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楚王妃

第315節

  雲千夢則是淺笑以對,美目看了眼南奕君,態度端莊大方滿含禮儀的開口“多謝王爺美意!隻是本妃此次隨我家王爺前來南尋自是為了南尋與西楚之事,而並不是因為私交前來,自然是暫住驛館較為妥帖!”

  “哈哈哈!王妃所言極是!是本王的疏忽!隻是,國事歸國事,本王對楚王可是十分的欽佩,一直想找機會與楚王切磋一番,此次好不容易有了機會,自然是不想放過!且政事談完之後,王爺與王妃也不必急著會西楚,在本王的王府多住幾日,也可讓本王盡一盡地主之誼!”南奕君掌控南尋朝政多年,不但是文官,亦是武將,當年抵禦呂鑫進攻南尋時則是最大的功臣,想要三言兩語便擊退他,隻怕是難上加難的事情!

  而雲千夢卻也是槍林彈雨中闖過之人,此時楚飛揚又在她的身旁,自然更是沒有什麽好怕的,隻見她轉目看向麵前這條通往大殿的幽長走廊,帶笑的目光中閃著清冷的神色,嘴邊的笑意未減,但話中的語氣卻是多了幾分堅持的味道“王爺美意本不該婉拒!隻是本妃與王爺皇命在身,豈能在外貪圖享樂?還請王爺體諒啊!”

  最後一聲感歎,帶著為人臣子的無奈,即便是南奕君想要強行扣下他們二人,隻怕亦是找不出更好的借口了!

  “王爺若是閑來無事,不如隨本王與王妃回西楚一遊!待本王向吾皇稟明此次兩國之事後,定會陪著王爺遊曆西楚,讓王爺盡興而歸!”而楚飛揚則是目光直視前方的淡然開口,不但附和了雲千夢的話,亦是試圖把南奕君請去西楚遊玩!

  隻不過,在兩國關係緊張的現在,南奕君是否有這個膽量前去西楚,卻是未知!

  見身邊的這對夫妻一唱一和配合無間,盡管是拒絕了自己的提議,但南奕君臉上卻不見怒意,微抿的唇不帶絲毫的情緒波動,即便是釋放出的氣息亦是平和冷靜!

  而楚飛揚回複完南奕君的話後,注意力卻又重新放在雲千夢的身上,隻見他的步子雖緊跟在南奕君之後,卻又顧及著身旁的雲千夢,讓她不至於因為快走而踩到曳地長裙!

  而雲千夢卻是麵帶享受的閑逛著南尋的禦花園,絲毫沒有因為身邊站著手握重權的南奕君而心生膽怯!

  “皇姐,想不到這楚王竟與皇叔勾結在了一起!”而此時長廊的一處轉角處,南尋國太子南鴻燁則是眼帶恨意的盯著遠處的幾道背影,恨不能用眼神戳穿那幾人的身子!

  “皇叔隻不過是與楚王等人走在一起罷了!”而南藍卻是麵色平靜的收回目光,雖然此時天色黯淡看不太清楚,但那楚王的心思明顯是在楚王妃的身上,而南奕君雖與他們二人走在一起,卻顯然形單影隻,對方並未把他放在眼中!

  “難道咱們就這樣眼睜睜的看著被皇叔搶了先機?”南鴻燁畢竟隻是個十一二歲的孩子,看到這樣的情況難免心急,說著便要衝出去,卻被南藍給拉住!

  隻見南藍拉著他從小徑轉而走向今日的宴會現場,看著心急不已的親弟弟,則是寵溺一笑,繼而開口“你急什麽?別忘了,你是太子,我是公主,豈有我們私自前去見西楚的楚王的?萬一被南奕君以此為借口,抹黑我們覬覦父皇的皇位,接近楚王隻為謀權篡位,屆時惹得父皇責罰我們事小,若是加重了父皇的病情,豈不是中了南奕君的詭計?”

  被南藍點醒,南鴻燁麵色頓時蒼白,半餉才朝著南藍作揖開口“多謝皇姐提醒!”

  見南鴻燁孺子可教,南藍隱下心頭的擔憂,揚起笑臉扶起他繼續開口“咱們的身份,該什麽時候出場,便什麽時候出場!咱們先去看看父皇可準備好了!燁兒,你莫要忘了,外援雖然重要,但父皇才是我們的依靠!楚飛揚聰明決定,我們找上他固然是好事,但卻也不能忘記他的身份!且先看看皇叔與他如何相處,若是皇叔敗下陣來,咱們豈不是不費吹灰之力便摸清了楚飛揚的心思嗎?”

  “可是皇姐,聽說你今日向楚王送人,卻被他拒絕!你可知,楚王早已向世人表明他的心跡,你這樣做,難道就不怕惹怒了他?”南鴻燁固然聰明,很多事情一點即通,也能夠融會貫通,此時反而是反過來提醒自己的姐姐!

  而南藍美麗的臉上卻揚起張揚自信的笑容,看著始終被南奕君壓住一頭的弟弟,南藍心疼的伸手撫上他那張稚嫩的臉孔,低喃道“傻弟弟,你可是姐姐的全部,為了你,姐姐自然是願意嚐試一切不可能的事情!”

  第一百七十九章

  待三人走進宴會現場時,鳳景帝竟已是坐在龍椅上!

  隻見這鳳景帝年約四十,隻是身形單薄消瘦,臉色極其的蒼白,與身強體壯的玉乾帝給人的感覺截然不同,隻覺即便他坐在龍椅之上,亦沒有給人太過的壓迫感!

  看來外界所傳南尋國主身體羸弱一說,絕非是空穴來風!

  但讓人好奇的是,這鳳景帝竟也是拖著這樣一具病體,坐在南尋國主的龍椅上這麽多年,而身旁的南奕君在手握朝政大權後,居然還是屈居於攝政王的位置!

  一時間,雲千夢的目光在兩人身上轉了幾圈,這才隨著楚飛揚立於大殿之上,隻聽楚飛揚含笑朗聲道“西楚楚王攜王妃見過南尋國主!”

  楚飛揚話音剛起,便見原本已是坐在宴會兩旁的南尋百官紛紛注視著楚飛揚,均是驚歎的看著麵色沉靜的楚飛揚,眼中不由得露出打量探索的目光!

  “王爺與王妃遠道而來,辛苦了!請坐吧!”隻見鳳景帝在楚飛揚開口後,卻隻是淡淡一笑,隨即口氣微弱的說了一句,便略微歪在一旁的軟枕上,看其神色似乎十分的疲倦與勞累,與此時立於殿內的南奕君截然相反!

  楚飛揚則是略點頭,隨即帶著雲千夢在禮部尚書的引領下坐與南奕君相鄰而坐!

  “楚王此次與虎威將軍一同前來,怎不見虎威將軍?”卻不想,這座位還沒有坐熱,那南尋的大臣便開始發難!興許是仗著此時是在南尋國,即便楚飛揚名揚四海隻怕也是甕中之鱉,因此才這般的大膽放肆!

  雲千夢順著聲音看向對麵,隻見發難的則是南尋的一名武將,而對於他的開口,鳳景帝則是半眯著眸子微微點著頭,而南奕君則是麵帶看好戲的淺笑品著手中的美酒!

  “想不到邱將軍這麽想見我們的虎威將軍!”而楚飛揚卻隻是淡笑的開口,清楚的點出那名武將的姓氏!

  這讓南奕君搖著酒杯的手微微一頓,隨即抬眸掃了眼那名武將,目光隨即放在楚飛揚的身上,笑道“想不到王爺對南尋這般的了解,當真是厲害!”

  而那被楚飛揚正確點名的武將則也是一愣,他在南尋隻是三品武將,且這西楚的楚王從未來過南尋,卻在第一次見麵便準確的說出自己的姓氏,這讓那武將瞬間意識到自己此時麵對的不是閑雜人等,能讓玉乾帝派往南尋和談之人,定是深藏不露!即便心中不服此時有西楚之人坐在南尋的大殿之上,但自己與對手實力懸殊,讓那邱將軍不得不服的重新坐了下來!

  “攝政王說笑了!本王也隻不過是蒙的!”而今日,楚飛揚卻顯得十分的謙虛!

  隻不過,他的說辭卻無法讓人信服,那麽多的姓氏之中,他脫口而出一個‘邱’字,若人人如他這般蒙,豈不都成了神算子!

  看來這楚王在來南尋之前,定也是做足了準備,竟連一個三品武將也記得這般的清楚,此人當真不容小覷!

  雲千夢看著那名邱將軍坐下,並未因為方才的唐突而道歉,便知這定是南奕君早已計劃好的,用來試探楚飛揚的深淺!

  “西楚虎威將軍見過南尋國主!”正在這時,隨後而到的呂鑫則是大步的跨進門檻走入大殿,隻見他聲音洪亮的向鳳景帝微微行禮,隻是那不標準的宮廷禮儀卻讓在座的南尋大臣眼露不悅!

  “將軍幸苦了,也請坐吧!”隻是鳳景帝卻是精神不濟的模樣,對於呂鑫的不敬也沒有太多的挑剔,隻是輕輕的抬了下眼簾掃了呂鑫一眼,便又一副病怏怏的模樣坐在龍椅之上!

  看著鳳景帝竟是這般不濟的樣子,呂鑫的眼中頓時浮現嘲諷,也並未隨著太監的引導走向自己的席位,而是轉而看向方才的邱將軍,冷笑道“邱將軍方才似乎提到了本將軍的名字!隻是不該勞煩我們楚王!”

  言下之意,便是呂鑫有討好楚飛揚的傾向!

  方才邱將軍無端提問實在是失禮,但鳳景帝與南奕君均沒有表態,實則是仗著人多欺負楚飛揚!

  而現如今楚飛揚掌握著呂鑫的生死,他自然是要在所有人的麵前表態,也讓楚飛揚了解他此時的巴結之意!

  見今日呂鑫竟改變了態度,雲千夢與楚飛揚相視一笑,一切盡在不言中,兩人均是沉默的看著呂鑫演戲,看這南奕君如何應對呂鑫這般蠻不講理的武將!

  “呂將軍說笑了!王爺王妃與將軍來者是客,本將軍沒有看到將軍,自然是處於一片好心詢問王爺,這怎來勞煩一說?莫非是呂將軍心虛,不敢踏入我南尋的大殿?”而那邱將軍亦不是好惹的,麵對兩次吃了敗仗的呂鑫,那邱將軍眼中不由得浮上譏笑,若不是攝政王要求他這般做,他還真看不上呂鑫這樣的小人!

  “邱將軍言重了!今日是皇上專門為三位貴賓所設的宮宴,咱們隻談風花雪月,不提刀鋒劍影,更不要把朝堂上的事情拿到此時此景談論,否則擾了皇上的雅興,該當何罪,邱將軍心中想必是清楚的!”南奕君果真是有幾把刷子,在呂鑫變臉之前立即開口,一時解了邱將軍的困局,卻又成功的堵住了呂鑫的口,讓呂鑫不得不暗瞪那邱將軍一眼,這才轉身坐到了楚飛揚的身後!

  “攝政王,既然貴客已到,那就開宴吧!”麵對方才即將發生的爭執,鳳景帝自始至終都是事不關己的模樣,隻在南奕君化解了這場鬥嘴之後,才見鳳景帝微微抬了抬他那幹瘦的右手,淺聲吩咐著南奕君!

  “是,皇上!”對於鳳景帝,南奕君表現卻如一代忠臣般恭敬,即便隻是回複鳳景帝的話,亦是站起身作揖回道!

  ‘啪啪啪’三聲擊掌從他的雙手間傳出,則見大殿外候著的宮女們立即魚貫而入,把手中的禦膳一份份小心翼翼的放在眾人的麵前!

  隻是比之南尋的大臣,楚飛揚三人麵前的食物則是更加的精致,看之便讓人食欲大振,更別說那銀碗之中盛放的香氣撲鼻的米飯,其清香的味道與晶瑩剔透的米粒最是讓人垂涎欲滴!

  南奕君見此時米香已經傳遍整個大殿,便笑著介紹道“王爺、王妃、將軍,這可是我們南尋最有名的香米!而這香米中亦是分了等級的,三位麵前的則是最上等的香米,色澤晶瑩剔透、口感滑爽、香氣濃鬱、鬆而不粘!即便是南尋,這樣的香米,一年也產不了多少!京都的貴族們,可是十分的喜歡!三位請嚐一嚐!”

  而楚飛揚三人卻並未表現出的太過的關注,呂鑫常年在外征戰,豈會分得出普通的米與香米的口感之別?在軍營中,能夠按時吃上一頓飯便已是奢侈之事,何來這麽多的講究?

  而楚飛揚與雲千夢則是看出南奕君的目的,想借著香米羞辱他們貪圖享樂,這手段顯得有些幼稚!

  兩人隻是淡淡的掃了眼麵前的米飯,隻見雲千夢笑著婉拒“王爺說笑了,我們平日在王府吃的是西楚百姓種的白米,倒也覺得很好!一時換了口味,倒還有些不習慣!且爺爺總是教導我們勤儉持家,我們又豈能違背爺爺的訓斥呢!”

  雲千夢的拒絕讓南奕君眼中劃過一絲驚訝,看來這楚王妃當真是十分的敏銳,頃刻間便明白了自己的意思!

  隻不過,見雲千夢提到楚南山,南奕君卻是突然閉了口!

  楚南山可是西楚的開國功臣,即便是南尋國之人,亦是對這位老王爺十分的敬重,且楚王向來深居簡出,也的確如這楚王妃所言一般,讓南奕君一時沒了勸吃的心情,隻見他揮手讓宮女撤下三人麵前的香米,上了普通的米飯!

  “皇上,公主與太子殿下來了!”而此時,鳳景帝身旁的太監則是輕聲提醒著皇帝,適時的伸出手扶住了鳳景帝快支撐不住要跌下龍椅的身子!

  “宣!”隻見鳳景帝強打起精神,聲音微揚,帶著一絲帝王的尊貴堅定的開口!

  “宣藍公主與太子進殿!”得到鳳景帝的首肯,那太監則立即站直身子,朝著大殿門外尖聲喊道!

  眾人的視線頓時從麵前的酒菜之中抬起,隻見漫漫月色的籠罩之下,一名少女牽著一名男孩神情肅穆的款款走進大殿!

  而雲千夢卻是在注意到那兩雙倔強高傲的眸子時,勾唇一笑,向同時轉目看向自己的藍公主點了下頭!

  南藍被雲千夢那含笑卻暗藏銳利的目光一看,頓時不著痕跡的皺了下眉,卻也是不慌不忙的朝著雲千夢微微點了下頭,這才領著身旁的弟弟跪在鳳景帝的麵前“藍兒(燁兒)參見父皇,父皇萬歲萬歲萬萬歲!”

  “快起來吧!”相較於對於旁人的漠視,看到自己的兩個孩子,鳳景帝卻是高興了起來,就連聲音亦是變得有活力,此時見他微抬手,指向楚飛揚等人,緩緩開口“藍兒、燁兒,這是西楚的楚王與楚王妃以及虎威將軍!

  第一百八十章

  “見過楚王、楚王妃、虎威將軍!”南藍與南鴻燁則是立即有禮的與楚飛揚三人寒暄,態度大方,舉止高雅,帶著皇族的氣勢與尊貴!

  “見過太子、公主!”雲千夢則是代為開口,雖不是皇室公主出身,但良好的教養、應對得宜的端莊以及淡笑中所表現出的冷靜自信,頓時讓眾人對這位楚王妃刮目相看,也難怪方才這位楚王妃在麵對攝政王時竟能夠這般的冷靜機智!

  一時間眾人的目光均是聚集在雲千夢的身上,而雲千夢的目光卻是落在麵前的南藍與南鴻燁的身上!

  隻見這對姐弟均是麵帶淺笑,但相較於南藍眼中所散發出的鎮定,南鴻燁則顯得稚嫩許多,眼底的不服與淡淡的排斥瞬間便被雲千夢洞悉!

  而南藍亦是在觀察著雲千夢,麵前的女子如一株空穀幽蘭般散發著高雅的氣質,眼中的微笑看似柔和,卻又凝萃著鎮靜與聰慧,讓人一眼便能看出點她的特別,更是不受控製的會被這樣的女子所吸引!

  而從雲千夢方才對自己的表情看來,想必這位聰慧的楚王妃定早已是猜到她的身份,卻沒有立即拆穿,不知她會不會以此來要挾自己!

  如此一想,南藍心頭不由得一緊,握著南鴻燁的手微微縮緊,半餉才又淺笑著開口“初次相見,想不到王妃竟是這般驚豔脫俗的女子,當真是讓南藍心生佩服!”

  見南藍竟是這般開口,雲千夢便知她是有意不提雙方已在江州相遇一事!

  隻是,南藍不願提及,並不見得雲千夢不會提,尤其在對方之前明顯帶有算計他們的前提下,雲千夢自然是不能讓旁人平白的利用了!

  隻見雲千夢雅致的一笑,雙目認真的看進南藍那略有波動的雙目中,淺聲開口“公主才是真正的美人,尤其這雙明眸,當真讓人過目難忘!”

  雲千夢的話,讓南藍心頭一跳,立即便反應了過來,隨即解釋道“王妃過獎了!”

  而南奕君雖一直獨自品酒,目光卻始終放在對話的兩名女子身上,見楚王妃說出這樣的話來,南奕君看向南藍的眼底劃過一絲譏諷,隨即轉開了雙目!

  “藍兒、燁兒,你們二人坐到父皇的身邊來!”而這時,鳳景帝卻是突然開口,眾人看去,隻見他正朝著自己的一雙兒女招手!

  南藍朝著雲千夢禮貌的點了下頭,這才拉著對麵前三人有著敵意的南鴻燁走向龍座的方向!

  一段歌舞響起,舞女們在眾臣把酒言歡之時身形輕盈的自大殿的偏門快步走進來,五彩的舞衣更是讓原本肅穆恢宏的大殿瞬間變成了人間仙境,絲絲飄帶隨著輕柔的動作在半空中劃過一道美麗的弧線,一時間迷花了眾人的眼,一些定力差的大臣更是把持不住的把目光緊緊的放在舞女妖嬈嫵媚的身姿上,久久不能回神!

  “王爺可喜歡這段歌舞?”一曲未盡,南奕君便已開口!

  “若攝政王問及行軍打仗一事,本王倒還能說出個一二,這歌舞一事,本就是閨中女兒家的玩意,攝政王可是問錯了人!”楚飛揚豈能不明白南奕君的心思?

  這些舞女雖出身低賤,但長相卻是美麗動人,尤其難得的是身段亦是玲瓏有致,加上這南尋眾臣方才的反應,想必這些女子定是南奕君煞費苦心為自己尋來的,目的便是用來迷惑自己,從而把自己爭取進入南奕君的陣營!

  隻可惜,南奕君的打算卻是落空了,不但沒有引起楚飛揚的興趣,反倒是讓南尋這些官員在西楚使臣的麵前丟進臉麵,也難怪呂鑫竟會放肆的大笑起來“舞女雖美,但身份太低,豈配得上我們楚王!”

  呂鑫此言一出,隻見大殿之上原本沉迷於女色中的眾人紛紛回神,眾人紛紛麵露憤慨的瞪向呂鑫,對他這番言論極其的不讚同!

  盡管這些舞女出身不高,但畢竟是攝政王親自挑選培養,若是送給其他大臣,定會讓他們感恩戴德,當作一種榮譽以及攝政王對他們的一種肯定,殊不知到了這呂鑫的口中,竟這般的不屑,怎能不讓他們怒目而視!

  而南奕君卻並未看向呂鑫,仿若沒有聽到他方才的言論般,南奕君的目光始終放在楚飛揚的身上,見對方老神在在的坐在席間,繼而開口道“王爺太過謙虛,誰不知王爺文韜武略無一不精?兵書倒背如流、兵法詭異莫測,當年更是一舉奪下文舉武舉的狀元!可是真正的才子!相信王爺在音律舞蹈方麵亦是有一定的見解!”

  “夢兒以為方才的歌舞如何?”楚飛揚卻是目不斜視的凝視著雲千夢,見她嘴角含笑,眼底卻是泛起對南奕君濃濃的鄙視,便知南奕君的舉動已是惹得雲千夢不悅,即刻把開口的機會讓給自己的愛妻!

  “曲不如和順公主,舞不如齊靈兒公主!隻不過攝政王畢竟是一番美意,咱們便隨意的觀賞一番!且此次皇上派咱們過來可是詳談國事,咱們自然是不能沉溺在歌舞升平之中!”見楚飛揚把機會讓給自己,雲千夢則是不負他期望的開口!

  眾人聞言,臉上的怒氣頓時消去了一半!

  南尋國再小,卻也是聽過海恬與齊靈兒的名字!

  尤其西楚與北齊聯姻,海恬的名字更是廣為人知,而她那一手出神入化的古琴更是讓文人墨客向往不已!

  至於齊靈兒則是北齊的公主,不但身份尊貴,更是北齊的第一美人,尤其聽說齊靈兒的舞蹈亦是天下一絕,更是讓儒生才子們追捧不已!

  若說楚王同時看過這兩人的表演,也難怪看不上他們攝政王所搜羅到的美女,也難怪這楚王妃口氣如此之大!

  “皇上,微臣曾聽聞楚王妃可是彈得一手古琴,竟把和順公主也比了下去,更是讓西楚海王讚不絕口,不如請楚王妃為我們彈奏一曲,讓我們能夠聽一聽天籟之聲!”而此時,坐在對麵的南尋國宰相竟站了起來朗聲開口!

  聞言,雲千夢的眉頭微微一擰,隨即麵色坦然平靜的看向那宰相,心中卻是狐疑不已!

  海王府向來神秘,當時能夠受邀前去的小姐公子非富即貴,閑雜人等是萬萬不可能混入海王府!

  可這位宰相卻是知曉自己曾在海王府彈奏古琴的事情,更是事無巨細的說出海王對當時的琴曲誇讚不已,這讓雲千夢頓時便對這位宰相起了好奇之心,不知他是從何方得來的信息!

  楚飛揚的目光亦是在此時危險的射向那名宰相,嘴角的淺笑已是泛著寒意,眼底的幽芒漸漸凝結成冰麵,此次南尋國一行,當真是收獲頗豐,竟連一個小小的宰相,也敢讓他的王妃當眾表演,當他楚飛揚是死人嗎?

  “萬宰相若是覺得攝政王安排的宮宴無趣,是不是需要本王當眾舞劍助興?”隻見楚飛揚緩緩開口,淡淡的口氣中泛著極冷的味道,讓那南尋國的萬宰相頓時閉上了口,目光帶著探尋的看向楚飛揚與南奕君,打量著這兩位王爺此時的心情與表情!

  而雲千夢卻在楚飛揚開口之時緩緩抿上了紅唇,既然這萬宰相惹得楚飛揚不悅,那自己自然是交給他處理!

楚王妃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楚王妃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楚王妃章節目錄
老公,國家包分配的![星際] 翡翠娘子 農門棄婦:傻夫君寵妻無度 六零清平紀 快穿之掠奪金手指 暗帝狂寵殺手妃 無鹽毒妃:攝政王的心尖寵 七五養兒記[女穿男] 穿越之農家女日常 王妃很別樣 穿越之三夫侍身 妃惹腹黑王爺 笑麵將軍:酷妻難求 邪王逼婚:搶來的寵妃 古董圈女神 自歡 頭號嬌娘 重生之如意佳妻 未來之寫文養萌寶 李代桃僵:相府庶女 白日衣衫盡 花好孕圓 女皇攻略 小康奮鬥史 千妖百魅 穿越之千年輪回 鳳臨天下:王妃13歲 豪門有病嬌:重生金牌醫女 我有特殊的養成技巧 外長的網紅人生
  作者:寧兒  所寫的楚王妃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楚王妃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