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楚王妃

第292節

  但往往一件事情的成敗,卻隻需一兩人便能辦妥!

  一時間,玉乾帝陷入沉思之中,看向夏侯族長的目光中帶著一絲懷疑!

  “兵部侍郎韓少勉聽旨!”半餉,卻見玉乾帝出聲!

  “微臣在!”韓少勉立即站出列朗聲回道!

  “著兵部侍郎韓少勉前去洛城領夏侯族一千精兵趕往江州,護送楚王與王妃前往幽州!”沉吟片刻,玉乾帝下旨道!

  “微臣遵旨!”韓少勉立即下跪行禮!

  “謝皇上!”而此時,楚南山與夏侯族長則是立即向玉乾帝拱手道,隨即便功成身退的退出大殿!

  “禮部尚書擬旨,命江州知州祝鍾,徹查此次遇襲一事!其他州縣若發現可疑之人,立即通緝,不得延誤!”而大殿之上,依舊響起玉乾帝頒發的一道道聖旨!

  “你是如何知曉飛揚出事的?”夏侯族長十分好奇,一個整日拖著自己下棋的老頭,為何消息這般的靈通!

  而楚南山則是靈活的翻身上了馬背,悠哉的騎著自己的愛馬朝著宮門口走去,含笑的雙目之中帶著絲絲的精明,回味半天才緩緩開口“還是夢兒聰明,出事了便知道讓人通知我這個爺爺!”

  否則以海家那個混小子的精明,定會把所有的責任都推脫到飛揚的身上!

  屆時不管飛揚是不是這場遇刺之中的受害者,以他常勝將軍的名聲,單槍匹馬卻沒有捉到匪徒,隻怕到時候那些見風使舵的大臣們定會落井下石!

  聞言,夏侯族長緊繃的心也不由得微微放鬆,有雲千夢在楚飛揚的身邊,至少是讓人放心的,隻希望此次幽州之行能夠順利!

  “王爺今日在朝堂之上鮮少出聲,不知是為何?”見玉乾帝單獨留下韓少勉,海沉溪與江沐辰同時跨出大殿的門檻,慵懶的開口!

  “本王自然不希望像海郡王這般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江沐辰冷眼旁觀今日朝堂之上發生的一切,冷淡的開口!

  “老楚王的話,可不僅僅是針對海王府,辰王府的嫌疑也是不小!”淡淡的掃了眼身旁今日始終沉靜的江沐辰,海沉溪的眼光微轉,精明之光隱於瞳孔的最深處!

  “錯,皇上會懷疑海王府,卻不會懷疑本王!禁衛軍已損失近三千,皇上是斷不會再冒險派出禁衛軍,而城防軍已是進入京都的第一道防線,皇上自然更不會隨意抽調!且本王要防的可不止是皇上一人,那住在陽明山的海王爺,隻怕也是位深藏不露之人吧!一旦這兩方的人馬損兵折將,那京中最大的勝者便不言而喻!”江沐辰絲毫不避諱的分析著海沉溪心中的算盤,完全不似其他官員的小心翼翼!

  “是嗎?或許吧!王爺可真是神機妙算,讓本郡王佩服!”一聲淺笑,隱藏了海沉溪心中真正的意圖,隻見他再次看眼沉穩冷峻的辰王,隨即邁步走向宮門口!

  而江沐辰卻是在他轉身之際,眼中神色驟然陰沉,半餉才鬆開衣袖下已是握了半天的雙拳……

  第一百六十四章齊靖元你死了沒

  日影西移,一輪極淡的月光慢慢的浮現在夜空之中!

  雲千夢一個翻身,卻猛然驚醒,雙目驟然睜開,卻發現身旁的位置已空,心口一緊瞬間坐了起來,這才發現楚飛揚正坐在內室的書桌前,麵色沉靜的手中把玩著一段明黃色的布緞!

  看到雲千夢已經坐起身,楚飛揚丟下手中的布緞,端起手邊的茶盞站起來走到床邊坐下,左臂一伸便把床上的人攬進自己的懷中,低聲詢問著“醒了嗎?要不要再躺會?”

  雲千夢卻是在楚飛揚坐在自己身邊時,立即抬起手覆上他的額頭,在確定他頭上的溫度正常後,這才搖了搖頭,漸漸清醒的意識讓她看了眼窗外的天色,便知自己定是睡了大半日,便有些沙啞著聲音問道“那是聖旨?”

  “喝口水!”聽著她的聲音,讓楚飛揚略微皺起眉,把碗沿對準雲千夢的紅唇,讓她就著自己的手喝口水潤潤喉,這才緩緩開口“咱們五日後出發!”

  聞言,雲千夢抬手推開唇邊的茶盞,目光看向楚飛揚,淡問“五日後?”

  見雲千夢不肯再喝水,楚飛揚便擱下茶盞,從一旁拿過她素日裏在家中常穿的小襖,替她披在肩頭,隨後笑著開口“皇上已派韓少勉在前來江州的路上,屆時他會與夏侯族派出的一千精兵在半途中匯合,送我們前去幽州!”

  阻止楚飛揚用受傷的手為自己穿衣,雲千夢快速的穿好衣衫,套上繡花鞋,嘴角含著一抹譏諷的笑意緩緩開口“這麽大方?不但讓我們前去幽州,竟還派了外祖父的人護送,皇上難道就不怕我們起了其他的心思?”

  “所以這才派來了韓少勉!端王向來不管朝中各派係之間的爭鬥,韓少勉作為韓王妃的娘家人,自然也會得到他的耳提麵命!加上楚王府與端王府素來也無恩怨,我自然不會太過為難韓少勉!皇上如此做,則是最保險的做法!況且,如今局勢越發複雜,有這樣的機會讓韓少勉曆練一番,對於新人而言也是好事!”跟在雲千夢的身後走到桌邊,楚飛揚淺聲說著現下的情況!

  聽著楚飛揚的分析,雲千夢緩緩點了下頭,接口往下說著“海沉溪的手上如今也握有一部分的兵力,雖然這些均是皇上撥給他的,但如今帥印卻在海沉溪的手裏,這部分兵力便駐紮在距離京都不遠處的郊外,若是此時抽調城防軍或者禁衛軍,隻怕海王會有所行動!而夏侯族是楚家的姻親,調用夏侯族的精兵,若是再遇到昨日的事情,損失的等於是楚家的兵力,朝中各大派係不費一兵一卒便能夠看著楚家損失一千人,想必也沒有人會反對吧!而若夏侯族的人把我們安全的送到幽州,那皇上在朝中也會贏得讚譽,畢竟能夠如此放心的讓本就有姻親關係的夏侯族護送我們,便足可見玉乾帝的心胸!屆時,隻怕在百姓的心中,皇上的威望也會更高一些吧!”

  楚飛揚朝著伺候在一旁的慕春點了下頭,隨即才笑著看向沉思在分析時局的雲千夢,隻見她此時半低著螓首、娥眉微微擰起,眼神之中卻散發出前所未有的睿智與冷靜,讓此時並未盛裝打扮的她更加的吸引人,卻越發的讓楚飛揚慶幸當初在大殿之上開口助她退婚!

  “既然咱們已經遠離京都,又有這幾日可喘息的機會,那便暫時拋去這些煩惱,我已讓習凜準備好普通的馬車,明日咱們上集市好好的遊玩一番,可好?”修長的手指輕柔的點在雲千夢的眉間,為她揉去那微微蹙起的眉峰,楚飛揚淺笑溫柔的開口!

  卻不想,他的話讓雲千夢的眉頭皺的更緊了些,隻見她雙目含著淩厲之光的射向楚飛揚的右臂,絲毫不領情的開口“受傷的人就好好的躺著,哪也不許去!”

  “已經好多了!你摸摸,額頭也不燙了!”說著,楚飛揚便把自己的腦袋送到雲千夢的麵前,不等她拒絕的便用自己的額頭緊貼在雲千夢的額頭上,讓她檢查自己的身體!

  “別鬧!”伸手輕輕的推開突然貼上來的楚飛揚,雲千夢微嗔的看了他一眼,隨即指著他掛彩的手指與手臂涼涼的開口“什麽時候這兩處的傷口好了,咱們再出門!”

  見雲千夢言辭犀利的拒絕,楚飛揚眼中神色一暗,有些悶悶不樂的坐在一旁!

  雲千夢看著慕春等人布置好晚膳,便出聲問道“王爺的藥煎好了嗎?”

  “回王妃,已經煎好,是否現在便端上來?”慕春看眼麵色陰沉的楚飛揚,立即畢恭畢敬的回答著雲千夢的話,生怕自己的回答會惹得楚飛揚動怒!

  “待用過晚膳半個時辰後再端上來吧!”語畢,雲千夢揮退內室的丫頭們,自己則是執起麵前的湯勺,為楚飛揚盛了一碗菠菜豬肝湯,隨即放在他的麵前,淡聲道“把湯喝了!”

  可楚飛揚竟隻是坐在那邊動也不動,隻是目光卻是跟隨著雲千夢的表情而走,立即討價還價道“喝湯可以,但明日隨我出門!”

  雲千夢豈會如此的好講話?隻見她眼中冷光微閃,還未離開湯碗的手立即便要端走那碗湯,卻被楚飛揚半路中劫走!

  隻見楚飛揚小心的把湯碗放在自己的麵前,確定沒有灑漏一滴後,這才放心的看向雲千夢,小聲的嘀咕道“這也是體察民情!多了解民間的疾苦,對將來的治理也有幫助!這點小傷,幾天便能恢複,如此悶在這驛館,當真是以為我這楚王隻是一個擺設,將來誰還會相信楚飛揚曾經也是帶兵打仗之人?況且此次遇襲的動靜這般大,隻怕百姓中亦是議論紛紛,咱們倒不如趁機多聽聽多看看,總是閉塞的呆在驛館,倒顯得矯情了!”

  雲千夢卻是閉口當作沒有聽到他的碎碎念,隻是抬起左手,猛地輕拍楚飛揚受傷的右臂,隻見楚飛揚雖沒有開口叫痛,但那兩道濃眉卻是瞬間微皺了下,隨即抬眼看向雲千夢,隻是還未開口卻被雲千夢搶白“疼吧!知道疼就乖一些,快把這湯喝了,涼了有腥味!”

  隻見雲千夢連眼皮都為抬一下,便把那湯碗往楚飛揚的麵前推進了些,隨即便執起自己麵前的筷子,為他夾了些清淡有利於傷口愈合的熱菜!

  楚飛揚心中微歎口氣,立即開口“夢兒,我真的……”

  可話還未說完,一口熱菜便被送進了他的口中!

  雲千夢收回筷子,眼中含笑的看著楚飛揚少有的發愣的表情,聲音卻依舊冷淡“快吃!吃飯也堵不住你的嘴!你若表現好,明日的事情我自會好好考慮的!”

  殊不知,她的話剛說完,一道黑影被朝著她的身側挨了過來,隻見楚飛揚細嚼慢咽著她喂給自己的佳肴,臉上一片痛苦之色,隻是那泛著亮光的雙眸卻是緊盯著她手中的筷子,隨即引著雲千夢的視線看向他包紮的右手委屈的開口“受傷了!”

  “然後呢?”雲千夢目光微冷的掃了眼他的右手,心中卻有些好笑,現在知道自己受傷了,先前的英雄氣概哪去了?不是挺厲害的嗎?聯合聶懷遠與習凜共同騙自己,現在又來扮可憐,晚了!

  “喂我!”可某人卻絲毫沒有自覺,也直接忽略掉雲千夢眼中的譏諷,直接開口說出自己的意圖,更是可憐兮兮的用左手捧起湯碗,小心的喝著手中寶貴的豬肝湯!

  “筷子不方便使用,那就改用勺子!”可雲千夢亦是兵來將擋水來土掩,見一招差一招,拿走楚飛揚麵前的筷子,直接把瓷勺塞進他的右手,隨即自顧吃著自己麵前的晚膳!

  楚飛揚放下喝光的湯碗,幽怨的拿著手中的勺子,有一口沒一口的吃著飯碗中的米飯!

  見他這般模樣,雲千夢唇邊溢出一抹歎息,手中的筷子卻是多夾了些菜放入他的碗中,囑咐道“多吃些,否則一會喝藥容易傷胃!”

  楚飛揚看著雲千夢微斂眉眼的表情,見她沒有笑意的唇角,頓時放下手中的勺子,握住她忙碌的為他布菜的雙手,麵色中帶著一絲嚴肅的開口“夢兒,你不開心?”

  見楚飛揚談起此事,雲千夢便擱下手中的碗筷,正色的看著眼中帶著小心之色的楚飛揚,敞開心扉說出自己的觀點“有點!事情的經過我已聽習凜說了,雖知道你是為我著想!可這世上所有的事情都是雙麵性的,反之我必定會擔心你!與你擔心我的心思一樣,我並不希望看到自己的夫君受傷,即便是為了我,亦是不希望你如此的冒險!若非此時容貴妃仍在宮中,你認為齊靖元的人不會出手嗎?還是說,你希望我改嫁他人?”

  “不許!”可雲千夢的話還未全部講完,便見楚飛揚霸道的把她攬進自己的懷中,用盡力氣卻絲毫沒有弄疼她的緊緊抱住,總是淡笑舒展的臉上浮現出少有的緊張之色,沾著些許油漬的唇便猛地吻上雲千夢的,混合著菜香的氣息讓他越發的沉迷,幾乎是恨不能把麵前的她嚼碎了吞進肚中一勞永逸!

  雲千夢雙手輕輕的環住他的腰身,在他毫無顧忌的在她麵前展現出他的擔心之時,她亦是向他坦誠著自己的擔憂,兩人口中的菜香飯香交融在一起,混合著些微的喘息,這才見楚飛揚戀戀不舍的放開她,隻是額頭卻是緊緊的貼著她的,墨黑的瞳目緊盯著眼前那雙靈活至極的美眸,再次輕聲低柔卻堅定不移的開口“夢兒,我不許!”

  接受著他的霸道,雲千夢亦是堅守著自己的立場,長如蝶翼的睫毛微微顫動,隨即便見她抬起雙眸,水眸望進楚飛揚深不見底的黑眸之中,倒映出她眼中的神采,卻又泛出他心底的思緒,讓雲千夢忽而莞爾一笑,微腫的紅唇輕輕開啟,淡淡訴說“那你還敢不敢單槍匹馬闖入敵營?還敢不敢聯合其他人欺騙於我?”

  用力的搖了搖頭,楚飛揚眼神真摯的保證道“不敢!一會便去責罰習凜,本王糊塗,他也不勸著點!”

  隻見雲千夢撲哧一笑,隨即推開楚飛揚,重新坐好,執起麵前的碗筷繼續著方才的手上的動作,口中卻淡然的開口“你若是懲罰了他,明日誰保護我們去集市?”

  聞言,楚飛揚臉上笑容一頓,眼中隨即放出光芒,頓時滿意的享用著麵前的晚膳!

  “咦,習侍衛,你怎麽了?為何突然打了個哆嗦?”慕春從廚房返回東廂房,卻見守在外麵的習凜突然猛地顫抖了下,便關心的問道!

  “沒事!”而習凜卻是秉持一貫的多做少說,隻不過心頭卻不禁的暗自納悶,難道是今日的衣衫穿少了?

  而此時北齊國,太子府中!

  “你們這是什麽意思?我堂堂西楚的公主,難道就被你們當作犯人般的關押著嗎?”如今的和順公主,海恬命自己的貼身婢女打開偏殿的大門,卻見偏殿外守著重重的北齊侍衛,頓時讓海恬火冒三丈,纖細的手指指著一名侍衛的臉便厲聲責罵道!

  “這是太子殿下的命令!請公主進內歇息!”殊不知,這裏不是西楚,更不是海王府,這些侍衛更不是聽命於西楚皇室,麵對這位他國的和親公主,他們自然沒有好臉色,亦是更加的聽從與齊靖元的命令,嚴防緊守著偏殿的大門,不讓這可能是細作的和親公主有機會踏出一步!

  “胡說八道!咱們公主可是你們的太子妃,豈能容你們這般的放肆?我們來到北齊也有一月有餘,可太子憑什麽把我們關在這偏殿之中,難道就不怕我們派人回西楚稟報此事嗎?”見那領頭的侍衛揮手讓另兩名侍衛靠近海恬,原本立於海恬身後的婢女立即走上前,言辭激動的怒斥著齊靖元的人,而其他的婢女則是團團把海恬圍住,不讓這些侍衛碰觸到她的身子!

  可那些侍衛卻根本沒有把海恬放在眼中!

  一個剛進太子府便被太子丟進廢殿的太子妃,他們著實沒有心情去討好!

  更何況,這個太子妃還是西楚的人,他們自然是把她當作敵人來看待!

  隻見幾個侍衛輕鬆的撥開那擋在海恬麵前的婢女,順手便要拎起海恬的衣襟把她丟進廢殿之中,卻突然聽見海恬放聲怒喝“大膽!你們也不看看自己的身份就敢對本公主動粗,告到你們的陵孝帝麵前,你們有幾個腦袋夠砍?”

  海恬雙目圓睜的瞪著麵前絲毫不知憐香惜玉為何意的侍衛,厲聲嗬斥著他們粗魯的行為,心中卻是對齊靖元更加的憎恨!

  既然他不承認她太子妃的身份,那她亦是不屑成為他的太子妃!

  待大業完成那日,她定要將今日所受的屈辱千倍萬倍的還給齊靖元,將他與容蓉那個賤人的醜事公布於天下,受盡天下人的譴責與唾罵!

  隻是,海恬這一聲厲喝雖有威嚴,卻嚇不倒齊靖元的人,隻見幾名侍衛僅僅是在她出聲時微微停頓了下,隨後便又開始向她直直的走來……

  “你們……”曾幾何時,海恬遇到過這樣的情況?

  自小便是天之嬌女的她,哪一次出行不是眾星拱月?

  莫說海王府人人巴結於她,即便是京都之中那些官宦女眷亦是看著她的臉色行事!

  卻不想,如今到了這該死的北齊,竟被幾名侍衛逼到這份上,這讓海恬在節節敗退之下心頭怒意更甚,緊咬著的下唇滲出點點的血絲,卻依舊無法平息她心頭的怒火!

  “這是做什麽?太子就是這般管教下人,讓你們這麽對待和順公主的嗎?”而此時,廢殿的入口處竟走來一道暗黃色的身影!

  幾名正與婢女糾纏著的侍衛見著來人,眼中神情立即警惕了起來,卻不得不放下手中的事情,畢恭畢敬的朝著來人行禮“見過大皇子!”

  “你們幾個大男人也夠可以的,欺負幾個小女子上癮了?更何況,她們可是你們太子妃的人,難道太子以往都沒有教你們尊卑禮儀嗎?若是不會,本皇子倒是可以向父皇請旨,撤了這太子府的侍衛,另換一批懂事的!”齊靖暄的目光卻是吝嗇的連一眼也不曾給那跪在地上的侍衛,隻見那雙含著陰險笑意的眸子緊盯著海恬!

  隨著他的走近,海恬仿若被包裹在一層陰謀之中,這讓原本怒火衝天的海恬在一瞬間打了個激靈,快速的壓下心頭的情緒,麵色極冷的看著靠近自己的齊靖暄,隨即便領著婢女轉身走回廢殿之中!

  “太子妃這是何意?本皇子來太子府做客,太子稱病不見,而太子妃竟又這般的冷淡,難道是本皇子得罪了二位?”看著海恬轉身離去,齊靖暄卻是絲毫也不著急,以極其閑散的口氣想海恬輸送著極其重要的消息!

  果不其然,海恬聽到齊靖元稱病的消息,頓時停下了腳步,隨即緩緩側過身,皮笑肉不笑的冷淡開口“大皇子可知男女之防?既知本宮是太子妃,又豈有像大皇子這般闖入本宮宮殿的?更何況,這是太子府後院,豈容大皇子這般放肆?屆時引得旁人閑言碎語豈不是連累了本宮,認為大皇子對本宮有何企圖?”

  齊靖暄看著依舊美麗卻變得更加尖酸刻薄猶如刺蝟一般的海恬,卻是冷笑一聲,隨即毫不留情的戳破海恬極力偽裝的表象,殘忍的開口“和順公主當真是個聰明狡猾的人!本皇子順口說了太子妃,公主便順杆往上爬,這樣的本領當真讓人望塵莫及!隻不過,若是傳出什麽不好聽的話,隻怕有損的還是和順公主的顏麵!畢竟嘛,本皇子可是北齊的皇族血脈,比起西楚的和親公主,自然是能夠讓人信服!屆時,北齊的百姓定會認為是公主不得太子的歡心,轉而色誘本皇子,公主可想知道這等淫婦的下場?”

  齊靖暄的一頓話,讓海恬的臉色頓時失去了血色,嬌豔的花朵若是沒有了悉心嗬護的人,遲早也有凋謝的一日,海恬的麵色更是因為今日怒火中燒而顯得蒼白無力,此時卻又被齊靖暄一頓威逼利誘,當真是讓她心頭恨透了北齊的一切,可心中最深處,最恨的,卻還是那個被楚飛揚選中的雲千夢!

  強壓下心中種種的恨意,海恬深吸口氣,這才緩慢開口問道“你到底想做什麽!”

  齊靖暄看了眼立於一旁的太子府侍衛,雙目中射出冷笑,隨即開口“自然是好心來通知公主,你這位太子妃應該前去關心太子的病情,否則又怎能體現你遠嫁北齊的用意呢?”

  幾乎是一瞬間,海恬淩厲的目光射向齊靖暄,隻是緊抿的雙唇卻不似她的目光那般含霜帶刀!

  隻見兩人相隔一丈之遠冷冷直視著對方,齊靖暄的氣定神閑比之海恬的心思深沉,讓一旁的侍衛們頓時皺了下眉頭!

  海恬看著似乎察覺出什麽的齊靖暄,突然淡笑著開口“大皇子這是想邀請本宮一起前去看望太子嗎?”

  “公主既然是太子的太子妃,自然是要去關心太子!”說著,齊靖暄便側過身子,等著海恬踏出偏殿!

  隻是此時一條手臂卻是橫在了海恬的麵前,隻見方才那領頭的侍衛麵色堅決的開口“公主,太子殿下吩咐過,不準你踏出偏殿一步!還請公主不要讓我們為難!”

  海恬的目光瞬間含著毒意的瞥向那侍衛,麵色因為他的絲毫不給情麵而隱隱泛上怒意,更是咬牙切齒的開口“是嗎?方才大皇子的話你們也都聽見了,本宮是太子的太子妃,豈有太子重病而太子妃不去關心的?這若是傳出去,外人定會認為太子府的侍衛排擠本宮這西楚的和順公主,導致本宮與太子夫妻失和,屆時破壞了西楚與北齊之間的條約,違背兩國和親的用意,你有幾條命夠賠?”

  海恬既然能夠管下半個海王府,自然有她的一套手段,其口齒的伶俐程度更不是這些隻會拿刀舞槍的侍衛能夠相比,隻見她幾頂大帽子一扣下來,隻見那侍衛的臉色頓變!

  見他麵色變得十分的難看,海恬冷笑一聲,隨即便抬腿往外走去!

  殊不知,那侍衛在最初的為難之後卻神色堅定的再一次攔住了海恬的去路,執意道“來人,送公主進去!”

  “你敢!”海恬身上的氣息頓時驟降,麵帶含霜的與那侍衛對峙著!

楚王妃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楚王妃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楚王妃章節目錄
將軍影後的圈粉日常 我在總裁文裏發家致富 快穿之禍水 農家夫婦生活 綠茶人設崩了[穿書] 一姐[古穿今] 全能學霸[直播] 此生應不負[民國] (快穿)炮灰求生記 帶著空間闖六零 我隻想靠臉吃飯 在1967年的生活 七零年代文工團 齊後紀事 竊命者[快穿] 我在古代八卦的日子 林大妞馴夫手劄 沒人比她更撩漢[快穿] 女主跟反派跑了 悠閑富貴美娘子 穿越之農婦食娘 穿越之莫與我拚娘 七零暖寵小知青[穿書] 穿成師徒戀的絆腳石 炮灰逆襲之女配來了 我在青樓改作業 論弱雞如何脫穎而出 宗親家的小娘子 穿越八零年代之權少惹愛 穿成女主閨蜜怎麽辦
  作者:寧兒  所寫的楚王妃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楚王妃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