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楚王妃

分節閱讀295

爍著調皮與聰慧,讓楚飛揚但笑不語隻聽她展現自己的魅力!

而雲千夢與容雲鶴的合作無間,卻是讓夏侯勤眼界大開,著實不相信這世上竟有雲千夢這樣的女子,也不由得欽佩楚飛揚獨具一格的目光與眼力,當真是從京都那群胭脂俗粉中挑出了一顆遺世明珠!

“難道弟妹想用贗品替代謝家的真品?”夏侯勤則是試探性的開口,著實有些想不出能夠有更好的辦法能夠讓謝家認栽!

畢竟,方才他們也已分析,謝家因為楚飛揚的到來,必定會從各個方麵加強防範,若想插手,隻怕也隻有以假換真!

而聽他此言的容雲鶴,卻是搖了搖頭,畢竟是從商多年,盡管沒有太過接觸玉器這一行,但容雲鶴卻也比夏侯勤了解的多,隻見他溫和一笑,緩緩開口“謝家的玉器,定會在打磨雕刻中形成謝家的風格,屆時行家隻要拿到手一看,便知真假,這一方麵,咱們是無法以假換真的!否則一個不好,便會被他們反咬一口,豈不得不償失!”

而雲千夢則是滿眼信任的看向楚飛揚,淡淡的開口“但若用謝家的下等貨出售給上等貨的賣家,想必到時候定有一番熱鬧可看!”

既然要做,自然是要手腳幹淨利落,免得被人捉住小把柄!

於其浪費時間浪費成本的重新製造一匹贗品去取代謝家的真品,倒不如直接用謝家的下等品替代上等品,屆時謝家隻怕是百口莫辯吧!

而楚飛揚手中的暗衛,此時卻是派上了用場!

夏侯勤則是沒有想到雲千夢竟來了一手空手套白狼!

但卻不得不承認,這女子果真是聰慧,心中亦是提醒自己,日後莫要惹到了她!

而此時慕春則是悄聲走了進來,見著幾人微微福了福身,恭敬的開口“王爺、王妃,午膳已經準備好了!”

楚飛揚點了點頭,幾人同時起身走向餐桌,一頓午膳過後,夏侯勤則是領著容雲鶴前去東苑休息,雲千夢與楚飛揚則是走回內室!

隻是,不等兩人稍做休息,便見習凜匆匆走進正屋,楚飛揚見狀步出內室,與習凜低語幾句,這才返回內室!

“出了何事?”見楚飛揚返回內室時的神色稍顯嚴肅,雲千夢停下手中搖著的團扇走到他身旁坐下,低聲問著!

“方才北齊傳來消息,齊靖元打算與海王府聯手!”楚飛揚接過雲千夢手中的團扇,為她輕搖扇風,口氣卻是淡然的說著這件大事!

聞言,雲千夢卻是心頭一緊,目光之中難掩詫異,不明白齊靖元此舉有何目的“他豈會不知海王府的打算?”

而楚飛揚卻是淡雅一笑,眼底流光溢轉熠熠生輝,帶著說不盡的睿智,張揚著數不盡的自信,隨即湊近雲千夢的耳旁,低聲的說了幾句!

殊不知,這幾句話比之方才的消息更讓雲千夢吃驚,但見楚飛揚眉目中的自信,提著心也不由得微微放下,隻是想起容雲鶴方才的模樣,卻是有些忍俊不禁“看慣了他白發的樣子,一時間倒有些不適應!”

聽她這麽一說,楚飛揚卻是低低一笑,清朗的笑聲瞬間傳入雲千夢的耳中“太過顯眼,也隻能委屈他把白發染成黑發!”

雲千夢正要開口,卻見習凜再次來到外間,便出聲“進來吧!”

“是,王妃!”習凜微點下頭,便立即走進內室,對楚飛揚與雲千夢稟報道“王爺,虎威將軍與韓大人正在前廳等您!”

“他們二人?”楚飛揚把玩著手中的團扇,低聲反問了句!

“可知是何事?”見楚飛揚興致缺缺的模樣,雲千夢則是代其開口問著!

“虎威將軍與韓大人神色嚴肅,似乎與南尋國有關!”呂鑫自然是不會告知習凜真正的目的,可他卻忘記習凜善於察言觀色,自然能夠從他們的神色中窺視出一些情緒!

“南尋嗎?看來那兩派中有人說服了鳳景帝吧!”把手中的團扇還給雲千夢,楚飛揚則是囑咐她午休會,自己卻是與習凜一起步出正屋!

而此時前廳之中,韓少勉與呂鑫分列而坐,兩人靜默的品茶,在等待楚飛揚前來之時並未有過多的交流!

隻不過,呂鑫卻也知韓少勉是玉乾帝看中的人,相較於自己此時的處境,與韓少勉處好關係確實有益無害!

“韓大人,端王爺的身子還好吧!”輕刮著碗沿,呂鑫吹了吹茶盞中衝出來的熱氣,麵色和善的問著韓少勉!

而韓少勉卻是放下了茶盞,麵色平淡的回道“謝將軍掛念,王爺一切安好!”

而呂鑫卻沒有因為韓少勉的冷淡而退縮,隻見他喝了一口茶,隨即緩緩開口“上次王爺為韓大人舉辦的晚宴,本將軍因為護送楚大人前來幽州未能參加,當真是有些可惜!”

“將軍客氣了,隻不過是一場晚宴,將軍不必放在心上!”回話的同時,韓少勉已是看到楚飛揚帶著侍衛踏進前廳,立即站起身,行禮道“下官見過王爺!”

看著韓少勉對楚飛揚所表現出的尊敬,呂鑫眼底閃過陰狠,卻同樣站起身,躬身行禮“見過王爺!”

“不知虎威將軍與韓大人此時前來有何要事?”楚飛揚一身墨黑的錦袍,銀絲的包邊卻頓時打破了黑色的沉默,讓楚飛揚看起來深沉似海卻又尊貴無比,隻見他淺笑著走進前廳,動作灑脫的落座在首座上,目光卻早已在踏進前廳的那一瞬間便把麵前兩人的神色動作一覽無遺!

“請王爺過目!”而韓少勉則是立即從衣袖之中拿出一份折子交給楚飛揚!

打開手中的折子,楚飛揚快速的掃了一眼,便隨手放在一旁的桌上,緩緩開口問著“南尋國國主請本王與王妃前去南尋皇宮做客,不知虎威將軍與韓大人有何看法?”

聞言,韓少勉則是半低著眼眸靜心思索著楚飛揚的問題,而呂鑫卻是掃了韓少勉一眼,率先開口“回王爺,皇上此次派王爺與王妃前來便是與南尋國解開誤會!此時鳳景帝卻是主動拋出橄欖枝,咱們何不順坡而下,借著參加宮宴的機會解開兩國的誤會?”

“下官卻有些其他的想法!”聽著呂鑫的分析,韓少勉卻是眉頭微皺的反駁“此時南尋國形勢複雜,王爺與王妃若是冒然前往,隻怕會有危險!屆時若與南尋談不攏,王爺與王妃極有可能成為人質,屆時不但王爺與王妃有性命之憂,西楚亦會受製於南尋!”

楚飛揚聽著二人的解釋,均是點了點頭“呂將軍想要盡快解開兩國的誤會,這一點沒錯!而韓大人為了本王與王妃的安危著想,這一點亦沒有錯!既如此,那便隻能勞煩呂將軍護送本王與王妃前往南尋直至回來,而幽州的一切事宜則盡數交給韓大人,希望韓大人不要辜負本王所托!”

語畢,楚飛揚便站起身打算離開……

“王爺!”殊不知,那虎威將軍對楚飛揚的安排並不滿意,見楚飛揚即將離開,便緊跟著站起身出聲攔住楚飛揚!

“還有何事?”見呂鑫似乎還有話說,楚飛揚離開的步子微微停頓,卻沒有重新坐回首座,隻是雙目微冷的盯著呂鑫,看他還有何話要說!

“王爺,皇上可是命下官守護幽州城,這前去南尋一事,隻怕不在下官的職責範圍內吧!”楚飛揚好不容易能夠離開幽州,呂鑫怎麽能夠放過這樣的好機會!

聞言,楚飛揚則是微挑眉毛,神色中帶著幾分淩厲的看向呂鑫,隨即冷聲道“呂鑫,不要忘記,本王此次前來是為誰收拾爛攤子!既然要前去與南尋議和,西楚自然是要拿出一點誠意,你這當事人不去道歉,難道要本王與王妃替你道歉?還是說你的權利已經大過皇上,能夠命令本王行事?”

見楚飛揚隱有動怒,呂鑫雙眉一皺,見識過楚飛揚的厲害,他豈會與楚飛揚發生正麵衝突!

“下官遵命!”而此時韓少勉卻是出聲,惹得呂鑫心頭大怒,卻又是無話可說,隻能硬著頭皮開口“是!”

“至於此事,就勞煩韓大人書寫文涵八百裏加急送往京都!呂將軍便在這幾日整頓好幽州成內的將士,護送本王與王妃前往南尋!”語畢,楚飛揚再也不看麵色難看的呂鑫,隨即轉身走回後院!

“韓大人,皇上重用於你,卻不讓你為楚王做事的!”看著楚飛揚的身影消失在眼前,呂鑫也看明白韓少勉吃了秤砣鐵了心的要與自己作對,口氣徒然一轉,變得陰冷無比,帶著尖銳的說道!

“本官與王爺將軍同朝為官,所做之事均是自己份內之事,皆是為了西楚為了朝廷為了皇上!況且王爺所言並非沒有道理,此事本就是將軍挑起,將軍自然是要陪同王爺一同前往南尋!難道將軍想要本官前去,鳳景帝隻怕也不會接受本官的歉意吧!本官還要回驛館書寫文涵,就不陪將軍閑聊,告辭!”語畢,韓少勉亦是麵無表情的踏出前廳,騎馬離開了呂鑫的視線!

楚飛揚離開前廳卻沒有立即回南苑,反而是帶著習凜走向東苑!

而此時夏侯勤卻是跟在容雲鶴的身後研究著這位容家的大公子,似乎想從容雲鶴的身上看出些什麽,即便楚飛揚踏進屋內,夏侯勤依舊沒有察覺!

“咳咳!”用聲音提醒夏侯勤,楚飛揚則是徑自走進夏侯勤所住的東閣坐下,緩聲道“表哥的好奇心何時變得這般重?”

被楚飛揚那促狹的目光一看,夏侯勤麵色微微不自然,隨即右手握拳放在嘴邊輕咳一聲,這才開口“方才前廳出了何事?”

楚飛揚為兩人分別倒了一杯熱茶,這才開口“過幾日我便要與夢兒前去南尋!”

見楚飛揚如此說,夏侯勤眼中則是浮現一抹憂色,想著目前幽州的狀況,難以放心的開口“你若走了,以呂鑫的蠻橫,隻怕這幽州無人能夠壓製住他!”

而楚飛揚卻是端起麵前的茶盞放在鼻下微微聞了聞,眼中竟是享受之色,半餉才開口“所以我把他帶在身邊!為了他的性命著想,隻怕呂鑫至少會帶走一半的侍衛,這幽州城的防守則會變得薄弱許多,表哥隻需在這段時間找出謝家的倉庫,把他們的貨物相互掉包便可!”

見楚飛揚早已是安排了一切,不但能夠看住呂鑫,防止他留在幽州伺機報複,又能夠抽調走呂鑫的一半人馬,讓幽州城能夠有喘息的機會!

麵對這樣的楚飛揚,夏侯勤則是無話可說,隻能舉起麵前的茶盞與他微微碰杯“一切小心!”

------題外話------

唉,商戰不好寫啊,委屈我這本就不聰明的小腦袋了!

我敲我敲我使勁的敲,本想敲的聰明點,後來一想,萬一敲的更笨可咋辦啊……

哭……

第一百七十七章千夢身世被楚知

八百裏加急文涵不到兩日便又送到了楚飛揚的手上,文涵裏麵的字體是玉乾帝的禦筆,不但同意楚王與楚王妃前往南尋,更是同意虎威將軍同行一事!

至此,南尋一行便敲定下來,任由呂鑫想著怎樣的法子,也是不敢抗旨不尊的!

既然要前往南尋,雲千夢自然是不能丟了西楚王妃的麵子,四個丫頭一個不留的帶在了身邊,隻不過聶懷遠卻是留在了幽州驛館,一來防止有人投毒,二來夏吉亦是需要人照理,否則夏吉出了事情,呂鑫隻怕會趁機發難!

隻是,在臨行前一晚,聶懷遠卻是來到了南苑!

“是不是夏吉的傷勢有變化?”待丫頭們上完茶,楚飛揚率先開口問著!

聽著楚飛揚的詢問,聶懷遠卻是搖了搖頭,隻見他沉默的從衣袖中掏出一方白色的娟帕,隨即打開娟帕,讓楚飛揚與雲千夢看清被包裹在裏麵的草藥,這才緩緩開口“上次去楚府,我趁那大夫不注意,便拿了些楚大人素日吃的藥渣回來,卻不想在裏麵發現了這一味藥!而這味藥卻沒有出現在藥方之中!”

說著,聶懷遠連同娟帕一同交給了楚飛揚,讓他與雲千夢好好的研究一番!

楚飛揚與雲千夢相視一眼,心中頓時明白,既然是聶懷遠前來親自點明此事,又是這般的慎重其事,隻怕那楚府之中的人也不盡幹淨!

楚飛揚用兩指捏起一根幹枯的草藥,隻見那藥草類似於穀穗但體型卻遠比穀穗小上一些,雖形狀普通常見,但顏色卻是呈現出淡粉色,著實有些怪異!

雲千夢亦是挑出一株拿在手中細細的詳觀著,隨即便把那藥草湊近鼻尖微微一嗅,一股強烈的暈眩敢立即充斥大腦,讓雲千夢身形微微一晃,立即拿開那草藥,一手更是立即扶住太師椅的把手穩住身子,眼中浮現出一抹了然的看向聶懷遠“這是mi藥?”

楚飛揚見雲千夢差點摔倒,則是快速的奪過她手中的藥草,用娟帕重新包裹好放在桌上,眼底淡淡的放出冷光,隨即說出自己的定論“是有人在楚培的湯藥中放了這種草藥,才致使他昏迷不醒嗎?”

見麵前兩人早已從那草藥的特性中猜到了此藥的作用,聶懷遠便慎重的點了點頭,隨即開口說道“這的確是mi藥,藥性十分的霸道!隻稍放進一點點,便能讓人昏迷不醒,且此藥無色無味,即便是宮中的禦醫,所不是經過長時間的觀察,隻怕也是發覺不了!更何況,我在西楚根本沒有見過這樣的mi藥!”

這最後一句才是最關鍵的,西楚沒有,卻出現在幽州楚府,那最大的可能便是從南

楚王妃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楚王妃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https://txt.33mai.com/ ***
楚王妃章節目錄
(快捷鍵:←)上一章楚王妃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我在豪門養熊貓[穿書]大佬都愛我 [快穿]杏林春滿和商紂王戀愛的正確姿勢穿越之敗家福晉穿書之長生木雅Hello我的福晉悠然種夫錄穿越之養兒記小強穿越生活守則六零之酸爽人生[穿越]如何死出鐵骨美感[快穿]穿書之一覺醒來蘇遍全世界穿成龍傲天的炮灰媽[穿書]穿成總裁白月光吻住,別慌[快穿]寒門夫妻我,禍水,打錢[快穿]好媽媽係統[快穿]金夫穿成假的白月光結婚雖可恥但有用[穿書]寵妻如令:BOSS溺愛無度她美得太撩人[快穿]撒個漁網撈相公權寵醫妃女配的分手日常[穿書]豆腐娘子穿越到四十年後愛人變成了老頭怎麽辦
  作者:寧兒所寫的楚王妃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楚王妃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