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楚王妃

第314節

  而此時,這雙最是吸引楚飛揚的美目深處卻是泄漏出一絲絲的緊張,讓楚飛揚心頭微微泛疼,幾乎是沒有半絲猶豫的開口“你現在是楚王妃,是我的王妃!而我隻認這一點!”

  聽到楚飛揚這樣的回答,雲千夢心頭那根緊繃的弦瞬間斷裂,眼中泛起一抹感動,心底卻是充滿了愧疚,她早該告知他一切的!

  看著楚飛揚眼中那毫無理由選擇相信自己的眼神,雲千夢淡淡一笑,拉下他的雙手緊握住,隨即緩緩開口“這身體,的確是雲千夢的!但住在身體中的靈魂,卻不是她!”

  此言一出,即便楚飛揚早已有些預感,眼中卻依舊是露出驚訝的目光……

  見楚飛揚竟也會露出驚訝的神色,雲千夢心頭竟是莫名的輕鬆了,隨即莞爾一笑,挽著楚飛揚的手臂繼續開口“飛揚,你相信這世上有鬼神之說嗎?”

  楚飛揚在看到雲千夢嘲笑自己之後,立即收起眼底的驚訝,隻是心中卻依舊震驚,怎麽也不會想到,這具身體裏住著的並不是那雲府的小姐!

  隻不過,從雲千夢這些日子反常的表現卻也能夠說明,那原本的雲府小姐是絕對不會做出扭轉自己在他人心中印象的事情的!

  也難怪,在皇宮第一次見到雲千夢時,她眼中的神色早已是發生了天翻地覆的變化!

  “原本不信,可見著你之後,便信了!”見雲千夢此時乖巧的窩在自己的身側,楚飛揚心情甚好,便痞痞的開口!

  而雲千夢卻是抬手輕掐他的胳膊,說正經事呢,他竟也能這般的開心!

  “我本不是這個時空的人,隻是在一次執行任務時,卻不幸中槍,從而進入了這雲千夢的身體之內!”螓首輕靠在楚飛揚的肩頭,雲千夢緩緩道來自己的來龍去脈“西楚這個國家,並不在我所學的知識範圍內,我想時空定是錯開的,自己竟陰錯陽差的來了這裏,既然回去的希望渺茫,那也隻能努力的活下來!”

  原本楚飛揚麵色冷靜的聽著雲千夢說著自己的來曆,隻是在聽到那‘中槍’以及‘回去’兩個詞時,他的身子明顯一僵,隨即低頭看向靠在自己肩頭,眉目微斂目光柔和平靜的雲千夢,心頭沒來由的一陣緊張,立即開口問著“你是中槍身亡而來到這裏的?那槍是不是類似於火槍?”

  肩頭的小腦袋在聽到他的問話後微微點了兩下,耳邊隨即響起雲千夢肯定的回複“是啊,我想定是內部出現了尖細,否則我們那般天衣無縫的計劃怎會被那批毒梟所發現?而我卻不幸的被人射中!”

  “這麽說來,那火槍威力當真是厲害,既如此,你便更不能去碰觸!”殊不知,楚飛揚此時想的卻是這件事情!

  聞言,雲千夢立即抬頭,眼中閃爍著不屈不饒的堅決,隻見她立即反駁道“不行,左封與梅葉即便再精通兵器,可火槍不同於冷兵器,若是一個不小心擦槍走火,即便是他們也有可能喪命!而這個世上唯一能夠摸透火槍性能的就隻有我,我豈能讓別人送死?且那次的事情隻是一個意外,若不是出現了尖細,我又豈會被人打中?我……”

  可還未說完,雲千夢的身子便被楚飛揚用力的抱緊懷中,隻感覺他的雙臂不斷的收緊,似要把她揉碎了嵌進他的體內,那噴著熱氣的唇微微貼著雲千夢的耳旁,帶著一絲緊張與從未有過的害怕低低的開口“夢兒,我怕,我怕你再次受傷,從而回到你原來的世界!”

  雲千夢身子微微一震,從未想過會從向來自信灑脫的楚飛揚口中聽到這樣的話,這樣幾近哀求的語氣,讓雲千夢眼底漸漸浮上一層水汽,不由得伸出雙手緊緊的環住楚飛揚的腰身,埋首於他的胸膛,努力的聞著他身上幹淨清爽的味道,半餉才笑著開口“傻瓜,我怎麽可能再次離開?雖然我不信鬼神之說,但既然被送到了這裏,我相信冥冥之中定有等著我的緣分!又有誰能說,你不是我的緣分呢?”

  “可你卻執意要碰觸那火槍!”這是最讓楚飛揚此時心悸不已的東西,想到是它把雲千夢送到自己的身邊便開心不已,可若反之,亦有可能把雲千夢帶離他的身邊,楚飛揚心頭不免一陣緊張!

  雲千夢則是拍著他的後背安撫道“我隻是測試它們的性能,絕對不會拿著它們上戰場的!飛揚,好不好?”

  說著,雲千夢主動的側臉在楚飛揚的臉頰落下一個火熱的親吻,眼中盡是討好之意!

  而麵對這樣的她,楚飛揚卻隻能在心頭暗歎口氣,隻怕自己不同意,屆時她還是會偷偷的前去找梅葉等人!

  隻是,想用一個親吻便讓他點頭,似乎太過便宜了這丫頭,大手輕輕的扶住雲千夢的後腦勺,楚飛揚則是立即加深了這個吻,似是想在雲千夢的身上永遠的印下自己的記號與味道,吻得纏綿悱惻、情意綿綿!

  正在此時,馬車卻因為前麵隊伍停止前進而緩緩停了下來!

  不一會便聽見呂鑫在外麵稟報道“王爺,南尋的禮部尚書前來接應我們!”

  “知道了!就勞煩呂將軍與禮部尚書帶路吧!”聞言,楚飛揚隻是淡漠的開口,口氣中的高貴讓人望塵莫及,卻彰顯著西楚楚王無以倫比的尊貴!

  而坦白了自己的身世之後,雲千夢心頭壓著的石頭總算是落地,此時見南尋隻是派出禮部尚書,可見此時南尋內部的爭鬥亦是相當的激烈!

  “看來,鳳景帝雖然身子羸弱,但對朝中的局勢卻是了如指掌!畢竟公主與太子年幼,而攝政王把持朝政多年,若是此次派公主與太子前來,隻怕會得罪攝政王!而若是拍攝政王前來,怕是南尋所有官員均會以為鳳景帝怕了攝政王!因此,最好的法子,便是派出其他的官員,既不失了禮數,也能夠平衡朝中的局勢!”挑起車簾看了眼遠處帶隊的禮部尚書,雲千夢緩緩分析道!

  而楚飛揚卻是始終注視著身邊的雲千夢,趁著現在兩人還有獨處的時間,便把她摟在懷中,低頭吻了吻她的鬢發,淡然的開口“隻怕咱們進入驛館之後才是真正的開始!屆時兩方人馬定會送上請帖,這可比上一次的事情要難辦的多!畢竟是在人家的土地上,咱們可不能太不給麵子!”

  雲千夢卻是低低一笑,隨即靠在楚飛揚的懷中閉目養神,等待著接下來的戰鬥!

  馬車一路沿著山穀前進,在穿過那一條長長的山穀之後進入南尋最邊境的城池,隨即沿途前進,直至傍晚時分到達南尋國的都城--南城!

  當雲千夢等人乘坐的車碾緩緩走進南城時,即便沒有掀起車簾,卻依舊能夠聞到一股濃鬱的花香!

  不愧是四季如春的南尋,花卉的培植比之西楚更為的用心,這大街小巷之中飄逸的隻怕均是這或淺淡或濃鬱的花香之氣吧!

  “王爺,南尋國攝政王的侍衛與公主的婢女同時騎馬前來!”而此時,習凜的聲音恭敬的在馬車外響起!

  一時間打斷了雲千夢的養神,自楚飛揚的懷中坐直身子,便聽見楚飛揚開口“一切聽從禮部尚書的安排,除去兩國的政事,本王不見任何私人派遣而來的人!”

  “是,王爺!”習凜應聲策馬奔向前方,在那禮部尚書的耳邊低語了幾句,隻見隊伍絲毫沒有停頓,便直往驛館而去!

  而由於呂鑫所帶的三萬將士,南尋的百姓即便是好奇這西楚的楚王與王妃,卻也無人敢上前!

  因此,當雲千夢走下車碾時,外麵除去炎熱的溫度,倒也顯得清淨,而屹立在眼前的則是一座雅致的驛館!

  隻見這南尋之人當真是把花卉發揮到了極致,即便是驛館的外牆上,依舊是種滿了爬山虎,一眼望去,隻覺一股清涼之感浮上心頭,夏日的燥熱之感頓消!

  “奴婢們見過楚王、楚王妃、虎威將軍!”而此時,那驛館的門口早已是一字排開整齊的站滿了驛館中的奴才們,看著三人終於到來,眾人立即行禮道!

  “王爺王妃,將軍,裏麵請!”那禮部尚書額頭微微流著汗,一下馬背便快步走到幾人的身邊,打算領著三人走進驛館!

  “且慢!”殊不知,偏偏就是有人不讓他如意!

  隻見那攝政王身邊的侍衛飛快的下了馬背直奔楚飛揚的麵前,拱手道“見過楚王,我們攝政王有請王爺進攝政王府一敘!”

  “奴婢見過楚王、王妃!我們公主讓奴婢請王爺王妃在驛館好生的休息,若缺了什麽,請王爺王妃告知奴婢,奴婢定會為王爺王妃辦妥!”而此時,那原本坐在馬背上的侍女亦是快速的走到三人的麵前,緩緩開口,柔和有禮的聲音比之方才的侍衛更讓人有好感!

  雲千夢細觀那侍女的長相,雖膚色略微發黃,但容貌卻是極佳,身段玲瓏有致十分的賞心悅目!

  而聽她方才所言,似乎是有意留在驛館之中,而南尋國的公主卻是派了這麽一位美人過來,隻怕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吧!

  “本王方才已說過,除去兩國的政事,本王與王妃均不會私下見任何人!攝政王與公主的美意本王心領了,也請兩位回去把本王的意思帶到!”語畢,楚飛揚再也不看麵前擋路的二人,直接帶著雲千夢跨進驛館的大門!

  “王爺,公主殿下並未其他的意思,隻是擔心王爺王妃會有不便,才命奴婢前來伺候!”卻不想,那婢女竟不死心,直接跑到楚飛揚的麵前跪下,低聲開口!

  “公主這是擔心南尋待客不周嗎?對自己的國家均是這樣的不放心,可見南尋前途讓人堪憂!”隻是那婢女不知,除去雲千夢,楚飛揚對於其他的女子均是毫不留情,即便今日她跪死在驛館的門口,隻怕楚飛揚的眼睛也不會眨一下!

  而雲千夢卻是絲毫也不同情她,從那公主的用意便可看出,美人計的確要比攝政王的宴請來的有利的多,若是楚飛揚定力差些,這美人隻怕亦會成為安插在楚王身邊的棋子,將來用來收集西楚的情報亦不是不可能!

  隻是,可惜啊可惜,楚飛揚不是平常人,他識人無數,連海恬均能夠視若無睹,又豈會在意一個婢女?

  若此時不是身在南尋,隻怕這婢女早已沒了性命!

  冷冷的瞥了那婢女一眼,雲千夢便跟在楚飛揚的身後踏進驛館!

  “王爺,皇上今晚也宮中設宴,請王爺與王妃稍做休息,下官晚宴時分再來接王爺王妃與將軍入宮!”那禮部尚書說完,便讓驛館中的婢女領著幾人前去各自的廂房,自己則是立即步出驛館騎上馬背,朝著皇宮的方向奔去!

  “想不到王爺這般忍不住,在宮宴之前便想邀請楚王!”所有人均散去,那宮女麵色譏諷的站起身,看著身旁的攝政王侍衛冷嘲熱諷道!

  “比不得公主殿下,這麽著急便想把人塞到楚王的身邊,結果人家連正眼也不曾瞧一下!”那侍衛亦是不甘示弱的反唇相譏!

  兩人互看均是不順眼,若不是急著趕回去報信,隻怕還會相互爭論一番!

  而驛館之內,虎威將軍則是冷笑的看了楚飛揚一眼,隨即轉身進了自己的廂房!

  “慕春,把東西都搬進廂房,平日裏出去你們四人,內室不得讓任何人進入!”而雲千夢則是立即轉身對四個丫頭吩咐道!

  從方才的情形看來,那公主定是不會死心,隻怕連攝政王亦是動了往楚飛揚身邊塞人的心思,剛才那一幕隻怕是雙方人馬派出來探路的,隻是為了摸清楚飛揚的心思與態度,接下來的日子裏才是真正的刀劍相交!

  “是,王妃!”慕春等人豈會不明白雲千夢的意思,方才在驛站門口,眾人亦是把那婢女的模樣神情以及說話的態度看的一清二楚,心中雖然生氣,但王妃沒有開口之前豈容她們放肆,此時見王妃下命,四個丫頭自是賣力的幹活,心中更是小心提醒自己,絕不能讓那囂張的婢女得逞!

  一如雲千夢所分析的那般,此時的攝政王府中一片寂靜,絲毫不見舉辦晚宴的熱鬧,而南尋攝政王南奕君則是坐在花園的八角涼亭中賞景品茶,聽著身旁侍衛的稟報,南奕君陰鷙的眸子中射出一絲冷笑,自言自語道“有意思,想不到咱們的小公主也有了這樣的計謀,難怪能夠躲過本王的人,真是有趣!”

  “王爺,那楚王亦是狂傲自滿!”想起楚飛揚竟當眾拒絕自家王爺的邀請,那侍衛心頭便浮上怒意!

  卻不想,南奕君竟舉起右手阻止了他的抱怨,隻見他手中原本端著的茶盞卻早已是成了碎片,臉上一片狠絕之色,口氣卻是輕柔無比“楚飛揚麽!你不是他的對手,或者說,這四國天下,楚飛揚鮮少有對手,他的狂傲不是無知,而是有這個實力!”

  “是!”見自家主子這般評價楚飛揚,那侍衛不再多言,靜立於南奕君的身後不再開口!

  而南尋宮中的公主殿,此時亦是在分析著今日所發生的一切!

  “奴婢有負公主所托,請公主責罰!”那婢女回到宮中便跪在自家公主的麵前,請求公主的責罰!

  隻見那坐在桌前的南尋公主南藍卻是了然的笑了笑,隨即開口“起來吧,本宮早已知曉他的為人,他又豈會輕易的接受旁人送給他的女子!”

  “謝公主!”那婢女抬眼看了南藍一眼,這才站起身!

  “走,咱們去看看太子,既然是貴客要來,本宮與太子自然是不能失了禮數!”隻見南藍隨即站起身,在那宮女的攙扶之下出自己的宮殿!

  夜幕降臨,一輪彎月漸漸升上黑幕之中,旁邊點綴著無數的繁星,襯得月光瑩潤柔和,傾瀉而下的銀色光芒如癡如醉,讓人沉溺其中!

  楚飛揚則是拒絕了禮部尚書乘坐南尋馬車的邀請,依舊與雲千夢坐上來時的車碾,一同朝著南尋的皇宮而去!

  “不知今日鳳景帝是否會出席宮宴!”夜色淡淡,因為楚王的到來,南城全城禁嚴,街上出去南尋護送楚王等人進宮的侍衛,絲毫不見百姓的身影!雲千夢看著外麵寂靜的景色,無趣的放下車簾,閑聊的問著楚飛揚!

  而楚飛揚則是勾唇一笑,隻見他拉過雲千夢的手,緩緩開“既然是禮部尚書告知我們,那鳳景帝即便身子不適,也應出席!否則便給了我們借口,即便原先是呂鑫的錯,屆時也成了南尋的錯!”

  聞言,雲千夢輕點頭,隻覺馬車已是緩緩駛進皇宮,隨即不再開口

  第一百七十八章

  盡管南尋麵積狹小,但皇宮的規模卻可與西楚一較高下!

  馬車緩緩通過外牆往內宮駛去,一路上花香不斷,即便沒有下車,依舊仿若置身於仙境一般!

  “請楚王、楚王妃、虎威將軍進內宮!”一聲高呼,在馬車慢慢挺穩後響起,楚飛揚淺笑著牽著雲千夢走下馬車,隻見麵前早已是站滿了宮女與太監,均是恭候著他們的大駕!

  楚飛揚與雲千夢對視一眼,率先往宮內走去,而虎威將軍卻被門外的侍衛給攔住!

  “作何!”看著楚飛揚與雲千夢越走越遠的身影,呂鑫心頭不悅,立即橫眉冷對那攔下自己的侍衛!

  “請將軍卸下佩劍!”那侍衛卻是不卑不吭的提醒呂鑫!

  這是皇室的禮儀,即便是在西楚皇宮,武將上朝亦是不能夠佩戴長劍,更是要脫去盔甲穿上朝服,才會被允許進入大殿!

  可呂鑫今日卻是仗著自己是西楚的將軍,便故意佩帶著長劍而來,殊不知這南尋雖小,卻也有自己的尊嚴與堅持,還未等呂鑫進入宮內,便把他攔了下來!

  “本將軍並非南尋官員,憑什麽要求本將軍卸下佩劍?”呂鑫向來蠻橫,從未把小小的南尋放在眼中,又豈會聽一個小小侍衛的要求?

  “將軍,楚王爺可是沒有攜帶兵器進入皇宮!”既然呂鑫不是南尋的將軍,那侍衛自然不會畏懼於他!

  麵對這樣囂張跋扈的客人,自然是沒有必要太過客氣!

  見那小小的侍衛提及楚飛揚,呂鑫卻是不得不解下腰間的佩劍,盡管自己與楚飛揚不合,但此時楚飛揚卻是掌握了自己的命運,若是因為這種小事惹怒他,著實是不劃算!

  呂鑫怒瞪著把手中的佩劍丟進那侍衛的懷中,隨即跨步走進內宮!

  “這鳳景帝可真是會享受,一年四季均能夠見到滿園的鮮花,當真是一大美景!”踏過覆滿馨香的小徑,雲千夢目光掃過一片被燈火籠罩在其中的鮮花,不由得的讚歎道!

  楚飛揚則是微微勾唇一笑,牽著她的手越發的用力,似是有些防備的把雲千夢緊緊的帶在身邊,不讓她有機會遠離自己!

  “王爺與王妃當真是鶼鰈情深啊!”而雲千夢的話音剛落,便聽見不遠處的長廊上傳來一聲醇厚的男聲!

  兩人順著聲音的方向看去,隻見在燈火闌珊處,站著一名身穿暗黃朝服的男子,這男子約有三十五六歲的模樣,臉龐硬朗帶有一股攝人的威信,那似笑非笑的眼眸中射出的卻是不善危險的目光,高高在上的神色仿若帝王般讓人心中打顫!

  “攝政王好雅興,竟在此處迎接本王與王妃!”而楚飛揚卻是麵色不改的含笑以對,小心的牽著雲千夢一步步的走進南奕君,渾然天成的貴氣絲毫不輸於南奕君,鎮定自若的表情更是比南奕君來的要親切一些,尤其他細心的護著雲千夢走路的模樣,更是讓來往的宮人們微微頓足側目!

  注意到楚飛揚的動作,南奕君那隱含陰冷的目光頓時轉向雲千夢的身上,隻見這西楚的楚王妃長得清雅脫俗,麵帶淺笑的她與楚飛揚牽手走來,氣定神閑的模樣不似養在深閨沒有見識的女子,尤其那雙冷靜的美目中更是隱含著不已察覺的睿智,讓南奕君的目光微微一閃,隨即笑著開口“王爺客氣了!王爺與王妃均是我南尋的貴客,本王自然是要代替皇上前來迎接!王爺、王妃,這邊請!”

  看似是禮貌的話語,卻是隱隱露著霸氣與說不出的囂張!

  此次本就是禮部尚書帶領雲千夢與楚飛揚進宮,這邊說明鳳景帝是把此事交於禮部尚書,而南奕君卻是橫插一腳!不但是讓楚飛揚等人明白這南尋是誰做主,更是讓南尋之人看清楚他手中所握的權勢!

  “方才聽見王妃讚美著園中的景色,若是王爺與王妃在驛館住的不習慣,大可搬去本王的攝政王府,王府別的沒有,那奇花異草倒是可以讓王妃滿意!”而南奕君卻是從方才極小的動作中看出楚飛揚對雲千夢的愛護,便攻其所好,麵色溫和的看著雲千夢緩緩開口!

  而一旁的禮部尚書則是緊緊的跟在三人之後,額頭不禁沁出一絲冷汗,不明白這好端端的,為何攝政王竟會突然出現!

  想起之前發生的事情,禮部尚書更是一陣頭痛,隻希望這攝政王不會在楚王見到皇上之前做出什麽出格的舉動來!

楚王妃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楚王妃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楚王妃章節目錄
洗塵寰(女尊) 特工重生:軍少溺寵妻 影後懶洋洋[古穿今] 美食在民國 東宮甜寵日常(穿越) 惑國妖後(相公總是在造反) 四爺寵妻日常 古代懼內綜合征 穿成奔五渣男 快穿之打臉之旅 我是寵妾 重回七零之小甜妻 我家婢女要上房 當太後的這些年! 重生六零福娃娃 錯把男反派當女主(穿書係統誤我) 種田使人發家致富 盟主影後[古穿今] (快穿)富貴榮華 辣文女配翻身記 農媳當家:將軍寵妻無度 珠玉在前 田園嬌寵:山裏漢寵妻無度 快穿係統:男主別心急! 炮灰奮鬥史[清] 寵妾之後 當女博士重生到民國守舊家庭 八零美味人生 盛唐寵後 古代農家生活
  作者:寧兒  所寫的楚王妃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楚王妃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