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楚王妃

分節閱讀310

隻怕楚飛揚還未進京便會被玉乾帝押著三司會審了!

況且,此次事件,呂鑫所有錯,卻還未到把他交給南尋的地步,南奕君走這一步,隻怕是因為方才在門外聽到了他與呂鑫的爭執,料定自己與呂鑫不合,便想著先從內部瓦解他們,從而各個擊破!

可惜,南奕君能夠想到的問題,他楚飛揚亦不會漏算,更何況,他雖與呂鑫政見不合,卻還未到靠著把呂鑫交給南尋的地步!

即便是要收拾呂鑫,那也是回到西楚之後,此時便下手,隻怕京都朝堂之上的迂腐文人又會借題發揮!

呂鑫原本以為楚飛揚會趁此機會把自己交給南奕君,卻不想他竟是把南奕君所出的難題給擋了回去,這讓呂鑫不由得放下了一顆懸著的心,但對於楚飛揚這番舉動卻也沒有絲毫的感激之情!

楚飛揚亦是沒有想過要呂鑫會感激自己,他這番做亦是有他的理由與立場,呂鑫糊塗辦錯事,可他卻頭腦清楚,更是不會給任何人任何機會趁機擊垮楚家!

南奕君見楚飛揚輕輕鬆鬆便擋回了自己的難題,英挺的眉終究還是微微皺了下,心中卻是算計著一切事情,隻是,即便他算好所有的步驟,這個楚飛揚亦能夠不按常理出牌!

原以為楚飛揚會輕輕鬆鬆的交出呂鑫,卻不想此人卻維護起那滿麵橫肉的呂鑫!

骨節分明的手指輕輕翻過一頁記錄,南奕君犀利的反問“這麽說來,王爺是不打算交出虎威將軍?”

“同樣的話,難道攝政王想讓本王重複兩遍?攝政王正值壯年,難道已到了眼瞎耳聾的地步?”楚飛揚淩厲的接踵駁回!

“那就由不得本王懷疑貴國此次侵犯我國的動機了!”南奕君‘啪’一聲合上麵前的記錄簿,冷目盯住楚飛揚!

“貴國對於解藥一事亦是沒有給我國一個明確的答複!攝政王,彼此彼此,貴國的用心,我國亦是有權懷疑!”楚飛揚則是看了看外麵的天色,發現已是晌午,便率先站起身,順便變回複了南奕君最後一句!

而南奕君則早已注意到外麵送午膳的太監不敢進來,便對身旁的文官點了點頭,讓他下去布置午膳,自己則是收起方才談判時的嚴肅,淡笑著對楚飛揚開口“王爺昨晚沒有用我們南尋皇宮的禦膳,今日可要好好享用一番,想必不會比西楚皇宮差!”

“這是自然!有攝政王作陪,本王自然是要給攝政王麵子!”楚飛揚已是揚起唇角,與南奕君似是哥倆好的一同走向議政殿左邊的偏殿!

待眾人依次坐定在餐桌前,桌上早已是擺滿了香氣撲鼻的佳肴!

“想必南尋皇宮是搬出最好的禦膳了吧!也不過爾爾,與我西楚相比相差甚遠!”呂鑫卻是始終記恨著南奕君想要懲罰他的舉動,便趁機挖苦南尋的待之道!

隻見他伸手拿過桌上的筷子,挑剔的撥弄著麵前碗碟中的佳肴,動作帶著十分的挑釁!

南奕君卻是仿若沒有聽到呂鑫的話,徑自用著麵前的午膳!

楚飛揚更是當作沒有呂鑫此人,優雅的用著眼前的佳肴!

呂鑫本以為能夠挑起南奕君的怒火,自己便可趁機指責南尋待不周,卻不想對方絲毫不把他放在眼中,眼底的戾氣瞬間聚集,卻又因為楚飛揚此時掌握著他的生殺大權,未免引起楚飛揚棄車保帥的舉動,即便心底不甘,呂鑫也隻能硬生生的眼下這口惡氣!

隻是,南奕君隻用了小半碗飯,便見一名太監匆匆走了進來,向眾人行完禮後來到南奕君的身旁,在他的耳邊極小聲的嘀咕了幾句,便見南奕君夾菜的手微微一頓,隨即方下手中的碗筷,揮手讓那小太監退下,自己則是淺笑著對楚飛揚開口“王爺慢用!本王有事,去去就回!”

“攝政王請便!”而楚飛揚則是淡淡的吐出這幾個字,繼續氣定神閑的用著麵前的午膳!

“公主此時在哪?”南奕君大步走出議政殿,同時詢問著方才的小太監!

“公主正與皇上在百合殿中用膳!”那小太監回完這句話後,便向南奕君行了禮,隨即先行退了下去!

聽完小太監的回複,南奕君卻沒有立即抬腳趕往百合殿,反而是立於議政殿外思索著!

“王爺怎麽站在殿外?難道是今日的午膳不合胃口?本相讓人給王爺重新做!”這時,萬宰相卻不知從哪裏而來,看到南奕君此時正立於議政殿外,便出言譏諷道!

看著萬宰相走來,南奕君便知對方定是有備而來,臉上不由得端上冷笑,極其冷淡的開口“萬宰相什麽時候成了宮內的總管了?”

一句話,讓萬宰相原本看好戲的心情頓時煙消雲散,他怎能忘記,南奕君這個男人最可怕的地方,便是任何時候都能呈現出他的攻擊性!

然暗罵他是太監,好好好,自己倒是要看他能夠囂張到什麽時候!

隻見萬宰相不怒反笑,神情悠哉的開口“王爺何必惱羞成怒?即便是談判不順,也用不著把怒氣撒在本相的身上吧!”

“萬宰相若是閑來無事,不如回去布置宰相府,後日本王可是要親臨的!”南奕君的率先開口卻讓原本得意的萬宰相臉色一沉!

隻見萬宰相雙目隨即掃了眼議政殿,見此時西楚眾人均在偏殿,這才開口“王爺倒是神機妙算,早已是算準了本相此番前來的用意!不知王爺那日可有空前來相府!”

“萬宰相邀請,本王即便是百忙之中,也是會抽出時間前去相府!”南奕君雙目含笑的盯著萬宰相,眼底的光彩早已是洞悉了一切,也明白萬宰相此番前來不僅僅是因為此事,隻怕阻止自己前往百合殿才是最重要的事情,也不知那位南藍公主又想出了什麽法子!

百合殿!

“父皇,今日午膳可合您的口味?”見鳳景帝把麵前的午膳每樣都用了一點,南藍臉上頓時笑開了花,隨即開口問著!

鳳景帝漱完口,揮手讓宮人們把麵前的小桌撤掉,這才淡笑著點了點頭“藍兒準備的,自然是合父皇的心意!說吧,如此討好父皇,到底是因為何事?”

見鳳景帝點明自己的用意,南藍亦是沒有難為情,隻是有些小女兒姿態的坐到鳳景帝的身邊,紅唇湊到鳳景帝的耳邊低語了一番,隨即臉帶微微紅暈的搭在鳳景帝的肩頭,等著她父皇的回答!

而鳳景帝卻在聽到南藍的話後,眼中閃過一絲詫異,隨即浮上一層深沉,卻絲毫不見半點喜悅!

南藍則是滿心喜悅的等著鳳景帝回答自己,隻是等了半餉,也不見鳳景帝開口,這讓她原本欣喜的心情漸漸的浮上一抹擔憂,隨即坐直身子,眼帶擔憂的看向鳳景帝,帶著一絲試探的開口“父皇……”

而鳳景帝則早已在她坐直身子之時便調整好了臉上的笑容,此時落入南藍眼底的是一個寵愛她的慈父,隻見鳳景帝雙眼含笑的注視著麵前的女兒,大了,果真是不中留!

“父皇,您是不是不同意?”見鳳景帝隻是盯著自己瞧個不停,南藍心中早已是由原先的開心轉為忐忑不安,麵對南奕君時的倔強早已變為懇求,隻希望鳳景帝能夠答應自己!

鳳景帝有些吃力的抬起手臂,輕撫南藍一頭的青絲,帶著一絲歎息的開口“藍兒,那個人可不好掌握!況且他手中的兵權連玉乾帝都懼怕,父皇自然是希望你能夠嫁個好夫君,隻是,他的權利已是超出了皇帝的控製範圍,即便是父皇下了這道旨意,隻怕他也不會聽從!”

聽完鳳景帝的分析,南藍心頭一陣失望,眼底的失落顯而易見!

這一幕落在鳳景帝的眼中,卻是他這個父皇的失責,若非他身子太弱,亦不會看著南奕君坐大,從而讓一雙兒女這般的被動為難沒有安全感!

“父皇,女兒是真的很喜歡楚王!隻消讓女兒嫁給他,即便是與那雲千夢同為正妃,女兒也不會有所怨言的!更何況,知曉嫁給楚飛揚,以女兒南尋公主的身份,難道還不能治雲千夢的罪嗎?屆時,這楚王正妃依舊是女兒的!還請父皇成全!”可南藍卻是不死心,即便在江州早已是聽到楚飛揚對雲千夢的維護與宣言,但她依舊不死心!

更何況,若非雲千夢幾次三番的拒絕於她,她還不至於跟她搶一個男人!

要怪,便怪雲千夢不識抬舉,敬酒不吃吃罰酒的下場便是丟了夫君沒了性命!

可鳳景帝卻不似南藍這般樂觀,見女兒已是想到治那楚王妃的罪,鳳景帝心頭閃過一絲擔憂,從前幾日的宮宴便可看出,楚飛揚極其寵愛自己的王妃,而那楚王妃在麵對南奕君的挑釁時亦是展現出了極其聰慧的一麵,藍兒固然聰明,但卻缺少圓滑的一麵,往往認死理不懂轉彎,這便是她與楚王妃最大的區別!

更何況,楚飛揚心思深沉,絕非池中之物,西楚局勢比之南尋更加的複雜,鳳景帝自然是不希望南藍嫁給楚飛揚,隻見他臉上的笑意淡了些許,口氣也比方才強硬一些“南尋這麽多的青年才俊、士族公子,你要什麽樣的沒有?何必盯著一個楚飛揚?更何況,你舍得離開父皇?咳咳咳……”

見鳳景帝咳嗽了起來,南藍眼底劃過一絲矛盾,可雲千夢帶給她的不僅僅是拒絕,更是尊嚴的折辱!

更何況,南尋的那些青年才俊、士族公子均是些隻會吃喝玩樂的紈絝子弟,他們的手中握有政權嗎?他們手中握有兵權嗎?他們之中有人能夠與南奕君相提並論相抗衡嗎?

隻見她輕輕的替鳳景帝撫著背順氣,隨即從宮女的手中接過茶盞,小心的讓鳳景帝喝了一口,這才哀求道“父皇,僅此一次!您至少要讓女兒試一試吧!隻要父皇答應女兒這個要求,若是那楚王拒絕女兒,女兒絕不會再提此事!”

鳳景帝見南藍這般懇求自己,而自己這個做父皇的也的確沒有為自己的兒女做過什麽,便隻能艱難的點了下頭,歎出一口氣後問道“說吧,到底想用什麽法子!”

見鳳景帝鬆口,南藍心底一喜,頓時湊近鳳景帝,在他耳邊小聲的嘀咕了起來……

第一百八十九章

驛館中,夏日炎炎,屋外豔陽四射,雲千夢則是搖著團扇放下手中的卷站起身,思索片刻把守在外間的迎夏與慕春喚了進來“你們二人去把本妃的宮裝與王爺的朝服取出來!”

“王妃現在要穿嗎?”慕春不解,這外邊可熱了,雖說宮裝亦是十分的輕薄,但與平日的家衣裙相比,宮裝裏裏外外要穿好幾層,這滋味可不好受!

雲千夢卻是淡雅一笑,隨即搖了搖頭“先取出來吧!一會再吩咐你們怎麽做!”

說著,雲千夢把團扇擱在卓山,從腰間取下那隻荷包放在鼻尖聞了聞,這覺裏麵的薄荷香氣十分的怡人心脾,不由得會心一笑!

從桌上取過一隻幹淨的茶盞,雲千夢打開荷包,把裏麵的薄荷葉倒出一些在茶盞中,而此時,迎夏已是取來宮裝立於雲千夢的身側“王妃,宮裝取出來了!”

看眼淡紫色的宮裝,雲千夢稍點下頭,繼而吩咐道“先擱床上吧!”

隨即,便見雲千夢拿過茶壺,把裏麵溫熱的白水倒在茶盞中,不一會,便見薄荷葉漸漸的舒展開,一陣陣清涼的香氣頓時彌散在內室中,為這酷熱的天氣帶來一絲涼爽!

“王妃是想?”見雲千夢這般做,迎夏與慕春同時反應了過來!

見她們這般聰慧,雲千夢則是莞爾一笑,隨即點了點頭,輕聲道“後日本妃帶元冬與映秋赴宴,一會你們把本妃的宮裝與王爺的朝服連同元冬映秋那日要穿的衣衫,拿去染上這薄荷的香氣,記住,那日我們三人所穿、所佩戴的一樣不得落下!”

見雲千夢如此慎重的吩咐,兩人同時認真的點頭,隻是聽到雲千夢隻帶元冬一人赴宴,兩人卻又有些擔憂“王妃,讓奴婢也去吧!”

見她們這般忠心,雲千夢則是淡笑著搖了搖頭,隨即拒絕道“連習凜都受了傷,你們二人不懂武藝,去了豈不添亂!元冬向來謹慎,身手也不錯,有她在本妃的身邊,自然沒有什麽可擔憂的,況且那日王爺陪著本妃一同前去,你們還有何可擔心的!而且,這驛館也不能沒有人守著,你們二人跟在我身邊這麽久,本妃自然是信得過你們獨當一麵的能力!”

見雲千夢這般說,迎夏與慕春兩人相視一眼,這才勉強的點了下頭,隨即捧起床上放著的衣衫走出內室!

南尋萬宰相宴請西楚楚王及同朝同僚這一日,宰相府門前人聲鼎沸,各官家女眷隨同各自的夫君父親前來赴宴,一時間百姓紛紛頓足相望,均是對這豪門大宅的生活充滿了好奇!

而更讓南尋百姓感到好奇的,便是近日在南尋傳的沸沸揚揚的西楚楚王與楚王妃!

尤其楚王之前便已是南尋百姓間茶前飯後的談資,如今這位傳說中的王爺已是來到南尋,更是讓眾人對這位英明神武的楚王充滿興趣,紛紛躲在宰相府的四周想一堵其容顏!

“王妃,這萬宰相可真是邀請了不少達官貴人,瞧這馬車竟已是排了五十丈之長!”元冬陪著雲千夢坐在馬車內,輕挑車簾看了看外麵的情景,隨即開口稟報!

雲千夢卻是但笑不語,盡管南奕君是攝政王,但萬宰相的地位也算得上是一人之下萬人之上

楚王妃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楚王妃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https://txt.33mai.com/ ***
楚王妃章節目錄
(快捷鍵:←)上一章楚王妃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數理王冠虞美人(女配)宦海(科舉)(快穿)讓你懵逼穿成反派他媽[星際穿書]女配等死日常[穿書]霸總的白月光[快穿]佛係嬌氣包[穿書]農家寡婦好種田快穿之絕色王妃神動天下額娘有喜穿書女配萌萌噠還我命來![快穿]傲寵六零有孕軍嫂從星際歸來神醫小狂妃:皇叔,寵不停!我在紅樓修文物我是男主他爸[慢穿]清宮攻略(清穿)穿成重生文男主後媽路人穿越末世毒女狂妃,這個王爺太妻奴七零養家記穿成炮灰他媽惡毒女配養娃記[穿書]奸妃養成手冊虐文女主嬌寵日常穿成男主繼母怎麽辦那個喪屍嫁入了人類豪門
  作者:寧兒所寫的楚王妃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楚王妃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