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楚王妃

分節閱讀316

叔與楚王竟已出發!”半盞茶後,南藍一身火紅色騎裝走進帳篷,見裏麵隻坐了鳳景帝、南鴻燁、雲千夢,便訝異的開口!

“皇姐,你來晚了一步,王叔與楚王早已進入樹林狩獵!隻怕此時他們已是瞄準獵物了!”南鴻燁見自己姐姐進來,便笑著開口!

“當真是來晚了!我本還想看楚王的箭法呢!據說楚王百步穿楊,弓箭在他手上出神入化,卻不想是錯過了!”見南鴻燁回答自己,南藍有些失落的半垂下雙眸走到鳳景帝的身旁!

“你呀,就是閑不住!你看楚王妃這般鎮定嫻靜,你也該好好向楚王妃學習,別總是像個孩子一般!”鳳景帝則是難得的開起女兒的玩笑,隻是那含笑的雙眸卻是淡淡的瞥了靜坐一旁的雲千夢,心中亦是有些納悶,這楚王妃今日可真是安靜,半日不見她開口!

雲千夢見鳳景帝這般誇讚自己,則隻能放下手中的茶盞,淺笑著開口“多謝鳳景帝讚美!公主有鳳景帝寵著,性子自然是活潑些!”

“不知王妃在西楚時可有參加過狩獵?”南藍見此時帳內既沒有楚飛揚亦沒有南奕君,便徑自走到雲千夢的身旁坐下,笑著開口詢問!

雲千夢微微抬眸,見南藍此時長發挽起,身穿一襲火紅色的騎裝,手中亦是拿著一條馬鞭,看上去十分的幹練,與素日那寬袖曳地的宮裝裝扮簡直判若兩人,心中卻也明白南藍這身裝扮的用意,便淡然開口“不曾!”

“楚王身手了得,兵法亦是一絕!王妃作為王爺的正妃,豈能隻識閨中之樂?”聽到雲千夢否定的回答,南藍眉眼一挑,眼眸之中微微閃現輕視之意,隨即出言挑釁!

而南藍的囂張,則是讓元冬的眉頭不由得微微一皺,衣袖下的雙手不禁輕輕的握緊,十分看不慣這南尋公主小人得誌的模樣!

隻是比起應對此時的南藍,元冬則是更加的擔心王妃,畢竟此時王爺不在此,帳內又盡數是南尋之人,若南藍此時對王妃不利,隻怕僅憑一己之力亦是不能護她周全!

“王爺身手了得,自然有護妻的能力,本妃又何必費神!公主身負國家興亡之責,學的自然要比旁人多!且本妃看南尋最為出色的男子便是攝政王,奈何攝政王為公主的王叔,也難怪公主挑選駙馬竟是挑到了別國!”雲千夢話中含著譏諷,當仁不讓的讓南藍吃了個軟釘子,即便是鳳景帝心中不滿卻又不能挑明此事!

畢竟,南藍看上楚飛揚在先,且三番兩次對楚王夫婦進行暗示,這樣的事情若是傳出去,南尋國公主的顏麵何存?隻怕連南尋國的臉麵也被她連累的丟盡了!

這個啞巴虧,即便是咽不下去,南藍也隻能當作蜜棗的吞了!

而元冬見身前王妃竟這般伶牙俐齒,心頭的擔憂微微散去,眼中更是浮現一絲淺笑!

隻見南藍手中的馬鞭被她扯得筆直,半餉才平複好心情,勉強笑著開口“王妃所言極是!可世上又有幾個女子能有王妃的好運,能夠得到這樣好的夫婿!可王妃一人獨占,豈不顯得太過自私了嗎?”

語畢,南藍眼底劃過一絲嫉妒,看向雲千夢的目光中盡是嫉恨!

而雲千夢卻是悠閑的端起麵前小桌上的茶盞,一手端著,一手輕掀開碗蓋,吹散上麵的熱氣,這才清淺的開口“公主何嚐不是懷著這樣的心思?”

說完,便見雲千夢微微低頭飲下一口熱茶,雙目清明透亮,帶著一股說不出的從容不迫,黑玉的眼瞳中則是倒映出南藍那焦急卻又極力隱藏的表情,眼底不由得浮上一絲譏諷!

“讓王妃幹坐在此等候結果,當真是朕的疏忽!”這是,鳳景帝則是淡淡的開口,透著虛弱的語氣中卻又總是帶著一絲讓人察覺不到的精睿!

雲千夢則是放下手中的茶盞,淺笑著“皇上說笑了!這是本妃的榮幸!”

南藍見自己的父皇開口幫著自己,眼底的焦躁瞬間消散,立即笑著開口“王妃既然沒有體驗過射獵的樂趣,不如今日本宮帶著王妃前去樹林遊曆一番!相信王妃定會喜歡上狩獵的!”

“不可!”而雲千夢還未開口,便見元冬皺眉拒絕!

“放肆!這裏哪有你說話的份?”而雲千夢則是不等鳳景帝與南藍趁機發難,率先嗬斥了元冬“還不快向公主道歉!”

雲千夢的疾言厲色讓鳳景帝與南藍均是微微一愣,紛紛沒有想到這楚王妃的反應竟是這般的快,不等他們開口以宮廷禮儀教訓這她身邊的侍女,她竟已是為那侍女鋪好了後路,一聲道歉便能夠抵消那侍女頂撞公主的重罪,這楚王妃算的可真是精明!

“奴婢知錯,請公主恕罪!”而元冬亦是知曉自己方才衝動了,立即走到南藍的麵前跪下!

“公主,本妃的丫頭被本妃寵壞了,不小心冒犯了公主!還請公主與皇上見諒,回去後,本妃定當好好的懲罰她!”而雲千夢則是立即接著元冬的話開口,絲毫不給南藍開口的機會“還不快謝公主,看本妃回去如何治你的罪!”

“奴婢謝公主不殺之恩!”元冬始終低著頭,完全是順著雲千夢的話開口,語畢便見她立即起身,重新又立於雲千夢的身後!

見完全沒有自己出手之處,南藍心頭暗惱,隻能勉強笑了笑,這才開口“王妃的丫頭倒是十分的忠心護主!不過,本宮也隻是邀請王妃一同騎馬賞景,你又有何可擔憂的?難道是怕本宮在途中暗算了你們王妃?”

“公主誤會了!隻是本妃從未騎過馬,冒然上馬,隻怕會失了儀態,還請公主見諒!”雲千夢則是微微直起身子,擋住了南藍射向元冬的視線,直接接下南藍所出的難題!

見雲千夢這般說,南藍倒是笑了,繼而勸著雲千夢“本宮亦不是十分擅長,且大家均是女子,王妃有何擔憂的?況且,本宮已是換了衣衫,總不能又讓本宮換回宮裝吧!本宮自會讓人給王妃選一匹最為溫順的馬匹!”

鳳景帝見南藍已是開口,便朝她微點頭,隨即轉向雲千夢熱情相邀“王妃不如試試,這馬背上的感覺可是與平地上不同!朕若非身子不好,也是希望能夠如楚王一般!”

“這……”見鳳景帝加入遊說的行列,雲千夢的神情有了一瞬間的鬆動!

南藍見狀,立即熱情的拉著雲千夢站起身,直接往帳外走去“王妃不必擔憂害怕,這馬兒可是最為溫順的,王妃隻需安靜的坐在上麵,自然不會出錯!”

說話間,隻見外麵的太監已是牽來了幾匹毛色純白的馬兒,一看便知是良品!

“如何?這馬兒很是漂亮吧!”南藍拽著雲千夢來到馬前,拉著她的手輕撫那馬兒的毛發,不由得出聲讚歎道!

雲千夢看著麵前毛發濃密的馬匹,眼中不禁讚美的笑道“的確是良駒!”

南藍則是趁機讓宮女太監扶著雲千夢坐上了馬背,隨即自己亦是一個翻身上了馬背,動作隻靈敏快速,一看便是騎馬的高手!

元冬見雲千夢被逼著架上了馬背,立即跑上前,從太監的手中搶過韁繩,隨即抬頭看向雲千夢,擔憂道“王妃,奴婢定要與王妃在一起!”

南藍本要帶著雲千夢離開,卻不想半路竟跑出一個程咬金,便對一旁的太監使了個眼色,隻見那太假重新牽來一匹品種一般的馬兒交給元冬!

元冬看眼那馬匹的毛色,便知比之雲千夢與南藍坐下的那兩匹,自己這匹在腳程上完全跟不上,眉頭不由得緊皺了起來,可此時也別無他法,總比步行要快上一些!

如此一想,元冬隨即一個輕巧的跳躍,眨眼間便穩穩的坐在了馬背上,護在雲千夢的身邊!

南藍見元冬竟有這樣的身手,又想起那日在相府花園中亦是這個丫頭為雲千夢數次擋去危險,拉緊韁繩的手微微一緊,隨即抬起一手,指著前麵青蔥一片的樹林開口“王妃,咱們去那樹林中走走吧!這晌午的日頭最是毒辣,樹林之中陰涼無比,倒是消暑的好去處!”

說著,南藍徑自牽過雲千夢的韁繩,領著雲千夢走向那充滿危險的樹林之中……

‘嗖……’一支利箭從隱秘的樹叢中射出!

‘嗷……’一頭狼連掙紮都沒有便倒地不起!

“王爺真是好箭術,竟是一箭便讓獵物倒地不起,更是穿透獵物的咽喉,當真是讓本王佩服不已!”原本分開的兩隊人馬,卻又在這片茂密的樹林中相遇!

南奕君雙目細細的看了眼那被一箭貫穿咽喉的野狼,出口盛讚楚飛揚!

“王爺說笑了,這不過是雕蟲小技!想必攝政王定也是輕車駕熟!”楚飛揚收起長弓,單手拉住韁繩繼續往樹林深處走去,同時應付著‘巧遇’的南奕君!

見楚飛揚的侍衛把獵物收入袋中堆在馬背上,南奕君收回視線,淺笑著“王爺的箭術自然是值得稱讚,但一箭穿喉,王爺不覺得殘忍嗎?難得王爺對王妃竟是那般的體貼用心!”

楚飛揚則是警惕著四周的動靜,抽空回複著南奕君的挑釁“攝政王有所不知,正是因為不想看到獵物被箭傷所苦,便幹脆一箭穿喉,讓它們在死前免去遭罪!難道攝政王喜歡看到獵物在麵前垂死掙紮的模樣?這在本王的眼中,才是真正的殘忍!”

南奕君則沒有想到楚飛揚竟會說出這番話來,心頭微震,眼瞼不由得微微垂下細想楚飛揚的話,心中卻是漸漸的認同了楚飛揚的觀點!

“想不到王爺箭術了得,見解也是這般的獨到!”握著長弓的手微微收緊,南奕君不禁產生了與楚飛揚一決高下的念頭!

而楚飛揚卻是不緊不慢的尋找著獵物,並未因為此時在比試而露出緊張之感,似乎是在等著其他的事情……

“王爺心中有事?”總覺得今日的楚飛揚有些異樣,這也是南奕君緊跟著楚飛揚的原因!

見南奕君的感覺竟這般敏銳,楚飛揚揚唇一笑,隨即反問“本王心中的事情太多,不知攝政王所指何事?”

楚飛揚的坦言,讓南奕君眼現狐疑,定神打量了楚飛揚一番,卻又見這楚飛揚的臉上掛著一如往常自信淡然的淺笑,雖然出手機會不多,但離手的箭卻是百發百中,若非全神貫注,想必是難以一箭便射中移動中的獵物的,這讓南奕君又有些懷疑自己的感覺,難道是楚飛揚太過多變的表情,讓他產生了錯覺?

“攝政王若還不出手,這場比試可是本王贏了!”而楚飛揚卻在此時出聲提醒徑自沉溺在思緒中的南奕君!

待南奕君抬起頭時,卻發現楚飛揚早已是策馬飛奔了起來,朝著一頭逃竄的猛虎追去……

“王妃是否感覺涼爽多了?”領著雲千夢越發的往樹林深處走去,南藍的嘴角不由得高高揚起,聲音中透著一絲輕快,揚起頭來看了看樹葉間灑下來的陽光,星星點點的讓人沉醉,更是讓她的心情高揚了起來!

雲千夢看著南藍的動作與突然變好的心情,唇邊溢出一抹冷笑,隻是卻轉瞬即逝,隨即麵色淡然的開口“咱們還是回去吧!此時正在比試之中,若是被不長眼的長箭所傷,咱們可是怨不得任何人!更何況,此處隱藏著無數凶殘的獵物,萬一誤傷了公主,本妃亦是無力救公主!”

南藍見雲千夢竟是這般的膽小懦弱,眼底瞬間劃過藐視,繼而關心的轉過臉,笑著保證道“王妃且放心!本宮自小在這片樹林中長大,最是熟悉這裏的路!況且,這身邊不是還跟著這麽多的宮女嗎?有何可怕的?待咱們穿過這片樹林,便會看到一片空地,那景致才是真正的震撼人心!”

語畢,不等雲千夢開口,南藍對一旁的宮女使了個眼色,隨即便舉起手中的馬鞭,朝著自己坐下的馬狠狠的抽了幾下,隻見那馬兒吃痛立即朝著前方奮力的跑了起來!

而南藍的馬奔跑了起來,自然是帶動著雲千夢的馬兒快速的跑了起來!

“王妃,等等奴婢!”元冬見狀心頭大急,立即狠抽坐下的馬匹,緊隨著雲千夢而去!

在這茂密的樹林中,南藍的馬兒竟是暢通無阻的徑直往前奔去,可見這裏的道路定是被人所清理過,而四周的猛獸也定是被人所驅趕走!

雲千夢抓緊馬鞍的扣子,盡量壓低自己的身子,順便時刻注意著南藍的一舉一動,見她此時的注意力竟隻在趕路之中,想必南藍的目的並非在這樹林中解決自己,而重點隻怕是在那片空地之上!

如此一分析,雲千夢立即轉過頭看向緊緊跟在身後卻還是被甩開一截的元冬,而之前還跟在南藍身邊的八名宮女,此時卻僅剩四名!

雲千夢瞬間便奪過被南藍牽著的韁繩,用力的拉住韁繩,身形不穩的停住了馬兒!

“王妃,你這是作何?你可知,方才有多麽的危險?”南藍看眼在馬上搖晃了幾下卻並未摔下馬的雲千夢,口中雖責備,眼底卻浮現狐疑!

雲千夢則是眼現恐懼,雙手猛地拍了拍胸口,驚嚇道“本妃哪裏知道這些,若非公主跑的這般快,本妃豈會有此一舉?”

而此時,元冬則是追了上來,隻見她急得滿頭大汗,此時終於見雲千夢安好的呆在自己的麵前,不由得鬆了口氣“王妃,真是嚇死奴婢了!”

“沒事!公主隻是與咱們鬧著玩呢!”雲千夢冷睨南藍一眼,卻是示意元冬緊跟在自己的身旁,莫要落單了!

“既如此,王妃,咱們還是趕路吧!”見雲千夢停下來竟是等這個丫頭,南藍耐著性子的開口!

“走吧!”雲千夢略點頭,牽過元冬的韁繩,兩人並肩而行,跟在南藍身後一同向樹林的邊緣走去!

見雲千夢這般小心提防著自己,南藍心頭暗恨,隻是轉

楚王妃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楚王妃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https://txt.33mai.com/ ***
楚王妃章節目錄
(快捷鍵:←)上一章楚王妃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宋氏驗屍格目錄醫痞農女:山裏漢子強勢寵快穿之拯救人生贏家妖孽王爺捉鬼妃穿越之上門少將重生名門世子妃神醫小狂妃:皇叔,寵不停!重生八零之不做聖母逆天萌娃:神醫娘親有空間邪王追妻:廢柴小獸妃盛寵之毒醫世子妃係統逼我做聖母女配又蘇又撩[快穿]公公有喜了嬌妃難寵:世子爺請放過佛係玄師的日常上門女婿[穿劇]炮灰才是真大佬[快穿]兒子是男配庶女富貴錄不裝逼我可能會死[快穿](係統)當幸運值為max時快穿之虐渣計劃數理王冠虞美人(女配)宦海(科舉)(快穿)讓你懵逼穿成反派他媽[星際穿書]女配等死日常[穿書]霸總的白月光[快穿]
  作者:寧兒所寫的楚王妃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楚王妃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