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楚王妃

第291節

  隻是,看著年紀十六的雲千夢竟已是這般的厲害,聶懷遠心中除了佩服便再無他想,隻見他微微躬身,用極小聲的聲音回答著雲千夢的問題“王爺右臂那一劍較為嚴重,不過隻要王爺按時服用湯藥、勤換藥布,加上王爺身子強健,相信不出五日便能夠結痂!至於右手食指的傷口乃是拉弓所致,隻要勤換藥、不遇水,兩三天便可愈合,王妃不用太過擔心!”

  聞言,雲千夢懸著的心這才緩緩放了下來,看眼西廂房內守著的丫頭們,眼中閃過一絲精光,隨即問道“那夏副統領的傷勢如何?”

  順著雲千夢的目光看了眼那西廂房,聶懷遠的眉頭微皺,卻還是據實以告“夏副統領傷勢嚴重,但好在他底子不錯,相信這兩日便會醒來!”

  雲千夢細細的聽著聶懷遠的診斷,適時的點一下頭,心中卻是算計著京中局勢與他們如今所處的環境,半餉才緩緩開口吩咐道“夏副統領盡心盡職,為了保護本妃與王爺才身受重傷!且此時他皇命在身,隻怕醒來定會不顧自身的傷痛而強行趕路!忠心之至,日月可鑒!隻不過,本妃當真是不忍看到夏副統領這般的辛勞,在王爺右臂傷口結痂之前,就有勞聶大夫,讓夏副統領好好的休養,莫要讓他為難!”

  聽到雲千夢的吩咐,聶懷遠心中詫異,卻依舊是拱手低聲應下!

  見聶懷遠明白了自己的意思,雲千夢則是微點下頭,這才領著迎夏幾人離開西廂房!

  目送著雲千夢離開,聶懷遠卻是吩咐映秋先封了爐子,自己則是轉身出了園子走向自己乘坐的馬車,從裏麵翻出另一包藥粉,重新添加在藥罐之中!

  映秋看著那倒入藥罐中的淡褐色粉末,但從那粉末的氣味中卻已是判斷出是何藥材,便有些不解的盯著聶懷遠,低聲問道“聶大夫,這……”

  聶懷遠卻是手執竹筷在藥罐中攪了半會,這才開口“與其讓夏副統領醒來痛苦,不如就讓他多睡幾日,待身上的傷痛減輕些醒來,也少受些罪!咱們醫者父母心,不能隻想著如何醫治好病患,更要思索如何減輕病患的痛苦!”

  說完,聶懷遠把煎藥的事情交給映秋,自己則是有些汗顏的返身走進西廂房內……

  “說吧,到底是誰傷了王爺?”了解完楚飛揚的傷勢,雲千夢這才鬆了口氣,隨即帶著習凜重回東廂房偏房內,麵色凝重的坐在一旁,右手食指輕敲著桌麵,目光卻是淩厲的盯著單膝跪在自己麵前的習凜!

  “卑職失職,讓王爺受傷,請王妃責罰!”習凜知道雲千夢是個賞罰分明之人,方才對聶懷遠的恩威並施已是讓他了解了這位女主子的厲害,心中便知王妃在關心完王爺的身體之後,下一個便會來責問自己!

  “責罰了你,就能讓王爺完好如初嗎?”卻不想,雲千夢竟是淺聲輕問,那敲打著桌麵的手指微微收起,隨即端起手邊的茶盞,有些口渴的抿了一口熱茶,這才繼續問道“事情的經過,原原本本的說與本妃聽!”

  “是,卑職遵命!”聞言,習凜快速的把之前發生的經過極盡詳細的陳述了一遍,就連從屬下那聽來的對話亦是一句不漏的說了出來,語畢便不再開口,隻是低頭跪在雲千夢的麵前等候她的責罰!

  而雲千夢卻始終保持著冷然的表情,隻是在聽到習凜說起楚飛揚與齊靖元之間的對話時,那顆原本平靜的心頓時有了一瞬間的淩亂,心中千頭萬緒,沉澱之後浮現的卻是一抹感動與疼惜!

  迎夏看著沉靜如水,不發一言的雲千夢,心中微微有些擔憂,不知王妃會如何的處理此時!

  而雲千夢卻是在最快的時間內藏好自己的情緒,微抬眼簾射向習凜,不帶一絲情感的開口“王爺方才可是說了,讓你自己前去領軍棍,你可服?”

  “服!”絲毫沒有猶豫,習凜的頭一低,鏗鏘有力的給出答案!

  “既如此,你便出去吧,好生的守著這園子,若再讓王爺涉險,兩次責罰一同領受!”可雲千夢卻突然話鋒一轉,在習凜詫異的目光之中款款站起身,麵上寒氣依舊,口氣卻不似方才那般肅穆,隻是卻讓習凜心頭一震,隨之一股暖流湧上心中,立即朝著雲千夢幹脆利落的點了下頭,擺正腰間的佩劍,帶著一身的職責踏出偏房!

  “王妃,您累了這麽久,休息會吧!”迎夏擔憂的看著雲千夢,輕聲提醒著!

  殊不知,方走出去片刻的習凜竟有折返了回來,隻見他恭敬的向雲千夢稟報著“王妃,祝知州求見王爺!”

  “他可說有何要事?”目光不禁順著窗子看向外麵,隻見祝鍾一身官服,身軀筆挺的立於東廂房的院子門口,等候著召見!

  “回王妃,祝知州隻說商討王爺與王妃行程以及禁衛軍死難者一事!”早已是問明緣由的習凜,知無不言的盡數說了出來!

  而雲千夢卻是收回視線,帶著一絲威嚴的開口“想必祝知州已是把昨日之事上報朝廷,你且去告知他,王爺的行程均是聽從皇上的皇命行事!至於禁衛軍的撫恤問題,自然是根據朝廷的慣例行事,這種事情,何時再需與我們再次商討!今日之內,除了聖旨前來,否則一應回絕!”

  語畢,卻見方才被雲千夢派出去的王府侍衛快步走了進來,恭敬的行禮後雙手奉上之前的玉牌,雲千夢接過那玉牌收於袖中便快步走出偏房,在元冬掀開門簾後,小聲的走進內室!

  內室由於沒有打開窗子,便顯得視線有些昏暗!

  雲千夢悄聲的走到床前,一手輕輕的勾起床頭的帷幔,看到楚飛揚聽話的閉目睡覺,竟不自覺的露出一抹欣慰的笑容!

  緩緩坐下身,伸出那纖細柔嫩的手指輕撫上楚飛揚的眼眉,隻覺即便是沉睡之中,楚飛揚的五官依舊是精致的無可挑剔,隻是那濃密的黑眉卻又似乎想世人展示著他的剛毅,讓人無法忽略掉他身為男子的俊美!

  隻不過,由於受傷的原因,此時他麵色微微泛白,薄唇更是失去了以往的神采,指腹沿著他臉龐的輪廓微微下滑,輕柔的摩擦著他略顯幹燥的唇瓣,紅唇中卻是幾不可聞的溢出一抹輕歎,這樣僅僅是為了給自己報仇的楚飛揚,讓她即生氣又心疼,他可知,在他擔心自己會受傷時,自己亦會因為他的受傷而擔憂?

  突然間,一個天翻地覆的轉變,讓雲千夢坐著的身子被原本沉睡中的楚飛揚壓在身下,螓首枕在他的左臂上,雲千夢驚魂未定的瞪著頭頂那張笑的萬分邪魅的俊顏,嬌顏上盡是一片冰霜!

  “讓開!”還在生氣中呢,豈能那麽容易便原諒他,否則下次豈不更加變本加厲了?

  “不讓!”殊不知,做錯事的人底氣亦是十分的足,更是伸出右臂把身下的人兒讓懷中攬緊了幾分,直到兩人鼻息間的氣息交融,這才滿意的停下了手上的動作,如墨般漆黑的雙目,閃著笑意與感動的凝視著臉上猶有怒容的雲千夢,心底卻早已是一片柔情似水!

  “方才想什麽呢?竟那般的出神?”行軍打仗時早已是練就了幾夜不合眼的本領,隻是一晚不睡,尚不會影響楚飛揚的精神,此時便見他目光柔和、臉帶淺笑的直視著雲千夢,語氣之中盡是一片討好之意!

  被楚飛揚這麽熾熱的目光凝視著,雲千夢則是伸手推了推他不斷壓上來的上身,隨即沒好氣的開口“受傷了就要有傷者的模樣!”

  “沒事,隻是手臂流了點血,過一兩日便會恢複!”繼續埋下頭,以自己筆挺的鼻尖摩擦著雲千夢挺翹的鼻頭,那柔嫩的觸感幾乎讓楚飛揚身心舒服的歎出一口氣來,那緊攬著她腰身的右手更是有些蠢蠢欲動,往尷尬的部位小心翼翼的摸索而去!

  “王爺若是無事,不如還是去見一見祝知州!他可是有要事請教王爺!”在楚飛揚的麵前,雲千夢自知自己的身受半點派場也用不上,便隻能冷笑的開口!

  果真,那原本要摸索的攀上她胸前柔軟的手掌微微一頓,隻見楚飛揚的眼眸之中頓顯一抹無奈,隻能耍賴的低下頭,埋首在她的脖頸之間不肯起身,撒嬌道“頭暈暈的!”

  “可妾身怎麽覺得王爺方才的精氣神十分的好?”想伸手撥開拿橫在自己腰間的右臂,可雲千夢的腦中頓時又浮現出他受傷的訊息,隻能就此作罷,帶著一絲咬牙切齒的怒意緩緩開口!

  “真的頭暈,若是夢兒不信,親一下為夫便知道真假!”那緊貼在她雪白脖子上的薄唇微微輕啟,故意吹出熱氣的同時又借機親吻著她的肌膚!

  “若真是如此,妾身便讓迎夏把聶大夫請來為王爺針灸,想必定是傷口牽動了筋骨,也唯有針灸的見效最快!看著王爺這般的痛苦,妾身真是恨不能親自動手!”抬手點了點楚飛揚的額頭,本想推開他緊貼在自己脖間的唇,卻發現他的額頭微微發燙,想來定是右臂上的傷口所致,讓雲千夢眼中的怒意盡消,眼底不禁浮上一抹憂色,麵色嚴肅的便要朝著內室外喚道“迎夏……”

  “噓!”卻不想楚飛揚竟是一手點住雲千夢的唇,眼角含笑的看著這個把擔憂藏在最心底的丫頭,隨即出聲寬慰道“沒事,這點小傷隻需睡一覺便沒事了!”

  語畢,便見他拉著雲千夢起身重新躺好,為兩人蓋上錦被後便攬過雲千夢,隨即安心的閉上雙目!

  而雲千夢卻也在他合上雙眼時,一手輕輕的搭在他的腰間,帶著一顆安定的心緩緩閉上雙眸……

  而此時京都朝堂之上卻已是陷入一片死寂之中……

  “怎麽,都沒有話可說嗎?”玉乾帝看著正在遣詞造句的大臣們,譏諷的開口!

  “回皇上,既然此次是夏吉失職沒有保護好楚王夫婦,不如再派三千禁衛軍讓夏吉將功補過!”看著玉乾帝動怒的表情,江沐辰站出來率先開口!

  “皇上,依臣所見,既然與楚王隨行的王府侍衛沒有太大的損失,不如便讓他們護送王爺與王妃前去幽州!”如今已是左相的秦大人卻在江沐辰的話落音後站出來就事論事的開口!

  他年紀雖大,但腦子卻清楚,禁衛軍一共才十萬人,又肩負著守衛皇宮與皇上的重任,如今已將近折損了三千,是斷斷不能再抽調人手前去保護楚王與王妃,否則以如今幾王不安之心的舉動看來,皇宮與皇上定會陷入危險之中!

  “哦,這麽說來,秦左相是認為楚王與王妃的安全便不重要?江州距離幽州路程甚遠,以區區幾百人護送王爺與王妃,這是想告訴旁人可以任意的來刺殺王爺與王妃嗎?況且,江州亦是富饒之地,祝鍾這些年的管轄也並未出過大的紕漏,卻獨獨在王爺與王妃行至江州地界時發生這樣的事情,已是向我們說明這是有預謀的刺殺,若依秦相所言不但不加大防備,反而要削弱對王爺王妃的保護,這豈不是讓王爺王妃陷入危境之中?”而這時,沉默不語的雲玄之卻突然開口反駁秦相,一字字一句句均是帶著證據,讓百官均是點了點頭!

  而立於一旁的曲淩傲與曲長卿卻是在聽完雲玄之的話後抬眸看了眼他,隻覺往日總是不參與楚飛揚事情的雲玄之今日倒是有些反常!

  想必他定是擔心楚飛揚與雲千夢若出事,他的右相一位也會變得危險!

  而秦相卻並未因為雲玄之的一番話而動怒,多年來都察院左都禦史的職位讓他看多了世間不公之事,他亦是早已習慣了朝堂之上莫名的暗箭傷人,若此時動怒,正中雲玄之的下懷!

  且他本就與楚王夫婦沒有任何的個人恩怨,此時所說的話亦是站在一名臣子的角度上,因此亦不必為此心虛畏懼!

  隻見秦相淡然的掃了雲玄之一眼,隨即緊接著開口“雲相可知,禁衛軍、城防軍、州立駐防軍的人數,可都是有限製的,他們所在的位置便是他們的職責所在!豈能隨意的調配人手,若是宮中出了事情,這個責任,該有何人擔當?”

  被秦相一陣義正言辭的話語所反駁,雲玄之的眉頭微皺,他隻是說明派人前去保護楚飛揚與雲千夢,卻並未提到禁衛軍!

  如此一想,雲玄之淩厲的目光瞬間轉向江沐辰,卻見方才提出這個建議的人竟一臉冷淡的立於大殿之上,冷眼旁觀著旁人的爭論,這讓雲玄之心頭微微一沉,微轉的眸光淡淡的審視著今日過分沉靜的江沐辰!

  “三千禁衛軍,竟然折損了近兩千,八百人受傷,副統領夏吉身受重傷昏迷不醒!這說明什麽?說明夏吉統軍無能還是禁衛軍軟弱可欺?亦或者朕的西楚危機四伏,那些盜匪竟連王爺王妃的車碾也敢挾持刺殺?還是說明朕養的大臣一個個昏庸無能,連這小小的地界也不能打理好?”殊不知,方才的爭論竟讓玉乾帝發起火來,怒吼之聲讓大殿之上瞬間恢複了寂靜,隻餘玉乾帝的大吼之聲回蕩在這空曠的金殿之上!

  “微臣罪該萬死!”百官心頭大駭,頓時異口同聲的開口下跪!

  隻是看著這群隻會說‘罪該萬死’,卻給不出一個具體解決辦法的大臣,玉乾帝卻是滿身怒火的自龍椅上站起身,一手叉腰一手直指著底下那跪拜的黑壓壓的人群怒道“去年皇宮失火、宮女被殺,禁衛軍失職!乞巧節,北齊太子帶人殺傷京都百姓,城防軍失職!科舉考試期間,寄宿考生的客棧失火,城防軍失職!此次楚王與楚王妃遇刺,禁衛軍、州立駐防軍失職!你們到底要讓朕失望到何種田地?”

  “微臣罪該萬死!”可玉乾帝得到的,永遠都是一塵不變的‘罪該萬死’!

  “海郡王,你有何看法?”而玉乾帝此時最不想聽到的,便是那句‘罪該萬死’!

  既然他們喜歡跪著,那就好好的跪著!

  海沉溪被點名,在百官之中站起身,沉靜的臉上少了以往的陰邪,沉穩的氣勢一如一名沉浮官涯多年的老臣,帶著他獨有的精明與穩重緩緩開口“回皇上,微臣認為此事不易太過宣揚!一來,皇家車隊遭人襲擊本就有損皇室的顏麵,若是傳揚出去,百姓定會以訛傳訛!二來,此次既然有禁衛軍護送卻還是出現這樣的事情,若是讓百姓得知,定會對朝廷失去信心,屆時有心之人定會趁機散播謠言,有損皇上與朝廷的體麵,以此來動搖民心,於國本之鞏固毫無益處!三來,祝知州的文涵之中亦是說明楚王已是前去追擊匪徒,倒不如再等一等消息,或許以楚王能征善戰的本領,已是為江州除去一害!”

  海沉溪的話合情合理,更是讓大部分朝臣頓時恍然大悟,此時隻覺玉乾帝在聽完海郡王的分析之後,方才那壓迫在大殿之上的怒意已是消褪了些許,眾人心頭不由得輕鬆了些!

  “那依海郡王的意思,我老頭子的孫子被人偷襲之後,竟還要單槍匹馬的前去擒賊?”殊不知,海沉溪的話還未完全的消散在大殿之上,門外便傳進楚南山強健有力的聲音!

  眾人聞言,更是壓低頭顱不敢吭氣!

  楚南山地位崇高,即便如今沒有楚王的頭銜,卻依舊是西楚百姓稱頌的老楚王,而先祖爺更是特意賞賜了他隨意出入皇宮的腰牌,如今西楚,能夠如此理直氣壯、堂而皇之的闖入大殿的,恐怕也唯有楚南山一人!

  而緊跟在楚南山之後的便是夏侯族長,已經七旬高齡的他,跟在大步流星的楚南山身後,竟隻是落後一步,可見其身受也定是不凡,而此時夏侯族長臉上更是殺氣騰騰,帶著極強的寒意怒視了那跪了一地的朝臣一眼,這才把目光轉向玉乾帝!

  “草民叩見皇上!吾皇萬歲萬歲萬萬歲!”而楚南山在說出那句針對海沉溪的話後,竟一改方才的囂張,畢恭畢敬的朝著玉乾帝行跪拜大禮!

  “餘公公,快扶王爺起來!”看著楚南山先給一巴掌再送一顆棗的行為,玉乾帝也隻是有怒火卻找不到發泄口!

  畢竟,楚南山即便沒了王位,他的威望依舊能夠震撼朝野!

  況且方才他一路硬闖大殿之時,手上舉著的,可是先祖爺欽賜的腰牌,且這麽多年來,楚南山幾乎沒有用過這塊腰牌,一是顯示出他對皇家的尊重、二也是說明他並沒有不臣之心!

  而這次啟用這腰牌,隻怕也是因為心係自己的孫子與孫媳,自己若是在此時怪罪於楚南山,隻怕朝野上下均會認為皇帝是個無情無義之人!

  楚南山這一跪更是講究至及,既給了自己麵子,又給他的闖入找了台階而下,如今整個西楚,能有楚南山這般七竅玲瓏心思的人,隻怕是找不出幾個來!

  而玉乾帝的出言亦是不讓楚南山下跪,否則自己過河拆橋、以皇權壓製有功之臣的名聲,隻怕會深入人心!

  隻見餘公公以最快的速度衝到楚南山的身邊,眼明手快的扶起緩緩下跪的楚南山,笑道“王爺快請起!”

  楚南山亦是毫不客氣,既然是小皇帝讓他起來的,那他自然是不用跪拜!

  幾乎是在餘公公的雙手碰觸到他的身子時,楚南山滿麵謝主隆恩的站直了身子,淩冽的目光頓時掃向海沉溪,嚴肅道“不知海郡王方才那番話是何意思?”

  海沉溪看著突然冒出來的楚南山,眉頭不著痕跡的一皺,隨即恢複了方才的淡定,沉穩應對著狐狸一般的楚南山“還請王爺莫要多心!微臣方才也隻是就事論事!楚王與王妃遇襲一事,均不是我們想看到的!當務之急,能夠製止事態演化嚴重的唯一途徑便是找出賊窩,否則隻怕這樣的事情還會再次發生!這不但威脅了王爺與王妃的安全,亦是會動搖西楚的民心!”

  “你這是在詛咒我孫兒與孫媳再次遇襲嗎?況且,此次遇襲的大部分是禁衛軍,難保是有人借著飛揚與夢兒出行的機會,對皇上的人下殺手!還請皇上明鑒,莫要放過任何一個細微的小細節!”楚南山反應極快,瞬間便扳倒了海沉溪的言論!

  莫說旁人,即便是海沉溪亦是對這六旬的楚南山刮目相看,看來楚南山的威望並非浪得虛名,真正能夠坐在楚王位置上這麽多年的男人,當真是一個十分棘手難纏的人物!

  而楚南山的一席話,卻是瞬間轉化了話題,百官隻敢聽其二人辯論,卻絲毫不敢插嘴,否則說錯了話,連累的將是一家老小上下九族!

  如今朝中局勢漸漸明朗化,各派勢力漸漸的浮出水麵,幾王的野心也是緩緩的顯露了出來!

  可能夠在大殿之上點出這層關係的卻唯有楚南山一人,禁衛軍損失慘重,看似是為了保護楚飛揚與雲千夢,但亦有可能對方確確實實是針對禁衛軍而去,而禁衛軍所保護的人卻是皇上,一旦皇上沒了禁衛軍,那便是籠中的金絲雀,任人宰殺!

  這樣的話,放在任何人的身上都不敢說出,可楚南山卻全然不知害怕的說了出來,皇上聽完他的言論後,不但沒有龍顏大怒,竟是靜心聽著他接下來的分析,可見即便楚南山沒有了王位,其分量亦不是任何人能夠替代的!

  “皇上,微臣認為王爺所言極是!”既然方才玉乾帝稱楚南山為‘王爺’,那眾人自然也應以此敬稱楚南山!隻見曲淩傲此時站起身,附和著楚南山開口“烏統領帶兵向來嚴格,禁衛軍亦是訓練有素,有怎樣的山賊能夠傷及八百禁衛軍、又讓一千九百禁衛軍喪命,微臣實在是費解!況且,江州一帶向來安穩,鮮少出現山賊,又怎會突然出現大批的山賊放著平民百姓而去專門埋伏皇家的隊伍?且祝知州的文涵中亦是提及,王爺與王妃馬車中的物件一樣不少,可見這山賊根本不是打家劫舍,而是有蓄謀的便是要屠殺!還請皇上明察,萬萬不能讓有狼子野心之人逍遙法外!”

  曲淩傲的分析更是證實楚南山方才所言的真實性!

  朝中的風向頓時變得詭異莫測,若說有狼子野心之人,這朝中倒是能夠細數出幾人來,可百官亦不是傻子,豈會真傻傻的說出那幾人的名諱?隻怕今日一下早朝,他們一家老小便會命喪黃泉!

  “皇上也知飛揚手握兵權,為皇上鎮守邊關!若此次行動又能夠出去飛揚,那邊關的定會危險,屆時隻怕有人會趁機裏應外合,這才是真正的危險!”楚南山卻又在這是語不驚人死不休的開口,嚇得眾人再次低下了頭!

  楚南山這話明顯便是帶著攜帶私仇的用意,以報方才海郡王不理會楚王夫婦生死的言語!

  隻是,偏偏楚南山的每一句話都有根有據!

  如今,西楚唯有海王府的和順公主被和親遠嫁北齊,若此次行動是海王所安排,那其心當真是可怕至極!不但除掉一部分禁衛軍,更能夠除掉楚飛揚,屆時邊關防衛一旦鬆懈,北齊與海王裏應外合,隻怕西楚將會陷入一場浩劫之中!

  如此一想,百官心頭猛然一顫,幸而方才沒有附和海郡王所言,否則被劃入海王府的行列之中,隻怕自己的死期也不遠了!

  海沉溪雙目微眯的看向越說越興奮的楚南山,卻沒有立即開口反駁,否則即便自己反駁成功,在玉乾帝與百官的心中怕也是坐實了海王府裏應外合的罪名!

  “不知王爺有何好的建議?”玉乾帝在此時緩緩開口,銳利的目光掃過海沉溪沉靜的臉龐,隨即又放在楚南山的身上!

  “皇上!”而此時,立於楚南山身後的夏侯族長卻是突然走上前朗聲道“如秦相方才所言,各州縣的駐軍均有名額限製,不可隨意的調派,不如讓夏侯族出兵一千護送王爺與王妃前往幽州!且江州與洛城相隔數座城池,比之與京都的距離要近上許多,既能爭取讓王爺與王妃早日前往幽州解決相關事宜,又能在這調兵的幾日之內讓夏副統領休養幾日!”

  眾人一聽夏侯族長的提議,一個個麵麵相覷,竟不想這件事情竟把夏侯族也牽連了進來!

  而玉乾帝卻沒有立即回複,隻見他麵色微沉,帶著一絲審視的盯著夏侯族長,心中卻在判定他所言的真是性!

  雖說區區一千人,想要做什麽事情有些捉襟見肘!

楚王妃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楚王妃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楚王妃章節目錄
將軍影後的圈粉日常 我在總裁文裏發家致富 快穿之禍水 農家夫婦生活 綠茶人設崩了[穿書] 一姐[古穿今] 全能學霸[直播] 此生應不負[民國] (快穿)炮灰求生記 帶著空間闖六零 我隻想靠臉吃飯 在1967年的生活 七零年代文工團 齊後紀事 竊命者[快穿] 我在古代八卦的日子 林大妞馴夫手劄 沒人比她更撩漢[快穿] 女主跟反派跑了 悠閑富貴美娘子 穿越之農婦食娘 穿越之莫與我拚娘 七零暖寵小知青[穿書] 穿成師徒戀的絆腳石 炮灰逆襲之女配來了 我在青樓改作業 論弱雞如何脫穎而出 宗親家的小娘子 穿越八零年代之權少惹愛 穿成女主閨蜜怎麽辦
  作者:寧兒  所寫的楚王妃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楚王妃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