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楚王妃

分節閱讀322

於死地!”雲千夢坐在靠窗的位置,手捧著一杯清茶,把方才不遠處所發生的一切收於眼底,隨即緩緩分析道“隻是那向抹黑咱們的人,卻又似乎為自己留了一條後路!畢竟,咱們若是在南尋出了意外,他也必定討不到好處,覆巢之下豈有完卵?想必呂鑫定也是懂得這個道理的!隻是另一撥人,便不知是南鴻燁與南奕君兩人中哪一位的!”

語畢,雲千夢蛾眉微蹙,眼底卻是閃過狡黠的目光,想必心中定是有數,卻又留給楚飛揚發揮!

見慕春把帶過來的早膳一一擺放在麵前的木桌上,楚飛揚則是嘴角含笑的為雲千夢盛了一碗米粥,隨即奪過她手中的茶盞,微帶責備道“尚未用早膳,豈能喝太多的茶?小心傷了脾胃!”

說完,便把粥碗往雲千夢的麵前推進了幾分,狹長的眼眸掃了眼外麵聲勢浩大的場麵,這才緩緩分析“應當是南鴻燁的人!比之南奕君,南鴻燁更不希望南藍活在這個世上!對於他而言,南藍的存在是一個汙點!而這個汙點極有可能會成為他登上皇位的絆腳石!畢竟,南尋國公主與太子同出一母,自小感情深厚,這是眾所周知的事情!南鴻燁自然要趁此時除掉南藍,免得將來壞了他的大事!隻是,他畢竟年紀尚小,有些事情思慮不周,即便是想與南藍撇清關係,他對自己的皇姐這般冷漠無情,隻怕將來的名聲也不會太好聽!”

見楚飛揚分析,雲千夢則是執起瓷勺,輕輕的攪動著碗中微燙的熱粥,隨即點了點頭,繼而接著開口“倒是那鳳景帝讓人詫異不小!看似羸弱的人,做事卻是果斷明快,卻在南鴻燁辦事不周的情況下,沒有伸出援手!”

“他無非便是想鍛煉南鴻燁!如今南鴻燁身旁又少了一個可以協助他的人,鳳景帝自然是想在最短的時間內讓南鴻燁成長起來!隻怕這件事情,也是他對南鴻燁的一個考驗,身為帝王,最不需要的便是骨肉親情!”冷然的目光與外麵日漸炎熱的氣候形成了鮮明的對比,再次把視線轉向雲千夢時,已是柔情似水不帶一絲淩厲,楚飛揚為她夾了一些可口的點心小菜,督促著雲千夢盡數吃進口中!

聞言,雲千夢則是讓慕春暫時關上窗子,杜絕外麵難聽的謾罵聲落入耳中,而另一間酒樓中,卻是端坐著滿臉陰笑的呂鑫,隻見他一麵品茗,一麵欣賞著南藍被南尋的百姓踢打指責!

“將軍,昨晚為何不直接辦了那南藍?”替呂鑫布置好一桌的早膳,侍衛則是不解的開口!

昨夜他們守株待兔的守在宮門口,見太監把南藍送出宮扔在大街上,便悄然無聲的把南藍帶回馬車內,替她換上當時在山洞中的紗衣,隨即把她送回大街上!

隻是,南藍雖可惡,卻也是一名嬌滴滴生活在宮中的公主,那玲瓏有致的身軀亦是讓幾名呂鑫的親衛心血澎湃險些把持不住,卻不明白將軍為何攔著他們!

見自己的侍衛這般不解,呂鑫好心情的解釋道“你以為南奕君是傻子?即便他與南藍不對盤,卻是個以國家利益為重的人!如今是南藍做錯了事,鳳景帝迫不得已才把她貶為庶人!若是被那二人發現本將軍動了南藍,隻怕所有的矛頭均會指向本將軍,到時候這局勢可就被他們逆轉了,莫說本將軍或許不能活著回西楚,即便回到了京都,皇上也不會放過本將軍,那禦史的一張嘴指不定會把本將軍編派成什麽模樣!”

而自己之所以派人替南藍換衣,也不過是要坐實南藍yin蕩的罪名,讓南奕君即便是有心栽贓於他,也是沒有任何的證據!

那侍衛見呂鑫竟分析的這般透徹,頓時恍然大悟,難怪世人常說‘色字頭上一把刀’!這美色,當真是會要了人的命!

這也難怪將軍昨日寧願去青樓,也不願碰那南藍一下!

“楚王今日可有去皇宮?”陰狠的目光透過木窗看向大街,隻見此時南藍身上唯一的紗衣早已被人撤下,此時的她當真是不著寸縷的立於眾人的麵前,竟還這般理直氣壯的與百姓撕扯打架,可見此女真真是沒臉沒皮,也難怪楚飛揚連正眼也沒有瞧她一下!

“楚王不曾去皇宮!據說楚王一早便帶著楚王妃出了驛館,但具體的去向卻沒有打聽到!”那侍衛的目光亦是飄向了大街上,在南藍那富有彈性的身軀上流連了一番,這才收回視線,認真的回答著呂鑫的問題!

“哼!若是連你也能打聽到楚飛揚的去向,那他就不是楚王了!”聽著侍衛的答複,呂鑫恨恨的咬了一口包子,臉上的陰霾卻是更重了幾分,眼底的算計緩緩浮出表麵,半餉才開口“昨日派出的人可已經安全出了幽州了?”

“是!昨夜便已離開幽州!”見呂鑫對自己露出不屑的神情,那侍衛心中亦不敢有埋怨!

畢竟,楚飛揚的能力毋庸置疑,就連將軍亦是在楚王的手中吃過不少暗虧,自己自然更沒有資格與楚王相提並論!

聞言,呂鑫則是陰笑了起來,看樣子,經過這段時間,幽州還是在他的掌控之下,那韓少勉說到底也隻是富家公子不頂用,自己隻是留下的副將便能夠對付他,隻怕將來上了戰場,依舊是個貪生怕死之輩!

而此時窗外已是打鬧聲一片,眾人看著如潑婦一般不要臉麵的南藍,一個個均是不停的朝著南藍吐著口水,十分不齒這樣的人曾經居然是宮中的公主!

“這樣沒臉沒皮的人,若是在民間,早已是被處以火刑!”一名在方才的打鬥中被南藍打中的中年女子柳眉倒豎的怒罵道!

而她這番言語一出,圍觀的百姓這才回過神來,紛紛對南藍怒目而視,腳下的步子更是漸漸朝著南藍靠攏!

“火刑!火刑!火刑!”不知是誰起了頭,所有人紛紛開口高呼,似是把南藍當作妖女,欲處置而後快!

南藍見勢不妙便想轉身逃跑,卻不想四周盡是南城的百姓,就連附近的茶樓酒樓上,也站滿了看客,一時間,南藍這才意識到自己早已被鳳景帝從皇族的族譜中除名,如今的她已不是高高在上的公主,不著片縷的身子更是讓她明白,此時的她連最低賤的貧民也不如!

隻是那一聲高過一聲的‘火刑’,卻讓南藍心頭發寒,求生的讓她四下逃竄,可惜她的四麵早已是人群,不管她往哪一個方向逃去,均會被人群所堵住,那雙總是孤傲的眸子此時已是被驚慌失措所填滿,可身為皇族公主的驕傲又讓她無論如何也不願意朝麵前這些刁民下跪求饒!

隻見她雙手緊緊的護住胸前,被不斷逼近的百姓逼入絕境之中,卻不敢再胡亂咒罵這些百姓,免得更加激怒他們!

“還真當自己是公主?瞧她那眼神,擺明便是看不起我們這些百姓!”見不慣南藍那傲慢的眼神與表情,又瞧著她故意用身子勾起在場的男子們,一名女子猛地衝上前甩了南藍一耳光,隨後便見四周的百姓紛紛上前開始新一輪的拳打腳踢,最後由幾名孔武有力的男子壓著南藍走向大街的盡頭!

“放開我!把你們的髒手拿走!本宮乃是金枝玉葉,豈是你們能夠碰觸的!你們這群刁民,我要讓父皇殺了你們……”雙手被幾名男子用力的反拽著,毫無憐香惜玉的動作疼的南藍滿頭大汗,讓她扯著嗓子便大聲吼道,渾身的怒意即便是隔著厚厚的宮牆,亦是能夠強烈的感受到!

奈何她之前的舉動已是激怒了四周的百姓,且經過這麽長的時間也不見宮中有人出來解救南藍,百姓心中自然明白若非南藍當真是做了另皇家蒙羞的事情,何故會對此時的南藍置之不理?這也更加激怒了眾人,若不嚴懲這樣的女子,隻怕整個南尋將會被她拖累!

而外麵這般大的動靜,即便是隔著木窗,亦是能夠清晰的聽到!

雲千夢放下手中的碗筷,示意慕春撤下桌上的早膳,自己動手輕推木窗,從裏往外看去,隻見憤怒的百姓壓著南藍往大街的另一端走去,想必便是要對南藍施以火刑!

雖知古代刑罰殘酷,即便是民間的舊俗依舊令人發指!

可雲千夢卻絲毫不同情南藍,若非她的一己之私,若非自己事先洞察了她的心思與手段,隻怕真正墜崖的便是自己,亦或者自己身邊的幾個丫頭亦會被自己所連累而命喪黃泉!

對於這般心狠手辣之人,雲千夢的心中當真沒有半絲的憐憫之情!

“卑職參見王爺、王妃!”而這時,風塵仆仆的習凜竟出現在茶樓,朝著二人行禮!

“起來吧!一路辛苦了!喬影情況如何?”楚飛揚微點頭,隨即開口問道!

“回王爺,聶大夫診斷後說幸而大部分是皮肉傷,休養一段時日便可痊愈!較為嚴重的是喬影在墜崖時為了保護元冬而讓自己墊底,肋骨斷了幾根,幸虧沒有傷及心肺,但也需好好的靜養!”見楚飛揚問及喬影的情況,習凜則是一字不漏的轉述著聶懷遠的原話!

聽到聶懷遠的診斷,雲千夢懸著的心總算是放了下來,幸而沒有留下病根,否則自己難辭其咎!

看出雲千夢有些自責的表情,楚飛揚則是抬起手覆上她擱在桌上的右手,無言的給予安慰,繼而又問著習凜“其他的事情都安排妥當了?近日幽州可有何變動?”

“韓侍郎已經聽從王爺的命令,讓虎威將軍的人離開了幽州,同時韓侍郎已是在王爺書寫好文涵上加蓋印章,八百裏加急跟在虎威將軍的侍衛之後,相信不日便能抵達京都!至於容公子與夏侯王子也已是開始動手!隻是,容公子在聽到王妃險些墜崖後有些激動,不小心被韓侍郎發現了他住在夏侯王子的東苑內!”說出最後一句話時,習凜則是小心的看了眼楚飛揚的臉色,隨即才緩緩說完,心頭卻是有些把握不準主子的心思,生怕此時提到容公子,會讓王爺不開心!

“韓少勉不是多話之人,且他在幽州這些日子,定也是看出一些蹊蹺!若是官府執意介入到謝家的生意之中,隻怕會逼反謝家!倒不如以商治商!而整個西楚,最有實力也能夠穩操勝券能夠贏過謝家的,唯有容家!相信以韓少勉的聰明,不難分析出其中的緣由!更何況,表哥亦在幽州,有他在其中周旋,相信韓少勉暫時不會把此時上報朝廷!”此時,雲千夢心中在感謝容雲鶴對自己的關心之餘,亦是冷靜的分析著!

楚飛揚則是在聽完雲千夢的分析後,淺笑著點了點頭“夢兒所言極是!”

“隻是,那呂鑫派人前去京都,難道是想把此次發生的事情稟報皇上?”而真正讓雲千夢擔憂的,則是習凜方才稟明的另一件事情!

聞言,楚飛揚神色中轉瞬即逝一抹殺氣,隨即消失無蹤,握著雲千夢微微握緊的手緩緩開口“想必他是想告發本王為了王妃而拒絕與南尋和談,想必他的折子送入京都,定會掀起一番口水之戰!”

雲千夢見楚飛揚胸有成竹的模樣,便知他定是想好了對策,否則豈會八百裏加急送入京中!

而他為了擺呂鑫一道,竟是故意囑咐韓少勉晚呂鑫侍衛一步進京,隻怕是想看看呂鑫先得意後失望的表情吧!

“好……”正分析著眼前的形勢,遠方卻傳來震天的喊聲!

一抹映照天際的紅光即便是隔著一條長街,亦是看的清清楚楚,朝霞的光芒更是被那紅光所掩蓋,妖冶的紅色中泛著讓人心驚的詭異,響徹天際的呼喊聲更是讓人心驚膽戰!

“王爺、王妃!”正在此時,另一名侍衛則是走上二樓,低聲想楚飛揚雲千夢稟報著“方才南藍被南城的百姓用火刑燒死了!”

“知道了!”楚飛揚則是揮手讓侍衛退下,隨即與雲千夢相視一眼,兩人便起身離開了茶樓!

鳳景帝得知南藍被百姓施以火刑後,便把自己關在宮中一整晚!

南鴻燁得到太監的稟報,則是立即趕往殿中,見鳳景帝隻是靜坐在窗邊,懸著的心總算是放了下來,已經沒有了皇姐,若父皇再出現意外,那他當真沒有與南奕君想抗衡的資本了!

“父皇!”見鳳景帝凝神於窗外的景色,南鴻燁輕聲開口,腳步則是慢慢的走向自己的父皇!

“楚王今日有何舉動?”而鳳景帝開口的第一句話卻不是詢問南藍此時屍首在何處,卻是問著楚飛揚的反應!

麵對鳳景帝的詢問,南鴻燁卻隻能搖了搖頭“據驛館的侍衛稟報,楚王隻在早膳時分出了驛館,其餘時間均是呆在驛館中!父皇,若楚王堅決不與南尋和談,隻怕久而久之,西楚便會明白楚王的心思,屆時,隻怕咱們與西楚定會有一戰!”

而這是南鴻燁此時最不願看到的!他根基尚淺,若是南尋過於動蕩,對於他將來的繼位亦是十分的不利!

鳳景帝豈會不明白南鴻燁的心急,原以為自己先下手為強的貶南藍為庶人便能夠消了楚王心頭的怒氣,卻不想楚王絲毫不領情!亦或者,楚王等的便是這樣的一個契機?

“燁兒,此事便全權交給你王叔去辦!你切莫再要深陷其中,否則沒有第二個皇姐能夠保你!”南藍的事情已經鬧得人盡皆知,南鴻燁此時若插手此事,隻怕會被人誤解為親姐善後,即便處理得當,亦不會得到百姓的稱讚!

不如把這棘手的事情交給南奕君,做得好是份內的事,做的不好,自己亦是有借口處置於他!

楚王妃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楚王妃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https://txt.33mai.com/ ***
楚王妃章節目錄
(快捷鍵:←)上一章楚王妃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宋氏驗屍格目錄醫痞農女:山裏漢子強勢寵快穿之拯救人生贏家妖孽王爺捉鬼妃穿越之上門少將重生名門世子妃神醫小狂妃:皇叔,寵不停!重生八零之不做聖母逆天萌娃:神醫娘親有空間邪王追妻:廢柴小獸妃盛寵之毒醫世子妃係統逼我做聖母女配又蘇又撩[快穿]公公有喜了嬌妃難寵:世子爺請放過佛係玄師的日常上門女婿[穿劇]炮灰才是真大佬[快穿]兒子是男配庶女富貴錄不裝逼我可能會死[快穿](係統)當幸運值為max時快穿之虐渣計劃數理王冠虞美人(女配)宦海(科舉)(快穿)讓你懵逼穿成反派他媽[星際穿書]女配等死日常[穿書]霸總的白月光[快穿]
  作者:寧兒所寫的楚王妃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楚王妃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