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楚王妃

第304節

  “韓侍郎,此事由你去解決!”半餉,楚飛揚才開口,聲音清冷不帶一絲情感,一如方才在楚府詢問楚培傷勢時一樣!

  “是!”韓少勉則是立即應聲,隨即揚起馬鞭,領著身後的侍衛朝著那通商口奔去!

  而楚飛揚的目光卻依舊放在那吵鬧的最凶的二人身上!

  很好,一個則是故意借著今晚的事情想把自己引過去,屆時即便自己一言不發,定會被人認為自己與謝家一條心,隻怕從今往後這謝家仗著楚王的聲名便能夠在幽州便真能獨霸一方了!

  另一個則是恨不得自己立即出現,以此來認定自己包庇謝家,借此讓自己滾出幽州,好成全他攻打南尋的私心!

  奈何,這世上除了夢兒之外,他楚飛揚尚沒有心思讓第二個人玩弄於股掌之間,那便隻能讓他們倒黴了!

  隻不過,此時讓楚飛揚更加注意的,卻是該如何處理此事的韓少勉!

  今日自己可是大方的讓韓少勉觀察了許久,此時也該輪到他被自己審視的時刻了!

  “住手!”一陣馬蹄之聲急促傳來,韓少勉麵色冷漠的勒住韁繩停在眾人的麵前!

  “韓侍郎?你怎麽會出現在這裏?”垂下手中已經出鞘的長劍,呂鑫雙目微眯,語氣十分不屑的開口!

  “呂將軍難道忘記皇上的口諭了?還是說,呂將軍認為此處天高皇帝遠,便打算違抗聖旨?”韓少勉冷目迎向呂鑫,口氣硬朗,帶著堅定不移的意誌,卻讓呂鑫不禁收起看向韓少勉的輕藐之色,改而換上一副深思!

  而在呂鑫沉思之時,韓少勉淩厲的目光早已是轉向那謝家帶頭鬧事的年輕男子,隻見這男子長著一張精明的臉孔,渾身上下均透著濃濃的銅錢之味,而麵對韓少勉這樣凜冽的打量,那男子竟是絲毫沒有畏懼,反倒是率先開口“大人,你也看到我們謝家今日的損失,若不按時交貨,隻怕我們將會賠償對方五萬兩白銀,而方才的爭執,呂將軍等人又打碎了我們多件名貴的玉器,這筆賠償,應該怎麽算?”

  果真是利欲熏心的商人,即便是這樣的時刻,那男子心中所想還是今日的損失!

  而韓少勉卻是麵色冷沉的一揮手,隨即寒聲開口“把帶頭鬧事者押回衙門,謝家的貨物暫時封存,待本官回稟王爺後再做定奪!至於呂將軍,既然皇上已把幽州的一切都交給王爺處理,還請將軍不要擅作主張,否則不要怪本官回京後一一寫進奏折中!”

  第一百七十二章

  而這時,那幽州的官員才姍姍來遲,卻在聽到韓少勉提到奏折時,幾名官員則是安靜的立於一旁不曾開口!

  “你敢!今日之事本就是這虎威將軍之錯,憑什麽要扣押我們謝家的人和貨物?難道你們想官官相護?即便你們是京官,可無憑無據憑什麽私自扣押我們的東西?難道你們就不怕這件事情傳出去被幽州的百姓所恥笑嗎?”那男輕男子見韓少勉揮手讓身後的侍衛上前扣押貨物,一時間頓時急了,立即擋在所有的馬車之前,絲毫不退讓的抬頭瞪著馬背上的韓少勉,不讓他把這一批相當貴重的貨物押回衙門封存起來,更是語出驚人的威脅著韓少勉!

  奈何韓少勉並非那些收受了謝家賄賂的幽州官員,即便今日沒有楚飛揚對他能力的試探,他亦會公事公辦,絕不會給任何人麵子!

  隻見他微微側目,便見那原本因為那口出狂言的男子而頓足的侍衛們重新又邁開了步子,半點猶豫也不存的便持劍走到那男子的身側,冷聲道“請隨我們回衙門!”

  “我看你們誰敢!”眼見著兩名侍衛手中帶鞘的長劍即將架在自己的脖子上,那男子立即厲聲喝到,隻是他的腳步卻是微微往後退了兩步,垂在身後的左手卻是朝一旁的家丁打著手勢,企圖傳遞著某種訊息!

  隻是偏偏他今日碰到的是韓少勉,習武出身之人,敏銳度自然是高於常人,畢竟在比武場上刀劍無眼,一個不慎便有可能落下終生的殘疾,更有可能喪失性命,因此不管是在何時何地,韓少勉總是保持著高度的警惕,盡管他往往沉默寡言,卻始終能夠憑著武者的靈敏而察覺出最危險最詭異的地方!

  而那男子不合時宜的動作,便讓坐在馬背上的他瞧得一清二楚,隻見韓少勉目色驟然一沉,瞬間發號施令“所有人一個都不許放過,盡數帶回衙門!所有貨物均押回封存!沒有王爺的命令,任何人不得拷問犯人,任何人不得私下拆拿領取貨物,違紀者,本官將先斬後奏!”

  “是!”在韓少勉這帶有軍令的命令之下,所有侍衛應聲高呼,隨即手腳麻利的清點著麵前謝家的馬車貨物數量以及人數!

  而那男子見韓少勉竟一個人也不放過,心頭頓時大怒,可自己的人盡數被擒,他隻能無可奈何的立於原地,目光噴火的看著那些侍衛舉著手中的長劍粗魯的敲打著貨箱,隻能忍著怒氣的開口“大人,怎麽說我們謝家在幽州也是有頭有臉的人物!我們的玉器可是幽州最精美最價值連城的,你的手下這般的魯莽,若是打碎了一件,大人可賠得起?若是賠不起,還請動作輕緩一些,免得丟了朝廷的人!”

  虎威將軍見那男子把矛盾改而指向韓少勉,又憶起韓少勉今日白天剛來幽州便給自己排場吃,便騎上馬背,冷笑的看著這兩方之間的對峙,更是舉手阻止自己的士兵加入協助韓少勉的隊列之中!

  “有頭有臉則不是成為你們違令的借口!如今西楚與南尋隻見關係微妙,你們冒然前去南尋,若是讓南尋國認為你們是細作,屆時兩國交戰,幽州數十萬百姓遭殃,你認為你們謝家在幽州還有立足之地嗎?不用皇上下旨賜死,隻怕幽州的百姓亦會恨死謝家!既然是有頭有臉之人,為何做事情不能三思而後行?在明知如今兩國形勢複雜的情況下卻依舊固執己見,甚至違抗朝廷欽派大臣的命令,謝家是打算抗旨不成?”別看韓少勉素日話少,但能夠在京都上流社會保有好名聲的他,又豈是泛泛之輩?幾句話,便已讓那男子臉色一變再變,最終隻能眼中包含著熊熊燃燒的怒火,卻再也沒有開口,免得被這突來的京官貼上投遞叛國的罪名!

  “既然是呂將軍先來阻止此事,那善後的事情,自然也應有將軍來做!”而韓少勉亦不是傻子,解決掉那男子之後,便把目光轉向一旁看戲的虎威將軍!

  那雙沉靜冷淡的眸子在火光的照耀之下顯出極其清淡之色,讓呂鑫臉上的冷笑一愣,頓時收起幸災樂禍的表情,神色戒備的掃了已經清點完所有貨物與人數的侍衛,再看著韓少勉認真肅穆的表情,呂鑫改口道“這本就是韓侍郎的功勞,本將軍豈能搶人功勞?韓侍郎可是身負皇上的恩寵,豈是本將軍所能比擬的!且韓侍郎方才也已說,今晚之事,韓侍郎定會與王爺商妥之後再下定奪,那更沒有本將軍的事情,韓侍郎又何必把本將軍卷進這件事中?皇上派本將軍前來,本就是保護楚大人,如今楚大人身受重傷,本將軍力所能及的便是守護好著南尋與西楚唯一的途徑,其他的事宜,則還是多要靠韓侍郎與王爺多多擔待!”

  呂鑫雖魯莽,可沉浮官涯這麽多年,又在戰場上數次撿回自己的命,可見他還是有些頭腦的,在必要的時候,自然知道避鋒芒!

  若這時他接受謝家的人與貨物,不但得罪了謝家,更是把韓少勉與楚飛揚給得罪光了,將來回了京都,這兩人若是聯名上書彈劾自己,隻怕他的身家性命將不保!

  倒不如此時推掉此事,一來讓謝家與韓少勉楚飛揚結怨,二來緩和這段日子自己與謝家楚家的衝突,轉移這兩家的注意力,又為自己將來回京留了一條後路,何樂而不為呢?

  韓少勉豈能看不透呂鑫的心思,隻不過把這謝家的人交給呂鑫,韓少勉自然是不放心的,他不過也隻是借著這件事情,讓呂鑫自動放棄參與幽州政事的權利而已,既然目的達到,韓少勉則不在多言,隻是轉身對那始終立於一旁的幽州官員開口“看守之事,便有勞幾位大人了!”

  語畢,便見韓少勉直接揮手,讓侍衛們壓著謝家的車馬,在那幾名官員的帶領下往幽州的衙門走去!

  “將軍,那咱們今晚不就白忙活了?”看著走遠的車隊,虎威將軍身旁的副將則是惋惜的開口!

  本想著借著今晚的事情強行扣下謝家的貨物,屆時倒可以發一筆橫財,誰知道半路竟跑出韓少勉這個程咬金,當真是可恨之極!

  “銀子和命,你要哪個?”而呂鑫卻是半眯著眸子盯著越行越遠的車隊,聲音極其陰寒的問道!

  那副將一時被呂鑫的口氣給嚇到,隻覺在這燥熱的夜晚竟有一股刺骨的寒風鑽進自己的衣襟,不由得抬起手來摸了摸受涼的脖子,口中嘟噥著“自然是要命!”

  “既然要命,就咽下這口氣!隻要那韓少勉抓住了謝家的把柄,那謝家定會有求於楚王,若是楚王顧及親戚的顏麵而出手相幫,屆時韓少勉絕對不會是楚飛揚的對手,到頭來他們鬥得兩敗俱傷,得益的還是我們!那謝家不過是一塊肥肉,最後自然是落在最後的贏家手中!這事不可操之過急,否則別說銀子,先摸摸你的腦袋和脖子粘的牢不牢固!”極其低聲的說完,呂鑫不再開口,轉身吩咐守夜的士兵打起精神來,自己則是率先揚起馬鞭,策馬衝進漫漫夜色之中……

  而那始終立於隱秘小徑上的楚飛揚,則是在把所有的一切看進眼中之後,繼而調轉馬頭,雙腳夾緊馬腹,快速的順著來時的道路奔回驛館!

  隻是當楚飛揚趕回驛館,卻也是子時,除去驛館外筆挺站立的八名侍衛,其他的奴才們早已是歇息下!

  楚飛揚快步走回南苑,卻見正屋早已熄燈,唯有雲千夢的內室還留著一盞昏黃的燭燈,這讓楚飛揚眼底湧上暖色,不由得放輕腳步,帶著一絲小心翼翼的踏進內室!

  果不其然,在沒有等到楚飛揚回來之時,雲千夢是絕對不會上床,而此時的她竟還精神奕奕的斜躺在竹榻上翻閱著手中的書卷!

  見楚飛揚走進內室,便見雲千夢立即放下書卷,自竹榻上站起身,快步走到他的身邊,那雙含著擔憂的美眸先是細細的查看了楚飛揚的周身,隨後才笑著輕聲開口“累了吧!”

  見她這般等著自己,楚飛揚卻是微微責備道“以後若是晚了,你便先睡,如此熬夜,對身子不好!”

  而雲千夢卻是堅定的搖了搖頭,順手為他脫去身上的長袍擱在竹榻上,隨後才嘴角含笑的淺聲道“不礙事,正好我也睡不著,便讓丫頭們尋來些書籍看看!我已讓人備好了熱水,你回來的倒是湊巧,那熱水怕早已是溫水,你快去沐浴吧,解解身上的疲乏!”

  看著雲千夢不動聲色間便已把後院的事情處理的井井有條,楚飛揚舒心的呼出一口氣,卻是一手攬過正要轉身的她,帶著一絲媚惑道“好累,夢兒陪為夫說說話吧!”

  雲千夢本欲轉過的身子被楚飛揚單手一勾,便有些失去平衡的跌進他的懷中,本想順手推開他,卻不禁問道楚飛揚晚膳時剛換的衣衫上竟又沾染了濃重的塵土味,心頭頓時有些不舍,便微點了下頭,隨他一同走到內室中的小偏方內,讓他在屏風後脫掉衣衫坐進浴桶中,雲千夢則是轉身走出去,把早已備好放在床邊的裏衣拿了進來!

  “夢兒……”室內一片安靜,偶爾聽見微微的水波之聲傳來,楚飛揚不確定的輕呼一聲,希望能夠得到某人的主意!

  “嗯,怎麽了?是不是水涼了?”聽見楚飛揚的聲音,雲千夢把手中的幹淨裏衣擱在屏風上,美目則看向那屏風後隱隱透出的人影淺聲問著!

  “進來陪我說會話!”楚飛揚卻是極其低聲的開口!

  那低淺的聲音讓雲千夢心頭一跳,立即轉到屏風之後,卻見楚飛揚此時正閉目靠在浴桶內壁,雙臂撐開架在浴桶的邊緣上,溫熱的氤氳水汽自浴桶中嫋嫋升起,把楚飛揚籠罩在一片朦朧之中!

  “可別在這睡著了,否則明日定會著涼!”見他麵色平和,眉宇舒展,想必十分享受緊張時刻下的沐浴,而雲千夢卻是微微卷起衣袖,探手進浴桶中試了試水溫,隨即提醒道!

  “若是著涼,倒也省事了!”殊不知,楚飛揚竟還盼著能夠臥病在床!

  這讓雲千夢有些哭笑不得,有些沒好氣的微嗔了他一眼,卻還是拿過浴桶上掛著的帕子,沾濕後輕輕的替他擦拭著手臂,順便回著他的話“隻怕好些人盼著你病呢!方才前去通商口,發生了何事?”

  “這裏!”可楚飛揚卻是抬起另一隻手,指著自己的胸口讓雲千夢擦拭!

  隻見他突然自浴桶中坐直身子,頓時掀起一陣不小的水花,雲千夢一個躲閃不及,被那濺出來的水花弄濕了大半個身子,本就隻穿了一件淡粉的冰絹裏衣,此時又半濕的貼在那瑩潤的肌膚上,讓楚飛揚看向她的目光頓時一暗,一簇幽暗的冥火已隱隱在他的黑眸之中點燃……

  “你……”雲千夢低頭看向自己此時的狼狽,隻見胸前的衣衫盡濕,雖裏衣是斜襟短衫,可在這樣的情況下,就連她穿在最裏麵的珍珠白的肚兜竟也若隱若現,尤其再瞧楚飛揚的眼神,雲千夢頓時認定這是他故意為之,雙足不甘心的跺了跺,便見雲千夢轉身便想走出屏風重新換一件幹爽的裏衣!

  “別走!”可楚飛揚卻是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的速度伸出右手,精準的捉住雲千夢的右手,把她稍稍退離的身子瞬間拉向自己,隨即邪魅的一笑,目光帶著壓抑的一覽雲千夢胸前印出的傾聽戲水的圖案,把她整個人撈到自己的麵前,溫熱的薄唇擦

  第一百七十三章

  看著和親隊伍離開京都,所有送行的人均是深深的鬆了一口氣,餘公公則是按照禮俗領著內命婦門走回皇宮,這麽一來一回,待所有人到達內宮時,已是將至申時!

  本就在寒風中等候了半天的時候,之後來回又走了近三四個時辰,這對於平日裏養尊處優的貴婦而言簡直是比要了她們的命還要難受,好在接下來也沒有重要的事情,眾人剛走進內宮,便在各家丫頭婆子的攙扶下,紛紛有氣無力的登上了自家的馬車,離開了皇宮!

  雲千夢則是與季舒雨一同走到穀老太君的麵前,兩人小心的扶著穀老太君走向輔國公府的馬車!

  “夢兒,楚相近段時日不在京城,此時又逢新年,這幾日你一人呆在楚相府中難免無趣,便常來侯府,有我們大家相伴,時間倒也過得快些!”看著丫頭們把凳子擺在馬車前,但穀老太君卻沒有立即登上馬車,而是轉身與雲千夢商量著!

  雲千夢則是笑了笑,隨即開口“是,夢兒記下了!外祖母還是快上車吧,外麵風寒!”

  穀老太君能說出這番話來,想必是擔心自己應付不了那剛從幽州回來的公公與二娘吧!

  穀老太君見雲千夢應下了自己的話,便淺笑著坐進馬車內!

  季舒雨在穀老太君坐進馬車後也緊跟著踏上了凳子,隻是卻又微微側身對雲千夢叮囑道“早些回去歇息吧,今日可是累壞了吧!”

  “夢兒明白,舅母請上車吧!”雲千夢則是親自為季舒雨搭了把手,見兩人均已坐好,便囑咐車夫駕車穩妥些,看著輔國公府的馬車駛向宮門口,這才在慕春迎夏的攙扶下走向楚相府的馬車!

  “小姐定是累壞了!”看著雲千夢此時連平日裏常常掛在嘴邊的淺笑都隱去了,慕春心疼的開口!

  “這北齊的太子也真是的,挑什麽時候回去不好,偏偏挑著今日,偏偏昨兒個還落了雪,這外麵天寒地凍的,累的咱們小姐跟著受罪!”迎夏見雲千夢眼底亦是泛出了淡淡的青色,也跟著小聲的抱怨著!

  “迎夏!”聽這兩個丫頭你一眼我一語的議論著齊靖元的是非,雲千夢立即低聲嗬斥道“這是皇宮,小心禍從口出!”

  被雲千夢厲聲低斥,迎夏立即閉上了雙唇,兩隻活靈活現的大眼瞬間朝著四周看去,見此時那些官夫人已是走了大半,且方才沒人注意到自己這邊,這才微紅著臉吐了吐舌頭,低聲道“奴婢知錯了!”

  雲千夢見她知錯,便也沒有再開口,畢竟,在皇宮中怒責自己的丫頭,隻會讓那些好事的貴婦們看了笑話,且若是傳進後宮的耳中,隻怕還會追究起到底是為了何事斥責丫頭,回答的若是一個不小心,隻怕還會惹來殺身之禍!

  三人不再開口的快步走向楚相府的馬車,而馬車旁站著的元冬則早已是準備好了踏腳凳候在一旁,等著雲千夢!

  “夢兒!”這時,謝氏卻是滿麵笑容的走了過來!

  雲千夢等人不得已的隻能停住腳步,見謝氏走近,雲千夢不著痕跡的拂開了丫頭們的攙扶,如平日那般神色自然的笑看著謝氏,微微福了福身“二娘!”

  謝氏走到雲千夢的麵前,伸手虛扶了一下,這才笑著開口“方才見你與穀老太君及侯夫人敘話,我便沒有過來打擾!”

  見她這般的客氣,雲千夢自然也是笑著回道“二娘說的哪裏話,怎麽會是打擾呢!隻是外祖母畢竟上了年紀,便先回去了!隻是不知二娘找千夢有何事!”

  而謝氏卻是細細的打量了一番雲千夢的臉頰,隨即有些心疼道“想必昨日沒有睡好吧!瞧瞧這小臉憔悴的!飛揚這幾日定是忙於公務,你一個人也怪寂寞的,便過來用餐吧,正好潔兒她們都在,你們幾人作伴也不會無趣!況且王爺也十分的疼愛你,見到你想必更會開心一些,這樣豈不兩全其美?”

楚王妃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楚王妃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楚王妃章節目錄
將軍影後的圈粉日常 我在總裁文裏發家致富 快穿之禍水 農家夫婦生活 綠茶人設崩了[穿書] 一姐[古穿今] 全能學霸[直播] 此生應不負[民國] (快穿)炮灰求生記 帶著空間闖六零 我隻想靠臉吃飯 在1967年的生活 七零年代文工團 齊後紀事 竊命者[快穿] 我在古代八卦的日子 林大妞馴夫手劄 沒人比她更撩漢[快穿] 女主跟反派跑了 悠閑富貴美娘子 穿越之農婦食娘 穿越之莫與我拚娘 七零暖寵小知青[穿書] 穿成師徒戀的絆腳石 炮灰逆襲之女配來了 我在青樓改作業 論弱雞如何脫穎而出 宗親家的小娘子 穿越八零年代之權少惹愛 穿成女主閨蜜怎麽辦
  作者:寧兒  所寫的楚王妃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楚王妃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