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楚王妃

分節閱讀308

楚飛揚聽之,則是慎重的點了點頭“這的確是極有可能的!除去秦霍這個都察院左都禦史,玉乾帝在朝中可就少了一隻耳朵!若左相再換上別人,隻怕玉乾帝又少了一隻臂膀,屆時,這朝中的大權落入誰的手中,便不得而知了!”

“而那人可真是狡猾,趁著你前來南尋之時行事,即便咱們知道了此事,隻怕也是遠水救不了近火,等咱們回到京都,黃花菜都涼了!況且,秦相已是七十高齡,即便是病了,外人隻怕也隻道是年紀大了,身子不行!恐怕無人會往旁的方麵想去!”冷然的一笑,雲千夢的眼眸之中盡是一片冰淩!

隻是,提到秦相的年紀,雲千夢突然想到楚相府中的楚南山與夏侯族長,心中不免有些擔憂“不知爺爺與外祖父一切可安好!”

楚飛揚則是輕拍了拍她的後背,輕聲道“有焦大在,不用擔憂!”

“王爺、王妃,奴婢有事稟報!”此時,已經起來的慕春則是走到門外,輕聲開口!

“何事?”不希望兩人相處的時光被打斷,楚飛揚則是開口詢問,並未讓慕春進來!

“萬宰相府上的管家此時正在驛館外,請求見王爺與王妃!”門外傳來慕春的稟報聲!

而雲千夢則是與楚飛揚相視一眼,這才寅時,這萬宰相就迫不及待的派了管家過來,是因為昨日南奕君派了金嬤嬤過來,他怕失了禮數還是習凜夜探宰相府之事被發現,因此特派人前來刺探情報?

隻見楚飛揚眼底滑過一絲冷意,雙手卻是扶著雲千夢的雙肩把她往床上按去“再睡會,我出去看看怎麽回事!”

可雲千夢早已清醒,哪裏會聽了楚飛揚的,便見她拽下楚飛揚扶在自己肩頭的手,順著楚飛揚的力道坐起身,笑道“他既然是命宰相府的管家前來,便說明並非是因為朝堂上的事情!若是因為宰相府的事情,那自然還是我出麵較好!難不成,你這楚王還要分心去管後院之事?傳出去,隻怕南尋之人又會借題發揮了!”

可楚飛揚哪裏舍得她這般辛苦,昨夜本就因為思考事情睡的晚了,如今外麵天色才泛白,楚飛揚自然是希望雲千夢能夠多趟一會,正要開口駁回,卻見雲千夢已是手腳快速的穿好了外衫,此時正拿著他的朝服為他穿上,同時對著門外吩咐道“慕春,打洗臉水來,順便讓侍衛請他去偏房稍等!”

“是,王妃!”聽到雲千夢的吩咐,慕春即刻轉身去辦!

楚飛揚見雲千夢已是開口,便隻能寵溺的搖了搖頭,隨即自己拿過腰帶係好“一會我與你一同過去!”

聞言,雲千夢便知楚飛揚心中定是惱怒那管家打擾了她的休息,這才想去好好的‘招待’宰相府的管家!

半垂的眼眸中泛出淡淡的淺笑,纖纖玉手則是為他整理著胸前的衣衫,見整理完畢,雲千夢這才點了點頭!

“王爺、王妃,洗臉水打來了!”而此時慕春則是已經端著銅盆立於門外,時間恰恰好!

“進來吧!”雲千夢坐到梳妝台前,徑自拿過木梳,細細的梳著一頭青絲!

慕春把銅盆放在木架上,隨即走到雲千夢的身後,接過雲千夢手中的木梳,細心的為她挽發“王妃,那管家已經在偏房了!”

雲千夢從首飾盒中挑出一根雙翔鳳簪遞給慕春,繼而淡淡的開口“知道了,一會你與迎夏去為習凜換藥!”

“是!”接過那支金簪,慕春抬眸看向銅鏡,比照著銅鏡裏雲千夢的發髻,小心的把簪子cha進她如雲的發間!

而楚飛揚卻早已是梳洗完畢,隻見他坐在桌邊,目光含情的看著對鏡梳妝的雲千夢,神情輕鬆自然,脈脈深情流露其中!

而雲千夢卻也是不急著立即去見那名管家,洗漱結束又與楚飛揚用了早膳,兩人這才緩緩走向偏房!

那宰相府的管家則是等了半個多時辰也不見楚王妃的身影,心頭憋著氣,奈何門口卻站著兩名麵帶殺氣的侍衛,便隻能忍著怒氣,一口一口喝著丫頭們端上來的茶,直到喝光第三杯茶,竟見楚王攜楚王妃走進偏房!

“見過楚王、楚王妃!”那管家立即擱下手中的茶盞,站起身拱手向走近的楚飛揚與雲千夢行禮!

隻是心中卻有些不解,這個時辰,楚王不是應該前去皇宮了嗎?怎麽會與這楚王妃一同過來?

而楚飛揚卻是帶著雲千夢從他的麵前走過,雙雙坐下後,這才開口“萬宰相派你前來,有何要事?”

見楚飛揚已是開口詢問,那管家立即收起多餘的心思,小心翼翼的回複著“宰相見王妃整日在驛館無趣,便於後日設宴,請王妃前去一聚!”

隻是,他再小心的回答,楚飛揚亦是能夠從中挑刺,更何況,這管家的話中,的確是漏洞百出!

隻見楚飛揚聽完他的話,本就麵無表情的臉上,更是泛起一抹寒意,如星辰般閃亮的眼底蓄滿冰棱,極其陰沉的反問道“萬宰相是不是逾越了自己的身份?豈有他獨自款待本王的王妃?他有何心?難道他不怕這種事情傳出去,有損本王王妃的名譽?況且,本王雖不是南尋之人,但對南尋朝政之事卻也有些了解,萬宰相與攝政王不合,本王的王妃若是參加了宰相府的宴會,豈不是向世人說明我們的立場?萬宰相可真是會算計,拿本王王妃的名譽做賭注以此來要挾本王!”

那管家哪裏會料到楚飛揚竟是這般不給麵子,更沒有想到他彎彎繞繞的會說出這麽多理由出來,而這些理由,不管是哪一條,即便是自家的主子,隻怕也是吃罪不起!

直到這個時候,這管家才明白,難怪相爺吩咐此事時特意囑咐他趁著楚王不在驛館時前去,卻不想他這般的倒黴,竟這般快的遇到了楚王!

隻見那管家立即壓低腰身,快速的出聲澄清“王爺多慮了!相爺絕對沒有這樣的意思!相爺隻是一片好意,那一日更是邀請了南尋許多官員的女眷,也算是盡地主之誼!絕沒有要挾王爺與王妃的意思!”

雲千夢見那管家被楚飛揚的氣勢所壓倒,卻沒有出聲!

不管那萬宰相有沒有楚飛揚所說的那層意思,這一次的宴請,隻怕也是鴻門宴!或許萬宰相早已發現有人潛去宰相府一探究竟,因此借著宴會的名義來觀察各府的反應!

而之所以沒有報官,隻怕是因為僅僅隻存在於人們口中的萬夫人吧!

“雖然萬宰相這般的熱情,但本妃還是不去叨擾了!本妃與王爺此次前來南尋可是身受重負,豈能貪圖享樂?且方才王爺也已說明一切理由,而此次負責與西楚談判的卻是你們的攝政王,若是被他知曉此事而誤了兩國之間的事情,那萬宰相豈不成了千古罪人了?”那管家原以為雲千夢開口是緩解氣氛,卻不想這楚王妃的口才絲毫不比楚王遜色,更甚者,她竟是把這點小事誇大到了兩國之間,連一點退路都不給相爺,這楚王夫婦當真是讓人膽顫!

隻不過,若說這管家之前是因為楚飛揚的突然出現而有些亂了陣腳,此時卻也是慢慢接受了這個事實,反而變得鎮定不少!

隻見他再次拱手,十分虔誠道“王爺與王妃所言極是!是小人方才沒有轉述明白!攝政王與相爺同朝為官,自然是不會落下攝政王!還請王爺王妃親臨!”

隻不過這管家此時是低著頭,但凡他微微抬眼,便會看到雲千夢與楚飛揚此時相視一笑,調皮的眼波在雲千夢的眼底翻轉流傳,而楚飛揚則隻能冷聲開口“此時待本王見過攝政王再給萬宰相答複!你且回去吧!”

聽到楚飛揚模棱兩可的回答,那管家心頭一陣惱火與焦急,還想再開口,可門口的侍衛卻已是進來把他帶出了驛館!

而此時天邊已是大白,楚飛揚有些不舍的站起身,凝視著雲千夢囑咐道“若是累了就休息會!”

雲千夢則是笑著自座位上站起來“我倒是好奇那宰相府中到底有沒有萬夫人!也想看看那位三公子長的如何!”

聽她這麽一說,楚飛揚了然的一笑,隨即點了點頭,領著侍衛步出驛館!

卻不想在宮門口遇到了騎馬而來的南奕君!

“攝政王今日怎麽來的這般的晚?再晚,隻怕趕不上早朝了!”日光漸漸照耀在大地上,楚飛揚揚起淺笑,雙目半眯折射出金色光芒,一抹算計卻是隱藏在那絢爛的神采之中,讓人察覺不出!

“多謝楚王關心!隻是楚王今日也似乎晚到了!難道是昨日的談判累著了楚王?也難怪我們萬宰相一早便命管家前去驛館!”南奕君早已來到皇宮,隻不過卻停駐在宮門口等著楚飛揚!

見南奕君問起,楚飛揚嘴角微微一勾,目光微轉,心下卻已是明了“本王正是因為此事頭疼不已!隻是不知萬宰相是否也邀請了王爺?”

------題外話------

突然間網線好了,萬幸……

第一百八十八章 楚王辯論攝政王

南奕君瞧著楚飛揚並沒有隱瞞的意思,又聽出他並不想卷入南尋內政之中,臉上原本的寒氣漸漸消散了些,這才開口“王爺王妃若是前去,本王自然是作陪!”

見南奕君竟這般爽快,楚飛揚則是爽朗一笑,清朗開口“既如此,那本王便應下萬宰相的邀約!本王先去議政殿等候王爺!”

語畢,楚飛揚勒緊韁繩、雙腿輕敲馬腹,騎著駿馬在南尋侍衛的帶領下前往議政殿!

南奕君則是坐在馬背上,目送楚飛揚離開,心頭卻是不由得鬆了一口氣,隻消楚飛揚不插手南尋的內政,他自然是不會與楚飛揚為敵!

畢竟,他雖未與楚飛揚在戰場上相見過,但楚南山兵法天下無雙,相信得到楚南山真傳的楚飛揚定也是青出於藍而勝於藍!

他自然是沒有必要冒險與這樣一個強大的人撕破臉,否則將來遭殃的,隻怕是南尋的百姓!

隻是,南奕君的心頭想起南藍與萬宰相,濃黑的墨眉卻是不經意的皺了下,隻希望這兩人不要再惹出事端,楚飛揚此時沒有動作,並不代表他們在觸及了楚飛揚的底線時,那個麵如狐狸、實力如猛虎的男人還會坦然笑之!

“王爺,早朝的時辰快到了!”那牽馬的侍衛見攝政王竟是緊緊的盯著西楚楚王的背影,心頭一陣納悶,卻又不敢點明,隻能隱晦的提醒南奕君上早朝的時辰!

南奕君收回視線,隨即下馬,把馬匹交給侍衛,自己則是徒步走向大殿……

而此時的議政殿中,西楚的官員已到期,眾人正在針對昨日與南尋談判的內容進行熱議!

隻是,挑起此次事端的呂鑫卻是端坐在議政殿的一端,冷眼譏諷的看著那群沒用的文官反複的議論著同一件事情,心中卻是計算著楚飛揚何時到來!

“楚王到!”一聲高呼,眾人立即閉上了嘴,隨即紛紛站起身迎向大門,朝著走進來的楚飛揚拱手行禮“參見王爺!”

“免禮!”楚飛揚一身絳紫的親王服,帶著與生俱來的尊貴大步跨進議政殿的門檻,目光一掃殿內的一切,稍稍在遠處的呂鑫身上停頓了下,隨即走上首座,拿過文官遞上來的折子細細的閱讀著!

“王爺今日怎麽來晚了?往日不管是上朝還是皇上召見,王爺可都是最先到的,從未延誤過時辰,今日怎麽竟是最後到達?難道是因為今日一早萬宰相府上的管家前去驛館相邀的原因?”呂鑫看著楚飛揚一本正經閱讀折子的模樣,心頭便不由得冷笑!

好一個楚飛揚,可真是會假裝!

那南尋的宰相都已經上門邀請了,他竟還裝作沒事人一般處理著西楚與南尋的政事!

楚飛揚以為他不說,旁人便不知曉嗎?

大家同住在驛館之中,雖不是同一個院落,但稍有風吹草動,豈能逃過眾人的眼?他以為眾人不說,旁人便不知道了嗎?

呂鑫眼中隱隱浮現陰鷙,嘴角的冷笑越發的明顯,知曉他參上一本,楚飛揚別說是坐穩楚王的位置,隻怕身家性命也難保了!

而其他人亦是因為呂鑫的話而眼露疑惑,紛紛不由得偷偷掃了眼神情淡然的楚飛揚,雖他們均不喜呂鑫的張揚跋扈,但他方才所言的確是事實,若楚王有意勾結南尋,這可是株連九族的大罪!

隻是,呂鑫的挑撥離間在楚飛揚看來卻顯得十分的幼稚!

隻見他神色平靜的拿起手邊的毛筆,在折子的左下角寫下批語,待墨跡微幹這才合上手中的折子,從而拿過另一本!

眾人等了半餉卻不見楚王出口澄清,而呂鑫眼底的陰霾卻更甚,繼而重新開口“王爺這是心虛嗎?難道不該向眾位大人解釋一番嗎?咱們此時雖遠離京都,王爺自然是認為天高皇帝遠便為所欲為,可我們卻不會任由王爺隨心所欲!眾位大人與本將軍深受皇上恩典,領朝廷俸祿,自然是盡心盡力的為皇上辦事,還請王爺給我們一個交代,否則就不要怪本將軍不顧同僚情分上皇上!”

說著,呂鑫滿麵義正言辭的站起身,雙手抱拳舉過頭頂,朝著西楚的方向恭敬的拜了拜,出口的話更是對楚飛揚此番沉默的聲討!

“呂將軍認為本王應該向你交代什麽?”呂鑫說話的期間,楚飛揚已是閱讀完三本折子,待他拿過第四本折子時,這才

楚王妃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楚王妃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https://txt.33mai.com/ ***
楚王妃章節目錄
(快捷鍵:←)上一章楚王妃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宋氏驗屍格目錄醫痞農女:山裏漢子強勢寵快穿之拯救人生贏家妖孽王爺捉鬼妃穿越之上門少將重生名門世子妃神醫小狂妃:皇叔,寵不停!重生八零之不做聖母逆天萌娃:神醫娘親有空間邪王追妻:廢柴小獸妃盛寵之毒醫世子妃係統逼我做聖母女配又蘇又撩[快穿]公公有喜了嬌妃難寵:世子爺請放過佛係玄師的日常上門女婿[穿劇]炮灰才是真大佬[快穿]兒子是男配庶女富貴錄不裝逼我可能會死[快穿](係統)當幸運值為max時快穿之虐渣計劃數理王冠虞美人(女配)宦海(科舉)(快穿)讓你懵逼穿成反派他媽[星際穿書]女配等死日常[穿書]霸總的白月光[快穿]
  作者:寧兒所寫的楚王妃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楚王妃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