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楚王妃

第301節

  “不要……”卻不想,他這一番討好的行為卻隻換來這兩個字!

  雲千夢的聲音雖細微,卻異常的堅定!

  這讓楚飛揚的身子一頓,十分不滿的抬起頭來,一手扯過錦被覆在她幾近半LUO的身軀上,眼中卻是泛著哀怨的瞪著身下突然喊停的壞丫頭!

  “別忘了,你受傷了!”可雲千夢卻是絲毫也不畏懼楚飛揚的瞪視,隻見她睜著那雙純潔無比的美目,用極其正經的聲音提醒著楚飛揚的身體狀況!

  “我很好,手臂上的傷口早已愈合!”忍耐了幾日,又見此時的嬌妻這般的挑逗自己,楚飛揚會屈服才怪,據理力爭的為自己謀取原本便屬於他的福利!

  可雲千夢卻也是堅決的搖了搖頭,身子緊裹著錦被僅露出一張清水芙蓉般的臉來,眼底的神色除去擔憂便是憂心,瞬間衝散了楚飛揚蓬勃的興致!

  見她這般的堅決,楚飛揚受挫的脫去外衣,踢掉腳上的靴子,放下帷幔,隨即拿過另一條錦被蓋在身上,悶悶不樂的說了句“睡吧!”

  便見他轉過身對著床外閉目休息!

  而此時的雲千夢卻在看到他這般孩子氣的模樣後,眼底蕩漾出一番笑意,掀開自己身上的錦被快速的鑽進楚飛揚的被褥之中,卻沒有聽話的躺在他的身側,反而是坐在他的腰間,猛地俯下身貼著他的薄唇含笑開口“今晚,我在上!”

  楚飛揚則是由不置信轉化為寵溺的淺笑,在她一點一滴的嚐過他之後,他的雙手則是扶著她細致的腰身,讓她慢慢的沉入低端,帶著她陷入一場癲狂之中……

  太過放縱的下場便是第二日醒來時天色已大亮!

  雲千夢睜開眼時,楚飛揚早已是離開,守在內室的慕春見她醒來,立即放下手中繡著的繡品走上前,小聲道“王妃,您醒了!”

  雲千夢抬起手臂微微擋住眼前此言的光線,雙目微眯的看了看外麵的天色,見早已大亮,便問道“現在是什麽時辰了!”

  “回王妃,卯時剛過!王爺吩咐說,今日可晌午出發,王妃可以多休息會!”見雲千夢已經坐起身,慕春則是拿過一旁早已備好的衣衫開口回答著!

  隻是雲千夢卻是堅決的搖了搖頭,即便不是在京都,自己有豈能真的睡到晌午?屆時還不被人給笑話?

  “車馬可都準備好了?”如今氣候漸漸轉暖,雲千夢隻套了一件亮橘色的小襖便下地,隻是剛想彎腰套上繡花鞋,腰間卻傳來酸疼之感,這讓她想起昨晚自己的大膽與兩人之間的瘋狂,眼底不由得閃過一絲懊惱!

  “奴婢來!王爺早已命習侍衛準備好了一切,王妃不必擔憂!”而慕春卻沒有發現雲千夢的異樣,隻是盡職的蹲下身,為她穿好鞋子繼續問著“王妃早膳是清淡點還是香甜點?王爺一會便回來與王妃一同用膳!”

  “清淡點!讓迎夏去準備,你替我更衣吧!”雲千夢坐在梳妝台前,拿起桃木梳輕輕的疏散身後的青絲,隻見銅鏡中映照出一張眉角含俏、眼底泛情的自己,一時間讓雲千夢展顏一笑,有他那句話,她心中足矣!

  重新啟程,夏吉則是被安置在馬車內,尚未清醒的他始終由聶懷遠照看著,隻不過身上的傷勢卻是穩定了不少,加上馬車即便在狂奔之中亦十分的平穩,倒也不會影響他的傷勢,讓眾人放心不少!

  而此次楚飛揚則是與夏侯勤、韓少勉一同騎馬,留下雲千夢與貼身的幾個丫頭共乘一輛馬車!

  “王爺今日容光煥發呀!”告別了江州的官員,夏侯勤趁著韓少勉前去督促行程的空隙,雙眼含笑著看著今日神清氣爽的楚飛揚!

  “哪裏,隻不過是休息的好!不知表哥昨日休息的如何?”楚飛揚嘴角上揚,眼眸之中暗藏著對某人的情愫,卻絲毫沒有讓夏侯勤看出倪端!

  “自然是比不得你,美人在側自然是神清氣爽,哪像我們這些孤家寡人,隻能獨守空房!”夏侯勤則是調侃著開口,瞧著前幾日楚飛揚那憋屈的臉,又見今日這般的得意洋洋,定是在王妃那邊嚐到了甜頭,否則豈會給好臉色給自己!

  “弟妹那未出閣的妹妹是何模樣?”夏侯勤轉頭看來眼後麵的韓少勉,見他即將回來,便立即湊近身子,在楚飛揚的身邊低聲的問著!

  “不清楚!”可得到的卻是楚飛揚幹脆利落的回答,卻讓夏侯勤垮下了一張俊顏,雙目含著無限同情的看著無可救藥的楚飛揚,搖著頭夾緊馬腹衝到隊伍的最前麵!

  而楚飛揚卻是勒住韁繩停止前進,在雲千夢乘坐的馬車來到他的身邊時,這才與之同行!

  五天四夜的長途跋涉,終於來到幽州的地界,而眾人在進入幽州之前,也早已因為氣候的變暖而換上了單薄的春裝!

  車隊一路走到幽州的城門口,則見虎威將軍領著幽州的官員早已侯在城下,見著楚飛揚等人,眾人均是行禮參拜“下官見過楚王!”

  “起來吧!”看眼闖禍的虎威將軍,見他麵色坦然,楚飛揚語氣冷淡的開口!

  “王爺,驛館內早已準備妥當,請王爺與王妃前往休息!”虎威將軍見楚飛揚麵色平淡,又見這車隊之中不乏傷兵,便立即開口替楚飛揚做主!

  “怎麽,本王的行程何時輪到將軍安排了?”殊不知,楚飛揚卻是絲毫不領情,淩冽的目光俯視著馬下的虎威將軍,淡然的口氣中卻是暗含著不容反駁的威嚴

  第一百七十章

  “下官不敢!”感受到楚飛揚話中的冷意,虎威將軍立即低頭認錯,心中卻是含著萬分的不服!

  有誰能夠想到,就在他前往幽州的這段時間,楚飛揚竟然從左相晉升為楚王!

  這樣的跨越,瞬間便淩駕在虎威將軍之上,即便楚飛揚戰功赫赫,但這般年輕又並非先皇子嗣便坐上了王位,怎能讓虎威將軍心頭服氣?

  隻是,西楚尊卑森嚴,即便虎威將軍心頭暗恨,卻也不得不向楚飛揚低頭,免得將來回到京都被人借題發揮,自己豈不是罪上加罪?

  隱忍下心頭的各種不甘,虎威將軍沉聲嚴肅道“請王爺王妃入城!”

  語畢,便領著身後的幽州官員左右分開站好,恭敬的迎著楚王的車隊進城!

  楚飛揚目光微斂,把虎威將軍那不甘卻又不敢表現出來的神色收於眼底,隨即夾緊馬腹,騎著馬緩緩踏進幽州的城門!

  夏侯勤則是滿眼興味的看著那立於城門口的虎威將軍,隻覺這樣的人竟還敢與楚飛揚較量抗衡,當真是以卵擊石自不量力!

  韓少勉則是騎馬護在車隊的最後,雖離得遠些,卻也是眼尖的看到了方才那一幕,雖並未引起爭論,但虎威將軍此舉實在是有些欠考慮!

  楚王此行本就是來為他處理由他引起的事端,此時他竟還不夾緊尾巴做人,隻怕將來回京,這虎威將軍的日子也不好過!

  “王妃,咱們進城了!”元冬輕輕的放下車簾,隨即轉頭輕聲向雲千夢稟報!

  雲千夢微點了點頭,漂亮的雙手卻是輕捧著‘玉家當鋪’的玉牌,細膩的指腹微微拂過玉牌的紋路,隨即把玉牌收入懷中!

  進入幽州,這玉牌便沒了用處,自此之後的一切消息也隻能靠著他們自己一點一滴的收集和打聽,隻怕這是一場硬仗!

  “元冬,掀起車簾!”把玉牌放入衣襟內,雲千夢則是開口吩咐著元冬!

  清亮的目光順著那簾子掀開的一角往外看去,隻見高聳巍峨的城樓之上站滿了城防軍,視線緩緩下移,便見城門口亦是恭敬的站著巡查的士兵,隻看他們每人腰間均是佩戴著佩劍,對過往的百姓車輛進行著嚴密的檢查!

  隻怕心懷不軌之人想要趁機混進幽州,也不是那麽容易的事情,也足可看出楚培素日在管理幽州時的嚴謹與小心,也難怪外界之人對幽州知之甚少,這樣嚴密的管轄之下,幽州早已是固若金湯、牢不可摧了!

  那虎威將軍見車隊中的幾輛馬車均已入城,便立即翻身上了馬背,小跑的跟在楚飛揚的身邊,卻是聰明的沒有再擅作主張的為楚飛揚做主接下來的事情!

  由於一縱上千人的車隊突然進入幽州,過往的百姓看著那些手持長劍長刀的侍衛,又見那騎在馬背上儀容尊貴、神色肅穆、衣著鮮亮高貴的幾人,立即不由分說的自發的讓開前麵的路,退到道路的兩旁,讓車隊先行經過!

  楚飛揚騎在馬背上,雖目光淡然平靜看似隻直視前方,卻是眼觀八方的審視著眼前的幽州!

  隻見這幽州百姓衣衫整齊、大部分女子的頭上均是帶著銀簪,而男子亦是長袍布緞,可見幽州在楚培的管理之下,百姓則是豐衣足食!

  且看那道路兩旁的小商販們所販賣的商品,亦是玲琅滿目的讓人目不暇接,而四周所林立的酒樓茶樓更是數不勝數,便可窺見幽州的富裕程度!

  不過,這些百姓之中,卻還有身穿異族服飾之人,隻怕幽州除了西楚的百姓在此生活,其中還包含了南尋的百姓!

  而楚飛揚等人在審視幽州情況之時,雲千夢則也是坐在馬車內細細的觀察著幽州街市上的一切!

  雖楚培對楚飛揚過於冷漠,但不得不說,他把幽州打理的井井有條,這從百姓的衣著上便可看出一二!

  “王妃,這幽州百姓的膚色可真是暗沉發黃!”迎夏趴在車窗邊,雙目緊緊的盯著外麵的景色,在發現一點不同之後便立即獻寶的說著!

  而她一旁的元冬則是要沉穩的多,隻見她抬起右手,在迎夏的頭上輕輕敲了下,隨即提醒道“大呼小叫,成何體統!若是讓外麵的百姓聽到了,豈不是讓人議論王妃嗎?”

  聽著元冬的指責,迎夏微微縮了縮脖子,頓時垂下眼眸向雲千夢認錯“奴婢知錯!”

  隻不過,迎夏的發現卻是提醒了雲千夢,隻見她頓時把目光放在馬車外的行人身上,隻見這幽州百姓的肌膚當真如迎夏所言暗沉發黃,與京都百姓那略白的膚色相比,瞬間便能夠區分出兩者的生長之地!

  隻是,更加引起雲千夢注意的,則是那穿著明顯不是西楚服飾的路人,他們的肌膚比之其他的幽州百姓還要暗黃一些,盡管他們身高上略低於幽州的百姓,但古銅色的膚色讓他們看起來健康具有生命力!

  這讓雲千夢的眼中瞬間閃過了然之色,難怪之前‘玉家當鋪’沒有查到那對姐弟的身份,原來謎底便在幽州!

  整個西楚唯有這防守森嚴的幽州沒有開設‘玉家當鋪’,而從方才進程的檢查看來,外人想要進入幽州也是極其不易的事情!

  如今看到眼前這一幕,雲千夢幾乎可以確定,那姐弟八成是南尋國之人,而他們出現在自己與楚飛揚的麵前,也絕對不是偶然!

  虎威將軍呂鑫則是跟在楚飛揚的身後走了大半個幽州的集市,卻見楚飛揚絲毫沒有停下來的跡象,便微皺眉頭的開口“王爺,想必王妃舟車勞頓也累了,不如前去驛館,讓王妃好生的休息片刻!”

  說完,呂鑫則是觀察著楚飛揚的神色,心中有些擔憂這位楚王又會借題發揮!

  而聽到他這番建議的楚飛揚則是收回四處打量的視線,目光微含淩厲的掃向呂鑫,雙唇卻是緊抿著沒有開口!

  看到這樣的楚飛揚,呂鑫心頭不由得一緊,便立即改口道“王爺是否擔憂楚大人?亦或是王爺與王妃打算住進楚府,下官這就派人前去安排!”

  “不必!”殊不知,呂鑫的自作主張卻沒有博得楚飛揚的誇讚,異常冷淡的回複更是讓呂鑫心中劃過不悅!

  “習凜!”而此時,楚飛揚卻是叫過身後的習凜,隨即吩咐道“你護送王妃先回驛館歇息,本王則有要事與呂將軍商談!”

  “是!”聞言,習凜立即停下勒住韁繩,隨即調轉馬頭來到馬車旁,低聲開口“王妃!”

  “何事?”雲千夢示意元冬放下車簾,這才開口問道!

  “王爺命卑職護送王妃回驛館,請王妃先行休息片刻!王爺有要事與呂將軍商討!”習凜則是盡量放慢語速,讓車內的雲千夢能夠聽清楚!

  “知道了!”淡淡的回複自馬車內傳出,雲千夢心中卻知進入幽州之後楚飛揚便要開始忙碌了!

  車隊頓時一分為二,由呂鑫的副官帶領雲千夢等人前往驛館,而呂鑫自己則是領著楚飛揚等人前往平日裏處理政事的將軍驛館!

  馬車行駛一段時間之後平穩的停下,四個丫頭則是先行下了馬車,隨後擺正踏腳凳,這才小心的扶著雲千夢步出車內!

  “奴才們參見楚王妃!”而此時,驛館的門口早已是站滿了小廝丫頭,見雲千夢走出馬車,眾人紛紛行禮!

  “都起來吧!”雲千夢淡然的開口,目光卻是穿過前排的丫頭小廝看向那守在驛館外的侍衛,隻見僅僅隻是驛館的大門口便站著八名侍衛,雲千夢眼底劃過一絲冷笑,隨即領著身後的丫頭們踏進幽州驛館!

  “奴婢姓郭,是呂將軍派來服侍王妃的嬤嬤,奴婢見過王妃!”而此時,一道灰藍的身影閃到了雲千夢的麵前,隻見那四旬左右的嬤嬤低眉斂目、彎腰低語的向雲千夢介紹著自己的身份!

  隻是,她這樣冒然的闖出來,斷然的攔住了雲千夢的去路,卻讓習凜心頭大怒,正要拔出腰側的長劍,卻被雲千夢所製止!

  隻見雲千夢用眼神示意習凜退後,隨後卻見她緩緩走到那郭嬤嬤的麵前,見那郭嬤嬤肌膚較為白皙,且身段纖細高挑,想必年輕時也是位美人,便淺笑著“郭嬤嬤可是來自京都?”

  “回王妃的話,奴婢確是來自京都!將軍擔憂這幽州驛館的奴才伺候不好王妃,便特命奴婢前來服侍王妃!”聽著雲千夢的問話,那郭嬤嬤則是極小心的咬字回答,隻是見她麵色平靜,便也知這女子定也是身經百煉之人!

  慕春等人聽到這郭嬤嬤竟坦白自己是那虎威將軍的人,紛紛眼帶敵意的瞪向那郭嬤嬤,唯有雲千夢麵色不改,依舊淡笑以對,聲音如空穀百靈般清脆悅耳“既然郭嬤嬤是虎威將軍的人,又與本妃同樣來自京都,怎麽這尊卑禮儀卻是不懂?如此擋了本妃的路,該當何罪?”

  雲千夢言辭並不犀利,語氣也並非淩厲,卻依舊讓那郭嬤嬤原本平靜的臉色便了色,隻見她撲通一聲跪倒在雲千夢的麵前,磕頭認錯“奴婢知錯,請王妃息怒!”

  “行了!自己下去領二十杖責吧!”看著這郭嬤嬤反應靈敏的認錯,雲千夢麵上的淺笑慢慢隱去,淡然的說出對她的懲罰,目光卻是一掃麵前所有的奴才們,見他們眼底均是閃過一絲畏懼,這才朝習凜點了下頭,領著慕春幾人走進驛館!

  幽州四季如春,氣候溫暖,雲千夢等人早已在進入幽州前便已是換了輕薄的裙裝!

  而由於氣候極好,鮮少有寒冬之日,當雲千夢一行人跨進幽州驛館後,便聞到陣陣鮮花的清香撲鼻而來!

  眾人穿過驛館的前廳,入目的則是五彩斑斕的各色花卉,整個幽州驛館的花園中則是種滿了鮮花,此時隻見那花園中蝴蝶翩翩起舞,為這原本靜態的花園添加了一抹生氣!

  “王妃,這邊請!”郭嬤嬤被習凜帶下去受罰,則由原本便在驛館中伺候的另一位嬤嬤領著雲千夢走向花園的南麵!

  “這是南苑,奴婢們已經打掃幹淨,請王妃進入!”有了郭嬤嬤的先例,此時領路的史嬤嬤則顯得老實的多,隻是眼觀鼻、鼻觀心的為雲千夢帶路,做好自己的事情,再也不敢有非分的想法和意圖!

  “這驛館內出了南苑,還有其他的院落嗎?”看著那一人高的圍牆上爬滿了紫藤花,雲千夢緩緩開口問著!

  “回王妃的話,驛館中共有東南西北四苑!王妃的南苑則是驛館中景致最好的一處!”史嬤嬤見雲千夢問話,立即開口回道!

  “映秋、迎夏!”而雲千夢卻是站在南苑的拱門口,出聲喚過自己的兩名貼身婢女!

  “奴婢在!”映秋與迎夏立即上前,等候雲千夢的吩咐!

  “你們隨聶大夫前去西苑,看看有何需要幫助的!順便囑咐聶大夫,讓他好生的照顧夏副統領!”雲千夢則是快速的下著命令,見映秋與迎夏福身而去,這才踏足南苑!

  南苑的院落中一如外麵的花園那般馨香撲鼻,唯一不同的是,這庭院之中有一池清澈見底的荷花池,那碧綠的水上漂浮著各色的睡蓮,讓初次見到這般美景的人不由得流連其中!

  而那荷花池的一旁卻是栽種著一棵榕樹,而榕樹下竟還蕩漾著一支秋千,此時正值晌午時分,氣溫亦是一日之內最為炎熱的時候,眾人看著那樹蔭下的秋千,浮躁的心頭不由得平靜了下來!

  “若是郭嬤嬤受刑結束,就帶她前來南苑見本妃!”走進南苑的正屋,裏麵各色的花卉盆景依舊如外麵那般絢爛耀眼,雲千夢則是沉聲對那想跟進來的史嬤嬤開口,隨即便徑自走進內室!

  “是,王妃!”見元冬擋在自己的麵前,史嬤嬤識趣的朝雲千夢的背影福了福身,隨即轉身步出南苑!

楚王妃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楚王妃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楚王妃章節目錄
九零年代 妃要種田,爺莫怕 洗塵寰(女尊) 特工重生:軍少溺寵妻 影後懶洋洋[古穿今] 美食在民國 東宮甜寵日常(穿越) 惑國妖後(相公總是在造反) 四爺寵妻日常 古代懼內綜合征 穿成奔五渣男 快穿之打臉之旅 我是寵妾 重回七零之小甜妻 我家婢女要上房 當太後的這些年! 重生六零福娃娃 錯把男反派當女主(穿書係統誤我) 種田使人發家致富 盟主影後[古穿今] (快穿)富貴榮華 辣文女配翻身記 農媳當家:將軍寵妻無度 珠玉在前 田園嬌寵:山裏漢寵妻無度 快穿係統:男主別心急! 炮灰奮鬥史[清] 寵妾之後 當女博士重生到民國守舊家庭 八零美味人生
  作者:寧兒  所寫的楚王妃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楚王妃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