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楚王妃

第287節

  而楚飛揚原本看似閑散的表情頓時也凝重了起來,眨眼間便出手扯過窗邊的雲千夢……與此同時,一道厲箭竟劃空而過直直的朝著他們做成坐的馬車射了過來,瞬間插進馬車的頂部……“有刺客!”四周的侍衛與禁衛軍頓時朝著中間的幾輛馬車圍了過來,而王府的侍衛更是有所防備的舉起手中的盾牌擋在身前護住馬車!

  幾乎是一瞬間,山穀中頓時射出一陣箭羽,四周不斷有人哀嚎倒下,彌漫的血腥味讓空氣中多了一抹死亡的氣息!

  雲千夢被楚飛揚緊緊的護在懷中,心中雖因為方才那一箭而有些心悸,但有楚飛揚在自己的身邊,卻顯得心安了許多!

  隻是,與冷靜的雲千夢想必,楚飛揚此時卻是緊硼著下頊,緊抿雙唇,眼中放出危險的殺氣,而他的手中卻是不知何時多了一把銀劍!

  ‘嗖嗖嗖……’箭雨一陣陣的射來!

  “咚咚咚…”箭矢射在馬車上的聲響,由於用力過猛,那原本平穩中行駛的馬車則不住的搖晃著,可見對方則是下了死手!

  不知何時,那箭羽漸漸的停止了下來,耳邊又響起兵戎交戰的聲響,各種砍殺之聲衝耳欲來,肢體破碎的驚心動魄亦是讓人幾欲嘔吐!

  “習涼!”楚飛揚卻在此時陰沉的出聲!

  “王爺!”一直守在馬車旁的習凜應聲鑽進馬車,半跪在楚飛揚的身邊聽候指令!

  “保護王妃!”可楚飛揚卻是留下這句話便放開雲千夢!

  隻是還未從雲千夢身邊離開,便被原本抱在懷中的雲千夢拉住,臉上的殺氣微微散去,楚飛揚正要轉身解釋,卻不想雲千夢竟更快一步的開。”一切小心,我等你回來!”

  語畢,便放開楚飛揚的手,不讓他擔憂的坐在習凜的身側!

  深深的看了雲幹夢一眼,楚飛揚這才轉身出了馬車!

  耳畔傳來一陣鐵騎追趕的聲響,隨著那聲響越來越遠,充斥著整個山穀的砍殺之聲也隨之隱去,除去漫天的血腥之氣,便再無其他!

  “王妃,您沒事吧!”半餉之後,慕春幾個小丫頭則是麵色蒼白的衝了進來,卻發現馬車內不見了楚飛揚,幾人的臉色則是閃過訝異!

  “沒事!你們沒有受傷吧!”既然慕春幾人能夠過來,那外邊定已是安全,雲千夢投給習凜一個眼色,示意他處理外麵的事情!

  習凜向雲千夢行完禮,便快速的轉身出去!

  “王妃,王爺他!”幾個丫頭仍舊是不放心的檢查著雲千夢的周身,確定她沒有受到一絲一毫的傷害後,這才放下了心!

  “去擒王了!”而此事雲千夢則是麵色沉靜,隻是眉宇之間卻是泛著一絲怒意!

  即便是做戲,這個玩笑可真是開大了,拿她的命去換去夏吉的信以為真,那人以為楚飛揚就此會放過他?當真以為他們少了他就沒有其他的辦法了?她也不過是不希望看到自己欣賞的女子就此孤獨凋零罷了!

  “啟稟王妃!”正在這時,清點了受傷人數的習凜則是快速來到馬車旁稟報!

  “說!”此時的雲千夢心頭含怒,語氣不似以往的雲淡風輕,帶著不輸於楚飛揚的淩厲,幹脆利落的開口!

  “王府五百侍衛受傷九十人,無死亡!禁衛軍受傷八百人,死亡一千九百人!夏大人已受傷昏迷不行!”習凜立於車外如實以報!

  “王爺帶走了多少侍衛?”而此時雲千夢最為關心的卻是楚飛揚的安危,方才雖知情況緊急不得不放他走,可此時想來,她的心頭依舊是擔心不已,“一百人!”車外傳來習凜的聲音!

  雲千夢頓時站了起來,眼底的擔憂毫不掩飾的便浮現在了眼眸之中,他為了留下侍衛保護自己,竟隻帶了一百人!

  若是對方來一個計中計,那他豈不是凶多吉少!

  “禁衛軍留下兩百人照顧傷員,王府剩下的侍衛盡數前去支援王爺,其餘的禁衛軍隨本妃前去驛館等候消息!”雲千夢立即把沒有受傷的六百多人做了一個現劃“習凜,把夏大人抬去後麵的馬車內,立即前去驛館找人醫治!”夏吉可以受傷,卻不能死去,否則定會有人就此事挑撥離間!

  聽到雲千夢的命令,習凜即刻開始分配任務,不消片刻,馬車再次狂奔起來,朝著下一站的驛館而去,而車內卻是寂靜一片,雲千夢坐在方才楚飛揚的座位上,凝眉思索,獨自擔憂

  第一百六十一章敢傷吾妻要你小命

  車內一片寂靜,慕春幾人安靜的坐在一旁守著雲千夢,而雲千夢卻更是凝眉不語,隻是周身卻漸漸浮上一層寒意!

  一百多人的隊伍,因為沒有傷員拖累,極其快速的奔跑在山穀之間,兩個時辰不到便已是到了江州的地界!

  而早已得到楚王與王妃今日會在江州落腳歇息消息的祝知州,已是率領江州的官員迎接在路口!

  隻是,看到僅僅隻有一百多人的隊伍護著幾輛馬車疾奔而來的情景,所有人均是愣住了!

  隻見眾人麵麵相覷,楚王與楚王妃出巡,皇上又十分體恤的撥了禁衛軍,可為何隻有一百多人,而看其狀況又十分的緊急,不知到底出了何時!

  “籲!”領隊的習凜在看到路口彎腰站著的官員後立即勒緊韁繩,右手高高舉起,放緩了隊伍前進的速度,待來到那祝知州的麵前時,馬蹄正好停住!

  “哪位是祝知州!”楚飛揚不在,自然是習凜代替雲千夢開口!

  “下官祝鍾參見楚王、王妃!”聽到麵前這位騎在馬背上威風凜凜、神色肅穆的侍衛問話,祝鍾立即率領官員朝著馬車下跪行禮!

  “祝大人請起!”馬車內傳出的並非楚飛揚的聲音,而是雲千夢清冷含有威嚴的嚴謹之聲,眾人心中不禁又是一愣,卻不敢怠慢的在行完禮後,這才小心的站起身!

  “祝大人,驛館在何方位!”習凜看出眾人眼底的不解,卻並非立刻解釋,如今還有上千人留在山穀之中,夏吉又身受重傷!

  眼下最重要的便是回到驛館,讓聶大夫為夏吉治療,另一方麵讓祝鍾派州立駐防軍前去山穀把傷員盡數的接回江州,否則拖的時間越久,那山穀中的傷員便會越危險!

  “就在前方三裏地的集鎮上!”那祝鍾亦是個聰明人,習凜的問題剛說出口,他便準確的說出驛館的方向與距離!

  “那就有勞祝大人上馬帶路!”習凜的目光頓時掃向一旁的屬下,隻見那人立即牽過一匹戰馬交給祝鍾!

  祝鍾掌管江州大小事宜,雖是文官,但騎馬一事對於他而言並不陌生,聽到習凜的話便二話不說的騎上馬背,幹脆利落的領著車隊往集鎮奔去!

  一陣狂奔之後,馬車漸漸挺穩,外麵傳來一陣吵雜之聲,隨後車外響起習凜的聲音“王妃,驛站到了,請下車!”

  慕春幾人聽到習凜的提醒,紛紛擔憂的看向雲千夢,隻見此時雲千夢目若寒星,麵色微沉,卻在下車之前把那張羊皮地圖收於衣袖之中!

  看著雲千夢起身,幾個丫頭伶俐的先行走出馬車,快速的拿過踏腳凳放在馬車前,小心的扶著雲千夢走下來!

  “下官祝鍾參見王妃,驛館客房已準備妥當,請王妃進內歇息!”而此時祝鍾則是上前彎腰開口!

  雖此時楚飛揚不在場,但雲千夢一身王妃朝服卻描勒出她高貴的身份,盡管雲千夢頭上帶著紗帽,但她周身所散發出的大氣穩重的氣息,卻讓祝鍾在不經意間便有所折服!

  “不急!習凜,請祝大人進內商討事宜!”雲千夢隔著麵紗,雙目凜冽的掃向祝鍾,隻見此人相貌堂堂、四十歲的年紀讓他看起來沉穩冷靜,眼中光芒淡定沉著,不似海王的老奸巨猾、也不似雲玄之的奸詐狡猾!

  “是!王妃!祝大人請!”習凜此時則是全然聽從雲千夢的安排,不由分說的便把心頭微怔的祝鍾請進了驛館的議事廳!

  而雲千夢卻並未立即跨步走進驛館,而是轉身看向後麵的馬車,看著渾身是血的夏吉被人抬了下來,而聶懷遠則是亦步亦跟的守在一旁,便對聶懷遠點了下頭,這才領著慕春等人走進議事廳!

  “不知王妃有何要事吩咐下官?”祝鍾看著款步走進廳堂的雲千夢,隻覺這位楚王妃當真是讓人刮目相看,先前京中盛傳楚王妃在出嫁前曾因為辰王退婚一事而撞柱尋死,可如今看著氣度沉靜的楚王妃,當真是判若兩人,亦或者那傳聞當真是虛假的!

  真正的雲千夢便是麵前這般模樣,年紀雖不大,但觀其氣勢卻如身經百戰之人,沉穩之中帶著一抹冷肅之氣,威懾之息頓時讓人下意識的便聽命於她!

  而雲千夢亦知祝鍾正在打量自己,卻也並未立即開口,不拿出點真本領,隻怕一會被這些地方官員看扁,即便雲千夢心中斷定祝鍾並非那種以貌取人之人!

  “祝大人想必也不解為何此次前來江州隻有一百多人吧!”在慕春的攙扶下,雲千夢緩緩落座,隨後才淡淡的開口,語氣冷冽中隱含威信,全完不似一名十六歲女子的稚嫩!

  祝鍾猛然從雲千夢的氣度儀態中回過神,立即垂下眼眸拱手回道“請王妃明示!下官見方才夏吉副統領身受重傷,不知是何緣故!”

  雲千夢端坐首座,壓下心頭對楚飛揚的擔憂,靜心聽著祝鍾的提問,隨即緩緩開口“本妃與王爺方才在前來江州的山穀之中遇襲,夏大人為保護本妃與王爺受傷!此時山穀之中尚有八百多傷兵,請祝大人召集州立駐防軍前去山穀接應!”

  聽著雲千夢冷靜的陳述方才的生死一劫,祝鍾心頭不由得佩服這楚王妃,這臨危不亂的本領可不是普通女子能夠做到的!

  而她不但冷靜的讓男子汗顏,更是睿智的調兵遣將,難怪這楚王身邊的第一侍衛習凜亦是對這位楚王妃言聽計從,十分的恭敬!

  隻是,楚王與王妃奉皇命前去幽州,竟還有人敢在半途之中劫殺,這樣一則消息卻讓祝鍾震驚不已,後背不由得冷冷滲出冷汗,若是楚王與王妃出了事情,又是在臨近自己所管轄的地界,隻怕屆時聖上怪罪下來,祝家一家老小的性命將會不保!

  “那王爺?”祝鍾早已是掃視過前來江州的一百多人,並未見到楚飛揚的身影,難道是還留在了山穀之中?

  “王爺帶領侍衛前去剿匪!接應王爺的事情,習侍衛自會去安排,祝大人隻需安排好傷員便可!”楚飛揚的事情自然不能交由外人接手,既然此時已到江州,相對而言雲千夢的四周也顯得安全了許多,安排好祝鍾前去接應傷員,便可放心的讓習凜沿途前去支援楚飛揚!

  “是,下官這就去安排!”見雲千夢這般安排,祝鍾再也不敢再次逗留,直接向雲千夢行完禮便轉身大步走出驛館,與江州的官員商妥救治傷員的事情!

  “王爺方才是朝著西北方向而去,習凜,你帶上僅剩的王府侍衛,盡快的找到王爺,莫要讓王爺受傷!”見廳中隻剩楚相府的眾人,雲千夢這才站起身,快速的交代著習凜!

  “王妃,王爺交代過卑職,不可離開王妃一步!”可習凜卻是死守楚飛揚的命令,不肯離去,隻是抱劍守在大廳的入口處,不讓外麵的吵雜之聲影響雲千夢分毫!

  “王爺若是出了事,你以為你還能護得了本妃嗎?還不趕緊前去支援王爺!”而雲千夢的聲音卻徒然驟冷,嚴厲之中帶著最為精確的剖析,讓習凜頓時如被當頭一棒,再也不敢浪費時間,留下幾人守護雲千夢,自己則是領著剩下的人騎上戰馬,朝著方才楚飛揚消失的方向奔去!

  “王妃,您也休息會吧!”見雲千夢既要應對地方官員,又要對習凜分析局勢,慕春幾人心疼的勸解著!

  而雲千夢卻是搖了搖頭,側身問著身旁的元冬“夏吉方才被抬去了哪間客房?”

  “回王妃,奴婢看到夏副統領被抬進了後院的西廂房!”元冬快速的反應過來,立即出聲回道!

  “既如此,咱們便去看看吧!”現在豈是休息的時候,雲千夢心底擔心著楚飛揚,可夏吉受傷過重亦不能出事,且有些事情還是需要叮囑聶懷遠的!

  語畢,便見雲千夢摔向朝著驛館的後院走去!

  江州在西楚的州縣之中地界並非十分的遼闊,但卻極其的富饒,但這驛館卻建造的十分的雅致,不見絲毫的奢靡,卻帶著一抹清新,從前堂到後院的一段路上,均是種植著各種鮮花植被,假山涼亭雖不多見,但少有的幾處卻隱見其精致曼妙,甚是賞心悅目!

  一路走來,驛館中的丫頭們則均是禮數周全的向雲千夢行禮讓路,不似京都那群小姐貼身丫頭嚼舌根的模樣,這些丫頭均是沉默不語,隻專注的做著自己手上份內的事情,可見祝鍾在管理下人方麵十分的到位!

  “王妃,您怎麽來了?”還未走到西廂房的院落,便見聶懷遠走出正屋,正就著丫頭們手中端著的銅盆洗著手上沾染的血跡,看到雲千夢竟親自前來,聶懷遠立即擦幹手上的水漬迎上前!

  “參見楚王妃!”聽到聶懷遠的聲音,又見雲千夢一身正紅的王妃朝服,院中的丫頭們立即下跪行禮!

  “都起來吧!”雲千夢端莊開口,探尋的目光頓時放在聶懷遠的身上“夏副統領如何?可有生命之憂?”

  雖因為紗帽的原因讓聶懷遠看不清雲千夢的表情,但能夠讓雲千夢親自跑一趟,想必不僅僅是關心夏吉傷勢這麽簡單!

  隻見聶懷遠斟酌了下夏吉的傷情,又見此時院中站著許多祝鍾派來伺候的丫頭,便緩緩開口“夏大人身上多處劍傷,肩胛骨處又被利箭穿過,導致失血過多,隻怕要昏迷許久!如今咱們又在趕路之中,若是強行移動夏大人,隻怕會讓傷口擴大,屆時性命隻怕難保!況且幽州氣候炎熱,實在是不適合養傷,更何況夏大人身上有些傷口深則見骨,隻怕屆時會潰爛!”

  雲千夢聽著聶懷遠深思後的回答,麵紗下的眉頭漸漸的輕擰了起來,看來夏吉這一受傷,勢必會影響他們的進程!

  這雖方便他們行事,但以方才自己對祝鍾的了解,隻怕明日一早自己與楚飛揚遇襲一事的奏折就會送到玉乾帝的龍案上,屆時朝中定會又掀起一陣爭論之聲!

  屆時,夏吉是被護送回京都養傷還是繼續跟隨他們前去幽州,隻怕會成為爭議的重點,玉乾帝平白的損失了近三千的禁衛軍,恐怕亦會震怒吧!

  “那就有勞聶大夫好生照看夏大人,若有何需要盡管提出,務必讓夏大人活下來!”最後一句話,雲千夢吐字極輕,卻萬分的清晰,落在聶懷遠的耳中,亦是一種指示!

  “是,草民定當盡力,請王妃放心!”聶懷遠反應靈敏的回道,表情卻是波瀾不驚,讓人看不出絲毫破綻!

  “映秋,你留下協助聶大夫,缺了什麽藥材,隻管從王府的馬車中取用!”雲千夢看著聶懷遠忙了半日竟連身上沾血的衣袍也沒空換下,便留下映秋,讓她協助聶懷遠!

  “是,奴婢遵命!”映秋既懂得醫術,又懂得雲千夢的心思,且亦是楚王妃的貼身丫頭,有她在,這驛館中的丫頭便近不了夏吉的身,也是防止有人趁機投毒陷害!

  雲千夢看著兩人領會了自己的意思,這才點了點頭,領著剩下的三個丫頭走向祝鍾為自己準備的東廂房!

  東廂房中早已是備好了熱水熱茶,待雲千夢走進正屋後,幾個丫頭便伺候著她梳洗了一番!

  讓慕春用柔軟的錦帕拭幹玉手上水珠,雲千夢拿出袖中的羊皮地圖,細細的查看著附近山脈的走向,在心中判定著那人可能會藏身的地點!

  “王妃,您受了驚嚇,喝杯熱茶壓壓驚吧!”見雲千夢忙碌了半天竟還費神的查看地圖,迎夏端著早已泡好的茶水輕輕放在雲千夢的手邊!

  “迎夏,可有檢查過這茶水?豈能什麽人泡的茶水都端給王妃飲用?”還未把錦帕放入盆中的慕春,見迎夏端著旁人泡的茶給雲千夢,頓時如臨大敵的出聲責備道!

  “慕春姐姐放心啦!奴婢已經仔細的檢查過了,沒有任何的異常!”而迎夏則是嘻嘻一笑,隨即用隻有幾人能夠聽到的聲音解釋著!

  見她們這般小心謹慎的伺候自己,雲千夢緊抿的紅唇微微勾起,顯出一抹絕美的淺笑,隻是那落在地圖之上的美眸卻依舊是認真嚴謹!

  隻是雲千夢這不期然的淡然一笑,卻讓原本伺候在東廂房的驛館丫頭們紛紛看呆了眼!

  原本這楚王妃摘掉麵紗後的模樣已是讓她們驚為天人,這樣絕俗的美貌配上楚王妃一身清貴的氣質,頓時讓丫頭們的目光黏在了雲千夢的身上!

  可如今雲千夢這清雅一笑,如出水芙蓉般的淡雅氣息瞬間沁入人的心脾,更是讓人移不開眼!

  “行了,這裏不需要人伺候了,你們都退下吧!”慕春看到這些丫頭眼中的驚豔之光,但卻不希望雲千夢的容貌被太多人看去!

  畢竟,如今王爺與習侍衛均不在王妃身邊,若這些丫頭把王妃的美貌傳了出去,引來那好色之徒,隻怕是煩不勝煩,倒不如從一開始便杜絕這樣的事情!

  那些丫頭聽到慕春的驅逐聲,有些不舍的把目光自雲千夢的身上收回,卻發現這楚王妃身邊的丫頭亦是一等一的美人,便紛紛低垂下了頭,朝著雲千夢福了福身,悄聲退出了正屋!

楚王妃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楚王妃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楚王妃章節目錄
將軍影後的圈粉日常 我在總裁文裏發家致富 快穿之禍水 農家夫婦生活 綠茶人設崩了[穿書] 一姐[古穿今] 全能學霸[直播] 此生應不負[民國] (快穿)炮灰求生記 帶著空間闖六零 我隻想靠臉吃飯 在1967年的生活 七零年代文工團 齊後紀事 竊命者[快穿] 我在古代八卦的日子 林大妞馴夫手劄 沒人比她更撩漢[快穿] 女主跟反派跑了 悠閑富貴美娘子 穿越之農婦食娘 穿越之莫與我拚娘 七零暖寵小知青[穿書] 穿成師徒戀的絆腳石 炮灰逆襲之女配來了 我在青樓改作業 論弱雞如何脫穎而出 宗親家的小娘子 穿越八零年代之權少惹愛 穿成女主閨蜜怎麽辦
  作者:寧兒  所寫的楚王妃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楚王妃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