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楚王妃

分節閱讀302

自己初來這西楚之時,麵對雲若雪與蘇青百般的刁難陷害,自己為了自保,自然也是出手反擊!

而對於雲嫣,隻怕也是相互利用的成分多於姐妹之情!隻是雲嫣向來乖巧,雲千夢自然也是回以真心相待!

因此南藍方才的話聽進雲千夢的耳中,卻顯得有些好笑!

南藍則是沒有想到自己說了半天,雲千夢卻隻是輕描淡寫的用一句話概括了,讓她心頭有些惱怒,但麵上神色依舊,自小生活在宮中,自然是最會掩飾自己的心思的!

隻是,盡管雲千夢不開口,卻並沒有阻止南藍說話,如今見雲千夢眉目間神色較淡,也讓南藍知曉,自己若是再扯些不著邊際的話,隻怕這楚王妃亦是會跟著自己隨意的聊天,恐怕雙方即便說到明日,也不會講到南藍心頭擔憂的事情上!

如此一想,南藍放下則是放下手中的茶盞,臉上神色微微凝重的開口“隻是,本宮也聽聞,王妃昔日在雲相府時的處境一如本宮與親弟這般艱難,如今見王妃位及楚王正妃,享受榮華富貴、受世人尊敬愛戴,定也知王妃苦盡甘來,能夠走出困局,相信王妃定是位聰明絕頂的女子!奈何本宮心有餘而力不足,做不到像王妃這般改變自己的現狀!”

聞言,雲千夢卻是抬起了雙眸,如水波蕩漾波光粼粼的眸底,閃現的是大浪翻過之後的平靜,讓人一眼望不到盡頭看不出深淺,而嘴角的淡笑卻是恰到好處的點綴出她的待之道,出口的聲音雖清淺,卻帶著她的原則“公主如此的聰慧機警,想來定會有好結果的,又何必擔憂呢?”

南藍的話,不過是想讓雲千夢想起自己的曾經,讓雲千夢與她之間能夠產生共鳴,也是想借由雲千夢身為女子的惻隱之心,達到讓雲千夢幫助她的目的!

殊不知,雲千夢並未閑置的心情去關心皇室的皇位之爭!

畢竟,此事一旦沾上了身,隻怕再也無法擺脫,一個弄巧成拙,賠進去的不但是自己,京都中的親人隻怕亦會跟著自己遭殃!

隻是南藍似乎是沒有聽懂雲千夢話中的意思,執意的開口“昨日宮宴,王妃也已是看到,本宮父皇身子羸弱,而攝政王卻是身強體壯手握大權!本宮隻是一介女子,弟弟又尚且年幼,四周虎狼環伺,這日子過的如何,相信王妃心中定是有所感受!即便本宮再聰明絕頂,隻怕也是不能力挽狂瀾!”

雲千夢則是一麵聽著南藍的說服之詞,一手卻輕捏著碗蓋,無聲的刮過碗沿,嘴角的笑意若隱若現十分飄渺,讓人琢磨不定她的決定與心意!

而正在這時,外麵的慕春則是走了進來,先是向雲千夢與南藍福了福身,這才開口“王妃,攝政王派人送了些新鮮的瓜果來!”

南藍一聽慕春的話,眼底瞬間閃過一絲焦慮與緊張,神色間不由得凝重了起來,雙目更是一眨也不眨的盯著雲千夢,似乎在等著她的回複,也希望雲千夢能夠把自己方才所說的種種聽進心中而改變心意!

而雲千夢臉上卻是一片平靜,隻見她隻是點了點頭,繼而吩咐慕春“是嗎?那就請他們進來吧!”

此言一出,南藍心頭頓時劃過一絲恨意,看向雲千夢的目光亦沒有方才的溫和,紅潤的雙唇漸漸抿緊,等著看這位楚王妃如何接待南奕君派來的人!

正屋的門口則在這時走進一名年輕的女子,隻見她淺笑倩兮的跨過門檻,精明的雙目一覽裏麵所坐的兩人,並未因為南藍再次而露出詫異的神色,隻怕南奕君是早已得到了南藍前來的消息,特意派人過來的!

“奴婢見過公主,見過楚王妃!”朝著麵前身份尊貴的二人恭敬的行禮,那女子卻並未立即起身,而是等著她們開口!

南藍則是不屑與攝政王府中的人說話,便借著喝茶的動作而並未理會麵前的女子!

雲千夢見南藍這般表現,目光微轉,再次看向那女子時,眼中則是載著瑩瑩笑意,隻見她伸出一手輕做‘起’的動作“請起吧!”

“謝王妃!”而那女子則也是針對開口的人而答謝著,又是惹得南藍心頭一陣怒火!

隻見那女子站直身子後便緩緩開口“奴婢是攝政王府的管事,王爺今日特囑咐奴婢前來為王爺王妃送些南尋特有的新鮮瓜果,讓王爺與王妃嚐嚐鮮!”

“王叔想的可真是周到,人在宮中,卻還不忘吩咐你把東西送到驛館,這心思想的可真是多,隻是一心幾用,不知王叔可忙得過來!”南藍卻是在雲千夢開口之前譏諷的說道!

那女子卻是臨危不亂,即便是麵對南尋的公主,依舊是笑的得體,回答的語氣亦沒有因為南藍與南奕君之間的對立,而讓人聽出絲毫對南藍的不恭“公主說笑了!攝政王隻是好之心,想讓楚王與楚王妃能夠更多的了解南尋的風土人情,隻是舉手之勞,並無繁瑣之處!”

“金嬤嬤真是會說話,也難怪王叔放心把攝政王府交給你打理,如今更是允許你打理到南尋國的驛館中來了!”殊不知南藍卻是話中有話,最後一句話才是重中之重!

一個嬤嬤,既然被攝政王看中,那便打理好府內的事情!

可此處卻是南尋國的驛館,說到底,楚飛揚與雲千夢則是鳳景帝的貴賓,而攝政王府的下人竟堂而皇之的把楚飛揚與雲千夢當作了他們的人,更是把這驛館當成了攝政王府,忙不迭的便把府內的瓜果送了過來!

這樣的事情,若是往嚴重的地方說,隻怕是這南奕君則是懷有不臣之心吧!

麵對人家的內訌,雲千夢則是氣定神閑的端坐在原處,嘴角抿著淺淺笑意的聽著,並未因為南藍強勢的進攻而對那金嬤嬤施以援手,亦沒有因為金嬤嬤的應對得宜而誇口稱讚,隻是始終保持著置身局外的身份,卻也時刻警惕這兩方把自己拖下水!

而南藍的威脅,卻並未讓那金嬤嬤慌了手腳,隻見她微微壓低些身子,半垂著眼瞼淺淺回道“公主言重了!奴婢隻是聽從攝政王的吩咐行事!且皇上放心把朝政交給王爺,王爺自然是要為皇上分憂!”

語畢,便見那金嬤嬤安靜的立於遠處不再開口!

而她的回答則是讓雲千夢不由得多看了她兩眼,初見南奕君便可看出是個厲害的人物,想不到他府內的一個管事嬤嬤竟也有這樣的口才和機智,當真是個人才!

隻是金嬤嬤的對答如流,卻是讓南藍神色微變,臉色亦是不如方才的好看,捏著娟帕的手微微縮緊,隻見那名貴的絲絹頓時被揉出了痕跡!

半餉,才見南藍擠出一抹笑容看向雲千夢,淡淡的開口“本宮今日出宮急了些,倒是沒有王叔想的周到!咱們南尋的瓜果與西楚不同,王妃可要好好品嚐一番,若是王妃喜歡,本宮則會派人每日為王妃送些過來,以顯西楚與南尋的友誼!”

見南藍一時詞窮的把目標轉向自己,雲千夢則是微笑著點了點頭,隨即對那身旁的慕春開口“讓侍衛們把瓜果送去廚房!”

“是,王妃!”慕春領命,隨即便轉身離開,而雲千夢的身邊伺候的位置則由迎夏頂上,小心的保護著雲千夢的安危!

這時雲千夢才對著南藍與金嬤嬤開口“如此就多謝公主與攝政王的美意了!”

“奴婢定當把王妃的話帶給王爺!如此,奴婢便不打擾王妃歇息,先告退了!”那金嬤嬤見雲千夢收下自己送來的瓜果,便朝著南藍與雲千夢福了福身,隨即緩緩退至門口,這才轉身離去,禮數之周全,讓人眼中不由得劃過讚歎!

而那金嬤嬤一走,南藍的目光則是聚集在雲千夢的身上,開口的話中少不得含有一些挑撥離間的意味“王妃也看到了,本宮剛剛離宮前來驛館,攝政王便已是知曉了此事,更是派人前來!直到此時,難道王妃還認為僅憑南藍一人之力,能夠扳倒所有人嗎?”

立於雲千夢身後的迎夏聽著這位南尋公主的語氣,心頭頓時有些不悅,如此的咄咄逼人,真當她們王妃是軟柿子,隨意便可搓扁捏圓嗎?

而雲千夢卻是始終堅持著自己的原則,不讓南藍有任何的幻想與期望,神色隻見除去堅韌的表情,絲毫沒有被南藍再三要求的怒意,平靜的如古潭之水,靜止不動“萬宰相是公主的舅舅,公主又豈是一人之力?且太子可是南尋之根本,相信在南尋百姓的心中,早已認定太子這位儲君定會是將來的聖上,旁人若想取而代之,隻怕也不是易事!公主又何必這般的急迫?況且你我並非同族,異族之間還是少些牽絆較好!”

如此說來,雲千夢算是明確的給出了南藍答案,堅定的回答,讓南藍的眼底劃過一絲失望,沒想到自己努力這麽多,這楚王妃竟還是緊咬著不鬆口!

“當日王妃在江州救下我們姐弟,本宮則以為王妃也是有血性之人,但凡看到不公之事,定會伸出援手,想不到是本宮看走了眼!”臉上的笑意驟然冷卻,眼中綻放出冷芒,南藍此時心中極為的惱火!

“公主的確是看走了眼!本妃的確是這樣的人!當日出手相救,隻不過是以為公主與太子是我西楚的百姓而已!而公主方才所說一事,牽扯的已不是個人的恩怨情仇,自然是置身事外較好!”雲千夢豈會看不穿南藍的激將法!

可惜這些手段在雲千夢的身上卻是統統不奏效,平靜的外表下是冷靜的心,除去那霸占住她整顆心的楚飛揚,這世上是鮮少有人能夠讓她表現出大起大落之色!

對於雲千夢的回答,南藍卻是有些吃驚,但凡貴族女子,誰不希望能夠有個好名聲,即便不是那樣的人,眾人為了被世人稱讚,亦是會喬裝成那樣!

卻不想雲千夢這人當真是生冷不忌,竟是什麽也不怕,是無欲則剛還是什麽?一時間,南藍看向雲千夢的眼中充滿了探究,不明白這楚王妃心中到底是作何打算的?

“難道王妃就不怕本宮對宮中的那位下手?”一甩袖,南藍瞬間站起身,目光含著冷意與脅迫的直逼雲千夢!

而雲千夢卻是款款起身,把王妃的尊貴展現無疑“公主是指虎威將軍嗎?盡管虎威將軍年紀稍顯大了些,卻也不失為一名大丈夫,公主若是有意,相信將軍也是樂意之至!還能夠輕易的解開兩國之間的誤會,真是喜事一樁!”

“你……”南藍何曾想到雲千夢竟會這樣胡攪蠻纏,明明知道自己指的是楚王,竟把矛頭轉向了那滿麵橫肉的呂鑫,心頭壓抑的怒火頓時浮現在臉上,半眯著雙目危險的直視著雲千夢冷靜的嬌顏,緩了口氣才低聲開口“楚王可是英俊瀟灑的人物,手中更是握有大權,他的身邊卻隻有一位正妃,當真是有些可憐!王妃,您想一想,若是本宮的父皇要求楚王娶本宮為唯一的正妃,王妃您該何去何從?”

聞言,房內的迎夏與元冬的臉上頓顯怒意,這南尋的公主當真是太過分了,今日不但緊緊的逼著王妃答應幫助於她!

在王妃拒絕後竟還出言威脅,更是想出這樣的辦法想逼走甚至害死王妃,這樣歹毒的人,難怪落得被那攝政王打壓的境地!

隻是麵對這樣的威脅,雲千夢卻已是司空見慣,當初的海恬,後來的齊靈兒,哪一個背後不是家財萬貫手握大權,與之相比,南藍當真是不夠看了!

粉嫩的唇瓣溢出一抹幽歎,雲千夢眼中帶著一絲可憐的看向南藍,隨即開口“公主技窮到賣身的地步了嗎?”

語畢,雲千夢便對一旁的迎夏吩咐道“本妃累了,送!”

看著雲千夢的背影,南藍麵色鐵青,不想這楚王妃這般的難纏,難怪當初在江州,那祝家的小姐輸的一敗塗地!

隻不過,她南藍不是西楚的百姓,亦不是身份不高的祝小姐,她以江山為嫁妝,難道還收服不了楚飛揚的心嗎?

如此一想,南藍瞬間帶著宮女轉身離去……

而雲千夢則是走回內室,拿過方才反扣在桌上的卷,隨即斜躺在竹榻上,津津有味的看著下麵的內容!

隻是,雲千夢心神平靜,她身邊的幾個丫頭卻是心急如焚,尤其當慕春從迎夏元冬二人口中聽到那南藍的宣言後,更是著急的走進內室,皺著眉頭的蹲在竹榻便,焦急的開口“王妃,那公主太過分了,沒想到她竟是懷著這樣的心思,當真是沒臉沒皮!”

“沒錯!”見慕春開口,迎夏也跟著附和,元冬雖未開口,卻是點了點頭!

雲千夢見自己被打斷,心頭微微歎了一口氣,這些忠心的丫頭啊,真是皇帝不急太監急,沒看到她好端端的嗎?

把本擱於胸前,雲千夢淺笑道“放心吧!她的魅力沒有那般大!難道你們認為,她的容貌是能比過和順公主呢,還是說南尋的實力能夠賽過北齊?”

聞言,幾個丫頭臉上憤慨的神色這才稍稍平息了些,三人相互看了幾眼,不由得靦腆一笑,頗有些不好意思的味道!

“行了,我這也不需要人伺候了,你們也去外間休息休息吧!”最主要的是,不要打擾她!

三個丫頭見雲千夢當真是神色如常,這才一步三回頭的走出內室!

見內室終於恢複了安靜,雲千夢這才舉起卷打算繼續看下去,隻是腦中卻不禁想起南藍最後的話,不禁讓雲千夢勾了下唇角!

她方才對慕春等

楚王妃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楚王妃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https://txt.33mai.com/ ***
楚王妃章節目錄
(快捷鍵:←)上一章楚王妃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宋氏驗屍格目錄醫痞農女:山裏漢子強勢寵快穿之拯救人生贏家妖孽王爺捉鬼妃穿越之上門少將重生名門世子妃神醫小狂妃:皇叔,寵不停!重生八零之不做聖母逆天萌娃:神醫娘親有空間邪王追妻:廢柴小獸妃盛寵之毒醫世子妃係統逼我做聖母女配又蘇又撩[快穿]公公有喜了嬌妃難寵:世子爺請放過佛係玄師的日常上門女婿[穿劇]炮灰才是真大佬[快穿]兒子是男配庶女富貴錄不裝逼我可能會死[快穿](係統)當幸運值為max時快穿之虐渣計劃數理王冠虞美人(女配)宦海(科舉)(快穿)讓你懵逼穿成反派他媽[星際穿書]女配等死日常[穿書]霸總的白月光[快穿]
  作者:寧兒所寫的楚王妃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楚王妃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