於雲玄之而言,卻也是一件喜事!

見雲玄之提及秦霍的事情,玉乾帝的目光則是往大殿門口的位置掃了一眼,隨即皺了下眉頭,對身旁的餘公公交代道“讓太醫院首親自去秦府為秦相看診!至於左相一職,暫且還是由秦相擔著,待朕考慮清楚再議!若是沒有其他的事情,就退朝吧!”

語畢,便見玉乾帝自龍椅上站了起來,領著餘公公走下玉階,朝著後宮而去……

“臣等恭送皇上!”

見玉乾帝離開,眾人不由得送了口氣,而辰王的臉色卻是淩冽含冰讓人不敢靠近!

海沉溪隨著眾臣轉過身走出大殿,掃向辰王的眼中帶著一絲譏笑,今日朝堂之上,辰王可真是做了一回小醜,苦心相幫,可人家卻是早

楚王妃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楚王妃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https://txt.33mai.com/ ***
楚王妃章節目錄
(快捷鍵:←)上一章楚王妃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數理王冠虞美人(女配)宦海(科舉)(快穿)讓你懵逼穿成反派他媽[星際穿書]女配等死日常[穿書]霸總的白月光[快穿]佛係嬌氣包[穿書]農家寡婦好種田快穿之絕色王妃神動天下額娘有喜穿書女配萌萌噠還我命來![快穿]傲寵六零有孕軍嫂從星際歸來神醫小狂妃:皇叔,寵不停!我在紅樓修文物我是男主他爸[慢穿]清宮攻略(清穿)穿成重生文男主後媽路人穿越末世毒女狂妃,這個王爺太妻奴七零養家記穿成炮灰他媽惡毒女配養娃記[穿書]奸妃養成手冊虐文女主嬌寵日常穿成男主繼母怎麽辦那個喪屍嫁入了人類豪門
  作者:寧兒所寫的楚王妃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楚王妃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