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楚王妃

分節閱讀305

著皇後,卻也沒有得罪玉乾帝,聰明之處,足以證明!

“是嗎?”聽完容貴妃的回答,玉乾帝卻是輕輕吐出這兩個字,半眯的雙眸漸漸的泛出高深莫測的氣息,輕搭在桌上的手指則是有節奏的點著桌麵,讓皇後與容蓉心中頓時一緊,明白這樣的玉乾帝,才是最危險的!

“容貴妃是認為自己不能比過親生母親嗎?”半餉,玉乾帝這才低低的問出這一句話,卻讓皇後臉色頓時慘白了下來,原本跪得筆直的身子瞬間便改成跪坐在地上!

容蓉亦是沒有料到玉乾帝會反問自己,而這個問題,不管是肯定的回答還是否定的回答,均會得罪麵前兩人中的一個!

而玉乾帝卻不給容貴妃開口的機會,隻見他把玩著麵前茶盞,緩緩開口“朕與太後亦不是親母子,可太後卻待朕如親子!隻要用心,相信即便不是親母子,亦不是大問題!容貴妃向來聰慧,相信皇後方才所說的擔憂,以容貴妃的聰明才智定會妥善的處理好,皇後,你說是不是?”

皇後隻覺自己頭頂頓時頭來兩道極冷的眼神,與地麵平行的容顏上已是沁出點點冷汗,哆嗦的雙唇卻是不知如何開口!

若是肯定了玉乾帝的話,那便是把瑤公主拱手讓給了容貴妃!

但若是否定了玉乾帝的話,那便是抗旨不遵的罪名,即便她是皇後亦是吃罪不起!

一時間,皇後的身子微微顫抖了起來,隻是卻硬咬著下唇,倔強的不讓自己在衝動的情況下冒失的回答這個讓她左右為難的問題!

“皇上!”正在這時,門外的餘公公卻是快步走了進來!

“什麽事?”得不到皇後的回答,讓玉乾帝心頭有絲不悅,隨即便有些遷怒的瞪向餘公公,希望他的確是有重要的事情稟報,否則別怪他不氣!

“回皇上,方才秦相府的人來報,秦相病了!”餘公公方才站在門外,卻也是聽到皇後等人的話,也是知道皇上此刻心情不好,若非真有急事稟報,他可不願意在這個節骨眼上自個撞上來!

“病了?今日早朝秦相還好好的,怎麽轉眼就病了?”說完,玉乾帝則是滿眼狐疑的緊盯著餘公公,審視著他臉上是否有慌張的表情!

餘公公跟在玉乾帝身邊這麽多年,又豈會不明白皇帝此時的表情明顯是懷疑他收了皇後或者容貴妃的好處,才在這麽重要的時刻冒死跑進來!

可是他真是冤枉的很,明明就沒有拿到一個銅板,卻還要被皇上懷疑,更沒有人能夠為他出頭,也隻能硬著頭皮繼續解釋道“皇上,秦相今年可是七十歲了,身子骨自然是比不得年輕一輩!俗話說病來如山倒,隻怕也是如秦相這般吧!”

見餘公公眼神絲毫沒有躲閃之意,玉乾帝這才把目光轉開,隨即站起身,對皇後與容貴妃開口“你們自己用膳吧!至於瑤兒的事情,不必再提!”

語畢,便要抬腿離開……

“皇上……”可皇後卻是突然撲上來,緊緊的抓住玉乾帝的衣擺,抬起楚楚可憐的容顏,雙目哀求的望著玉乾帝,泣不成聲的說不出話來……

玉乾帝見她這般模樣,又想起自己的外祖母家,眉心微微一跳,繼而改口“此事改日再提吧!”

說著,便轉身離去,唯留皇後喜極而泣的恭送他離開!

“既如此,那本宮便先把瑤兒帶回宮中!”擦拭掉臉上的汗珠與淚水,皇後儀態萬千的站起身,看向容貴妃的目光卻是透著一抹寒意!

盡管容貴妃方才並沒有落井下石,但玉乾帝之前的種種表現,卻是說明這容貴妃是個有心機手段的,自己若是不先下手為強,隻怕最後這皇後的寶座亦會不保!

“是!”卻不想,容貴妃卻是幹脆利落的答應了下來!

這讓皇後心頭更加的窩火,隻覺這是容蓉對她的挑釁,仗著皇上的寵愛,便不把自己這個皇後放在眼中,這般大方的讓自己把瑤兒帶回去,隻怕是為了更加理直氣壯的把孩子帶離自己的身邊,以顯示她如今在宮中的得寵程度!

容貴妃看眼皇後極力掩飾情緒的表情,心中明白她此時所想,卻沒有點破亦沒有開解!

她沒有看人笑話的心情,亦沒有九玄師太普渡眾生的大慈大悲!況且,即便她出言開解皇後,隻怕皇後也不會領情!

冷眼看著皇後命令宮女們收拾好小公主的衣衫,容蓉半屈著雙膝送走了這些不速之!

待她走出偏殿時,抬頭這才發現月亮已是升上了半空之中,這好好的一日,竟又在無盡的猜測嫉妒之中渡過,可見這宮中的女子,當真是可憐的無趣……

“主子,還是回寢宮歇息吧!這外邊風大,小心著了風寒!”貼身宮女走上前,小心的扶著容蓉往正殿的方向走去!

“雲鶴想必已是到了幽州了吧!”容蓉抬起右手,把落在耳邊的碎發勾到耳後,極小聲的問著身邊的宮女!

“算算日子,公子怕是已到了好幾日了!”那宮女是容蓉的陪嫁丫頭,知道的事情自然多些!

聞言,容蓉卻是微微展顏一笑,不由得感歎,容家人看似冷情,卻最是深情啊!

即便知道雲千夢已嫁人,雲鶴依舊是一門心思的撲了進去,這般的無怨無悔,看著雖心酸,卻又何嚐不是一種幸福呢?

而自己,卻連這樣的幸福也不敢奢望!

自嘲的搖了搖頭,容蓉淡淡的開口“回去吧!”

而此時的楚相府中,曲長卿坐在房中,而楚南山則是坐在桌後奮筆疾著,半餉,才開口喚進門外的焦大!

“王爺!”這麽多年下來,焦大已是習慣稱楚南山為王爺!

楚南山則是把信封密封好,隨即交給焦大“送出去吧!”

“是,王爺!”接過信件,焦大便收於胸口,隨即轉身離開!

見自己的事情已經辦完,曲長卿也隨之站起身,朝著楚南山拱手道“王爺,下官也告辭了!”

楚南山見正事辦完,又見府中好不容易來了一個會武的曲長卿,又豈會輕易的放過他,直接走上前,勾肩搭背的拽著曲長卿來到院中,朗聲道“你那爹爹隻是個文人,你小子卻是文武雙全,讓爺爺我十分的喜歡,今天就陪你練練手,全當做你跑路的打賞!”

話音還未落地,楚南山的掌風已是逼近曲長卿的麵門!

而曲長卿在楚飛揚的手下被調教了這麽多年,武藝自然不差,瞬間便反應過來,一個側身躲過了楚南山的攻擊,心頭在訝異楚南山如此敏捷的身手時,更是不敢因為楚南山的年紀而輕視這位馳騁沙場的猛將……

而焦大則是趁著月色出了楚相府,策馬奔向長街,繼而轉向一條偏僻的小巷之中,隨即來到‘玉家當鋪’的門口,親自把楚南山寫的信交給了高平……

第一百八十五章 宰相府中有蹊蹺

月色無邊,楚飛揚因為討論事情被留在宮中用膳,而雲千夢則是簡單的用了一些晚膳,便領著慕春三人在院中納涼!

漆黑一片的小院,被隱秘在花叢中的宮燈打照的格外的有情調,既呈現出一種朦朧的美感,又不會讓人在黑暗中跌倒,恰到好處的處理,讓幾個丫頭一時看呆了眼,紛紛陷入這美景之中!

偏偏此時雲千夢竟還穿著一襲銀白的冰絹長裙坐在月光下輕搖團扇,為這靜謐的一角添加了動感,銀色的月光撲灑在她的身上,把那清冷脫俗的容顏籠罩在瑩潤的光輝之下,美的不似人間女子……

“王妃,外麵蚊蟲多,還是回屋吧!”慕春見眼前飛過一隻蚊子,擔心雲千夢那一身的細皮嫩肉會被叮咬,便出聲關心道!

“再坐會吧!今日白天在屋內坐了許久,正好晚上出來透透氣!”而雲千夢隻是搖了搖頭,盈盈目光在月光的映照下如一汪清泉涓涓流入人的心中!

“咦,那是螢火蟲耶!”而這時,貪玩的迎夏卻早已是眼尖的看到隱藏在花叢中閃著亮光的螢火蟲,興致不錯的立即踮著腳尖走過去,拿著手中的團扇想撲到那不斷飛舞的螢火蟲!

慕春見狀,亦是玩心大起,與迎夏二人在這一方小院中追逐著螢火蟲的影子,玩得不亦樂乎!

雲千夢見方才還勸阻自己回屋的慕春竟也跟著迎夏玩鬧了起來,便淺笑著搖了搖頭,端起石桌上擱著的茶盞,輕輕的抿了一口茶,目光卻是時不時的看向院門口!

“王妃,習侍衛回來了!”這時,始終守在門口的元冬則是快步走了進來,在雲千夢的耳邊低聲回稟著!

“帶他進來!”語畢,雲千夢便站起身走向偏房,慕春與迎夏亦是收起好玩之心,緊跟在她的身後!

“卑職見過王妃!”不一會,習凜便在元冬的帶領下走進偏房,恭敬的向雲千夢行禮!

“起來吧!事情辦的如何?”看著習凜站起身,雲千夢卻發現他額頭滿是汗珠,清冷的目光微微一暗,隨即檢查著他的周身“受傷了?慕春,拿藥箱來!”

而習凜卻是滿麵慚愧的單膝跪在雲千夢的麵前,出言否認道“卑職沒事!”

“既然沒事,為何滿麵虛汗?”而雲千夢卻是不給他掩飾的機會,直接便點出習凜的破綻“可別告訴本妃,這是熱出來的汗!即便南尋天氣炎熱,也不至於讓你唇色蒼白吧!”

說話間,慕春已是抱著藥箱匆匆的跑了過來,雲千夢雙目敏銳的掃了習凜一圈,見他原本拿劍的右手此時改由左手,便知定是上了手臂,便命迎夏打一盆清水來,讓慕春打開藥箱,從中挑出止血的藥膏,又把紗布一應準備好,隨即親自倒了一杯水,從荷包中掏出一顆解毒的藥丸遞給習凜“把這藥丸吃下去!你此番受傷,也不知那利器上是否抹有劇毒,以防萬一,咱們還是小心為好!”

習凜豈會想到雲千夢不但親自為自己倒水,更是設想的這般周到,一時間心頭感悟良多,正要開口,卻被雲千夢用眼神製止,示意他趕緊吃了這藥丸!

而慕春則是待迎夏端來清水後,小心的卷起習凜的衣袖,見右臂竟是箭傷,幸而沒有傷到骨頭,這才鬆了一口氣,隻是饒是這樣,習凜的手臂上依舊是血肉模糊,慕春與迎夏二人合力,才替他敷藥包紮好!

“王妃,那萬宰相的府上可是設有機關的!卑職正靠近那萬夫人住的臥室,本想挑開窗子看一眼,卻不想從裏麵射出一支利箭,卑職不得不暫時撤了回來!不過,卑職卻清楚的看到,那臥房內並無人住,且裏麵已經許久沒有讓人打掃清理過,屋子裏盡是塵土與蜘蛛網!”習凜自己放下衣袖,隨即向雲千夢稟報著自己方才遇到的一切“卑職倒是看到了那宰相府三公子的容貌,與萬宰相十分的相似!”

雲千夢冷靜的聽著習凜的稟報,心中卻是冷笑一聲,看來對方也是有備而來的,在聽到南奕君在大殿上提及自己的夫人時,便早已猜到外人定會好奇那位從未露過麵的萬夫人,便命人把她藏了起來,更是連機關都已是設置好了!

亦或者,習凜之前收買的那名嬤嬤,也是受了萬宰相的意思,故意說些讓人起疑的話,讓他們自投羅網,而那萬夫人所住的宅院,也極有可能根本便是一座廢棄的院子,把自己的人引去,隻為殺一儆百!

當然,這其中並不排除,或許那萬宰相的府中,根本就沒有萬夫人這一人,亦或者萬宰相與南奕君聯手,等著除掉此次前來南尋的楚王,這樣西楚等於是少了一半的支柱,屆時南尋想要對付西楚,隻怕也是更加的容易一些!

隻不過,比起最後一種可能,雲千夢則是更加相信前麵的假設!

畢竟南奕君在南尋一手遮天已不是一兩天的事情,南藍與南鴻燁會對他有敵意,也是最為尋常的表現!

且萬宰相作為太子公主的舅舅,自然是會向著他的親外甥!

即便是在這人情淡薄的古代,隻怕與南奕君相比較,萬宰相也是更加相信南藍與南鴻燁吧!

這兩者之間,萬宰相若是選擇南奕君,助南奕君登位成功,隻怕他會是第一個被砍殺的人!

而若選擇了南藍與南鴻燁,甥舅之間的血緣關係,相信南鴻燁即便是為了自己的帝王名聲,也不會太快對萬宰相下手!

隻是,不管這裏麵隱藏著怎樣的陰謀,此次習凜前去探尋消息雖然失敗,也有可能已經讓對方察覺到了異樣,但對於他們而言,也不見得是一件壞事,至少知道這萬宰相的府邸之中,是藏著某個不願被自己所知道的秘密的!

“王妃,不如卑職趁夜再去一次?卑職想,對方定不會料到我們會連著有兩次行動!”習凜內疚沒有辦好雲千夢交代的事情,便自告奮勇的想再去探尋一次!

而雲千夢卻是淡笑著搖了搖頭“你且回去好好的歇息!這夜探宰相府的事情,咱們暫時緩一緩!那萬宰相不願我們夜探,難道我們還不能明著進去嗎?隻不過,在那之前,你且先把手臂上的傷養好,屆時本妃可還需要你的護衛呢!”

雲千夢的話中不帶任何的責備,句句透著關切,讓習凜心中感動不已,卻又無以為報,隻能重重的點了下頭,隨即退出了偏房!

“王爺回來了嗎?”看了看外麵的月色,見已是戌時,便開口問著慕春!

“回王妃,沒有!

楚王妃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楚王妃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https://txt.33mai.com/ ***
楚王妃章節目錄
(快捷鍵:←)上一章楚王妃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數理王冠虞美人(女配)宦海(科舉)(快穿)讓你懵逼穿成反派他媽[星際穿書]女配等死日常[穿書]霸總的白月光[快穿]佛係嬌氣包[穿書]農家寡婦好種田快穿之絕色王妃神動天下額娘有喜穿書女配萌萌噠還我命來![快穿]傲寵六零有孕軍嫂從星際歸來神醫小狂妃:皇叔,寵不停!我在紅樓修文物我是男主他爸[慢穿]清宮攻略(清穿)穿成重生文男主後媽路人穿越末世毒女狂妃,這個王爺太妻奴七零養家記穿成炮灰他媽惡毒女配養娃記[穿書]奸妃養成手冊虐文女主嬌寵日常穿成男主繼母怎麽辦那個喪屍嫁入了人類豪門
  作者:寧兒所寫的楚王妃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楚王妃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