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楚王妃

第300節

  “閉嘴!這裏可有你說話的份?”隻見祝鍾頓時朝著自己女兒一聲低吼!

  “爹爹……”那祝小姐不敢相信的看著打了自己一耳光的父親,心中的對雲千夢的成見則是越發的深重!

  隻是不等她開口,便見祝鍾頓時雙手撐地、態度恭敬謙卑的跪在楚飛揚麵前,誠懇的求饒“王爺王妃恕罪,小女自小嬌慣,今日衝撞了王妃,還請王爺王妃不要與她一般見識!回去後,下官定當好好管教於她!”

  隻是,祝鍾卻不知,若說先前楚飛揚把決定權交給雲千夢,是因為相信雲千夢有應對這種事情的能力,但並不代表楚飛揚能夠忍受旁人對他的王妃指指點點,甚至是無中生有!

  “祝知州這是何意?為何不讓祝小姐說完?本王倒是十分的好奇,還能從祝小姐的口中聽到多少詆毀楚王王妃的話語!”楚飛揚冷淡的開口,隻是那雙如墨的黑眸卻閃著極其危險的光芒,周身的寒氣更是讓所有人隻覺這開春後的天氣又倒回了寒冷的冬季,也成功的讓那祝小姐閉上了嘴!

  即便那祝小姐被嫉妒蒙蔽了心智,可看到這樣帶著殺氣的楚飛揚,祝小姐心頭頓時一顫,捂著被自己父親打紅的臉頰便直起身子,卻不期然的看到楚飛揚此時正似笑非笑的盯著她,讓那祝小姐一時間紅了臉頰,眼底閃著癡迷、心有卻含著不甘的開口“臣女並未詆毀王妃,隻是想教王妃為人正妃應當注意些什麽!況且,如今王爺隻有王妃一名正妃,但以王妃獨占王爺的心思,隻怕將來亦是會阻攔王爺納側妃,這樣有損女德的事情,還請王妃自行反省,免得屆時遭世人辱罵!也希望王妃能夠以身作則,成為臣女們學習的典範!”

  漸漸的說出自己的用意,那祝小姐無不得意的抬眼,滿目挑釁的看向雲千夢!

  殊不知,雲千夢卻是麵色平靜,並未因為她這幼稚的話語而惱羞成怒,隻是有些好奇楚飛揚接下來會有何反應!

  而一旁的夏侯勤與韓少勉則是同時看向首座的兩人,隻覺楚王夫婦此時竟是同樣的表情,隻是相較於雲千夢的冷靜,楚飛揚的麵色則稍顯陰沉,看來楚王妃的確是楚王的軟肋,旁人一旦觸及到他的這根軟肋,隻怕唯有挫骨揚灰才能平息楚王心頭的怒意!

  “本王此生唯有夢兒一位王妃!”麵對這些地方官員,楚飛揚一如既往的少語,即便是表明自己的心跡與立場,亦是幹淨利落的讓人隻覺是幻聽!

  但他僅僅的一句話,卻是讓所有人瞪大了雙眼,滿麵不可置信的盯著坐在首座,長相俊美、手握重權的楚飛揚!

  他竟然為了一個楚王妃,寧願放棄男子應該享受的一切,這到底是因為他此時心儀楚王妃而一時做出的決定,還是為了敷衍這祝小姐而故意說出的言辭?

  隻是,僅僅隻是這一句話,在座的江州官員也不曾對自己的夫人說過,即便隻是一句敷衍騙話,在座的女眷也不曾從自己的夫君口中聽到過!

  說不羨慕這位楚王妃,隻怕是違心的話!

  而花園之中,唯一確定楚飛揚是真心說出此話的外人,隻怕也隻剩夏侯勤與韓少勉!

  一個身為楚飛揚的表哥,自然是對他的為人處事了如指掌!

  一個則是與楚飛揚同朝為官,更是清楚楚飛揚言出必行的行事作風!

  隻不過,在西楚能夠說出這樣的話,隻怕除了那位老楚王,也隻有楚飛揚一人了!這讓韓少勉在心中對楚飛揚又不禁多了一抹佩服!

  隻怕楚飛揚亦是借著今夜的晚宴,向眾人宣布這件事情,不但防止日後有人心懷攀龍附鳳的心思往楚王府塞人,亦是免去了以後有居心叵測的人想往楚王府送人的目的!

  而此時開口,更是打消了麵前這位尚且看不清自己幾斤幾兩的祝小姐心中的算盤!

  一箭三雕,卻隻是用一場晚宴便做到,也唯有楚飛揚了!

  花園中所有人的麵色之中,此時最為難看的便是祝小姐,與她渾身的珠光寶氣相比,她的臉上雖塗了淡粉的胭脂,卻依舊無法掩蓋住泛白的臉色,眼底的驚訝與怒意更是毫無遮掩的流露了出來,看向雲千夢的目光中更是泛著無法抑製的嫉妒!

  不管楚王方才所言是真是假,但他卻是當著江州官員的麵拒絕了江州知州家的小姐,一時間讓那祝小姐顏麵掃地,更是讓她淪為眾人心中嘲笑的對象!

  不自量力的下場便是死的比誰都慘!

  “祝小姐還有何不服的嗎?”而這時,雲千夢卻是嘴角含笑的問著!

  既然對方已是這般的詆毀她,竟還要勞煩這位知州家的小姐教導自己這個王妃做事,雲千夢自然要好好的回敬一番,否則豈不是辜負了這位祝小姐的美意!

  “王妃,小女年幼無知,還請王妃不要與她一般見識!”而祝知州卻是比自己的女兒清楚此時麵對的是什麽人,這楚王妃被辰王退婚,卻憑著自己的能力一路坐上楚王妃的位置,心機手段豈是自己這個嬌生慣養的女兒所能夠對抗的?

  莫說她現在頂著楚王妃的頭銜,即便她隻是雲相府的大小姐,想必這雲千夢亦是能夠在這樣難堪的境地之中扭轉乾坤,把自己的劣勢轉為優勢!

  雲千夢目光微冷的看向護女心切的祝知州,眼底劃過一絲冷笑,繼而淡漠的開口“本妃卻不認為祝小姐年幼無知!方才祝小姐可是想著教導本妃如何為人妻!想來祝小姐平日裏定是學習了不少女則、女戒,定能夠成為一名被人稱讚的主母!不過,以祝小姐的出身,若是嫁的低了,可就是委屈了祝小姐,但高門大院又似乎是有些勉強!不如讓本妃與王爺為祝小姐保媒,為祝小姐挑選一名如意郎君!祝知州覺得如何?”

  雲千夢的聲音輕輕淺淺,沒有用王妃的身份刻意的去欺壓方才對她出言不遜的祝小姐,卻也沒有示弱的讓在場的官員、女眷看低,帶著她獨有的強硬,她所說的每一句話均是清清楚楚的落在所有人的耳中!

  更是讓那祝小姐原本挺直的身子瞬間癱軟了下來,這才意識到麵前的女子不僅僅有著楚王妃的頭銜,她的手中更是握著大部分人的生殺大權!隻見那祝小姐的目光下意識的看向自己的父親,尋求著幫助!

  祝鍾亦是看不得自己的女兒難受,正要開口求饒,耳邊又響起雲千夢的冰冷的聲音“祝知州教女不嚴,頂撞本妃,按照西楚的律例,不知該當何罪!”

  聞言,祝鍾的身子猛然一抖,心中本還抱著雲千夢不會太過深究此事,卻不想對方竟是一步步的引著他們走向早已挖好的陷阱之中,而他們竟還為方才短暫的勝利而沾沾自喜!

  隻見祝鍾顫抖著抬起手臂,猛力的擦著額頭不停滴下的冷汗,整個人戰戰兢兢的開口“革職查辦!”

  聽著祝鍾咬牙吐出這四個字,雲千夢卻隻是冷淡的開口“江州在祝知州的管轄之下,百姓豐衣足食,本妃自然是不希望朝廷少了祝知州這樣的官員,隻是祝小姐今日衝撞本妃在先,本妃倒是想聽聽祝知州有何提議?”

  見雲千夢把這個難題扔給自己,祝鍾心中更是亂作一團,更是後悔讓自己的女兒參加今晚的晚宴,否則豈會惹出這麽多的麻煩事!

  隻是祝鍾卻是不知,祝小姐早在這場晚宴之前便已是惹到了雲千夢,今晚隻不過是雲千夢收網的一刻!

  隻不過讓雲千夢詫異的是,在她網羅到的一堆小魚之中,竟還包含著一顆南海珍珠!

  楚飛揚方才的宣言一如曲若離留給雲千夢的珍珠般珍貴,讓此刻雲千夢的心頭縈繞著說不出口的感動,也不負她把真心托付給他的初衷!

  “臣女願聽從王妃的安排!”而這時,那祝小姐卻是代替自己的父親開口!

  盡管雲千夢鮮少利用手中的權利,但她的一言一行,在無形之中卻早已有了楚王妃的氣勢,而她身後所屹立著的楚王府更是讓眾人畏懼的根源所在!

  即便是膽大包天的祝小姐,在麵對輕易能夠掌控她父親生死存亡的雲千夢的麵前,亦是不得不低下頭來,心中隻希望楚王妃對事不對人,不希望因為自己而牽連了父親!

  “本王倒是認為阮府的公子不錯!阮公子至今未娶,與祝小姐倒是可以成就金玉良緣!”而沉默良久的楚飛揚卻在此時開口,用冷峻的聲線訴說著一段姻緣!

  隻是,楚飛揚的平靜卻顯出他人的震驚,誰會想到這祝小姐在得罪了楚王與楚王妃之後,竟能夠透過這二人嫁入阮府!

  那可是玉乾帝生母阮淑妃的娘家,此時的皇後娘娘更是那阮公子的親姐姐,若是祝家攀上了這門親事,那才是真正的飛黃騰達,隻怕祝鍾這知州也是不用做了,直接便會被調遣進入京都成為京官!

  一時間,整個花園竊竊私語之聲不絕,眾人在羨慕這祝小姐好運之時,卻又是猜不透楚王夫婦的用途,難道真是以德報怨?

  就連原本以為楚王會亂點鴛鴦的祝家父女亦是呆愣住了,有些不可思議,卻又不敢再隨意的出聲得罪麵前的二人!

  而在座的眾人之中,卻隻有韓少勉平靜的眼眸之中劃過一絲笑意!

  誰說楚王以德報怨?

  隻怕這些江州的官員還不知道,那阮家的公子早已成了一名啞巴,至今被阮家的薑老太君鎖在阮府之中,免得他出門丟人現眼!

  這也難免旁人不知那阮公子的現狀,甚至有人眼露出欽羨的目光看著那祝家的小姐!

  隻是,楚飛揚的話卻隻說了一半,在眾人嫉妒、祝小姐竊喜之時,他竟又高深莫測的緩緩開口“隻不過,相較於阮家的門第,祝小姐的出身則顯得略低了,即便是本王保媒,正妻隻怕也是無望,貴妾倒還是有幾分希望!”

  聞言,雲千夢喝茶的唇角頓時彎起一抹漂亮的弧度,心中暗笑這些官員的天真,卻又不得不佩服自家夫君的腹黑!

  果真,聽完楚飛揚所有的話,花園中羨慕的目光淡了些許,而那祝小姐更是麵色難堪的望向把自己推向別的男人的楚王,帶著最後的一絲希望懇求道“王爺,臣女隻想承歡於爹娘膝下,且從未想過會成為貴妾!”

  貴妾,說的好聽,也是別人的妾室,一輩子都會被正室壓在身下不得翻身!

  即便是楚王保媒又如何?那阮家可是皇上的外戚,更是出了一位皇後,將來的主母定當是出身名門,自己想要掙出一個出頭之日,隻怕是難上加難!這讓向來在祝府隨心所欲慣了的祝小姐,心中頓時升起不願意的情緒!

  “這麽說來,祝小姐是看不上王爺與本妃為你保的媒了?”放下手中的茶盞,雲千夢手指輕瞧著桌麵,麵色冷淡隱含淩厲之光的開口!

  “王妃說笑了!臣女豈會看不上!隻不過,雖臣女出身不高,卻也是清白女子,自然是希望能夠與夫君舉案投眉、相敬如冰!更希望自己的夫君能夠如王爺待王妃這般真摯!”隻見那祝小姐含有愛慕的視線頓時偷偷的看向楚飛揚,凝視著楚飛揚那雖冷峻卻俊美的麵容緩緩說來!

  “原來祝小姐是不願與人共侍一夫!但方才祝小姐可是義正言辭的指責本妃有損女德,怎麽此時祝小姐竟也癡心妄想的做起不切實際的夢來!”雲千夢則是絲毫不放鬆的緊咬著祝小姐的言辭不放,字字在理、句句清晰,有理有據的反駁讓周圍的夫人小姐均是露出了一副嘲笑的麵孔看向那祝小姐!

  而那祝小姐又豈會料到雲千夢竟是算計好了每一步,到了收網的時候,又把所有的問題歸於她之前的話,讓她自打嘴巴,無話可反駁!

  “自然,這婚姻大事本就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本妃與王爺亦隻是一番好心!既然祝小姐心中不願,本妃亦不會勉強!隻是今日祝小姐衝撞本妃、祝知州教女不嚴一事,本妃與王爺自是不能姑息養奸坐視不理,否則萬一皇上出巡惹得龍顏大怒,屆時祝知州隻怕唯有奉上項上人頭方能讓聖上息怒!”雲千夢表現的一派大度,可卻是讓祝家父女猶如深陷冰窖,一層層的寒氣源源不斷的撲上臉龐,讓他們眼前一片迷茫卻又不敢輕舉妄動,惟恐別處還有更深的陷阱!

  半餉,祝知州這才皺眉看口“下官多謝王爺與王妃!”

  此言一出,便是答應了楚飛揚與雲千夢為祝小姐介紹的這門親事!

  但祝鍾亦是有自己的考慮,若女兒嫁入阮府,今日她衝撞楚王夫婦的過錯隻怕也不會再被人提起!況且,經過今晚這麽一鬧,隻怕江州甚至是臨近的幾座城池,均沒有哪戶有頭有臉的人家願意娶自己的女兒!

  與其讓女兒被人嘲諷,倒不如接受楚王的提議!

  怪隻怪,自己平日裏太過寵愛這個女兒,養成她無法無天的性子,如今闖下了大禍,卻又是賠上了她自個的一生!

  “爹爹……”祝小姐怎會想到,自己的父親竟同意了逼迫自己的雲千夢,就這樣把她推入了雲千夢事先挖好的陷阱之中!

  想著自己不但沒有坐上楚王側妃的位置,更是被人設計成了旁人的貴妾,那祝小姐眼中頓時噙滿淚花,不由分說的便拔下頭上的珠釵,尖細鋒利的簪尾直抵著自己的脖子站起身……

  隻是她還來不及站直身子,那踩在地上的右腳竟不小心踩住了過長的裙擺,整個人瞬間朝著前麵鋪滿鵝卵的小徑上撲去……

  “啊……”一道慘烈的驚呼之聲頓時響徹整座花園,眾人紛紛捂住了雙眼不敢看向那蜷縮在地上的祝小姐!

  雲千夢皺眉站起身,看著原本抵在脖子上的簪子卻在祝小姐跌倒前劃過她的臉龐,此時那祝小姐正滿麵鮮血的躺在地上打滾,劇痛更讓她不顧場合的大聲喊叫著……

  “這…這…”祝鍾頓時上前抱住自己的女兒,可當他看到女兒右臉從眼角延伸至下巴的傷痕時,祝鍾麵色頓時慘白了起來,結結巴巴的不知該如何是好!

  “去請聶大夫過來!”看著麵前的突發事件,雲千夢對習凜吩咐道!

  隻見習凜應聲離去,不一會便領著聶懷遠過來!

  而那些見不得血腥場麵的夫人小姐們則是紛紛避開方才想以死威脅楚王的祝小姐,免得被她所牽連!

  唯有祝鍾始終守著自己的女兒,緊張的看著聶懷遠為自己的女兒診斷療傷!

  “聶大夫,如何?她的臉……”祝鍾自己都未發現,他此刻的聲音是顫抖的!

  而聶懷遠則是為祝小姐清理幹淨臉上的血漬,在查看了她傷口的深淺之後,這才慎重的開口“幸而小姐手上沒有太大的力道,否則必定破相!隻是這傷口定也要細心養傷半年,否則極其容易留下大的疤痕!”

  說話的同時,聶懷遠把藥瓶中的粉末灑在那祝小姐的傷口上,隨即又剪了幾條紗布綁在她的臉上,這才站起身,對楚飛揚與雲千夢行了禮,麵色淡然的離開了花園!

  “王爺、王妃,下官先告退了!”讓環兒扶起麵色蒼白、目光呆滯的女兒,祝鍾忍痛對楚飛揚與雲千夢行禮!

  “本王的話依舊有效,祝知州不必太過擔憂!”殊不知,楚飛揚的一句保證,讓祝鍾心存感激,卻讓那祝小姐的心情頓時跌入穀底,呆愣的任由環兒扶著她離開驛館!

  晚宴如一場鬧劇,看完熱鬧便曲終人散!

  雲千夢沐浴完坐在梳妝台前,輕輕的擦拭著依舊滴著水珠的墨發,銅鏡中則是折射出她一塵不染的氣質與晶瑩透亮的雙目,好一副美女出浴圖,絲毫不差的落入談完事情,踏進內室的楚飛揚的眼中!

  隻見此時雲千夢肌膚瑩潤剔透,如剛剝的雞蛋般白嫩無暇,而臉頰上的肌膚卻又透著點點的粉暈,嬌嫩的一如嬰兒的肌膚讓楚飛揚心頭一跳,一股勃發的情欲控製不住的便要衝破體內!

  看著雲千夢費力的擦著身後的三千青絲,楚飛揚忍著對她的思戀,接過她手中的帕子,接替了她手中的事情,耐心的替她擦拭著雲發!

  隻見他修長的手指撅起她的一束黑發,隨後用帕子輕柔的擦拭著,動作小心輕緩,帶著對她的珍惜,絲毫沒有弄疼雲千夢!

  而此時的雲千夢亦沒有閑著,透過銅鏡,她那被溫水浸泡過的,依舊含著氤氳水汽的美眸則是包裹著淺笑的凝視著楚飛揚,隻見他此時神情專注的替她擦拭著身後的長發,那微斂的眉目之中仿若沒有比拭發更能吸引他的事情了!

  腦中想起他今晚在眾人麵前的宣言,雲千夢不由得肚子莞爾一笑,卻不知她這情不自禁的絕美一笑,卻是落進了楚飛揚的眼中,讓他原本便壓抑的情緒瞬間膨脹了起來,捧著長發的左手立即從她身後穿過,輕柔的捏起她的下顎,小心的轉過她的嬌顏,自己則是快速的俯下身,微涼的薄唇瞬間捕捉到她蘊含水汽的柔嫩紅唇,廝磨半餉後便探出舌頭抵開她的貝齒,引誘著躲藏在裏頭的丁香,迷失在那滿是芳香的柔嫩之中……

  直到雲千夢感受到一絲涼意,這才睜開眼看清楚自己此時的處境!

  楚飛揚不知何時坐在了她的位置上,而自己則早已是坐在他的懷中,雙手自然而然的環著他的頸項,承接著他源源不斷的親吻!

  而楚飛揚的雙手亦是沒有閑著,早已是解開她的裏衣,撫上了最裏麵的肚兜,帶著挑逗的一寸寸的探向被包裹著的柔軟……

  “頭發…濕的……”涼意讓雲千夢微微回神,立即拉開與楚飛揚的距離,紅著臉頰的提醒道!她可不想濕著發絲睡覺,更不想第二日頭疼!

  而她突然的抽身,讓楚飛揚十分不滿的皺了下劍眉,右手頓時環到她的背後,把她重新納入自己的懷中,額頭抵著雲千夢的,薄唇時不時的啄一口近在眼前的美食,適時的平複著自己壓抑好幾日的欲望!

  而雲千夢卻假裝沒有看出他的忍耐,環著他脖頸的雙手微微收緊,主動的抬起那張總是能輕易挑起楚飛揚情緒波動的嬌顏,睜著那雙如霧般的水眸,嘴角含笑的低聲開口“我想,從明日開始,西楚便會流傳楚王為妻不納妾的美談!屆時,還指不定有多少小姐夫人會暗恨妾身呢!”

  楚飛揚則是微抬眼,泛著點點柔情的黑眸中倒映出雲千夢巧笑倩兮的模樣,心頭卻因為她的俏皮而溫暖著,隻見他低啞著聲音回答著“我的夢兒何曾在意過旁人的目光?”

  聞言,楚飛揚隻聽見雲千夢低淺的笑了起來,那近在咫尺的紅唇泛著柔亮的光澤,讓他一時心猿意馬,手掌中的溫度不由得節節攀升,卻在沒有得到她的允許前,隻能安分守己的緊貼著她後背柔嫩細滑的肌膚緩緩舒解著忍耐的痛苦!

  而雲千夢卻是有意挑戰著他的意誌力與忍耐力,隻見她竟主動的貼上他的唇,卻在他即將反守為攻時緩緩向下移去,那帶著溫熱的唇瓣如一縷熱風般劃過他的周身,卻又是該死的停在致命的喉結處不肯離去!

  雲千夢感受著楚飛揚身體的溫度隨著她的舉動而快速的提高,尤其自己雙唇緊貼著他喉結的動作更是讓這個向來灑脫的男子繃直了身子,這讓雲千夢一時起了逗弄楚飛揚的心思,隻見她張開雙唇,精準的把那突出來的一塊給含進了口中,溫熱細滑的舌輕輕的順著喉結的形狀描繪著!

  殊不知,她的惡作劇卻讓楚飛揚如受大刑,隻見他雙手瞬間收緊,微喘粗氣的把她從腿上抱起來,大步流星的走向床鋪,隨即小心的把懷中這個撩撥的他欲火焚身的丫頭放入錦被之中,自己修長的身軀隨之緊壓上去,不等雲千夢反應過來時便攫住她的紅唇,懲罰性的按著她方才的套路勇往之下……

楚王妃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楚王妃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楚王妃章節目錄
農門棄婦:傻夫君寵妻無度 六零清平紀 快穿之掠奪金手指 暗帝狂寵殺手妃 無鹽毒妃:攝政王的心尖寵 七五養兒記[女穿男] 穿越之農家女日常 王妃很別樣 穿越之三夫侍身 妃惹腹黑王爺 笑麵將軍:酷妻難求 邪王逼婚:搶來的寵妃 古董圈女神 自歡 頭號嬌娘 重生之如意佳妻 未來之寫文養萌寶 李代桃僵:相府庶女 白日衣衫盡 花好孕圓 女皇攻略 小康奮鬥史 千妖百魅 穿越之千年輪回 鳳臨天下:王妃13歲 豪門有病嬌:重生金牌醫女 我有特殊的養成技巧 外長的網紅人生 田園春暖 巧乞兒~庶女王妃
  作者:寧兒  所寫的楚王妃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楚王妃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