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楚王妃

第307節

  “太子當真是膽大心細!”房內的齊靖元在外麵這麽大的動靜中,竟能夠靜心閱讀著手中的兵書,讓看到這一幕的楚飛揚笑的越發的燦爛!

  “楚相這是何意?本宮當真是不明白!”微微放下兵書,齊靖元抬起陰鷙的雙目看向直接擅闖自己客房的楚飛揚,眼中含著濃烈的殺氣!

  “太子此舉,怕是在試探我們帶了多少人,以及這些人的身手如何吧!”而楚飛揚卻是麵如春風,絲毫沒有被麵前之人的凶惡之象所嚇到!

  “哦?楚相為何會有此判斷?”看著楚飛揚說出這番話來,齊靖元眼中倒是浮現了一絲興趣,雙目緊緊的盯著楚飛揚,看他如何解釋!

  楚飛揚則是徑自走到桌邊,在齊靖元對麵坐下,隨即老謀深算的開口“威武將軍隻怕隻是太子堂而皇之進入京都的理由吧!真正牽製住太子的,隻怕是另有其人!”

  聞言,齊靖元卻是笑了,大笑之後眼中的殺氣卻是鋪天蓋地的席卷而來,絲毫沒有隱藏的朝著楚飛揚衝了過去!

  而楚飛揚卻是徑自執起桌上的茶壺,為自己斟滿一杯熱茶,淺淺抿了一口,這才緩緩開口“看來本相的分析是全對!”

  雲千夢這一覺則是睡到辰時,待她睜開雙眸時,外麵天色已是大白!

  “慕春!”嗓子有些幹渴,雲千夢輕聲喚了慕春一句,便見小丫頭立即端著茶盞坐到床邊,扶著雲千夢坐起身,在雲千夢喝水時在她的肩上披了件夾襖!

  “素服都準備好了?我怎麽睡了這麽久?”把茶盞交給慕春,雲千夢隨即便下了床,徑自走到銅盆前洗漱著!

  “小姐昨兒個累了,奴婢們便沒有叫醒小姐!小姐這是要立刻前去文府嗎?”放下茶盞,慕春把早已備好的素服拿出來放在桌上,自己則是伺候著雲千夢梳洗完畢,為她一件件套上冬日的素服,口中還不停的說著“聽咱們府中的丫頭們議論,昨兒個夜中便有不少人家前去文府吊喪呢!”

  聞言雲千夢並未開口,那樣的人家,自然是多得別人一些尊重的,這也不是什麽稀罕的事情!

  見穿好素服,慕春又給雲千夢梳了一個簡單的發髻,挑了幾支樣式簡單的銀簪插在發間,戴上一對白潤圓珠耳墜,便算是裝扮結束!

  “小姐,用些早膳再過去吧!現在那邊定是人多,您去了還指不定什麽時候能回來呢,可別再餓著了!”見雲千夢麵色微微有些泛白,迎夏幹脆把幾樣清淡的早膳端進了內室,扶著雲千夢坐下!

  “王府那邊可有動靜?”端起麵前的瓷碗,雲千夢吃了一口熱粥,緩緩問著,心中卻是尋思著是否先去王府一步,與謝氏一同前去,雖說楚飛揚此時已分家,可在外人的眼中卻還是一家人!

  “一早焦侍衛便前來告知習侍衛,王爺則讓小姐代替相爺前去文府,不用前去王府!”慕春拍了拍自己的腦袋,要不是小姐問起,她還真把這事給忘記了!

  雲千夢則是用完麵前的早膳,再次的整理了一番儀容,便坐上相府的馬車,往文府的方向趕去!

  離文府還有半條街的距離,便隱約能夠聽到哀樂以及一陣陣的哭聲,而再行駛了一段時間,便聽見習凜低聲提醒道“夫人,文府門口跪著許多的儒生,咱們的馬車過不去!”

  ------題外話------

  抱歉,更晚了,不是我偷懶!

  第一百七十四章

  時光在楚飛揚批閱一本本折子間流逝,在座的幽州官員不由得覺得這辦事廳內的氣壓著實是過低,有些人更是耐不住氣壓的壓迫而幾次掏出娟帕擦拭著頭上流下的冷汗,就連韓少勉的目光亦是不由得在楚飛揚與謝英萍的身上轉了幾圈!

  隻是這兩人一個高深莫測穩如泰山,一個平靜如水不見波瀾,讓人窺視不出半點情緒的波動,也難怪這些官員會受不了!

  而其餘的官員則隻能閉緊自己的嘴,小聲呼吸,免得同時得罪了麵前的兩人!

  謝英萍則是始終打量著麵前的楚飛揚,見他雖神色淡然的批閱著麵前的折子,對自己卻是視而不見,這讓謝英萍心頭劃過不悅,即便楚王如眾人所傳那般厲害,可在幽州這般無視自己的人,楚飛揚卻是第一個!

  隻不過,此時的楚飛揚太過冷靜,竟讓向來善於揣測人心的謝英萍有些摸不準他這是故意給自己難看還是在與自己較勁?

  而楚飛揚則是端坐在桌案後,目光冷靜的掃視著折子上的內容,時不時的提筆在一旁留下批語,直到看完最後一本折子,這才擱下手中的毛筆,抬起那雙始終深如大海的眸子看向立於麵前的謝英萍,淡笑道“謝族長今日前來驛館,有何要事要申冤?”

  楚飛揚的開口,頓時化解了廳內過於凝重的氣氛,卻讓謝英萍眼底閃過一絲不快與詫異!

  不管楚王方才不理會自己的原因為何,但他此時率先開口,不但沒有給人示弱之感,反而讓人看到了他的灑脫與與生俱來的尊貴!

  更讓謝英萍明白,自己此時所麵對的這個男子,不以成敗論英雄,不以得勢論輸贏,仿若這世間萬物,隻有引起楚飛揚興趣的事情,才會值得他開口!

  這讓謝英萍那平靜的眸底頓時豎起了更深的防備,隻見他冷冽的目光對上楚飛揚淺笑的眸子,緩緩開口“多謝王爺體恤!隻是昨日韓大人與呂將軍扣下謝家的貨物,卻沒有妥善的看守,導致謝家這批貨物被燒毀,草民敢問王爺,這件事情,官府如何向謝家解釋?謝家的損失又如何計算?”

  楚飛揚看著對自己提出難題的謝英萍,見他語氣堅定、神色自然,便知這男子也是習慣於發號施令之人,尤其方才進入驛館之時,幽州的官員均是等這位謝家的族長先行進入才敢邁步,便可看出,若不是自己此次奉命前來,這謝英萍在幽州的地位隻怕是楚培之下,眾官員之上!

  楚飛揚雖不是重視禮教之人,但對於這樣的現象,卻依舊有些不悅!

  百姓交的銀子供養著這些官員,可到頭來,這些官員真正伺候的卻是謝家這樣的家族,怎能不讓楚飛揚痛心?

  一時間,楚飛揚那含著笑意的眼底漸漸浮上一層冰麵,臉上表情雖柔和,卻泛著冷光,讓人心頭不由得微微發顫!

  “謝族長這是在與本王算此次謝家的損失嗎?那本王倒是想問一問謝族長,在虎威將軍嚴命不得私自運輸貨物前往南尋之際,謝家為何還要趁夜運貨送往南尋?謝家這是仗的誰的勢?還是說,幽州天高皇帝遠,以為皇上管不著幽州,你們便可胡作非為罔顧朝鋼?”此言一出,楚飛揚臉上笑意頓失,淩冽的目光一掃下麵所有的官員,帶著洞察一切的淩厲與手握權勢的尊貴,頓時讓所有人低下了頭,不敢看向謝英萍,更是不敢與楚飛揚對視!

  楚飛揚的反問滴水不漏,直接便掐住了謝家此次不聽朝廷調令私自往南尋運輸貨物!此罪不但罔顧朝鋼,更是藐視皇權!

  但落在謝英萍的耳中,卻是含著另一種意味!

  楚飛揚這番話,無非便是明確的告訴他,楚王一派始終是不可能與謝家站在同一陣營,不管他們用怎樣的手段試探拉攏,楚飛揚態度堅決,家國之分清理明了,斷不可能為了楚謝兩家的聯姻而做出有違人臣之事來!

  這讓謝英萍原本平靜的眸子淡淡的起了煙波,流轉的目光之中帶著一絲怒意,但麵對同樣麵色肅穆的楚飛揚,他卻是忍下這口怒氣,繼而快速的開口“王爺有所不知,這批貨物可是有朝廷的批文以及邊疆大吏的印章,亦是楚大人之前親自點頭同意的!謝家一切手續均是按照朝廷的律例行事,這樣也叫罔顧朝鋼嗎?草民不知謝家在何處得罪了幾位大人,為何要這般的為難謝家?我們隻是一介商賈之家,自然明白民不與官鬥的道理!但在官言官、在商言商,商場之上亦有信譽一說,謝家雖是低賤百姓之家,卻也知答應對方的事情自要完成,否則豈不成了沒有信譽之人?將來如何與他人相交?”

  謝英萍雖不曾入朝為官,卻是多年經商,口才早已是無人能及,反應力更是讓人望塵莫及,盡管楚飛揚給他出了難題,但他顯然是有備而來,頃刻間便從衣袖之中拿出頒給謝家的批文以及那蓋有楚培印鑒章的通行令!

  “既然商譽重要,為何不提前做足準備?況且,此一時彼一時,此時兩國存在誤會尚未解決,謝家竟不停勸阻冒然前去南尋,這是故意挑釁聖上的威嚴還是認為有人能夠保住謝家才如此大膽?你們隻想到自己的商譽與利益得失,可曾想過,若南尋因為此事故意誣賴西楚借由謝家運貨一事往南尋遣送細作,從而挑起兩國一觸即發的戰事,這樣的罪名謝家可擔當的起?亦或者謝家執意前往南尋,是想把西楚的情報送給南尋,這也不是沒有可能!謝族長,你是聰明人,自然明白這裏麵的利害關係!若謝家因為此事被滿門抄斬,你們可還有命去享受自己賺取的那些錢財!”隻不過,謝英萍今日遇到的是楚飛揚!

  隻見楚飛揚絲毫沒有被謝英萍手中的那兩張公文嚇到,仿若是看笑話似的的盯著麵前一本正經的謝英萍,黑眸之中閃出譏諷之笑,幾句話便辯駁的在場的官員麵色蒼白,就連謝英萍亦是皺起了眉頭,那張平靜的俊顏上終於因為楚飛揚字字見血的分析而有了其他的表情!

  “我謝家向來行事磊落,何來通敵一說?王爺莫要憑空想象,壞了我謝家的名聲!”謝英萍算是真正的見識到楚飛揚的巧舌如簧,難怪西楚人人把他日漸的神話,也難怪這樣的男子在朝堂之上能有這樣的作為與成就,不可小覷四字,已完全不能形容謝英萍此時的心情與感受!

  “讓本王有這番說法的,是謝家之前的行為!若謝族長依舊執意把貨物運往南尋,那就不要怪本王公事公辦!且此次謝家貨物被燒原因還未找出,但若不是謝家不聽虎威將軍等人規勸觸犯朝綱,又豈會發生這樣的不幸!謝族長應當好好的想想,損失貨物與丟掉性命,孰輕孰重!這筆帳,是不是應該找朝廷替謝家結賬!本王話已至此,謝族長便請回吧!”楚飛揚冷眸掃了眼謝英萍,隨即便又埋下頭,拿過一旁的公文細看,隻是心中卻是評估著謝英萍此人,是個人物,卻是糊塗的在辦錯事!

  一個理不清朝廷與自身利益大小的人還想著稱霸西楚,簡直是癡人說夢!即便是富可敵國的容家,亦不會這般的狂妄!

  謝英萍則是沒料到什麽自己竟會在楚飛揚這邊吃一個軟釘子,不但沒有討回謝家的損失,更是差點被冠上了通敵賣國的罪名!

  這讓一向精明的他一時詞窮,盡管他準備充足,但楚飛揚卻是把百姓國家的利益放在首位,這讓謝家的損失在這兩者麵前一比較,頓時從了滄海一粟,瞬間石沉大海!

  “王爺,草民還有一事請教!”可謝英萍既然是謝家的族長,自然不可能這般輕易的便被楚飛揚大發,多年橫行幽州的謝家,必定是讓謝家人養出了一些類似皇族的習性,隻是卻忘記他此時麵對的卻是真正的王爺!

  “說!”楚飛揚卻是好性子的開口,冷漠的雙眸離開公文,再次看向謝英萍,看他還有何可辯駁!

  “可否請王爺放了謝家的奴仆!”謝英萍絕不認為昨夜的事情是偶然,且這幽州的官員哪一個沒有拿過謝家的好處?他們豈敢背著謝家燒毀那些貨物?除非他們想讓自己把他們的把柄交給楚王!

  唯有這虎威將軍、楚王與韓少勉三人是剛從京都來的京官,這三人又同時反對謝家把貨物運往南尋,若說謝英萍不懷疑他們三人,這是絕對不可能!

  正因為懷疑,因此他更是要把自己的人要回來,免得再發生意外!

  而楚飛揚聽完他的要求後,則是抬手摩擦著自己的下巴,隱含精明的目光卻是射向那群始終低頭不語的幽州官員,帶著一絲笑意的開口“此事不在本王的管轄範圍!總不能本王一來幽州,這大小事宜均要本王親力親為,那朝廷還需要供養這麽多官員嗎?”

  隻見楚飛揚的話音剛落地,便見那坐著的官員中便有人戰戰兢兢的站了起來,彎腰麵對楚飛揚低聲道“王爺請放心,下官會處理好此事!隻是,這謝家的貨物被燒,且謝家沒有做出其他過激的行為,下官認為,那些人關押幾日,讓他們長長記性便可,不知王爺意下如何?”

  那官員的話雖是對楚飛揚所說,但眼睛卻是輕輕的看向謝英萍,待說完所有的話,這才重新低下了頭!

  “你是這幽州的父母官,自然是根據西楚律例酌情而定!本王自是不會多加幹涉!隻是,此次事件非同小可,若是處罰過輕,隻怕不能起到威懾之用!本王倒是有一個提議,為免日後還有商家如此行事,這一次便從嚴處置,不知各位意下如何?”楚飛揚看似好說話,實則難說話;看似把所有的權利都推給幽州的官員,實則卻是影響著他們的決定!

  奈何他所言字字在理,實在是讓人挑不出半分的錯誤,隻見所有的人均是抬頭看了那麵色已是隱隱泛黑的謝英萍,又見楚王麵含淺笑、眼帶幽芒,便隻能紛紛站起身,頂著壓力低聲應道“謹遵王爺的教誨!”

  而韓少勉則在此時看到門外守著的侍衛朝他使眼色,便立即起身走出去,在門外極其低聲的與侍衛交談了一會,這才重新返回廳內,隨即沉聲開口“王爺,有要事稟報!”

  聽到韓少勉嚴肅的聲音,楚飛揚則是收起嘴角的笑意,大手一揮,氣勢磅礴的開口“都退下吧!謝族長若是很閑,大可前去探望自家的奴才!”

  “下官告退!”眾人如死裏逃生般,立即開口,迅速退場!

  而謝英萍則是麵色鐵青的朝楚飛揚行完禮,隨即大步流星踏出驛館,立即騎上馬背返回謝家!

  “何事!”看著空無一人的辦事廳,楚飛揚這才轉而問著韓少勉!

  韓少勉則是微微皺了下眉頭,這才把自己方才得到的消息說出來“方才通商口傳來消息,南尋國公主與太子則派人前來邀請王爺與王妃前往南尋皇宮一聚!而此人剛到通商口,南尋國攝政王爺則也派人前來請王爺與王妃前去攝政王府一聚!”

  說話間,韓少勉則已是拿出兩張不同的請帖放在楚飛揚的麵前,等候著楚飛揚最後的決斷!

  “哦?本王竟如此的受歡迎?想不到這公主太子與攝政王爺這般的厚待本王!想必虎威將軍也知道此事了吧!”而楚飛揚卻隻是掃了眼桌案上擺著的兩張請帖,卻沒有伸手去拿任何一張,反倒是問著呂鑫的情況!

  “是!虎威將軍的人把守通商口,自然是最先知曉此事的!便是他命人把這兩份請帖送來驛館,不知王爺有何看法?”莫說楚飛揚沒有伸手去碰觸那兩張請帖,即便是韓少勉亦是覺得那兩張燙金大紅請帖著實是燙手,接受哪一張均是得罪另一方,著實不好選擇!

  “自然是不能接受!本王此次前來則是奉皇命,代表西楚而來,豈能接受他們單方麵的邀請?不管是接下哪一方的請帖,世人均會認為本王偏幫那一方,屆時西楚定會卷入南尋的內變之中!本王豈會讓他們稱心如意的算計到西楚的頭上?韓侍郎,勞煩你把這兩張請帖還回去,就說除非是鳳景帝下旨相邀,否則本王是絕對不會應下任何邀請的!”一手同時推開麵前的兩張請帖,楚飛揚眼色清冷,口氣微寒的開口,卻讓韓少勉心頭一緊,為楚飛揚的精明、也未楚飛揚身在局中卻依舊清晰的判斷力!

  若是由他來選擇,隻怕是會從兩張中挑出一張,屆時不但會給自己惹來麻煩,也會給西楚惹出無法想象的禍事!

  而這樣棘手的問題到了楚飛揚的手中,卻是在瞬間做出作為明智的選擇,若說此時韓少勉的心情,那也隻有歎服二字可以形容!

  立即收起那兩張請帖,韓少勉向楚飛揚恭敬的行完禮,隨即便轉身親自前往通商口!

  而此時習凜則是完成了雲千夢交代的事情,隻見他把玉牌交還給雲千夢,隨後便麵色嚴謹的退出院子守在門外,不讓任何居心叵測之人靠近!

  “王妃,這會子日頭大,還是回屋吧!”慕春看著頭頂的日頭越來越毒,便走近雲千夢低聲提醒著!

  “不用,這大樹底下好乘涼,比之屋內更讓人舒心!”雲千夢卻是坐在秋千上,手中拿著那本還未看完的書卷,靜心的閱讀著!

  此時正值正午,陽光自頭頂傾瀉而下,毫不吝嗇的照射著大地上的每一寸土地,交錯的樹葉間零星可見那閃爍的光芒,如星辰般耀眼璀璨,讓人目不暇接愛不釋手!

  楚飛揚踏進南苑,便見雲千夢一身紫色曳地輕紗長裙坐在那翠綠的榕樹之下,雲發間簡單卻不失典雅的簪了一支紫玉簪,鬢發旁則是用幾支小釵點綴,瑩潤玉白的臉龐在點點星光映照之下泛著珍珠光芒,此時她雙手環過秋千的兩根繩索,絕美的小臉微微半垂,認真的盯著手中捧著的書卷,那雙蓮足則是腳尖著地,輕點地麵前後輕輕搖擺著那秋千,裙擺則隨著她的動作而微微飄起,美的不似真人,隻讓人覺得此時身在仙境之中流連忘返!

  慕春察覺到楚飛揚的靠近,正要行禮,卻被楚飛揚擺手阻止,隻見他悄無聲息的走到雲千夢的身後,雙手牢牢的握住兩旁的繩索,輕輕的推著身前的秋千……

  “今兒個怎麽晌午便回來了?”早已察覺到楚飛揚的到來,雲千夢則是嘴角微微上揚,繼續翻閱書卷的同時淺聲問著身後的楚飛揚!

  “驛館著實無趣,便回來陪娘子!”楚飛揚則是雙目平視著前方的荷塘景色,臉上浮現一絲笑意,低聲回答著雲千夢的話!

  “用過午膳了嗎?今兒個我讓廚房準備了一些清淡的膳食!”合起手中的書卷,雲千夢交給慕春,讓她下去傳膳,自己則是微微轉過頭,看向身後的楚飛揚,晶瑩剔透的美目閃爍著不輸於陽光的璀璨,讓楚飛揚差一點沉溺其中不可自拔!

楚王妃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楚王妃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楚王妃章節目錄
影後打臉日常[古穿今] 女神的百獸紅包群 獵戶家的小妖精 食物鏈頂端的女人[娛] 九零年代 妃要種田,爺莫怕 洗塵寰(女尊) 特工重生:軍少溺寵妻 影後懶洋洋[古穿今] 美食在民國 東宮甜寵日常(穿越) 惑國妖後(相公總是在造反) 四爺寵妻日常 古代懼內綜合征 穿成奔五渣男 快穿之打臉之旅 我是寵妾 重回七零之小甜妻 我家婢女要上房 當太後的這些年! 重生六零福娃娃 錯把男反派當女主(穿書係統誤我) 種田使人發家致富 盟主影後[古穿今] (快穿)富貴榮華 辣文女配翻身記 農媳當家:將軍寵妻無度 珠玉在前 田園嬌寵:山裏漢寵妻無度 快穿係統:男主別心急!
  作者:寧兒  所寫的楚王妃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楚王妃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