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楚王妃

分節閱讀321

,南藍怒極而笑,既然沒有人能夠救自己,那她隻能自救,隨即開口“若本宮說,當時虎威將軍對本宮意圖不軌呢?”

見南藍不死心,南鴻燁的麵上閃過一絲難過,隨即搖了搖頭“這樣的話,方才父皇在大殿上已是質問過呂鑫,可他卻說公主這般的放蕩,說出去,隻怕百姓更會相信是皇姐勾引西楚的將軍!皇姐,你就安心的坐著,相信過不了過久,父皇的聖旨便會到了!”

聽到‘聖旨’二字,南藍猛地抬起頭來,眼底帶著一絲畏懼的看向南鴻燁,尖銳著聲音問道“聖旨?什麽聖旨?”

“聖旨到!”正說著,殿外便傳來太監尖細的聲音!

不一會,便見鳳景帝身邊的大太監手捧明黃色綢緞聖旨立於南藍的麵前“南藍公主接旨!”

“什麽聖旨?我不接!”看出那太監眼中的嚴肅與戾氣,南藍立即尖叫出聲!

隻是她身旁的兩名太監卻是壓著她跪了下來,任由她如何的反抗,亦不過是做些無用功罷了!

“奉天承運,皇帝詔曰:朕之長女南藍公主,行為不端、心思不純,剝奪其封號,降為庶人,永世不得入宮,欽此!”

聽到這道聖旨,南藍身子一軟,頓時癱在了地上,久久不能回神……

“公主,接旨謝恩呀!”宣旨的公公見南藍半天沒有反應,眉頭不由得皺了起來,眼中亦是浮現出一絲厭惡之色!

“給本宮吧!”南鴻燁則是怕節外生枝的替南藍接過聖旨,打發了那公公離開,隨即又命宮女替她收拾了一些衣衫細軟,連同聖旨一同塞入南藍的懷中,這才低聲道“皇姐,這是我唯一能為你做的,你以後,好自為之吧!”

看著手中多出的一份聖旨與一個包袱,南藍的眼底頓時浮上淚水,竟是突然從地上彈跳了起來,二話不說便要衝出殿外,口中拚命的喊著“我要見父皇…我要見父皇…父皇…我是藍兒呀…唔唔唔……”

隻是,她隻喊了幾句,便被人用帕子塞住了口,隻見南鴻燁一揮手,便見那原本立於南藍身後的太監猛地揮出手刀,打暈了她,隨即扛著南藍消失在百合殿!

“太子真是好手法,竟連自己的皇姐也能棄之!”南鴻燁踏出百合殿,卻發現南奕君竟是立於殿外對他冷嘲熱諷,想必方才發生的一切,均被南奕君看進了眼中!

嘴角勾起一抹冷笑,南鴻燁看向南奕君的眼中毫不掩飾的呈現著自己的恨意“王叔這下可以高枕無憂了?本宮的皇姐已經是庶人,再也不會成為王叔的威脅了!”

南鴻燁的直麵相對,讓南奕君眼底閃過一絲奇異,隨即隱藏在那淺笑之後,緩緩開口“太子將來登上寶座,若還顧念姐弟之情,自然還可以恢複公主的封號!”

聞言,南鴻燁頓時怒視南奕君,卻見對方穩如泰山的表情,耳邊不由得想起父皇的教誨,努力的深吸口氣,這才開口“王叔好算計!若王叔有心阻止,虎威將軍的人又豈會在宮外四處散播對皇姐不利的謠言?本宮即便登上寶座,隻怕百姓也不會讓本宮恢複皇姐的封號!”

語畢,便見南鴻燁轉身走向自己的宮殿,不再與南奕君對峙!

而南奕君卻是凝視著南鴻燁的背影許久,這才收回視線,心下不禁暗歎,若說狠,這太子的心思隻怕才是真正的青出於藍而勝於藍吧!看似是為南藍打點了一切,隻怕那太監會把南藍丟在鬧市口,屆時百姓見了定會紛紛指責南藍!而南鴻燁也不過是想借著百姓的手,讓南藍再也無顏活在這個世上,即便鳳景帝知曉了,也是無法怪罪於南鴻燁的,而他卻是除掉了丟人現眼的南藍!

殊不知,此時的宮門口,卻是守著另一批人,見那太監趁夜抬出南藍丟在大街上,那批人竟是帶著南藍上了馬車,半餉才重新把她丟在原先的地上,隻是此次南藍身上的宮裝,竟已是換上了在山洞中所穿的輕紗,美麗的dong體若隱若現引人遐想,卻讓百姓更加的厭惡南藍……

第一百九十四章 楚王態度拒絕和談

驛館內一片寧靜……

雲千夢用完晚膳,再次去陪了元冬一小會,這才返回內室,沐浴完便斜躺在竹榻上靜靜的翻看著手中的書卷!

而楚飛揚則是一襲藍衫坐在書桌後,手執毛筆批閱著兵部呈上來的折子,隻見他眉宇平展、麵色冷靜,睿智在不經意的揮毫間撲灑開,讓有幸目睹的人能夠對此時的他懷有最高的敬意!

“王爺!”夜幕早已降臨,可院外的侍衛卻依舊盡職的守在原地,一名黑衣侍衛則是在此時來到正屋門外,輕聲提醒主子!

聞言,雲千夢翻頁的手微微停頓,隨即坐起身看了眼楚飛揚!

而楚飛揚則是待勾勒完最後一筆,這才抬頭對雲千夢安撫一笑,讓她繼續,自己則是站起身大步走出內室,與那侍衛私下交流片刻,這才返回內室!

“南尋皇宮出事了?”既然不是習凜的聲音,那必定不會是喬影的事情,能在這個時候出現打擾楚飛揚休息,隻怕也隻有南尋國的事情!

楚飛揚見雲千夢已經聰明的猜到一切,不由得勾唇一笑,隨即坐在竹榻上拿過雲千夢手中的書擱在一旁的小幾上,這才緩緩開口“鳳景帝下旨,南藍被貶為庶人!此時人已經被丟在南城的大街上,隻怕明日清晨,整個南城的百姓均會看到他們曾經敬仰的公主,如今是何種模樣!”

聞言,雲千夢眼底閃過一絲詫異,想不到鳳景帝的速度竟這般快,不等他們發難便已是下旨處置了南藍,一方麵堵住了他們的口想息事寧人,一方麵則也是對南尋百姓的一種交代,更是讓所有人認為他是一名大公無私的皇帝,無疑在百姓中樹立了良好的形象!

“是南鴻燁的人親自送南藍出宮的!”而此時,楚飛揚則是再加了一句解釋!

聽之,雲千夢則是搖了搖頭,頗有些感歎的開口“自顧帝王多無情!南鴻燁此時雖還不是南尋國的皇帝,但他身為太子,自小便被教以帝王之道,隻怕狠心程度不亞於鳳景帝!他們這般做,也不過是棄車保帥,免得被南藍的名聲多連累,成為日後與南奕君爭奪皇位的弱點!”

隻可惜南藍卻始終沒有看透這一點,為了自己的弟弟拚盡全力,到最後最先拋棄她的,卻是她最親近的人!

可是,這一切亦不過是她自找的,若非她肖想原本便不屬於她的人和事,若非她一而再的為了自己心中的陷害他人,又豈會落得今日這樣的下場?

隻能說,因果報應當真是不是不報,而是時候未到!

“我想,此時萬宰相想必也是自顧不暇,沒有精力再去煩心南藍的事情!最主要,南藍畢竟隻是公主,隻消南鴻燁沒事,萬宰相自然也是不會冒著得罪滿朝文武與鳳景帝的風險,去為南藍說情!而南鴻燁親自派人送南藍出宮,隻怕也是向百姓表明他大義滅親之舉吧!”螓首微微靠在楚飛揚的頸項間,雲千夢半眯著雙目分析道,心中卻是有些冷笑,鳳景帝以為這般做便會讓他們不提此事?那喬影與元冬的傷豈不是白受了?他可以隨意的拋棄自己的親生女兒,而她卻是舍不得自己的婢女受傷!

楚飛揚見她雙手有些微微泛冷,攬著她的手臂不由得稍稍收緊,薄唇輕觸她光潔無暇的額頭,這才低低的開口“在南藍被丟在大街上時,有人替她換了衣衫,隻怕明日南城有一番熱鬧可看了!”

聽出楚飛揚語氣中的冰冷,雲千夢不解的睜開雙目,抬頭看向他,卻見楚飛揚在她額頭輕輕印下一個吻,隨即低頭附唇在她耳邊低聲說了幾句話!

“當真?”眼底劃過訝異,雲千夢見楚飛揚給予肯定的點頭,不禁緩緩收起心頭的驚訝,隻怕明日南城之中掀起的是一番討伐的口水之戰,而並非簡單的熱鬧!

“夢兒,累了一整日,早些歇息吧!明日咱們去看熱鬧!”語畢,便見楚飛揚打橫抱起雲千夢走向大床!

雲千夢見他這般說,便知明日楚飛揚已是不打算前去南尋皇宮,這樣的舉動,已是拒絕與南尋皇室談判,不但是對鳳景帝與南奕君的無言抗議,也是向鳳景帝施壓,這次南藍設計謀殺自己的事情,不會單憑鳳景帝下旨貶南藍為庶人而結束!

南城的清晨,一縷金色的陽光穿過層層雲朵灑在黑暗的土地上,照亮了每一個角落,鮮花的清香彌漫在整座南城,讓這座曆史悠久的鮮花之城又開始了一日的忙碌……

隻是,今日卻又有些不同,早起的百姓還未開始各自手上的活計,便見南城最為熱鬧的大街上竟橫躺著一名隻穿一件紅色輕紗的女子,玲瓏有致的身軀在薄紗下若隱若現,引得男子目不轉睛,卻讓女子謾罵不已!

“咦?這不是南藍公主嗎?”聚集在女子身邊的人愈發的多,人群中突然響起一道男聲,似是刻意的提醒周圍的百姓,又仿若是不經意間的詫異!

聞言,所有人均是眼露震驚,想不到南尋國的公主竟真如昨日傳言的那般不堪,不但公然勾引男子,此刻竟還赤身果體的橫躺在大街上,這簡直是丟盡了南尋國的臉麵!

“她不配做我們南尋的公主!皇上昨日已是下旨,貶她為庶人了!”而人群中早有見不管南藍這般模樣的衛道夫,隻消有一個人喊出討伐南藍的聲音,其他人的膽子自然也跟著大了起來,更何況,此時城門口宮門口已是張貼了昨夜鳳景帝所下的那道聖旨,沒有了封號,南藍連普通的老百姓都不如,又有誰會畏懼她?

“真是丟人現眼,此時西楚的楚王還在咱們南尋,她居然做出這樣傷風敗俗的事情,簡直就是丟盡了咱們南尋國女子的臉麵!還說是公主,也不知平日裏她的生活是多麽的糜爛!”一名抱著孩子的中年女子,一手捂住自己孩子的雙眼,不讓孩子看到眼前讓人羞澀的景象,一麵則是出言聲討南藍,眼底盡是厭惡與嫌棄!

“這你就不知道了,這南藍就是為了勾引楚王,才用這樣下三濫的手段!可惜即便是隻穿一層薄紗,人家楚王還是沒有多看她一眼!”眾人紛紛議論了起來,一雙雙帶著極度明顯厭惡的眸光,毫不留情的射向南藍,淩厲的目光讓昏迷了整整一夜的南藍終於在吵雜的環境下幽幽醒來……

隻是,此時的她不僅僅肩頸處隱有疼痛,就連頭也是昏昏沉沉的,若非身下那堅硬冰冷的路麵讓她渾身酸疼不已,隻怕南藍還處於沉睡中……

四周的驚訝謾罵聲在南藍轉醒後瞬間壓低了不少,但即便如此,冷冽的視線依舊灼熱的交織在她的身上,讓南藍顧不得身體的疼痛瞬間抬起頭,卻發現自己竟被一群穿著普通的百姓圍在中間,心頭一時大怒,南藍不禁怒喝道“大膽!”

隻是,她的大喝卻沒有換來眾人膽戰心驚的表情,一張張嘲諷的臉瞬間浮上眾人的麵上,更有膽大之人出聲譏笑道“還真當自己是南尋國的公主啊?也不看看自己如今的德行,即便是唱春樓的姑娘,也沒有你這般yin蕩無恥吧!”

“放肆!居然敢出言汙蔑本宮,來人!”看到眾人眼中對自己的不屑,南藍怒上心頭,能得從地上站起來,指著方才開口侮辱她的女子厲聲道,淩冽的眼神讓周圍對她指指點點的百姓紛紛往後退了一步,即便今日的南藍已經不是高高在上的公主,但長久以來所凝聚的威信卻還是能夠威懾到普通的老百姓!

尤其這南藍此時穿成這樣竟還如此的囂張,更是讓人深覺此女已是沒臉沒皮,即便是再難聽的話落在她的耳中,隻怕她也是無動於衷!

“哼!你當真以為自己還是公主嗎?也不看看如今自己的德性,隻怕青樓女子,也不會如你這般大膽吧!”隻是,亦有不讓南藍好過的人存在,隻見一名男子譏諷的開口,眼中的嘲諷讓南藍這才注意到眾人看向自己的眼神,猛地低頭一看……

“啊……”尖銳的尖叫聲瞬間直衝雲霄,南藍滿麵羞紅,立即抱著自己的身子蹲在了原地!

可她的身上僅有一件透明的薄紗,即便是護著前麵,背後卻依舊讓人一覽無遺!

隻見她驟然抬起頭來,滿眼陰狠的瞪視著久久不散的人群,怒罵道“賤人賤人賤人,都給本宮滾!再看本宮一眼,本宮便讓人挖了你們的狗眼!”

殊不知,本來因為她的舉動而心生憐憫的百姓,因為她這番凶殘的話,眼中對她的可憐瞬間褪去,紛紛開始指責謾罵這位有辱皇室尊嚴的公主!

南藍抱頭蹲在原地,承接著所有人的指責,心頭怒意橫生,突然猛地站起身便朝著一名較為柔弱的女子伸手打去……

不想她的舉動更是點燃了百姓心中的怒意,所有人蜂擁而上,對她踢打謾罵,更有甚者趁著這樣的機會,輕薄著如此穿著的她……

而方才出言故意挑釁南藍,引得百姓對南藍有更深怨恨的幾名男子卻是功成身退,在百姓湧上前時急流勇退了下來,瞬間消失在大街上!

看似尋常的現象,卻是透著不尋常的詭異,身在其中的百姓雖沒有察覺,但坐在大街斜對麵茶樓上的雲千夢與楚飛揚,卻是看得一清二楚!

“那幾人,隻怕不是同一撥!一人借機提到了你的封號,隻怕是向抹黑咱們!而另一人則是不斷對百姓提及南藍所作所為,隻怕是鐵了心的想置她

楚王妃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楚王妃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https://txt.33mai.com/ ***
楚王妃章節目錄
(快捷鍵:←)上一章楚王妃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七零年代小溫馨[穿書]位麵之人生贏家清穿她不孕不育論穿越女的倒掉神醫小狂妃:皇叔,寵不停!六十年代大神醫男配上位,踹飛男主[快穿]午夜布拉格玄學大師的悠閑生活[古穿今]神醫棄女:冷王的絕寵悍妃一品代嫁戲精女配[快穿]道長先生[古穿今]通靈師在娛樂圈穿成虐文女主怎麽破穿成總裁的替身妻[穿書]七零渣夫懶妻錄[穿書]替婚標準,背誦全文媚愛如蜜(快穿)穿成總裁的初戀當學霸穿成學渣我成了首富祖奶奶村花難嫁(穿書)七零之渣男要做大地主薑寶的佛係女配日常[快穿]一見鍾情[快穿]貴妃在民國離婚中悍妃難馴:妖孽邪王花式寵淘寶小王妃女配又在禍害世界[快穿]
  作者:寧兒所寫的楚王妃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楚王妃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