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楚王妃

分節閱讀323

身心都有些累,鳳景帝隨即站起身走向龍床!

南鴻燁見狀,則是恭敬的向鳳景帝行完禮,無聲的退出內殿!

西楚、辰王府中!

江沐辰聽著寧鋒的稟報,目若寒光、臉若玄冰,周身氣息驟降,卻是冷笑道“那南尋國的公主可真是不知天高地厚,竟連她也敢算計?”

寧鋒見自家主子露出這樣的表情,便知王爺這是動怒了,卻隻能開口“據說王妃安然無恙!想必楚王早有準備,王爺不必太過擔憂!”

聞言,江沐辰卻是冷哼一聲,以楚飛揚的心機城府,自然是能夠算到那南尋公主的心思!

可惜啊可惜,好不容易有一個身份相當的看上楚飛揚,但那公主著實是笨了些,賠了夫人又折兵不說,連自己的小命也搭了進去!若她引誘楚飛揚成功,夢兒是不是便會回心轉意?

如此一想,江沐辰眉頭猛然一皺,隨即開口問道“據說呂鑫派人送來文涵,裏麵可是提及到此事?”

“是!據說楚王為了王妃遇險一事,已經拒絕與南尋和談,近幾日竟沒有踏出驛館一步!王爺,想必今日早朝,皇上便會提及此事,王爺還是早做打算,免得皇上趁機……”剩下的話寧鋒並未說出口,盡管這是辰王府,但難保四周沒有細作,若是落入玉乾帝的耳中,豈不是給王爺添亂?

江沐辰則是沉穩的點了下頭,玉乾帝何時放過自己?不管是再小的事情,他亦是不會放過試探或者陷害自己的機會!

隻不過,此次事情卻需要好好琢磨一番,畢竟夢兒此時還是楚王妃,若自己一味的要求玉乾帝出發楚飛揚,那夢兒是否也會跟著受罰?

沉思的同時,江沐辰整了整身上的朝服,領著寧鋒往外走去!

“秦相的病情如何?”秦霍突然染病,已有幾日不曾上朝,朝中拉幫結派的現象也越發的明顯,而各派之間盯的最緊的,便是秦霍那左相的位置!

“回王爺,秦相的病情似乎加重了!”寧鋒亦是為此事擔憂!

辰王手下謀士不少,但真正走入仕途的卻不見得有多少!原本蘇源與曲賦則是依附於辰王府,但蘇源早已人頭落地,曲賦卻又是個目光短淺的隻盯著一個侯爺之位的人,這樣的人若是坐上了左相的位置,一來不好控製,二來才華機智不夠,怕也難以扶持王爺!

“楚王府與楚相府近日可有什麽異樣的舉動?”楚飛揚此時雖不在京都,可楚南山卻是一隻狡猾成仙的老狐狸,若是對他放鬆警惕,隻怕會輸的很慘!

“一切正常!隻是那楚輕揚本是每日前去文府授學,這幾日卻是每日呆在楚王府並未出府!”看似是一件小事,卻又透著不尋常!

文府向來與世無爭,即便文攜當上了太子少保,卻也沒有改變文家不問世事的態度,那些前去求學的儒生均是一副心止如水的模樣,雖談論政事卻從不參與政事,這也是朝廷允許文家存在的原因!

但如楚輕揚這樣的狀況倒是少見,除非在他在文家發生了什麽事情!

“命人去查一查他在文府發生了何事?”若秦霍的病情一直不見好轉,那這左相一位必定會重新挑選他人,滿朝文武百官中,能夠得到玉乾帝信任的並不多,向秦霍這般中立耿直的人更是少之又少!

倒是那文家的文狄,不管是為人處事還是立場均是十分的出挑,而此人正是楚輕揚的老師,這其中的關係,倒是令人尋味!

殊不知,他們的對話卻讓遠遠躲著的蔣嬤嬤聽進了耳中,見江沐辰領著寧鋒離去,蔣嬤嬤便立即轉身走回元德太妃的屋中,把自己聽到的一切盡數轉述給元德太妃!

“文府?”聽到蔣嬤嬤聽到文家,元德太妃首先露出一抹譏笑,眼底不經意的劃過一絲嫉恨!

文家的功在社稷尚未超過四大家族,西靖帝卻是娶了文家的小姐為皇後,怎能不讓四大家族憎恨?

因此這麽多年來,即便是宮宴上四大家族的人迫不得已碰麵,卻依舊是有默契的閉口不談當日的成賢文皇後!

不管是出於女子的嫉妒也好、出於對西靖帝的怨恨也罷,不管是她還是容賢太妃甚至是太後,均是不願麵對文家的人!

可今時今日,這文家倒是成了香餑餑,先是出了一個太子少保,如今那文狄亦是有可能問鼎左相之位,當真讓人擔憂!

“太妃,咱們可以換個方麵想想!文攜此時是太子少保不假,但那文狄無論是才華亦或者聲望均是超過其兄!王爺若是要登上大寶之位,最缺的便是聲望!而那文狄卻享有所有儒生的尊敬,這樣的人豈能落入皇上的手中?”蔣嬤嬤見元德太妃的臉色,便知她定是想起當年的事情,心中不禁暗歎,但過去的終究是過去了,太妃可是為了王爺熬了這麽多年,既然已經忍辱負重了這麽些年,難道還差一點事情嗎?

果真,蔣嬤嬤的話立即聽入元德太妃的耳中!

她雖恨文家的人,卻必須為辰兒的將來做打算!

那文狄的確是天下儒生效仿的楷模,拜入他門下的學生隻多不少,將來辰兒若是興兵反抗則必須有一個借口,而文狄卻是最好的智者,有他在,儒生又豈會反抗,這天下還不是手到擒來?

“況且,將來王爺事成,這文家便沒了用處,屆時還不是任由咱們殺之剮之嗎?”見元德太妃神色間已有鬆動,蔣嬤嬤則是再接再厲的開口!看兩位主子苦了這麽多年,她自然不希望他們再仰人鼻息的過活,況且如今局勢是越發的複雜,太妃與王爺若是再不拉攏各士族,隻怕這朝中便再無可拉攏的人了!

見蔣嬤嬤說的在理,元德太妃的嘴角少有的露出一抹極淡的淺笑,緩緩的點了點頭,想來心中定是有了計謀……

第一百九十五章 擺了文武百官一道

“下官見過辰王!”還未到早朝的時辰,眾位大臣則是呆在平日裏議政的偏殿中,見辰王踏進門檻,紛紛朝著江沐辰行禮!

隻是相較於平日的平靜,今日殿內卻顯得有些壓抑,眾臣的臉上均是凝重的表情,唯有幾位重臣依舊是麵色平靜的坐在一旁,一麵品茗一麵欣賞著其他人的表情!

對於旁人的行禮,江沐辰早已習以為常,麵色冷峻的走到最前方的座位上緩緩坐下,宮女立即奉上香茶,隨即無聲有禮的退下!

“王爺,您可聽說了?”此時,曲賦則是小心翼翼的走到辰王的身側,旁敲側聽的低聲詢問著江沐辰,臉上雖露出擔憂的神色,但眼底的幸災樂禍並非他極力的隱藏便能夠躲過江沐辰的眼神!

“聽說什麽?曲尚書什麽時候也變得這般吞吞吐吐了?難道是戶部賬上出現了疏漏?”江沐辰豈會看不透曲賦的小心思,不過是楚飛揚拒絕與南尋和談一事,曲賦便以為這點小事能夠影響楚飛揚在朝中的威信?若非早預留了一手,楚飛揚豈會這般大膽?更何況,當初楚飛揚可是接下了聖旨,奉命前去南尋和談,此事若是談不下來,不但是對楚飛揚能力的一種侮辱,更是變相的抗旨!楚飛揚那般精明的人,豈會看不透這一點?隻怕他早就做好了準備,這群等著看楚王出醜的人,隻怕是要失望了!

曲賦小心的觀察這辰王的語氣臉色,見與平時那冰冷的模樣沒有差別,懸著的心不由得微微放鬆,隨即靠近江沐辰一些,這才開口“今兒個一早幽州傳來急報!楚王此時正拒絕與南尋和談!王爺,這楚王是不是瘋了?皇上派他去南尋便是要促成和談,他竟在這個時候拒絕和談,這萬一若怒了南尋,兩國之間發生戰事,這銀子可就如流水般往外流了!咱們西楚經過去年與北齊一戰,又加上封妃大典、和順公主和親一事,國庫已是日漸見肘,萬一再發生戰事,當真是負擔不起啊!更何況,楚王此行亦是國庫撥款,這也是一筆不小的費用!”

曲賦並未指責楚飛揚的抗旨不尊,隻是以他戶部尚書的身份闡明戶部賬麵上的事情,緊皺的眉顯示出他對西楚國庫財政的憂心,全然一副為朝廷打算的大公無私的模樣!

江沐辰卻是端起手邊的熱茶,麵色平淡的輕抿一口,即便曲賦說的這般動情,可依舊無法掩飾他內心對楚飛揚等人的抹黑!

奈何,這曲賦狡猾有餘,聰明不足!

楚飛揚此次之所以奉旨前往南尋,則是解決虎威將軍惹出的禍事!

那呂鑫可是玉乾帝的人,曲賦這般抹黑楚飛揚,豈不是間接的指責呂鑫,等於是無形的打了玉乾帝一耳光!

擱下手中的茶盞,江沐辰厲目一掃此時偏殿中的眾臣,隻見海沉溪麵色沉靜的坐在一旁,曲淩傲則是與曲長卿坐在海沉溪的對麵,兩人同樣沉靜如水讓人看不出情緒的波動!

端王徑自坐在他的另一邊,卻也是不言不語隻顧喝茶!

六部尚書中除了曲賦與曲長卿,其餘的則是依次坐在這幾人的下首,隻是相較於其他幾人的沉穩,他們的臉上或多或少的有些凝重,微微緊繃的臉上顯示著對此事的重視!

至於其他的官員,則是散落的站在偏殿的各個角落,紛紛極小聲的議論著!

“曲尚書想說什麽?想向聖上指出楚王抗旨嗎?你莫要忘了,楚王是為了誰才去的南尋?”出乎曲賦意料的是,今日辰王竟是為了楚飛揚說話!

隻是,待驚訝過後,曲賦便緩過神來,與其說楚飛揚是為呂鑫收拾爛攤子,不如說是為玉乾帝收拾爛攤子,自己若是冒然的彈劾楚王,隻怕屆時倒黴的卻是自己!

幸而得到辰王的指點,讓曲賦在驚出一身冷汗時,心中卻又不禁有些慶幸,幸虧自己在上朝之前先詢問辰王的意見,否則一會在大殿之上便要出醜了!

“多謝王爺提點!下官受教了!”深深的朝著江沐辰行了一禮,曲賦則是深深的呼出一口氣,眼底縈繞的精明卻是再次的浮上眼眸,再次小聲的開口“王爺,今日秦相又是請了病假!”

而江沐辰卻隻是淡漠的點了下頭,隨即不再開口!

曲賦見辰王麵色有些冷淡,便也不再自討沒趣,隨即走到尚書之位,見唯有曲長卿身旁的位置空著,便冷笑著坐下!

注意到曲賦眼中的得意,曲長卿卻是目不斜視的端坐其位,絲毫沒有受到曲賦挑釁的影響,沉穩大氣之勢,讓曲賦眼底劃過一絲厭惡,隨即陰陽怪氣的開口“侯爺與曲尚書想必也知曉楚王一事了吧!”

其餘人一聽曲賦的話,目光均是投向這邊,隻見曲家的三個男子同坐一起,隻是曲侯爺與刑部尚書麵色平靜,而戶部尚書則是一臉看好戲的模樣,便知這是輔國公府內部的事情,眾人沒有興趣也沒有膽子參與其中,紛紛又轉開了視線,沉默的等候一會的早朝!

“戶部尚書這是認為自己有資格管楚王的事情?”曲長卿不開口則已,一開口則是直接置對方於無話可說的境地!

楚王位列親王之列,而戶部尚書僅僅是二品大員,孰輕孰重,曲賦再糊塗也不會弄錯兩者之間的份量!

曲長卿此言不過是提醒曲賦莫要貪圖一時口頭之快而惹出禍事!更何況,此時殿內坐著的辰王、端王亦沒有開口對楚飛揚的事情加以評論,曲賦又有何資格公然的談論?

被曲長卿頂了回來,曲賦麵色略顯難堪,卻也知自己若是表現的太過,隻怕會與當時的蘇源一般落得頭身分家!

更何況,方才自己已是試探過辰王,對方卻似乎沒有借由此事大做文章的意向,這讓曲賦不得不好好的沉思一番!或許辰王今日的沉默,是與雲千夢有著莫大的關係,畢竟楚王一旦獲罪,身為楚王正妃的雲千夢自然是難逃其咎!而辰王的沉默,隻怕是為了那個雲千夢那個丫頭!

心思已是翻了幾番,曲賦一時間沉靜了下來,不再開口,心頭卻是揣測著各方勢力一會在大殿上會如何回複玉乾帝!

“上朝!”短暫的安靜後,殿外響起太監的高呼聲!

隻見所有人分列而站,由辰王、端王、雲玄之等人領著,邁著宮廷步伐朝著金鑾殿走去!

“臣等參見皇上,吾皇萬歲萬歲萬萬歲!”待眾人列班站好,玉乾帝則在餘公公的攙扶下沉穩的邁著步子踏著紅毯走向九五之尊之座,百官立即行跪拜大禮,行禮之聲響徹大殿,直衝雲霄!

“眾愛卿平身!”走上玉階,玉乾帝立於龍案之後,雙手微微抬起,朗聲威嚴開口!

“謝皇上!”齊聲站立起身,百官靜立於原地,等著玉乾帝開口!

玉乾帝雙目淡然的掃視了百官一眼,見最前麵的幾人麵色冷靜不見波瀾,而後麵有些大臣的臉上則是微微浮現憂色,這才緩緩開口“想必眾卿均已得知,楚王自前幾日開始,便已拒絕與南尋和談一事吧!”

眾人沒想到玉乾帝開口便提到楚王一事,不由得麵麵相覷,不知該作何回答!

畢竟,楚王在朝中聲望過大,若是此番指出楚王之錯,隻怕也未必能夠撼動楚飛揚在朝中的勢力!

但若是任由楚王這樣以公徇私,隻怕亦會得罪玉乾帝,畢竟他們領的是朝廷的俸祿,是玉乾帝的朝臣!

一時間,大殿之上靜如子夜,繡花針落地亦能聽見清脆的響聲!

玉乾帝見自己的這般朝臣又開始裝聾作啞,眼底不

楚王妃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楚王妃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https://txt.33mai.com/ ***
楚王妃章節目錄
(快捷鍵:←)上一章楚王妃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上門女婿[穿劇]炮灰才是真大佬[快穿]兒子是男配庶女富貴錄不裝逼我可能會死[快穿](係統)當幸運值為max時快穿之虐渣計劃數理王冠虞美人(女配)宦海(科舉)(快穿)讓你懵逼穿成反派他媽[星際穿書]女配等死日常[穿書]霸總的白月光[快穿]佛係嬌氣包[穿書]農家寡婦好種田快穿之絕色王妃神動天下額娘有喜穿書女配萌萌噠還我命來![快穿]傲寵六零有孕軍嫂從星際歸來神醫小狂妃:皇叔,寵不停!我在紅樓修文物我是男主他爸[慢穿]清宮攻略(清穿)穿成重生文男主後媽路人穿越末世毒女狂妃,這個王爺太妻奴
  作者:寧兒所寫的楚王妃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楚王妃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