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楚王妃

分節閱讀315

楚楚王妃到!”隨著太監的一聲高呼,雲千夢領著元冬,踏著從容不迫的腳步款款走入秦風殿!

一如既往的淡定冷靜,嘴角的淺笑始終保持著王妃的端莊美麗,高貴的氣質、得宜的舉止,讓原本杯酒交錯的眾人紛紛停下了手中的動作,均是再次看向這位前不久差點喪生刺客劍下的楚王妃,隻覺這女子當真是與眾不同,那雙黑如美玉的眸子中的平靜睿智即便她沒有開口,卻依舊能夠瞬間抓住所有人的視線!

南藍聽到太監的稟報,原本替鳳景帝夾菜的手微微一緊,筷子頂端的菜肴瞬間掉入了碗碟中,隻見她雙目半眯了起來,帶著危險光芒的緊盯著今日更加光彩奪目的雲千夢!

那一身亮橘色的長裙外罩著一層橘粉色的薄紗,裙擺衣襟處的劍蘭雅致精美,冷色與暖色的搭配恰到好處,讓雲千夢看上去既高雅端莊又帶著親和力,配上雲千夢原本清冷脫俗的氣質,當真能夠讓人目不轉睛!

尤其雲千夢本就肌膚白皙細膩,而那亮橘的色彩更是襯得她臉如白玉溫潤、眉目如畫,瞬間便壓住了今日亦是精心裝扮的南藍!

隻見南藍低頭掃了眼自己一身淡紫色的裝束,雖尊貴,但比之亮橘色卻少了一抹活力!

原本想著與楚飛揚身穿同色衣衫向世人暗示自己即將得到的身份,卻不想被雲千夢一身亮色的衣裙壓住了風采!

眉頭不著痕跡的皺了下,南藍重新端起淺笑,重新夾起方才掉如碗碟中的素菜放入鳳景帝麵前的小碟中,孝順的開口“父皇,這是禦膳房特意為您做的筍尖,您嚐嚐!”

“西楚楚王妃見過南尋鳳景帝!”在眾人驚豔的目光中,雲千夢一步一步穩穩的走到大殿中央,動作優雅的朝著鳳景帝福了福身!

“王妃客氣了!請入座!”鳳景帝則是看了眼南藍的臉色,隨即有禮的開口!

“謝鳳景帝!”得到鳳景帝的答複,元冬則是立即扶起雲千夢,兩人見楚飛揚坐在大殿右邊的席位上,便走入席間!

“辛苦了!”而此時楚飛揚則已是放下了手中端著的茶盞,見雲千夢落座在自己的身旁,淺笑著開口!

一抹淺笑緩緩浮上雲千夢那如蓮的嬌顏上,隨即朝著楚飛揚微微點了下頭,卻並未開口!

南奕君見這楚王夫婦今日變得這般的客氣,倒是有些好奇,目光不由得多在雲千夢的身上停留了片刻,這才滿麵和煦的轉向楚飛揚“楚王,今日吾皇特意宴請王爺與王妃,便是希望能夠化解王爺與王妃心中的誤會!”

語畢,南奕君的目光繼而轉向鳳景帝與南藍,隨即開口“皇上,微臣方才的話,沒有說錯吧!且今日楚王妃答應赴宴,想必亦是有心想解開雙方心中的膈應!南藍公主,您說呢?”

見南奕君竟是搶在自己父皇之前開口,儼然把自己當作這宮宴的主人,南藍心頭閃過怒意,麵上卻是笑的絢麗,和善的朝著南奕君點了點頭,代替身子不好的鳳景帝開口“王叔真不愧是我南尋的棟梁,倒是替本宮把心中想說的話說了出來!”

說著,南藍端起麵前的酒杯轉向雲千夢,繼而舉高手中的酒杯,對雲千夢淺笑著開口“王叔已是派人查明,前幾日的刺客乃是前朝餘孽,我南尋已是派兵圍剿!驚擾了王妃,還請王爺王妃見諒!”

聞言,雲千夢則是與楚飛揚相視一眼,隻是卻並未見雲千夢端起麵前的酒杯,反倒是楚飛揚冷笑著開口“當真是稀奇,這前朝餘孽早不來晚不來,偏偏選著本王王妃前往相府的時候出現!且萬宰相明知那日有攝政王等身份顯赫之人到場,為何不做好防備?這豈是一句道歉便能夠化解的?若是出了差錯,誰能負這個責任?”

卻不想,楚飛揚竟在兩國朝臣麵前絲毫不給南藍麵子,幾句反問頓時讓南藍臉色泛白,握著酒杯的指關節更是明顯的凸起,若非此時要注意公主的身份,隻怕她早已是發怒了!

“楚王乃帶兵之人,自然也是明白這些前朝的餘孽最是無孔不入!即便那日萬宰相做足了準備,隻怕他們也是有其他的法子混入宰相府!且那日公主亦是間接的救了王妃一命,難道這樣還不能消除楚王心頭之怒嗎?”見南藍一時語塞,南奕君立即出言援助,言語之中亦是提醒楚飛揚莫要忘記南藍對楚王妃的救命之恩,提醒楚王夫婦莫要忘恩負義!

而聽到南奕君如此說的楚飛揚,眼神驟然一冷,臉上早已是密布寒意,隻見他清冷微寒的聲音緩緩響起“那日若非公主把刺客引向本王王妃處,本王王妃又豈會遇險?若非公主邀請本王王妃前去相府後院,本王王妃又豈會受驚?攝政王,你不認為這一切太過湊巧了嗎?本王之前雖並未開口議論此事,但並不代表本王心中不明白!”

南藍見楚飛揚咬住雲千夢受驚一事不放,更是有挖掘真相的趨勢,而一旁的雲千夢卻是冷靜的坐著,便轉移目標,對今日顯得異常安靜的雲千夢開口“楚王妃,本宮當日就你一名且今日又已是道歉,還請王妃勸解楚王,莫要緊揪著此事不放,讓西楚的侍衛撤出萬宰相的府邸!”

元冬見南藍竟說出這番命令自家王妃的話來,眼底不由得升起一抹怒意,隨即卻有些擔憂的看向坐在身前的王妃!

隻見雲千夢抿唇一笑,隨即清淺出聲“公主似乎忘了,當公主引著那刺客跑向本妃時,本妃亦是救了公主一命!不但救了公主一名,更是損失率本妃母親留給本妃的一支金簪!如此算來,是本宮欠公主的多呢,還是公主欠本妃的多,想必在座的各位大人心中亦是有數了吧!”

此言一出,大殿之上頓時響起一片竊竊私語!

不管是西楚的官員還是南尋的朝臣,均是沒有想到南藍公主救楚王妃之前竟還有這一幕,若這楚王妃所言屬真,那南藍公主當真是有些厚顏無恥了!

本就是楚王妃先救的她,而對方卻是閉口不談此時多日,不想引起過多的爭議!

而南藍公主卻是大肆的宣揚自己救人之舉,方才更是威脅楚王夫婦,此舉真是有失一國公主的風度,實在是丟盡了南尋的臉麵!

而這其中,議論之聲最大的便是坐在楚飛揚身後的西楚官員!

“敢問公主,我們王妃所言可是事實?”一名因為氣憤而臉色微微漲紅的文官站起身,帶著一絲怒意的大聲詢問著此時麵色尷尬的南藍!

“鳳景帝有所不知,我們王妃自小失去母親,雲夫人的遺物對於王妃而言彌足珍貴,可王妃卻用夫人之物救了公主,可見王妃心懷大義!卻不想公主竟是這般的逼迫王妃,難道是欺負我們此時身在南尋嗎?”另一名文官緊接著便開口,義憤填膺的模樣恨不能用眼中的怒火燒穿南藍!

“攝政王方才所說是前朝餘孽作祟!而攝政王替貴國皇上把持朝政多年,卻依舊沒有解決這個問題,可見攝政王不堪此大任,不如早換他人!”而這時,始終陰笑著看笑話的呂鑫卻突然開口,而他的矛頭卻是直指南奕君,似是不把南奕君整垮他便不會死心!

卻不想,南奕君卻不是南藍,聽到幾句難聽質疑的話便已是氣緒不穩,他麵沉如水、神色淡然,即便是看向呂鑫,卻依舊是淺笑著,並未開口回應呂鑫的挑釁!

“虎威將軍,你這是何意?我們攝政王深受皇上的信任打理朝政多年,你有何資格這般汙蔑我們攝政王?”南尋的大臣自然不會讓西楚的官員占據上風,一名南奕君的心腹便在此時出聲質問呂鑫,言辭之中盡是對南奕君的維護!

而此時楚飛揚則是掃了眼上麵坐著的鳳景帝,隻見他麵色蒼白,一副有氣無力的模樣,隻是那看似無神的雙眼卻在那大臣開口時抬了下眼眸,想必鳳景帝亦是趁著此時兩國朝臣的爭論而收集著自己想要的情報吧!

隻是南奕君又豈會讓自己的人盡數的暴露在鳳景帝的眼皮子底下,手中的酒杯微微轉動,南奕君目光如劍的射向呂鑫,平淡的開口“即便是前朝餘孽,亦是我南尋的內政,與虎威將軍有何幹係?有這樣的閑情關心他國政事,虎威將軍還是多為自己想想退路吧!”

而呂鑫卻無懼南奕君的威脅,冷笑的臉上盡是一片猙獰之色,隨即反唇相譏“既然攝政王如你們所說這般厲害,為何直至今日還未剿滅前朝餘孽?還是說南尋的軍隊整體均是一群懦夫?”

語畢,大殿之上頓時彌漫住一股濃重的硝煙味,兩國朝臣均是互看不順眼,尤其是南尋的官員射向呂鑫的目光宛若一把把的利刃,恨不能立即取下呂鑫的項上人頭!

“怎麽,虎威將軍想見識我南尋軍隊的實力嗎?恐怕以虎威將軍的身份,還不夠格吧!”被人嘲笑,南藍身為一國公主,心頭自然是暗恨不已!

今日若非自己棋差一招被雲千夢占了先機,又豈會連累南尋被那五大三粗的呂鑫嘲笑侮辱!

一時間,南藍的心中充滿怒意,恨不能立即點名南尋的武將與呂鑫對打一番!

“楚王、王妃,不如這樣!既然虎威將軍對我南尋出言不遜,那西楚與南尋便進行一場狩獵比賽!若是南尋贏了,此次楚王妃受驚一事就此作罷,西楚侍衛必須撤出宰相府!如何?”南藍不等南奕君開口,與鳳景帝相互交換了一個眼神,便開口詢問楚飛揚與雲千夢!

“如果西楚贏了呢?”而楚飛揚卻是淡然的反問!

而楚飛揚的開口,更是讓西楚的大臣臉上揚起自信的笑容,其中以呂鑫表現的最為明顯!

南藍看眼坐在楚飛揚身邊的雲千夢,微咬下唇,半餉才開口“那就等西楚贏了再議!”

這般的抵賴,讓西楚官員著實不滿,紛紛麵現憤色!

隻是楚飛揚尚未開口,他們自然是不敢太過造次,隻等著楚王能夠為西楚爭取更多的利益!

“不知鳳景帝與攝政王有何看法!若此次狩獵是西楚取勝,那貴國打算如何?”看不上南藍的回答,楚飛揚則是朗聲問著鳳景帝與南奕君!

南奕君則是與鳳景帝相視一眼,兩人心中均是明白,楚飛揚定是趁著此次的事情想為西楚在談判中增加籌碼,兩人心中頓時暗惱,這楚飛揚當真是精明無比,無時不刻都在為西楚著想!

若此時不說好條件,西楚若是贏了,隻怕楚飛揚會獅子大開口,不但宰相府保不住,隻怕連談判亦是會受牽連!

如此一想,南奕君與鳳景帝再次以眼神交換雙方心中的一件,隻見南奕君淡笑著開口“若西楚贏,那本王便不強求王爺的侍衛撤離宰相府!王爺心中亦知,萬宰相乃一國宰相,王爺卻派兵圍住宰相府,豈不是讓我南尋難堪!這也是我們最大的讓步!”

在國家與個人之間,南奕君與鳳景帝同時做出了決定,那便是保南尋,棄相府!

“王叔!”而南藍聽到南奕君對楚飛揚的回複,竟是失態的驚叫起來!

隻見她正要起身走向南奕君,卻被鳳景帝拉住“藍兒,國家大事,豈容你一個女兒家胡亂參與?”

鳳景帝聲音不大,但語氣堅定帶著帝王獨有的威信,即便是南藍亦是心頭一震,隨即麵色難看的朝著鳳景帝福了福身“兒臣謹遵父皇之命!兒臣先行回宮換裝,一會便回去狩獵場!”

語畢,便見南藍立即帶著宮女拂袖而去……

南尋皇家狩獵場內……

早在雙方決定狩獵開始,宮人們便已是搭建好了臨時的帳篷,供鳳景帝歇息!

眾人用完午膳,便紛紛移步來到這氣派寬敞的狩獵場!

此時正值南尋夏季,狩獵場上草坪綠油油,遠處的樹林鬱鬱蔥蔥,偶有小鹿閑散的奔過,一副悠閑自在的模樣!

隻是由於這充滿敵意的雙方人馬的來到,讓這原本平靜的狩獵場瞬間陷入一股爭鬥的旋窩之中,四處彌漫著硝煙競爭之味!

“王爺,此次雙方各出十人,在三個時辰內,誰獵到的獵物多便勝出!如何?”眾人來到遮蔭的帳篷內,由南奕君說出比賽的規則!

這則規則對於西楚而言卻是有失偏頗的!

畢竟西楚此次前來南尋的官員中,唯有楚飛揚與呂鑫二人是武將出身,而其餘隨行的均是文官!

眾人聽到南奕君竟是挑著西楚的漏洞而出規則,每道看向楚飛揚的目光中均是閃爍著擔憂,心底對鑽空子的南尋則是益加的不滿!

“王爺,下官身邊的侍衛倒是可以派上用場!”呂鑫再是沒有頭腦,在這樣的時刻,卻還是知道輕重!

隻見他靠近楚飛揚,低聲說出自己的打算!

楚飛揚卻始終淡笑以對,讓南尋所有人摸不清他的底細,隻見他淡然的聽完呂鑫報出的幾個名字,隨即點了點頭,算是同意了呂鑫推薦的人,這才回複南奕君“既如此,便按照攝政王的規則狩獵!”

語畢,楚飛揚便看向坐在一旁的雲千夢,對她點了點頭,率先踏出帳篷!

外邊的太監們早已是備好了雙方要用的弓箭,兩方人馬的箭羽上均是做著不同的標記,以免出錯!

隨著楚飛揚與南奕君同時騎上馬背,帳外立即響起號角之聲,顯示此次比試開始!

隻見楚飛揚嘴角揚起一抹自信的淺笑,隨即雙腿夾緊馬腹,立即如離弦的箭一般衝進了樹林之中……

而南奕君卻是有些狐疑的看著身後隻跟著一名麵生侍衛的楚飛揚,又想起他今日與楚王妃之間那較為冷淡的相處,南奕君不由得回頭看了眼此時坐在帳內悠閑品茶的楚王妃,隨即按下心頭的疑惑,亦是不落後的揚起手中的弓箭,用力敲下馬身,便見身下的駿馬飛快的奔如叢林之中……

“哎呀,想不到王

楚王妃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楚王妃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https://txt.33mai.com/ ***
楚王妃章節目錄
(快捷鍵:←)上一章楚王妃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數理王冠虞美人(女配)宦海(科舉)(快穿)讓你懵逼穿成反派他媽[星際穿書]女配等死日常[穿書]霸總的白月光[快穿]佛係嬌氣包[穿書]農家寡婦好種田快穿之絕色王妃神動天下額娘有喜穿書女配萌萌噠還我命來![快穿]傲寵六零有孕軍嫂從星際歸來神醫小狂妃:皇叔,寵不停!我在紅樓修文物我是男主他爸[慢穿]清宮攻略(清穿)穿成重生文男主後媽路人穿越末世毒女狂妃,這個王爺太妻奴七零養家記穿成炮灰他媽惡毒女配養娃記[穿書]奸妃養成手冊虐文女主嬌寵日常穿成男主繼母怎麽辦那個喪屍嫁入了人類豪門
  作者:寧兒所寫的楚王妃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楚王妃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