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楚王妃

分節閱讀31

雪是妹妹,夢兒作為姐姐,自然要讓著她!況且,今日夢兒受傷後,祖母又是送藥又是送吃食,還專門派了柳姨娘前來探病,真真是讓夢兒感動得無以複加!此時父親百忙之中又親自前來,更是讓女兒有些不知如何是好了!長輩們如此厚待夢兒,別說是不委屈,即便是真受了委屈,夢兒的心中也是甜的!”

聽著雲千夢的恭維,雲玄之顯得十分的受用,臉上的怒意早已換上了笑容,想起過來時母親對這個女兒的誇讚,也忍不住的讚揚到“難怪你祖母最疼愛你,方才還直誇你懂事識大體,竟不顧病體想要親自去她老人家麵前磕頭!現在為父看來,我的夢兒確實是長大了,真正的是一名大家閨秀,讓爹爹心中都忍不住的自豪!”

雲千夢始終半垂著臉蛋,恭敬謙和的臉上始終保持著大家千金的淺笑,隻是那雙眸子卻因為雲玄之越來越讓人作嘔的話,而快速的閃過不耐!

隻是雲玄之此時心情卻出奇的好,竟留下來陪雲千夢用了晚膳,離開時還特意囑咐米嬤嬤等人悉心的照顧雲千夢,這才在女兒的依依不舍中離開綺羅園!

次日天未亮,米嬤嬤便動身離開,待到雲千夢起床時,她竟已是回到了暖閣內!

此時慕春正把一支翡翠牡丹簪插進雲千夢的發間,而米嬤嬤便拿出當票以及一包銀兩放在梳妝台上,低聲道“小姐,老奴按照您的吩咐,把一顆南海珍珠當了一萬兩!其中這包是銀票,這一包是碎銀,這是一年當期的當票!”

雲千夢拿起那張當票,仔細的閱讀後才重新交給米嬤嬤,隨後從銀票中抽出一張五十兩麵額的拿在手中,交代米嬤嬤把銀票與當票放進紫檀木盒,這才又從梳妝盒中拿出一個寶藍繡荷花的荷包,把銀票放進荷包中讓米嬤嬤隨身收好,便站起身,帶著眾人前往百順堂!

老太太此時方梳洗完畢,聽到下人說大小姐來了,立即讓芮嬤嬤把雲千夢給迎進了裏屋!

“孫女給祖母請安!”雲千夢今日裝扮較為隆重,讓老太太不由得眼前一亮,隻是目光觸及到她略顯蒼白的小臉時,還是忍不住的責備道“讓你好生的休息,你這孩子就是不聽!”

說著,便向雲千夢招了招手,讓她走進自己!

雲千夢見狀,麵上一喜,乖巧的走到老太太的跟前,小聲的替自己辯解道“祖母昨日賞了那麽多珍貴的禮物,雖有柳姨娘與三妹妹代替夢兒磕頭,但夢兒心中始終有些過意不去,思來想去,還是想親自給您磕個頭!”

說著,雲千夢微微後退一步,身後的米嬤嬤立即拿出早已準備好的軟墊鋪在她的麵前,雲千夢恭敬的朝著老太太磕了個頭,樂的老太太指著芮嬤嬤,讓她趕緊把雲千夢扶起來!

這才又重新拉過雲千夢的右手,拉高衣袖細細的檢查了那傷口,關心道“還疼不疼?那凝脂膏用了嗎?”

雲千夢粲然一笑,回道“大夫囑咐一切去疤的藥膏一定要等結痂掉落後才能塗抹,此時最主要的便是讓傷口愈合!祖母放心,孫女定會小心自個的身子的!”

老太太聞言,眼中一時間閃過一絲不明的神色,卻很快的換上了慈愛的笑容,不等其他人前來請安,似是擔心雲千夢餓著,竟吩咐芮嬤嬤準備早膳,也特意為雲千夢加了一碗血燕粥!

用過早膳,老太太也不留雲千夢,讓她趕緊回去休息,自己則是拿起佛珠,進行每日的功課!

芮嬤嬤代替老太太送雲千夢出門,雲千夢見芮嬤嬤神色間有些疲態,便知她受命看管雲若雪,而雲若雪又是個嬌慣的脾性,怕是讓這位芮嬤嬤煩心不少,便關心道“嬤嬤真是祖母的左右手!隻是瞧嬤嬤有些疲憊,想必祠堂與百順堂兩邊跑,累著嬤嬤了!”

芮嬤嬤哪敢居功,更不敢抱怨,雖然心中恨死了雲若雪的蠻不講理,卻也不能明目張膽的議論主子的是非,便謙恭道“這是老太太與相爺看得起奴婢,也是奴婢的福氣!”

聞言,雲千夢卻並未戳穿她,反倒是淡淡一笑,帶著幾分真心的心疼道“嬤嬤辛苦了!”

而米嬤嬤立即拉過芮嬤嬤的雙手,熱忱的開口“老姐姐,我們小姐看你如此辛苦,心中也是心疼!奈何幫不了您什麽,這個荷包您就當個玩耍,拿回去隨便用用吧!”

芮嬤嬤見狀,一時間有些猶豫!

畢竟,吃人嘴短、拿人手短,這大小姐並未說明緣由,萬一以後吩咐自己做危險的事情,那自己豈不是因小失大?

雲千夢見她猶豫不決,便淺笑道“我也知道若雪妹妹有些驕縱,嬤嬤想必是操了不少心!隻是今時今日妹妹身在祠堂,也是個可憐的,平日裏我們也不便奪取探望,還請嬤嬤多與妹妹說說話,讓她了解外麵的動向!嬤嬤如此辛苦,一個荷包還是收得的!”

芮嬤嬤聽雲千夢把話挑明了說,心中不禁鬆了口氣,左不過就是說些話刺激刺激二小姐,這點小事,對於自己這個老嬤嬤來說簡直是易如反掌,滿是皺紋的臉上便綻放出一朵笑花來!

米嬤嬤見狀,立即熱情的把荷包塞進她的手中,這才扶著雲千夢踏出百順堂!

而芮嬤嬤卻沒有立即返回裏屋,隻見她立於拱門後,悄悄的打開荷包,抽出裏麵的銀票,當她看清上麵的數額時,整個心差點便沸騰了起來!

雖說她跟著老太太有體麵,可老太太卻不是個大方的主,自己能拿捏在手上的也隻有自己每年那十兩的餉銀,可大小姐一出手便是五十兩,相當於她五年的工錢,而讓她做的事情卻隻是動動嘴皮子,這天上掉下來的好事,豈能不讓芮嬤嬤興奮?

隻見芮嬤嬤小心的收好銀票,隨後把荷包掛在腰間,這才扭著粗腰走進裏屋……

房內老太太自然早已知道雲千夢送芮嬤嬤荷包的事情,原以為這兩人在密謀什麽見不得人的事情,隻是此時見芮嬤嬤大方的把荷包別在腰間,老太太心中的疑慮便打消了,揮了揮手,讓芮嬤嬤去祠堂監督雲若雪!

芮嬤嬤得了好處,自然要忠人之事!

隻見她剛來到祠堂,便對橫眉豎眼的雲若雪冷嘲熱諷道“既然不是嫡小姐的命,老奴還是勸二小姐不要擺嫡小姐的譜!如今蘇姨娘的勢頭已經過去了,整個相府可是老太太當家,您若還這麽橫,將來可就難找到好婆家了!”

雲若雪這人,最是經不起別人激她的,這才隻聽了這麽一小會,她便受不住了,氣的渾身發抖,指著芮嬤嬤的鼻子罵道“你個捧高踩低的刁奴,你別以為有老太太撐腰便可以為所欲為!你別忘了,我娘可是懷著相府的小少爺,等弟弟出世,我娘扶了正,有你們好受的!你也不睜大你的狗眼好好看看,我兩位舅舅都是什麽人,說什麽找不到好婆家,笑話!就憑我是相府的正經小姐,那些想要娶我的人早已踏破了相府的門檻!你以為我是那鄉下長大的雲易易,一輩子連京都長什麽樣都不知道!”

芮嬤嬤原本隻想刺激雲若雪,卻不想這丫頭竟連易易小姐也給扯了進來!

雖說她隻是一個奴才,但雲易易也是在她的眼皮子底線長大的,她對雲易易的疼愛隻怕不會比老太太少上半分,早已視雲易易為親孫女!

此時聽雲若雪如此侮辱雲易易,芮嬤嬤原本看好戲的眸子瞬時陰沉了下來,嘴角不禁浮上一抹譏諷,言辭間更為狠辣“二小姐怕還是不知道吧!老太太早就發了話,蘇姨娘肚子裏的孩子,即便是男孫,也不得入雲家族譜!此刻您還異想天開的以為能夠接著那塊還不知道能不能生下來的肉翻身,簡直是癡人說夢!再告訴你,這一次輔國公府穀老太君的壽宴,大小姐可是答應咱老太太,會帶易易小姐前往!不知到時候是身在祠堂的您能找到乘龍快婿,還是我們易易小姐?”

雲若雪本不信芮嬤嬤的話,隻是見她此刻神色肅穆,口氣陰寒,一時間腦中竟隻覺得這一切都是真的!

那被蘇青養得粉嫩透紅的小臉瞬間慘白了下來,‘噌’一下便站起身子,朝著芮嬤嬤嚷道“胡說!那輔國公府的宴會,哪一次不是我代表雲千夢參加,你現在竟顛倒是非,看我不稟明了爹爹,治罪你一個胡言亂語的罪!我看,你是老年癡呆了吧,竟做起這等白日夢!也不掂量掂量雲易易的身份地位,她就是爬輔國公府的狗洞,怕是也沒那個資格!”

說完,雲若雪大聲的嘲笑起來,眼中盡是得意囂張!

而這一席話,卻是徹底的得罪了芮嬤嬤,隻見她異常冷靜的看著雲若雪大笑,等她笑完了,這才慢慢的開口“隻怕,不夠格的是二小姐您把!您可別忘了,是誰閨譽已毀?若這事傳揚出去,隻怕相爺隻能讓你剃發當姑子去了,到時候,這紅塵間的一切繁榮富貴,可都與你沒有絲毫幹係了!”

雲若雪畢竟是個姑娘家,又何時被一個奴才如此羞辱過,隻見那張漂亮的小臉一時泛紅一時泛白一時又是黑色,竟是無比的精彩!

而芮嬤嬤確實好整以暇的欣賞著她臉上的色彩,等著接招!

雲若雪此刻袖中的雙手卻是早已握成了拳,又見芮嬤嬤眼中極盡的諷刺,心中的恨意滾滾的朝著腦中襲來,竟轉身抓起桌上的那隻瓷碗,瞬間衝到芮嬤嬤的麵前,照著芮嬤嬤的腦門便拍了下去!

芮嬤嬤一時不察,竟被雲若雪這個千金小姐打了個正著,一時間頭上血如雨下,嚇得芮嬤嬤暈厥了過去!

雲若雪則是趁著她暈倒的時候快速的跑出祠堂,衝進了風荷園!

此時蘇青正在一邊詛咒一邊抄寫著佛經,卻見女兒滿身是血的衝了進來,趕緊讓人關了院門,把雲若雪拉到跟前……

可不等她開口詢問發生了何事,雲若雪搖晃著蘇青的身子大叫道“我要參加老太君的壽宴!你跟爹爹說,不準雲易易那個小賤人參加,你聽到沒有!”

蘇青被她晃得頭暈,又聽見女兒這樣大叫,立即抬起一手,照著雲若雪的臉打了下去!

隨後指著捂著臉頰落淚的雲若雪氣憤道“你瘋了嗎?你不知道我懷著孕嗎?你弟弟若是有什麽閃失,看我怎麽收拾你!”

雲若雪本就受了芮嬤嬤的刺激,此時又見自己的親娘也是不關心自己,心中的怒意更加翻騰起來,恨恨的放下雙手,滿眼是恨道“這個弟弟若是礙了我的路,我一樣會除掉他!娘,我發現你變了,你以前對我可是真心的好,可你現在眼中卻隻有肚子裏的這個小的!就連我要參加壽宴這麽點小事你都不答應,還是說,你真如芮嬤嬤所說,你已經失寵了?”

蘇青聽著親身女兒那狠心的話,又見雲若雪盯著自己肚子那狠毒的眼神,隻覺心口陣陣發疼,她滿心滿眼對待的孩子,對她竟如對待敵人,讓蘇青一時寒了心,顫抖著手,指著門口低吼“你走!你走!”

王嬤嬤見母女倆鬧得不可開交,便好心的上前攔住蘇青,好言勸道“夫人可千萬別動氣,您現在懷著身孕,可萬萬動不得怒!”

說著,又轉頭勸著雲若雪“二小姐,您就體諒體諒夫人吧!她為了您,已經被相爺給罰了!您有何必聽芮嬤嬤那等小人挑撥的話,弄傷了母女間的情分呢?”

可此時的雲若雪竟如被妖魔上身,別人的好言好語到了她的耳中盡數變成了刺耳的譏諷!

隻見她對蘇青噴完火,又把矛頭指向王嬤嬤“你是什麽東西?居然敢來教訓我?若不是你倚老賣老,我的閨譽怎麽會毀在雲千夢那賤人的手裏,你倒好,一副沒事人的樣子,現在竟還充當和事佬,你稱過自己有幾斤幾兩嗎?知道自己的身份地位嗎?仗著是姨娘的乳娘就不得了了,充其量不過是條狗!”

此話一出,王嬤嬤一張老臉再也端不住,差點就腦溢血一屁股坐在地上,把命交代給了雲若雪!

蘇青更是氣得渾身發抖,隻覺周身滿是冷氣,而心底早已結冰,對這個完全不懂事的女兒是寒了心了!

隻是此時她的肚子裏還有一個,即便自己再氣,也不能影響了孩子,隻見蘇青閉上雙目深吸了好幾口氣,這才讓自己內心不斷上湧的怒氣暫時平複了下來,再次睜眼,對著雲若雪異常冷靜道“你走吧!我隻是個姨娘,這裏實在不是二小姐能待的地方!”

雲若雪聽到蘇青這樣的語氣,又見蘇青眼底對自己的失望,一是將竟又清醒了過來,待她看清蘇青那煞白的臉色以及王嬤嬤漲紅的老臉後,這才想起自己方才所說的混賬話,心中立即泛起無數的悔意,‘撲通’一聲重重的跪在了蘇青的麵前,爬著走到蘇青的麵前,抱著她的雙腿哭道“娘,是女兒錯了!隻是今日那芮嬤嬤的話著實難聽了,讓女兒一時間失去了心智!娘啊,您可不能趕女兒走,女兒心裏頭也難過啊!”

畢竟是自己的親生女兒,況且這些年蘇青也都是在為雲若雪謀劃著,又豈會真的舍得趕走她,便隻能抱歉的看了王嬤嬤一眼!

而王嬤嬤見雲若雪如此,心中也有了譜,雖然仍舊有些介意剛才那些傷人的話,卻還是朝蘇青點了點頭!

蘇青這才扶起雲若雪,把她抱進懷中,一手拍這女兒的後背寬慰道“雪兒,再怎麽生氣,你也不能傷害真心對你的人!你這樣,以後娘不在了,又有誰會真心待你呢?”

雲若雪被蘇青點醒,一時羞愧難當,隻能放聲大哭,把今日所受的委屈通通哭了出來!

蘇青則是讓王嬤嬤出去大盆清水來,自己拉著雲若雪坐在炕上,細細的問著她方才在祠堂發生的事情!

雲若雪此時十分的怕蘇青拋棄自己,又見蘇青待自己如以前一般,便老老實實的把方才與芮嬤嬤的對罵

楚王妃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楚王妃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https://txt.33mai.com/ ***
楚王妃章節目錄
(快捷鍵:←)上一章楚王妃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宋氏驗屍格目錄醫痞農女:山裏漢子強勢寵快穿之拯救人生贏家妖孽王爺捉鬼妃穿越之上門少將重生名門世子妃神醫小狂妃:皇叔,寵不停!重生八零之不做聖母逆天萌娃:神醫娘親有空間邪王追妻:廢柴小獸妃盛寵之毒醫世子妃係統逼我做聖母女配又蘇又撩[快穿]公公有喜了嬌妃難寵:世子爺請放過佛係玄師的日常上門女婿[穿劇]炮灰才是真大佬[快穿]兒子是男配庶女富貴錄不裝逼我可能會死[快穿](係統)當幸運值為max時快穿之虐渣計劃數理王冠虞美人(女配)宦海(科舉)(快穿)讓你懵逼穿成反派他媽[星際穿書]女配等死日常[穿書]霸總的白月光[快穿]
  作者:寧兒所寫的楚王妃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楚王妃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