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楚王妃

分節閱讀296

尋流出而用在了楚培的身上!

“那依你的意思,父親之所以昏迷不醒,便是這藥的原因,與身上的劇毒無關?”雲千夢神色雖鎮定,心中卻是震驚,她方才聞過那草藥,的確是無味,且僅僅是吸了一口氣腦中便傳來天旋地轉之感,隻怕這草藥當真是極其的霸道,也難怪聶懷遠過了這麽多天,待找到了這根源才來見自己與楚飛揚!

對於雲千夢的問題,聶懷遠卻是不能給出正確的答複,隻見他眉頭深鎖,似是在斟酌著該如何的回答才能給楚飛揚與雲千夢正確的信息,半餉才緩緩開口“楚大人卻是身受劇毒,依我推斷,隻怕是有人擔心大夫會解開楚大人身上的毒,這才以防萬一的加了這一味藥進去!”

聶懷遠的回答則是讓楚飛揚淡笑了起來,隻見他眼中冷芒漸漸轉寒,帶著一絲淩厲之氣緩緩開口“這豈不是更加有意思了?隻怕咱們此去南尋一路,也定會發生許多意想不到的事情!”

聽楚飛揚說出這番話來,雲千夢微微轉目看向他,心知楚飛揚怕是有些不悅了,盡管與楚培之間沒有父子情分,但父子的關係卻是世人所知,而此時卻有人在楚培的藥中做手腳,怎能讓楚飛揚當作無事一般?

“王爺、王妃,南尋國與世隔絕,即便是經驗豐富的太醫在遇到不認識的藥草時亦十分容易被暗算,草民已準備了足夠的薄荷葉連同清毒的藥丸封在荷包之中,此次草民不能同行,還請王爺與王妃萬事小心!”此時,聶懷遠則是站起身,從袖中重新拿出兩隻看似普通卻暗藏玄機的荷包遞給楚飛揚與雲千夢,算是對二人的提醒!

雲千夢拿過其中一隻荷包,不由得湊到鼻尖細細一聞,薄荷的清香頓時沁入心脾,讓人神清氣爽,立即出聲謝道“多謝!勞你費心了!”

“王妃言重了!這對於草民而言隻是舉手之勞!若是無事,草民便先行告退了!”既然把自己發現的事情告訴了雲千夢與楚飛揚,以這二人的聰慧想必定會製定策略,而這些均不是聶懷遠應該管轄的範圍,便見他行完禮便要離去!

“聶大夫請稍等!”殊不知,雲千夢卻還有其他的事情要交與他!

隻見雲千夢讓慕春取來一本書籍,翻開書籍,拿出夾在書頁中的一疊宣紙,淺笑著交給聶懷遠“我知你一心為百姓看病,但我與王爺即將離開,回來之日尚不確定,這開設醫館一事便全權交給你與容公子!這裏麵寫的是一些針對每家女眷容顏所定製的方子,相信會派上用場的!”

聶懷遠則是打開手中的宣紙,細細的看了第一頁,不得不說楚王妃辦事卻是認真仔細且十分的迅速,前兩日王爺剛交給她的冊子,她便已是整理完所有人的狀況寫出了相應的對策,當真讓人欽佩!

“王爺王妃放心,草民定當盡力而為!”心中訝異於那方子的奇特方法,但對於雲千夢的能力,聶懷遠卻是絲毫沒有疑問,立即應下雲千夢所托之事,隨即退出了南苑!

見聶懷遠離開,雲千夢則是站起身,微微舒展了下久坐的身子,卻把桌上的娟帕連同草藥一同收於衣袖之中!

“夢兒,你……”楚飛揚看著雲千夢的動作,眉梢微微挑起,眼中立即浮現一絲不讚同!

而雲千夢卻是調皮的吐吐舌頭,俏皮的開口“以防萬一!”

另一邊的呂鑫則是在接到京都傳來的文涵時皺起了眉頭,鷹隼般陰狠的眸子中射出一抹狠毒,隻是聖旨已下,他即便是膽大包天亦是不敢抗旨!

隻是此次前去南尋卻讓他心底有些慌張,與南尋不合、與楚飛揚亦是矛盾重重,難保到時候楚飛揚不會為了一己之私而報複自己!

而自己這一走,隻怕幽州便落在了韓少勉的手中,加上夏侯勤此時竟還住在幽州驛館之中,若這兩人聯手,隻怕等自己回來便可直接回京認罪!

一時間,呂鑫腦中浮現出現如今所有的局勢分析,卻無一條是對自己有利的!

“將軍,您此次前去南尋,隻怕那南尋國與楚王定會故意刁難於您!”跟在呂鑫身邊多年的副將亦是憂心忡忡,一旦呂鑫倒了,那他們的好日子也便到頭了!

楚飛揚表麵上溫文爾雅帶有儒生之氣,實則卻是心狠手辣之人,對於與他為敵的人,向來均是被他算計的團團轉!

就連辰王那樣精明的人,亦是在楚王妃一事上,在一天之內,被楚飛揚算計的滿京都亂竄,這足以說明楚飛揚的骨子裏比任何人都要陰冷狡詐!

而將軍幾次三番的與楚飛揚作對,隻怕此次一同前往南尋,楚飛揚定會趁機報複將軍!

至於南尋,這筆帳隻怕要追溯到十幾年前,盡管當年南尋取勝,但雙方的梁子卻已是結下,且當年南尋率兵出征的便是如今南尋的攝政王,此次將軍以戴罪之身前去南尋,隻怕那攝政王定會伺機報複!

不管如何的分析,此次將軍這南尋一行,隻怕是前途坎坷令人擔憂!

呂鑫則是看眼自己的副將,對於他的擔憂,呂鑫心中一清二楚,隻是此時自己騎虎難下,也隻能硬著頭皮往前走了!

“清點此時幽州城內軍隊的人數,抽調一半隨行!”一如楚飛揚之前的算計,呂鑫果真是抽調了自己一半的兵力!

“將軍,這……”殊不知,他的決定卻讓那副官心頭一顫,抽調一半的兵力,那可是幾萬人啊,難道將軍真想保護楚王等人?

“無妨,按照本將軍的話去做吧!”可呂鑫卻也是有著他的打算!

留下幾萬人監視幽州城,自然是防止韓少勉與夏侯勤趁機作亂,亦有威懾他們的意思,不至於自己去了南尋便立即失去後盾,也讓楚飛揚心中明白,楚培等人依舊是在他的手中,讓楚飛揚在行事之前能夠看清此時的形勢!

而帶走幾萬人,一來是讓楚飛揚明白自己對他的重視,二來西楚出動如此多的兵力前往南尋,而楚飛揚又是作為此次出使南尋的大使,屆時鳳景帝見之這樣的狀況,定會認為楚飛揚沒有誠意,若是雙方談判破裂,到時候自己與楚飛揚的處境便會扭轉過來,隻怕連在京都的老楚王也是無法為楚飛揚開罪吧!

“不過,此次你留下監視住韓少勉與夏侯勤,莫要讓這兩人興風作浪!尤其是夏侯勤,此人竟還帶著夏侯族的一千精兵進城,待我們離開幽州後,便找機會把他幽靜起來!即便沒有機會,也製造出機會!此人是夏侯族的王子,與楚家又是聯姻的關係,而洛城與幽州又相隔不遠,斷不能讓他回到洛城搬救兵!”呂鑫想了想,又重新吩咐了這件事情!

“將軍放心,卑職一定辦妥此事!”那副官麵色嚴肅的應下此事,隨即便轉身步出驛館清點此時留在幽州城的士兵!

第二日寅時,雲千夢與楚飛揚則是在布置好一切的情況下,踏上了車攆,在三萬將士的護衛下前往南尋!

“這通商之路的地勢,倒是與前往江州的地形有些相似!隻是這兩麵的山穀卻是更加峻峭高聳,若是從頂端落下,隻怕會粉身碎骨!”雲千夢抬手微挑開車簾,雙目銳利的掃視著一路上的風光,用心的記下南尋的地勢!

“南尋常年氣候宜人,極其適合花草生長!因此,即便是陡峭的懸崖上,亦是長滿了樹木,這也在作戰時,給他們提供了藏身之處,想要在那麽多茂密的樹枝之中找到他們的身影,當真是一件極其困難的事情,這也是當年呂鑫吃敗仗最大的原因!”楚飛揚倒了一碗冰鎮酸梅湯放在雲千夢的手中,順便放下那掀起一角的車簾,口中則是順著雲千夢的話開口說道“況且,南尋國人身材嬌小,體型均不大,想要藏匿在草叢樹枝中,是輕而易舉的事情!加之他們膚色較暗,便更加有利於這樣的作戰方式!”

聞言,雲千夢則是點了點頭“且那竹箭射程遠,又極易操作,比之我們的弓箭更加的方便,即便他們是藏身於樹林之間,也能操作自如!隻是不知左封與梅葉二人是否做出火槍,若是能夠成功,即便是在這樣嚴峻的地理環境下,咱們也是有極大的勝算的!”

見雲千夢說到那火槍便兩眼放光,楚飛揚眼光柔和的一笑,親自喂她喝了一口酸梅湯,這才開口“他們二人最是喜歡研製兵器,興許咱們回去便能夠聽到好消息!隻不過,世人均是沒有見過這火槍,隻怕屆時還要……”

“飛揚,這事我早已想過,你手中暗衛無數,不如咱們挑一批最為靈敏的學習火槍,可好?”說道這個問題,雲千夢突然變得柔情似水,隻見她乖巧的窩進楚飛揚的懷中,睜著那雙清澈見底卻隱藏詭計的美目,絲毫不眨的緊盯著楚飛揚,似有討好之意!

楚飛揚識人無數,若說沒有拆穿過雲千夢的小詭計,也是因為舍不得看到她眼中露出失望的表情,隻是麵對這個問題,楚飛揚卻有著自己的立場,隻見他摟住雲千夢的腰身,口氣卻絲毫不改“我會讓習凜學會再教授他人!”

見楚飛揚絲毫不讓步,雲千夢皺眉坐直身子,眼中的倔強與堅定顯而易見,亦是不肯讓步“那我隻能培養玉家當鋪中的暗衛了!”

這一回卻是輪到楚飛揚皺眉,看著雲千夢說完話便轉過身不再看自己,楚飛揚隻能放軟口氣,苦口婆心的勸著“乖,聽話!即便梅葉與左封做出火槍,又豈知與你原先設想的相同?萬一出了什麽事情,豈不是讓我著急?”

說完,楚飛揚便從身後摟住雲千夢,把麵前這道橘黃色的身子攬進自己的懷中,薄唇貼著她瑩白的耳畔,低低開口“夢兒,聽話!”

雲千夢豈是聽話的乖寶寶?

頭輕輕的側過,正要開口,卻與楚飛揚來了個麵對麵,四目相撞,雲千夢看到他眼底最深處的不放心,心頭的堅持漸漸的軟化,最後折中道“那待一切萬無一失之事,讓我試試嘛!好不好?我好久沒有握過槍了,好想念它們啊……”

殊不知,雲千夢的撒嬌卻在無意中說漏了嘴,待她回過神時,楚飛揚卻已是把所有的話都聽進了耳中,正用不解的目光凝視著懷中的她!

一隻溫柔的手微微撫上雲千夢如玉的臉龐,幾乎是帶著低喃,讓楚飛揚不確定卻又帶著一絲肯定的開口“你是雲千夢?卻又似乎不是雲千夢!”

被那雙近在眼前的黑眸緊盯著,又聽到楚飛揚的低語,雲千夢的心猛然一跳,眼中閃過一絲為難,也跟著低聲問著“如果,如果我不是雲千夢卻又不得不是雲千夢呢?”

語畢,雲千夢隻覺自己屏足呼吸,似乎隻在等待楚飛揚的回答!

相信楚飛揚愛她是一回事,但楚飛揚畢竟是古人,若是知曉了自己的真實身份,不知他該有何反應,這也是雲千夢不能確定的!

‘撲哧’而楚飛揚卻在此時笑了出來,一道低淺的笑聲頓時化解了車內過於凝重的氣氛,隻是笑過之後,卻又見他神色肅穆的注視著雲千夢,手掌下的屬於她的肌膚細膩光滑,這樣的觸感告訴楚飛揚,這的確是雲千夢!

可是眼前這雙自信睿智的不輸於男子的眸子卻又同時不屬於那個怯懦的雲府千金!

而此時,這雙最是吸引楚飛揚的美目深處卻是泄漏出一絲絲的緊張,讓楚飛揚心頭微微泛疼,幾乎是沒有半絲猶豫的開口“你現在是楚王妃,是我的王妃!而我隻認這一點!”

聽到楚飛揚這樣的回答,雲千夢心頭那根緊繃的弦瞬間斷裂,眼中泛起一抹感動,心底卻是充滿了愧疚,她早該告知他一切的!

看著楚飛揚眼中那毫無理由選擇相信自己的眼神,雲千夢淡淡一笑,拉下他的雙手緊握住,隨即緩緩開口“這身體,的確是雲千夢的!但住在身體中的靈魂,卻不是她!”

此言一出,即便楚飛揚早已有些預感,眼中卻依舊是露出驚訝的目光……

見楚飛揚竟也會露出驚訝的神色,雲千夢心頭竟是莫名的輕鬆了,隨即莞爾一笑,挽著楚飛揚的手臂繼續開口“飛揚,你相信這世上有鬼神之說嗎?”

楚飛揚在看到雲千夢嘲笑自己之後,立即收起眼底的驚訝,隻是心中卻依舊震驚,怎麽也不會想到,這具身體裏住著的並不是那雲府的小姐!

隻不過,從雲千夢這些日子反常的表現卻也能夠說明,那原本的雲府小姐是絕對不會做出扭轉自己在他人心中印象的事情的!

也難怪,在皇宮第一次見到雲千夢時,她眼中的神色早已是發生了天翻地覆的變化!

“原本不信,可見著你之後,便信了!”見雲千夢此時乖巧的窩在自己的身側,楚飛揚心情甚好,便痞痞的開口!

而雲千夢卻是抬手輕掐他的胳膊,說正經事呢,他竟也能這般的開心!

“我本不是這個時空的人,隻是在一次執行任務時,卻不幸中槍,從而進入了這雲千夢的身體之內!”螓首輕靠在楚飛揚的肩頭,雲千夢緩緩道來自己的來龍去脈“西楚這個國家,並不在我所學的知識範圍內,我想時空定是錯開的,自己竟陰錯陽差的來了這裏,既然回去的希望渺茫,那也隻能努力的活下來!”

原本楚飛揚麵色冷靜的聽著雲千夢說著自己的來曆,隻是在聽到那‘中槍’以及‘回去’兩個詞時,他的身子明顯一僵,隨即低頭看向靠在自己肩頭,眉目微斂目光柔和平靜的雲千夢,心頭沒來由的一陣緊張,立即開口問著“你是中槍身亡而來到這裏的?那槍是不是類似於火槍?”

肩頭的小腦袋在聽到他的問話後微微點了兩下,耳邊隨即響起雲千夢肯定的回複“是啊,我想定是內部出現了尖細,否則我們那般天衣無縫的計劃怎會被那批毒梟所發現?而我卻不幸

楚王妃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楚王妃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https://txt.33mai.com/ ***
楚王妃章節目錄
(快捷鍵:←)上一章楚王妃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上門女婿[穿劇]炮灰才是真大佬[快穿]兒子是男配庶女富貴錄不裝逼我可能會死[快穿](係統)當幸運值為max時快穿之虐渣計劃數理王冠虞美人(女配)宦海(科舉)(快穿)讓你懵逼穿成反派他媽[星際穿書]女配等死日常[穿書]霸總的白月光[快穿]佛係嬌氣包[穿書]農家寡婦好種田快穿之絕色王妃神動天下額娘有喜穿書女配萌萌噠還我命來![快穿]傲寵六零有孕軍嫂從星際歸來神醫小狂妃:皇叔,寵不停!我在紅樓修文物我是男主他爸[慢穿]清宮攻略(清穿)穿成重生文男主後媽路人穿越末世毒女狂妃,這個王爺太妻奴
  作者:寧兒所寫的楚王妃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楚王妃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