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楚王妃

第302節

  “王妃,既然處罰了郭嬤嬤,直接把她遣回虎威將軍身邊便可,做什麽還要見她?”慕春與元冬忙裏忙外的把雲千夢在幽州會穿到用到的衣裙首飾小心的放在衣櫥中,隻是兩個丫頭卻是不理解雲千夢方才的做法!

  那郭嬤嬤之前怕是仗著虎威將軍,便大膽的擋住王妃的路!

  隻是,既然那郭嬤嬤是虎威將軍的人,王妃又尋著她的錯處,又何必要再次見她?直接把她打發出驛館,豈不更好,也免得整日有人在驛館之中監視她們的行為!

  而雲千夢卻是拿過元冬遞過來的團扇坐在窗邊,目光沉靜的望著院子內清涼舒心的景色,又見習凜已派人守住了南苑的入口處,這才淡淡的開口“沒了郭嬤嬤,隻怕還有其他的人!與其把敵人放在暗處,甚至是猜測著誰是敵人,倒不如把他們放在眼皮子低下,這樣咱們豈不省去了許多的功夫!更可況,方才那一頓板子,不但能夠讓郭嬤嬤記住什麽事情該做、什麽事情不該做,更是殺雞儆猴,讓這驛館的奴才們心中響起警鈴!”

  “隻是,奴婢怕那虎威將軍會心中不服,屆時萬一他從中作祟,隻怕……”慕春拿出自楚相府帶來的茶具,為雲千夢倒了一杯清茶端過來,麵色之中帶著一絲擔憂,畢竟王爺不可能整日的守在王妃的身邊!

  況且,在雲千夢身邊久了,慕春自然是知道那些大家氏族之中為爭寵無所不用其極的手段,當真是防不勝防,讓人心生膽顫!

  而雲千夢卻是麵色坦蕩的端起茶盞,掀開碗蓋輕吹散些熱氣,嘴邊泛起一抹淺笑的低聲說道“他是王爺的事情,我隻需打理好後院之事,不讓王爺勞心便成!”

  不管虎威將軍有何反應,今日之事本就是郭嬤嬤不對,自己以王妃之尊責罰一個不懂禮數的嬤嬤,難道還需要虎威將軍批準?

  且虎威將軍心中自然也是清楚,他安排這郭嬤嬤進入驛館有何居心,即便今日自己命人亂棒打死那郭嬤嬤,隻怕他也不會有所反應!

  隻不過自己若真那麽做,一來楚王妃殘暴的名聲隻怕會瞬間傳遍幽州,將會給楚飛揚接下來的行事所帶來不便!

  二來,也讓虎威將軍抓住了把柄,隻怕將來回京之後,他將會在此事上大做文章以轉移眾人對他的責備!

  可是,這虎威將軍始終是武將,後院之事豈有這般簡單便能夠讓他插手?

  他以為安排一個郭嬤嬤進入驛館,自己便會感激他的設想周到而讓郭嬤嬤把持驛館的生活起居?

  殊不知,她自由辦法讓他費心安排的這顆棋子變為棄子!

  “王妃,郭嬤嬤與史嬤嬤求見!”幾人剛坐定喘了口氣,便聽見習凜的聲音在屋外響起!

  “進來吧!”聞言,雲千夢則是站起身走到正屋坐下,看著那郭嬤嬤一手扶著自己的臀部一手叉著腰,一歪一扭的忍痛走了進來!

  而與她同時踏進正屋的史嬤嬤卻是目不斜視的徑自來到雲千夢的麵前,恭敬的朝著雲千夢行跪拜之禮“奴婢見過王妃!”

  那郭嬤嬤見這土生土長的史嬤嬤竟先自己一步向楚王妃行禮,眼底閃過一絲慍色,身子也立即笨重的跪了下來“奴婢見過王妃!”

  “都起來吧!”看著兩人麵不合、心更不合的模樣,雲千夢卻是態度依舊平淡的開口!

  “謝王妃!”看著又比自己快一步起身的史嬤嬤,郭嬤嬤暗咬牙關的自地上爬起來,與那史嬤嬤分庭抗禮的立於雲千夢麵前,等候雲千夢開口!

  “本妃隨王爺初來幽州,許多事情不甚了解,日後還有許多地方二位提點!”看著麵前相互較勁的二人,雲千夢不動聲色的開口,既沒有因為方才郭嬤嬤的衝撞而再次為難於她,亦沒有因為史嬤嬤的示好而另眼相看,一碗水端平的行事作風,讓相互比較的二人,心中頓時有些七上八下,摸不準這位楚王妃此時到底打著怎樣的主意!

  隻是,既然雲千夢這般的客套,她們作為奴婢自然不能夠讓主子的話冷場!

  隻見郭嬤嬤反應極快的開口“能夠伺候王妃,是奴婢的福氣,豈敢擔上提點二字!還請王妃莫要折煞了奴婢!”

  而慢了半拍的史嬤嬤則是不落人後的緊接著開口“王妃有何需要盡管吩咐,奴婢赴湯蹈火在所不辭!”

  看著她們二人急於表態的模樣,雲千夢臉上浮現一絲淡淡的笑意,手中的團扇一時轉了個麵,這才重新開口,隻是語氣卻驟然轉冷,腔調更是帶著謹慎“既如此,那本妃便放心了!隻不過,有幾點本妃要提醒你們,王爺素來不喜外人打擾,因此能夠進出南苑的,唯有本妃帶來的這幾個丫頭,你們若是有事稟報隻需告知習凜!其次,西苑內住著禁衛軍副統領夏吉,但夏副統領因為保護王爺與本妃而受傷,此時正是他療傷休養的重要時刻,平日裏除了送膳食及換洗衣物,均不得前去打擾夏副統領!否則出了事情,皇上怪罪下來,隻怕這幽州驛館中的所有人都要跟著陪葬!亦不要仗著自己身後的人,而起了什麽壞心,惹得龍顏大怒,在西楚可沒有人能夠擔當的起!”

  兩人聽著雲千夢說完,麵色雖沒有改變,隻是那低垂的眼眸之中卻是早已是換了幾種不同的光芒,隻是最終卻還是平靜了下來,低低的回了聲“是,奴婢謹遵王妃教誨!”

  見她們二人均是把自己的話聽進了心中,雲千夢這才緩和了口氣,帶著一絲暖意的開口“那這驛館中的事情,便有勞二位多多費心了,至於管轄的範圍,你們二人商量妥當後再來回稟本妃吧!”

  就在兩人以為雲千夢口氣緩和而不再有難題之時,卻不想雲千夢瞬間又拋給她們一個更大的難題!

  一個是楚培親自挑選的史嬤嬤,掌管這幽州驛館多年!

  一個則是虎威將軍從京都帶來的郭嬤嬤,在楚培受傷之後便被呂鑫派遣來幽州驛館掌權!

  兩人身後代表著不同的主子,又因為同樣的一份權利而爭奪不休!

  雲千夢瞬間看出兩人之間存在的矛盾,輕而易舉的挑起了兩人更深的成見,相信這往後的日子,這兩人出了要費盡心思的窺視南苑內的一切行蹤,更要挖空心思的陷害自己的對手吧!

  隻見雲千夢的話剛說話,那兩人之間便隱隱浮現一股爭奪之味!

  而雲千夢卻是視而不見,繼續下一個話題“這幽州驛館與楚府相隔多遠?”

  聞言,那史嬤嬤頓時淺笑著回答“回王妃,咱們這幽州驛館距離楚府可是需要一個時辰的車程!而呂將軍現如今所居住另一處驛館,距離楚府卻隻需一刻鍾的車程!”

  不知是有意還是無意,那史嬤嬤在回答完雲千夢的話後,竟還多加了一句!

  “回王妃,呂將軍所選的驛館隻有一個院落!當時將軍則是不希望勞煩楚大人,且方便與楚大人議事,便住了進去!”郭嬤嬤則是立即出聲解釋道,含笑的眸子微微轉向那史嬤嬤,瞬間射出一抹警告的神色!

  而雲千夢卻始終麵帶淺笑著聽著二人的回答,並未阻擾兩人之間的爭鬥,卻是細心的從兩人的鬥嘴中收集消息!

  “那距離謝家的主宅有多少路程?”想起謝淑怡那十分不希望自己接觸謝家人的模樣,雲千夢則是感興趣的問著!

  “謝家?王妃是指哪一個謝家?”聽著雲千夢的問話,那史嬤嬤心頭卻是猛然一顫,頓時收起與郭嬤嬤對立的神色,小心翼翼的開口詢問!

  “史嬤嬤,你既然是父親選中管理這幽州驛館的人,怎麽連本妃口中所說的謝家也不知?是太過失職還是故意糊弄本妃?”而雲千夢卻是容不得她裝傻充愣,手中的團扇立即擱於桌上,目色深沉的射向那企圖蒙混過關的史嬤嬤,帶著一絲淩厲一抹洞悉,讓那史嬤嬤隻覺自己似是被這楚王妃給看透,渾身竟在著溫暖的午後沁出一層冷汗!

  “是奴婢糊塗了、是奴婢糊塗了!隻是王妃有所不知,這謝家乃是咱們幽州的首富,家財萬貫,田產地產自然不少,奴婢一時半會也是說不完謝家到底有幾處宅子!”那史嬤嬤立即垂下臉來,嘴角伶俐的述說著謝家的一切,卻始終沒有說到重點上!

  看著這些老嬤嬤一個個欺負自家的王妃,慕春頓時柳眉倒豎,言辭嚴肅的指責那不把雲千夢看在眼中的史嬤嬤“放肆!王妃麵前豈容你糊弄?你剛剛沒有聽到,王妃所說的是謝家的主宅嗎?難道要王妃問兩遍,你才聽的清?竟還在此胡攪蠻纏,難道你也想挨二十大板?”

  那史嬤嬤的話被慕春這麽一個小丫頭打斷,心頭自然不悅,正要抬頭反駁慕春,卻發現雲千夢隻是專心的喝著手中的茶,絲毫沒有因為那小丫頭的出聲而動怒,更沒有開口製止那小丫頭,可見那小丫頭所說的正是楚王妃心中所想,隻不過是通過那小丫頭的嘴告訴自己罷了!

  “慕春,怎麽說話呢?”而待慕春罵完,雲千夢一口茶也咽進了肚子,隻見她眼角餘光微飄向目光,隨即才看向閉口不說的史嬤嬤,青蔥玉手執起絲絹輕輕的擦拭了嘴角的茶漬,這才輕聲開口“史嬤嬤若是記不得這些,那就回去好好的問清楚再來回話!隻不過,本妃可不需要記性如此差的奴才,辦完這件差事,本妃自會向父親稟明,讓嬤嬤告老還鄉!”

  那史嬤嬤一聽雲千夢的話,麵色頓時巨變,蒼白著臉色便跪了下來,口中不停的求饒道“王妃息怒、王妃息怒,是奴婢糊塗了!今兒個天熱,奴婢又穿的多,便一時糊塗了!奴婢想起來了,那謝家的主宅在咱們幽州的南麵!”

  說完,史嬤嬤便不敢再胡亂的開口,若說之前她的心中還存著些看不起雲千夢這個小王妃的心思,此時卻已是見識到雲千夢的厲害,三言兩語便能掐住人的命門,當真是可怕之人!

  “既如此,你們二人退下吧!”揮揮手,雲千夢讓兩人退下!

  那史嬤嬤與郭嬤嬤哪裏還敢再呆在著南苑,盡管那楚王妃長相柔美,可卻也是個手段了得的人,她們自然是要趕緊回到各自的主子身邊回稟方才所發生的一切!

  而這時映秋則與迎夏二人走了進來,兩人對雲千夢行禮後則立即稟報“王妃,奴婢打聽到一些消息!那謝家的主宅在這幽州城的南麵,最是接近幽州與南尋途徑的地方!而咱們這幽州驛館則是在幽州的北麵,從這出發去南麵,少說也要三五個時辰!”

  聽著迎夏的稟報,雲千夢則是點了點頭,看著迎夏的額頭已是沁出些汗漬,隨即笑著開口“你們二人辛苦了,坐下休息會吧!”

  “慕春!”而雲千夢卻是叫過慕春,拿出一份拜帖交給她,吩咐道“送去楚府,便說晚膳時王爺與本妃將去府上看望父親!”

  而此時到達另一處驛館的楚飛揚等人正要踏進辦事廳,卻見夏侯勤竟依舊坐在馬背上,隻見他爽朗一笑,隨即對楚飛揚開口“王爺,此等軍國大事,本王子還是不參與了!方才看那市集相當的熱鬧,本王子便去逛逛,待用膳的時候再回來!”

  語畢,不等虎威將軍派人跟著他,便見夏侯勤帶著幾名親衛騎馬消失在眾人的麵前!

  “王爺,下官立即派人前去保護夏侯王子!”呂鑫眉頭微皺,立即拱手對楚飛揚說道!

  “不必!”殊不知瞬間便被楚飛揚否定,隻見楚飛揚轉身便踏進驛館,迫使虎威將軍亦是隻能緊隨其後!

  “近日幽州形勢如何?”端坐在首座,楚飛揚麵色沉靜的問著虎威將軍!

  “回王爺的話,近日到還算平靜!南尋也再無士兵在兩國的通商口挑釁,隻不過下官已加派了兵力嚴防緊守通商口,以防南尋趁機偷襲!”見楚飛揚問起,那虎威將軍則是麵帶得意之色的緩緩回道!

  聞言,楚飛揚麵色不改,而韓少勉卻是微微蹙了下眉頭!

  此次事情本就是這虎威將軍一手造成,害得楚王的父親身受重傷不說,更是差點引起兩國的戰事,可他此時卻是沾沾自喜的不知悔改,若是惹怒了楚王來個先斬後奏,即便是皇上也救不了他!

  “哦?那依呂將軍所言,我們隻要維持現狀便可,是嗎?”楚飛揚淺笑開口,眼中亦是泛著笑意,卻同時讓虎威將軍與韓少勉心頭不由得發怵,不明白楚飛揚接下來又會說出什麽話來!

  “韓侍郎,皇上此次派你前來,自然是有心鍛煉你,那依你之見,我們現下應當做什麽?”果真,楚飛揚把問題丟給韓少勉,含笑的黑眸泛著幽深的光芒,如一口深潭望不見底,又如汪洋大海般摸不著邊!

  韓少勉這一路上除去觀察楚王等人,便是思索著這次幽州發生的事情,此時楚飛揚問起,他倒也顯得不慌不忙“回王爺的話,下官認為呂將軍所舉不可長久施行!南尋與西楚原本交好,且此次事件亦是因為誤會引起,若咱們把兵力始終集中在通商口,隻怕南尋定會以為咱們有攻打之意,這豈不是辜負了皇上派王爺與王妃前來的用意?”

  韓少勉自是對這不知悔改的虎威將軍頗有微辭,他參加武舉也是希望有朝一日能夠報效朝廷、保家衛國!

  可這虎威將軍竟為了自己多年前的敗仗,為了他自己的一己之私而置這幽州的百姓於不顧,當真是讓人反感不已!

  聽到韓少勉竟公然反對用武,呂鑫瞬間拍案而起,指著韓少勉便破口吼道“韓侍郎,你這話是何意?難道是在責怪本將軍動武?你可知那幫南蠻子有多可惡?楚大人至今因為身受劇毒而臥床不起!王爺,此仇不報,豈不是讓天下人嘲笑王爺不忠不孝?”

  “這不過是本王的家事,何時輪到虎威將軍指手畫腳!且虎威將軍不要忘了,本王的父親之所以會受傷,這一切都是誰之過?難道這一切還需要本王一一細數嗎?韓侍郎,本王想,你此次前來,應該不止是護送本王這麽簡單吧!”似笑非笑的雙目中折射出淩厲之氣,頓時射向那虎威將軍,楚飛揚則是冷哼一聲,隨即轉向靜坐一旁的韓少勉,等著他拿出聖旨的那一刻!

  韓少勉心頭一頓,為楚飛揚的神機妙算!

  隻見韓少勉臉色肅穆的點了下頭,目光嚴肅的看向虎威將軍,隨即站起身朗聲開口“奉皇上口諭,虎威將軍於幽州一事處理偏妥,遂命楚王前往平息此事,虎威將軍則協助左右,不得有誤!”

  虎威將軍豈會料到這韓少勉竟還藏著這一張王牌,奈何韓少勉的話不僅僅是當著楚飛揚的麵說出口,此時幽州的大小官員均在,眾人聽的清清楚楚,這讓虎威將軍即便心頭不願,也唯有接受這一條途徑!

  “將軍還有何要辯解的?”目光冷睨虎威將軍那頹敗的模樣,楚飛揚淡漠開口,隨即把注意力放在下麵坐著的那一眾幽州官員身上!

  “下官謹遵王爺指派!”聖旨已下,虎威將軍則是不敢違抗聖旨!

  且皇上沒有立即查處自己,而是給自己戴罪立功的機會,虎威將軍自然不會放過這樣的機會,在楚飛揚的麵前則隻能低頭認錯!

  “你們都是幽州的父母官,如今幽州出現危情,你們就沒有好的建議與想法嗎?甚至連此時幽州的形勢也不向本王說明,是打算棄幽州百姓於不顧嗎?”而這時楚飛揚的注意力早已是轉向幽州的官員,看著他們低頭坐在下麵,楚飛揚沉聲開口,雖嚴厲卻又帶著一絲鼓舞之氣,讓一些官員不由得抬起了頭看向楚飛揚!

  “王爺,此時幽州雖還與南尋通商,但由於虎威將軍派重兵把守通商口,以至於已有不少南尋的商人撤回家鄉!這樣一來,幽州的稅收定會受到影響,隻怕朝廷規定的銀兩,今年是要拖欠了!”一名官員緩緩開口,看向虎威將軍的眼神之中隱隱透著一絲恨意!

  “是啊,王爺,且幽州百姓與南尋百姓之間亦有通婚之人,此次發生這樣的事情,百姓之中亦是怨聲載道,隻怕時日一長,百姓定會鬧事,屆時百姓流連失所,這樣的後果誰來承受?”另一名七品官員則是大膽的開口,他的官銜低,接觸到的自然是底層的老百姓,自然是明白百姓的苦!

  想著往日的幽州富裕平靜,可這虎威將軍一來竟是亂攪一氣,又害得楚大人受傷,怎能不讓他們氣憤?

  而楚飛揚亦不是真心想問出些什麽,畢竟這些幽州的官員自然是與楚培同一個鼻孔出氣,即便他想問什麽,隻怕也隻能問出些表麵所有人都能看到的事情!

  他隻不過是通過這個問題,看清這些人的態度,以便想出的應對的策略!

  “本王明白大家的憂心,此時便交由本王處理!至於幽州的一切事務,希望各位能夠盡心打理好!”語畢,便見楚飛揚起身,頭也不回的離開了驛館,卻是留下一頭霧水的幽州眾官員,不明白這楚王為何隻聽了幾句話便走了!

  “如何?”回驛館的途中遇到夏侯勤,楚飛揚淺笑問道!

  “這虎威將軍可真夠厲害的,整座幽州城均在他的掌控之中,四處都是他的兵力!隻怕驛館內外亦有他安排的人吧!”夏侯勤則是喘口氣的回道,幾乎疾奔了整座幽州,莫說他坐下的馬兒累了,即便是他也有些疲倦!

  “多謝!”難怪方才那些官員不敢開口,隻怕一家老小的性命均是捏在呂鑫的手中吧,隻可惜此次來的是他,那呂鑫無法一手遮天了!

  第一百七十一章

  兩人騎馬趕回幽州驛館,習凜則是立即迎上前,牽過楚飛揚的馬交給身後的侍衛,自己則是緊跟在楚飛揚的身後!

  “這是驛館的侍衛?”看著驛館門外門內站著的八名帶刀侍衛,楚飛揚冷笑著開口!

  “回王爺,這是虎威將軍為保護王爺與王妃派來的侍衛!”習凜亦是冷目掃向那立於驛館門口的侍衛,心頭劃過一抹殺意!

  “是嗎?真是不錯,想必虎威將軍定是精挑細選後,才把這八人送過來的吧!”精睿的目光掃過那八人身上所帶的濃烈殺氣,頓時明白唯有經曆過在戰場上殺伐之人,才會有這樣的氣勢!而從這八人的站姿亦可看出,此八人的身受不凡,隻怕是呂鑫特意挑選過來看守自己的!

  嘴角勾起一抹笑意,眼中的冷芒卻是隱隱乍現,楚飛揚隨即踏進驛館,邊走邊問“王妃住在哪裏?”

  “王妃住在南苑,夏吉在西苑!”習凜緊跟在楚飛揚的身後低聲回話!

  “既如此,那本王子便住進客棧吧!你這驛館與大牢有何區別?當真是讓人氣惱!”誰知夏侯勤卻是突然出聲,眼角餘光冷冷的瞥了身後的八人,口氣不善的說道!

  而楚飛揚卻是先一步攔住夏侯勤的身影,隨即對身後的習凜吩咐道“讓人把東苑打掃幹淨,讓夏侯王子住!至於北苑,則讓韓少勉住進去!”

  聞言,夏侯勤不由得皺起眉頭,不滿的開口“你自個受罪就算了,居然還要拖著我,真是……”

  “你唯有在驛館內,我才能保證你的安全!”而楚飛揚卻是更加快速的截去夏侯勤的話!

  隻見他此時麵色冰冷,清亮的黑眸中泛著森寒之氣,雖然從方才的局勢之中可以看出幽州的官員並未被呂鑫所收買,但不可否認,楚培受傷之後,呂鑫則是借著這個機會在幽州各處安插了他的人手,若此時讓夏侯勤單獨住進客棧,隻怕是凶多吉少!而韓少勉此時雖然仍舊保持中立的態度,但楚飛揚把他拉進這驛站,讓他親眼目睹呂鑫的所作所為,想必以韓少勉正直的心態,定會有所偏向!

  盡管楚飛揚並未把呂鑫放在眼中,隻是這人囂張太久,是該給點教訓了!

  夏侯勤並非沒有想到這一層,隻不過他本身亦是從洛城領了一千精兵進入幽州,本想住在客棧遠離呂鑫的監控替楚飛揚辦事,隻是此時見楚飛揚神色嚴肅,便知呂鑫定不會因為自己的身份而有所顧忌,楚飛揚的態度更是讓夏侯勤明白,讓呂鑫有這等氣焰的後盾,隻怕便是京都那坐在龍椅上的人!

  臉上的笑意漸漸斂去,夏侯勤換上一副肅穆之色,目光認真的看向楚飛揚,隻是見對方此時已是恢複了往日的輕鬆灑脫,便知楚飛揚心中隻怕早已有了對策,便懶散的伸了伸懶腰,打著哈欠看向習凜問道“得,就聽你家王爺的,本王子去東苑歇息會,真是累死我了!”

  見夏侯勤同意了楚飛揚的建議,習凜立即撥了兩名侍衛,領著夏侯勤前往東苑,自己則是繼續跟著楚飛揚把雲千夢進入驛館後的事情說了一遍,隨後目送楚飛揚走進南苑,自己卻是守在南苑的院外!

楚王妃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楚王妃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楚王妃章節目錄
農門棄婦:傻夫君寵妻無度 六零清平紀 快穿之掠奪金手指 暗帝狂寵殺手妃 無鹽毒妃:攝政王的心尖寵 七五養兒記[女穿男] 穿越之農家女日常 王妃很別樣 穿越之三夫侍身 妃惹腹黑王爺 笑麵將軍:酷妻難求 邪王逼婚:搶來的寵妃 古董圈女神 自歡 頭號嬌娘 重生之如意佳妻 未來之寫文養萌寶 李代桃僵:相府庶女 白日衣衫盡 花好孕圓 女皇攻略 小康奮鬥史 千妖百魅 穿越之千年輪回 鳳臨天下:王妃13歲 豪門有病嬌:重生金牌醫女 我有特殊的養成技巧 外長的網紅人生 田園春暖 巧乞兒~庶女王妃
  作者:寧兒  所寫的楚王妃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楚王妃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